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体育修真军事历史幻想悬疑武侠游戏灵异玄幻科幻言情都市完本更新

第二十一集 第一章 不速之客

弄玉&龙琁
上一章: 第二十集 红粉骷髅 第八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二十一集 第二章 群鲛跳波

长安。灞桥。

寒风渐止,冰雪消融,连日来的严寒隐隐有了回暖的迹象。灞水两岸的柳树凋尽碧叶,光秃秃的枝条低垂下来,在解冻的河面上留下烟雾般的倒影。

天近午时,一支风尘仆仆的车队出现在灞桥前方。近百辆四轮大车前后绵延一里有余,用两匹挽马才能拖动的大车上满载着丝帛、粮食、酒、盐、茶……数以百计的精壮民伕或推或拉,厚重的包铁木轮辗过青石板上的车辙,发出沉闷的辘辘声。

身着绿袍的官员似乎怕误了时辰,一边频频望着天色,一边连声催促,车马滚滚驶向长安城。

“这些是外郡运送贡品的车队。瞧见没有?中间那十几辆犍牛拉的大车,上面的木箱都贴着封条,车身特别沉——里面装的肯定都是钱铢!”

岸边的垂柳下系着一条小舟,一名丰秾艳质的大美人儿远远望着车队,水汪汪的美目中几乎冒出火来,“妈的!要不是人太多,我这会儿就干它一票!”

一名身材高挑,风姿纤美的白衣女子在她背后,翻了个好看的白眼,然后撇了撇小嘴。

另一名女子盘膝坐在船头,她戴着面纱,只露出一双天生便带着几分媚态的明眸,凝望着河面。

参差披拂的柳条下,一名美貌的道姑戴着芙蓉冠,冠侧两条朱红色丝带垂在胸前,她素手把玩着一柄拂尘,翘起的唇角带着浅浅的笑意,打趣道:“卿本佳人,奈何作贼?”

“哎呦喂,小鱼鱼,你是没穷过,不知道本公主的难处。”杨玉环诉苦道:“本公主那点子食邑,够干什么的?平常穿的、用的,哪里不花钱啊?亲戚们求上门来,好意思不理睬吗?就算打肿脸充胖子也得掏啊。”

白霓裳忍不住道:“你家亲戚不都是皇亲国戚吗?还用得着你接济?”

“你懂个屁!唐国这帮皇叔皇兄皇爷爷们,一个赛一个的能生,那点子俸禄哪儿够用的?平日里的人情往来,能省得下来吗?远的不说,光这些天过年的压岁钱就掏得我掉眼泪!”

杨玉环红着眼睛道:“我那干爹肯定没安好心!把我辈分弄这么高,年年得给一堆小崽子发钱!打六岁起,我就没挣过压岁钱!一堆十来岁的小屁孩围着我一个六岁的奶娃叫姑姑、姑奶奶,转着圈的要压岁钱——你敢信?”

“那你也给?”

“我那时候不懂事啊!钱花光了才知道挣钱的难处。”杨玉环道:“何况还有些省不下来的开支,比方昨天太后到观里上香,接驾的用度,上香的费用,随从内侍的赏赐,各处打点的花销……还不都是从本公主的饭钱里挪出来的?跟你说,我都好几天没吃饱了……”

鱼玄机笑道:“怪不得呢,公主殿下都饿瘦了。”

杨玉环双手捧面,惊喜地说道:“是吧!是吧!我也觉得这些日子清减些了呢!”

白霓裳白眼都快翻到天上去了,“接驾的钱还要你来出?大唐素称殷富,不都是宫里开支的吗?”

“哎哟我去!宫里给的那几个钱哪够啊?跟你们说,光是观里布置的灯树就花了本公主好几千金铢,加上给宫眷们设的步幛、宴席、车马费用……太后们来这一趟,上万金铢都打不住!”

白霓裳感叹道:“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人之道,损不足以奉有余。太奢侈了。”

“怎么就奢侈了?本公主不要面子的吗!”杨玉环可不乐意听这个,她双手叉腰,嗔道:“这叫体面!本公主的体面就是大唐的体面!本公主的面子就是大唐的面子!本公主丢了面子,大唐的脸还往哪儿搁!为了大唐的体面,本公主奢侈点儿怎么了?你看不得本公主花钱,就是看不得我大唐的体面!”

鱼玄机笑道:“公主殿下息怒,大师姊只是一时感慨。”

“公主息怒。”白霓裳也娇声娇气地说道:“都是小女子的错。须知天大地大,太真公主的面子最大。”

见她服软,杨玉环冷哼一声,紧接着回过味来,当场就炸了,“你敢说我脸大?拔剑!我要跟你决斗!”

鱼玄机道:“公主误会了,大师姊没这个意思。”

白霓裳道:“我就是这个意思,怎么着?怕你啊!”

“好啊,姓白的!今天我们就先做过一场!”杨玉环捋起衣袖,叫道:“刀剑无眼,生死勿论!”

“比就比!”白霓裳对鱼玄机道:“你让开!让我跟她做一场!”

一直静坐不语的潘金莲忽然道:“来了!”

三人齐齐回首,只见水面下,一道灰绿色的影子游鱼般时隐时现。

潘金莲右手一招,腰间的鹤侣剑脱鞘而出,在空中划过一道虹影,往冬日下的水面斩去。

◇    ◇    ◇宣平坊。程宅。

厚重的帷幕遮蔽了天光,虽是午时,幽暗的斗室却一如深夜。

伴随着凌乱而无力的喘息声,肉体的撞击声响像雨点一样密集,频率越来越快。只是这番淫靡的声响中,全无半点旖旎和欢愉,唯有肃杀。

一具充满死亡意味的棺木放在室内,棺盖半开,上面那具赤裸的女体戴着黑色的头罩,双臂从大腿内侧穿过,搂在腰后,手腕被绳索系在腰下,翘起的双足同样用绳索捆住,盘在颈后。那女子目不视物,熟艳的身体被摆成屈辱而无法挣扎的姿势,私处尽露,敞露的下体此时正被一根粗大的阳具深深楔入。

充血的淫穴又红又肿,阴唇外翻,上面细小的褶曲都消失不见,表面肿得发亮。被剥开包皮的阴蒂肿胀着突起,上面被多次穿刺,又涂上淫药,大大小小的针孔中不时挤出殷红的血珠。

作为龙宸的杀手,危月燕经受过常人难以想像的残酷训练,但在毫无节制与怜悯的采伐下,也无法承受,从肉体和精神都已崩溃。这一晚,她不知道泄身了多少次,阴精早已枯竭。单纯从双修的角度讲,她作为鼎炉的效用几近于无,即使单方面的掠夺,也提供不了太多真元。

不过程宗扬并没有停止交合。一方面是为了炼化生死根中那股诡异的阴寒死气——毕竟自己身边的女子虽多,但哪个都舍不得损伤。另一方面,随着那股诡异的死气逐渐炼化,释放出大量极端的暴虐情绪,使他亟需发泄。同时在内心深处,他未尝没有报复的痛恨和冲动。

庭前坟茔累累,坟上新土未干,旧识化为新鬼,红粉葬于泥中。此时还去怜悯敌人,未免太奢侈了。

又一轮采伐之后,早已昏厥过去的女体抽搐着泄出一股稀薄的阴精,原本光洁的肌肤此时苍白如纸,没有半点血色。

程宗扬心头暴虐稍解,随手丢下不省人事的女体,来到帐外,在蒲团上盘膝而坐,引气归经,汇入丹田。

真气在经脉中艰难地行进着,因为昨晚屡次强行透支潜能,经脉内早已暗伤累累,真气如同流经沙漠的小溪,一条经脉还没打通,就消耗殆尽。

程宗扬不管不顾,竭力催动真气,打通受创的经脉。伤处不时传来痛意,时而犹如经脉被撕裂,时而痛如刀绞,不多时,他额头上便渗出一层冷汗。

暴烈的九阳与寒冽的太一交织在一起,逐渐变得温暖而平和,程宗扬忍痛控制着真气,就像走钢丝一样,用极致的耐心和毅力,一点一点修补伤势。

在他身侧,吕雉望着他眉上的汗珠,红唇不由抿紧。

汗珠越来越多,几乎连在一起,流淌下来。

吕雉咬了咬牙,从怀里取出一方丝帕,裹在指上,小心翼翼地点在汗珠上,没有触到他的肌肤。

汗珠晃动一下,被丝帕吸走。先是额头,然后是颊侧、脑后、颈中……

汗水渐渐消失,他的呼吸也逐渐变得悠长。

吕雉的视线顺着他的眼睑,一直看到鼻梁、嘴唇、下巴,再到下巴上冒出的胡髭……

忽然间她玉脸一红,像受惊的小兔地躲开视线,羞怩地扭过脸。她怎么也忘不了,自己第一次被他按在浴盆边时,那些尖硬的胡髭扎在羞处所带来的触感。

还有他炽热的鼻息……

令人战慄到几乎疯狂的舌头……

良久,程宗扬睁开双眼,吕雉表情已经恢复冷漠,她双手按在膝上,跪坐在旁,神情沉静而内敛。

程宗扬眉头蹙紧,那股阴寒的死气充塞在生死根中,并没有消融多少,真气也只是从涓涓细流勉强汇聚成线,离伤势复原尚远。

帷帐内传来几声嘻笑,孙寿与成光正在给那名女杀手清理身体,同时给她涂抹淫药,补充食水,好让她能继续泄出阴精。

程宗扬眉头紧锁,几乎将一个五级修为的女杀手采补殆尽,那股诡异的死气也只化解了少许。按这种效率算下来,即使给自己一打鼎炉都未必够用。

别说能不能找来一打五级修为的鼎炉,就算真有,自己难道能把她们都采补到根基尽毁,修为全废?这也未免太没人性了。

程宗扬不禁怀念起卓美人儿,作为自己内宅修为最高的侍婢,又是上等的仙品美穴,有她助自己双修,化解这股死气想必会容易许多。可卓美人儿被困在秘境,自己至今还没摸到开启的门径。

去哪儿找个处女呢?程宗扬不由陷入深思。普通人肯定不行,这股死气太过邪厉,稍有不慎就会把人害死。吕雉和黛绮丝这会儿不能用,其他跟自己有交情的,比如左彤芝左护法,江湖救急,跟自己打个友谊炮,想必不会拒绝,但左护法的处女岁月不知要追溯到多少年前。

潘姊儿倒是处女,可她央求过自己,自己怎么玩都可以,唯独不能破身。程宗扬暗自忖度,自己真要把她强上了,潘姊儿也多半只能乖乖挺着美穴,让自己给她开苞。怕就怕这边还没养好伤,那边燕姣然就冲过来,一掌把自己拍死。

光明观堂作为一个只收女子的宗门,居然搞出守宫砂这种反动透顶的东西,实在太不女权了!

紫丫头想都不用想,她的离魂症还没弄清楚,自己就算修为全失,也得保住她的完璧之身。

懊恼之余,程宗扬心里不禁蹦出个念头:释特昧普那魔僧,怎么就没个女儿呢?

张恽在外面小声道:“主子还在修炼吗?”

吕雉道:“刚收功。什么事?”

“有位客人来访,贾先生让奴才过来问问,主子见是不见?”

程宗扬不禁纳闷,连奉诏而来的鸿胪寺少卿都被老贾堵在外面,什么客人这么大的面子,竟然能让老贾问到自己跟前?

“谁?”程宗扬开口问道。

“回主子,说是跟京兆府的独孤参军有关。”

“咣啷”一声,程宗扬推门而出,“独孤郎?他出来了?人怎么样?有没有受伤?”

张恽道:“那人说知道独孤参军的下落,只是没见到侯爷,不肯开口。”

程宗扬二话不说,披上衣物,拔脚就往外走。

主楼的正厅内,贾文和正陪客人说话。

那名中年人文士打扮,衣冠楚楚,文质彬彬,但碧眼黄发,颌下留着连鬓的浓髯,竟然是在娑梵寺下院见过的那位蒲海云。

见程宗扬进来,蒲海云连忙起身,先长舒了一口气,随后欣然揖手,“能亲眼见到程侯无恙,蒲某这回可总算放心了。”

“蒲先生请坐。”程宗扬忍住询问独孤谓下落的冲动,一边招呼,一边往他身后看去,“这位是?”

蒲海云身后立着一名女子,锦衣绣服,衣饰华贵,头上戴着一幅缀着花边的黑色丝巾,面罩重纱,连发丝都遮得严严实实,只露出一双蓝色的眼眸。

蒲海云恭敬地说道:“这是小女。今日之事不敢假手于人,蒲某只带着小女奔走。珐图麦,快来拜见侯爷?”

那女子上前屈膝福了一福,细声道:“见过侯爷。”

看着她的装扮,程宗扬心头莫名生出一丝怪异的感觉,随即笑道:“原来是令嫒,快请起!张恽!将那只赤金缠臂取来!”

张恽连忙应下,去收藏物品的库房取那只赤金缠臂。

程宗扬笑道:“一点见面的薄礼,可不要嫌弃。”

一见面连话都没问,就直接给了一份重礼,蒲海云连忙逊让,“使不得!千万使不得!太贵重了。”

程宗扬笑道:“再贵重也比不上独孤参军。”

“蒲某唐突,”蒲海云歉然道:“实在是此事关系到蒲某身家性命,没见到侯爷本人,蒲某不敢轻易吐口。”

程宗扬点头道:“蒲先生行事周密,小心是应该的。”

“实不相瞒,蒲某已经接来独孤参军,眼下就在外面车上。”

蒲海云说着叫过女儿,让她去请独孤参军进来,一边道:“蒲某来时还心怀忐忑,唯恐侯爷遇险。以侯爷的身份,便是擦破块油皮,也是万金莫赎。”

蒲海云庆幸地拍了拍胸口,“眼下亲见侯爷安然无恙,在下这悬着的心,总算能放下来了。”

程宗扬含笑听着,这蒲海云虽是胡人,但举止颇为斯文,没有多少商人的市侩气。不过该放低姿态的时候,身段也足够柔软,上来就猛拍马屁,一点儿都不带含糊的。

“蒲先生客气了,你我素昧平生,怎会如此抬爱?”

“蒲某对侯爷仰慕已久,”蒲海云道:“当日在娑梵寺初会,侯爷英雄气概了得,蒲某早已心折不已。”

说话间,蒲海云的女儿带着一男一女进来,前面那位一张俊脸帅气十足,果然是京兆府法曹参军独孤谓。

只不过独孤郎这会儿可够狼狈的,蓬头跣足,衣冠俱无,身上只裹了条破旧的毯子,佳人落泊,令人望之生怜。

想来也是,他换了自己的衣物诱敌,被擒之后,那些衣冠都成了罪证,能给条毯子披着,已经是人情了。

程宗扬上前拉住他的手,“独孤郎……”

昨晚一场惊涛骇浪,大伙儿同经生死,此时相见,程宗扬千言万语都堵在喉头,半晌才笑道:“人没事就好。”

独孤谓惨然笑道:“侯爷万安。在下被投入推事院大狱中,幸得这位蒲先生仗义疏财,用重金作保,将在下保了出来。”

程宗扬长揖一礼,“多谢蒲先生。”

“不敢当,不敢当!”蒲海云起身避到一旁,“蒲某世居泉州,深受皇宋天恩,本国正使有事,敢不尽心!”

程宗扬道:“都说推事院是鬼门关,无论官民,避之唯恐不及,却不料蒲先生竟能从推事院中赎人出来。”

“其实还是托了侯爷的福。”蒲海云感慨道:“侯爷遇袭的消息出来,我们这些商贾忧心如焚,都说侯爷身份贵重,万一有个三长两短,怎生得了?后来听闻独孤参军不顾性命,与侯爷易服,引走刺客,堪称忠义无双,蒲某感佩得五体投地。后来得知独孤参军被拘在推事院,蒲某斗胆,打着侯爷的名号前去交涉,好在那位索推事是个极明理的人物,蒲某晓之以理,动之以情,最后以身家性命作保,方才将独孤参军保了出来。”

“原来如此!蒲先生可谓义士!”

这蒲海云胆量不小,竟然别出心裁,打着自己的旗号去要人。那个索元礼贪婪成性,想必给他塞了不少好处……

这边张恽取了赤金臂钏过来,蒲海云连连辞谢。

程宗扬道:“这是给令嫒的一点见面礼,你若是不收,我心里难安。”

蒲海云只得让女儿收下,然后再次拜谢,“侯爷赏赐,蒲某不敢推辞。这次在下也带了件礼物,还请侯爷笑纳。”

礼物?

程宗扬心头微动,抬眼往后面看去。

随蒲海云之女进来的还有一名女子,只是她披着带有兜帽的斗篷,像影子一样立在主人身后,安静异常,让人下意识地忽略了她的存在。

蒲海云拍了拍手。

那女子顺从地摘下兜帽,分开斗篷,只见棕褐色的长发波浪般倾泄下来,浓密无比。她脸上蒙着半幅薄纱,雪白的额头点着一点红记,那双明媚的眼睛醒目之极,大得令人惊艳,眼线像是描过一样又浓又深,瞳孔呈现出琥珀般的迷人光泽,丰满的红唇和鼻侧的金环在轻纱下隐约可见,只是身量未足,体形纤细,看起来还是一名稚嫩的少女。

她披着一条织着金边的鲜红长裙,华丽的裙裾挽在一侧臂间,身姿婀娜。接着铃声轻响,那少女身姿摇曳着缓步上前,一手托起臂间的裙裾,从肩头绕过,一边走,一边轻盈地旋转娇躯。

长长的红裙垂在地上,那少女双手合什,举过头顶,伴随着悦耳的铃声,双足轻快地踏过,柔美而灵巧的步伐宛如花间的精灵。那条金红相间的织物从她肩头滑下,露出白嫩的香肩,然后是粉颈、酥胸、雪白的腰腹和双腿。

当少女最后一步迈出,铃声停止,只见厅中一亮,一具曼妙的玉体出现在众人面前。

那少女娇嫩的胴体几乎不着寸缕,遮面的轻纱下,柔颈修长而又优雅,刚刚发育的胸乳前垂着金黄的流苏,白皙细嫩的肌肤犹如牛奶,鲜美动人,纤腰间系着一条金链,一条白色的薄纱缠在金链上,向下掩住羞处。

那条红色的长裙掉落在地,却是一整块长方形的织物,她腰肢轻柔地扭向一边,虽然静立不动,却有着舞蹈一样的韵律。那双洁白的玉腿曲线玲珑,脚踝挂着金色的铃铛,在她双足和手掌上,都有着朱砂绘制出的繁复花纹。

“这是蒲某在昭南港外买来的夷女。如今正值豆蔻妙龄,尚是完璧之身。”蒲海云道:“侯爷昨晚遇袭受惊,在下没有什么能效力的,想来想去,只有这名小婢略有姿色,可供巾栉。一则给侯爷压惊,二则侯爷出门在外,身边总得有几个使唤人。区区薄礼,不成敬意,还请侯爷笑纳。”

那少女面上蒙着轻纱,看不出表情,但那双琥珀般的眸子宁静而又安分,温驯得如同羊羔。

程宗扬心旌摇曳,自己刚起意想着找个处女,这就送来一个,而且品质不凡的样子,真是瞌睡了送来个枕头。只可惜……

程宗扬看了面无表情的贾文和一眼,硬着头皮说道:“蒲先生的好意我心领了。只是如此佳人,程某受之有愧。”

“侯爷说的哪里话!这小婢出自蛮夷,能服侍侯爷这等了不得的英雄人物,可是她前世修来的福气。”

“哈哈哈,天气冷,赶紧把衣服披上。”程宗扬道:“虽然是婢女,到底是爹生妈养的,看她年纪小小,在家时想必也被家人视若珍宝,可别冻坏了。”

“是在下冒昧了。”蒲海云赶紧致歉,一边打手势让那名小夷女披上衣物。

看着那夷女将长长锦缎披在身上,缠成一条华丽的长裙,程宗扬道:“这是纱丽?挺好看的。”

“侯爷见闻广博!”蒲海云竖起拇指,然后道:“此女出自远洋异国,父母俱已不在,又无亲人在世,如今年纪尚小,却孤苦无依,还请侯爷垂怜,开恩收留。”

机灵人啊,硬是把送礼说成求自己发善心,好收养孤女。可惜,这样一个来历不明的女子,又是这种敏感的时候,斗然收入内宅,就算自己一万个愿意,老贾他也不答应啊。

程宗扬肚子里嗟叹不已,面上倒是淡然大度,“蒲先生太客气了。单只是送回独孤参军,程某已经承情十二分,岂能再受此重礼?程某何德何能,让蒲先生如此抬爱?”

“侯爷太过谦了。”蒲海云恳切地说道:“且不说侯爷是我等宋国商人的主心骨,单是侯爷主持推行的纸钞,便让在下这些生意人方便了不知多少,我等行商都将侯爷视为万家生佛!”

“哦?你也用过纸钞?”

“不瞒侯爷说,小的往天竺做生意,一去便是两年多,年前在昭南登陆,才知道侯爷发行纸钞的事。”蒲海云感叹道:“以往我等万里行商,所携钱铢累赘无比,甚至得堆在舱底充作压舱石。如今有了纸钞,一纸便抵千贯,轻巧何止万倍?单此一项,程侯便功德无量。再则以纸为钞,首推的就是一个信字,我等商贾最重信誉,侯爷以信义为重,堪为吾等表率。”

这吹得似乎有点过火,但正挠到程宗扬的痒处。自己一力推行纸钞,背后有着远超这个时代的深刻理念和宏大构思,只不过理念太过先进,一直恨无知音能解其意,深感自己的俏媚眼全都作给瞎子看了。

蒲海云对纸钞的理解不过泛泛,但一个信字,正说到自己心坎里。本来只是看在独孤谓的面子上略做寒暄,这会儿不由兴起,谈起了钱铢和远洋的生意,在蒲海云的刻意迎合下,倒是颇为投契。

得知蒲海云走的便是从泉州到昭南,再到占城、耽摩的海路,正是祁远从昭南人口中打听到的航线,于是又叫来祁远,细加咨询。

趁着祁远与蒲海云谈论,程宗扬道罪先行离开,然后亲自将独孤谓带到厢房安置,让张恽取了自己的衣物给他换上,又送了些酒食过来。

两人把盏坐谈,既庆幸彼此能在昨晚的围杀中死里逃生,又感伤那些死难的兄弟们。但至于幕后的指使者,两人都默契地没有开口。毕竟独孤谓身为朝廷命官,说出来只会让他为难。

临了,独孤谓问起泉玉姬的下落,程宗扬摇了摇头,心下一阵苦涩。

泉玉姬不知生死,四处打探也全无结果,这笔账都不知道该记到谁头上。

安顿好独孤谓,程宗扬回到厅中,蒲海云又劝说一番,见他坚辞不收,只好带上小婢告辞。

祁远亲自相送,叮嘱他不要泄漏程侯的状况。蒲海云连声称是,对于程侯拒收自己带来的美婢深表了一番惋惜和遗憾之情,当然也少不了对程侯高风亮节的钦佩之意。

送走客人,祁远回到厅中,远远便听到有人叫嚷道:“无事献殷勤,非奸既盗!我看那家伙就不是个好鸟!”却是袁天罡在大放厥辞。

祁远讶道:“袁爷,你怎么来了?”

袁天罡伸手道:“给我钱。”

程宗扬道:“不是给过你了吗?”

“不够!最少再加五百!”

“顶多给你五十。”

袁天罡爽快地说道:“那就五十!诶,我说了是金铢吧?”

“铜的你要不要!滚!”

程宗扬让张恽取了五十银铢,袁天罡一把抢过钱铢,骂骂咧咧走了。

程宗扬当然没指望一百五十银铢就能搞出高压电网,不过袁大科学家没有经费支撑,几十年混得跟狗一样,整天装神棍,浪荡惯了,不给点压力,谁知道这龟儿子潜力有多大呢?

“航路的事怎么样?”

“从泉州南下,到占城和三佛齐,这段海路是晴州商人们走熟的。从三佛齐去天竺的船只也不少,只是晴州商人走得不多。”祁远道:“他话里话外,没少打听我此行的目的,似乎是担心抢他的生意。”

程宗扬道:“听说蒲氏在占城的生意做得挺大,有些担心也是情理之中。不过我总觉得他的心思不止这么一点。”

独孤谓是昨晚围杀现场的关键人物,纵使各方都觉得他是个烫手的山芋,丢得越远越好,也绝不会轻易交给一个外来的商人。就算蒲海云手眼通天,在推事院中也有路子,也没人敢冒着掉脑袋的风险,只靠作保就私下把人给放了。除非有别的缘故,或者他给的保金实在太多……

祁远道:“会不会是他打听到程头儿在宋国的关系,想趁机攀个高枝?”

“要是这样,他这一铺押得可不小。”程宗扬道:“万一独孤谓泄漏点儿涉及宫中的风声,他这个保人少不得要倒大霉。”

程宗扬琢磨了一会儿,问道:“贾先生,你看呢?”

“观其行止,一是打探主公的生死,二是借独孤参军与主公搭上关系。但其居心如何,着实难测。”

“嗯?你这不是分析得挺清楚吗?怎么难测了?”

“属下有一事不解,”贾文和道:“他为何要带女儿来?”

程宗扬皱起眉,蒲海云的女儿整个人裹得严严实实,只露出一双眼睛,别说长的什么模样,自己连她身段如何都没看出来。

祁远打趣道:“不会是想送给程头儿当妾吧?”

“怎么可能?”程宗扬道:“我这边生死还都不一定呢,他就这么上赶着要送女儿?何况人家不是还带了一个吗?他要有这心思,用得着专门送一个艳婢来分宠?”

祁远点头道:“倒也是。”

程宗扬道:“他一个跑远洋生意的宋国商人,打探我的生死做什么呢?就因为我是宋国正使?”

祁远道:“刚才闲聊时,他说蒲氏世居泉州,在宋国治下,以经商为业,还在市舶司当了个小官,深受宋国皇恩,言辞恳切得很。”

程宗扬摸着下巴道:“原来还有宋国的官职?”

贾文和道:“蒲氏用心且不问,其既然有求于主公,不妨使之一二。”

程宗扬点了点头,自己在长安势单力孤,多一分助力总是好的。

上一章: 第二十集 红粉骷髅 第八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二十一集 第二章 群鲛跳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