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体育修真军事历史幻想悬疑武侠游戏灵异玄幻科幻言情都市完本更新

第二十一集 第三章 天人降谕

弄玉&龙琁
上一章: 第二十一集 第二章 群鲛跳波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二十一集 第四章 生死有命

大明宫。紫宸殿。

宫禁深处,重重帷幕遮掩之下,一群朱紫高官正在激烈地低声议论。

以宰相李训为首,宰相舒元舆、左金吾卫大将军韩约、御史中丞李孝本、京兆府少尹罗立言、太原节度使王璠、大理寺卿兼邠宁节度使郭行余……十余位重臣聚在一处,所有的内侍都被打发得远远的,连作为皇上心腹的鱼弘志也被摒弃在外。

这些深受唐皇信重股肱之臣争论多时,仍然没有达成一致意见。赞同圣上主张的只有李孝本与郭行余,其余诸人都反对圣上的决断:明日便即动手。

新任的邠宁节度使郭行余极力赞同,“明日乃是上元节后首次朝会,那些宦官耽于欢娱,必定怠惰。一旦起事,必能出其不意!”

“此言差矣。”舒元舆道:“一众奸宦固然无备,但事起仓促,吾等也难以措手。”

郭行余怫然道:“诛宦之事早已策划多时,何言仓促?”

王璠争辩道:“原本商定由郑相前往凤翔募兵,兵至则起事。可郑相昨晚方离京城,如何起事?”

舒元舆看了李训一眼,“依原定之策,须待凤翔兵至,方才妥当。”

李孝本道:“兵危战凶,夜长梦多,此事宜速不宜迟。”

舒元舆道:“正是兵危战凶,才需稳妥。韩大将军,你看呢?”

韩约绷着脸道:“臣麾下六百金吾卫,皆奉陛下之命!”

罗立言也道:“还是稳妥为上。昨晚大宁坊内,汉宋两国使程侯遇袭,生死不明,至今波澜未平……”

郭行余道:“正因昨晚事机已泄,岂能迟疑?”

王璠道:“仓促起事,兵械未备,为之奈何?”

郭行余气极,压低声音道:“筹划数月,安能兵械未备?良机稍纵即逝,尔等坐而论道,煌煌万言,事到临头,却推三阻四,坐失机宜!就不怕走漏风声,累及我等满门?”

李训面沉如水。郑注昨晚离京,他原本准备游说君主,五日之后起事,诛灭朝中权阉,好让郑注无法分功。

岂知圣上清晨匆匆召他入宫,劈头便道:“朕意已决!明日朝会便即起事,尽诛群阉!”

李训大吃一惊,欲待劝谏,又见皇上圣心独断,不容辩驳,只好拜谢领命,召集群臣商议。

在座的都是自己一党的官员,本该开诚布公,可李训心里像坠了块千斤巨石一样,压得他难以开口。

当时面圣,圣上暗中向他透露,程侯遇袭之事,引得朝野物议汹汹,正好把田令孜推出去抵罪,就说他私下勾结藩镇,不利于程侯,意欲挑起边衅,树外敌而自重,在诛宦时一并斩之。

李训仓皇之下,难以措词,只得唯唯而退。后来越想越是不对,他任宰相之后,极力挑拨群宦,好不容易将一王四公中的田令孜拉拢过来,临起事时,却要将他一并处死?且不说此前圣上的金口玉言,种种许诺都被弃之沟渠,自己苦心筹划,这一下也被尽数打乱。

李训硬着头皮再次求见,圣上却告诉他,仇士良此前举告田令孜刺杀宰相武元衡,证据确凿。他已下诏,命仇士良暂且按兵不动,待到今晚再连夜捉拿田令孜,明日朝会上,当众处置田令孜这个操弄权柄多年的阉竖。

“阉党火拼,诚此时也!”李昂一夜未睡,此时两眼通红,却兴致不减,慷慨道:“窥基大师已然允诺,明日尽起诸寺僧众,为朕斩妖诛邪!有佛祖庇佑,必得万胜!”

李训心下不禁愕然,李昂对佛门的态度虽然不及江王李炎激烈,但同样无甚好感,如今却突然一反常态,俨然要借助佛门之力举事,让李训有种手足无措的惶然,似乎局面正在脱离自己的掌控。

他定了定神,追问道:“为何不见窥基大师?”

“窥基大师正在为朕祈福,今晚便会遍传法谕,亲领群僧护国!”李昂感慨道:“窥基大师是出家人,虽然忠心皇室,却不愿僧众弟子沾染因果,此番也是朕发愿奉沙门为国教,方才应诺。”

李训愈发惶恐,“我大唐虽礼敬佛门,但奉太上道君为先祖,岂可更易?”

李昂一挥手,“朕焉能不知?只是取沙门之力,与阉宦恶斗!”

李训衔口难言。这位圣上心无定计,偏偏一时固执起来,万言难劝,此中甘苦,自己早已领教多次。真要说来,反而是窥基大师更让人信得过,若真能得他倾力相助,以十方丛林的声势,换一田令孜未尝不可……

李训思索再三,只得再次领命退下。

殿中众人的争执渐渐平息,目光都落在这位大唐宰相身上。

李训压下心底的烦乱,终于开口道:“圣心已决,勿须多言!”

李孝本与郭行余起身行礼,“臣遵旨!”

其余众人虽然犹疑不决,最后也只能各自应下。

正在这时,一名官员匆匆入内,“禀相公,邠宁的人马和物资刚刚入京!”

郭行余大喜过望,抚掌道:“好!”

众人纷纷露出喜色,李训也长舒了一口气,“事不宜迟!我这便回奏圣上!尔等依计而行!”

李昂得知河东物资运达长安,同样欢欣鼓舞,“郑卿筹划多时,正好今日抵京,可谓至巧!我等君臣同心,大事必成!”

听到李昂提及郑注,李训心里有些泛酸,但想到郑注已经被他支开,尽诛群宦的首功终究是落在自己身上,不由又暗自得意。

“圣上天威所至,群奸慑服!百年沉疴,一朝扫尽!恭喜陛下!”

李昂大笑道:“此皆众卿之力!”

说着他负手走到殿前,望着面前的大好河山,踌躇满志地说道:“此番扫尽朝中奸宦,我大唐中兴有望!”

◇    ◇    ◇时近黄昏,室内愈发幽暗。

身下的肉穴猛然收紧,剧烈地抽动起来。

程宗扬冷漠地挺动着身体,面上没有一丝表情。

已经采补了多少次?记不清了。这具女体泄出的阴精越来越稀薄,甚至最后这次简直就像水一样,几乎不再有采补的价值。

程宗扬刚要拔出阳具,却不由皱起眉头。

阳具像是被收拢的肉穴攥住一样,牢牢夹紧。与此同时,穴内的蜜肉越来越热,迅速变得滚烫。接着一股阴精从穴内涌出,比以往任何一次都更加猛烈,精元也更加浓郁。

程宗扬嘴唇抿紧,没有强行拔出,而是将阳具停在她体内,陷入纠结。

那波高潮来得快,去得也快,只一个呼吸,夹紧的肉穴忽然一松,像失去弹性一样软软张开,随即淫液如同开闸的泉水倾泄而出,汩汩不绝。

程宗扬保持着冲刺的姿势,凝固的面孔没有一丝表情。

一院之隔,在书房内枯坐竟日的贾文和同样神情凝重,握着朱笔的手指犹如磐石。

良久,贾文和提笔在纸上一钩,然后扬声道:“敖润,去叫任宏、祁远和高衙内进来。”

◇    ◇    ◇杨玉环凤目如刀盯住郑注。赶在她开口,让局势无可挽回之前,潘金莲起身道:“郑相,你这是何意?”

郑注道:“天地反覆,社稷将倾,在下来寻公主讨个主意。”

潘金莲道:“那是皇上和大臣的事,你找太真公主一个女流之辈做什么?”

郑注叹道:“圣上命不久矣,宫禁无人,为之奈何?”

“郑注!”杨玉环厉声道:“你这狗贼想造反不成!”

郑注从容道:“公主所言极是。”

“你疯了!亏李二那么信任你!你竟然要弑君!”

“非也。陛下有心振作,无力回天,为了大唐江山社稷,唯有请陛下高居九重,垂衣裳而治天下。”郑注微笑道:“如此庸弱无能的主君,微臣怎么舍得杀他?只是让他安分待在宫里罢了。”

“所以你极力撺掇李二诛宦?”杨玉环道:“等杀尽宦官,你再把李二往宫里一关,当成你手里的傀儡?”

“公主果然圣明。”郑注叹道:“在下多年苦心筹划,被公主一语道破。”

“李二是个笨蛋,你也够蠢!”杨玉环冷笑道:“就算你杀尽宦官,又把李二囚到宫里,你一个人就能掌握整个朝廷?李训他们可恨不得你死!”

“公主明鉴。”郑注温言道:“李训之辈,口舌之士而已,手无兵权,何足道哉?届时若有人不识时务,微臣只需圣上一封诏书,将彼等贬至巴山楚水凄凉之地,遇赦不赦,至死不得返乡。”

“真可笑,”杨玉环恨声道:“李二把你从一介布衣,拔擢到宰相的位置,你竟然不思报恩,反而贪心不足。”

郑注叹道:“陛下眼光向来如此,虽有崇文好礼之名,却无半点仁爱之心,唯以皇位为念,视群臣如草芥。武元衡国之栋梁,遇刺身死,圣上置若罔闻;宋申锡忠心不二,奉圣上命密谋诛宦,被王枢密使反诬谋逆,圣上弃之如敝屐,枉死他乡;李博陆服侍六代帝皇,被圣上当成眼中钉,肉中刺;仇士良满门阉宦,以皇帝家奴自居,圣上视之如恶犬;田令孜投其所好,更被他当作厕筹一般,用过即丢。须知君君臣臣,君不君则臣不臣……”

杨玉环冷冷道:“原来你与鱼朝恩有勾结。”

郑注怔了一下,然后鼓掌道:“公主果然聪慧!”

自己遍数诸人,只漏了一个鱼朝恩,就被她抓住破绽,一语道破。

“其实还有一个王枢密使。”郑注惋惜地说道:“可惜王枢密使死得不明不白,不知是不是在李博陆眼里露了相,只得提前发作。”

白霓裳脸色微变,王守澄之死,没有人比她更清楚,没想到却成了郑注等人提前发难的缘故。

“怪不得是王守澄把你引入幕中,又举荐给李二。”杨玉环道:“可我想不通,你怎么会跟鱼朝恩那个老滑头勾搭上?又干嘛在河上拦住我,说了这么一大堆屁话?”

“公主息怒,”郑注道:“下官如此饶舌,无非是想告诉公主殿下——李昂其人志大才疏,薄情寡义,对公主殿下犹为猜忌。反是你我之间并无过节,何不化敌为友呢?”

杨玉环失笑道:“和着你是想拉上我一块儿造反?醒醒!天还没黑呢,你就做上黄粱美梦了?”

“咔”的一声,已经千创百孔的船身裂开一道大缝,河水瞬间涌入船舱。

杨玉环立马改口,“好啊,我们到你船上再说!”

“请!”郑注退开数步,让出船头一片空处。

两船相隔不过数丈,杨玉环纵身跃上船头,白霓裳与潘金莲紧随其后。官船船身比小舟高出许多,白霓裳趁机四顾,已经不见鱼玄机与那些鲛人的踪影。

“哎呦,胆子很大嘛。”杨玉环一手扶了扶发髻,美目流转,唇角含笑,然后一把捋起衣袖,目露杀意,“你是不是觉得本公主惹不起的名号是假的?”

郑注笑而不语,只微微抬手,十余名剽悍的武者从舱中涌出,在他身侧雁字排开。

潘金莲明眸微微一闪,轻声道:“是晴州的佣兵。”

杨玉环悻悻道:“姓郑的,算你狠。”

郑注举手指天,朗声道:“臣以性命起誓,对公主殿下绝无恶意!”

“你不会还想说,你是专门拉着我来做善事的吧?那我可得谢谢你八辈子祖宗了。”

“敢问公主,”郑注道:“可知陛下诛宦之后,要做的第一件事是什么?”

“说!”

郑注微笑道:“废去殿下的公主名号,勒令公主削发。”

“你还真能挑拨!”杨玉环鄙夷地说道:“本公主堂堂道门护法,让本公主削发出家?李二吃饱撑的要害我?”

郑注一脸玩味地说道:“公主可知,先帝当年为何对公主另眼相看?”

“有屁快放!”杨玉环没好气地说道。

郑注道:“公主幼时,曾有仙人降世,于太液池前谕示先帝,称四世之后,当有女主代唐,屠戮李唐宗室。先帝惊骇之下,求问女主之名,仙人以所佩之环为示,正是公主名讳。”

杨玉环冷笑道:“这种乱放屁的狗屎仙人,我干爹没有砍死他?”

“先帝欲诛公主以绝后患,仙人称天意难违,顺天行之,尚得一线生机,逆天而行,必遭反噬,他日转世为杀星,为祸之烈百倍于此,李唐子孙难免尽受荼毒。因此先帝谨依仙人所示,收公主为养女,屡加赏赐。连同历代唐皇,都对公主礼敬有加,尊崇无比。虽无帝王之实,却有帝王敬拜之荣。”

“啧啧,你这么能编,不去说书可惜了。”杨玉环嘲讽道:“这么大的事,在起居注哪一本上?本公主也去瞧瞧。”

“此为皇室秘辛,非登帝位,不得与闻。”

“既然如此,你怎么知道的?李二又怎么有胆子削我的封号?”

“大唐兴衰,系于公主一身。稍有不慎,必然祸乱天下。”郑注道:“如今公主有意出嫁,依仙人谕示,便是大祸将至之兆。”

“干!这混账狗屁神仙!”杨玉环勃然大怒,“难道让我一辈子不嫁人?”

“世间俊彦何止万千,却无一人能得公主青眼,唯独程侯方至,公主便在紫云楼吐露心意,圣上谋诛程侯之意,正因此而起。”

杨玉环面沉如水,当日自己只微露口风一试,谁能想到姓程的这么倒霉,直接就成了靶子——这事儿还是别跟他说,自己就当不知道得了。

“昨晚程侯已入绝地,却能临危逃生,可见天数有定,非人力可挽回。”郑注微笑道:“好在窥基大师荷国之重,愿拼却毕生修为,复以因果加身,将公主收入大慈恩寺,消灾解祸。”

杨玉环咬牙道:“大慈恩寺是和尚庙!”

郑注露出怪异的笑容,“正是要请窥基大师以蕃密咒法,集大慈恩寺群僧之力,为公主攘解。”

杨玉环面寒如冰,用蕃密的法门来攘解?刚才还说别人可笑,其实自己也够可笑的,自己还掏心掏肺地为唐国宗室出钱出力,结果唐国的皇帝却把自己视为随时会带来大祸的灾星,甚至不惜把自己送进大慈恩寺,丢给那些魔僧……

杨玉环一口气憋在心头,几乎要气得吐血。

“公主方才问你,既然是帝室秘辛,你是从哪里知道的?”潘金莲声音从身后响起,“这么处心积虑拦河相告,谁知你说得是真是假?”

“对啊!”杨玉环指着郑注的鼻子喝骂道:“都是你这狗贼故作诈语!乱我心神!”

“仙人降世之时,李博陆与鱼公正在太液池随侍先帝,亲历其事,公主尽可问之。”

杨玉环盯着他,忽然扬声道:“鱼朝恩!你给我滚出来!”

舱内传来一声叹息,鱼朝恩推开舱门,躬身叉手,“奴才见过公主。”

“他说的是不是真的?”

“回公主,”鱼朝恩道:“字字属实。”

“李昂真的要害我?”

“陛下的秉性,公主也知道的,”鱼朝恩细声细气地说道:“说不定眼下又改了主意。”

杨玉环冷冷道:“那个仙人是你亲眼见的?”

“正是。”

“什么样?”

“其人头戴圆帽,手持象牙乌木杖,身着黑衣,后襟如燕尾,足踏祥云,自天而降。”

杨玉环脸一黑,“是不是还戴着一副茶墨色的眼镜?”

鱼朝恩态度愈发恭顺,“正是。”

“什么狗屁天人!”杨玉环咬牙切齿地说道:“李辅国是瞎子吗?真假都看不出来?”

“王爷以六道神目观之,确系天人无疑。”

杨玉环喝骂道:“你也是瞎子吗?”

“奴才无能,莫测其深。”

杨玉环胸口不停起伏,她算是知道岳鹏举当初是怎么说服先皇,把她封为公主,礼敬有加的。自己一个六岁的娃娃,他就这么坑自己……太缺德了!

郑注微笑道:“公主信与不信无关紧要。如今李博陆坐壁上观;仇、田之辈自相杀戮;李训等人尽入彀中;道门见弃,藩镇离心;圣上欲杀程侯而囚公主,更是自蹈死地,局势至此,再无可挽回。”

“说吧,你们想怎么样?”

“圣上失德,吾等请公主秉政。”

“哎呦喂,你们还真看得起我,我一个公主,还他妈的是异姓!”杨玉环摊开双手,一脸嘲讽地说道:“让我秉政?凭什么啊?”

郑注道:“就凭皇图天策府。”

杨玉环嘲讽的笑意凝在脸上。

一阵长风掠过,天色晦暗下来。

良久,杨玉环冷冷道:“鱼朝恩,这都是你的主意?”

“回公主。”鱼朝恩恭敬地说道:“窥基怂恿皇上杀程侯,囚公主,小田又盯上奴才手里兵权,王爷打定主意袖手旁观,奴才也是没辙。眼下能指望的,唯有公主殿下了。”

“想拉我入伙,光你的分量可不够。”杨玉环游目四顾,“还有谁,一并出来吧。”

舱内陆续出来数人,有鱼朝恩麾下的神策军将领,杨复光、杨复恭等宫中内侍,还有几名黄冠羽服的道门中人。

杨玉环盯着最前面一人,讶然道:“宫观主,也有你?”

“无量天尊。”宫万古稽首施礼,叹道:“公主匡护道门多年,贫道忝居咸宜观之主,颇受恩惠,委实不愿见公主受昏君所害。”

杨玉环目光从众人面上逐一扫过,“宰相、宦官、道门、神策军……这几位看着有些面生啊?”

一名外郡装束的将领抱拳道:“回公主,我等乃是淮西忠义之士,受鱼公感召,原以身报效,剿除朝中奸臣!”

“连藩镇也有了。南司北衙、内廷外朝、再加上道门……”杨玉环冷笑道:“这样的阵容,难怪郑相有胆子造反。”

郑注微笑道:“公主若不见弃,吾等便奉公主殿下为主,以宗室之名,清理朝中奸相权阉,还我大唐朗朗乾坤!”

“郑相能说会道,可惜被权势迷了眼,竟然相信鱼朝恩这个笑面虎。”杨玉环道:“与虎谋皮还干得火热,小心他把你也给吞了。”

鱼朝恩忍不住叫屈道:“公主何出此言?老奴在宫里多年,勤勉任事,从来不敢为非作歹,连捞钱都没多少啊。”

“哟,还装呢?”杨玉环翻了个白眼,“谁不知道是你杀了王枢密使,连他那几个义子都不放过,出手就是灭门。”

“哎哟,公主殿下,你可冤死我了。”鱼朝恩拍着大腿道:“老王的死,跟我半点关系都没有啊!”

“还装!”杨玉环抢白道:“京兆府的人为什么不敢查下去了?还不是查到驾车运尸的,是你手下的小黄门。”

“真不是啊!”鱼朝恩道:“你要说老田、老仇的人,还有七八分像。”

“瞧见了吧?”杨玉环对郑注道:“当面抵赖!王守澄是你的恩主对吧?你要是信了他的鬼话,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郑注原本是一介寒士,被王守澄举荐,才受到李昂的赏识,跃居宰相之位。杨玉环咬死鱼朝恩杀了王守澄,众人都不禁悄悄看向鱼朝恩和郑注。

郑注却是笑容不改,慢条斯理地说道:“我信得过鱼公。”

“执迷不悟!活该去死!”杨玉环冷着脸道:“靠岸!本公主要入宫!”

“天色已晚,公主为何入宫?”

“废话!当然是去找李二对质!”杨玉环道:“这么大的事,总不能光听你们的一面之辞吧?怎么,你们心虚吗?”

郑注叹道:“公主对陛下果真恩深义重……只是夜入宫禁,未免不妥,待明日朝会之后,微臣与公主一道入宫,与陛下当面分说,如何?”

“也行。”杨玉环爽快地说道:“那本公主先回十六王宅,明天来叫我。”

郑注摇头道:“今晚长安城内杀机四伏,臣冒昧,还请公主留于船上。”

“哎哟,鱼朝恩给你下了什么迷魂药?你这么听他的?”杨玉环道:“你要想抱本公主的大腿,好说得很,去把鱼朝恩杀了!放心,有我给你撑腰,杀了他有功无过!”

“还有你们!”杨玉环指着后面那帮人道:“本公主看鱼朝恩不顺眼,你们去给我杀了他。不然等本公主当了皇帝,把你们全给阉了!扔到宫里刷一辈子马桶,让你们天天玩屎去!”

“停!停!停!”鱼朝恩受不了了,“公主殿下,您身份贵重,好歹典雅些吧!”

“我就不!”杨玉环双手叉腰,喝骂道:“你不让我走,我就骂死你!”

杨玉环气贯丹田,“鱼朝恩,吃屎去啦!”

“靠岸靠岸!”鱼朝恩一手捂着脑门,一边催促,一边道:“公主殿下,给个商量啊!”

“呸!跟你有什么好商量的?”

郑注上前一步,“请公主三思!我等对公主绝无恶意!”

“可不是嘛!”杨玉环抢白道:“你们都是有良知的好人,日行一善的大慈善家!坏事全他妈是李昂干的——我这就去砍死他,你们高兴了吧!”

郑注抬起手,正待下令,却被鱼朝恩按住。

这边白霓裳与潘金莲各自仗剑,护住杨玉环左右。

那些佣兵扣住上好弦的弩机,却始终没有得到命令。

船只靠岸,杨玉环飞身跃到岸上。

鱼朝恩终于有了动作,他攀着船舷叫道:“公主小心啊。圣上受那帮妖僧怂恿,已经是昏了头了……”

杨玉环头也不回地比了根中指。

众人眼睁睁看着杨玉环等人一阵风般走远,最后目光都落在鱼朝恩身上。

鱼朝恩从袖里抽出一条帕子,一边擦着脑门,一边叹道:“乱吧乱吧,乱乱也好。”

宫万古忍不住道:“可是鱼公……”

“放心吧,”鱼朝恩拍拍了郑注的肩膀,满意地说道:“阿注都已经布置停当,这一铺啊,是三根手指捉田螺,十拿九稳!”

◇    ◇    ◇宣平坊。程宅。

汉使遇刺的消息并没有影响城中欢庆的气氛,但因为门前的长街被神策军和各国使节的护卫封锁,坊内倒是冷清了许多。

同坊的几位官员都很谨慎地没有出面慰问,只有那位曾经封王的大将军高霞寓悄悄派人来打探消息,被仇从广随意敷衍过去。

暮色渐至,饶是仇从广身披貂裘,也冻得手足冰凉,不时跺脚驱寒,一边吩咐随从的军士布置好毡帐,免得把羊冻死。

大门“吱哑”一声打开,一名大汉跨出门来,“仇公公?”

仇从广认出他是程侯身边姓敖的亲信,迎上去笑道:“不敢,仇某在此。”

敖润抬了抬手,“贾先生有请。”

仇从广闻言连忙正了正貂蝉冠,一脸肃然地踏进程宅大门。

不到一刻钟,仇从广如风般奔出,神色仓皇地喝道:“备马!快快快!”

张承业一直盯着大门,讶道:“出了何事?仇公子如此惊惶?”

仇从广抿紧嘴,在随从的搀扶下翻身上马,带着十余骑往坊外奔去。

张承业望着他的背影,叫来一名内侍,“去,回禀公公。”

仇从广眼皮突突直跳,方才那位贾先生透露的消息,有如晴天霹雳,使得他心胆俱震——昨晚刺杀程侯,动手的是田令孜!主使却是陛下!

仇从广立刻觉察到危险,自家父亲状告田令孜 暗杀宰相武元衡,尚自以为得计,却不知田贼已经 被陛下收为心腹。所谓让父亲夜间动手,分明是缓 兵之计,等他们布好陷阱,第一个杀的就是自家父 亲!

今日正月十六,仍然金吾不禁,此时华灯初 上,街市游人如织,北面往东市一带更是热闹非 凡,被行人堵得水泄不通。仇从广心头焦急,索性 绕道而行,先往东赶往延兴门,然后从荒废的复道 北行。

一路行经数坊,穿过春明门,西边便是兴庆 宫,与周围的热闹相比,顿时冷寂了许多,如入荒 村古宅。

两名随从手持灯笼在前引路,仇从广策骑避开 一处水坑,忽然“嗖”的一声疾响,持灯的随从脖颈 被一支弩箭穿透,一声不响地栽下马来。

凄清的月光映入复道,前后传来衣甲响动的声 音。

仇从广僵硬地转过身,只见来自蜀地的随驾五 都列队而出,将复道前后牢牢堵住,在他们手中, 成排的弩矢寒光凛冽。

“不一-”仇从广刚叫了半声,身体便被无数弩 箭射穿,貂裘上溅出朵朵血花。

上一章: 第二十一集 第二章 群鲛跳波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二十一集 第四章 生死有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