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体育修真军事历史幻想悬疑武侠游戏灵异玄幻科幻言情都市完本更新

第六十章

秦守
上一章: 第五十九章返回目录没有更多章节了

古之学者……必有师。师者,所以……传道授业解惑也……

“嗡嗡嗡”的振动声中,姚老师目光散乱喘息不止,开始断断续续的背诵《师说》。

什么,师者是什么?你再说一次!

我捉狭的打断了她,一种恶作剧的兴奋感充斥全身。

姚老师自然明白我的意思,满脸潮红的嗫嚅了片刻,终于颤声说出了我想听的答案。

师者,所以……床道授业……贱货也……床道授业……贱货也……

她喃喃重复着这句话,成熟的躯体在椅子上扭来扭去。

我很满足,但又很失落,冷哼一声说贱货,我不懂文言文,你用身体语言给我解释一下吧!

姚老师仿佛被催眠了似的,抬起双脚放在茶几上,再缓缓张开,淫荡的向我展示裙下春光。

灯光下看的清楚,里面只有一件半透明的黑色蕾丝内裤,跳蛋从边缘处露出半截,正在有节奏的蠕动。

秦同学……你有什么不懂的……老师可以……教你……

像她这样的熟女一旦豁出去了,突破底线的速度比年轻女孩快多了,竟然真的模仿A片的姿势,一边说着挑逗的台词,一边伸手扯下胸罩撩开衬衫,亮出圆滚滚的巨乳,用指尖捻弄淡褐色的乳头。

我欲火上涌,嘿嘿淫笑说你要教我床道吗?那就去床上教!

姚老师挣扎着站起身,吃力的翘着肥美屁股,一步一步走向卧室。

我盯着她白花花的臀肉,将遥控器的档位拨到最高档。她“啊”的惊叫起来,步伐顿时踉踉跄跄,然后我清晰的瞧见一道水痕顺着大腿流下来,不知道是失禁的尿液还是快乐的淫汁。

现在我可以肯定她是真的屈服了,于是也就不再有任何顾忌,迫不及待的脱光了衣裤。

与此同时姚老师软弱无力的趴在了床上,裙摆向上翻起,用颤抖的哭音说秦同学你快点来吧,别再这样折磨老师了。

我跳上床,将她摆弄成狗爬的姿势,然后挺起肉棒狠狠插了进去。

射精完毕后,我把玩着两个肉团问她是不是也高潮了?她扭过头不肯回答,我又追问了几句,她忽然抽泣了起来,捂着嘴巴痛哭失声。

别问了……老师已经什么尊严都没有了……别问了……

我没有勉强她,我说老师只要你以后都像今天这么听话,小健换肾的事我一定设法替你解决。

姚老师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然后又崩溃般号啕大哭,显然是这些日子压力实在太大,需要有个渠道痛痛快快的发泄一回。

我虽然是个小人,但承诺了的事情都会兑现,几天后就把欧阳健纳入了公司慈善活动救助名单。但他想要找合适的肾就没那么容易了,需要排队慢慢等待。

在此期间我隔三岔五的强迫姚老师欢好,对她展开了各种调教,将她成熟肉体的欲望一点点激发出来。

每次欢好抵扣债务两千元,虽然偏贵了点,可是带给我的生理愉悦非常强,算是物有所值。

不过每次释放完精华躺下来休息时,我又感到非常空虚。

我知道无论我怎么调教,这个女人都只会屈从于我,不会对我有任何感情。

所以每次干完她,我总是会不期然的想起班花,想起她深情凝望的双眸,还有那种从灵魂深处绽放的激情。

然后内心一阵阵的隐隐作痛。

我是真的很想很想她。这种莫名其妙的想念,在我彻底征服了姚老师后,非但没有减退,反倒更加浓厚了。

于是我决定再努力一把。如果失败,从此死心。

七月中的某个下午,我雇用的私家侦探通知我,班花已经和她老公办完了离婚手续,我知道时机到了。

我做了点准备,赶到了班花新住址的小区外,守候在街边的角落里等她。

没等多久她就出现了,穿着宽松的粉色连衣裙,挺着明显隆起的肚腹,从长街另一头慢慢走过来。

夕阳斜斜照在她的脸上,那黯然神伤的表情令人心疼。

我无声的迎上前,她一看到我,眼圈立刻红了,泪水如同断线珍珠般跌落下来。

我说,跟我回去吧,让我好好照顾你。

她扬起手,狠狠给了我一巴掌。

她哽咽着说,我恨你!你是个大坏蛋。

我取出一个小盒子,打开,里面是亮光闪闪的钻戒。

我说,嫁给我!过去我做错了很多,现在我是真心的。我想跟你结婚,我想照顾你还有孩子,一辈子!

那天班花没有跟我回去,但也没有拒绝我跟着她,一起走进她租住的单位。

没有多余的话,我们做爱了。

在她精心布置的舒适床铺上,我们赤裸的身体交缠在一起。我小心翼翼的控制力度和节奏,惟恐弄伤了胎儿。

她的乳房更加丰满鼓胀,乳头的颜色变深了许多,被我吸吮的高高凸起。肚皮圆的像西瓜,有少许妊娠纹,总体而言仍是个苗条的孕妇,足以诱发任何男人的欲火。

第一次我射在她依然紧凑的阴道里。第二次我们改为用“69”式,互相舔弄对方的性器官。

她尽心尽力的服侍我,像从前那样习惯性的用舌尖舔进我的屁眼,为我提供“毒龙钻”服务。

我爽的不行,等到肉棒恢复雄风时,将她整个人抱在怀里,熟门熟路的侵入她的菊穴,重新体验了久违的爆菊之乐。

当夜我们相拥而眠,醒来后我亲手替班花戴上钻戒。

她问我能否以后永远对她忠诚?我略一沉吟,很诚实的对她说,我的灵魂会永远忠诚,但肉体可能偶尔经不起诱惑。

这当然不是班花想听的答案,她气的对我又捶又踹,张嘴咬我,用指尖狠狠掐我。

我忍痛全部承受了下来,陪笑着说了许多哄劝的话。她拿我没办法,哭闹了半晌后也就渐渐平息了。

她渴望当母亲,渴望把孩子生下来,渴望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庭,所以她内心深处非常渴望与我和好。我正是看准了她这个弱点,才敢如此有恃无恐。

几天后,在我软磨硬泡下,班花终于搬回了我们从前的爱巢。我带她见了父母,得到了二老的祝福。

我们领了结婚证,但没有大张旗鼓的摆酒,只是小范围的请亲戚好友吃了餐饭。

原本我们俩的婚外情差点影响了我的前途,现在正式登记成了夫妻,公司里对我不满的人也就无话可说了。这也是最终能打垮副总黄斌,巩固自身位置的重要原因。

又过了两个月,班花顺产了一个七斤重的胖小子,全家喜悦不已。

此后她的生活重心全都转移到了孩子身上,对我的花心之举睁一眼闭一眼,虽然经常很生气的跟我吵架,但都控制在“茶杯里的风暴”的程度,没有闹大。

总之,我在三十出头的年纪,成功过上了我自己最想要的那种生活。家里红旗不倒,家外彩旗飘飘。

可是内心深处,却总觉得还有那么一丝丝遗憾,好像缺了某些东西。

潜藏在身体里的欲望,仍然没有得到满足。

看到危险而美丽的猎物,我还是会忍不住精心谋划、铤而走险,用各种方法将之据为己有。

等待我的未来究竟是悲剧还是喜剧?

坦白说,只有天知道。

或许有一天,我也会阴沟里翻船。

但在这天到来之前,这艘船会继续迎着风浪,驶向一个又一个高潮。

「全文完」

后记《床道授业》这个故事从构思到完稿,正好整整一年。

最初是想安排四个女角色,分别对应花道、师道、剑道和茶道。

每一种道,又都暗喻一种征服女人的手法。

花道是用感情征服女人,师道是用金钱,剑道是用权势,茶道是用学识。

我相信多数中年男人,只要事业有成手头宽裕,多多少少都曾有意或者无意的,用这四种方式猎取美女。

这是中佬把妹的四大法宝。网上总结的各种套路都是细枝末节,实质精神就是这四种武器,万变不离其宗。

区别只在于有人擅长这一种武器,有人擅长那一种武器,各自将擅长部分发挥到极致,就能成为猎艳场上的常胜将军。

本来我想分别写出这四种“道”的境界,然而真正动笔时,只写了三四章就感到非常吃力,于是删掉了两个女角重新布局,最终呈现给读者的是目前这个样子。

将来若有机会,说不定会写两个续篇,把“剑道”和“茶道”补充完整。

不过那一定是非常遥远的将来。更大可能是永远写不出来了。

因为我已经累了。耗尽了精力,又要去兽人界长眠了。

上一章: 第五十九章返回目录没有更多章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