仙侠体育修真军事历史幻想悬疑武侠游戏灵异玄幻科幻言情都市完本更新

第二十三集 宫阙万间 第五章 人生几何

弄玉&龙琁
上一章: 第二十三集 宫阙万间 第四章 对酒当歌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二十三集 宫阙万间 第六章 晨香入衾

怎么死的?我还真知道。毕竟马嵬坡上那一幕,可以说是历史上最知名的红颜薄命了。

程宗扬停了半晌,笑道:“长命百岁,羽化登仙——不管你命运怎么样,本仙人已经给你抚过顶,让你彻底转了运,从今往后,有吉无凶,遇难呈祥!”

“呸!”

程宗扬诱惑地挑了挑眉毛,“你要是不放心,本仙人可以再给你施舍一点仙气十足的真精阳气,十全大补……”

“程仙人,你这么说,让奴家的心跳得好快哦……”杨玉环拉起他的手,放在胸口,娇声道:“你来摸摸,是不是?”

手指没入丰隆的乳沟,指尖传来销魂的触感。程宗扬心跳几乎停止,即使隔着衣物,仍能清晰感受到杨妞儿超凡脱俗的硕大和弹性……

“嗒”的一声,杨玉环胸前的金丝盘扣忽然弹起,就像一个迷你的捕兽夹一样,夹住他的手指。

程宗扬惨叫一声,下意识地想要挣开。

那只暗藏在金丝盘扣内的猎夹力道极大,边缘带着锋利的锯齿,略一挣动,指上立刻被夹出血来。

“干!”

十指连心,饶不得程仙人不爆粗口。他手指使力,试图挣脱暗夹,却将杨玉环外衣扯开,露出里面一片金色,她竟然穿着护胸的金丝软甲!太过分了!

眼看程宗扬忍着痛使力硬拽,杨玉环赶紧拉住他,“别扯!轻点儿!”

“干!还轻点儿?反正被夹的不是你是吧?”程宗扬龇牙咧嘴地说道:“你知道有多痛吗?”

“还仙人呢,这点儿痛都受不了。”杨玉环一边嘲讽,一边抬手从髻上拔下一根簪子,用簪尖对着暗夹底部挑入,拨了几下,解开机括。

暗夹弹开,程宗扬拔出手指,指上已经冒出鲜血。他竖起那根受伤的手指,没好气地说道:“我带着伤呢,你还坑我?”

看着他指上被利齿夹出的伤口,杨玉环露出几分歉然,“是我不好,别生气啦。”说着拉起他的手,温言款款地说道:“我帮你吹吹好了。”

“又打着什么坏主意呢?”程宗扬警觉地说道:“你想干嘛?”

杨玉环张开红唇,对着他受伤的手指呵了口气,然后抬起眼睛,那双美目水汪汪地望着他。

接着在他愕然的目光,杨玉环将他的手指放入口中,用花瓣一样的樱唇轻轻含住。

程宗扬三魂七魄都为之震荡,整个心神都仿佛被瞬间吸走。她的唇舌如此柔滑,温润的口腔美妙得仿佛一场梦幻,香舌掠过指尖时温柔的触感,让他每一根神经都为之战慄……

那张娇艳的面孔浮现出一抹红晕,愈发明艳动人,殷红的唇瓣含住手指,每一次吸吮都风情万种。她的动作很生疏,但有一种奇特的熟练感,就像是她知道怎么做,却从来没有去尝试过。

在她软糯的唇舌吞吐间,手指的疼痛仿佛融化一样,消失无痕。

星月无声,唯有那双美目凝望着他,仿佛流露出千言万语。目光中有哀伤,有依恋,有屈辱,有惧怕,还有一丝央求般的期盼……

忽然程宗扬心头像是被狠狠揪了一把。只一瞬间,这个长安城最有名的惹不起,凶名赫赫的街头女霸王,已经泪流满面。

程宗扬顾不得开口,一把将她抱住。

杨玉环伏在他肩头,无声地恸哭着。

一切似乎又回到刚才她悲泣的时候,但又有些微妙的不同。如果说她刚才是因为李昂的无能,萧氏的软弱和屈辱而哭泣,这一刻,她像是在为自己哭泣。

“我害怕……”杨玉环在他肩头抽泣着。

“有我在,你什么都不用怕。”

“岳叔叔说他会保护我,然后他就不见了。再也没有回来。”

“那是他作孽太多,被雷给劈了。”

“你呢?”

“我?我可是好人!交口称赞的圣人再世!刚才你不也听到了吗?老贾那是什么人?人精中的人精,还不是被我整得服服帖帖,一点儿脾气没有,都恨不得给我立个庙了。”

“你要保护我。”

“这是我的梦想!你想不愿意都不行!”

“你去把姓吕的老女人杀了。”

“呃……”

杨玉环泪眼婆娑地扬起脸,“你果然在骗人!”

程宗扬一头雾水,“为什么要杀她?”

“因为她跟草匪是一伙的!”

程宗扬越发不解,“草匪?那不是好几十年前的事了吗?那时候她都还没出生呢,怎么就一伙了?”

“就是她!她化成灰我也认得她!”

杨妞儿哭糊涂了吧?她们什么时候有过节了?杨妞儿一直看吕雉不顺眼倒是真的,第一次见面就差点儿打起来。

程宗扬道:“先冷静。我一会儿去审她,要是她干的,我绝对饶不了她!”

杨玉环委屈地抽泣了一声。

难得见到杨妞儿软弱的样子,抱着她香软的娇躯,程宗扬都有点儿不舍得撒手。尤其是这会儿两人抱个满怀,那对硕大的乳球贴在胸口,随着她的抽泣微微抖颤,传来一波又一波诱人的触感。

“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从前,有一个小姑娘,长得特别漂亮,每个人都喜欢她……”

程宗扬慢慢编著故事,将他知道的杨贵妃生平叙述出来。

“她不仅有着绝世的美貌,还精通音乐和舞蹈。最有名的诗人倾尽才华为她赋诗,最勇猛的将军也为她倾倒。她生活在世间最伟大的城市里,渡过人生中最美好的时代,她受尽宠爱,享尽人世间最美好的一切……”

“后来呢?”

“有一个英俊的王子爱上了她。后来,他们就幸福的生活在一起,永远都不分开。”

“骗人。”

“童话不会骗人。”

杨玉环在他肩头抹了抹泪水,“一点都不好听。”

胸前一轻,那对温香软玉乳球离怀而去,让程宗扬一阵失落,仿佛丢失了挚爱的珍宝。

“真看不出来,你还是个爱哭鬼。”

“谁爱哭了!”杨玉环立刻炸毛,“我这辈子加起来都没哭过三五回的!”

“你在我面前都哭过几次了?可倒好,就你那几滴眼泪,全让我赶上了。”

“你少得意!我就是故意在你面前哭几声,逗你呢!”

程宗扬捏着嗓子道:“我害怕,你要保护我……”

杨玉环抡起粉拳,朝他身上捶了几记。

“心情好了些吧?要不要跟我一起下去,审问她怎么跟草匪勾结的?”

“不要!”

“那我自己去审。”

“不行!”杨玉环按住他的嘴巴,认真告诫道:“我刚才的话,你不许对任何人说!一个字都不许说。”

程宗扬满心不解,这也变得太快了吧?怪不得说女人心,海底针呢,实在太让人捉摸不定了。

“怎么回事?”程宗扬道:“到底有什么瞒着我的?”

“不告诉你。”

“那我一会儿就出去说,杨公主在我面前哭鼻子了,哭得满脸鼻涕眼泪。”

“姓程的,你敢说一个字,我就自杀!想肏我?奸尸去吧!”

“说人话!”程宗扬抱住她,“你心里有个坎儿,对不对?告诉我,说不定我能帮你化解掉呢?”

杨玉环犹豫了一会儿,“你……做过梦没有?”

“这不废话吗?谁没做过梦?”

“你信不信梦是有预兆的?”

程宗扬很想说自己不信,但看着杨妞儿纠结的眼神,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可能吧。”

“我做过一个梦,梦到……”杨玉环说着泄了气,“算了。”

“什么叫算了?”程宗扬道:“和着你是在梦里跟吕雉结了生死仇?太扯了吧?你们俩都没见过面,在梦里还能遇上?到底是什么梦?”

“就是一个古古怪怪的梦。以后再告诉你好了。”

“不行,就这会儿说!”

杨玉环扬起脸,飞快地在他唇边啄了一下,“这样可以吧。”

程宗扬舔了舔唇角,然后一把搂住杨玉环,用力吻了下去。

醉人的香气扑面而来,杨妞儿的唇舌如此甜美而软糯,让人不知不觉中忘却了所有的烦恼,心头满满的,只有愉悦和欣喜。

不知过了多久,程宗扬终于松开口,两人交颈相拥。

杨玉环柔软的唇瓣贴在他颈上,轻声道:“你能保护我吗?”

“当然。”程宗扬道:“我就是来保护你的天人,替你斩妖除魔的神仙。”

杨玉环水汪汪的大眼睛望着他,忽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你是在说情话吗?好傻的样子。”

程宗扬搂紧她,忿然道:“敢说我傻?小心我翻脸!等你过门,我天天让你光着屁股给我跳舞。”

“程仙人,你口水都流出来了呢。”杨玉环在他颈间腻声说道,然后凶巴巴地咬了他一口,“少做梦了!”

“哎哟,你属狗的啊!”

“哼!”杨玉环推开他,然后双手抚面,掌心按住双眼,揉了几下。

片刻后,她放开手,脸上哭泣过的痕迹已经消失不见,那张明艳的玉脸就像新上了妆一样,容光焕发。

程宗扬赞叹道:“好神奇的手艺。”

杨玉环得意地说道:“本公主从小练出来的!”

程宗扬心头仿佛被揪了一下。天知道她经历多少次背地掩泣,当面强笑,手法才能这么熟练。

杨玉环理了理散乱的发丝,“不跟你吹风了,我去太真观。”

“去太真观干嘛?”

“去见太皇太后。”杨玉环道:“她出身尊贵,虽然早就被那些阉奴架空,自家族人也死得没剩几个,毕竟身份还在。我怕有些失心疯的打她的主意,把她再给卷进来。还有你的白小痴,怕是也等急了。”

程宗扬生出一阵荒唐感,唐国上到皇帝,下到群臣,个顶个的不靠谱,居然要让一个异姓公主奔走善后。

不过话说回来,历代唐皇也不是没有努力过。六朝中,唐国的皇后和公主少见的强势,在这上头吃过大亏,因此极力堵死后宫干政的渠道,甚至连皇后都不立。又用群相制,避免出现独揽大政的权臣,再加上推行科举,打破寒门与世家的界限,结果没有了汉国外戚擅权的弊端,也解除了晋国门阀对君权的威胁,却使得宦官坐大,连皇帝的废立都要看太监的脸色,只能说各有得失了。

“呃,安乐我带回来了。”

“我知道。那丫头也是个不听话的,先扔你这儿,好好教训教训她。”

“……教训?”

“哎哟,程仙人,你想什么呢?送你个贤妃还不够,还再白送个我大唐最漂亮的宗室公主?”杨玉环冷笑一声,“你猜对了!一会儿你就上了她!赶紧着,别拖拖拉拉的,不像个爷儿们!”

“不是!”程宗扬愕然道:“你是在说反话讽刺吧?肯定的!”

“你不是一个劲儿对我流口水吗?这会儿白送你个处子还不要?装什么大尾巴狼呢?”

“你们唐国公主……都这么随便的?”

“说什么呢?本公主是那种随便的人吗?”

你随便起来不是人好吧?

杨玉环口气缓和下来,“当心你的伤势,窥基还没死呢。”

说着杨玉环飞身而起,几个纵跃,便消失在夜色间。

程宗扬立在檐上,望着她消失的方向,良久才握起拳,在她亲吻过的那根手指上,轻轻亲了一口。

◇    ◇    ◇寒夜漫漫,程宗扬却毫无睡意。他拿起杨玉环留下的酒瓮,一手举到唇边,饮了一口。

酒液入喉,回味甘冽,却是平常难得一见的葡萄酒,再看瓮上,还带着内府大盈库的签牌。

这么好的酒,独酌未免可惜。程宗扬朝下面看了看,老贾房内的灯烛已经熄灭,院中黑沉沉的,除了暗处警戒的郑宾等人,其他兄弟都已经入睡。

“呯!”

程宗扬推开门,把睡得正熟的袁老头拽起来,“睡什么睡?起来喝酒!”

片刻后,袁天罡裹着被子窝在床边,只露出白发苍苍的脑袋,鼻子不是鼻子脸不脸地瞪着他。

程宗扬对他的怨气理都不理,拿来两只酒碗,提起洒瓮斟满。

“上好的葡萄酒,还是宫里的贡品。味道跟我们以前喝过的差不多,太难得了。来,干一杯。”

袁天罡没好气地拿起碗,尝了一口,不禁“咦”了一声。

“是吧?爸爸有好东西,头一个就想到你,感动不感动?”

“感动你个头!”袁天罡一边喝酒,一边骂骂咧咧。

程宗扬只想找个人对饮,夜深人静的,也就折腾自家儿子没有负罪感了。他没话找话地说道:“我看墙头的电线都拉好了?效率挺高啊。你拉的?”

“我拉的你吃吗?”袁天罡道:“我去首饰行换的现成的银丝,让吴大汉奸干的活儿。你给的钱全都花完了。”

“全花完了?怎么感觉分量不大够呢?”

“少来这一套!”袁天罡义正辞严地说道:“你才给我几个钱?再说了,人工不要钱啊?”

“好吧,好吧,喝酒不谈工作。”程宗扬道:“老袁啊,你有没有做过什么奇怪的梦?”

“有啊。”袁天罡道:“我刚才还做梦呢。”

“梦到什么了?”

“梦到我在考场上,正做题呢。”袁天罡抱怨道:“就差最后一道大题了,你个天杀的,把我薅起来了。”

“梦到考试?你这梦挺稀奇啊,考的什么?”

“稀奇?这梦我每月做一回,一回考七科,每回的题都不带重样的。”袁天罡道:“早就习惯了。”

“你也太惨了吧?”程宗扬同情地说道:“都再世为人了,竟然还做这种噩梦?你当年被考试摧残过还是怎么着?多大的心理阴影啊?”

“你懂个屁!怎么就噩梦了?我打小就喜欢考试!我穿到这个世界,一身的科学知识,连口饱饭都混不上,也就是梦里考试做题,才能派上用场。你都不知道,那感觉有多棒!”袁天罡眉飞色舞地说道:“跟你说,最爽的还得是微分几何!做起来太他妈的过瘾了!”

程宗扬都觉得没法儿接话。这也是个脑回路不正常的,做题硬是做出来吸毒的快感。这是什么畸变体?

“做题还有瘾呢?”

“废话!古人云:对酒当歌,人生几何。微分几何就是我的人生!”

“我看你病得不轻。”

“你做几何吗?”

程宗扬想都不想,“不做!”

袁天罡奇道:“那你的人生还有什么意义?”

程宗扬决定还是找点正常的话题来聊,“说点别的吧!”

“什么别的?”

“除了考题以外的,比如监考老师漂亮不漂亮?有没有什么正点的?”

“监考老师?”

见袁天罡一脸怔忡,程宗扬道:“不会全是男的吧?就没个美女什么的?”

“啧啧,上考场了还在乎监考老师长得正不正?牛逼啊!”袁天罡赞叹道:“真不愧是天生的色胚!我他妈光看题了!”

“那是欣赏美!难道你考场上就不看别的?”

“不然呢?赶时间啊。你都不知道题量有多大,光看题都看不过来,还看监考老师?”

“你梦里除了做题,就没点儿别的?”

“有啊。有回正做题呢,地震了,天花板掉下来,差点儿把我砸死。”

“地震?”

“可能是地震吧,反正考场塌了半边。”

程宗扬觉得嘴里的葡萄酒都不香了,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怪不得这龟儿子说他脑子不正常呢。

“后来呢?”

“我擦了把血,赶紧接着做啊。万一梦醒了,那不就来不及做题了吗?”

程宗扬默默喝了碗酒,决定转移话题,不然迟早得疯。

“老袁啊,你觉不觉得这个世界很奇怪?”程宗扬道:“比如明显是古代,却有好多超文明的遗迹。”

“什么遗迹?”

“秘境啊,你没去过?”

袁天罡头摇得拨浪鼓一样,“没有。”

“你穿过来都干嘛了?”

“你以为都能跟你一样走运呢?我能活着都够不容易了。”袁天罡似乎又想起了伤心事,他打了个酒嗝,目光有些迷离地端起碗往嘴里送。

“那你老实告诉我,”程宗扬按住他的酒碗,认真看着他,“这身体真是你的吗?”

袁天罡打了个哆嗦,酒醒了一半,他张了张嘴,却没发出声音。

“不用说了,”程宗扬一脸了然地说道:“来!喝酒。”

“别误会啊,这身体真是我的!”袁天罡叫屈道:“我要是能挑,干嘛不挑个年轻壮实点儿的?还整天流鼻血——我两辈子都是处男呢,你当我愿意啊?”

“为什么你的生活经验那么少呢?这不懂那不懂的,我穿过来两年,比你一辈子见的都多。”

袁天罡沉默下来,他左右看了看,怕冷似的裹了裹身上的被子,然后把碗一递,“酒。”

程宗扬提起酒瓮,给他倒上。

袁天罡一口喝完,抹了抹胡须上的酒液,“我跟大汉奸聊过。”

“大汉奸?哦,你说吴三桂啊。”

“我不是故意打听你啊,就是随便问了问。”

袁天罡把空碗塞过来,一边示意他接着倒酒,一边说道:“你有没有一种感觉?”

“什么感觉?”

“你的时间密度太大了。”

程宗扬给他斟满酒,顺手给自己也斟上,“什么意思?”

“你一年顶别人好几年的。就好像别人十年八年的经历,全都被你压缩到一年里头了。”

程宗扬举起的酒碗停在嘴边,不由怔住。

“你穿过来才两年多,光是造反都撞上多少回了?正常人一辈子能碰见一回吗?何况天南地北的,正常来算光赶路都不够啊。”

袁天罡“咕咕噜噜”喝光碗里的葡萄酒,然后吐着酒气道:“从前日色变得慢,车,马,邮件都慢,一生只够爱一个人——嗝!”

他重重打了个酒嗝,“你哪儿慢了?坐火箭都没你快!你说!你他娘的都睡多少女人了?有你这样的吗?有了赵飞燕不够,还要睡杨玉环?你是玉皇大帝的屌成精了?”

“我早就不爽了!凭什么我连女人的影子都碰不得,你咋跟个射钉枪似的,走到哪儿射到哪儿,还逮谁射谁?还挨个睡太后,你拿着攻略开箱子呢?”

“杨玉环那是我的梦中情人!”白发萧索的袁天罡喝得老脸通红,拍着胸口道:“你要睡她?你先睡我!”

耳边回荡着一声鬼叫般的厉吼,“先睡我!”

程宗扬猛地坐起来,额头一层汗水,从心口到脑门,都怦怦直跳。

过了一会儿他才清醒过来,无语地捂住面孔。

昨晚自己跟袁天罡都喝得酩酊大醉,那龟儿子后半截尽跟自己掏心窝子了,杨妞儿怎么怎么美,怎么擅长艺术,怎么充满浪漫气息,怎么是他的毕生挚爱,怎么蹲草,怎么闪现团控,怎么奶量澎湃,怎么越塔开大,暴奶全团,怎么丝血反杀,后期无敌……

自己竟然跟个精神病人聊了一夜?

程宗扬扶着额头,太阳穴隐隐作痛。龟儿子似乎还说了些什么,但自己这会儿记不起来了。

还有……他拍了拍脑门。昨天去宫里,好像还有个什么事来着?

算了,想起来再说吧。这会儿一点头绪都没有。

床前的帷帐掀开,露出吕雉那张冷艳的面孔。

她一手拂起锦帐,一手横放在腰前,黑色的长袖低垂下来,露出袖口朱红色的滚边,姿态标准而精确,完美维持着严谨庄重的皇室风度。

程宗扬忽然生出一股冲动,一把搂住吕雉的腰肢,将她拉在床上,手掌顺着她的衣襟往内探去,握住她胸前那团香软。

吕雉的矜持一下子碎裂无痕,露出小女儿般的羞涩。她笨拙地挣扎着,勉力想要挣开。直到自己手掌突破她的防线,抓住她丰隆的臀肉,指尖伸进臀沟,揉住那个娇嫩的肉孔。

正在挣扎的美妇就像是被点住穴道般,一下子软化下来。吕雉娇靥酡红,带着难以言表的羞意,猫咪般柔顺地伏在自己怀中。

程宗扬带着未褪的醉意,扒下她的衣物,将这位汉国的处女太后剥得一丝不挂,然后面朝下摆好姿势,双手分开她的臀肉,阳具顶住那只柔嫩的肛洞,贯入肛内。

吕雉咬住唇瓣,蛾眉猛然颦紧,鼻中低低嗯了一声,被那根粗硬的阳具强行侵进体内。

粗大而火热的肉棒在自己体内抽送,坚硬而有力。那具热腾腾的身体覆压在自己背后,宽广、强壮,而又温暖,每次压下,都仿佛一座大山,要将她碾碎,又仿佛一间能够遮风蔽雨的房屋,让自己感受到从未有过的庇护感。即使自己最羞耻的部位正在被他强暴式的插弄,自己却没有半点被强迫的耻辱感,反而觉得如此亲密而且甜蜜。

他的肉棒直挺挺插在自己的屁眼儿里,粗大的棒身撑开肛洞,一直插到自己肠道深处。他的阳具这么长,几乎贯穿了自己的腹腔,都顶到了横膈膜上,他抽送得这么有力,每一次插入,屁眼儿都仿佛被干到爆裂。那对睾丸撞在自己的阴户上,就仿佛是叩门般的宣告:自己的处女蜜穴,自己未经人事的秘径,自己的花心和子宫,都是他独自享有的私有物。

当阳具凶猛地贯入肠道,她能感觉到自己的阴道和子宫都被挤压和研磨。吕雉紧紧咬住红唇,不发出一丝声音。她足尖绷紧,圆润的雪臀向上翘起,像只柔软的雪团,在他粗暴的肏弄下不住变形。

一双手掌从腋下伸来,毫不客气地抓住她的双乳。吕雉鼻息顿时变得粗重,那双手揉捏着捻住她的乳头,然后另一只手一路向下,剥开她的秘处,指尖勾住湿腻的穴口,浅浅戳弄着。待指尖沾满淫水之后,顺着她柔嫩的蜜唇上下挑动,直到捻住那只娇小的花蒂。

吕雉脑中轰然一声,整个身体都震颤起来。

朦胧中,他坏笑着俯到自己耳边,“吕处女,你很淫荡啊,被我干屁眼儿,干到小嫩屄都喷水了。”

吕雉羞赧地把脸埋到锦被里,一边被他干着屁眼儿,一边被他玩着小穴,在他的前后夹击下,尽情地泄着身。

在他面前,自己没有任何秘密,也不需要掩饰自己。与他肌肤相亲,即使再羞耻的事,自己也甘之如饴。

因为这一切都是他喜欢的。

酒后的头痛和郁闷不翼而飞,程宗扬心情大畅。这一切都是真的,吕雉是真的,她的太后也是真的。不是梦境,也不是虚幻。

这一切都是自己赤手空拳挣来的,不是谁的恩赐。

眼看身下的处女太后被自己干得淫水乱溢,娇怯难支,程宗扬笑道:“昨晚那两个奴婢呢?让她们来替你一会儿。”

“等等……”吕雉勉强披上衣物,将散乱的发丝抚齐,然后唤道:“滟穴、欲嬛……”

上一章: 第二十三集 宫阙万间 第四章 对酒当歌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二十三集 宫阙万间 第六章 晨香入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