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体育修真军事历史幻想悬疑武侠游戏灵异玄幻科幻言情都市完本更新

第二十二集 生死荣辱 第二章 两头卧龙

弄玉&龙琁
上一章: 第二十二集 生死荣辱 第一章 喋血玉廷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二十二集 生死荣辱 第三章 单传独苗

王璠府上大门紧闭,一帮江湖人立在墙头,执弓佩刀,戒备森严。

“杀!使劲杀!”柴永剑咬牙切齿地说道:“杀他个血流成河才好!”

那队神策军赶到门前,并没有如柴大宗主的愿,挥兵攻打,而是从中驰出一名白衣内侍,尖声叫道:“王节度使!王涯、舒元舆等人谋反,已被捉拿入狱!如今朝廷宰执之位空缺,奴才奉皇上口谕,请王节度使立刻前往含元殿,宣麻拜相!”

几名江湖汉子从墙头跳下,入内禀告主人。

王璠满心犹疑,诛宦之事自己也是参与者,但在含元殿上,自己终于还是没能横下心来,最后算是悬崖勒马。

可诛宦的事跟王涯有什么关系?

“好事啊!回头可得称相爷了!”

那些江湖人才不管他的犹豫,使劲儿催促他去接诏。毕竟刀枪无眼,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江湖人也不是疯子,谁肯平白去跟神策军玩命?

王璠心里嘀咕,难道是真的?自己真有机会当上宰相?

可万一是假的呢?

自己明明已经悬崖勒马了啊,顶多是知情不举……

王璠患得患失,心头乱纷纷理不清头绪。

外面的内侍重复了一遍口谕,又称皇上的近侍鱼弘志专门吩咐过,当初王璠向王守澄王枢密使举告宰相宋申锡等人谋反,替宦官们解决掉了一桩大麻烦,是大伙儿信得过的自己人。这次能出任宰相,也是因为鱼公公等人在皇上面前说了他不少好话。

那帮江湖人也频频催促道:“赶紧吧,可别让皇上久等了!”

“这么多人看着呢,怎么可能是假的?”

“可不是嘛,假传圣谕,他不要脑袋了?”

内外劝说下,王璠终于心动,命人开启中门,自己整理好衣冠,然后扶着腰带稳稳迈步,以继任宰相的气度前去受命。

刚到门外,那队神策军便一拥而上,将他围在中间。白衣内侍笑道:“恭喜王相爷!这回一步登天了,哈哈哈哈!”

那内侍虽然在笑,眼中却无半点喜意,倒像是在咬牙切齿一般。

王璠如堕冰窖,连忙回头去看,那帮自己花费重金召募的江湖人早已躲得远远的,投来的目光就像是不认识他一样。

“恭喜王相爷!”

“恭喜相爷!”

那些神策军士卒满是嘲讽地恭贺道:“相爷这回是升官、发财、死老婆,好事都赶一块了啊。”

一名士卒拍了拍他的脸,“相爷是不是高兴傻了啊?”

王璠怔在当场,然后痛哭失声。

“相爷,来吧。”

那内侍带着一丝狞笑抖开锁链,一端套在王璠颈中,另一端挂在马鞍上,然后扬鞭打马,牵着这位泪流不止的节度使,往西内苑而去。

“废物!废物!都是废物!”柴永剑骂声不绝。

忽然间黎锦香美目一闪,柴永剑顺着她的目光看去,顿时一个激灵。

“仇亢宗!”

街角处,一个年轻人正探头探脑往这边看,他穿着一袭半旧的布衣,但衣内鼓囊囊的,衣角卷起,露出里面上好的裘服。

眼看着神策军离开,那人缩回脑袋,小跑着钻进一间客栈。

“徐仙长!”仇亢宗奔进客栈,返身掩上门,急忙说道:“仙长果然神机妙算,刚才那些人都是鱼弘志那厮派来的。”

徐君房临窗而坐,神情淡然,一派仙风道骨。

仇亢宗有些后怕地说道:“鱼弘志跟我爹一向不对路,我刚才若是露面,是福是祸还两说呢。”

徐君房道:“公子是有福之人。”

“多亏了仙长指点,在下才逃过此劫。”仇亢宗满心感激地说着,然后道:“敢问仙长,不知家父吉凶如何?”

徐君房摇了摇手,“天机不可泄露。不过嘛,上元之夜,仇公公曾抽中过一支上上的仙签,此番当是有惊无险,别有鸿运也未可知。”

“多谢仙长!”仇亢宗放下心事,然后回过头,“还有高公公……”

高力士笑眯眯嘟起大红嘴唇,细声细气地说道:“咱家虽是伺候公主的,到底还是宦官。跟仇公公嘛,那都是亲亲的自家人儿。”

“多谢公公厚爱!仙长和公公的大恩大德,在下铭记五内,必有后报!”

“一家人不说两家话。老仇的儿子,那就是我的亲侄儿!”

“只可惜了我那几房妾室……”仇亢宗说着堕下泪来。

昨晚徐仙长入静时,突然感知天机,不顾泄漏天机可能带来的天谴,连夜带着高力士赶来示警,将自己劝到客栈暂住。

仇亢宗原本半信半疑,结果刚到客栈不久,自家的宅院突然失火,阖门老小竟无一人得脱,自己的姬妾童仆,连同家中多年积蓄的财物尽数化为乌有。

仇亢宗来不及伤心,便又听说宫中大乱,一群乱党在宫中大肆行凶,宣称要诛尽朝中宦官。

仇亢宗那是什么家世?哥哥、弟弟,连老爹全都是太监,就他自己一根传宗接代的独苗。要是宦官被杀光,他这千顷地里一根苗也活不了。

惊惧间又听说内侍已经召集神策军,出兵镇压乱党,双方在大明宫杀得人头滚滚。

仇亢宗心情忽惊忽忧,百般煎熬,时而痛心葬身火场的家人,时而担忧父亲兄弟在宫中的安危,时而又盼着父亲诛尽乱党,将自己救出生天。短短一个多时辰,如同过了十年,忧惧交加,悲欢不定,早已经方寸大乱。此时看着这位及时示警的徐仙长,真如救苦救难的神仙一样。

方才内侍领着神策军入坊,他想过去打探消息,徐仙长警告他,此事福祸难料,不宜轻动。

仇亢宗牢牢记在心里,只小心在旁探视。结果正如徐仙长所料,来的是鱼弘志的人。刚才自己若是露面,说不定他们起了歹心,随手把自己一杀,推到乱党身上。反正今日已经死这么多人,一条人命不过鸿毛般无足轻重。

仇亢宗打定主意,在见到父亲之前,自己就跟定了徐仙长,海枯石烂,寸步不离,全靠仙长庇护,才能逢凶化吉,遇难呈祥……

仇亢宗正在心里默念“神仙保佑”,忽然房门“呯”的一声巨响,被人大力撞碎,一个蒙面人飞身而入,刀光犹如匹练,劈向仇亢宗额头。

仇亢宗也是习过武的,可此时被这雷霆的一剑震慑,竟然来不及反应。

身边红影一闪,高力士双掌合拢,如同拍蝴蝶一样,将刀身挟在掌中,尖声道:“奴才挡住他!快走!”

徐仙长一把推开窗户,猎犬般敏捷地跳了出去。

仇亢宗怔了一下,急忙跟上。

窗后已经有蒙面人围拢过来,徐仙长头也不回地撒腿狂奔,到了巷口一个急转,瞬间消失。

仇亢宗紧跟着转过巷口,没看到徐仙长的身影,当时就慌了。他跑了几步,见不着徐仙长的影子,又想回头,后面那几名蒙面人已经紧逼过来,眼中凶光毕露,分明是冲着自己的小命来的。

仇亢宗在巷子里一通乱钻,一边跑一边苦苦寻找徐仙长的身影,结果人没找到,身后的杀手却越来越近。

仇亢宗住在本坊,好歹路熟,兜了一圈,又回到起初的巷口,可那位徐仙长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不见踪影。

那几名蒙面人已经近在咫尺,仇亢宗慌不择路之下,跳上巷边一只鸡笼,试图攀到墙上。谁知连日回暖,墙头积雪消融,土墙顶部被雪水泡软,非但没有借上力,反而抓了一手的湿泥,仰面摔倒地上。

一名蒙面人已经追至,挥刀砍下,仇亢宗怪叫着抡下衣袍,卷住刀锋,然后连滚带爬地避开,试图钻进旁边的巷子。

谁知迎面又有几人过来,当先一人挽着英雄髻,扎着英雄巾,虽然长着一张马脸,但下巴几乎抬到鼻尖上,气势极为不凡。旁边一名老者,生得獐头鼠目,神态肃然。

仇亢宗扑进巷口,还未爬起身,后面的蒙面人甩开卷在刀上的衣物,快步追来,然后对着他的脖颈一刀斩下。

听着颈后的风声,仇亢宗惊骇欲绝,恐惧地瞪大双眼,电光石火间,身后忽然传来一声高呼,“周少主,救命啊!”

竟然是自己苦寻不得的徐仙长!

仇亢宗如聆仙音,不知哪里来的力气,两手按在地上,猛然用力一撑,避开及颈的刀锋,接着臀后一痛。

周飞眉头紧锁,正仰着脸思考人生,闻声放低下巴,不由一怔,没想到会在此撞见太泉古阵的旧识。

紧接着那年轻人一声惨呼,却是被后面的蒙面人追上,一刀斩中屁股。

徐君房从鸡笼里钻了出来,大袖飘飘,全无半点颓然之色,扬声道:“仙缘难得!周少主!切莫错失天机!”

昔名博眉头一动,觉得此事并不简单,提醒道:“少主?”

周飞心下会意,挑起剑眉,厉声喝道:“住手!”

那蒙面人不理不顾,又是一刀斩下,刀锋直取仇亢宗背心。

“叮”的一声,刀锋斩在一根伸来的枪杆上。

周飞一手握着那杆大天龙大霸王之枪,横眉瞋目,凛然道:“朗朗乾坤,光天化日!当着我周飞的面行凶杀人,好大的胆子!”

“该死的!”那蒙面人捏着嗓子道:“他是仇士良的儿子!快杀了他!”

“人命关天!”周飞斩钉截铁地说道:“不管他是谁,我周飞决不允许有人当着我周飞的面滥杀无辜!”

那蒙面人心焦如焚,索性扯下蒙面的布巾,叫道:“你个蠢货!快动手!”

周飞一怔,那人面孔半生不熟,依稀是剑霄门的人……

周飞心头像被扎了一下一样,再想起那句“蠢货”,更是怒从心头起,恶从胆边生,长枪一翻,往他手腕挑去。

那人正挺刀再次斩下,长枪变招,他收势不住,合身往前扑去,脚下一个踉跄,正好将胸口送到枪锋上。

“噗”的一声,长枪入体,鲜血顺着枪锋上的血槽飙出。

周飞一脸懵懂,自己并没有准备痛下杀手,怎么这人就自己扑上来了?他怎么就不躲呢?

“你……你……”那人捂住胸口,刚张开嘴巴,一股鲜血便即涌了出来,喉中“咯咯”作响,最后颓然倒地。

周飞脑中“嗡”的一声,脑门渗出一层细汗,旁边的昔名博也不由得张大嘴巴,露出几枚残缺的牙齿。

另外几名蒙面人似乎被他气势所慑,慢慢向后退开,然后转身逃奔。

茫然间,巷口传来一声喝彩,徐君房伸出双手的大拇指,满脸佩服地说道:“周少主!真真是英雄了得!”

仇亢宗哭叫着爬上去,抱住徐君房的腿道:“救命啊……”

随后赶来的黎锦香微微松了口气,松开剑柄,然后深深看了周飞一眼,转身离开。

◇    ◇    ◇“方才那是什么妖怪?其状颇为骇人啊。”谢无奕一边用丝帕掩住口鼻,一边矜持地说道。

谢家这位大爷虽然身怯体弱,但风度还是有的。他与石超一道,在护卫重重保护之下过来见面,虽然对刚才那尊魔神心有余悸,好歹没有失态。

程宗扬道:“窥基的妖魔化身。”

“耶?大慈恩寺那位高僧入魔了吗?”

“他已经弃佛了。”

“可惜可惜。”谢无奕遗憾地说道:“三车法师虽是佛门弟子,但毫无佛门愚顽之辈的迂腐矫饰,不为清规戒律所拘,载妓讲经,诚为风流佳话,不意就此绝迹。”

程宗扬不由苦笑,这位谢大爷也是个风流人物,倒是与窥基惺惺相惜。

谢无奕道:“你脸色看着不大好啊。”

“受了点伤,歇歇就好了。”

“能歇过来?”

“一点小伤,都习惯了。”

“那行,你歇着吧,我回了。”

程宗扬不禁笑道:“你这也太爽利了吧?一句话就走?”

“我就是过来看看你。这不是看过了吗?”谢无奕道:“何必像俗人一样没话找话,嘘寒问暖呢?那不是给你添乱的吗?”

程宗扬道:“说得对。我也不硬撑着见客了,回头再聊吧。”

谢无奕飘然而来,洒然而去。程宗扬也没有再去见独孤郎等人,一手按着小腹,缓步回到内宅。

张恽目光躲躲闪闪,似乎有些惶恐。

丹田内痛意越来越剧烈,程宗扬也没有心情说什么。

走到廊下他才皱起眉,“怎么回事?”

楼上的回廊仿佛被一柄巨大无比的利刃斩中,屋檐裂开,回廊洞穿,能看到里面的卧房被摧毁大半,墙壁上血肉模糊,一片狼藉。

张恽道:“方才那魔物劈下一道血光,正好斩中内宅……”

程宗扬一颗心直沉下去,那间正是赵飞燕、赵合德姊妹俩的卧房。血光斩下时,如果她们当时正在房内……

“是谁受了伤?”

“没有,没有!”张恽赶紧解释道:“娘娘当时在下面,屋里没人。那血都是魔物斩下时溅的。”

程宗扬松了口气,又听张恽说道:“只是……娘娘受了些惊吓……”

程宗扬心又悬了起来,“严重吗?”

“只是……”

“只是什么!”

“只是……”张恽吞吞吐吐地说道:“娘娘腹里……有些不大妥当……”

◇    ◇    ◇赵飞燕卧在榻上,脸色苍白,白如脂玉的额头上隐隐沁出冷汗。寿奴等人在旁照料,小心翼翼地避免发出声音。

程宗扬握住她的玉手,只觉一片冰凉。

“怎么样?”

赵飞燕勉强展颜一笑,“还好……就是腹里坠坠的,有些作痛……”

说着,她美目含泪,泫然道:“对不起,是妾身太没用了。”

“别担心,必定不会有事的。”程宗扬劝慰道。

自己好不容易才有了子嗣,怎能不担心?他想摸摸赵飞燕的小腹,又怕惊动了胎气,想了想叫来张恽,“立刻去上清观,请燕仙师前来看看。”

张恽领命退下。

程宗扬握住赵飞燕的手掌,正待传一缕真气过去,可丹田微微一动,顿时闷哼一声,死死咬紧牙关。

可惜这口血呛得太急,虽然程宗扬咬牙忍住,血沫却从鼻孔里喷了出来。

赵飞燕大惊失色,抱着他道:“夫君!”说着又牵动胎气,颦眉痛叫。

周围的赵合德、孙寿、成光、尹馥兰,都跑了过来,却都束手无策。

程宗扬竭力咽下鲜血,然后直接拉起合德,嘶哑着嗓子道:“来。”

合德最是乖顺,一边不避血腥地吻住他,一边宽衣解带。

这边孙寿与成光帮主人除去衣物,尹馥兰俯身张口,吸吮住主人的阳物。

近日来主人屡屡重伤,这些紧急疗伤的路数,众女都是练熟的。

众人移到榻上,赵合德脱去衣物,除去鞋袜,娇躯一丝不挂,白羊般仰面躺好,双手分开羞处,露出娇滴滴的玉涡美穴。

程宗扬合身压下,阳物没入穴中。

“啊……”赵合德轻颤着低叫一声,一边温柔地挺起下体,用自己柔嫩的蜜穴抚慰夫君的肉棒。

身下的小美女身娇体柔,温如春水,尤其是那只玉涡美穴,软嫩柔腻,怒胀的阳物纳入其中,宛如沉浸在温柔乡里,将他体内撕裂的痛意一丝丝化去。

因为前戏未足,蜜穴中爱液尚少,阳物进入时难免滞涩。合德眉眼间露出破瓜般的羞痛,一边竭力挺动小穴迎合,好让夫君能在自己体内进得更深。

小美女雪白的玉腿向上跷起,被程宗扬压在肩下,嫩穴被阳具撑得圆张,肉棒上隆起的血管剧烈地跳动着,使得穴口红腻的蜜肉和穴上那只小巧的花蒂都为之震颤。

赵飞燕一手护着小腹,一边紧张地看着他们,等阳具完全没入蜜穴,才松了口气,望着自己的夫君和妹妹,眼中露出浓得化不开的柔情蜜意。

程宗扬双手撑在榻上,背脊满是冷汗。

将一名五级的龙宸女杀手采补一空,生死根中的阴寒死气已经化解不少。方才一战中,那些自爆的巡行僧真气极为精纯,虽然充斥着狂热偏执的负面情绪,但对于生死根被制的程宗扬来说,不啻于大补之物。

然而这一切在窥基的魔神化身出现后戛然而止,那尊魔身不但疯狂地吞噬血肉,连周边弥漫的死气也被吸走,甚至还散布出与尸傀相近的气息,使得程宗扬丹田内的生死根再次被封堵。

生死根转化效率一降再降,从三分之一掉到四分之一、五分之一,此时只剩一成。程宗扬怀疑,如果窥基不收走魔身,施法血遁,自己的生死根只怕又被彻底堵死。

好在还剩下一成的空间,给了自己留出转化的余地。有过尸傀诡异死气的经验,程宗扬没有像上一次那样手足无措,他一边在合德娇嫩的玉品鼎炉内抽送,一边缓缓催动丹田,将冰块般凝滞的死气逐渐炼化为真元。

一双白玉般的小腿贴在耳侧,随着合德轻柔的低叫,那双白嫩的纤足不时用力,脚趾并紧弯曲,宛如玉钩般吃痛得绷紧。

程宗扬握住那双玉足,放在自己颈侧。入手的软滑让他心头一阵荡漾,阳具愈发怒胀。腮旁刚冒出的胡茬扎在足背上,合德娇躯轻颤,蜜穴春水滋生,眼神愈发迷离,如水的美眸中泛起迷人的波光。

忽然蜜穴里轻轻一颤,柔腻的蜜肉一圈一圈收紧,穴口仿佛一张小嘴般含住阳物,肉棒根部传来娇腻的紧握感。与此同时,柔嫩的花心中透出丝丝清凉的气息,那种酥爽感,让程宗扬一直爽到后脑勺。

虽然满口的血腥气,程宗扬还是忍不住问道:“这是卓美人儿教你的吗?”

赵合德红着脸“嗯”了一声。

◇    ◇    ◇燕姣然收回手指,对赵飞燕柔声道:“无妨的,安心静养便是。”说着盈盈起身。

程宗扬笑道:“燕仙师说了无妨,你就别担忧了。毕竟是夫君我的龙种,哪儿就那么脆弱呢?对吧?”

程宗扬将赵飞燕的纤手放回被中,替她掖了掖被角,“放宽心,好好养着便是。”

程宗扬满面春风地出了门,脸色立刻垮了下来。

燕姣然立在廊角,望着被魔神摧毁的卧房,叹道:“窥基大师佛法精深,不意一念之差,竟堕魔道。阿弥陀佛。”

程宗扬讶道:“光明观堂竟然是佛门一脉?”

“非也。”燕姣然道:“敝门以医术济世,非佛非道,不拘一宗,若论其本来,更近于巫。”

“巫?”

“上古之时,医巫不分,原是一家。”

程宗扬来不及多想,便听燕姣然说道:“贵眷原本气血不足,胎失所养,兼且阴液亏虚,水不制火,有阴虚内热之症。如今突受惊吓,以至胞胎不固,隐隐有滑胎之兆。”

程宗扬心头发紧,“危险吗?”

“安危只在一线。”燕姣然望着他,“若想母子平安,还请贵眷远离房事,以免伤及胎气。”

程宗扬一阵尴尬,“我并没有……”

燕姣然道:“且须远离。”

程宗扬听懂了,意思是别说拉她助兴,就连她在旁看到,也可能因为色欲引起身体变化,影响胎气。

这事辩无可辩,程宗扬只好老实应道:“程某受教。”

“从现在起旬日之内,最是危险,若不小心,随时可能滑胎。一月之后若能平安,方可渡过此劫。”

“我记住了。”

燕姣然停顿了一下,又道:“修行之道,宜稳不宜急,当循正法而行,以免根基有损。”

程宗扬有些讪讪的,燕姣然多半是看出自己身体不妥,才出言劝谏。他有心问问这位医术超凡的仙师,自己丹田内那股寒意是怎么回事?但这样一来,自己最大的底牌,生死根的秘密不免要随之暴露。想到当初师帅慎重的告诫,程宗扬把这个念头压了下来。

他拱手道:“多谢燕仙师,程某受教了。”然后又问道:“惊理还好么?”

“还好。断腕处伤势已然平复,再静养两日便可回返。”

程宗扬松了口气,“那就好。咳,那个……若是不麻烦,多养几日也行。”

毕竟手都断了,三四天怎么够恢复的?

燕姣然莞尔一笑,“我那里倒没什么麻烦的,只是贵属挂念家宅,未必愿意久留。”

“我让人去跟她说,让她专心休养,不用急着回来。”

程宗扬命张恽送燕仙师回上清观,顺便给惊理传话,让她安心养伤。

燕姣然走后,程宗扬安慰了赵飞燕几句,然后试图入定修炼,可心头忧烦难解,丹田中那股阴寒的气息又不时隐隐作痛,再想到惊理断手,飞燕面临流产的危险……

程宗扬怒火难耐,“腾”地站起身来。这一切的罪魁祸首,都是李昂!

“来人!去看看宫里怎么样了!”

程宗扬恨声道:“干你娘的李昂!老子好端端的被你害成这样……”

上一章: 第二十二集 生死荣辱 第一章 喋血玉廷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二十二集 生死荣辱 第三章 单传独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