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体育修真军事历史幻想悬疑武侠游戏灵异玄幻科幻言情都市完本更新

第二十一集 第四章 生死有命

弄玉&龙琁
上一章: 第二十一集 第三章 天人降谕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二十一集 第五章 玉诏无字

翊善坊紧邻着大明宫的丹凤门,宫中有头脸的宦官多半在此置宅,好方便出入宫禁。仇士良也不能免俗,在此置办了产业。这会儿他靠在软榻上,一边在姬妾的服侍下惬意地泡着脚,一边不屑地冷笑道:“逃了?他能逃到哪儿去?”

他虚拂了一下案上的黄绫,得意地说道:“陛下诏书在此,姓田那贼子不束手就擒,莫非还能造反不成?哈哈……”

“父亲说得是!”仇士良的四子仇从渭道:“我猜,田贼八成是得了信,还不到下午,宅里的人便跑得干干净净,连只耗子也没逮着。”

“姓田那厮平常脚趾头恨不得翘到天上去,临到事上,一句话就给吓跑了。真是个中看不中用的废物,哈哈!”仇士良放声大笑。

仇从渭道:“孩儿这便去刑部,督促六扇门的人去寻他的踪迹。”

“不用管他!让他跑得越远越好。”仇士良不以为然地说道:“明日大朝会上,咱家回禀圣上,田贼自知罪重,不待审讯便畏罪潜逃。他不敢露面,这罪名便是板上钉钉!待发下海捕文书,看他还能逃到哪儿去!”

说罢,仇士良又有些不放心,“王爷那边知会了吧?”

“三哥已经去禀报了。”

“不是让从源在东内苑盯着吗?”仇士良坐起身,“瞎跑什么呢?”

“大哥去了宣平坊,五弟在宫里随侍,孩儿带人去打探田贼的动静,只好让三哥走一趟了。”

“你别在这儿待了,赶紧回东内苑,盯紧神策军。”仇士良道:“这可是咱们的命根子!”

“孩儿明白!还有一事……”仇从渭趋近了些,在仇士良耳边低语几句。

“哦?”仇士良眉头松开,“他们真这么说的?”

“父亲知道,王守澄那厮跟鱼朝恩交好,他们本来想投到鱼朝恩门下。”仇从渭笑道:“待听说父亲今日一本奏上,吓得田贼逃之夭夭,转脸又求到儿子这里,说只要父亲点头,他们立马改姓入宗,给爹爹效力。”

“见风使舵!”仇士良斥骂道:“明知道我跟王守澄斗得不可开交,老王尸骨未寒,他们就一个头磕在地上,连改姓的事都做得出来!”

仇士良抚膺长叹道:“真不要脸啊!”

“上梁不正下梁歪,王守澄那厮立身不正,他这帮义子义孙也尽是些不忠不孝的小人!”仇从渭跟着骂了几句,然后道:“要不我回了他们?”

“别。”仇士良摇摇手,“既然投上门,这么赶走未免寒了人心。”

“唔……”仇士良想了想,“不但不能赶,还得给他们脸面。跟他们说,他们在宫里也是有头有脸的人,改姓须不好看。挑几个年龄小些的义孙,拜到你们兄弟名下就行了。给他们说,只要他们肯诚心办事,以往老王怎么对他们的,我这里分毫不少——说不得还有些额外的好处。”

仇从渭心下会意,王守澄死时还连带了五个最亲近的义子,这便空出来五个要紧的肥缺。宫中各方无不盯着这几个位子明争暗斗,争得乌眼鸡一般。里头最惨的就要数这帮刚死了爹的苦娃,不但肥缺无望,连本来的位子怕是都保不住,随时都可能被人一脚踢开。如今父亲大人金口玉言许诺下来,那帮丧家犬不知该如何感恩戴德。

仇士良挥了挥手,“赶紧去吧。”

仇从渭应了一声,匆匆前往左神策军所在的东内苑。

仇士良靠回榻上,叹道:“原本觉得五个儿子便足够了,这会儿看来,还是少了。临到事上,到底是亲生的放心。”

妾室一边给他抹脚,一边笑道:“那便给二公子多置几房妾好了。”

提及此事,仇士良更是满心无奈。他家中世代宦官,当初一口气生了五个儿子,于是净身入宫,继承祖业,靠着父祖的恩荫,一路青云直上,成了唐国最顶尖的大太监,又先后把自己的四个儿子都引入宫中,父子同心,上下勾结,牢牢把持权柄。

谁知宦途亨通,家事却难遂人愿。原本留下次子仇亢宗传宗接代,可添了几个孙子都陆续夭折,竟无一个留存。

眼看偌大的家业后继无人,仇士良愁得白头发都多了几根。他让次子亲近那位秦国正使,也存着几分心思,想借徐仙师的神仙术,好给自家续个香火。

“时辰尚早,老爷要不要听支曲子?”

“听什么曲子?明日朝会要紧,睡了。嗯……”仇士良转念一想,“把志荣新送来的那个小丫头叫过来,开个苞,沾些喜气。”

◇    ◇    ◇十六王宅,博陆王府。

堂中的几案因为常年摩挲拂拭,漆面已经剥落,宛如一位年迈的老人,布满岁月的斑痕。

此时案上放着一颗晶莹剔透的珠子,如冰的珠身映出一张苍老的面孔,另一边,则是一名身着黄袍的僧人。

李辅国浑浊的双目落在对面的僧人身上,眼神瞬间锐利无比,如同出鞘的刀锋,仿佛能切开他光秃秃的头颅。

那僧人双手合什,低低宣了声佛号,“阿弥陀佛。郡王明察万里,贫僧不敢有一字虚言。”

李辅国凝视那僧人良久,目中的锋芒渐渐收敛,慢吞吞道:“果然是后生可畏。孤家原想着已经这般时候,尉迟小儿也该来了。便是他不来,也该派个知根知底的心腹亲信,不成想他派来的知客香主,却是为汉侯充当说客……尉迟小儿输得不冤。”

“窥基大师贪嗔痴三毒未净,又为蕃密所惑,已堕魔道。”大慈恩寺知客香主净空道:“程侯天生慧根,一点慈悲之心,更是深得如来真意。”

“灵尊转世?”李辅国满是皱纹的脸上没有丝毫表情。

“转世之说,贫僧不敢妄言,但程侯知人所不知,确有天人之资。”

李辅国伸手拈起那颗珠子,瞳孔中微微一闪,仿佛有火苗跳动一般,双目再度亮起。

明净的珠身上映出净空的光头,在他的目光灼视下清晰无比。忽然“呯”的一声,珠子连同里面的影像同时被捻得粉碎。

净空光头上迸出一滴汗珠,连呼吸都停了片刻。

李辅国抖了抖指上的粉末,然后闭上眼睛,像是睡着一样。

旁边的黄衫内侍悄悄向净空打了个手势,领他到了外间,这才低声道:“行了,王爷这是已经应下了。”

“阿弥陀佛。”净空松了口气,合什道:“愿佛祖庇佑郡王。”

“三公子!”

刚从博陆王府出来的仇从源回过身,只见一名黄衫内侍纵马过来,“王爷还有句话交待!”

仇从源挥了挥手,屏退随从,策马迎了上去,“王爷有何吩咐?”

那内侍从怀中摸出一卷丝帛,握着递了过来。

仇从源伸手去接,突然缩回手,“你不是王爷的人!”

那黄衫内侍一夹马腹,坐骑蓦然加速,与仇从源错身而过,卷在丝帛中的匕首狠狠刺在仇从源肋下,顺势一拖,斩断了他的衣带。

突如其来的剧痛使仇从源叫不出声来,他身体摇晃着从马背坠下,腰间露出一个扇形的伤口,鲜血狂喷。

◇    ◇    ◇夜幕低垂,程宗扬坐在屋顶上,手里拿着一只酒壶,不时放到嘴边,啜饮一口。

今晚已是上元最后一夜,四面望去,长安城内火树银花,流光溢彩,欢声笑语不绝于耳,一番太平盛世的繁华景象。

不过此时陪在他身边的,不是黛绮丝或者赵氏姊妹如花似玉的面孔,而是一张皱巴巴的老脸。

袁天罡裹着羊皮袄,头上戴了顶毡帽,脖子里缠着围巾,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只露出一双眼睛,嘴里嘟嘟囔囔抱怨道:“大晚上爬到屋顶,就着西北风喝闷酒,你丫的有病啊?”

“心里烦,想找个人说说话。”

袁天罡闭上眼,敷衍道:“说吧,说吧,我听着呢。”

“我刚杀了个人。”

“这话说得……”袁天罡听着就稀奇,“你没杀过人是怎么着?”

程宗扬沉默半晌,没头没尾地说道:“本来我恨死她了。只想干死拉倒。”

袁天罡鼻中嗤笑一声,“我就知道你没干好事!那个女杀手落到你这色中魔王手里,肯定是先奸后杀!再奸再杀!”

程宗扬望着天边的阴云,“你也觉得很对,是吧?”

“废话!她是敌人,还杀了你的女人!杀人偿命,天经地义!你什么意思?还想饶了她?你丫的圣人啊?”

“没错,我和你想的一样,有仇报仇,有恩报恩,多快意!如果一开始我就把她杀了,心里一点愧疚都不会有。”程宗扬抿了口酒,“退一万步说,就算我干过她,再把她杀了,也是天经地义,心里不会有什么负罪感。”

“不是,”袁天罡奇道:“你打哪儿来的负罪感?”

程宗扬呼了口酒气,“她是个俘虏,一点反抗能力都没有。我就那么干啊干啊,一直在榨取她的精元……你别笑话我,干到一半的时候,我真没有什么杀心了。甚至看到有人折磨她,我都觉得……”

“哎哟哟,程大圣人,宁就是道德帝啊?”

程宗扬没理会他的奚落,“我那会儿在想,真要放过她也不是不可以。毕竟细论起来,孙暖也不是她杀的,废了她的修为已经足够惩罚了,对吧?如果说她手上有人命,可内宅那些女人,手上有人命的还少吗?我不照样都留着了?以身赎罪,囚到内宅当个奴婢算了。”

袁天罡啐了一口,“你继续,我听听你还能放出什么屁来。”

“可是没想到,她本来身上有伤,又被药物透支得厉害,我一个没收住,居然……她就死了。”

“妈的!让我吐两口。太恶心了!”

“我那会儿真的犹豫了。其实我当时如果把采补的精元反哺回去,有三成的把握能保住她的性命。”程宗扬狠狠灌了一大口酒,“但我没有。”

袁天罡冷笑道:“舍不得那点儿真气吧?”

“并不是……”程宗扬双臂架在膝上,把头埋在膝间,半晌才道:“我是怕被人鄙视。”

“屋里还有别人,我怕她们看到我竟然干出这种不可理喻的蠢事,会觉得我是个没原则的滥好人,救狼的东郭,给蛇取暖的农夫,是非不分的糊涂虫,不可救药的废物和软蛋……”

“哼哼哼……”袁天罡冷笑几声,“你这样的废柴我见得多了,觉得自己高尚,又想要些好处。想占便宜,又放不下架子,想当婊子图个爽,又舍不得心里的道德牌坊,做起事来黏黏糊糊,瞻前顾后,最后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对,你使劲骂!”程宗扬道:“我就是怕自己一时好心,却办了坏事。我自己倒霉也就认了,可现在跟我混的那么多人,我要是把他们害了怎么办?”

袁天罡张了张口,最后泄气道:“得了吧,你混得比我强多了。我那点儿人生经验教给你,说不定把你带沟里了。”

程宗扬若有所思,“倒也是。”

“谦虚点儿啊!我说你胖你可就喘上了?说真的,”袁天罡道:“那会儿要是屋里没别人,你会救她吗?”

程宗扬犹豫半晌,最后自己也不确定地说道:“也许吧?”

袁天罡朝他比了个大拇指,“真圣人,够屌。”

程宗扬苦笑道:“其实我真没那么圣贤。就跟你刚才说的,有便宜我想占,干点出格事我也没什么心理负担,我就是……就是……”

“嘴上说着狠话,心里也发过狠,可临到事上,才发现自己下不去手?”

程宗扬点点头。

袁天罡忽然道:“你玩过游戏没有?”

“玩过啊。”

“杀过NPC吗?”

“……有吧?”

“有负罪感吗?”

“那有个屁的负罪感啊。”

“你把她当NPC不就得了?”

“干!那能一样吗?她是活的,能喘气。”

袁天罡冷笑几声,“你记得我说的那位小姐吧?”

“怎么了?”

“我有时就在想,她其实就是个NPC,什么剥皮拆骨,都是一串数据。这么一想,心里就好受多了。再比如……”

程宗扬等了一会儿,不见下文,“比如什么?”

袁天罡往羊皮袄里缩了缩,“没什么。这小风跟刀子一样,哎妈,我身体都虚成这样了,你还把我拽过来受罪?你丫的还有没有人性!光知道怜香惜玉,我这种没姿色的糟老头你就随意糟践是吧?”

“得得得,咱们这就回去。”

刚站起身,却看到一个光头从内宅的井口出来。程宗扬心头那点醉意立刻醒了,险些以为有刺客从暗道杀了进来。

“净空?”

来者正是净空,他上前一步,足跟一并,抬手行了个军礼,“程上校。”

一个披着僧袍的和尚行起军礼,观感颇为滑稽,但他身上流露出来的铁血气息,让人心头一震,随之肃然起来。

紧接着暗道又出来一人,却是任宏。

程宗扬从房顶跃下,“你们怎么来了?进来说话!”

三人来到书房,贾文和正提着朱笔,在一份长安城地图上勾抹。

任宏掩上门,双方落座,净空开口道:“我方才去见了李辅国。按照贾先生的吩咐,提出用琉璃天珠换取博陆郡王的支持。”

程宗扬顾不上问前因后果,讶道:“琉璃天珠不是在信永那儿吗?”

任宏道:“我去见了信永,说程上校要用琉璃天珠,信永方丈二话不说,专程回寺取了来。”

“他还真舍得!”

净空道:“是那颗对外展示的赝品,真的还在娑梵寺内。我告诉李辅国,真的琉璃天珠程上校可以作主。只要博陆郡王能与程上校联手,事后保证把真的琉璃天珠交给他。”

“李辅国能信吗?”

净空苦笑道:“传言李辅国六道神目能辨世间真伪,我今日算是领教了。”

程宗扬看向贾文和,“是你的主意?你怎么知道那个老太监会对琉璃天珠感兴趣?”

贾文和道:“李辅国身为郡王,已经位极人臣,既封无可封,也赏无可赏。如果这世上还有一件东西能打动他,那就是残体复生,化为少年。”

“夺舍?”程宗扬想起帛老爷子寻找琉璃天珠的传闻,“这种事他也信?”

“李辅国操持政事数十年,权倾天下,如今又行将就木,只要有一线机会,都不可能放过。”

程宗扬思索道:“因为李昂对我敌意极深,所以选择李辅国?我们与李辅国联手能做什么?”

贾文和道:“免得主公一不小心,死在那位三车法师手里。”

◇    ◇    ◇大明宫,西内苑。

田令孜脸色铁青,“咱家可是把手下的兵马都给你了。你可莫要诓我!”

“田公公尽管放心。”鱼弘志道:“圣上的诏书公公也看了,待今日诛杀仇士良、鱼朝恩之后,左右神策军都归公公亲领,些许随驾五都又算得了什么?”

田令孜冷哼一声,心里却如十五个竹桶打水,七上八下。自己得知被仇士良咬定是刺杀武元衡的元凶,便跑到宫里躲起来,指望求皇上庇护。可宫里只下一道诏书,让他去右神策军待命,并把随驾五都交给鱼弘志指挥。

田令孜欲待不允,但自己已经与李辅国、仇士良等人决裂,岂能再违背圣上的旨意?无奈之下,只好交出兵权,自己只带着几名亲信,藏在西内苑——仇士良那厮领着东内苑的左神策军,真要火拼,只能靠右神策军保命了。

眼前灯火通明,一派繁忙景象,下午方才入宫的数百名民伕经过半日休整,此时酒足饭饱,正在一名绿袍官员的指挥下,从牛车上卸下沉重的木箱,揭掉封条,撬开箱盖,露出里面摆放整齐的兵刃,然后排好队列,迅速分发下去。

这是以郭行余名义调集的邠宁兵,由宰相郑注亲自筹划,终于赶在今日抵达京城,为皇上的诛宦大计加上一枚重重的砝码。

田令孜微微松了口气,四位权宦中,自己与王守澄分为左右枢密使,王守澄和鱼朝恩沆瀣一气,对自己步步紧逼,自己却与仇士良素来不睦,再加上王爷两不相帮,自家孤掌难鸣,最后还是通过大慈恩寺那边的关系,获得皇上的信任。若是明日能顺利除掉李辅国、鱼朝恩、仇士良那帮王八蛋们,自己也好尝尝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滋味。

“鱼公公。”那官员过来拱手,“都已经安排好了。”

鱼弘志点了点头,“咱家这便去回陛下,尔等在此候旨。非奉陛下诏书,不得轻动。”

“遵命!”

田令孜盯着鱼弘志的后脑勺,心下暗暗盘算,怎么安排心腹,明日趁乱送这个阉狗上路?毕竟一山不容二虎,除掉鱼朝恩、仇士良,再来一个鱼弘志与自己分庭抗礼,也是难忍……

鱼弘志乘上一顶两人抬的肩舆,穿过右银台门,往宫内行去。

远远看到一行人提着灯笼过来,鱼弘志目露讶色,“咦?这不是仇家的小五吗?做什么呢?”

“回公公,”仇士良的五子仇从潩上前施礼,“听说西内苑来了一班运送贡物的民伕,侄儿过去看看,免得那些乡下人不识规矩,冲撞了宫禁。”

“有心了。”鱼弘志笑眯眯道:“那边是右神策军的驻地,你可当心,别犯了鱼公的忌。”

“侄儿明白。”仇从潩笑着低声道:“明日朝会之后,家父请公公宴饮。”

“好说好说。”鱼弘志打了个哈哈,然后指了一名随行的内侍,“你,也跟着小五去看看,大过节的,可千万别惹出事来。”

那内侍应了一声,提着灯笼道:“小的给公子引路。”

紫宸殿内,商议多时的群臣已经散去,只剩下左金吾卫大将军韩约,正与李训低声密议,见鱼弘志进来,两人齐齐噤声,露出一丝戒备。

鱼弘志心下冷笑,目不斜视地踏入内殿,只见陛下正神情亢奋地绕殿疾走,身着紫色袈裟的窥基大师盘膝坐在御座之旁,膝上放的不是禅杖,而是一根精钢长矛。

鱼弘志俯身向皇帝陛下行礼参拜,尖声道:“回圣上,奴才已经传旨给田令孜,命他留在西内苑,防备右神策军。”

“好!”李昂双掌一合,“万事俱备,必定马到功成!什么时辰了?”

“已经是五更天了,离朝会还有一个多时辰,”鱼弘志道:“圣上要不要小睡一会儿?”

“大唐社稷,唯在今日!”李昂摆手道:“传朕旨意,赐金吾卫酒食!朕与诸将士枕戈待旦!”

“圣上,”鱼弘志劝道:“仇士良等人明日入宫,若是圣上未在内朝,怕是会起疑心。”

“有理。”李昂冷静下来,“朕这便去绫绮殿。”

“奴才遵旨。”

鱼弘志躬身领命,正待退下,窥基忽然道:“随驾五都如今在哪里?”

“回大师,”鱼弘志满脸无奈地说道:“田枢密使将随驾五都看得跟命根子一样,不肯放手。”

“都在西内苑?”

鱼弘志眼也不眨地说道:“正是。”

李昂不悦地说道:“特大师不是亲口应承,田令孜忠心王事,愿将人马归朕调用吗?”

“回陛下,田枢密使受了惊吓,不肯放权也是常情。”鱼弘志道:“依奴才看,他那些人马原也不算什么,能在西内苑盯住右神策军,便是功劳。”

“罢了。”李昂道:“李辅国那边怎么说的?”

“王爷昨日便已告病,明日的朝会只怕来不了。”

李昂连忙望向窥基,紧张地说道:“他会不会是听到什么风声了?”

窥基一手握住长矛,矛尾支地,拔身而起,“老衲去会会博陆郡王。”

李昂对历经六朝的李辅国忌惮非常,窥基愿意出手,不禁松了口气,“辛苦大师了。”

窥基大步出殿,头也不回地说道:“还请陛下诏谕皇图天策府,禁锢诸将出府。”

李昂肃然道:“朕知道了。”

三车驶出宫门,只是今晚车上无妓可载,只有一名身披金色袈裟的僧人与窥基相对。

窥基沉声道:“王爷那边怎么说的?”

“佛祖在上。”释特昧普戴了一顶兜帽,掩住头上金色的螺髻,“净空已经见过王爷,传过话来,博陆郡王已然允诺,只要师兄不预废立之事,他便替师兄盯着卫公那边。”

“世间王权,如梦幻泡影。大唐六年四帝,李博陆犹自执迷不悟。”窥基冷冷道:“给他便是。”

“师兄向佛之心犹如磐石,坚不可摧,令师弟叹服。”释特昧普合什敬拜,“师兄此去,必得佛祖庇佑,佛门之敌定当授首。”

“观海呢?”

“观海师弟伤势沉重,已择地静养。”

窥基点了点头,不再言语。

“圣上,”鱼弘志跟在软舆旁,小声道:“奴才刚得了准信,那程侯确实拣了条命,昨晚已经逃回宣平坊。”

李昂原本亢奋的表情不由一沉,半晌才充满嫉恨地哼了一声,“天命在朕!岂在那个不知所谓的程某人身上!”

“一个操商弄贾的草匪余孽,圣上不值当跟他怄气,没得跌了身份。”鱼弘志道:“依小的看来,太真公主也未必真就看上他,说不定只是借机……”

“借机敲打朕的?”李昂脸色愈发阴沉,“朕登基以来,对她百般礼遇,她还想要什么?朕的皇位吗?”

“圣上!可不敢这么说!”鱼弘志诚惶诚恐地说道:“太真公主忠心皇室,多半是背后有人怂恿。”

“朕身为皇帝,还有什么不敢说的!”李昂忿然道:“教唆公主的,除了李卫公还能是谁!”

鱼弘志轻易挑拨起圣上的偏狭心思,随即低头不语。

李昂靠在舆中,越想越是愤怒,眼角不自觉跳动着,直到驾临绫绮殿,见到在殿门前迎候的杨妃,脸色才和缓了一些。

上一章: 第二十一集 第三章 天人降谕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二十一集 第五章 玉诏无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