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体育修真军事历史幻想悬疑武侠游戏灵异玄幻科幻言情都市完本更新

第二十一集 第七章 铜笛惊寒

弄玉&龙琁
上一章: 第二十一集 第六章 祥瑞成灾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二十一集 第八章 弃佛入魔

庭院中,窥基与一众黑衣僧人占了上风,半月形将程宅众人围住;后面涌进来的数十名汉宋护卫,与程宅众人前后夹击,反将他们围住;再往外,数以千计的僧人将整个程宅团团围住。

刘贞亮退到窥基身后,“大师,那些神策军不肯倒戈!”

窥基手握禅杖,朝程宗扬一指,“佛门公敌,正在此地!凡我佛门弟子诛杀此贼,可获亿万功德!得证罗汉果位!”

庭中的黑衣巡行僧齐声道:“光荣归于佛祖!”

庭院中的战事斗然一紧,那些巡行僧不顾性命地抢上猛攻,将程宅众人逼到台阶下。

另一边,两名巡行僧扑向垂花门,其中一人撕开僧衣,用指尖在胸口画出一个血淋淋的“卐”字符,喝道:“阇都诃那!”

轰然一声巨响,鲜血雨点般洒落。那名僧人冲进一众护卫中,悍然自爆,顿时一片血肉横飞,垂花门内外不及躲避的十余名护卫或死或伤,童贯也被劲风波及,震得扑倒在地。那名汉国使节更是倒霉,被那名僧人直接扑在身上,当场尸骨无存。

纷飞的血雨中,窥基连眼睛都没眨一下,便挥杖攻出,南霁云和吴三桂双双拦住。程宗扬吐了口鲜血,镭射战刀从两人空隙间劈出,斩向窥基左胸的护心铜镜。

窥基破碎的袈裟褪到腰下,露出金光闪闪的明光铠,犹如所向披靡的战神,他禅杖左右横挑,头尾与南霁云、吴三桂各拼一记,将两人震开,然后横杖格住战刀,将程宗扬击退,以一对三,仍步步进逼。

台阶上,贾文和细长的双目内精光闪动,将战局尽收眼底。

十方丛林不仅实力强横,而且人数占优。除一名僧人自爆以外,尚存的十七名苦修巡行僧分为两处,南面三人将童贯等人挡在垂花门处,不得寸进。另外十四名巡行僧全力围攻。

程宅众人昨晚已经鏖战过一场,几乎人人带伤,此时只能苦苦支撑。不过数息,任宏、敖润、独孤谓、郑宾和仅存的几名星月湖老兵便迭逢险境。

青面兽拎着人头大的巨槌,鼻孔喷出浓浓的白雾,脚掌不由自主地挪动着,跃跃欲试。

“站稳了。”贾文和道:“你的任务是保护我。”

说着,他从袖中取出一支铜制的短笛,放在唇边。

一袭青衫在晨风中微微飘动,贾文和气息一吐,尖亢的笛声随即响起。

庭院旁的月洞门被木板封住,此时轰然破开,一匹赤红如血的战马从门洞中纵出,马上一名头戴金冠,粉面朱唇的少年手持银戟,笔直冲向战团。

一名巡行僧返身接战,被他挺戟当胸挑起,振臂抛出丈许,带着少年稚嫩的意气厉叱道:“我吕奉先!今日要杀尽天下秃驴!”

程宗扬脸一黑,这话肯定是高智商教的,嘲讽度十足,仇恨直接拉满!

紧跟在吕奉先身后的是二十名晋国护卫,晋国再衰弱,随使者出行的护卫也算体面。晋国由谢幼度执掌兵权之后,北府兵实力突飞猛进,这些护卫是从北府兵挑选的精锐,手底都有几分真功夫,他们在石超宅内埋伏多时,听到笛声方才杀出。

吕奉先跃马挺戟,直取窥基。那匹红色的战马神骏之极,几乎一跃就冲到窥基面前。

窥基夷然不惧,手中的九环禅杖铮然作声,抵住戟锋,往侧方一引,接着抡起披甲的右臂,朝马首击去。

不需主人号令,赤兔马便昂首而起,包铁的前蹄重重踏在窥基胸口。

金铁交击声中,窥基明光铠上的护心铜镜被践出一双半月形的蹄痕,浑身甲片波浪般掀起。

吕奉先挥戟甩开禅杖,双膝一夹马腹,赤兔马前蹄落下,一双后蹄腾起,几乎跨到前蹄之前,然后奋力一跃,马身腾空而起,飞龙般往侧方逸去。

不容窥基追杀,南霁云和吴三桂同时攻上。窥基以硬碰硬,倚仗身上铠甲坚实,双臂一绞,将两人震退。

眼前刀光一闪,细长的刀身无声地劈开空气,斩向窥基的额头。窥基横起禅杖,便看到刀身光芒大作,接着“叮啷”一声,杖身被切成两段。

窥基上身后仰,一个铁板桥,后脑几乎贴到地面,接着拧身斜踢,正中程宗扬手腕。

程宗扬腕骨仿佛被铁锤击中,骨痛欲碎。窥基满拟一脚将他战刀踢飞,刚昂起身,只见刀光又至,却是那名佛门公敌早已用布条将刀柄缠在手上,一直缠到皮质的护腕内。

窥基攻势已尽,用断杖格开战刀,往后跃去。两名巡行僧飞身上前,挡住攻来的三人。

窥基抛开断杖,然后昂首向天,双臂高举,吟诵出一串咒语,“唵!班札!卓达!哈呀……”

一条虚影从窥基身上脱出,迅速膨胀,越来越高大。

“噶哇!呼噜呼噜!吽!呸……”

随着窥基吟诵不绝,那具虚影越过院墙,高出树梢,一直伸展到百丈金身,如同一尊佛门神祇,高高凌驾于众生之上。

窥基双掌一合,直插天际,然后奋力撕开。

“轰隆!”

冬日的晴空仿佛被虚影的巨掌撕裂,发出一道震耳的雷声,紧接着一丝浓黑的乌云从天际无形的裂隙中倾泄而出,在程宅上空翻滚涌动。

乌云仿佛打翻的墨汁,朝四面八方迅速扩张。起初只有一线,转眼就如同汹涌的潮水奔腾而下,铜鐘般围绕在程宅四周,刚升起的朝阳瞬间被乌云遮蔽,天地一片漆黑,犹如午夜。

◇    ◇    ◇大明宫。含元殿。

仇士良平常来往宫中,总得七八十来个义子义孙随行服侍,几步路就要乘肩舆,前呼后拥,威风凛凛,讲究的是个体面。

但这会儿他健步如飞,动如脱兔,追云赶月般直入含元殿,嘶声叫道:“圣上!事急矣!韩约那厮——反了!”

就在这时,天际一声巨响。人在殿内,能看到南边的坊市中,一尊魔神顶天立地,双手撕开天宇,乌云滚滚而下。

李昂脸上苍白得毫无血色,一手捏着御座的扶手,浑身的力气都仿佛被抽空一样。

那是窥基大师的金身,可他压根儿不在李辅国的博陆王府,而是出现在了宣平坊……

刚刚浮现的金身被乌云笼罩,只一瞬间,就消失不见,市坊恢复了平静。

仇士良急得眼泪都快出来了,眼看文武百官都已散去,殿内只剩下几名小内侍和宰相李训,索性上前一弓腰,把李昂背起来,“圣上,咱们得先躲躲!”说着撒腿往殿后奔去。

李训大急,一把拽住仇士良的衣袖,“陛下不能走!”

仇士良使劲挣开他,悲声道:“李相公!你也麻溜快跑吧!一会儿可就来不及了!”

李训跌倒在地,未及起身便叫道:“金吾卫将士!仇士良挟持君王,速速上殿护驾!拦住他!每人赏钱十万!”

仇士良停住脚步,一脸难以置信地看着这位大唐宰相,半晌才吐出两个字,“你娘……”

郄志荣和北司诸宦此时也追了上来,与闻声而动的金吾卫军士混杂在一起,乱纷纷涌入殿中。双方你推我挤,七手八脚拽住这位背着皇上的宦官大头目。

就在这时,东西两面同时传来喊杀声。

京兆府少尹罗立言率京兆府吏从自东朝阁出,御史中丞李孝本率御史台诸吏自西朝阁出,数百吏从刀枪并举,沿途遇见宦官,不分老少良莠,尽皆杀之。

仇士良眼角突突直跳,充血的双眼一片通红,他死命冲出人群,将李昂放在软舆上,让郄志荣等人护住,尖声道:“圣上快走!老奴——跟他们拼了!”

说着回身一掌,将一名金吾卫拍得横飞出去,顺势拽下他的佩刀。

郄志荣等人也知道大事不妙,蜂拥着抬起软舆,两边的龙尾道挤满金吾卫,只能往殿后奔去,刚仓皇出殿,却被一道罗网拦住去路。

御史台与京兆府吏从共计四百余人,此时已经杀上龙尾道,落在后面的内侍躲闪不及,即使跪地求饶,也被刀砍枪刺,尽成亡魂。

郄志荣尖叫道:“撞开!”

数十名内侍拼命撞向罗网,终于赶在乱兵入殿前,将罗网撞开,护着皇上往内朝逃去。

殿内惨叫声不断响起,“冤枉啊!”

“饶命啊!”

“救命!啊……”

叫冤声、哀求声、惨嚎声、哭号声响成一片,不男不女的声音,一听便是滞留在殿中的内侍。

李训追上来,双手攀住软舆,叫道:“陛下不得入内!陛下!陛下!”

李昂瑟缩着躲在舆内,随着内侍的跑动左右颠簸。等内侍冲出含元殿,穿过宣政门,他忽然间像清醒过来一样,对李训瞋目喝道:“放手!你,你!你要谋逆吗!”

李训瞠目结舌,直勾勾看着这位陛下,像是突然不认识他一样。

众内侍护着软舆,越过宣政殿,往紫宸殿后奔去。李训本能地拽住舆驾,被带得跌跌撞撞,仍不肯放手。

李昂拍着乘舆叫道:“护驾!护驾!”

郄志荣奋力一拳,捣在李训胸口,李训狂喷一口鲜血,手指终于松开软舆,仆地不起。

数十名金吾卫紧追在后,但李训被殴昏迷,韩约不见踪影,这些金吾卫都不知道该做什么,只是没头鸭子一样跟着皇上的御驾瞎跑,虽然身后惨叫不绝,落在后面的内侍不断被杀,但没人指挥,谁也不敢阻挡这帮掌权多年的宦官。

忽然间一连串惨叫声响起,声音粗犷,却是那些金吾卫突遭杀戮。

内侍回头看去,却是仇士良提着一柄充作仪仗的陌刀,一路横扫过来。他本是武职出身,修为精强,此时杀性大起,手起刀落,那些金吾卫无一合之敌,刀光飞舞间,人甲俱碎,肢体横飞,剩下的金吾卫一哄而散,无人敢撄其锋芒。

“干爹!”

“仇公!”

随驾的内侍有仇士良的义子,也有王守澄那死鬼的义子,还有其他大大小小的宫中势力,这会儿不约而同地把仇士良当成了主心骨,声泪俱下。

“不许哭!”仇士良的貂蝉冠中了一刀,此时披头散发,状如疯魔,他持刀开路,御驾从紫宸殿旁的东上阁门奔入内朝,阁门随即关闭。

片刻后,门内传来一片欢呼声,那些内侍死里逃生,又立下“临危救驾”的不世之功,一时间欢声雷动,高呼“万岁”。

刚刚被人救醒的李训,随后杀来的李孝本、罗立言,躲在后面观望的韩约,还有刚冲进宫中的郭行余,同时面无人色。

◇    ◇    ◇“嗒”,白子落下。

松纹棋盘上只有寥寥数子,这一记大飞,却是自星位缔角。

李药师执子轻敲着棋盘,“郡王此着,未免太缓。”

李辅国拿起玉盏,浅浅饮了一口,“此盘尚在布局,缓急言之过早,鹿死谁手,尚未可知。”

“也是。”李药师点了点头,黑子直入三三。

李辅国摇了摇头,“你啊,这么多年了,还没有退清杀气,出手便分生死。让旁人守个角又有何妨?哪怕缓一步,求个双活呢?”

“盘中固可双活,终局岂有和棋?”李药师道:“无非是你死我活罢了。”

“忍不了了?”

“雷霆雨露,皆是君恩,有什么忍不忍的。”

“宪宗为求长生,服药暴崩;穆宗宴游无度,中风薨逝;敬宗更是荒唐,未及弱冠便被群奴所弑。眼看着当今圣上,也是个不中用的。”李辅国叹道:“唐国祖宗留下的大好基业,可惜了啊。”

李药师默然不语。

“窥基心高气盛,却是一个痴字未解。圣上欲求其为臂助,不啻问道于盲。正所谓盲人骑瞎马,夜半临深池……啪!”

李辅国轻轻一抚掌,“摔得死死的。”

李药师淡淡道:“活该。”

“你啊,不是忠臣。”

“郡王又何曾是?”

“老奴忠于大唐。”李辅国指了指胸口,“此心日月可鉴。”

李药师道:“那我也是。”

李辅国笑了起来,“我们都是可怜人啊。”

“我是,你可不是。”

“哦?”

“未遇贤君,我李药师固然不幸。可郡王屡兴废立之事,贤愚不肖尽在郡王拣择,若还说可怜,那也是郡王你自找的。”

“说穿就没意思了。”李辅国道:“我那六道神目哄哄旁人还可以,帝王之资哪里就能看得准呢?敬宗未登基时,英气勃发,老奴见之心折,最后还不是看走了眼?英武的不行,换了今上这位好读书的,临了还是掉到坑里。武也不行,文也不是,为之奈何?”

“生于深宫之间,长于妇人之手,群奴环伺,声色犬马,无孔不入。便是圣贤,又能如何?”

“你说该如何?是把我们这些阉奴都打杀了,还是像岳老板说的那样,咱们一人一票,选个皇帝出来?”

“郡王已有定计,何必问我?”

“成美那孩子倒是不错。”李辅国摸着光溜溜的下巴道:“可小田跟小鱼一明一暗,想拱绛王出来。我也拿不定主意。”

“李悟?”

李辅国点了点头,“宪宗皇帝子孙虽多,但太皇太后所出的,可就只剩这一个了。当初要不是太真公主力保,怕是早成了刀下亡魂。你看……”

“我只是一介武夫,不用问我。”李药师敲了敲棋盘,“郡王该你了。”

“不急不急。左右无事,吃罢饭再下也不迟。”

◇    ◇    ◇天色已经大亮,程宅上方却是乌云密布,暗如深夜。那些巡行僧的黑衣仿佛与阴影融为一体,进退之际,愈发神出鬼没。

“干!”

程宗扬惊觉不妙,窥基用蕃密咒法召来的乌云,似乎与那些僧人有种奇特的感应,在乌云笼罩下,那些苦修巡行僧的攻势越来越凌厉。

随着晋国护卫加入,庭中程宅一方的人数还占上风,但四面围来的僧人数以千计,一旦让他们突入宅中,局势直接逆转。

程宅位于宣平坊十字街西北,南面正门是汉、宋和昭南的护卫,东边与石超宅邸相邻,北面的内宅后面是背巷,西边是几家店铺和升平客栈。

谁也没想到,双方接战,最先崩盘的是重兵把守的程宅正门。汉使遇难,汉宋两国护卫伤亡惨重,此时被童贯领着,被堵在垂花门处。囊瓦眼看来敌势大,连忙带着昭南武士退守教坊。至于两支神策军,此时群龙无首,早已乱成一团。

随着十方丛林僧众攻来,腹背受敌之下,汉宋两国护卫几乎没有作出有效防守就被杀散,童贯年纪小,混在人群里捡了条命。

高智商、张恽、袁天罡这哥几个蹲在一处,紧张地盯着战团。眼看一群僧人冲进垂花门,高智商一拍大腿爬起来,拿着一杆长枪当拐棍,一瘸一拐地下了台阶,然后摆了个姿势,大喝道:“杀!”

青面兽“嗷”的一声,脱缰的野狗一样冲进战团,剩下高智商与张恽面面相觑。

贾文和拿起短笛,放到唇边,尖亢的笛声响起。

西边墙头忽然跃出几个人影,蒲海云拎着一柄大刀叫道:“程侯爷!我来助你!”说着跃下墙头,往大慈恩寺的巡行僧杀去。

他身后带着十余名高鼻深目的胡人,虽然人数不多,却极为凶猛,仿佛与那些僧人有生死之仇一般,悍不畏死地扑上搏杀。

贾文和短笛停在唇边,然后再次吹下。

“程兄弟!老铁来啦!”

随着一声大喝,铁中宝带着凉州盟一帮好汉从前院杀出。

两股生力军的加入,使得局面再次逆转,窥基身边的巡行僧死伤快速增加。

有巡行僧故技重使,舍命自爆,这次蒲海云一声高呼,“唵喇呼啊克叭!”立刻有胡人猛扑过来,将自爆的巡行僧死死抱住,巨响声中,双方同归于尽。

双方自杀式的攻击使得巡行僧自爆的杀伤力降到最低,一次最多只能带走一名对手。人数本就处于劣势的巡行僧大受挫折,原本的十八人在各方的围攻和拼兑下,转眼就只剩六七人。

然而此时,来援的僧众已经冲进垂花门,涌入庭院,当先一人头戴兜帽,身姿魁伟,手持着那柄窥基大师的祖传长矛,正是蕃密法王释特昧普。

窥基紧盯着程宗扬,张开大手,向后伸出,沉声道:“矛来!”

释特昧普抬起手,然后“呯”的一声,将长矛刺进脚下的青砖。

从后涌来的僧众齐齐止步,与窥基虽然只隔着三丈的距离,却如同天涯。

◇    ◇    ◇大明宫。丹凤门。

巍峨雄伟的宫墙将大明宫内外隔绝开来,宫中天翻地覆,外面的街市依然太平。此刻正值辰时四刻,一些官吏相约往临近的坊市酒肆朝食,街上商贩们引车卖浆,沿街叫卖,人来人往。

忽然一名绿袍官员策骑冲出宫门,他以袖遮面,沿着丹凤门前的大街打马狂奔,慌不择路之下,险些撞到一名绯红官服的官员。

段文楚心底忧惧不已,总觉得有什么大事发生。仓促退朝之后,他越想越是不安,于是叫上鸿胪寺的属吏,一同前往永昌坊相熟的酒肆,准备痛饮一番,借机排忧消愁。谁知一个六七品的小官竟然敢在御街打马狂奔,若非王长史拽了他一把,几乎被马蹄踏到。

段文楚勃然大怒,“你——”

刚说了一个字,不禁呆住。马上那人身着绿袍,面容却相熟得紧,竟然是宰相李训!

李训见被识破面目,索性放下遮面的衣袖,朝两边的行人扬声喝道:“我有何罪!竟遭贬谪!”

李训一边高呼,一边打马而行,行人纷纷避让,看着这位紫袍显贵被贬为微末的官吏,目光中或是同情,或是惊讶,或是幸灾乐祸,不一而足。

李训刚驰过长街,紧接着又有几人纵马而出,其中一人同样身着绿袍,腰间却系着高官才有的金带,以毡帽遮面,伏马狂奔。

擦肩而过时,段文楚认出那人颌下的胡须,却是御史中丞李孝本。

段文楚心头像是被人狠狠攥住,一时间呼吸都为之停顿。半晌回过神来,一把扯住同行的王长史和蒋师仁,嘶声道:“去天策府——”

大明宫内,作为帝国中枢的三大殿:含元殿、宣政殿、紫宸殿,此时已经血流成河。但事起突然,御史台相邻的中书省仍像往常一样,为当值宰相送上准备好的膳食。

王涯等人正待入座会食,有官员匆忙进来,“敢问诸位相公,方才听到含元殿喧哗,莫非出了什么事?”

王涯左右看了看,摇头道:“吾等亦不知晓。”

舒元舆强自镇定,“勿要慌张。倘若有事,稍后圣上自会在延英殿召集我等商议。”

那官员道:“那我们……”

舒元舆摆了摆手,“尔等且先自去。”

那官员施了一礼,匆匆退下。

王涯等人持箸欲食,忽然听到远处一片惊叫,不由投箸起身。

仇士良提着一人多长的陌刀,紫色的袍服上满是鲜血,他盯着面前跪伏的小黄门,狞声道:“你说什么?再给咱家说一遍!”

“回阿爷,”那小太监战战兢兢地说道:“小的奉阿爷的命,方才去找,可大爷从广、三爷从源、五爷从潩,俱不在宫中。连同他们的随从亲信,都未见踪影。”

仇士良额角青筋暴跳,厉声道:“从渭呢!”

“小的去了东内苑,有人把守苑门,不许小的入内。”

“干爹!”郄志荣奔进来,“不好了!方才有人拿着大哥的金鱼符,收了左神策军的兵权。”

仇士良眼前一黑,两腿一阵发软。仇从广的金鱼符被人夺走,自己这个长子已然凶多吉少,更让他恐惧的是,自己一手把持的左神策军竟然悄然易手,而自己连半点风声都没听到!

眼看已经到了穷途末路,仇士良心底反而生出一股狠劲,他咬牙撑住身体,吩咐道:“召集宫中诸监!给他们发放兵刃!告诉他们,是死是活,就看这一回了!不想死,就抄家伙跟他们拼了!”

“是!”那小黄门连忙出去叫人。

“圣上!”仇士良手扶陌刀,双膝跪地,“奴才万死,未能及早觉察李训、韩约等人谋逆,以至乱兵上殿,惊扰圣驾,请陛下治罪!”

李昂脸色又青又白,像木偶一样呆坐在软舆上,一言不发。

仇士良心下酸痛,抹了把眼泪,然后在地上重重磕了个头,哑着嗓子说道:“奴才今日有死而已!”

他爬起身,执刀喝道:“孩儿们!外面那些狗贼不给咱们活路!咱们也不是泥捏草扎的!跟那帮逆贼拼了呀!”

一众内侍都叫嚷起来,纷纷挺刀持矛,群情激愤。

就在这时,外面衣甲声响,有人在外面禀道:“奴才鱼弘志,求见陛下!”

一直蜷在软舆中,魂不守舍的李昂猛然坐起身,“鱼爱卿!”

仇士良心头一喜,鱼弘志虽然跟自己关系平平,但他是皇上的铁杆心腹,总不会跟那帮逆贼搅到一处吧?

“进来!”

鱼弘志扶刀入内,却没有行礼,只笑道:“奴才赶到紫宸殿,才知道圣上在这里。”

仇士良顾不上寒暄,径直道:“弘志,你来了就好,外面李训那帮狗……”

话未说完,却见皇上连滚带爬地躲到鱼弘志身后,带着哭腔道:“事已泄!鱼爱卿!快快救朕出去。”

仇士良张大嘴巴,手中的陌刀“锵啷”一声,掉落在地。

◇    ◇    ◇窥基扭头看着释特昧普,眼中射出噬人的凶光。

释特昧普夷然不惧,将兜帽一翻,昂起满是金色螺髻的头颅,指着他的鼻子喝道:“窥基!你干的好事!”

窥基张开的手指一根一根蜷紧,用像是要爆炸一样的声音,一字一字喝道:“释!特!昧!普!”

释特昧普昂然道:“我佛弟子,向来以慈悲为怀!杀戮如此之重,岂是佛门所为?窥基!你到底还是不是我佛弟子!”

窥基厉声道:“此贼乃佛门公敌,人人得而诛之!”

释特昧普放声大笑,“窥基!你这点移花接木的鬼蜮伎俩,也好在本法王面前卖弄?你那些肮脏手段,没有人比我更懂!”

一名巡行僧喝道:“特大师,你身为法王,岂能信口雌黄,指斥佛子!”

“你们——”释特昧普用指尖点了点已经伤亡惨重的巡行僧,然后手一挥,将不断赶来的僧众都圈了起来,“还有你们!都被窥基这个撒谎大师给骗了!”

群僧一片哗然。释特昧普虽然是来自大孚灵鹫寺上院的法王,在十方丛林地位极高,但窥基大师身为大慈恩寺方丈,在唐国位比国师,更是唐国佛门诸寺的领袖,此时被他当庭指斥为骗子,不啻于将窥基的金身彻底击碎。

那名巡行僧厉声道:“特大师!诽谤佛子,你不怕堕入拔舌地狱吗?”

释特昧普双手张开,拇指相对,对众人道:“待本法王来告诉你们真相!所谓的佛门公敌,乃是窥基这个撒谎大师一手捏造的谣言!大孚灵鹫寺沮渠二世大师,从未降下如此法旨!”

周围的僧众顿时大哗。

窥基双手握拳,手背筋骨毕露,犹如铁石,“特昧普!你如此胡言乱语,已然堕入魔道!”

释特昧普抬起下巴,不屑地说道:“到了此时,尚且满口谎言!本法王这便揭穿你的真面目!来人!”

“阿弥陀佛。”一名红衣僧人出现在墙头。

净念双手合什,光溜溜的头皮冒出一层暗青色的发根,他眼中满是慈悲与怜悯,清秀的面孔上却浮现出一丝痛苦。

“贫僧净念,乃十方丛林红衣主教,沮渠二世大师亲传弟子。两日前,贫僧联络灵鹫寺上院,求得实情……”

窥基冷冷道:“净念,你也堕魔了吗?”

净念虔诚地低下头,“佛祖在上,贫僧不敢虚言作伪——沮渠二世大师确有法旨,但只是请程侯拨冗前往灵鹫寺一叙,并未称其是佛门公敌。”

净念抬起头,目视着程宗扬,诚恳地说道:“程侯,昔日贫僧被谎言所惑,多有得罪,还请施主见谅。”

程宗扬冷哼一声,握刀的手掌却不敢有丝毫松懈,暗自戒备。所谓的佛门公敌竟然是窥基一手炮制的谎言,此时被人当众揭破,人设彻底崩塌,走投无路之下,说不得会来个鱼死网破——他可一点都不怀疑窥基对自己的杀意。

众僧议论声越来越响。窥基脸色越来越冷。

来援的十方丛林僧众虽多,但最多的乃是原系密宗的青龙寺,其余僧众也大都更亲近于十方丛林的共主大孚灵鹫寺,大慈恩寺在长安势力雄厚无比,此时竟无一人到场。甚至连立场暧昧的禅宗诸寺也被摒弃在外,显然是被精心挑选过,而自己竟毫无所觉!

一名巡行僧叫道:“我相信窥基大师!必然是有不轨之徒,伪造了沮渠二世大师的法旨!”

释特昧普像看一只蝼蚁一样,傲慢地瞥了他一眼。

“阿弥陀佛。”一名僧人上前一步,合什说道:“贫僧净空,乃大慈恩寺知客香主。贫僧以佛祖的名义起誓——当日大孚灵鹫寺所降法旨,实为窥基大师亲手所录,交予弟子传禀。”

窥基双拳紧握,身上冒出丝缕缕的黑色气息。自己本寺的僧人当场反水,指控法旨是他亲授,意味着有人伪造法旨,也是他亲手伪造。

释特昧普满头金灿灿的螺髻闪闪发光,指着窥基的鼻子喝道:“窥基!你还有什么话说!”

窥基面无表情地说道:“沮渠二世大师本意,岂是尔等所能知晓?”

“阿弥陀佛!”一名青龙寺的僧人出列道:“小僧可以作证,窥基大师与攻灭天竺佛门的邪魔勾结,指派其弟子在城外伏击程侯。”

一名巡行僧大声道:“一派胡言!”

那僧人道:“敢问程侯,当日在城外袭击你的,究竟是何人?”

程宗扬道:“魏博乐从训!”

“阿弥陀佛,乐从训正是窥基私淑弟子,”那僧人道:“他们与那些邪魔商量好的,一路在北,一路在南,截击程侯,还有窥基招揽的几伙势力,分别在东面和西面埋伏。幸好有佛祖保佑,程侯有惊无险,全身而退。”

窥基一拳击出,隔着数丈的距离,那僧人头颅仿佛被铁锤砸中的西瓜一样爆开,血水混着脑浆溅起丈许。

“无耻小人!”

窥基再次出拳,遥遥击向净空,却被释特昧普劈掌拍散拳劲,叫道:“果然露出邪魔本性!”

窥基森然道:“我佛亦有明王之怒,今日便让尔等见识见识佛法真义!”

自己的心腹亲信几乎一扫而空,窥基再无顾忌,他拔出金刚杵,在左手背上刻了一个血淋淋“卐”字符,然后将鲜血洒在地上。

地面裂开一道缝隙,一只蓝色的大手从缝隙中探出,攀住地面,仿佛一个巨大的魔神正奋力从地底钻出。

接着窥基在右手背上又刻了一个血淋淋“卍”字符,然后双手握拳,“呯”的一声,双拳拳锋相对,重重擂在一起。

鲜血溅落,地底的魔神发出一声令人心肺为之撕裂的鬼啸,一只巨大的头颅从缝隙里伸出,它头戴骷髅冠,双目如火,额头正中,一只血淋淋的巨眼蓦然张开,凶狞地盯着前方的程宗扬。

◇    ◇    ◇“圣上勿惊。”

鱼弘志像提小鸡崽儿一样,把李昂提起来,放回舆中,笑道:“你且死不了呢。”

仇士良足尖一挑,将陌刀提到手中,然后退开一步,面孔像被人狠狠抽打过一样,扭曲涨红。

他哑着嗓子道:“好!好!好!老奴一片忠心赤胆,他娘的全都喂了狗了!干你娘的狗皇帝!来啊!杀我啊!”

“仇公何必发火呢?要杀你的是皇上,可不是 我。”鱼弘志笑眯眯对李昂说道:“对吧?圣上。

李昂脸色再度发白,他攥住拳头,抵在嘴边, 不由自主地咬住手指,在舆中蜷起身体。

鱼弘志没有理会这位皇帝陛下,自顾自解下腰 间的金鱼袋,“哗啦”一声,将数十枚鱼符倒在桌案 上。

“这块是右神策军的鱼符;这一块,是随驾五 都的鱼符;这块是邠宁军的鱼符;这几块是龙武 军、羽林军的;这块更了不得,是鱼公观军容使的 鱼符,可调动天下兵马;剩下这几块是推事院、六 扇门,还有十六卫大将军的鱼弘志笑眯眯道:“眼下还差了一块--左神 策军。

鱼弘志拍了拍手,一名女子进来,将一只沾血 的金鱼袋放在案上。

仇士良目眦欲裂,这只金鱼袋,正是自己用来 盛放左神策军鱼符的,昨日亲手交给儿子,却不成 想会在此地出现。

鱼弘志笑着拿起金鱼袋,正待取出里面的鱼 符,脸色却不禁一变,与齐羽仙面面相觑。

齐羽仙尴尬地说道:“那个.....咳.....鱼符被 人夺走了鱼弘志尖声道:“谁!

“太真公主。

上一章: 第二十一集 第六章 祥瑞成灾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二十一集 第八章 弃佛入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