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体育修真军事历史幻想悬疑武侠游戏灵异玄幻科幻言情都市完本更新

第二十三集 宫阙万间 第二章 落红成印

弄玉&龙琁
上一章: 第二十三集 宫阙万间 第一章 雁塔对晤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二十三集 宫阙万间 第三章 百死莫赎

案几狼藉,红烛上的灯焰摇晃着,结出卷曲的灯花。

铺设着茵席的御榻上,此时正激情四射。两具赤裸的肉体交叠在一起,上面那名男子肩宽背挺,结实的身躯年轻而又精壮,起伏间,腰背强健的肌肉不时隆起,充满男性的力量。

下方的女子凤钗珠冠,生得面如桃花,雪肤花貌,风情万种,那具光洁的玉体柔润而又白腻,洋溢着丰腴肉感的韵致。她白美的双腿弯曲着张开,以一个不设防的姿势裸裎在男子身下,双手攀着御榻边缘,随着男子的挺动,悬空的足尖一摇一晃。

程宗扬俯着身体,坚硬的肉棒在杨妃柔艳的嫩穴内大力抽送,每一下都尽根而入,干得穴口淫液四溅。

杨妃被干得花枝乱颤,红唇间发出“啊!啊!”的浪叫声。

两人身边,是一片奇特的景像。

一片轮廓清晰的光影悬浮在半空中,里面一名贵妇以同样的姿势裸裎榻上,同样的头戴凤钗,身无寸缕,敞露着熟艳的淫穴,正被人肆意奸淫。

不同的是,压在她身上的是个非男非女的阉人。那阉奴腹下绑着一块皮革,上面装着一根木制的假阳具,此时一边挺动,一边得意地大笑。

两人四周围着一帮光下巴的内侍,此时一边按住贵妇的手脚,一边扒开她的淫穴,嘻笑观赏木棒在她穴中进出的淫态。

两处淫戏近在咫尺,仿佛一伸手就能触及彼此。

一个戴着面纱的美妙身影伏在御榻旁,潘金莲双手分开杨妃的蜜穴,一边揉弄着她娇嫩的阴唇,一边轻轻挑逗她的花蒂。

杨妃美目含泪,颤声道:“主子轻着些……奴儿下面……受不住了……”

潘金莲柔声道:“你看旁边那位,不也受住了?今日被主子收用过,你才真正做了女人呢。”

杨妃双手捏紧床榻边缘,丰润的肉体在主人的挺弄下颤抖不已。她昂着头,喉中发出不连贯的低叫。

阳物雨点般撞在花心上,蜜穴越来越热,随着阳具的进出,湿腻的蜜腔不住痉挛着收紧。忽然间,仿佛一个塞子被拔出,体内猛然一震,一股温润的暖液喷涌而出。

杨妃双手放开御榻,紧紧搂住程宗扬的腰背,玉体向上弓起,整个人都在他身下战慄着。

从未有过剧烈的高潮仿佛抽空了她所有的力气,她全部的心神都集中在下体的快感上。肉体的刺激如此强烈,使得她气都喘不过来,只觉眼前阵阵发黑,金星乱冒,接着娇躯一软,昏厥过去。

程宗扬一轮急攻,刚用房中术送过一道真气,榨出她的阴精,谁知杨妃就被干晕了。

杨妃不懂双修,完全是被动受淫,程宗扬也是大意了,没想到她这么一个体态丰腴的熟艳妇人,竟然这么不济事,小穴嫩得跟处子一样,不堪侵伐。

再采补下去也不是不行,但未免太不人道,要还是李昂的老婆,自己白嫖也就嫖了,随便怎么玩都不用在乎,但现在自己好歹花了钱买来的,只是看在一枚铜铢的面子上,也不好再干下去。

潘金莲切了切杨妃的脉相,“无妨,只是气血激荡,以致血不归心,神魂失守。略微休息片刻,待气血平复便是。”

程宗扬无奈拔出阳具,一边用杨妃的衣物揩抹下身,一边道:“你们遇到的那些鲛人确定是冲着小紫去的?”

“看情形,他们并未寻到紫姑娘的踪迹。”

“感觉鱼玄机古古怪怪的,”程宗扬皱起眉头,“她跟那个鱼朝恩,到底打的什么主意?”

“人心难测,何况奴家与她不熟。不过她与太真公主交情颇好,即便有些心思,也未必会对太真公主不利。”

“你倒是好心肠,”程宗扬把衣物丢在杨妃赤裸的身体上,笑道:“我还想着潘仙子会心存不忍呢,怎么看着比我还积极?”

“自从在金吾仗院的监牢内,看到那些身世清白的女子被阉奴挟忿报复,我便对这位皇上再无半点悲悯。医者仁心,难医不治之人。此间因果,皆由李昂作恶而起,报应在他的妃嫔身上也没有什么好委屈的……啊!”

潘金莲痛叫一声,却是程宗扬一手伸到她衣内,熟稔地拧住她的乳头。

程宗扬道:“你是不是心怀悲悯之外,其实内心深处还有点兴奋?恨不得代替她们受辱?”

“只能是主人才可以。啊……”潘金莲一边婉转低叫,一边咬住唇瓣,眼中流淌出蜜糖般的媚意。她主动托出雪乳,任由主人捻住她的乳头,用力揉捏,直到被金簪刺穿的乳眼中挤出几滴殷红的血珠。

“真乖。”程宗扬满意地弹掉血珠,然后往角落里瞟了一眼,冷笑道:“啧啧,我还当咱们这位皇上死了呢,都这时候了,居然还有心情偷窥你。”

潘金莲道:“便让他看好了,反正他也看不了多久。”

“那可不行。”程宗扬拉起她的衣襟,将她丰挺的雪乳遮掩起来,“我的女人,凭什么让他看?我的女人都跟珍宝一样,想看?他也配!”

“要看,看这个好了。”

程宗扬送过一道真气,将杨妃唤醒,然后把她拖起来,一手揽住她的杨柳细腰,让她站直,吩咐道:“把你的浪屄扒开,让皇上看个过瘾。”

杨妃高潮到昏厥,对这位主人已经是完全服帖,言听计从,乖顺无比。此时被主人搂着腰,羞赧地挺起下体,用指尖剥开秘处,露出刚刚交合过,淫水淋漓的蜜穴。

程宗扬手臂环着杨妃的腰肢,手指伸到她腹下,把玩着那只水汪汪的美穴,对李昂嘲笑道:“看到了吧?你爱妃的淫穴被我肏成了这副模样,这会儿屄洞还在冒淫水,贱不贱?”

李昂怔怔望着那只滴水的淫穴,目光一片混沌。

杨妃双颊酡红,眼中带着醉人的羞意,只是望向李昂时,流露出一丝幽怨。

李昂的视线仿佛失去焦点一样游移不定,始终没有与杨妃的目光对视。

“啊……”杨妃一声轻呼,被主人托着膝弯,抬起一条玉腿。接着那根粗长的阳具伸来,对着她的穴口捅了进去。

阳具在柔嫩多汁的蜜穴中挺弄着,发出“叽咛叽咛”的腻响,杨妃玉颊越来越红,她一只足尖勉强撑在地上,站立不稳,只能依在主人身上。

但主人接下来一句话,让她脸色一下变得苍白。

“给皇上看个好玩的。”程宗扬把阳具留在杨妃蜜穴内,摸着她的屁股道:“皇上爱妃的后面还没用过呢,本侯这会儿正好有兴致,好生给你爱妃的后庭开个苞。”

“这可是你爱妃的第一次肛交,皇上一会儿可要仔细看着,你爱妃怎么像最下贱的娼妓一样,被我干屁眼儿的。”

杨妃央求道:“不要……主子……”

“贱婢!你不会以为自己还是什么尊贵荣宠的皇妃吧?”程宗扬毫不客气地说道:“醒醒!你已经被那个狗屁皇帝卖给我了。一枚铜铢的身价,比最下贱的娼妓还便宜。连皇上都认账,难道你还觉得自己不够贱吗?”

杨妃玉颊时红时白,忽然颤抖着扬声道:“皇上……你看清楚了吗?臣妾的身子刚被人奸淫过,便是跟皇上签过文契,用一枚铜铢买下妾身的主人。眼下主人要用臣妾的后庭……圣上!”

杨妃说着,泪如雨下,“你若是还有一点担当,还有丝毫的廉耻,为了冤死的大臣,后宫的眷属,还请圣上自尽!臣妾绝不苟生,宁愿以死洗耻。即便魂入九幽黄泉,也心甘情愿……圣上……”

李昂僵硬地移开目光,垂着头喃喃道:“朕……不能死……朕不能死……”

杨妃绝望地闭上眼睛。

“有够坚强的,这都能忍?”

寒光一闪,程宗扬提起长刀,抵在李昂颈中,“让你看呢,这会儿怎么不看了?抬起头,仔细看着!敢闭眼,我就杀了你!”

李昂惊恐地扬起脖子,一动也不敢动。

“笃”的一声,程宗扬将长刀插在铺着藤席的地板上。

“看到了吧?你这位皇上心里只有他自己,别的人,即使他的生母被那些阉狗凌辱,他也能不管不顾,何况你一个妃子?能自私无耻到这种地步的东西,我这辈子都没有见过,简直是绝顶的奇葩!”

程宗扬挽住杨妃的腰身,“现在该知道了吧?你卖给我,一点都不亏。”

杨妃用手背抹去泪水,低声道:“是,主人……”

“很好,知道自己的身份就乖着些。”程宗扬拍了拍她的腰臀,“现在趴过去,把屁股翘起来。”

杨妃听话地伏下身,按照主人的吩咐,并起双膝,将那只浑圆的雪臀高高翘起,正对着角落的方向。

程宗扬抓住美妇白滑的臀肉,“这屁股漂亮吧?又圆又大,丰腴性感,白光光的,又香艳又刺激,让人看着就想肏。以前皇上也玩过吧?不过它现在是我的了,你只有看的份。”

“把屁股扒开,”程宗扬朝杨妃臀上打了一记,“屁眼儿露出来。”

杨妃双手掩面,丰腴的肉体微微颤抖。

“你还有什么好纠结的呢?”潘金莲望着李昂,柔声道:“主子内宅的奴婢或死或伤,还有几个失了踪,下落不明的,都是这位皇上干的好事。如今主子花一枚铜铢买下你,本想让这位皇上自己知耻,免得污了自己的手。可谁知你这位皇上如此厚颜,主子用了你的淫穴,也不肯自尽。没奈何,只好连你身上没用过的地方,主子也要当着皇上的面奸弄一番,一来好让皇上迷途知返,二来也好出了心头这口恶气。”

潘金莲拉起杨妃的双手,让她抱住臀肉,然后在她耳边吹了口气,“皇上在看着你呢。”

杨妃原本羞耻万端,听到这句话,反而一咬牙,玉指往两边用力,主动将臀肉分开,露出雪臀间柔艳的嫩肛。

“好漂亮的屁眼儿……能亲眼看着娘娘这么标致的屁眼儿被人开苞,皇上真有眼福呢。”潘金莲摩挲着杨妃白滑的腰臀,在她耳边道:“你说是不是?”

“圣上一纸书契,将妾身卖予侯爷,妾身已与圣上恩断义绝,再无瓜葛。从今往后,唯有服侍主人而已。”杨妃凄然道:“贱妾已非完璧之身,承蒙主人不弃,愿奉此不洁之躯,以娱主人。今奴婢前阴已蒙主人临幸,愿以后庭之柔肠,供主人媟戏取乐。”

“不是吧?”程宗扬讶然道:“一个后宫妃嫔,居然这么有文艺范?倒是小看你了。”

“妾身已为程侯所有,自不敢相瞒,妾身自幼习文,宫中案牍书敕,多半出自妾身之手。”她轻轻耻笑了一声,“毕竟圣上连那些太监都信不过,唯有臣妾不敢有负圣上。”

通文墨?程宗扬本来只是想拿她在李昂面前出口恶气,这会儿倒是觉得这一枚铜铢花得挺值。

“抱住屁股,本侯要给你的屁眼儿开苞了。”

杨妃将白腻的臀肉竭力掰开,她身体丰腴,一身白花花的美肉像丝棉一样,肉感十足。尤其那只雪臀,白光光的,又大又圆,充满了熟艳的风情。

怒胀的阳具滑进臀沟,顶住那只柔嫩的肉孔,慢慢往里顶去。

沾上淫水的肛洞又软又滑,在龟头的重压下没有任何抵抗,便圆圆地扩张开来,很快就到了极限。

杨妃咬住红唇,白皙的纤指陷入丰腻的臀肉中,满眼雪白的肌肤间,指甲上涂的丹蔻红得耀眼。

粗大的阳具直挺挺顶在臀间,龟头撑开肛洞,一点点挤入体内。忽然龟头一沉,已经被肛洞吞没。

杨妃眉头颦紧,咬住唇瓣,当阳物破体而入时,鼻中禁不住发出一声痛哼,美目瞬间迸出泪花。

粗硬的肉棒紧紧卡在肛内,一缕鲜血从柔嫩的肛洞中溢出,染红了血脉贲张的棒身。

“娘娘屁眼儿的温度很高啊,里面这么热。”

程宗扬在杨妃肛中挺动起来,充满弹性的肛蕾紧紧箍着棒身,那种强烈的紧握感,比淫穴更紧致。更让他享受的,则是满满的征服欲和报复的快感。

唐皇的爱妃,像条母狗一样伏在自己脚下,乖乖翘起屁股,任由自己挺起阳物,干进她未经人事的屁眼儿中。

而这一切,都是当着李昂的面!

这次长安之行,自己只想着救卓美人儿出来,结果什么都没干,就莫名其妙被李昂当成死敌。

孙暖身死,泉奴失踪,惊理断腕,蛇奴和罂奴下落不明,连死丫头都没了音讯……若不能狠狠报复回去,出了这口恶气,自己念头不通达!

“啊!”杨妃痛叫失声。

粗大的阳具毫不留情地捅入肛内,屁眼儿被肉棒粗暴地撕裂,痛楚甚至超过当初破体。

肉棒尽根而入,彻底干穿美妃的屁眼儿,然后向外拔出。受创的肛蕾翻绽过来,连同一截肠壁暴露在空气中,只见一圈红肉沿着阳物绽开,裹在肉棒周围,微微颤抖。

紧接着阳具再次贯入,刚刚翻出的屁眼儿被带入体内,伴随着粗暴的力道,几滴星星点点的血珠飞溅出来,落在白艳的臀沟间。

“不愧是皇上的爱妃,这身子真跟水做的一样,”程宗扬嘲讽道:“屁股滑溜溜的,屁眼儿里面又暖又紧,肏起来真过瘾!”

杨妃颤声道:“好疼……奴儿的后面都要被干碎了……”

程宗扬重重挺入,“皇上听到了吧?你的爱妃被我干得讨饶呢。”

“不用怕。”潘金莲柔声安慰道:“我这里有上好的伤药,便是伤得再重,一剂用过,也能恢复如初,不会留下伤痕。”

“怪不得你对自己下手也那么狠呢。”程宗扬恍然大悟,屈指在她乳尖弹了一记,“医术精湛,原来还有这种好处。”

潘金莲乳头被弹得在衣内一阵乱颤,一面道:“医者自当以身试药。”

程宗扬遗憾地说道:“可惜你不会处女膜修补术,不然等我给你开过苞,你再自己补好,也好瞒过你师门。”

潘金莲讶然道:“可以修补的吗?”

“应该可以吧。”

程宗扬也没把握,依照他的理解,说处女膜就是一层膜而已,但六朝的处女显然并非如此。这一点自己亲身体验过,是否处子之身,对自己伤势的禆益天差地远。危月燕被自己采补到死,也比不上白霓裳当日的元红初破。

程宗扬猜测,即使有处女膜修复术,修补好的处女大概也跟杨妃的肛门处女差不多,仅仅是个噱头罢了,不会有处子元红的效果。

话说回来,即使在这个时空中,处子的元红真有神效,现在给自己个处子,自己还真未必下得去手。

毕竟内宅的侍姬已经不少了,单为疗伤再往内宅收人,先不说紫丫头和云如瑶愿不愿意,自己心里这个坎儿都过不去。光干不收,那更不可能了。拔屌不认人这种事,自己真干不出来。

既然潘姊儿有伤药,程宗扬更不客气,当下抛开顾忌,挺起阳具在杨妃臀间恣意抽送。

杨妃上身伏在细密的藤席上,腰臀挺起,双手抱着又圆又翘的大白屁股,被主人的肉棒插在肛中大肆挺弄。

她颦起眉头,不时痛叫出声,头上鬓发散乱,簪钗松脱,娇艳的唇瓣被咬出斑斑齿痕。随着主人的搬运,那对丰挺的乳球压在席上,前后滚动。一股殷红的血迹从白腻的臀肉间溢出,顺着大腿内侧蜿蜒淌落。

阳具挺动的速度越来越快,不知过了多久,“啊……”杨妃一声娇啼,那根阳具直挺挺捣入肠道深处,在她肛内凶猛地喷发起来。

“啵”的一声,程宗扬拔出阳具。

杨妃白艳的雪臀间留下一个直径逾寸的浑圆肉孔,原本小巧的嫩肛被干得面目全非,再没有丝毫以往的痕迹。她肛中落红淋漓,精液却被留在肠道深处,只能看到肠壁上沾着些许白浊的黏液。

潘金莲轻抚着杨妃的雪臀,柔声道:“让皇上看看你的后庭花,好生讲给他听。”

杨妃吃痛地抱住臀,朝上举起,“圣上看到了吗?臣妾的后庭花被主子开了苞,流了好多血……”

李昂目光直勾勾望着前方,口中喃喃道:“受……受国之垢,是谓社稷主;受国不祥,是为天下王……”

“朕不能死……朕天命在身……黎民百姓还等着朕去解救……”

他嘴角淌下白沫,“朕不能死……”

看着李昂自欺欺人又自我麻醉的怂样,程宗扬一阵火大,他冷哼一声,拿过案上的文契,丢在杨妃面前,“把文契签了。”

杨妃满面羞痛,那份文契已经填好姓名,只需按上指印便是。只是手边没有印泥,一时间有些手足无措。

潘金莲轻笑道:“娘娘落红尚新,何妨一用?”

说着拿起杨妃的手,放到她臀间。杨妃忍着羞痛,用指尖蘸了血迹,按在文契上。

指落契成,程宗扬卷起文契,顺手把杨妃揽在怀中。只片刻工夫,刚刚射过精的阳具重又怒勃而起,跃跃欲试。

◇    ◇    ◇永嘉坊。皇图天策府。

“公公。”张承业快步过来,先躬身施礼,然后道:“城中已经有了乱象。眼下各坊少年尚是劫掠财物,若是不加管束,只怕会有恶徒趁乱杀人越货。”

鱼朝恩“唔”了一声,便不再作声。

见鱼公公如此敷衍,张承业忍不住上前一步,劝说道:“公公,今日之事,虽是圣上被李训等奸贼蒙蔽,铸成这般大错,可百姓到底无辜。如今金吾卫因叛乱尽数下狱,公公执掌神策军,岂能坐视?”

鱼朝恩目不斜视,面对着皇图天策府的大门,规规矩矩地叉手而立,口中叹了一声,“我晓得,我晓得。可眼下波澜未息,我若是引兵把控全城,知道的,说我上赶着现眼,一个该死的阉狗,装什么体恤百姓?不知道的,说不定还当我有啥见不得人的心思。”

鱼朝恩唏嘘道:“如今这宫里宫外,南衙北司,老仇、老田,哪个不是惊弓之鸟?怕就怕外头的兵一进来,当场就炸了锅。刀兵一起,那可就不是死几个百姓的事喽。”

张承业默然片刻,“不用外兵的话,便是城内驻守的左右神策军,也有数千之众……”

“先不说老仇把他们看得跟眼珠子一样,就说我一声令下,能使唤得动,敢把他们放出去维护城中治安吗?”鱼朝恩道:“就眼下这乱劲儿,一个坊派个一百来人够不够?长安城一百零八坊,这就得撒出去一万来人。再说了,城里头的神策军你还不晓得?不是杀人不眨眼的骄兵悍将,就是有来头,敢惹事的少爷公子,再不然便是昼间宫中当值,夜里杀人越货的匪寇。放他们出去,城里头怕是更乱。”

张承业也是无言,半晌才道:“鱼公,眼下又当如何?”

“这会儿谁都不信谁,谁也不服谁。我不行,老仇也不行。能让大伙儿都服气的,只有一个。别急,先等着。”

鱼朝恩微微低着头,态度恭谨地迎门而立。

在他面前,雄伟的皇图天策府大门紧闭,灯火全无,如同一只庞然巨兽,无声地踞伏在夜色下。

长安各坊的混乱,到了此地便不见声息。毕竟皇图天策府在此,即使大门紧闭,府中军将禁足不出,也没有哪个不开眼的,敢在此惹事。

鱼朝恩已经在大门前立了三个时辰,便是再站上三个时辰,站到天明他也不介意。仇士良在宫中大开杀戒,连皇上都囚禁起来,风头之劲一时无两,却不知唐国真正能扛事的,正在此间。

“王爷。”天策府内,一名内侍小声道:“鱼公公还在外头候着。”

“算他有心了。”李辅国捧着茶道:“郭太皇太后那边如何?”

“还在太真观,高力士亲自带人守着。”

“太真观啊。”李辅国道:“再等等吧。”

“鱼公公那边……”

“让他等着吧。这事是他惹出来的,迟早要给我、给卫公一个交待。”

张承业也立在鱼朝恩身后,学着义父的样子,垂手静候。

不到一刻钟,坊外忽然火起,随风隐约传来几声惨叫。

张承业忍不住想要开口,鱼朝恩先叹了口气,“罢了,你去瞧瞧吧,该杀就杀,别手软,但也别惹事。”

“是!”

张承业立刻翻身上马,带着手下一队神策军,往对面的安兴坊驰去。

鱼朝恩躬着身,姿态丝毫未变。

良久,身后传来细微的脚步声,“伯父。”

鱼朝恩头也不抬地说道:“你回来啦。”

鱼玄机道:“侄女无能,未能阻止公主。”

“也怨不得你。”鱼朝恩叹道:“阿注处心积虑,太真公主这个坎儿必定绕不过去,早晚要分说一二。”

鱼玄机低声道:“伯伯,真的会有女主当国吗?”

“噤声!”鱼朝恩呵斥道:“这等荒唐之事,岂能宣之于口?”

“可是,他们不都说那个人是天机在握,所言必有深意吗?”

“都是胡扯!”鱼朝恩终于扭头看了她一眼,压低声音道:“所谓他当日点名索要你,其实只是误传。你那时还不一岁,连名字还没起呢。谁知道他说的玄机是哪个?”

“伯伯不必瞒我了。”鱼玄机道:“大哥私下里跟我说过,我周岁时抓到玄机图,以此为名,当日族中便接到武穆王的传书,指名索要玄机。”

鱼朝恩脸一黑,半晌才道:“那又如何?他当初要的玄机可是年过二八的,压根儿就对不上。反正他现在已经没了。你别多想,安安分分的待着,等过上几年,伯伯给你找个好人家,风风光光出嫁就行。”

“伯伯担心侄女出事,早早把玄机接到身边,小心呵护,玄机岂能不感念伯伯的恩德?假如真有那么一日,玄机自会还报伯父、还有族中的养育之恩。”

“别瞎说。你好生过完这一世,比什么都强。”鱼朝恩道:“只要你好端端的,他那些话便都是放屁!什么手握天机,都是乱蒙的。”

“可玄机到底还是入了道门,又被伯父安置在咸宜观。若非伯父心有所忌,又何必如此?将玄机送往他处,让他找不到不好吗?”

鱼朝恩无奈道:“得得得,就当是我怕了成吗?不光是我,王爷也怕啊。他可是说过……”

鱼朝恩说了一半,便即住口。

“他说,王爷会被皇上指使的刺客砍掉脑袋,丢进溷厕。”鱼玄机道:“他还说过,宫中将来擅权的一帮内臣,唯有仇士良能得善终,对吧?”

鱼朝恩后悔不迭,“我就不该跟你说这么多!”

鱼玄机道:“若他真的回来了呢?”

“那还能说什么?”鱼朝恩长叹道:“拼上性命也要杀了他啊。”

上一章: 第二十三集 宫阙万间 第一章 雁塔对晤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二十三集 宫阙万间 第三章 百死莫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