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体育修真军事历史幻想悬疑武侠游戏灵异玄幻科幻言情都市完本更新

第十二卷 冥王十变 【第九六折 不念昔者,伊余来塈】

默默猴
上一章: 第十二卷 冥王十变 【第九五折 山惊鸟乱,最胜光明】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十三卷 血骨交融 【第九七折 视胡若血,小阁藏春】

第九六折不念昔者伊余来塈回过神来,他从女郎背后环抱,两人侧卧于榻,莫婷香汗淋漓的胴体上一丝不挂,至于是何时剥下女郎的肚兜罗袜,又怎么换的姿势体位,老实说脑袋里一片空白,只觉满心悦足,无以复加。

莫婷的裸背紧贴他的胸膛,把男儿手臂抱在双乳间,罕见地作小鸟依人状,轻喘未歇,不住起伏的乳肉柔嫩如水豆腐,熨贴温腻酥滑,臂上的触感妙不可言。

床前的三折屏风上,每面均镶黄铜薄板,打磨镗亮,估计日常是当穿衣镜使,也可能纯是装饰。

此际最右侧的那块清楚映出女郎星眸半闭、鼻翼轻歙的晕红小脸,模样既是清纯,又冶艳迷人;旁边次右那块映出垂坠如瓜、夹着男儿手臂的雪乳,次左则正对着两人交合之处,只有最左的那块错开了方向,从应风色的角度难见倒影。

一帧香艳横幅被硬生生将铡作三段,然而俱都截著最紧要的地方,纤毫毕现,淫靡不堪。

应风色消软大半的肉棒又硬起来,动都没动,便拓开窄小的肉壁自入了半截,如撑烧火棍般。莫婷被顶得本能挺腰,化了似的娇躯一颤微昂,连眉心都揪起来,吃痛似的表情不知为何特别妩媚诱人。

“疼么?”应风色微微抬起上身,凑近她颈侧。

莫婷缩起了粉颈,像是在躲避男儿呵出的温息。

“痒……”吐气如兰,气声听着比呻吟更销魂。

“是疼还是痒?”她湿滑的蜜膣已毫无扞格地吞入了大半根肉棒,应风色忍不住打趣,噗唧一声搠到底,啜紧肉棍的玉蛤呼噜噜挤出大把白花沫子,扑簌簌地淌满阴囊,铜片中瞧得一清二楚。连磨出的乳浆都多到像失禁似的,简直不能再更骚更淫了。

“这样……还痒不痒?”

镜中,莫婷嘴角微扬,还未笑开就被顶得失声娇吟,抵颈薄嗔:“慢……慢点……啊、啊……”

男儿徐徐刨刮着她,像在炫耀过人之长,每一度都是全根进没,抽出时又久又长,怎么也捱不到尽头。

“慢点就不痒了么?”

莫婷颤著长嘶一声,如抽凉气,半晌才细声道:“还痒……可快了,又捱不住。慢……慢点好。”

轮到应风色噗哧笑出来,“啪!”猛顶到底:“真敢说啊,小淫妇!”

莫婷死死咬着一声呜咽,娇躯剧颤,晕红的小脸上分明写着“美死了”四字,好不容易缓过气来,闭着眼又露出“小淫妇怎么了”的神情,三分得意三分挑衅,剩下三分气壮理直,还有一丝狡黠会心。

从女郎的角度,未必能见铜片倒映,况且连眼都没睁,她是以为男儿看不见,才如此放肆地显露自己。

莫婷出身名门、教养良好,气质高贵,更难得的是冰雪聪明,精擅医术、弈道等技艺,没有一门是容易的,美貌就不消说了,堪称是完美女子。

洛雪晴的容貌或可匹敌,但才智相差不可以道里计,连肏著都不及莫婷销魂蚀骨,只比木美人好些。满霜武功胜过莫婷,又兼具身子艳丽和女童外貌的妙处,却比不上莫婷好智博学,言语间有诸多机锋往复,半点也不无聊。

储之沁和她相比,更是小家碧玉,虽然厨艺女红很不错,床笫间又曲意承欢,做为妻子也十分理想,但与高贵清冷的莫婷摆在一块,总觉稍嫌庸俗,方方面面都差了不只一丁半点儿。

那韩雪色心仪的女子、名唤“阿妍”的,虽也有尤物般的容貌身段,明显出身高贵,气质不俗,但连武林人都不是,更非良配,江露橙和柳家姊妹这种野花草就不用说。

他曾为鹿希色神魂颠倒,甚至想过放弃宫主之位,就算忽略背叛一节,鹿希色强悍生命力的反面其实就是粗野。那种无惧风霜烈日、从野地里恣意横生的强韧之姿,的确深深吸引过他,但女郎的背叛让他清醒过来,意识到那不是自己一贯的追求。

没有人比莫婷更完美。

应风色怎么也想不到,她是那种被干爽了、会不自觉笑出的女孩儿。

莫婷的这点普通,反而加倍显出她的与众不同,思之令人怦然难抑。

或许叔叔说得对。是我心动了,而不是她。

他默不作声地挺动着,缓慢而有力,将女郎再一次送上高潮。莫婷抱着他的手臂剧烈痉挛,忽张口咬他手背,也许美得不知所以,顺手当作锦被的替代品。

应风色又怜又爱,温柔地将女郎抱满怀,鼻尖刮着颈背凑近她耳畔,磁酥酥低唤:“婷儿……”

莫婷的高潮一向来得又猛又长,如得天眷,好不容易缓过来,轻轻推开男儿臂箍,想转身却没力气,拍拍他的手臂喘道:“别……别这样叫我。我们是……

你知道……“背心起伏,不知是气息未复,还是沉吟斟酌。

他有点拿捏不定,顿时陷入了长长的沉默。

她的意思,是说“我们不是这种关系”么?

莫婷终于还是翻过身。

她柔软的身子像没骨头似的,光是在臂里这么软呼呼、滑腻腻地一滚,就像玉膏化油,淌了满怀温郁,蒸腾的全是她动人的发香和肌肤气息。她们母女有种软腻如水的特质,腴嫩得不得了,明明身段凹凸有致,该瘦的地方没有半点余赘,浑身上下无一处是硬梆梆的,抱起来的感觉全都是肉。

应风色微皱着山根,像要淡化尴尬似的自我解嘲。

“我以为你欢喜我,没想到是自作多情。说好了,别拿这个笑我啊,再提要翻脸的,丢死人了。”

莫婷的指尖轻轻按在他唇上。

“我喜欢你。是第一眼就有好感的喜欢。这张脸很干净,而我一向喜欢高大的男子。你同我弟弟气质五官神似,这也是原因——倒不是我对他怀有情愫,那太恶心了,而是瞧着熟悉。我很怕生。

“你很聪明,这点我也喜欢。女孩子是没法同不喜欢的人做这种事的,至少我没办法。但我们在朋友、情人,甚至是夫妻之前,已经是另一种关系了。”

她看起来很疲倦,语声轻细,有点接不上气,却是余韵所至。只因这事十分重要,才须与他说分明。

应风色忽然会意,方才她说“我们是”,而非“我们不是”,他完全想错了方向。纠结一去,答案出乎意料地简单。

“……大夫和病人?”

莫婷眯眼微笑,权代颔首。

过去每回完事,她总是拖着酣倦的身子尽快起身穿衣,应风色总以为是矜持,或申明“这只是公事公办”之类。但真正的原因也许是莫婷自己明白,她舒服的时候会太放松,而显露出她这个年纪所应有的爱娇。

好想拥有她——应风色望着女郎,忽觉迷惘,分不清这样的触动究竟是渴望,抑或是心安。

“我是跟我娘姓。”莫婷轻声道。喃喃自语似的气音将他从绮想中拉回现实。

“我爹据说姓吕,在江湖上很有名望,武林中人管他叫‘阎罗天子’,也有叫‘幽泉鬼医’的。我出生后不久,他就失踪了,谁都没再见过这人。我对他毫无印象。

“老宅被他压迫了很久,敢怒不敢言,不只《燃灯续明三七经》,连少主也只能双手奉上,无法违逆我爹。我爹当初带走我娘的借口,就是要替她治病——为了炮制出完美的‘辟毒之血’,我娘从小就按照祖传的秘方和比例,被灌入形形色色的毒药,好让身体能够适应。

“过程当然是很痛苦的,所以我娘说,我爹带走她的时候她很开心,虽然那时年纪还很小,但她觉得这人很了不起,能让族中长老流着冷汗不敢反口,她很喜欢他。”

应风色明白她想说什么,莫婷指尖却仍摁在他唇上,俏皮地阻止了他的反驳。

“我是因为错误的结合,才被生下的孩子,我知道这样长大有多辛苦。病人依赖大夫,这是合情合理的事,但大夫若不能保持清醒,对病人有过多感情,轻则影响诊断,重则在抢救的当儿失去该有的水准,换句话说,就是亲手害死了病人。我不能容许自己,发生这样的失误。”

她眯着迷濛的星眸,轻轻抚摸他的嘴唇。这个表情像极了她的母亲,然而外溢的非是色欲,而是她谨慎压抑的温柔和情感。

“你对我其实了解得很少。你想像中厮守的样子,在你娶了我之后,绝大多数都会以崩坏收场。我喜欢和你做这种事,但经过连续三天三夜抢救病患,我会非常不想让你碰我,万一没能救回病人,我还会生气崩溃,做出许多令你瞠目结舌的发泄之举。你根本没见过那样子的我。”

应风色紧了紧手臂,亲吻她的面颊。

“我知道生气崩溃时,有种事特别能纾解压力。”

莫婷噗哧一声,挪著雪股避开了硬起的怒龙杵。

“你的美好想像里,有确实描绘出三天三夜没洗澡,蓬头垢面、满身血污,指缝里卡满碎肉膏脂,用胰皂洗手洗到皮皱发白,还混著各种药气……啊,软了。

这样你就能明白,万一我想靠某种事纾解压力,惨的是你。别这样坑自己。

“两人安静片刻,齐齐笑了起来。

“娶大夫的坏处可多了。”莫婷好不容易收了笑声,一本正经道:“我能让你不知不觉阳痿,保管谁都治不好……等、等一下,为什么你又变得这么硬?”

应风色用杵身贴紧蜜缝,前后擦滑,温热黏滑的液感迅速濡湿了股间,一边轻啮著女郎敏感的耳垂低声道:“我一想到‘娶你’两个字,便硬得受不了。”

莫婷轻轻哆嗦著,将他的手臂压入乳间,整个人都快蜷成一团,忽然“啊”

的一声扭腰缩臀:“不是……不是那儿!”原来杵尖一滑,蘸裹着满满的黏腻蜜膏,差点顶进了小巧的肛菊里。若非两者尺寸相差过于悬殊,以女郎股间泥泞,应风色要再拿下这处未缘客扫的处女地,十有八九是跑不了的。

他将刮擦的范围,从外阴扩大到股瓣里,然而动作轻柔,令女郎安心,渐渐觉得菊门内隐有些酥痒,似也好奇起来,不知走旱道是什么滋味,才在她耳畔轻声引诱:“这儿……也给了我罢?”

莫婷突然害羞起来,过了一下才细声道:“下回……给你。等我弄干净些。”

她是说到做到的性子,答应了就绝不变卦。坦白说应风色并没有特别喜欢走后门,却知莫婷极是好洁,允他的意义重大,胸中一热,大著胆子搂紧她:“不治疗的时候,我也能干你么?”

“我想要的时候,可……可以。”莫婷耳蜗发热,微微透光的小巧耳垂红若胭脂玉髓,声细如蚊蚋,仿佛体温都升高许多,可爱到令男儿快不能承受。

应风色快乐到胸膛像要炸开了似的,是自夺舍以来,从未有过的欢快满足,把脸埋进女郎的颈背浓发间,闷声道:“我今晚想留下来。”

“不行。”莫婷轻轻将他拱开。“就……就算不治疗的时候,我……我也刚好想要……我们也不能同睡。你知道为什么。”

(大夫和病人的距离。)

况且,在他入睡之后,翌日将以韩雪色的意识苏醒。莫婷给的是他,不是另一个男人,就算同一副身体,女郎在这点上也没有模糊的空间,不容丝毫混淆。

——她喜欢的,是我。

莫婷并不知道他开心到想要手舞足蹈,像不忍心面对男儿被拒绝的失望,把小脸藏入他的颈窝里,主动握住那骇人的滚烫粗长,缓缓纳入腿心,直到完全吞没,才颤抖著长长一吁,呻吟道:“你……啊、啊……要轻点。太舒服了我会停不住,要……要破皮的……”

◇    ◇    ◇应风色在浴房清洗时,果然看到裹满肉棒的白浆里有些许血丝。

后头他又射了一次给莫婷,却非迳逞兽欲,而是她真停不下来。

分明已泄得昏天黑地,唇舌发凉,身体还是不由自主渴望交合。这种理智稍一断线、就立刻向纵欲一端倾斜的性子,和母亲莫执一如出一辙,看来小孩的确不能乱生。

莫婷满足后,累到在榻里昏厥睡死,应风色遵照和她约定,并未留下过夜,简单替女郎清理狼藉,盖好被褥闭起门窗,到后头浴房沐浴完毕,再返回东厢更衣就寝。他可不希望韩雪色醒来,发现身上全是淫水精斑等秽迹,意识到他和莫婷的关系,万一生出什么非分之想,应风色就再也容不得他了。

他的身体非常疲惫。

超过两天两夜未曾阖眼,加上异乎寻常的激烈交欢,就算马上倒地昏死,也不算出人意表。但冲过几遍冰冷井水的应风色浑身发烫,精神极是亢奋,他认为是确认莫婷的心意所致。

两人虽非情侣,未来仍有许多可能性,莫婷并没有拒绝他。

这让应风色踌躇滿志,始终笼罩心头的阴霾顿时一扫而空。

——或许……是到了往前看的时候了。

他认真计划过复仇,毋宁说这是最初支持他活下去的理由。但将近四个月的时间过去,龙庭山始终没传出什么消息,龙大方那厢也未对无乘庵诸女出手,连鱼目混珠的莫殊色都被当成“毛族质子”,理所当然取代了韩雪色,西山使节居然也就默认了。

这世界的真实面貌,远比他想像得更荒谬。

顶着韩雪色这张脸,应风色的奇宫之路算是完了。

就算回到龙庭山,他也知道毛族贱种过的是什么日子,还不如死了干脆。他有恨到愿意忍受地狱般的生活,只求一个渺茫的复仇机会么?

退万步想,就算杀死龙方飓色成功复仇,乃至于除掉羽羊神一干人等,接下来他想要干什么?

已不可能再用“应风色”的身份继续人生,现在看来,连“韩雪色”的身份也遭人顶替。当夜在“养颐家”廊厢的床架之下,听到的冰无叶和鹿希色对话,倏又浮上心头。

“……真能走得了么?”鹿希色的声音回荡在耳畔。

那是他曾魂牵梦系、不惜一命,如今只得满满心寒,听着却依然会生出沉迷眷恋,回神泪流不止的语声。他多希望时间停滞在第六轮开启以前。

“……真能走得了么?”幻境里,鹿希色这样问他。

(……真能走得了么?)

你……真能走得了么?

——能。

现在能。

世上只有莫婷知晓夺舍的秘密,莫婷不会背叛他。奇宫那厢不在乎韩雪色的死活,龙方飓色和羽羊神也不会。只要他走出这座小院,朝向这些人不知道的某处行去,就能走出这个荒谬的诡局。

带上莫婷就好。

他不知道她为何容许他射在身子里,她是大夫,或有调配避子汤的手段,或只是高潮太甚无力推开,又或许……她并不介意怀上他的骨肉,与他共度一生,就像她不介意这张毛族面孔一样。

“真能走得了么?”

熟悉的背影走过院外竹篱,就差没驻足回眸,略显讥诮地挑眉问他。

应风色一颤回神。那玲珑浮凸的身段、浑圆修长的双腿他再也熟悉不过,沐著月光快步行过篱墙的,千真万确是鹿希色,她正朝无乘庵的方向走去。

房里并未点灯,鹿希色是看不见他的,但应风色仍是本能挨着墙,动也不动,仅透过窗格窥视着,甚至没忘记摒住呼吸。

是冰无叶让她来的?不对,两人已分道扬镳,当夜她们不知道应风色在床下,演这出是给鬼看么?师徒俩不欢而散是真,鹿希色必不是受冰无叶的指使才来的。

(有没可能……鹿希色竟投靠了龙方?)

莫可名状的情感涌上心头,把他直往深不见底的恶海暗潮中拖去。

应风色无法面对这些,但过于亢奋的精神,却使他本能行动起来,理性到近乎冷酷的程度,仿佛这样就能无视再见到她的心海悸动。

窈窕的背影即将没入夜色,应风色确定她后头未有别人,无声无息地翻出了支摘窗,一路尾随她到无乘庵外。

韩雪色的身躯无内功可言,即使力气再大、感知再强,反应再敏捷,也不会是鹿希色的对手。倘若鹿希色悄悄翻墙而入,最好的办法不是冒着被发现的危险跟进去,而是在外头弄出足够吵醒诸女的动静,剩下的交给满霜来应对即可。

但鹿希色却径直走向大门,叩动门环。

淡淡的灯晕循声沿墙而至,咿呀一响,厚重的大门打开了一道可容女子侧身而过的长缝,灯火和影子同时流泄而出,居然是言满霜应的门。

鹿希色微微颔首,就这样闪身而入,随后门扉迅速闭起。

应风色无法思考这是什么情况,也许是亢奋所致,更可能是缺乏足够的推衍依据,但沿墙退去的灯晕显示她们的目的不是正厅大堂,而是后进的其他地方。

青年飞快自树丛中起身,如豹一般发足狂奔,掠过院墙时依稀听见“我接到你的信”之类的低语寒暄,不及分辨是谁的声音,抢先抄到后门边上,蹬墙一攀,翻入院里,迅速掠上檐廊,赶在压低的女声飘进院里之前,窜进最近的一间厢房;闭起门扇的同一时间,隔邻的厢房“咿呀”地推开门,一人道:“我母亲精神不太好,须得就近照顾,只能在此处接待,请师姊包涵。”却是洛雪晴的声音。

月余未见,感觉她似乎成熟了许多,场面话说得四平八稳,也不怕生。

鹿希色没说话,却听储之沁道:“好了好了,都别杵著,进来再说罢。”语气中明显压抑著热切。小师叔甜甜的笑脸浮上心头,应风色却无暇回味,手按胸膛,以《最胜光明手》心诀调节全身各处的微小肌束,急促的呼吸心跳瞬间平缓下来。

他不是运气好才挑中此处藏身。

正厅里,要燃烛到能照见彼此的程度,外人亦能见得灯火通明;选一处离外墙稍远的大屋,该是更合理的做法。满霜、储之沁的房间都在另一侧,非是接待客人的首选,所以他才选了这侧廊厢亮灯之处的隔邻屋室,果然中的。

韩雪色感官发达,但耳力却是一种既需长期训练、又很依赖内功的知觉,相隔太远,应风色没把握能听得清楚。都已决定冒险入内,自然是越近越好。

四姝坐定,接着是一阵长长静默,他很讶异储之沁坐得住,但并无炭笔或毫尖擦刮纸面的细微声响,显然不是笔谈,那就是鹿希色的气场或脸色镇住了其他人,谁也没敢造次。

“那个……我说应师兄……”果然小师叔还是忍不住。

“应风色死了。”鹿希色的声音不大,咬字却很清晰,确保人人都能听明白。

储之沁一怔,干笑了几声又戛然而止,片刻才不悦道:“不是……怎能开这样的玩笑呢?你虽是他……也不能……等等,是……是真的么?他……他……”

呜的一声,似以手掩住,只剩颤抖的急促气音。

“死在降界内,还是降界外?”言满霜的语调很冷,有着刀剑贴颈般的森寒,罕见地不像是童声。

“死在降界里。我在尸体边待了很长的时间,想着他会不会醒过来,但就是没有。他们砍了他的右臂,血迹从主屋流到陈尸处,那种出血量没人能活。”

“谁干的?”还是满霜的声音。

“很多人。”

鹿希色语调平静,将降界的始末娓娓道来。

严格说来,她没能亲睹应风色死亡的经过,应风色很好奇她是怎么知道的,又如何能跳过那些不可告人的关键,合理地告知三姝。

谁知鹿希色什么都没跳过。

她说了自己是水豕的内应,而水豕的真实身份是奇宫长老冰无叶,是冰无叶透露杀应风色的主谋是龙方飓色,其他同谋的名单则是她自何潮色和平无碧口中拷掠而来。

她在平无碧面前活剐了何潮色,屁滚尿流的平小师叔什么都招了。先前她已从何潮色处得到一份口供——连少年其实是何汐色,在第三轮后顶替惨死的兄长身份都已招供——两相对照没有出入,终于确认真相。

“……我们为何要相信你?”言满霜森然道:“最好的情况就是你所言属实,那你依然是个不折不扣的叛徒。”

“在这里。”鹿希色似乎指著一处,他依稀听见“唰!”的披发细响。“控制你们立时昏厥、决计无法反抗的机关,就是埋在颈椎里的两枚细小金属片。不取出来,恁你武功再高,召羊令前也只能引颈就戮。你在降界默默忍耐,就是为了查出这个关键,对罢?”言满霜默不作声。

鹿希色续道:“我依约放走了平无碧,现在龙方飓色怕已知晓,我打算向他复仇,很快就会朝这里来。”

这道理很容易明白。鹿希色是应风色的女人,为聚集力量复仇,必定与应风色的其他女人联手。龙方飓色就算不欲与无乘庵为敌,也已没有选择,先下手为强毋宁才是明智之举。

除一处极不自然,鹿希色的做法似乎入情入理。

“你放走平无碧。”言满霜沉道:“敌明我暗,复仇更易成功。除非你不在乎成功与否,只想把我们拖下水,一起对付龙方飓色,才断了我们的后路,非得除掉龙方不可。”

鹿希色没有接话。

储之沁忽道:“你……你为什么这样笑?为……为什么不辩驳?他死了,你不想替他报仇么?他那么喜欢你,偏偏选了你,他……最喜欢你了啊!”说到后来隐带哭腔,除了心痛,更不明白女郎何以如此冷漠。

“我不想报仇,只想脱身。”鹿希色静静道:“他是你头一个男人,兴许于你充满意义,但我对疼一回就没了的贞操之类毫无兴趣,更想远走高飞,摆脱降界的那帮恶棍。这件事我一个人办不到。”

“摆脱?谈何容易!”言满霜冷冷接口,与其说是质问,更像反驳:“龙大方不过是马前卒,杀了一个,羽羊神随手便能生出更多的替代——”

“杀光所有人。四名羽羊神、龙方……把他们通通杀掉,一切就结束了。”

鹿希色平静地、条理分明地,说了一个极其疯狂的计划,仿佛所有细节在她脑袋里已顺过千百遍——应风色隔墙听得冷汗直流,思路竟追之不上,只觉无比陌生。女郎所言漏洞百出,细思又似乎不是全无机会,不由得越想越深……直到余光里黑影微晃,窸窣有声,这才惊觉房内竟还有别人!那人不知何时已来到应风色背后,俯近一阵乳香温泽,难掩跃跃,压低嗓音:“你……在这儿做甚?要捉迷藏的话,带上我可好?”

(第十二卷完)

上一章: 第十二卷 冥王十变 【第九五折 山惊鸟乱,最胜光明】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十三卷 血骨交融 【第九七折 视胡若血,小阁藏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