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体育修真军事历史幻想悬疑武侠游戏灵异玄幻科幻言情都市完本更新

第二十一集 第二章 群鲛跳波

弄玉&龙琁
上一章: 第二十一集 第一章 不速之客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二十一集 第三章 天人降谕

两片绘着蓝色瞳纹的水晶片被放入丝棉,仔细裹好。披着罩袍的女子按了按眼眶,然后放下手,露出一双黑色的瞳孔。

“今日之事,多谢蒲先生了。”

蒲海云全然没有了在厅中时的谈笑风生,他一手捻着须髯,神情凝重,“没想到他连根汗毛都没伤到。”

齐羽仙冷笑道:“运气好罢了。”

“大伙儿辛苦多时,最后却无功而返……”蒲海云摇头嗟叹半晌,然后望向齐羽仙,“贵宗究竟是什么意思?”

“该说的话,我们早说得清清楚楚,只不过被你们的苏大执事当成耳旁风罢了。”齐羽仙道:“我圣教大祭拖延多时,眼下已迫在眉睫,紫姑娘身为毒宗唯一的嫡脉,万万不能有失。”

“所以你们暗中给她通风报信,让她离开宣平坊?”

“说来大伙儿是盟友,这么不顾我们的诉求,未免有些过分了。”

“这话你也就在我面前说说罢了。”蒲海云身体微微前倾,带着一丝威压低声道:“听说昨晚吃了大亏,九爷很生气,连苏执事都吃了挂落。那个李宏更倒霉,这回的事要是办砸了,全家被拿去抵账也说不得了。”

“这与你有什么关系?”齐羽仙道:“反正你是十九的人,他们广源行里的事,总落不到你头上。”

“错了。我是十三爷的人。”蒲海云坐直身体,屈指弹了弹衣角,凛然道:“生是十三爷的人,死是十三爷的鬼!”

“十三还没来,就这么急着表忠心?”齐羽仙揶揄道:“他不是在秦国杀戮太多,被贬了吗?”

蒲海云摆了摆手,“你不用试探我,老爷子的心思没人能摸得清。”

齐羽仙微微一笑,“蒲先生方才与那位程侯谈了不少生意经,觉得那位程侯如何?”

“颇有别出心裁之处。”

“哦?能细说吗?”齐羽仙笑道:“我也想学学做生意呢。”

“恕难从命。”蒲海云道:“他说的那些,蒲某能听懂的,十成中不过一二成罢了,乱说只怕自误误人”

齐羽仙展颜笑道:“总之,这回谢了。”

◇    ◇    ◇长剑破开水面,耀眼的剑光下,那条瘦小的影子游鱼般往河底钻去,一路卷起泥沙,犹如乌云般翻涌而起,遮蔽住身形。

潘金莲一剑无功,白霓裳折下一截柳枝,往水中一抛,然后白衣轻扬,凌风而起,足尖踏在柳枝上,一手拔出长剑,笔直往下刺去。

那条影子虽然被完全遮蔽,但水底污泥不停翻滚,暴露出它游动的位置。白霓裳一剑刺下,水面溅起一圈涟漪,浑浊的污泥被剑气分开,却离那道影子差了尺许,只斩了个空。

“咦?”白霓裳不禁讶然。

“你个白痴!”杨玉环毫不客气地讥讽道:“光线穿过水面会有折射。你刺的地方跟你看到的地方差了十万八千里,一点常识都没有!”

白霓裳气道:“她不是也没斩中吗?你怎么光说我!”

杨玉环翻了个白眼,“金莲姊姊可不像某些人,就会勾引男人!”

白霓裳差点儿气死,“你——”

杨玉环飞身跃到枝上,与白霓裳几乎脸贴着脸,双手叉腰道:“不是吗?”

“你……”白霓裳咬牙道:“快下去!要沉了!”

“谁先下谁是小狗!”

白霓裳板着脸一剑挥出,将柳条斩得稀碎,借势掠起,往小舟落去。

谁知杨玉环抢先一步跃回舟上,抬脚一蹬,生生将系舟的缆绳挣断,将舟身蹬得荡开尺许,正好让白霓裳落了个空。

白霓裳只差半步没能踏上船舷,此时去势已尽,只能直直落入水中。

杨玉环双手叉腰,仰天大笑,娇声道:“好开熏……”

潘金莲无奈地叹了口气,一手收回鹤侣剑,一手挥出断索,将白霓裳从水中扯出。

白霓裳半身湿透,一张玉脸冷得像冰雕一样,刚攀上小舟,便是一招“瑶池万莲开”,剑光万点往杨玉环卷去。

杨玉环夷然不惧,双手叉腰,挺起高耸的胸膛,娇喝道:“有种砍死我!”

潘金莲横剑挡住白霓裳,“那鲛人跑了!”

“不要误了正事!”杨玉环喝道:“快去划船!听我号令,一!二!”

白霓裳忿然道:“凭什么你不去划?”

“我要是拿身份压你,想必你这个草芥般的民女心里不服!”杨玉环拍着胸口道:“就凭我胸大,我说了算!”

白霓裳气道:“怎么就你大了?我束了胸好不好!”

“什么意思?”杨玉环惊道:“难道你不束能跟我比吗?”

白霓裳哼了一声,双手抱在胸下,板起俏脸。

鱼玄机望向左边的杨玉环,锦衣内一对乳瓜丰硕高挺,气势凌人;再看看右边的白霓裳,虽不突兀,却底气十足——这还是束过的……

最后她与潘仙子对视一眼,“我来划吧。”

潘金莲不言声地抄起桨,分给她一支。两人同时划桨,小舟荡起波浪,往那道影子追去。

杨玉环与白霓裳一个立在舟头,一个坐在舟尾,一个大呼小叫,盯着逃逸的影子指点方向,一个只顾着生闷气,运功将衣物蒸干。

趁她们争吵的工夫,那影子已经消失不见,河面平静得就像从来没有扰动过一样。杨玉环却指着水面,不时道:“快划!就在前面!”

“跑到左边了……又游了回来……”

“哈哈,那是以前老灞桥留在水下的桥墩,那傻瓜差点儿撞上!”

白霓裳瞪大眼睛努力去看,却什么都看不到,禁不住怀疑她是不是在吹牛。

潘金莲与鱼玄机一同拨桨,小舟如同离弦之箭,船头翘出水面,不时撞开浮冰,发出连串细碎的声响。

白霓裳忽然道:“真的是鲛人吗?”

鱼玄机道:“我是从伯父那里听来的。有人盯上程侯的眷属,一直追到渭水附近。甚至带来了鲛人,下水搜捕。”

“这样机密又琐碎的消息,鱼……你伯父怎么会知道?”

提到鱼朝恩时,白霓裳不由露出一丝厌恶。那些变态的死太监!

鱼玄机背对着她,一边划桨,一边道:“程侯的眷属从府里出来,就被人盯梢,渭水沿岸又有神策军的哨探和舟楫。两厢一并报到伯父那里,正好我在旁边听到。”

白霓裳望着她的背影道:“然后又正好遇到我们?好巧。”

“我也没想到会遇到公主和大师姊。”鱼玄机从容道:“听说大宁坊出事,我正在附近,便过去看看,却没想到有人刺杀程侯。”

她摇头叹道:“上元佳节,天子脚下,不意有人丧心病狂至此。”

杨玉环一脸嫌弃地说道:“姓程的死了拉倒!紫妹妹可是我的心肝宝贝,少一根头发都不行!”

鱼玄机笑道:“公主这么心疼紫姑娘,真叫人羡慕呢。”

“你不知道,紫妹妹可是个财神宝宝!”杨玉环眉飞色舞地说道:“我囤的霓龙丝衣你们见过吧?我都打听清楚了,原来那些霓龙丝衣都是紫妹妹名下的产业!从原料到织造,再到发售渠道,全在紫妹妹手里!只要跟紫妹妹搭上线,我就把姓程的一脚踢开,拉着紫妹妹好一道发财!”

鱼玄机恍然道:“原来如此。”

“不然呢?我堂堂镇国公主,一个汉国侯爷跟我有个屁的关系,我用得着巴巴从曲江跑回来吗?”杨玉环双手捧心,一脸花痴地说道:“紫妹妹才是我的心头肉,我的送财童子,我的心尖尖……往左!”

潘金莲提桨出水,坐在右侧的鱼玄机连拨两下,小舟在水面划过一道弧线,撞开沿岸的碎冰。

白霓裳这才看到水下一闪而逝的影子,那影子故技重施,又一次在水底卷起大片大片的泥沙。

杨玉环捋起衣袖,露出雪藕般的手臂,厉声道:“取弓来!让我射死它!”

鱼玄机笑道:“回公主,船上可没有备弓箭。”

“吓吓它嘛。”

话音未落,杨玉环忽然俯身出掌,玉臂利刃般切入水中,却没有溅起半点水花。

那影子借着污泥的遮掩,悄然靠近,忽然,一只白美却带着果决杀意的玉手劈来,一把扼住他的喉咙,干净利落地将它拖出水面。

“呯”的一声,那影子被掼到舟上,引来鱼玄机一声惊呼。

那影子在船舱里扭动着,却无法起身,它身形像一个七八岁的孩童,外观与其说是人,更像是一条大鱼。灰白色的皮肤上覆盖着一层细鳞,背后沿着脊柱,生着一道黑色的鱼鳍。腮下鼓起,头发像水草一样贴在颈后,双足又宽又大,趾间生着脚蹼,这会儿像鱼尾一样不停拍打船板。

鱼玄机提着桨,吃惊地说道:“这就是鲛人吗?”

“你没见过吗?”杨玉环甩了甩手臂上的水渍,不以为意地说道:“以前华清池里就有,后来没人管,都跑掉了。”

潘金莲审视着说道:“这是生活在大湖一带的湖鲛。平常吃水草,有时也会吃河蚌。”

白霓裳若有所思地说道:“跟海里的不一样。”

潘金莲道:“是的。你看他的头发是墨绿色的,身形也偏小。”

杨玉环抄起缆绳,往那鲛人身上抽了一记,凶巴巴地说道:“绿毛龟!你是不是从华清池跑掉的?”

那鲛人吐出一口河水,发出儿啼般的哭声。

“别打了。”白霓裳道:“他还是个小孩子。”

“傻瓜,这种鲛人都长不大。”杨玉环道:“你看他像个小孩,其实说不定都一百岁了。喂,问你话呢!从哪儿来的?谁指使的?快说!”

那鲛人身体蜷得像虾米一样,发出的啼哭声越来越尖利。

“不说是吧?拿剑来!我砍死他!”

潘金莲忽然收起桨,拔剑起身,“不对!”

随着鲛人的啼哭声,一道道影子在水下聚拢过来,从四面八方将小舟围在中间。

白霓裳失声道:“怎么会有这么多鲛人!”

“胆小鬼!”杨玉环一脸不屑地说道:“老鼠再多也怕猫!对付他们还不简单?你先来一招凤舞九天,从船头腾身而起,全凭一口真气虚空蹑步,横掠出十丈多远,轻轻松松就从他们头顶飞过;接着来一招登萍渡水,足尖点在水面上,一步划出三十丈远,随随便便踏到岸上。然后把你的剑拔出来,守在岸边,上来一个杀一个,上两个杀一双!简单吧?”

白霓裳惊道:“你一口真气能掠出十丈?”

杨玉环斜眼睨视着她,“你能吗?”

白霓裳老实摇头,“我不能。”

“废话,谁一口真气能掠那么远的?”杨玉环拍着胸口道:“本公主行走江湖,全靠的一身正气!快!你赶紧用登萍渡水杀出去,本公主给你亲自断后!”

白霓裳叫道:“我又不会登萍渡水!”

“你个白痴!”杨玉环吼道:“不会你还不拔剑跟他们拼命?”

白霓裳狠狠翻了一个白眼,然后嘟着嘴巴,拔出长剑,遥遥指向四面围来的鲛人,气势不断攀升。

杨玉环遗憾地说道:“可惜我的斩马刀昨晚切苹果忘了拿……把桨给我!”

杨玉环夺过双桨,在头顶一击,硬生生发出金铁交鸣般的声响,然后挥桨劈下,桨片带着一股劲风,抵在那名昏迷的鲛人颈中,厉声道:“都给我滚开!不然我一桨拍死他!”

周围的鲛人缓缓停住,宛如无数漂浮的落叶,围住河水中心的小舟。

“有没有会说人话的!”杨玉环喝道:“出来一个说话!”

一名面带鳞片的老者伸出头,在水面上荡出一圈涟漪。

“怎么头顶全是绿的?”杨玉环吃惊地说道:“你们的生存状态都这么险恶的吗?”

老者眼中迸出怒火,然后哑声道:“杀!”

白霓裳顿足道:“你会不会说人话!”

杨玉环一个纵跃,身形如电,双桨同时拍出,“呯”的一声击中那鲛人老者的脑门。

那老者离小舟足有四五丈远,压根儿想不到这位口吐芬芳的公主殿下如此剽悍,脑门应桨破碎。

血花飞溅中,杨玉环借势跃回,喝道:“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干掉他们的首领,这些鲛人自己就跑了……咦?”

远处一名鲛人浮出水面,尖声啼鸣,接着啼声四起,那些鲛人一边啼叫,一边握着钢叉,从四面聚拢过来。

潘金莲拔出长剑,“你杀了他们的长老通译。”

杨玉环道:“鲛人的话你也懂?”

“大湖就在明州。我能听懂一点。”

白霓裳嗔道:“看你干的好事!”

“世间万事唯有一个杀字可解!”杨玉环一点都不心虚,理直气壮地说道:“左右不过手底下见真章!放心吧,这些鲛人弱得很,只要不让他们靠近船只,凿穿我们的……”

“笃”的一声,四女齐齐往脚下看去。

“笃!笃!”

船身微微晃荡,似乎正有人用利器凿着船底。

白霓裳气道:“乌鸦嘴啊你!”

杨玉环举桨指着她,“白小痴!再啰嗦,我先拍死你!”

“你说谁是白痴!”白霓裳尖叫道:“还不快划船!”

杨玉环吼道:“我又不会!”

鱼玄机四下张望,“别吵了!我们想办法赶紧靠岸!”

凿击声越来越急,“笃!”船底被利器凿透,一股河水翻滚着涌了上来。

船底刚被穿透的刹那,潘金莲对着凿孔一剑刺下,拔出时带出一股血水。

潘金莲一脚踏住船底的破洞,然后剑锋斜着削下,从船舷上准确地切出一块木楔,玉腕一翻,拍进舱底,堵住漏洞,一边接过船桨道:“快划!”

鱼玄机同时操桨,刚拨动船身,十余支钢叉同时伸来,牢牢抵住船头。

接着四面响起凿击的声音,无数钢叉同时刺向船身。

白霓裳叫道:“都怪你!”

“我干的!怎么了!”杨玉环叫道:“你哭着找妈妈去啊!”

“我来!”鱼玄机扔下船浆,除去道袍,露出贴身的白色中衣,纵身一跃,银鱼般落入水中。

那些鲛人围拢过来,钢叉破开水浪,往鱼玄机胸腹刺去。鱼玄机娇躯一转,灵巧地避开钢叉,与那些鲛人缠斗在一处。

杨玉环啧啧称奇,扬声道:“小鱼鱼!没想到你水性这么好!”

鱼玄机水性奇佳,独斗十余名鲛人仍不落下风。但那些鲛人生长于水中,鱼玄机只能逐开他们,却难以杀伤。

那些鲛人没有放弃小舟,围攻之余,舟底仍不时传来钢叉凿击的震动。鱼玄机潜到船底,那些鲛人便即四散逃开,但鱼玄机毕竟不能在水下换气,待她浮出水面,凿击声随即响起。

鱼玄机只能绕着小舟来回游曳,一边逐开鲛人,一边护着小舟靠岸。但此时划桨的只有潘金莲一人,再加上那些鲛人趁着鱼玄机游曳的空隙,用钢叉抵住船头推摇,小舟不时被拨得打横,离岸边反而越来越远。

白霓裳忽然失声道:“糟了!”

众女举目看去,只见几名鲛人在远处并成一排,肩臂露出水面,一边拨水,一边啼叫,同时往小舟游来。它们速度越来越快,原来平静的河面荡起波纹,然后激荡起一波一波的浪花。

离小舟还有丈许,几名鲛人同时潜入水底,它们身后的波浪已经掀起半人多高,犹如一道水墙扑向小舟。

浪花飞溅间,小舟被高高抛起,又重重落下,眼看舟身就要倾覆,波涛间忽然爆出两团亮光,却是杨玉环与白霓裳同时出手,将拍向舱内的浪峰震散。

蜷在舟尾的鲛人发出一阵尖细的啼声,杨玉环心下恼火,她光凭一双肉掌,虽然震散波浪,但衣袖也被打湿半截。倒是旁边的白小痴,剑气破空,身上连一滴水也没沾——竟然把自己给比下去了!

“再叫!我把你卖给驼队!把你带到沙漠里头,挖个坑埋了!”杨玉环吓唬道:“让你这辈子都别想沾到半滴水!”

那鲛人啼声越来越响。

杨玉环劈手叉住那鲛人的脖颈,厉咤道:“闭嘴!听懂没有!”

“给我!”鱼玄机忽然露出水面,“它们是来救它的!”

杨玉环与白霓裳交换了一个眼色,然后将那名鲛人丢了过去。

鱼玄机扬手接住,然后朝水下一潜,飞速往远处游去。那些鲛人啼声四起,同时追了过去。

小舟摇晃着,慢慢平静下来。船底几处破洞被临时削成的木楔钉住,仍在不停渗水,舱内积水没踝,眼看支撑不了太久。

三女面面相觑,杨玉环若有所思地说道:“原来那小鲛人还是个要紧人物?早知道先杀了它,一了百了。”

白霓裳忿然道:“都怪你!”

杨玉环翻脸道:“怪我?凭什么!”

“要不是你临时起意,我们早该去宣平坊,怎么会遇上这种事?”

“哎哟,这么急着去找你姘头?”杨玉环揶揄道:“让你来给紫丫头帮忙,你这么不情愿?是不是盼着紫丫头倒霉,你好在姓程的内宅出头啊?”

白霓裳气得要死,“杨玉环!你少血口喷人!”

“我就喷你了!怎么着!”杨玉环拍着胸口叫嚣道:“来啊!有本事你打死我!”

争吵间,一艘官船破开河面烟雾般的水汽,出现在视野中。

船头立着一位身着紫袍的中年官员,他面露讶色,“太真公主?”

杨玉环一瞥之下,瞬间收起蛮横的嘴脸,笑靥如花地说道:“原来是郑相,有事在忙啊?还没吃饭的吧?好巧啊,哈哈哈……”

郑注笑容和煦,温言道:“实不相瞒,下官早已等候多时,终于等到公主凤驾光临。”

上一章: 第二十一集 第一章 不速之客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二十一集 第三章 天人降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