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体育修真军事历史幻想悬疑武侠游戏灵异玄幻科幻言情都市完本更新

第二十二集 生死荣辱 第七章 闲敲棋子

弄玉&龙琁
上一章: 第二十二集 生死荣辱 第六章 荣华一文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二十二集 生死荣辱 第八章 替姑先尝

远在蓬莱秘阁的程宗扬对大慈恩寺发生的事一无所知。若是知道,他恨不能亲身上阵去抢一把。

自打到了唐国,只有出项没有进项,家底再厚,也经不住这般坐吃山空。

光是眼前这笔生意,便看得出程侯手头拮据——堂堂舞阳侯,竟然做了笔只值一文钱的生意,传扬出去,怕不是被人笑掉大牙。

当然笑料可不是自己。

毕竟这一文钱买下的是大唐后宫的贤妃杨氏——李昂依照玄宗皇帝以来的惯例未立皇后,杨贤妃已经是实际上的六宫之主。

然而此时,这位唐国最高贵的女人,却如同剥洗干净的白羊一般,赤条条立在程宗扬面前。

程宗扬上下看了一遍,唇角微微挑起,“好一个雪肤花貌的美人儿,不愧是皇帝陛下心爱的妃子,不光脸蛋漂亮,身材也这么好。怪不得连太监都对你的身子动了心思。”

说着程宗扬抬起右手,五指张开成碗状,凌空抓了抓。

杨妃僵在原地,忽然颈中一紧,那仙子扯起红绫,将她牵到主人面前,提点道:“主子这个手势是要把玩你的奶子。待签了文契,你便不再是什么唐国的六宫之主,而是主子花钱买来的玩物,看到主子的手势,便要主动送上去。”

杨妃被赤裸着牵到主人身前,她没有去看蜷缩在角落里的李昂,忍着羞耻弯下腰,将一只雪团般的丰乳放到主人手中。

乳球入手,传来销魂的柔腻感。程宗扬握住那只乳球,先掂了掂分量,然后揉捏着说道:“分量不错,软糯弹手……在我摸过的奶子里面,能排前五了。”

说着他张开左手,同样抬起。

羞迫之下,杨妃脑中昏昏沉沉,只剩下本能的驱使。她迟钝地反应了一下,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应该换个姿势,将两只乳房都放到他手里,但自己右乳被他握住,一时挪动不得。

犹豫间,身边香风微动,那仙子解开衣襟,露出一件自己从未见过的贴身亵衣。那亵衣质地宛如红绡,但比红绡更薄更透,边缘镶着精美的花边,无比贴合地裹在圆耸的乳峰上,不留一丝缝隙。透过织物,能看到肌肤洁白的质感,似露非露,充满诱惑的意味。

那仙子拨下亵衣,托出一只浑圆的美乳,柔顺地放到他左手中。

眼角的余光瞥到角落里那个狼狈的身影,杨妃心底一片绝望,甚至生出一丝自暴自弃的忿然,索性挺着赤裸的乳房,任那个陌生的男人揉捏把玩。

五指陷入乳肉,将乳头压在掌心,随着手掌的摩弄,挺翘的乳头在掌下来回揉搓,越来越硬。

灯光微微摇晃着,突然间,那具熟艳的女体打了个寒噤。

杨妃忽然意识到自己赤裸着身子,虽然有秘阁和精舍两层遮挡,但毕竟正值隆冬,天寒地冻,她方才心神被外事占据,丝毫不知寒冷,直到此时,才发觉寒意侵体,身子禁不住颤抖起来。

紧接着,她感到一股温热的暖流。就仿佛初夏的阳光一般,正随着那只手掌的抚弄,源源不断地流入体内。

暖流所至,身体的寒意丝丝消融。杨妃下意识地挺起乳球,让那只手掌覆盖得更多。

身子一动,杨妃心底蓦然升起一丝羞意。她慌乱地睁开眼睛,却赫然发现,在她身旁,那只左手把玩得如此用力,五指深深陷入乳肉,肆意抓捏,仿佛要将那仙子浑圆的乳球挤爆一般。

甚至能看到那只雪白的乳球上被捏出青色的指痕,还有从指间挤迸出的雪腻肌肤,鼓胀欲裂。

那仙子面纱轻颤,一边发出低微的痛叫声,一边却美目半闭,带着一丝朦胧的水意晃动上身,让乳球在他掌中被拉扯得更用力。

雪团般的乳球被扯得变形,忽然程宗扬松开手掌,“啪”的一声脆响,朝她乳上打了一记,将那只乳球打得一阵乱颤。

潘仙子低叫一声,本能地闪避了一下,随即又将双乳挺得更高,让主人抽打得更顺手。

程宗扬来回打了几记,笑道:“这么乖巧,赏点你喜欢的。通通乳眼吧。”

潘金莲娇声道:“多谢主子赏赐。”

程宗扬抬手从杨妃云鬟上拔下一支簪子,簪尾朝外,挟在指间。

那仙子屈膝跪下,用一种充满女性韵味的优雅姿势,一手托起乳球,一手捏着乳头,将又红又嫩的乳头对着簪尾的尖头,然后主动挺起娇躯,将簪尖送入乳肉。

娇嫩的乳头被刺得凹陷,随即微微一颤,簪尖已经没入乳头,一滴血珠渗了出来。

杨妃吃惊地屏住呼吸,只见那根金簪在乳内越进越深,直到刺穿整个乳头仍然没有停顿。

那仙子挺起雪乳,金簪笔直往乳球内刺去,等主人松开手,金簪已经刺进一半,只露出凤制的簪首在外。

一缕鲜血从乳尖淌下,在雪白浑圆的乳球上留下一道殷红夺目的血痕。金灿灿的簪身大半没入乳头,簪首凤口悬着的一颗明珠,在乳尖下摇晃不已,珠光肤色相映生辉。

程宗扬拨了拨簪子,身前的仙子发出一声低叫,“好痛……”

“好好把你的乳眼搞大,等主子哪天有了兴致,给你的乳头开苞,把阳具插到你的乳球里面,狠狠肏一回,让主子把精液射到你的奶子里。”

那仙子一双美目水汪汪的,仿佛痛得想流泪,又像是要滴下蜜来。

“是,主子……”说着她身子一阵颤抖。

程宗扬“哈”了一声,不敢相信地说道:“不是吧?潘姊儿,听到要给你乳头开苞,你竟然高潮了?”

潘金莲羞答答道:“是,是听到主子要在奴婢奶子里面射精,奴婢才……”

杨妃早就看呆了,这位仙子出手搭救自己时,宛如仙女下凡,流露出令人心折的慈悲与怜悯。

可此时就在自己眼前,从云端堕入了泥淖,用她仙子般完美的玉体,做出血肉之躯所无法承受的淫戏。

程宗扬往簪上一弹,“等我先用了皇上的爱妃,再好好收拾你。”

潘金莲痛叫道:“是……主子。”

“来吧,贤妃娘娘,把你最羞耻的部位剥开,让买家观赏观赏。”

杨妃一手抱在胸前,一手掩住下身,闻言面露羞色。

潘金莲轻笑道:“主子也给她通通乳眼好了。”

杨妃身子一颤,双手羞缩着伸到腹下,轻轻剥开蜜穴。

忽然下身一凉,却是一双手从背后伸来,按着她阴户边缘,用力一分,将她蜜穴整个翻开。

“让客户验货,怎么能这么敷衍呢?”潘金莲在她耳边吹了口气,轻笑道:“若是主子不满意,只好把你退还给那些阉人了。”

“不要……”

“自己来。把你的阴蒂、内外阴唇、小穴,还有小穴里面的模样,都仔细展示出来,请客人检验一番。”

“是……请客人验货……”

程宗扬吹了声口哨,“陛下,你爱妃的屄很漂亮啊。阴唇饱满,穴口紧致,颜色又红又艳,还这么水嫩。”

程宗扬毫不客气地伸到杨妃雪白的玉腿间,扪住美妇熟艳欲滴的性器,肆意摸弄起来。

“手感也不错,阴唇又滑又嫩,跟荷包一样收拢,阴阜圆润丰腻……”

“啊!”

“哈,皇帝陛下,你爱妃的阴蒂这么敏感啊?”

“啊!”

“放松,让我检查一下你的屄洞里面。”

“啊……啊!”

杨妃白嫩的指尖剥开阴唇,双腿发颤。

那根手指探进穴口,然后沿着花径一路向内,直到整根手指都插入嫩穴里。

“啧啧,贤妃娘娘的屄里面又暖又紧,里面的肉褶一圈一圈的,手指插在里面,还一抽一抽的往里收,这是吸盘型的吧?干起来肯定很爽!”

杨妃羞得几乎哭出声来。她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会主动剥开下身,被一个男人伸手插进体内,评阴论穴。

程宗扬用拇指拨了拨她的阴阜,叹了口气,“美中不足的是,这么美艳的贤妃娘娘,下面居然有小毛毛。莲奴,过来处理一下。”

那仙子拔出长剑,在杨妃惊骇的目光中,一挥而下。冰凉的剑锋贴着阴唇外侧削过,原本乌亮的耻毛齐根而断,就像被抹掉一样消失不见。

杨妃一动也不敢动,长剑时挑时抹,转眼间,耻毛便被刮得干干净净,纤毫不剩。

“瞧,白白嫩嫩的,是不是很漂亮?”程宗扬在杨妃光润的阴阜上摸着,对李昂笑道:“这会儿好了,跟你的下巴一样,光溜溜的。”

李昂一手捂着颈中的刀痕,受伤的手掌捏着衣角,失魂落魄地看着自己的爱妃被人剃掉耻毛,露出娇腻的嫩穴,像玩物任人抚弄。

潘金莲拍了拍杨妃的纤腰,“转身,把屁股撅起来。”

杨妃忍着羞耻转过身,弯腰翘起雪臀。

“你爱妃的屁股很丰满嘛,这么白艳,又圆又翘,弹性十足。”程宗扬笑着对李昂道:“这样的屁股特别适合让你老婆趴着,从后面干。”

“把屁股扒开。”

“很听话啊。”

“哇,这么嫩的屁眼儿!娘娘,陛下有没有搞过你的后庭?”

“没……没有……”

“简直是暴殄天物啊,有没有给陛下吹过箫?”

“没有……”

“真的吗?”

杨妃咬了咬牙,带着一丝怨意道:“圣上是守礼之人,非礼勿行……”

“上床还讲礼呢?什么狗屎君子,”程宗扬啐道:“伪君子!”

程宗扬张臂揽住杨妃,将她横抱在怀里,然后张口吻住她软糯的红唇。一边亲吻,一边把手伸到她腹下,玩弄她刚剃过毛的蜜穴。

杨妃仰着脸,雪白的玉体在他膝上不断扭动,带来柔软而又滑腻的触感。随着手指的拨弄,那双白美丰艳的大长腿并在一起,白嫩的足尖不时绷紧。

潘金莲扳住杨妃的双膝,往两边分开,眼含笑意地朝李昂望去,让他能看清自己的爱妃如何挺着蜜穴,被自己恨之欲死的仇人扪弄把玩。

李昂满眼的悲愤与不甘,但与她的目光一触,立刻收敛起来,畏缩地避开视线。

“妾似琵琶斜入抱,任君翻指弄宫商。”潘金莲轻笑道:“主子看,杨妃这身子像不像一只白玉琵琶?”

程宗扬笑道:“果然很像。来,再亲一个,这回来个法式的。”

程宗扬与怀中的美妇唇齿相接,恣意亲吻着她的红唇香舌。良久松开嘴,杨妃桃腮一片潮红,下面的嫩穴更是被摸弄得淫液四溢,手脚发软。

程宗扬在她唇角舔了舔,“技巧很生疏啊。是不是没怎么接过吻?”

杨妃含羞道:“是……”

“占着茅坑不拉屎,浪费!”

程宗扬将杨妃丢到御榻上,然后拉开衣物,露出一根怒胀的阳物。

杨妃美目一下瞪得浑圆,连呼吸都不由顿住。

“别担心。”潘金莲柔声道:“等服侍过主子,你便知道,自己以往的年华尽皆虚度。”

潘金莲说着,拿起她的手指放到腹下,分开淫穴。

那根粗壮的阳具微微一沉,顶住湿腻的穴口。

一股滚烫的触感传来,杨妃身子一颤,接着穴口便被撑开。

“天啊……哦!”

杨妃惊呼声中,那只娇艳的嫩穴已经被阳具侵入。

火热而又坚硬的肉棒带着强大的力道贯入体内,自己娇嫩的小穴在它的重压下柔弱无比,蜜腔内的腻肉在龟头的挤压下战栗着分开,只一下,就塞满了她的蜜腔,捅入自己从未被人碰触过的蜜穴最深处。

“里面可真够紧的。他不会连这儿都没用过吧?”

杨妃带着哭腔道:“用过的……快拔出来……插得太深了……啊!”

程宗扬挺了挺下身,“不是吧?好端端的二手货,怎么让他用出原封货的质感呢?这没开垦过的处女地,感觉有点多啊?”

“天啊……”

杨妃觉得自己的身体仿佛被穿透一样,那根阳具一直顶入到从未被进入过的蜜穴尽头,带着火热的触感撞到花心上。

一股从未有过的战栗感从体内传来,柔嫩的花心剧烈得收缩着,无法言喻的酥麻和痛意从蜜腔深处一波波地扩散开来。让她仿佛回到合卺之夜,自己被当时还是亲王的夫君开苞时的那一刻,只不过……

“我明白了!”程宗扬忽然道:“怪不得唐国宗室那么能生,偏偏到了这一位,还要琢磨立皇太子还是立皇太弟——陛下的性功能看来有问题啊!”

李昂闭着眼不忍去看自己爱妃被人淫辱的场面,听到这句话,脸色一下变得铁青,禁不住开口道:“胡——”

刚张口,李昂舌头不由僵住。

原本属于自己的御榻上,自己的爱妃赤裸着柔润的胴体,仰躺在那个男人身下,下身柔艳的蜜穴被一根粗大的肉棒贯入,穴口撑开到从未有过的尺寸。那根阳具进出的力道更是超乎自己的想像,就像一支无坚不摧的攻城槌,凶猛地撞击着自己爱妃的玉门。

爱妃丰腴的肉体在阳具的撞击下战栗不已,随着男人的挺弄,她鬟侧的金步摇撞在榻上,发出细碎的响声。那张自己心爱的美艳面孔上,写满令人哀怜的痛楚,杨妃珠泪纷纷,一边哭泣,一边娇啼着讨饶……

“哦,这该死的肥美和软腻!”

程宗扬用夸张的语调赞叹道:“贤妃娘娘这小穴又嫩又紧,阳具插在里面,就像被她的美穴吸住一样,干起来爽透了!”

李昂胸口一阵绞痛,喉头一口鲜血几乎喷了出来。

“皇上的爱妃,爽不爽?”

“哎呀……呀……求你轻些……”

“饶了我吧……下面……下面要被干坏了……”

杨妃哭叫哀求着,直到嫩穴的处女地被那根凶猛的肉棒彻底开垦,整个蜜腔都变成他的形状。

李昂一手掩着耳朵,另一只掌心有伤,只能用手臂抱着头,试图将爱妃的哭叫声挡在外面。

不知过了多久,哭声渐消,步摇的撞击声却越来越快,哀求声也变成了一声接一声的低叫。

李昂心丧若死,低着头默不作声。

程宗扬嗤笑一声,然后“叮”的一声,将一枚铜铢丢到李昂脚边,“钱货两清。你的爱妃往后就归我了。放心,这样美貌耐肏的是等尤物,我肯定不会像你一样,让她独自寂寞。少不得每天唤她暖床侍寝,肏弄取乐。”

潘金莲道:“主子只试用了艳奴一回,还没有射出来呢。”

“不着急。”程宗扬道:“我来长安城,本来是找人的,结果莫名其妙被刺杀三次,内宅女眷屡受惊吓不说,还死了一个奴婢,失踪了好几个。更可气的是这个狗屎皇帝居然没有立皇后,只有个充当六宫之主的贤妃。虽然这会儿干了她一回,但看陛下的模样,好像还没有以死洗耻的觉悟呢。”

李昂抱着头,把脸埋在膝间。

程宗扬冷笑道:“不想死也成,反正时间还长,不如让陛下看看,他最心爱的女人,是怎么像娼妓一样被我玩的。”

榻旁的美妃发出一声娇啼,被他按到腿间,髻上一支金步摇滑落下来,掉在藤席上。

◇    ◇    ◇宣平坊西门人声鼎沸。此时坊内还汇集着数百名大慈恩寺的僧人,但窥基大师弃佛之后不知所踪,他在寺中的嫡系亲信,那些随行的巡行僧又死亡殆尽,剩下这些僧人全无组织,甚至连发生了什么事都不甚清楚,只是乍然听闻窥基大师出事,凭着一腔血勇之气,呼朋引类,一同前来诛妖。

结果妖还没诛,反倒给佛门引来一场大祸。

天知道早就迁完搬空的法云尼寺,怎么会出在众目睽睽之下,上演了一场教课书般的抢劫案。一个不成器的小胖子,靠着一把小刀,就吓得两个守法的良民不敢近前,当着数千人的面,带着抢来的钱铢扬长而去。

虽然有脑筋清楚的,知道法云尼寺已经是那位佛门公敌的产业,此事必定有诈!但光他们知道有个屁用,当初大慈恩寺为了颜面,从来没提过将法云尼寺赔给程侯的事,眼下再说已经来不及了。

这场当众上演的抢劫案效果立竿见影。如今所有人都知道,长安城内已经没了王法,全凭拳头刀枪说话。敢下手的立马能捞一票,不敢下手的,别被人抢了就是好的。正应了那句俗语: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

而且那个该死的小胖子还现身说法,指了条明路——抢寺庙,谁让佛门有钱呢?

那些僧人中有明白的,这会儿也不淡定了。外人可能不知道,诸寺的僧人谁不知道?长安十方丛林的高僧大德,如今全在大慈恩寺!

这里头一半是窥基召集,作为诛杀程贼的后手。谁知被释特昧普釜底抽薪,关键时刻反戈一击,反倒成了窥基弃佛的见证。窥基弃佛之后,不仅这些高僧跟着蕃密法王释特昧普前往大慈恩寺,其余诸寺的主持、方丈闻讯也纷纷赶来。

一来三车法师弃佛入魔,动静实在太大;二来大慈恩寺作为唐国诸寺之首,财雄势厚,无论被谁收入囊中,都知以牵动每位佛门高僧的神经。

结果就是,长安各寺高僧尽出,留下的寺庙成为恶徒们眼中最肥美的目标。

等各寺高僧得知本寺被抢,再纷纷赶回救火,事态已经无法收拾。

唯独大慈恩寺的僧人仍在宣平坊逗留不去,只是没有威望足够的僧人领头,这些僧人行事全无章法,空有一身修为,但除了喊喊“佛法无边”之类的口号,也折腾不出什么浪花。

毕竟他们要诛的佛门之敌是程贼,与拦路的六朝护卫打打杀杀,既不占理,也有违佛门的清规戒律。

光是动嘴皮子的事,程宅这帮护卫应付起来就轻松多了。敖润佣兵出身,那就是个大号无赖。他此时唯一的变化无非是身下多了一副单架,还是因为地上太凉,悄悄让人送来的。

这会儿老敖趴在单架上,不时病恹恹吐上一口血,看着就像随时会挂一样,让人禁不住掬一把同情泪。

那些僧人进退不得,喊了半天口号,嗓子也疲了,无奈之下,不知谁呼喊一声,要以佛法感化拦路的众人,于是纷纷盘膝而坐,口诵经文。

“改静坐了?”吕奉先眨巴着眼,他少年心性,每天精力多得过盛,分外不理解这些和尚的举动。

张恽小心道:“莫非是要用什么神通?”

“对哦!”吕奉先一擂掌心,又好奇地问道:“会是什么神通?”

“用咒术把咱们都给咒死?”袁天罡闲着没事,也拽着独孤谓加入扯淡。

吕奉先扛上银戟,“我这就去把他们嘴打歪!”

独孤谓连忙劝阻,“不可!”

袁天罡拽了独孤谓一把,竖起大拇指,沉声道:“漂亮!”

正在瞎扯,一个人影猿猴般翻墙而入,赤脚铁枪,正是王彦章。

“彦子!这边。”南霁云接上他,匆匆带至书房。

贾文和负手望着窗外,良久道:“卫公是这么说的?”

“是。”王彦章道:“卫公说,那些寺庙敛财无度,贪心不足,让他们乱乱也好。”

“请回卫公,贾某知道了。”贾文和从容道:“必定让卫公满意。”

◇    ◇    ◇皇图天策府。

李药师拈着一枚棋子,轻轻敲着棋盘,沉吟不决。

“别敲了,听着头痛。”

“你也别转了。那俩铁球嘎嘎直响,吵得我睾丸都在颤。”

李辅国收起铁球,满脸无奈地说道:“故意气我呢?我没有怎么了?咱们说好的,这局你要是再输,可得放我走。”

李药师点了点头,然后把棋子投入盒中,“来人,封盘。”

李辅国气了个倒仰,“不带这样的啊,我都跟你下了一天一宿的棋了。你是打算就这么把我耗在这儿?”

“郡王莫急,此局胜负尚早。”李药师一言而决,“先吃饭。”

“得,你们天策府那饭食我可不敢恭维,还是让孩儿们送些宵夜来吧。”

李辅国在一名内侍搀扶下站起身,一边握拳捶着后腰,一边道:“外头已经乱了,城中的寺庙除了独占一坊的大兴善寺,其他可都招了贼。”

“一饮一啄,皆由天命。这是佛门命里当有此劫。”

“擒虎容易纵虎难。乱局一起,遭劫的可就不光是佛门诸寺了。”

“有王爷坐镇,局势再坏,又能坏到哪儿去?”

“你啊,口不对心。”

“王爷的六道神目,对某无用。”

“你这脸上都写着呢,我用得着费那劲吗?”

李辅国把身边的内侍打发出去,然后叹道:“你是逼我开口啊。”

李药师单刀直入,“王爷属意哪位?”

“老奴只是皇室的奴才,这种事哪儿有奴才说话的份儿?自然是请太皇太后作主。”

李药师点了点头,“原来如此。”

李辅国叹道:“若非如此,又何必让小田去死一死呢?他私心虽大,在政务上还是个能干的。小仇、小鱼他们都差得远。”

“王爷的私心也不小。”

李辅国叹道:“我老喽,只求个善终罢了。”

“王爷对琉璃天珠的兴趣,可不像要是服老。”

“尽人事,听天命。天若许我夺舍重生,老夫自不肯错过机缘。”

“夺舍……武穆王昔日的戏言,没想到王爷竟然信了个十足。”

“天日昭昭,安能不信?”李辅国走到窗边,望着外面道:“人活一世,草木一秋。谁不想跟那位一样,重活一遍呢?”

“即便是乱世?”

“即使是乱世!”

上一章: 第二十二集 生死荣辱 第六章 荣华一文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二十二集 生死荣辱 第八章 替姑先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