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体育修真军事历史幻想悬疑武侠游戏灵异玄幻科幻言情都市完本更新

第二十一集 第六章 祥瑞成灾

弄玉&龙琁
上一章: 第二十一集 第五章 玉诏无字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二十一集 第七章 铜笛惊寒

听到宅中传出的兵刃声,张承业也有些发懞,正犹疑间,刘贞亮闪身从大门出来,对他喝道:“圣上有旨!命尔等谨守程侯居处,为防刺客潜入,除大慈恩寺僧人以外,严禁各方出入!张承业!先带你的人马,将这些携带凶器的无关人等都抓起来!”

囊瓦当即变了脸色,“你敢!”

刘贞亮催促道:“快快动手!”

张承业镇定地施了一礼,“敢问前辈,圣旨何在?”

“是皇上的口谕!”刘贞亮白发几乎竖起,厉声喝道:“张承业,你这小儿敢不奉诏!”

“小的不敢,更不会不相信前辈。”张承业道:“只是兹事体大,还请刘前辈稍候片刻,待晚辈入宫请旨!”

“你——”见张承业礼数恭谨,态度却分毫不让,刘贞亮放缓口气,“老夫与汝父昔日同在宫中当差,情同手足。”

“若非如此,小侄已经命人‘恳请’前辈一同入宫。”

刘贞亮重重一顿足,拂袖而去。

◇    ◇    ◇李训等人刚刚接到消息奔入宫中,仓促之下,此时都有些气喘吁吁。

刚在紫宸殿站定,不多时,云板声响,李昂被一群内侍的簇拥着来到殿内,升阶登上御榻。众臣山呼万岁,行礼如仪。

仇士良一眼扫过去,在场的外臣无非李训、舒元舆、王璠、郭行余、韩约等人,都是皇上信重的臣子,兼且整日围着李训打转的亲信,倒是没看到御史中丞李孝本和京兆府少尹罗立言。其余都是宣徽使、学士使、尚衣监、内庄宅使、内弓箭库使……等北司诸宦,全是太监。

仇士良正要开口说田令孜的事,不料左金吾卫大将军韩约抢先出列,“臣韩约,启奏陛下。”

这是众人商议过多次的,李昂应声道:“讲来!”

“昨夜金吾左仗院后院石榴树上,有甘露降临,此乃天降祥瑞,佑我大唐!微臣为陛下贺!”

韩约说罢,俯首再拜。

仇士良眼珠子一转,抢先拜倒,“天降祥瑞啊陛下!陛下圣明神武,上感于天,如今又揪出内朝的奸臣!方有此祥瑞,奴才恭贺陛下!”

内侍尽皆拜倒称贺,众臣也连声称贺不已。

李训上前拜倒,“甘露祥瑞降于宫禁,诚为吉兆,臣李训,伏请陛下亲幸金吾左仗院观之。”

仇士良道:“百官还没到齐呢。这么大的事,还是请圣上启驾含元殿,召集百官同贺,好让我们这些奴才和朝中的官员,都沾沾圣上的福气。”

李昂与李训交换了一个眼色,“依卿所奏。”

◇    ◇    ◇窥基果然是冲自己性命来的,连场面话都没说几句,便直接动手。

那些苦行僧是窥基亲手调教的佛门弟子,秉承了十方丛林对佛祖的狂热,修为强横,此时人多势众,甫一交锋,敖润等人便节节后退。

后面的任宏、郑宾、独孤谓等人纷纷迎上,挡住那帮黑衣僧人。

南霁云将凤嘴刀横握身前,双臂肌肉隆起,紧盯着面前身披紫色袈裟的窥基大师。

窥基手提禅杖,冷冷道:“螳臂安敢挡车!”

说着抛开禅杖,手掌张开,展臂往南霁云头顶拍去。

双方相隔两丈,但窥基一步迈出,掌风已经扑面而至。

南霁云长刀一翻,刀锋回撤,护住面门。

“呯”的一声,窥基一掌拍在凤嘴刀的刀身上,发出金石般的震响。南霁云双臂稳如磐石,硬生生挡住他这一掌,接着刀柄尾端挑起,刺向窥基小腹。

窥基不闪不避,锭铁打制的刀柄刺在袈裟上,“篷”的一声,如中破革,被他从容挡开。

南霁云退后一步,凤嘴刀拉开距离,随即再次劈出。

窥基左掌竖在胸前,右手五指箕张,用掌背格开刀身,顺势往他胸口拍去。

谁知手掌刚碰到刀身,刚猛无俦的长刀忽然变得轻灵飘忽,凤嘴轻抖间,从他掌缝中连啄三记,分别挑向窥基的双眼和咽喉。

窥基护胸的左掌抬起,犹如龙爪托住刀脊,破去南霁云的攻势。

南霁云收刀后退,神情凝重地盯住窥基。他是擅长冲锋陷阵的猛将,走的是刚猛剽厉的路子,虽然刀法已经到了刚柔并济的境地,但终究逊色一筹,两次出招都被窥基轻易化解,一时间如同面对万仞巨岳,气势被制。

窥基再次迈步踏出,紫色的袈裟微微一闪,几乎贴到南霁云身上。

南霁云发出炸雷般一声大喝,左手握住刀柄前段,斜着切向窥基胸口,右手铁拳擂向窥基面门。

窥基右掌一抹,用掌心挡住刀锋往外推开,接着紫影闪动,左掌宛如巨斧般劈下,将南霁云铁铸般的右肩打塌下去。

南霁云喷出一口鲜血,右肩下陷,面上却露出一丝凶悍。趁窥基双掌同时攻出的刹那,他用左臂挟住刀柄,左腕一翻,凤嘴刀从窥基掌缘脱出,满蓄着浑身的力道,狠狠劈在窥基胸口。

“绷”的一声,袈裟上的黄金环扣飞出,一道刀痕出现在窥基在胸前,凤嘴刀破开袈裟,深深斩进窥基的僧袍。

“叮”,刀锋下传来一声金铁声,窥基古铜色的面庞闪过一抹青气,回手一把拧住刀锋,右脚一记斜踢,正中南霁云肋下。

南霁云“腾腾腾”连退数步,最后“格格”两声,力贯双足,将脚下的青砖踏得粉碎,脚背陷入地面寸许,奋力稳住身形,然后右掌伏地,低吼一声,用力一推,将脱臼的手臂复位。

窥基目光森冷地盯着南霁云,“你若此时罢手,老衲便给天策府一个面子。否则……”说着将凤嘴刀一折两断,丢在地上。

南霁云昂起身,双臂交叉,犹如一头雄狮,挡在窥基面前。在他身后半步,就是程宗扬的座椅。

◇    ◇    ◇大明宫,含元殿。

王涯领着文武百官踏上龙尾道。他已年过七旬,又身长腿短,这条长坡走得他气喘吁吁,到了坡顶才松了口气。

刚入殿还未站稳,便看到一群内侍簇拥着皇上的御驾涌入殿中,为首者正是仇士良。

王涯连忙趋入殿中,率文武百官叩拜行礼。

段文楚心头忐忑,不知道一会儿该怎么回奏程侯之事。自己前去慰问的情形肯定是不敢直说的,程侯门客那番大逆不道的言语,简直骇人听闻,说出来少不得龙颜震怒。更何况自己连程侯的面都没见着,至今未知其生死……

待百官站定,仇士良抢先道:“圣上有旨!左金吾大将军韩约奏报:金吾左仗院石榴树,夜降甘露。着命李训先往视之。钦此!”

王涯怔了一下,然后赶紧拜倒,“此诚祥瑞!臣等为陛下贺!”

李训出列道:“臣领旨。”

趁李训前去金吾左仗院察看,仇士良游目四顾。此时含元殿内一大半都是内侍,这些内侍可不是光在宫中伺候的,而是与殿中的宰相、两省高官一样,手握实权,与三省六部等南衙并称的北司。

北司诸宦,最显贵的莫过于左右枢密使和左右神策军中尉,以往朝会议事,甚至凌驾于宰相之上。然而此时,王守澄被挫骨扬灰,田令孜已经是半个死人,鱼朝恩不见踪影,博陆郡王称病未至,在殿内议事的,只有自己一个!

真真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仇士良心怀大畅,自己辛苦多年,不惜连下面都割了,好不容易才走到这一步,连老天爷都降下祥瑞,给自己道喜!扬眉吐气,就在今朝!

“回陛下。”

幸福的时光总是短暂的,几乎是一恍神,李训就回来复命。

“臣等已去看过,所谓甘露,恐非为真。”李训道:“请陛下慎重处置,以免有污圣明。”

什么?仇士良当时就不高兴了,好端端的祥瑞,怎么就成假的了?

殿内发出一阵窃窃私语声。

“韩约!”李昂不悦地说道:“难道是你妄言祥瑞?”

“臣万死!还请——”韩约一阵口干舌燥,他费力地咽了口吐沫,“还请陛下……遣内臣复察核实。”

没用的东西!仇士良在心里鄙夷地骂了一声,伏地道:“求圣上恩准,奴才愿前往金吾左仗院,一视究竟!”

“准奏。”李昂停顿了一下,对北司诸宦道:“你们,也都去看看。”

一群内侍纷纷拜倒,“奴才遵旨!”

那帮太监由韩约领着,一窝蜂般出了含元殿,前往金吾左仗院,殿中只剩下几个小内侍。

李昂手心中满是冷汗。

按照计划,李孝本率御史台一众吏从藏身西朝堂,罗立言与京兆府众吏藏身东朝堂,韩约设下重兵在金吾左仗院内,王璠、郭行余召募的太原、邠宁两镇兵马在丹凤门外,还有田令孜带领的随驾五都,尽在身后的紫宸殿埋伏,只待自己一声令下,便伏兵四起,尽诛群宦。

远远望着一众内侍行至御道,李昂心跳越来越快,猛然起身,“众卿家!”

他很想直接下旨,命文武百官接诏,诛杀那帮欺上惘下,祸国殃民的太监,重振大唐声威,但此刻一眼望去,看到位在前列的尚书右仆射严绶,还有曾经贵为郡王的高霞寓等人,话到嘴边舌头却僵住了。

那帮太监虽然被支走,但此时殿内的官员一大半都是内侍提拔的,自己登基不过三年,他们可是在宦官的淫威下做了二三十年官,对那些太监言听计从,真到了刀兵相见时,未必就跟自己一条心……

王涯等官员手捧笏板,俯首听命,等了片刻,却不闻圣上御音,不由暗自诧异。段文楚心头怦怦直跳,心头生出一丝难以名状的恐惧,耳边仿佛又响起程侯那门客的狂悖之言……

李训顾不得朝廷礼仪,抬眼看去,只见李昂张口结舌,原本因为亢奋涨红的面孔变得发白,顿时心下大急。

他上前一步,叫道:“速来接旨!”

话一出口,他才发现自己的嗓音已经变得嘶哑。

文武百官不解其意,也不知道是让谁去接旨。自王涯以下,群臣不约而同地把头俯得更低了一些,一时间殿中安静得针落可闻。

望着躲在人群里的太原节度使王璠瑟瑟发抖,李训不禁目眦欲裂。

忽然一名官员排众而出,邠宁节度使郭行余伏阶道:“臣接旨!”

李训顾不上理会临阵退缩的王璠,嘶声道:“速去丹凤门!速去!”

郭行余受命而出,李训看向茫然无措的文武百官,狠狠一跺脚,喝道:“都退下吧!”

群臣如蒙大赦,连忙跪拜退下。

李昂这才“噗嗵”一声,失魂落魄地坐回御榻,一时间满心羞愧,恨不能有条地缝让自己钻进去。

◇    ◇    ◇宣平坊。程宅。

窥基紫色的袈裟披散开来,胸前被斩出的刀痕隐隐闪动金光。他双掌齐出,重重掌影如同山岳,毫无花巧地一记一记劈下。

南霁云连挡三掌,终于不支,被窥基一掌拍在胸口,雄伟的身躯往后撞去。

程宗扬抬手在南霁云背上一托,将南八送到一边,右手拔出佩刀,朝窥基奋力一劈,却是连刀掷出。

窥基屈指一弹,像掸开一只苍蝇般,将佩刀弹飞。他冷冷盯着程宗扬,眼中流露出隐晦而浓重的恨意。

程宗扬没有躲避,而是拔出另一柄佩刀,起身指向窥基。

窥基迈步出掌,五指如同山峰,压向程宗扬头顶。

程宗扬跃上座椅,双手握刀,居高临下斩向窥基的手掌。

一股雄浑的掌风当胸袭来,窥基一掌拍飞长刀,紧接着又是一掌拍出。

程宗扬被掌风压得摇摇欲坠,却双手握拳,悍然迎上。

掌至中途,窥基眉梢一动,忽然往后疾退。

“嗡”的一声轻响,一道电光从程宗扬手中射出,紧贴着窥基的掌心,往前延伸,却差了少许,未能刺中他的手掌。

刀身闪动间,将凝未凝,窥基已经再次抢上,僧袍双袖卷起,掌力犹如长江大河滚滚而来。

程宗扬厉吼一声,未曾痊愈的经脉中真气狂涌,刀身光芒大作。

就在这时,椅下的锦缎无声破开,一柄短矛贴地挑出,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刺向窥基小腹。

藏在椅下多时的吴三桂一矛刺出,锐利的矛锋犹如流星,破开护体真气,深深刺进窥基的僧衣,那双膨胀的手臂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收缩下来。

接着足影飞来,窥基一脚踏在吴三桂肩头,吴三桂被踢得倒飞出去,将身后那张高背胡椅撞得粉碎。

程宗扬已经腾空而起,蓄满着九阳真气的一刀斩下,将窥基左掌斩出一道血淋淋的伤口,深可见骨,刀风所及,连窥基的僧袍也被破开。

窥基面色铁青地退开一步,右手一把拧住短矛,“格”的一声,生生拗断,只剩一截矛锋留在僧衣内。

程宗扬提刀指着他,“我还以为大师练成了金刚不坏之身,原来是衣内披着铠甲。这明光铠也是大师的祖传之物吧?等我砍了大师的狗头,正好剥下来,挂在树上当靶子。”

“侯爷!奴才来了!”童贯带着护卫冲开阻截,从垂花门涌入,从后拦住窥基等人的去路。

窥基僧袍尽碎,露出身上一副金光闪闪的铠甲,那柄矛锋刺穿甲片,锋刃陷入腹中数寸。

“噗”的一声,带血的矛锋被真气逼出。

窥基左掌张开,掌心的刀痕诡异地蠕动着,渐次合拢,将裸露的白骨包裹起来。接着他右掌龙爪般探出,插在地上的禅杖飞起,落入掌心,杖首的金环碰撞着,“铮铮”作响。

窥基昂首向天,扬声喝道:“为我佛斩妖除魔!就在今日!”

“阿弥陀佛!”四周传来山呼海啸般的佛号声,无数的僧人随着破晓的天光同时现出身形,从四面八方往程宅涌来。

◇    ◇    ◇丹凤门外,王璠召募的太原兵刚从光宅坊出来,这些军士大都是常年祸乱街坊的地痞无赖,其中几个所谓的豪杰,也不过是好勇斗狠的江湖汉子。被王璠召募之后,他们换上衣甲,摇身一变成了节度麾下的亲兵。此时酒足饭饱,叼着牙签,扛着兵刃,乱哄哄聚在宫门前。

柴永剑目光犹如饿狼,紧紧盯着那帮军士。

黎锦香戴着一顶斗笠,斗笠边缘垂下的薄纱直至脚踝,掩住她窈窕的身形。

“凉州盟盟主至今未曾决出,却是误了行里的大事。”

柴永剑冷冷道:“行里首鼠两端,一面跟窥基、田令孜合谋刺杀程贼,一面又投注李训,对付宦官,让我们这些办事的小人物无所适从,跟没头苍蝇一样东奔西跑。”

“柴宗主错了。刺杀程侯是行里的生意,对宦官下手也是行里的生意。”

“柴某虽然不知兵,但也知道这样的士卒只是些乌合之徒。摇旗呐喊尚可,若是真刀真枪的搏命,免不了一触即溃。行里真想做成生意,为何把魏博的人马隔绝在外?”

“一来魏博牙兵骄傲成性,能用之而不可制之;二来乐从训到底是窥基名下弟子,可使之而不可信之;三来,正如柴宗主所言,这些乌合之徒只是用来摇旗呐喊的。真正得用的,是行里花费重金募集的邠宁兵……”

柴永剑眼珠转了转,“邠宁兵怎么没来?”

“田枢密使。”鱼弘志笑眯眯道:“恭喜枢密使,皇上有旨。”

田令孜大喜道:“已经拿下仇士良那贼厮鸟了?好哇好哇!奴才这便过去!来人啊!随咱家去伺候圣上!”

十余名亲信闻声过来,将田令孜围在中间。

鱼弘志面南而立,先向含元殿方向遥遥施了一礼,然后口传圣谕,“皇上有旨:右枢密使田令孜勾结匪类,谋刺宰相武元衡,着命鱼弘志率随驾五都甲士即刻拿下,收系右神策军中。钦此!”

田令孜大喜之际突闻噩耗,整个人都像被打了一棒子,牙关“格格”发抖,颤声道:“鱼……鱼弘志,你敢……敢假传圣旨……”

鱼弘志叹道:“依咱家的意思,不如一刀两断,给田公公来个痛快。可惜,鱼公不让杀你,只好先留你一条狗命。”

“你……”田令孜眼珠乱转,望向周围的亲信。

“别瞎想了。”鱼弘志尖声笑道:“武元衡治蜀多年,遗泽在民,你猜猜,若知道是你刺杀的武相公,这些来自蜀地的忠义之士,是受你们兄弟收买呢,还是恨不得把你碎尸万段?”

田令孜脸色苍白,忽然一名心腹朝他屁股上踹了一脚,“看什么呢?混帐东西!”

“揍他!”

那帮亲信翻脸无情,当下拳脚交加,把田令孜捶倒在地,一通暴打。

“收着点儿啊,别把人给打死了。”

鱼弘志慢悠悠吩咐一句,然后迈步出门,立在阶前道:“邠宁将士何在?”

一名披着甲胄的虬髯将领上前抱拳,“末将张忠志在!”

“皇上有旨:宰相李训携众作乱,着命鱼弘志亲领邠宁军,即刻救驾!”

“末将领命!”

鱼弘志抬手指向那名脸色惊惶的绿袍官员,“先把他杀了!”

张忠志拔刀一挥,不等那官员反应过来,便斩下他的首级,顺势捞在手中,举到鱼弘志面前,狞声道:“幸不辱命!”

鱼弘志满意地点点头,“好好干!只要你实心给我们北司办事,这十六卫大将军嘛,总少不了你一个。”

张忠志抛下头颅,半跪着抱拳道:“多谢公公成全!”

大明宫,金吾左仗院。

“韩将军,你抖什么呢?”仇士良奚落道:“便是你眼拙,认错了甘露,最多挨一顿训斥罢了,怎就吓成这个样子?”

韩约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公公说的是……”

“干爹当心。”

郄志荣扶着仇士良手臂上了台阶,一行人浩浩荡荡跨进金吾左仗院的大门。

金吾左仗院面积广大,昔年待漏院未建时,百官在此等候上朝,因此房舍众多。又因为金吾卫负责巡视京城,捉拿不法之徒,院内还有监牢用来关押囚犯。

几名金吾卫军士正在院内等候,都是徒手,未携带兵刃。道路两旁张挂着紫罗帷幕,看来是准备好皇上亲幸此处。

天降甘露的石榴树在后院,仇士良边走边道:“那甘露是什么模样?不会就是一层白霜吧?”

“回、回公公……”

韩约呼吸急促,低头看着地面,大冷的天,汗水顺着额头直淌下来。

仇士良奇怪的看了他一眼,忽然耳边“叮当”几声轻响,依稀是兵器碰撞的声音。

仇士良停下脚步,双眼死死盯住旁边的帷幕。

一阵寒风吹过,帷幕卷起,露出幕下一排战靴。

仇士良脑中“嗡”的一声,双脚像触电一样,猛然跳起转身,往院门掠去。

韩约瞪大眼睛,脸上瞬间血色全无。

反应最快的是仇士良那些义子义孙,干爹一动,立马跟上。其余内侍莫名其妙,纷纷扭头看去。

只见厚重的大门“辄辄”作响,那几名金吾卫军士正准备关门落锁。

郄志荣紧跟着干爹,尖声叱道:“该死的贼配军!滚开!”

那些金吾卫军士不知所措地看向韩约,韩约喉咙却像被堵住一样,嘴唇哆嗦得一个字都吐不出来。

一众内侍终于反应过来,狂奔着冲出院门,往含元殿奔去。

这边郭行余赶到丹凤门外,却不见自己的邠宁兵,眼前只有王璠的太原兵。

郭行余顾不得细问,攘臂道:“尔等听令!随我入宫护驾!”

那些太原兵面面相觑,前面一个道:“你谁啊?”

“我乃邠宁节度使郭行余!”

“我们太原镇的,跟你不搭啊。”

“王璠王节度呢?怎么不出来?”

“诸位将士!”郭行余高声道:“郭某身为邠宁节度使!一言九鼎!尔等随我入宫护驾,都是有功之臣!”

“等等!说好的赏钱谁给?”

“姓王的不出头,不会把钱给昧了吧?”

“护驾?护谁的驾?”

“当今圣上!”

“当今圣上不是个书呆子吗?”

那帮地痞发出一阵暴笑。

郭行余气血翻涌,猛然上前抽出那人的佩刀,将他砍翻在地,然后举刀厉喝道:“都听我号令!宫中宦官作乱!圣上有旨!入宫之后!杀尽诸宦!事后必有重赏!”

黎锦香道:“柴宗主,你进去看看,见机行事。”

柴永剑拿起头盔扣在头上,排众而出,用长安口音道:“兄弟们!要发财的跟我来!”

上一章: 第二十一集 第五章 玉诏无字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二十一集 第七章 铜笛惊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