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体育修真军事历史幻想悬疑武侠游戏灵异玄幻科幻言情都市完本更新

第四百二十五章 白莲匪肆虐边城 少林僧道破迷津

hui329
上一章: 第四百二十四章 迷香馆大排筵席 烂柯山倾吐心曲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四百二十六章 丁南山信口开河 延安府丧师失地

蹄声如雷,响彻长夜。

徐九龄一马当先,领着一众挥舞长刀的部下,直向县城中心杀去。

身后马贼窝在山中久了,骤一入城岂能收敛,四下乱窜冲入街边房舍店铺,肆意烧杀抢掠,城中百姓于梦中惊醒,突然见到闯入家中如许多的强盗悍匪,惊慌失措下四处逃窜,纵有些人想要抵抗,也迅速被砍翻杀倒,马群一路奔过,随处能听见撕心裂肺的惨叫和女子哭喊声。

骑乘着苍龙驹的徐九祥紧随在父亲身后,但凡有人从房屋中奔出,直接挥刀砍去,火光映照下,年轻的面颊上抑制不住兴奋之色,山寨众兄弟平日纵横来去,打家劫舍,最多也只打开一些村坞堡寨,今日轻轻松松竟然取下了一座县城,看来白莲教果然是成事之人,与他们合作这步棋真是走对了。

「休要耽搁,速速到县衙与白莲教的朋友会合。」见手下人心浮动,一个个眼中贪欲旺盛,徐九龄立时勒马大喝。

「爹,今日大发利市,让弟兄们先捞足一票再说,咱们急个什么?」听得周遭房舍中夹杂传来的女子呼救哀嚎,徐九祥也动了歪念。

「你懂个屁!」徐九龄怒叱儿子一声,随即沉声解释道:「咱们父子已经在朝廷中挂了号,于西北之地更是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邵进禄养着咱们不就是图在要紧时候出把力么,要是弟兄们被他看成不能共事的乌合之众,岂会还收留咱们!今日杀官夺城,已是灭门的罪名,没了白莲教帮衬,你我父子还有何处可以容身!」

「那……现在也收不回人啊……」听老子说得严重,徐九祥也收了色心,只是万马堂群匪已然杀发了性,哪里还收拢得起来。

看看身后按捺不住跃跃欲试的百十马贼,徐九龄铁枪高举,「弟兄们,官衙内有的是贪官搜刮来的财货和漂亮娘们,信我的,跟我杀过去!」

这话倒比什么大道理强得多,一众马匪轰然应诺,快马加鞭,直奔城中县衙所在。

洛川并非上县,位于城心的县衙占地也不算广,但官家的威风体面还是要讲的,衙门的八字外墙建得高大厚实,嵌着铜钉的朱漆大门也早已紧闭,牢牢闩死,数十名白莲教徒一时无可奈何。

背后火光熊熊,将衙前照得通明,安典彩面沉如水,本打算夺取城门后以迅雷不急掩耳之势直扑县衙,谁料城内火光一起,衙中人见机得快,立即封了大门,他平日交际应酬,只粗通几手浅陋的拳脚功夫,这一丈多高的县衙门墙确把他难住了。

本让几个手下搭人梯翻墙,谁料才一冒头,墙内嗖嗖几箭射了过来,入娘的准头倒还不错,登时就有两三人面目中箭,从围墙上惨叫着跌落。

安典彩也不好再让手下送死,隔着院墙卖弄起老本行的口舌来,许诺给赏保其性命等等好话说了一箩筐,里面就是不应声,真把他气炸了肺,平日里怎未看出这帮衙役有此骨气来!

安典彩立即命人去寻大木撞门,可一时间便是要拆房又哪里去寻合适的,正当他焦头烂额之际,徐家父子的人马终于赶到了。

「徐寨主,您来得可真快啊!」未能按预期抢下县衙,又急又怒的安典彩说话已不那么客气。

拦住暴躁冲动的儿子,徐九龄打眼一看,已知当前形势,也不二话,拨马在衙前宽敞的街道上清出场子,在街对面策马扬鞭,直冲而来,离着县衙大门近丈之时,裆下夹紧,骏马四蹄腾空,人借马力,手中镔铁长枪骤然前探,正点两扇朱漆大门正中。

「轰」的一声巨响,灰尘簌簌落下,原本紧闭的两扇大门砰然大开,原来门后粗壮的硬木门闩竟被徐九龄这一撞之力生生折断了。

「安兄,如何?」徐九龄甩了甩被震得发麻的手臂,淡然眄视一脸惊愕的安典彩。

安典彩不顾答话,直向门内瞅去,只见同样灯火明亮的大院内,十几名持刀挽弓的衙役瞠目结舌,似不相信眼前景象,一时竟呆住了。

「杀。」眼看老子露脸,徐九祥与有荣焉,率先纵马闯入院内。

「放箭!」「拦住贼人!」

连人带马一大团黑影涌入,有见机得快的衙役反应过来,立即搭弦放箭,可急切间有什么准头力度,徐九祥长刀一摆,几支羽箭就被拍得歪歪斜斜乱飞出去。

徐九祥拍开乱箭,一踢马腹,借着马势一刀斜撩,登时便将一个衙役从胸腹到颈部,开出一道长长血口,人近乎没了半边身子,鲜血狂喷飞溅,如此惨象吓得众衙役亡命惊呼。

将马兜了半圈,缓缓勒住,徐九祥将带血长刀搁在肩头,对自己一刀震慑全场的手段洋洋自得。

「尔等……」

场面话还未说完,便听随后进来的徐九龄高呼「小心!」,不用老子提醒,徐九祥已觉身后风声响起,可人在马上闪转不便,猝不及防下被人一下从马上扑了下来。

坚硬的青石板地摔得徐九祥浑身剧痛,可也无暇顾及,他的双手正紧捏着压在他身上的人的一双手腕,那人手中的锋利匕首距离自己咽喉只有分寸之差。

火光之中,可见偷袭之人是个年龄与己相仿的少年,穿着一身圆领绸衫,样貌斯文,此时却紧咬着牙齿,眼神中透出浓浓恨意,将全身力气都压在一把匕首上。

可惜纵有满腔恨意也敌不过徐九祥蛮力,只是瞬间忧惧后,徐九祥便夺过匕首,反手将之插入了少年颈间。

鲜血顿时如喷泉般狂涌,溅了徐九祥一身,少年手按颈项伤口,全身力气迅速流失,被徐九祥推翻在地。

「没伤到吧?」徐九龄快步上前拉起儿子,关切问道。

徐九祥翻身而起,看着脚下已然气绝的尸体犹自瞪着双眼,恨恨地盯着自己,莫名让他感到一种心悸,恼羞成怒的徐九祥立即捡起马刀,对着尸身一通乱砍。

这时众马贼和安典彩的白莲教徒也纷纷涌入,将大门里的一众衙役团团围了起来。

看到尸体已被砍得面目全非,犹不住手泄愤的徐九祥,安典彩虽眉头紧锁,此时也无暇理会。

「尔等再不投降,此人便是榜样!」安典彩一指成了一团烂肉的少年尸身,厉声大喝。

安典彩本还准备了一番说辞,不想适才还负隅顽抗的衙役们只是略微犹豫,便一个个丢刀弃弓,束手就擒。

「很好,安某与众位多是熟识,也不想刀兵相见,伤了和气。」眼前还有要紧事,安典彩也不想和这些衙役多做纠葛耽误时间,放缓语气道:「县令田清父子何在?」

一个衙役大着胆子手指少年尸身道:「这便是田公子……」

***    ***    ***    ***

安典彩穿过县衙仪门,快步向内衙冲去。

虽是深夜,两边厢房中也不乏执役之人与六房办事司吏居住,贼人四散涌入,男女惨叫声惊起,不时有惊慌失措之人从角落中奔出,拼死抵抗者有之,丧胆豕奔者有之,无一例外都成了刀下之鬼。

安典彩也不去约束部下,只是阴沉着脸想心事,他平日在县城经营茶楼,结交各路牛鬼蛇神,知县田清父子往来不多,但也算熟人熟面,以他的眼光,田清算不得能吏,否则也不会对全县主簿县丞等参与私贸视而不见,至多是个浑浑噩噩蒙日子的昏官,他对其子倒是印象不错,年纪不大,待人有礼,在县学射艺中常得头筹,没有一般衙内的纨绔之气,他甚至想着今夜若是行事顺利,便求内兄放这娃儿一条生路,也算积份功德,谁想今夜竟是这个性格谦和的小子督促值夜皂隶,将己方一行挡在门外,自认今夜举事定可一帆风顺的他,心中不由开始蒙上一层阴霾。

沿着碎石甬道,转眼已到县衙大堂,两侧耳房内便是存有全县册籍档案的册房以及各类器具财物的卤薄库和帑库所在,有了这些东西,便可知各乡里甲青壮数目,可以快速招兵买马,圣教大业事半功倍。

安典彩深吸口气,举步便要上前,突然一个人影从廊庑下转出,他下意识退了一步。

见是一个四旬有余的中年妇人,披着一身素净衣袍,鬓发微乱,冷眼打量形貌狰狞的一众凶人,面色安详平静。

「当面可是田夫人?」见妇人气度不凡,安典彩猜度其身份。

妇人点头,「尔等犯上作乱,可知朝廷律法森严!」

「朝廷无道,民不聊生,我等揭竿而起,是为民请命。」安典彩道。

妇人冷笑,「好一个为民请命,尊驾的耳朵聋了不成?」

耳听夜风中传来的哭声惨嚎,安典彩面色微赧,「夫人,我等无意为难太爷,只要田知县肯纡尊投效,在下定保您阖家平安。」

「我夫身为朝廷命官,岂会屈身投贼,死了这条心吧。」

妇人的蔑视让众人脸上无光,徐九祥当先嚷道:「兀那婆娘,再不识相,便送你去见那死鬼儿子!」

这个混账!安典彩暗骂,顺嘴说出实情,便失了要挟手段,这妇人岂会乖乖就范。

「哈哈哈……」得了儿子死讯,妇人不见悲怒,反而朗声大笑。

「你这婆娘疯了不成?」徐九龄甚是不解。

笑声倏停,妇人眼中泪花闪动,「我儿为国捐生,死得其所,且看你们这些谋逆恶贼又是何等下场!」

「别理这疯婆子,上!」安典彩也失了耐心,当即便要冲上。

「慢!」徐九龄突然一把拉住安典彩,「味道不对。」

安典彩吸吸鼻子,空气中果然弥漫着一股火油的味道。

见贼人止步,妇人面上闪过一丝失望,淡淡道;「动手吧。」

「是,夫人。」

堂内传来一声年轻女子的声音,随后转眼间屋舍内火势腾起,一时间由内而外蔓延整个大堂,火光乱卷。

「不好,快救火!」一见两侧库房也同时烧起,安典彩不管不顾地便要冲入火场。

「救不得了。」徐九龄拉住他,连连摇头,火势扩展如此之快,定是已提前泼上了引火之物,这时进去只是白搭人命。

「老身先走一步,黄泉路上静候诸位。」妇人一步步退入火光翻卷的公廨之中,转眼间就和身后屋舍一起焚烧起来。

一县父母,转眼间破家亡命,安典彩只觉胸口发堵,不由想起了自家妻儿,今日这步走得到底是对是错!

那些马贼也呆呆看着,一县财货就这么烧光了,弟兄们连手都没过,真是可惜!

「你们都聚在这里做什么?」众人簇拥下,邵进禄走了过来。

「兄长,小弟无能,册房和帑库都被烧了。」安典彩懊恼垂头。

「烧便烧了,咱们又不是伪明朝廷,要按里签人,」邵进禄冷笑,「圣教大业,是为普度世人,男女老少,皆有供奉之责,何须分辨!」

「徐当家,万马堂的弟兄们还没尽兴吧?」

徐九龄以为邵进禄所指他那些不服管教的手下入城杀掠之事,黝黑脸膛微微涨红,「邵兄,徐某可未曾耽搁大事……」

「徐当家不要误会,邵某的意思是诸位尽了这么大力气,还没得犒赏……」

邵进禄看看天色,「这夜还长,县衙附近多是富民大户,贵属也别耽搁了,尽情享乐吧!」

熊熊火光之中,一众马贼顿时轰然欢呼,个个眼睛如狼一般血红,四下冲了出去。

「兄长,您这是……」安典彩不解。

「别担心,我已命栗武领着弟兄们先动手了,咱们是地里鬼,吃不了亏。」

邵进禄蜡黄的脸颊上挂着淡淡笑意。

「官库没了,还有便民仓、预备仓这些粮储,百姓们没了家财存粮,要想活命,只能追随圣教大业,这便叫」不破不立「……」

***    ***    ***    ***

石牢之上的另一间石室。

丁寿歪着脑袋端详来人,「和尚,您哪位?」

眼前僧人约三十岁年纪,一身灰布衲衣,一张国字脸棱角分明,显得神情坚毅,闻言合十道:「此地不宜久留,闲话稍后再叙。」

「别介,丁某最近当上得有点多,话还是说明白好。」丁寿难得谨慎,他可是领教了白莲教在此设置的重重机关,这和尚又出现得实在突兀,不得不防。

「贫僧少林慧仁,恰逢其会。」僧人无奈答道。

「慧字辈的?这般年轻!」丁寿讶异,少林方丈慧远据说已年过七旬,竟还会有如此年纪的同辈师弟。

司马潇同样疑惑,天幽帮平日多探江湖消息,对少林寺各院首座了如指掌,这位慧仁和尚名不见经传,她也第一次听闻。

二人心存疑虑,尽管慧仁和尚再次催促,也未尝稍动。

石门陡然推开,一人探出身来,「大师,人还未救出么?」

一见来人,丁寿惊呼出声,「萧兄,怎么回事?!」

***    ***    ***    ***

虎口脱身的数十各色人等急速奔走,杂乱的脚步声在幽暗狭长的甬道中不断回响。

「萧兄,你识得这和尚?」丁寿瞥了一眼在头前领路的慧仁,低声询问身边萧别情。

「曾有一面之缘,慧仁师父是虚云禅师的关门弟子,平日足不出少林,未想今日竟能仰仗他襄助脱身。」萧离唏嘘感慨,此番家传宝刀都被人夺去,快意堂的脸面算是丢尽了。

多少年足不出户,一出门便从河南嵩山跑到陕西这遍地黄土的烂柯山来,还正好碰到二爷被擒,这其中要是没有猫腻就见鬼了,丁寿心中不屑。

「对了萧兄,你究竟如何被擒的?」丁寿心中不解,萧别情为人沉稳,江湖阅历也算丰富,便是因己之故放松警惕,也不该全军覆没得这般容易。

「一言难尽,那茶楼掌柜的确狡猾,隐藏了武功底子,我竟未看出马脚,只是他对我等实在过于殷勤,萧某心存谨慎,并未急于饮用他送来茶水,待见旁人晕倒,我也佯装中计,本想将计就计,见机行事,怎料……」

不知是羞是怒,萧别情苍白的面颊浮起一层晕红,「怎料我以为已蒙混过众人耳目,却在被人安置到马车之际,突然被人点了穴道,那人功力深厚得很,一指便破了我的护体真气。」

「何人做的?」丁寿追问,以他所见萧离武功,二人应不相上下,对方竟能一指成擒,绝不可小觑。

「不知。」萧离摇头,努力回忆一番,又道:「那人隐在车厢角落,未看清他的容貌,只是……我似乎瞥见了一角僧袍。」

「僧袍?!」丁寿不觉向前方领队的慧仁望去。

不知是否听见了二人交谈,慧仁突然止步。

「大师,可是有何变故?」萧离见慧仁面色不豫,上前问道。

「萧公子,你曾允诺贫僧脱困后绝不杀生报复,可还记得?」慧仁道。

「不错,萧某言出必行,大师请放心。」萧离点头,话锋一转,又道:「不过快意堂除恶务尽,今日之后,也定要寻回公道。」

「阿弥陀佛,因果循环,报应不爽,贫僧也未想护得恶人一生,只盼他们及早回头是岸,可是……」慧仁向前方一指,「施主何必连悔悟的机会都不给他们留下?」

向和尚所指方向看去,五六名白衣汉子东倒西歪躺了一地,一个个口鼻流血,气绝身亡,显是被人用重手法震断了心脉。

「大师怀疑是我做的?」

「总不会是白莲教自己所为吧,贫僧寻找机关搭救二位施主时,萧公子与部属尽可为所欲为。」

「既如此,萧某无话可说,在下性命为大师所救,大师尽可拿去为歹人偿命。」萧离性情淡泊,却外柔内刚,懒得为自己开脱。

「歹人如何?上天有好生之德,便是作恶多端,也该有放下屠刀重新做人的机会,施主岂能凭一己好恶,滥杀无辜!」慧仁神情激愤,似是动了真怒。

「大师先不要妄动嗔念,我等行到此地全靠大师带领,此间机关重重,步步杀机,萧兄等人若是误打误撞,怕是早已触动机关埋伏,怎会毫无动静!」丁寿上前劝解。

「机关埋伏?」慧仁默默思忖片刻,忽地深施一礼,「想来是贫僧错怪施主,请萧公子责罚。」

萧离二人相视苦笑,这和尚迂得可以,请罪你也不挑挑时候。

搀起和尚,谦辞开解几句,众人继续前行,一路上偶有一二白衣人尸身发现,丁寿等人心中惊疑,直想是否白莲教起了内讧,反倒是慧仁不再纠结,带着众人在洞中七拐八拐,走了约半炷香的时间,前方豁然开朗,终于到了出口。

此处洞口设在山腰,与丁寿进入的山洞并非一个,观山中林木萧萧,天上繁星点点,寒风吹来,困在洞中憋闷许久的丁寿猛吸口气,精神都觉振奋许多。

「由此向西五里,便可见下山之路,山中匪类今日不知何故,倾巢而出,这一路应能平安顺遂,恕贫僧有事在身,不能相送。」慧仁施礼与众人作别,飘然而去。

「这和尚有事瞒着我们。」司马潇凝望慧仁远去身影,淡淡说道。

「有事瞒着的何止是他,萧兄以为呢?」丁寿转首笑道。

萧离负手噙笑,嘿然不语。

***    ***    ***    ***

凉风习习,衣袍轻摆。山鸟啁啾,更显静谧。

去而复返的慧仁盘膝端坐洞口,默诵经文。

「你本该走的?」叹息一声,一个声音突兀从身后响起。

「你终于来了。」慧仁长吁一口浊气,心头轻松许多。

「你已经暗中查探半月,为何今日耐不住性子?」

「果然是瞒不过你……」慧仁唇角浮起一丝苦笑。

「刀圣前辈与师父有旧,岂能置其子孙安危不顾。」慧仁轻声道:「难得今夜白莲妖人尽出,天赐良机。」

「糊涂!」身后声音带了几分怒意,「你修佛修得心窍都堵死了,白莲教经营此地多年,便是倾巢而出,又岂会不预留后手,你此来和寻死有何区别。」

「在此半月也未见你踪迹,此番若能逼你现身,纵然凶险也值得一试。」慧仁道。

静默片刻,身后人道:「你如今可如愿了?」

「是。」慧仁眉宇间闪过痛苦之色,「可你为何妄动杀念?」

「若容他们启动了机关,你此时还有命在。」

「我已制住了他们穴道,你又何必如此?」

「因为死人最安全,妇人之仁要不得啊,小师弟。」高大的身影转到了慧仁面前,正是恶僧慧庆。

「你……」本来古井无波的慧仁失声惊呼,「你是慧庆师兄?!」

幼年记忆中的师兄模样早已烙在心头,可眼前人身形高大依旧,却身材臃肿,一脸痴肥,再无半分当年英武俊朗的佛门名士形貌。

「离了那鸟寺院,能吃能睡,无拘无束,自然心宽体胖,怎么小师弟认不出啦?」慧庆拍着肥大肚皮,哈哈大笑。

慧仁敛眉低目,「阿弥陀佛,皮肉骨血,不过皮囊耳,师兄佛法又有精进。

「我只求活得畅快,没什么禅理佛法可讲,倒是你……」慧庆上下打量一番,满意点头,「果真长大了,想来如愿进入达摩院了吧。」

达摩院是少林钻研本寺精深武学之地,虽只有寥寥数人,入选者无一不是寺内修为精深之高僧长老,慧庆晓得这位师弟年纪虽轻,根骨却佳,二十年足不出山,武艺进境必速,此番出寺定是已得偿所愿了。

慧仁摇头:「不曾。」

慧庆眼眸一凝,抖动僧袍,食指凌空虚点慧仁,只听空气中「嗤嗤」之声响起,声势骇人,正是有「少林第一指」之称的「一指禅功」。

二人相隔近丈,以慧庆指法凌厉,足以隔空伤人,慧仁端坐不动,右手食、中二指并拢如剑,使出少林「铁指禅劲」,直面迎去。

「铁指禅劲」自不及「一指禅功」高深,甚至很多少林僧人欲学「一指禅功」,先以「铁指禅劲」作为习练基础,可慧仁这一手铁指禅劲内力醇厚,两指戳出,竟将慧庆凌厉非凡的一指禅指力与半途消弭无形。

猛地一甩油腻腻的僧袍,慧庆面上怒意升腾,「此等功力如何还不能进入达摩院,莫非慧远那老秃驴因我之故排挤于你?」

「方丈师兄对我很是照顾,虽有此意,但我选入了戒律院。」

「哦,却是为何?」慧庆奇道:「你不是自幼便以入达摩院为念么?」

「小弟在佛前立誓,不将师兄带回少林,终身不入达摩院。」慧仁坚定答道。

「原来还是为了我啊……」慧庆摇晃了下肥硕光头,不屑冷笑,「可是要将师兄我废去武功,交给忏悔堂慧心那秃驴编管?」

慧仁眼中透出几分热切,「只要师兄寻回」达摩三剑「秘笈,小弟愿代向方丈师兄请恳,保住您一身苦练武学。」

「师弟以为,二十年前我未答应慧远的事,今日便会改变么?」

「师兄,达摩三剑乃达摩祖师亲创绝学,为本派不传之秘,你看管不善,方丈师兄也未有责罚,你又何苦为了贼人……」慧仁情绪激扬。

「什么看管不善!也从没什么贼人!我就是将秘笈送人了,」慧庆脸上肥肉颤动,极为不屑,「还有,非是慧远那秃驴不想责罚,我是靠一双拳头打出的少林,不会领他什么情分。」

慧庆说得决绝,慧仁闭目片刻,似是下定了决心,霍地站起,「师兄既执迷不悟,小弟唯有行戒律院之责,拿你回寺。」

「你一身武学大多为我所授,自觉可能成功么?」慧庆没有讥嘲,只是略带笑意地看着这个一手带大的小师弟。

「不成功,便成仁。」慧仁一振被山风吹得猎猎飞舞的僧袍,面容坚定。

「佛门弟子,如何学得儒生那般迂腐,少林这禅宗祖庭,越来越不成样子。

」慧庆摇头轻叹,一身油腻僧袍微微鼓起,纹风不动。

慧仁不再多话,蓦然身形一晃,右手前探,直趋慧庆左边「肩井穴」,这一式凌厉迅捷,出手间指尖便挟着一股劲风,五根手指犹如五柄利剑,正是少林七十二绝技之「擒龙手」。

「好一招」穿云式「,看来你在戒律院的日子并没荒废。」

慧仁点头嘉许,也不趋避闪躲,只是左肩微沉,左掌微曲,反抓慧仁右臂「曲池穴」,乃是少林龙爪擒拿手的第一式「拿云式」。

这一招并无繁复变化,却刚猛狠辣,犹有过之,慧仁还未抓到慧庆肩头,一只胳膊便仿佛送到慧庆手里,逼得他回手撤招,怔怔站回原地。

「见好就收吧师弟,待白莲教的人回来,你可就不易脱身了。」一招逼退慧仁,慧庆也不趁势进攻,只是温言相劝。

慧仁突然大喝一声,两袖分拂,再度猱身而上,双掌犹如狂风暴雨,擒龙手之「穿云式」、「破雾式」、「推山式」、「搅海式」、「开天式」、「辟地式」,连环六招连绵使出,快捷无比,十指如剑,剑亦如指,劲风纵横交错,声势不凡。

若有若无的一声轻喟,慧庆展开身形,双手如风如电,施展龙爪手以攻对攻,不但将穿云破雾、推山搅海、开天辟地六招一一化解,甚至反逼得慧仁连连后退,竭力招架。

招式连连被克,慧仁心中焦灼,急切间招式一变,不复擒拿手,闪身横绕,双手上劈下砍,分击慧庆侧颈及腋下章门穴。

「波罗蜜手?这便对了,高手相搏,生死只在瞬间,总想着生擒对方,如何能够得胜。」

被慧仁变招逼得身形后纵,慧庆也不着恼,反而颇感欣慰。

慧仁也不答话,进步连环,膝撞腿扫,拳砸掌劈,步法精妙,招式更是灵活多变,身子化作一条灰影,围着慧庆飞转。

「既然你用了罗汉堂的功夫,师兄便用罗汉拳应对吧。」说话间慧庆变掌为拳,点举压钩,以极为简单的招数,将慧仁进攻妙招拆解,同时步随手变,身如舵摆,肥大身躯忽前忽后,不可捉摸。

罗汉堂为大多少林武僧习武之地,但凡入门习练的第一套拳法便是罗汉拳,故而这套拳法随着少林门人在江湖中行走流传极广,便是鹰爪门与八卦掌等门派拳法中也有罗汉拳套路,可谓少林的基础功夫,慧仁以此拳法应对有着「少林风云手」之称的「波罗蜜手」,可谓托大之举。

岂料一套平平常常的罗汉拳,在慧庆手中却是刚柔并济,纯熟无比,任慧仁吞吐沉浮,招数精妙,始终无法伤及他分毫。

「难怪少林寺为武林泰山北斗,英名千年不衰,确有其过人之处,仅大和尚这一手大繁至简,以拙胜巧的武学境界,也足可笑傲江湖,睥睨武林了。」

戏谑笑声中,林间又走出两个人来。

「原来还是旧人,师弟,你的帮手来了。」慧庆一掌挥出,掌风迫得慧仁退出圈外。

「不敢当缇帅如此夸赞,天下武学无巧不拙,应说贫僧偷巧,占了师弟便宜才是。」慧庆合十一礼。

「大和尚这般谦逊,可与初遇之时判若两人。」丁寿负手冷笑。

「形势迫人,若二位施主还是阶下之囚,和尚绝不会如此低声下气。」慧庆无奈摇头。

「大和尚觉得这有用么?」丁寿反诘。

「无用,所以佛爷也不打算客气了,你们两个小子有什么道划下来吧。」慧庆和尚倒也光棍。

「这是少林门内之事,不消二位施主插手。」慧仁突然接口。

「扯上了白莲教匪,便不再是少林寺的家事了。」丁寿吊着眼睛,斜睨二人,「慧仁师父,适才大和尚忍气吞声,无非就是提醒咱们两个欠了你多大人情,丁某自问不是忘恩之人,只请大师莫要掺和此事,免为贵寺招祸。」

慧仁面皮一紧,眼角肌肉跳动数下,沉声重复道:「贫僧说了,这是少林门内之事,不消二位施主插手,贫僧自会带他回寺复命。」

「这么说少林寺是要与白莲教沆瀣一气,图谋作乱咯?」

「你……妄加之罪!」慧仁已然气得脸色煞白。

「佛爷已然不是少林中人,这小和尚也做不了少林寺的主,你们两个小家伙若是再废话连篇,恕佛爷不奉陪了。」

说走就走,慧庆说完僧袍一展,腾空而起。

「恶僧休走,还我宝刀。」一直默不作声的萧别情如燕鹰般纵跃而起,一掌凌空拍下。

慧庆也不闪避,肥大僧袖如风鼓起,迎面对了一掌,「蓬」的一声闷响,二人分飞坠落。

萧别情落地之后连退三步消解余力,才拿桩站稳,反观慧庆在将落未落之时,鼓起双袖向地面劈出。

黄土山坡被他蕴含内力的一击砸出两个土坑,借这股反震之力,慧庆在空中滴溜溜一转,调转方向斜飞而出。

「你不能走。」大喝声中,慧仁矫健身影随之飞起,二人在空中闪电般交手数招,才各自分向两边落下。

慧庆甫一落地,身子竟不停顿,足尖一点,转眼横掠向一旁树林。

「尚未叙旧,大和尚何必急着走。」鬼魅般的身影欺身而上,飘忽忽一掌迅捷无伦地印向慧庆背心。

这一掌时机掐得巧妙,慧庆正发足疾奔,无暇后顾,眼见便要一掌拍实,急切间大和尚气沉丹田,听风辩位,一足落地,另一脚猛地向后蹬出。

虽是仓促出手,却腿中带风,速度奇快,正是少林怀心腿的绝招「佛在心头」。

这和尚到底精通多少门少林绝技,简直层出不穷,丁寿心中腹诽,腿长臂短,眼前这一掌怕是还未拍到,便要被和尚的一腿踢中胸口,逼不得已他变更掌势,直向慧庆踢出的脚心按去。

「啪」的一声,丁寿身形晃了两晃,慧庆却借这一掌之力,身形如箭离弦,电一般窜入林中。

「幸亏佛爷见机得快,不然真要阴沟里翻了船。」慧庆只觉脚底锥心般疼痛,忍不住咧了咧嘴。

硬凭着丹田一口真气,与萧离和慧仁连连交手,本就是强弩之末,又被丁寿在背后捡了个便宜,虽说脱了三人包围,他也终是受了内伤。

知晓现在耽搁不起,那三人转眼便可追上,慧庆正待强忍伤痛,借着熟悉地形,择地隐藏,忽然觉察一阵奇寒彻骨的柔风,正无声无息向他袭来。

心道不好,慧庆急忙侧身劈出一掌,掌至中途,忽感真气运转不畅,这一掌之力竟未使全,身子一凛,已知中了算计,好在这和尚内力深厚,虽中了暗算,却未栽倒,而是缓缓跌坐,尚全了几分颜面。

林木阴翳间闪出一道雪白身影,司马潇冷眸在和尚面上打转,也未继续出手。

三道人影在林中穿插疾掠,转瞬便到近前。

丁寿洋洋得意,「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丁某神机妙算,大和尚还是成了瓮中之鳖,哈哈……」

「司马,此番你当居首功啊。」丁寿不忘奉承了炮友一句。

司马潇丝毫不领情,冷声道:「下作。」

「招本无类,胜者为高。你我几人要不是受了算计,怎会成为阶下之囚。」

下不下你不还是听爷的话做了,丁寿回瞥了个白眼,二爷对安排人偷袭的事可没半分羞愧。

「恶僧,在马车上可是你施的暗算?」失手被擒,还丢了家传宝刀,萧别情自觉有辱萧氏门楣,一口心气郁结难消。

「除了佛爷,谁又能制住堂堂刀圣传人的别情公子。」慧庆声音低沉,却语带讥诮。

提及祖父,萧别情更觉颜面无光,「我的春风快意刀又在何处?」

「这却不清楚,也许被人拿去杀猪劈柴了也未可知。」

萧离怒不可遏,抬手便是一记耳光,打得和尚脸颊高高肿起,慧庆也是硬气,一声不吭。

萧离还要再打,慧仁怒声喝道:「萧施主,你若再折辱于他,休怪贫僧反目。」

「这等恶徒有辱少林清誉,大师又何必一意回护!」萧离气恼道。

「那鸟寺院便是沽名钓誉,有何清誉可言,倒是刀圣传人整日与魔门中人混迹为伍,快意堂真是面上有光啊……」慧庆斜仰着头,阴阳怪气道。

丁寿面色一紧,「你这和尚死到临头还敢胡说八道!」抬手去封慧庆穴道,却被一脸狐疑的萧离阻住。

「丁兄,且听他说完。」

「胡说八道?哈哈,丁施主拍佛爷的那一掌难道不是天魔手的」按字诀「?

」慧庆浓眉一挑,乜眼斜飞司马潇,「还有这位女菩萨,她暗算佛爷那一记虽说似是而非,但若不是以九幽真气为根基,佛爷戳了自己这对招子!」

这和尚一身武学庞杂,眼光更是毒辣,凭着丁寿二人各自一招竟然猜出了其师门来历。

萧离与慧仁同时面色凝重,戒备地看向丁寿和司马潇,二人年纪尚轻,皆无缘昔年的伏魔大战,但对那场历时数十年的武林浩劫之惨烈,素有耳闻,何况萧离祖父便是参与阴山之战的八圣之一,而少林派则纠葛更甚,不说在二十年争斗中陨落的无数派中高手,便是阴山之战后,手持伏魔令率领武林对抗魔门的正是慧仁师伯、同为武林八圣之一的闲云禅师,所以无论如何,快意堂与少林寺,皆与魔门是不死不休之局。

「丁兄,这和尚所说,究竟是真是假?」

上一章: 第四百二十四章 迷香馆大排筵席 烂柯山倾吐心曲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四百二十六章 丁南山信口开河 延安府丧师失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