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体育修真军事历史幻想悬疑武侠游戏灵异玄幻科幻言情都市完本更新

第二十二集 生死荣辱 第四章 蓬莱秘阁

弄玉&龙琁
上一章: 第二十二集 生死荣辱 第三章 单传独苗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二十二集 生死荣辱 第五章 恶奴劣主

程宗扬拿出仇士良给的那面令牌,守在十六王宅外面的神策军立刻放行。

这会儿已近申时,往日笙歌不绝的十六王宅此时冷清之极,家家阖门闭户,不闻声息,街上行人绝迹,宛如空坊。

郑宾驾车来到镇国大长公主府前,任宏下去叩门。

门环一响,只听里面“嗡”的一片声响,仿佛上万只苍蝇腾空而起。

门内一声娇叱,“都给我闭嘴!”然后喝道:“开门!”

片刻后,大门打开,只见杨玉环一身金灿灿的明光铠,策马立在庭前,右手执着那柄可以斩马的水果刀,左手挽着一面重盾,身背雕弓,腰挎箭囊。红颜烈马,犹如准备出门打猎的女武神一般。

在她身后,数十位亲王郡王密密麻麻围成一个半圆,支系越近,身份越是贵重,脸色越是惨白。

等看清来客,众人齐齐松了口气,庭中又是“嗡”的一阵声响。

杨玉环翻了个白眼,没好气地说道:“你来干嘛?专门来吓人的?”

“我那边遇袭了,来看看你。”程宗扬打了个招呼,“大伙儿都在呢?”

绛王李悟、安王李溶、江王李炎等一众亲王勉强堆笑,“在呢,在呢。”

倒是陈王李成美还在状况外,扬着脖子道:“程侯叔,外面出了什么事?怎么来了好多兵?还有,你那马呢?”

“什么程侯叔?”抚王李纮喝斥道:“有你这么称呼的吗?要叫叔爷!”

说着李纮堆起笑脸,“贤侄啊,家里还好吧?怎么遇袭了?哎呦喂,谁干的啊?缺了大德这是!”

李纮一边说,一边痛心地直拍大腿。被这位辈分最高的祖爷爷一提醒,众人这才回过神来,纷纷表示关心,声称谁敢招惹程侯,那就是招惹在场的所有李家爷儿们,大伙儿跟他没完!

程宗扬笑了笑,“李昂。”

庭中瞬间鸦雀无声,地上掉根针都能听见那种。

半晌,杨玉环笑了起来,“他啊,真好,他还要把我削了发送到庙里呢。”

后面诸位亲王全成了锯嘴葫芦,一声不吭。

“方才王叔说得好,这是缺了大德了。”杨玉环缓缓吐出几个字,“这叫君上失德。”

杨玉环回过头,“王叔,你说对不对?”

李纮上前一步,沉声道:“方才的话是我说的,我认!但必须要说明!我坚决不同意我说的每一个字——我一早就喝高了都!”

杨玉环恼道:“没种!”

李纮头一低,钻进人群,一张老脸掉在地上摔成八瓣也顾不得了。

绛王李悟左右看了看,没等这位阿姊开口,就跟着一头钻进人群,躲得远远的。

李纮还好,辈分高,支系远,尊贵是够尊贵,但皇位怎么也轮不到他头上,真嘴瓢几句,也不至于被立马拉出去杀头。

倒是李悟,身为唐皇李昂的亲叔父,又是太皇太后的嫡出,离皇位最近的人选,当初李昂继位,他就差点儿死一回。

李炎倒是不失豪气,还顶得住,开口道:“程侯,家兄可还好?”

“好得很。依然是他的圣主明君。”

李炎抿了抿嘴,不再言语。

安王李溶有点儿结巴地说道:“会……会不会是皇兄身边小人作祟?窥……窥基大师在宫里吗?”

“窥基大师行刺本侯未遂,已经背弃佛门,堕入魔道。”

庭中又是“嗡嗡”一片声响,谁都不敢相信,这么一个高僧竟然弃佛了?

杨玉环双目异彩连现,忽然喝道:“退开!”

说着她从马上俯身,劈手揪住程宗扬的衣领,“快!跟我到屋里仔细说说!窥基那秃驴怎么完犊子的?让本公主乐乐!”

◇    ◇    ◇杨玉环娥眉紧锁,忧心忡忡地说道:“这么说来,你又受了重伤?还是老样子,丹田的内伤?”

程宗扬没想到她听完经过,一不追问李昂,二不过问窥基,反而对自己伤势念兹在兹,关心不已,不由心头微荡,一边拿起茶水润喉,一边满脸沉重地点了点头。

“外伤一点儿没有,净是要命的内伤……”杨玉环打量着他,满腹疑虑地沉吟道:“你不会是故意装惨来骗炮的吧?”

程宗扬当场一口水喷了出来,“你脑洞再大也该有个限度啊!”

杨玉环双手抱在胸前,冷笑道:“要不然你巴巴地跑我这儿干嘛?不就是算计我的处女吗?窥基前脚入魔,你后脚就过来收账了?可以哈,这小算盘打得挺精啊,还扯个受伤的理由——”

“用得着吗?”杨玉环鄙夷地说道:“怕我处女过期了还是怎么着?堂堂大老爷们儿,连卖惨都用上了?”

程宗扬气得差点儿吐血,“我都还没想起这茬儿的事呢,你就抢着跟我耍上无赖了?”

“哎哟!谁耍无赖了?你血口喷人!当初咱们怎么说的?只要你杀了窥基,我躺平,你随意——窥基死了吗?”

“死了!”

“呸!”

杨玉环大度地摆了摆手,“好了好了,本公主知道你的心思。按道理说呢,买卖不成仁义在,大伙儿都友谊这么多天了,你受了伤,找上门来,我怎么都该帮你一把对吧?”

“你是不是想让我夸你懂事?”

“道理我都懂,可我呢,”杨玉环握拳放在唇边,咳嗽了一声,顾左右而言道:“这会儿不方便。”

“你有什么不方便的?”

“天冷,不想脱裤子。”

“……这是什么见鬼的理由?”

“好了好了,就当我欠你一次!”

“这种事儿还带欠的?”

“买一送二!”杨玉环爽利地说道:“前面、后面、上面全都给你!让你三穴齐开,一回玩个爽!”

程宗扬油然生出一种捂脸的冲动。

这处女也太荤了……

说实在的,自己来时真没想过什么躺平、讨账的事,主要还是关心杨妞儿的安危,顺便把唐皇失德的事宣扬出去。

但杨妞儿的脑回路天知道怎么长的,直接就拐到了讨账上。

骗炮……亏她想得出来!

看着杨妞儿放完骚话,又陷入发怔,程宗扬伸手在她面前晃了晃,“喂,想什么呢?”

正在沉思的杨玉环回过神来,“我在想,仇士良死了四个儿子,还有一个伤了子孙根……”

程宗扬点了点头,“我没想到他竟然能那么冷静,行事有章有法。”

“冷静?他是在你面前冷静,背地里不知道有多疯呢!”杨玉环道:“那帮太监,有一个算一个,全是变态。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他们干不出来的!”

程宗扬皱眉道:“你想说什么?”

杨玉环挥手撤去禁音符,然后扬声道:“潘姐姐。”

潘金莲闪身进来,与程宗扬平静地对视一眼,装不熟。

“白小——仙子。”

白霓裳板着脸进来,先瞪了杨玉环一眼,然后对着程宗扬鼓起嘴巴。

杨玉环假装没看见,径自道:“白仙子,你去一趟曲江苑的太真观,看几位太后还在不在。”

“什么太后?”

“长生殿那位萧太后。李昂的生母。”

白霓裳气鼓鼓道:“为什么我去?”

“让你去你就去!”不等白霓裳发飙,杨玉环便紧接着说道:“程侯爷受了重伤,万一看见你这狐狸精,一个按捺不住,欲火上头,嗝屁了怎么办?”

“啊?你受伤了?”

白霓裳刚要靠近,杨玉环便扬起袖子,遮在程宗扬脸上,“程侯受的伤要远离女色,你别过来啊。”

白霓裳恼道:“你不是女的?”

“我是处女!”

“你少胡搅蛮缠!”

“好吧好吧,不逗你了。”杨玉环反手扣在程宗扬喉咙上,“你敢靠近,我立马掐死他!”

“你——”

“赶紧去!”

白霓裳顿足道:“程郎!”

“适可而止啊!”程宗扬叫道:“办正事呢,别闹好不好!”

杨玉环对白霓裳道:“听到了吗?他让你别闹!”

程宗扬无奈道:“小白,你先去,等我养好伤,咱们一块儿收拾她!”

杨玉环一点不怵,“行啊,我等着你们。潘姐姐,劳驾你去一趟公主府,看看安乐那丫头在不在。若是还在府里,就把她带过来。”

“好。”潘金莲平静应下。

潘金莲扯了一把白霓裳的衣袖,两人并肩离开。

“哼哼,跟我斗!”杨玉环叉着腰叫嚣道:“等我入门,就给你的小白发个猴,打发她到西天取经去,取不回真经,就不许她回来!”

“等等,你还打算入门?”

“什么意思?”杨玉环惊道:“难道你要白嫖?”

程宗扬一手捂脸,一手胡乱摇了摇,“算了,当我没说。”

杨玉环正色道:“李昂整天作死,这回死到临头了。只怕这几天宫里就会有大变。”

“弑君?”

“难说。”

程宗扬皱眉道:“你不会还想救他吧?”

“我又不是神仙。何况他走到这步田地,便是神仙也难救。”

杨玉环抄起一根马鞭,排闼出门,立在阶上喝道:“所有单字封号的都给我过来!麻利的!点名了!”

得知宫中事变,宗室诸王早就跟归巢的小鸡一样,飞快奔进镇国大长公主府中寻求庇护,这时闻声而动,不到三息,便乌泱乌泱站了一片。

“一五、一十、十五、二十……”杨玉环立在阶上挨个数人头,一遍数完,玉脸立刻蒙上一层寒霜,“不对!怎么少了一个!”

“都给我站好了!不许乱动!再漏了谁,我把他扔到塞外吃沙子去!”

“三十五、三十六、三十七、三十……”杨玉环神情愈发凝重,“三十八个亲王,怎么还少了一个?”

诸王面面相觑,过了一会儿有人道:“都在啊,谁漏了?”

“没有吧?全都在啊。”

过了半晌,安王李溶忽然举起手,“姑姑!”

“说!”

李溶道:“少了十三叔。”

“光王李怡?”

众人恍然大悟,“有日子没见光叔了。”

“上回堕马就没见回来。”

“我说上元夜,他府里怎么关着门呢,连灯都没点。”

杨玉环险些气死,“光王失踪这么久,你们就没登门问候一声?”

众人小声道:“大过年的,事儿忙……”

“姑姑莫恼,”李溶陪笑道:“侄儿这会儿就去十三叔府上问问。”

“不用了!”

杨玉环知道李怡躲在娑梵寺,因为没找出当日踹他堕马的凶手,一时不敢回来,没好气地说道:“就你们这些个吧,都给我听仔细了。”

杨玉环用马鞭敲了敲门板。

“第一,内侍省若有人来找,不管他们说得再天花乱坠,你们也别信!”

“第二,不管他们说得再吓人,你们都别怕!”

“第三,不管谁叫你们入宫,你们都别去!天大的事有我顶着!让他们来找我说话,记住没有!”

众亲王齐声道:“记住了!”

“成美!”

陈王李成美连忙上前,“哎,姑奶奶。”

“尤其是你。就待在我院里,没事不许出门。小心被人掳走。”

“要待多久啊?”李成美眼巴巴道:“我第十五房小妾又快生了。”

杨玉环扶住额头,咬牙道:“你照着娃会叫爹那么等!”

自从太宗李建成在玄武门外射杀其弟李元吉,逼高祖逊位,成就帝业,算是给唐国起了个坏头,唐国几乎每回皇位更易,都伴随着血雨腥风,拿几个亲王祭天属于正常操作。众人都晓得厉害,当即老实应下。

“我和程侯一起去天策府,你们把门关死,谁叫都不许开门!”

众人纷纷应许,都表示自己今天就改属兔了,有一个算一个,全是小兔子乖乖,姑奶奶没回来,他们打死也不开门。

出了大门,程宗扬才道:“去天策府?”

“骗他们的。”杨玉环道:“卫公那边传话过来。李辅国他们两个下了一宿的棋,李博陆输得上火了,拽着卫公不肯走。”

“卫公说的?”

“怎么了?”

“我怎么觉得是卫公输得上火,拉着李辅国不让走呢?”

杨玉环往掌心擂了一拳,“真相了!”

“不去天策府,你要去哪儿?”

“入宫。我要去见李昂。”杨玉环道:“姑侄一场,不见他一面,我总是不甘心。”

“宫里头戒备森严,而且大明宫那么大,谁知道李昂在哪儿?”

“他们若是囚禁李昂,只有一个地方。”杨玉环道:“放心吧,宫里的路我熟,只要入宫,不惊动旁人就能找到他。”

程宗扬这才明白过来,“原来你看中我手里的令牌了?早说啊!”

“怎么?你不想去?”

“去!”程宗扬毫不犹豫地说道:“不见见他,我也不甘心!”

程宗扬叮嘱任宏等人与徐君房一道回宣平坊,然后翻身上马,与杨玉环并辔而行。

安乐公主的宅邸就在附近,两人刚到坊门,便遇见潘金莲折回。

“一刻钟前,安乐公主接到太后的口谕,已经入宫了。”

杨玉环红唇抿起,催促道:“快走!”

十六王宅紧邻大明宫东侧,与宫禁仅一街之隔。但此时宫门戒备森严,为避人耳目,三人没有直接入宫,而是先向东,自通化门出城。再折而向北,从城外绕到大明宫最北面的银汉门。

此时已经有确凿消息,乱党主谋宰相李训、舒元舆、御史中丞李孝本等人均已逃出长安。一路上神策军的精骑络绎不绝,寻找这帮逃亡乱党的踪迹。

两女披着斗篷,戴着面纱掩饰身份,程宗扬手持令牌,遇到盘查的,略一出示便畅行无阻。

银汉门外同样驻守着一队神策军,不过进入宫门,防守明显松懈了许多。

大明宫面积广阔,一众内侍的防御重心都在南边靠近外朝的各处宫殿,北边一带,连人影都没几个。

靠着仇士良亲手所赠的令牌,三人无惊无险地进了大明宫,然后弃马步行。杨玉环说的路熟不是瞎吹,她放开大路,沿着小路东绕西拐,不多时就来到一处由宫殿改建的寺庙前。

若是徐君房和袁天罡在此,肯定不陌生,但程宗扬第一次来,看了一眼便不禁皱眉,“这地方怎么鬼气森森的?”

“这是护国天王寺,宫里死人,都在这里做的法事。”

程宗扬明白过来,合着这就是徐大忽悠和袁大忽悠给王守澄那死鬼做法事的地方?

暮色渐深,阴风四起。程宗扬不愿多待,正要加快脚步离开,忽然听见一阵“嘎吱吱”的响声。

他猛然回过头,只见寺庙廊下放着一口棺材,沉重的棺盖缓缓开启,一个黑影从棺内坐了起来。

诈尸!

程宗扬头皮一阵发麻,说见鬼可真就见鬼了!宫里这地面太邪了……

虽然汗毛直竖,程宗扬还是壮起胆子,挡在两女身前,厉声喝道:“什么东西!”

那恶鬼听到人声,非但不惧,反而跳起身,跌跌撞撞朝众人奔来,带着哭腔叫道:“东家!”

程宗扬刀都拔出半截,听到声音才辨出来人,讶道:“你是……罗令?干!你怎么在这儿?”

罗令虽然机灵,到底是个少年,斗然被扔到宫里,人生地不熟,又在停灵的空寺里担惊受怕了两天,这会儿见到东家,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小的……没撵上东家的车……”

程宗扬一阵惭愧,这闹的什么事?自己光顾着赶路,把人家一个半大孩子给落到宫里了。

“没事儿就好——你怎么在棺材里?”

罗立哭道:“东家那狗领我来的,白天怕被人撞见,就在空棺材里头躲着,夜里才敢出来。”

“……你胆子还挺大的。没吃没喝的,这两天怎么熬过来的?”

“有吃的,”罗立赶紧拿出金盘,“东家那狗肚子里好多吃的。”

这还是自己剩的吧?程宗扬无语地摸了摸他的脑袋,“辛苦你了。那小……狗呢?”

“跑外面了。”罗令摊开手掌,露出一个棋子大小的金属块,“它给我的,用这个能找到它。”

程宗扬接过来随手一按,那块棋子状的物体后壳弹开,仿佛一只金龟子,轻盈地飞了起来,悬浮在空中。

杨玉环一把捞到手里,“这是紫妹妹养的飞虫?好精巧!潘姐姐你瞧,内翅是用金箔做的,好薄……”

看着不住抹泪的罗令,程宗扬有些犹豫,“我要去办点事,你是在这里等,还是跟着我?”

罗令想都不想,“我跟着东家!”

这小厮没有修为在身,但人够机敏,又早早换了一身内侍的服色,带上他虽然辛苦了些,可是——自己把人家丢在宫里两天,这会儿再把人扔下也太说不过去。

“那你跟着我,”程宗扬提醒道:“遇到事机灵些,先保护好自己。”

罗令破涕为笑,“小的明白!东家。”

杨玉环拿着机械飞虫玩得不亦乐乎,“要不要去找你那狗?”

程宗扬不知道小贱狗溜宫里干嘛来了,有心想找,又怕误了正事。

“别玩坏了。”他抢过飞虫收到怀里,“先去见李昂。”

杨玉环翻了个白眼,“小气鬼!”

护国天王寺地势高耸,往南地势渐低,下方一片浩瀚的水面,东西横亘,宽约数里,在朦胧的夜色下泛着银光。湖中罗列着数处岛屿,中间最大的一座奇峰突起,状如仙山,上面建着一座高阁。

“呶,那就是太液池。”杨玉环道:“中间的岛屿是蓬莱山,上面那座殿宇是蓬莱秘阁,要想关人,没有比这儿更合适的了。”

程宗扬往四周看了一遍,“船在哪儿?”

“用船会被人看见,游过去。”

看着水上漂浮的碎冰,程宗扬吸了口凉气,“不是吧?”

“没事儿,我带了水靠!”

杨玉环拿出一套黑色的防水皮衣,盘好长发,当场换上。

程宗扬憋了半晌,见她自顾自穿戴停当,忍不住问道:“你就带了一套?”

“周到吧?走了!”

“等等!我还带着伤呢,这么游过去,会没命吧?”

“男子汉大丈夫,这么婆婆妈妈的!走!”

杨玉环拉起他,不由分说地跃到水中。

“我干!”

被冰水一激,丹田内散乱的气息险些暴走,程宗扬急忙收敛真气,顾不上开口,就那么被杨玉环拖着,箭矢般往湖中的蓬莱仙山游去。

潘金莲无奈,只好对罗令道:“抱着腿,别乱动。”

罗令连忙蹲下来抱住双腿,低头收肩,身子团成球形。潘金莲一手挽住他的衣带,飞身掠入湖中。

罗令先是一惊,然后发现自己已经置身湖中,衣上却没有沾水。那个仙子般的女子半身没入水中,一手将自己托起,仿佛滑行般掠过水面。

至于东家,可就没这么好运了,他被那位身姿丰秾的公主拽住衣领,只剩一颗脑袋露在水面上,下巴不时撞上浮冰。

罗令屏住呼吸,一动也不敢动。一盏茶工夫后,那仙子已经横渡湖水,轻轻一抛,将他掷到岸边。

那位白衣仙子踏上岸,衣裙升起一片氤氲的水雾,刚走数步,身上的水迹便蒸发殆尽,宛如神仙手段。

另一边,那位公主上岸,抬手身上打了道符,黑色的水靠仿佛被无形的手掌抹过一般,水痕尽消,行事果然周全。

最惨的只有自己那位东家,落汤鸡一样爬上岸,冻得脸色铁青,“你居然还带着避水符?给我拿过来!”

“没了。”杨玉环解下水靠卷好,从头到脚没有沾到一滴水。

程宗扬不由分说,一把将杨玉环搂在怀里。

“你作甚!”

“让我暖暖!”

“找死啊!”

“啊嚏!”程宗扬抱得更紧了些,“死也要拖着你!”

“好了好了!”杨玉环赶紧拿出一张避水符,打在程宗扬身上。

程宗扬浑身已经湿透,一道避水符只是聊胜于无,符力扫过,身上的衣物像被拧了一把一样,仍是湿漉漉的,寒意直透骨髓。

最后还是潘金莲拿出随身带的药酒,喂他喝了两口,才回过劲来。

众人折腾半晌,天色已近暮时,忽然对面岸边一艘楼船远远离开码头,朝蓬莱仙山驶来。

杨玉环没再胡闹,迅速带着三人来到阁后,赶在楼船抵岸之前,从一处隐蔽的角落潜入阁内。

在岸上远眺时,程宗扬只觉这岛屿并不甚大,山也不甚高,所谓的秘阁也只是大了些,看起来不过平常。此时进入阁中,程宗扬才愕然发现,这秘阁何止是大!简直是自己此生见过最宏伟的建筑!

整座秘阁呈圆形,高大的阁壁只有一层,但内侧建有回廊,无数巨柱上下相接,支撑起整座建筑。从下望去,环形的长廊一圈一圈往上延伸,直到最顶端的拱形穹顶,构成一个异常庞大的空间。

阁内不是通常所见的漫地金砖,而是将一座完整的山峰笼罩在内!山峰下用人工挖掘出河流湖泊,清山秀水,古树奇花,一阁之内,竟然别有洞天。

远远望去,一座通体用檀木制成的双层精舍坐落在山峰之上,雕梁画栋,飞檐斗拱,但周围无路可通,就像被凭空放置在峰顶一样,堪称鬼斧神工。

“这蓬莱秘阁是仿照蓬莱仙境所建,顶上的精阁要用吊桥方可通行。”杨玉环道:“李昂肯定被关在里面。”

“吊桥在哪儿?”

“用什么吊桥啊?本公主从小爬熟的,跟我来!”

杨玉环领着三人来到峰后,往上攀去。

山峰是用土石堆成,高五六丈——这个高度并不算太夸张,但考虑到整个山峰都在一座楼阁内,就实在太惊人了。程宗扬真是心服口服,堆石成山,掘土成湖自己见得多了,但堆完假山之后,再起一座大殿将假山整个罩起来,生生营造出一方天地,恐怕只有大唐才干得出来,自己是真没见过。

可以想像,唐皇昔日泛舟峰下,游览山色,宴饮行乐的奢靡享受。而这一切足不出户就可以做到,无论阴晴雨雪,都不耽误唐皇游山玩水的兴致,甚至昼夜更替也不在话下。环形的长廊散布着无数灯火,模仿出夜空中繁星,穹顶下方还有两个巨大的金盆和银盆,用铁链绞在空中,里面盛满灯油,一旦点燃,如同日月行空,光被万丈。

太奢侈了……

阁内寂无人声,连灯火也没有几盏,只在阁门外点了十几盏灯,隐约有人把守。这样的距离,别说众人攀爬的动静,就是大声叫喊都未必能听到。

山峰四面怪石嶙峋,模拟出仙山的飘渺之态。平心而论,除了要小心石上的青苔,这座假山并不难爬,难怪杨玉环说她小时候就爬熟的。不过堂堂皇帝,肯定不能这么爬。只不知吊桥在哪儿……

四人刚爬到峰顶,远处的阁门忽然打开,外面看守的内侍提着灯笼,将一行人引进阁内。

片刻后,有人扳动绞盘,随着“轧轧”声响,一道十余丈长的吊桥从对面阁壁上倾斜过来,桥端正好搭在峰顶精舍的台阶前。

一行人沿着吊桥往精舍行来,为首的正是神情阴鸷的仇士良,旁边一个,却是神态恭谨的鱼弘志,另外两名身着朱袍的官员,一时辨不出面貌。

走到精舍前,仇士良一拂衣袍,尖声道:“老奴叩见圣上。”

他略微弯了弯了膝,做了个样子,不等里面回应,便一把推开阁门,一手扶着腰带,气势汹汹地踏进精舍。

上一章: 第二十二集 生死荣辱 第三章 单传独苗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二十二集 生死荣辱 第五章 恶奴劣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