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体育修真军事历史幻想悬疑武侠游戏灵异玄幻科幻言情都市完本更新

第四百一十五章 祸起萧墙同门怨 变生肘腋黎庶哀

hui329
上一章: 第四百一十四章 覆水难收情缘断 木已成舟恨意生返回目录没有更多章节了

明月升空,夜风渐起。

司马潇蓄势待发,丁寿顿感不妙。

「小慕容,速速离开此地,你这师父要杀人啦。」丁寿轻声嘱咐。

慕容白眼圈发红,噙着泪道:「要杀便杀,随她去。」

「小姑奶奶,现在不是赌气的时候。」丁寿只觉心累,将希望寄托另一边,「映葭,你带她走。」

白映葭略作迟疑,还是点了点头。

「谁都不要走。」司马潇阴冷一笑,身子突然拔起,凌空一掌劈出。

丁寿大吃一惊,不是惊异司马潇骤然出手,而是她所攻击的对象,既不是适才与她反目成仇的徒儿慕容白,也不是她素来不屑痛恨的场中唯一男子丁南山,而是她刚刚还挂在嘴边要相守终老的白映葭。

司马潇陡然对自己出手,白映葭也未曾料到,匆忙间施展天魔迷踪步法,向后疾退,怎料司马潇那一掌威势惊人,快不可言,倏忽一退仍未脱离掌力范围,掌心劲气已扑面而至。

眼见要被重伤掌下,白映葭背后猛然生起一股强大吸力,拉扯她本就后退的身形加速偏移,间不容发之际将她甩了出去。

「轰」的一声巨响,白映葭适才所站位置被劈出了丈许方圆的土坑,司马潇站在坑间,冷冷注视着对面站立让她一掌之功未竟的男人。

丁寿适才急急展身扑出,天魔手「吸字诀」用至极致,才抢下了险些玉殒香消的白映葭,惊出了一身冷汗。

「司马潇,你疯了!」丁寿瞥了一眼身后玉容惨白的白映葭,心有余悸,「你连人都分不清了么!」

「既然得不到,就把她毁了!」司马潇笑容凄厉,「今日你们谁都逃不掉。

话音未落,司马潇如怒龙腾空,翩然飞起,素手如电,右手一掌仿若天外飞来,直印丁寿胸膛。

司马潇身法快如鬼魅,转眼即到,丁寿急切间迎面使出天魔手「封字诀」,欲将她这一掌隔在身外。

司马潇手腕翻转,便拍为切,并掌如刀,横切丁寿颈项。

丁寿身后立着二女,不敢闪身避让,双掌一圈一引,将司马潇掌势带偏,堪堪躲过这一记掌刀。

司马潇一击落空,左手食中二指并起如剑,迅疾地向上扬起,直刺丁寿咽喉。

丁寿不想司马潇招数如此变化多端,两手掌指挥转间或刀或剑,层出不穷,一个不小心,今夜怕是要栽给这男人婆,当下将心一横,抬肩扬腕,十指弯曲如钩,一手「扭字诀」抓向司马潇剑指,另一手「抓字诀」疾扣她肩头琵琶骨,这两招如果拿实,司马潇不但两指折断,自身也要同时受制。

司马潇从容不迫,左手指剑不闪不撤,瞬间变指为掌,右手掌刀流转如月,切向丁寿抓来手腕。

玩硬的,咱们就拼拼看,丁寿也发了狠,两抓去势不变,直奔司马潇双掌拍去。

甫一接掌,丁寿便感对方内力汹涌,不在自己之下,更诡异的是司马潇的掌力忽阴忽阳,变幻不定,根本无从捉摸。

天魔策记载武功玄奥艰涩,魔门中人除了天魔手与天魔迷踪步外,都是各有一绝技傍身,丁寿随朱允炆习艺日短,不能得窥全貌,只是听朱允炆讲解过其中一二,秦九幽的九幽真气走的是阴柔飘逸一路,怎地司马潇的内力中还含着一股横绝霸道的气息,倒与杜问天的天冥斩有几分相似,可这两门功法截然不同,如何能杂糅一处同时使出!

丁寿心头骇然,不敢恋战,奋力催劲,真气通臂,蓬的一声,两条人影同时分开,丁寿连退七八步消解余势,胸口一阵滞闷郁结,反观司马潇身形一凝,玉面赤红,随即毫不停留,拧身又上。

这是不要命了么,丁寿自认四层天魔真气足可碎金裂石,司马潇内力与己该是伯仲之间,谅也不会高出几分,他适才借退步缓解掌力仍有不适之感,司马潇竟然不退不停,继续追打不休,难道就不怕留下内伤隐疾。

「大侄女,小慕容,马上走,这娘们已经疯了。」丁寿拦住司马潇的泼天攻势,开口大喊。

「我不,看她能把我怎么样!」慕容白仰着头倔强拒绝。

「快滚!」司马潇招式多变,忽而诡异如毒蛇吐信,忽而霸道如蛟龙出海,丁寿应接不暇,没有那许多好声气循循劝导。

冷不防被吼了的慕容白神情一窒,茫然不知所措。

身旁白映葭幽幽一叹,牵住慕容白柔荑道:「快些走吧,我们在此只会拖累他。」

慕容白甩臂挣脱白映葭的拉扯,「不用你管!」愤愤看了场中一眼,还是转身离去。

司马潇冷眸微转,见了二人动向,眼角肌肉轻抽,猛然逼退丁寿,身形如大鸟般跃起,呼的一掌隔空向二女劈去。

「小心!」丁寿一直凝神对敌,见她眼中寒芒闪动,暗道不好,旋步抢身,挥掌向身在半空的司马潇击去。

二女得丁寿提醒,也不及回身看清形势,各自倩影飞旋,一左一右滴溜溜向两边转绕开去。

须臾间,艺出同源的四人同施天魔迷踪步,杀人、救人、自救,目的各不相同,翩然飞舞,异彩纷呈。

司马潇身在半空,二女分路而逃,她只瞬间迟疑,掌势便向慕容白处偏去,至于衔尾而来的丁寿一掌,她头也不回,只分出一掌应对。

「找死!」丁寿的一击本是围魏救赵,攻敌之必救,不想司马潇如此托大,竟不收手,仅凭一掌便想应付二爷,真拿豆包不当干粮啊,感觉受到侮辱的「豆包」火气很大,掌力催发,裹挟着一股庞大力道卷向司马潇。

二人掌力再次相交,丁寿依旧倒飞退出,但只退了三步便驻足不移,半空中的司马潇则被他一掌震得斜飞而出,落地踉跄不稳,连退了四五步仍旧收势不住,张嘴一口淤血喷出,脸色惨白如纸。

丁寿不理受伤的司马潇,一步抢上,扶起被掌风扫中的慕容白,只见这丫头双目紧闭,面如金纸,嘴边一丝血线沁出,气息微弱,唬得他慌忙将一股真气源源输入娇躯内。

一双难得的长腿,不说「玩年」了,才用过一次,这要是有个三长两短……

丁二欲哭无泪。

受真气所激,慕容白嘤咛一声,缓缓睁开眼眸,见到的是一脸关切的丁寿。

「小慕容,你没事吧?」丁寿见她醒来,惊喜万分。

体察到他语气中的关怀忧急,慕容白百感交集,莞尔道:「无碍……」这一出声牵动内息,两道黛眉顿时紧蹙一团。

「你好生将养身体,待我……」

丁寿话还没说完,突然白映葭一声惊呼,抬头见司马潇步履蹒跚地向这边走来。

丁寿倒是没多大担心,司马潇适才只求伤人,未能全力接他那一掌,被震伤內腑,如今真气涣散,已成不了大患。

「司马潇,如今你有伤在身,不是我的对手,还是识趣离开,免得我收不住手,将来与秦师姐不好相见。」

司马潇立足站定,丁寿只当威胁起效,刚露出几分得色,随即便见司马潇从怀中取出一个羊脂玉瓶,将三粒碧油油的药丸倒进口中。

「也好,早点疗伤,省得留下病根,我也告辞了,咱们青山不改……」

丁二爷的几句场面话还没撂完,但见数息之间司马潇面色已恢复红润,气息如常,双眸中精光隐隐,再无半点受伤迹象。

不是,这什么鬼!十全大补丸么?疗效这么快!丁寿骇异。

「碧灵丹……可固本培元……也可激……激发体内潜力……后患……」慕容白强按胸口不适,出声提醒,话还未完,便伤势发作昏厥。

慕容白才一开口,司马潇已袍袖飞卷,罡风扑面,声势惊人,丁寿急忙推出双掌迎上。

三度对掌,司马潇身形一晃,丁寿噔噔噔退后三步,面露不可思议之色,想不到重伤之后的司马潇服用碧灵丹后不但伤势痊愈,功力更胜之前。

「映葭,我拖住她,快带小慕容骑马走。」丁寿而今可是真有些担心了,司马潇这娘们连嗑药的事都干出来了,越打越强,别看己方三人,那两个都帮不上什么忙的,而今一个还受伤成了拖累,得先将她们支走。

白映葭知道情势危急,也不多话,抱起慕容白纵身离开。

司马潇岂会轻易放过她二人,飞掠而起,再度扑上,丁寿早有防范,同样全身跃起,挡在她的身前。

空中拳掌交击,人影乍分,丁寿气喘吁吁,虽在深秋凉夜,鬓角已有汗水淌下。

「司马帮主,作为师门长辈我要提醒你一声,服用兴奋剂有违国际体育道德,这种行为违背了奥林匹克公平竞争……」

司马潇无心理会他的废话,连环抢攻,丁寿只如一帖狗皮膏药,死死黏住她不放,不求制敌,只想缠住她不得分身。

司马潇被他夹缠不清的话语说得头昏脑涨,更因脱不开身焦躁无比,她知花马池乃是边城,驻有重兵,这客栈虽是被天幽帮包下,可还有掌柜店伙,适才声音闹得太大,若是引来官军,吃亏的还是自己,当下一掌逼开丁寿,双掌犹如五丁开山,奔客栈院墙推去。

院内用黄土烧制的砖砌围墙,在司马潇摧枯拉朽的掌力下轰隆隆坍塌一片,司马潇不等烟尘散尽,合身扑出。

这下动静太大,莫说店家,连街上住户也纷纷惊醒,亮灯查问,司马潇冲出客房院落,才想起不知马厩所在,她平日养尊处优,这等牵马卸车的活计从来不管的,只想应在后院,直奔而去,不想遍寻不到。

其实司马潇也是急中有失,未想到慕容白受伤昏迷,白映葭同她一样不识路径,只念着那二人先行一步,此时或已乘马逃离,心中更是焦躁。

「客官,您老……呃!」捧着油灯前来查看的店掌柜被司马潇一手掐住喉咙。

「马厩在哪?」

「在……在……在……」这店东本就有些口吃,如今在司马潇眸中冷光注视下,更是吓得浑身打颤,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废物的男人。」盛怒之下,司马潇将掌柜扔在地上,「再说不出,便杀了你。」

「马厩在店前西跨院,此处望着有两颗大白杨的地方便是。」死亡压力之下,掌柜潜能爆发,口齿超乎往常的伶俐。

司马潇展臂飞起,空中身子一旋,向白杨所在疾掠而去。

「妖……妖……妖怪……」被吓傻了的掌柜面无人色,一闭眼晕了过去。

***    ***    ***    ***

司马潇赶至马厩,只见一片凌乱,空荡荡不见半个人影。

「帮主,您老怎么来了?」一路赶车的天幽帮马夫上前施礼。

「人呢?」司马潇厉声问道。

「什么人?」马夫错愕。

院外传来一声马嘶,「好师侄,师叔我不陪你玩了,这还有两个小美人要我去疼呢,后会有期!」

司马潇闻声大怒,一跃而出,只见马蹄扬尘,一骑纵马远去。

「备马。」司马潇对追出的马夫下令。

「没有啦。」马夫苦着脸道,「都被适才那人给放走……」

「留你何用!」不等马夫说完,司马潇一掌拍得他狂喷鲜血,倒跌飞出。

连遭耍弄,司马潇气血涌动,险些又是一口鲜血喷出,急忙再服一颗碧灵丹,足尖发力,奔着那一骑方向追了下去。

这一阵鸡飞狗跳,好不热闹,待街面渐近宁静,白映葭才从院墙阴影下转了出来。

看看怀中昏迷的慕容白,白映葭略作犹豫,还是抱着她奔向了军营方向。

***    ***    ***    ***

「闪开,快闪开,锦衣卫办差,闲人回避。」

丁寿纵马大呼,巡夜官兵不明所以,纷纷让路,还没等重回路中央,又见一条人影快若奔马,疾驰而过,险些以为花了眼睛。

丁寿没有奔向兵营,那里有个萧别情在,应当能为慕容白疗伤,他现在要做的便是将这男人婆远远引开,这娘们是没有一人屠城灭军的本事,可夜探大营搅个天翻地覆却绰绰有余,若是脑子抽风再胡言乱语一番,被那萧别情听见,自己以后的日子就没法安生了。

此时城门早已关闭,一队人马驻留在门前,一个身着獬豸补子的文官正骑在马上与城墙上的守军吆喝。

「本官乃朝廷工科给事中,奉旨查盘边镇,有急事面见才总制与丁缇帅,尔等快开城门。」

吴仪自打遇袭后已成了惊弓之鸟,连车都不坐了,硬是要骑马赶路,可怜他一介书生,不善骑术,如今两条大腿都磨破了皮,下马怕是连站都站不直,可任他费尽口舌,这守城门的武夫竟连大门都不给开。

护卫的队长懂些道理,上前低声道:「大人,天黑后城门按律不可轻启,咱们还是在城下暂住一宿吧。」

「胡说,我乃堂堂言官清流,岂有露宿荒野之理,再说那万马堂贼子再度来袭,你们可否确保本官无恙!」

那谁保证得了啊,合着您担心这个呐,得,您继续叫门吧,看太阳能不能从西面出来,把这门给您打开,护卫的队长也不再废话,躲到一边看热闹。

现实却是狠狠抽了那队长一巴掌,城头忽然高声大呼:「开城门!」

幸福来得太快,吴仪也没弄清楚状况,却听头上城门官用力挥手,大声呼喊:「快闪开,阻碍塘报,以贻误军机论处。」

听得远处有銮铃声乱响,吴仪扭回身,见插着认旗的一骑正向城门飞驶而来。

护卫的队长出身固镇边军,晓得利害,上前拉住吴仪马匹牵到一旁,「大人,军情耽误不得,进城容后再议吧。」

城门才开启一扇缝隙,那匹塘骑便疾驰而入,吴仪连忙凑前,「城门既已开启,便容我等进去如何?」

门后边军一脸死板,「想进城,等天亮。」

「如今离天明也不差多久了,还请尊驾行个方便。」吴仪难得对着一个卑贱门军如此客气。

「没得方便。」城门再度合上,吴仪碰了一鼻子灰,瞧热闹的护卫队长心里乐开了花。

吴仪正琢磨天亮以后如何给这帮狗眼看人低的军汉穿个小鞋,突然门内又有声响,「快开城门,本官要出城。」

「丁大人啊,您老这么晚还要出城办公,真是辛苦。」一片阿谀声中,城门比方才还要利索地洞开。

一骑飞出,吴仪立即抢到城门前,「大胆军卒,公然违背军令,擅开城门,该当何罪!」

暂时也懒得关城门了,门军不耐烦地挖了挖鼻子,斜眼看这书呆子,「适才出城的是锦衣卫都指挥使丁大人,人家是有皇命在身的,随进随出,岂是常人可比的,再说了,人家是出城又不是入城,便是到才总制面前也有理在。」

后面门军说什么吴仪已经不知道了,当听到出城的是锦衣卫都指挥使时,吴大人已经撇下门军来到路中,高声叫嚷:「丁大人,下官吴仪特来拜见您老,有要事……哎呀!」

一道人影风驰电掣地从城内窜了出来,见了吴仪二话不说将他掀下马,跃上马背沿路追了下去。

好像有人在喊二爷,算了不管许多,既然将那婆娘引出了城,就不再压着马速了,累死丫的,丁寿心想着,靴尖猛踢马腹。

司马潇盯准了前方人影,催马加鞭,死追不放。

这一追一逃的二人谁也未曾留心,花马营以西的苍茫夜空之中,有道道红光在隐约跳动。

***    ***    ***    ***

花马池大营帅帐。

「该死!」三边总制才宽愤愤地将一张军报摔在了桌案上,「来人——」

「标下在。」帐外中军小校入内听命。

「击鼓升帐,」才宽略一思忖,又道:「请丁帅前来议事。」

鼓声未过三通,帅帐内簪缨云集,各部将领齐聚,唯独才宽身旁增设的一把椅子依旧空席。

小校在才宽耳边低语几句,才宽低目攒眉,挥手屏退手下,「诸位将军,套贼入边了……」

***    ***    ***    ***

宁夏镇城,巡抚衙门。

「你那所谓的江湖朋友都是些酒囊饭袋,一个吴仪都收拾不下。」宁夏巡抚刘宪拍着桌案恨声道。

「谁能想到半路杀出那么两个人来,陈逵也是个废物,竟让吴仪这么快便将证据给挖了出来……」丁广坐在椅上唏嘘不已。

「挖出来?怕是双手奉上,想祸水东引吧。」刘宪冷笑,「陈逵能被杨总制倚为心腹,坐镇平凉,你真当他是徒具虚名。」

「您是说陈逵主动……」丁广连连摇头,「不可能,这不是把自己给交待进去了,他没那么傻。」

「陈逵便是太聪明了,侵挪马价盐课银的事情他已脱不开干系,才来的这一招以退为进,这烫手的玩意一送出,他就可以隔岸观火,我们能拿回东西更好,纵然拿不回来,在那边他也有个」张松献图「的功劳,将功抵罪!」刘宪乜眼看着丁广,心底生出一种无力感,平日还看不出,这家伙根本就是一脑子下水。

丁广张张嘴巴,随即面皮青紫,恼道:「我这就让人将那个两面三刀的狗杂种给剁了!」

「于事无补,算了吧,」刘宪疲惫地扶着额头,缓缓道:「东西便是进了花马池,咱们也有些时间,当此防秋用人之际,才老儿还不会将我等如何,老夫担心的是那个丁寿,此子行事不依常理,车震卿和陈熊都是糊里糊涂折在他手,前车之鉴啊。」

丁广奸笑几声,「您老放心,标下岂能没有后手预备,第二波人已经出去了。」

刘宪瞥了自鸣得意的丁广一眼,不放心道:「别再出了纰漏,你我可输不起了……」

「瞧您说的,」上司的不认同让丁广很难过,一张脸拉得和马一样长,「非要咱把九天娘娘给您搬出来不成,标下的路子可野着呢!」

对于丁广拍胸脯的保证,刘宪权当放屁,反正他也早有安排,指望这夯货能拖一时是一时吧,正准备端茶送客,有抚衙小校急匆匆送来一份军报,待打开一看,巡抚大人顿时脸色大变。

「丁广你说说,这是怎么一回事?!」刘宪面色涨红,太阳穴上已经可见突起蜿蜒的青色血管。

「还当是什么事呢,鞑虏犯边也不是第一次了,咱不早得到信了么。」丁广草草看过军报,与刘宪的态度大相径庭,颇不以为然,「那么长的边墙,鞑子挖开一段进来抢掠,哪个能预防得了。」

「你他娘不识字啊!」刘大人是真急了,不但爆了粗口,还将军报直接甩在了丁广脸上。

「鞑子攻陷清水营,四散劫掠,如入无人之境,我问你,前番让你派遣的防秋伏兵呢?伏在哪啦?!」

「这个么……」丁广挠挠鼻子,为难道:「正在陆续派出……」

「陆续!?才老儿急令宁夏镇精兵设伏花马池右翼,老夫也再三嘱咐,你竟然抗命不从!」

「佥宪您先消消火,听我一言,那防秋巡哨是搏命的差事,哪个丘八愿意出城寻死,总得拣选一番……」

刘宪瞪圆了眼睛,不可思议道:「这个时候了你还搞些卖富差贫的勾当?交钱的便可不去?!」

丁广老脸一红,急忙道:「这并非主因,按皇明军律兵士离城百里以上者要验日计程,关给行粮,这笔数目省不得,不然那些丘八会造反的,可咱们宁夏各处的仓库不是最近都有」浥烂「发生么,若是大军开拔支应不足啊……」

刘宪一时结舌,终于掉进自己挖的坑里了,其实丁广所谓理由他刘某人若是信了,那纯粹脑子进水,便是宁夏府库所谓「浥烂」数目再多,也没到了连一支游兵的行粮也供应不起的境地,怕是这些喝兵血的军头们吃相太难看,已经到了天怒人怨的地步,没人愿意白白送死了。

纵是心里明白,刘宪也不好挑明,当初坐地分金时你好我好,现在还要靠这些人打仗御敌,更不能撕破了脸面,刘大人努力平复下心境,缓和语气道:「那如今怎样向才部堂那里交待?」

「我想……将情况说明,部堂大人该是能体谅的吧。」丁广很傻很天真地说道。

刘宪蹭的一下站起,指着丁广道:「你,你……」眼前一黑,一头栽倒。

丁广箭步上前扶住刘宪,急声叫道:「佥宪,您怎么了?您老可不能有事啊!这天塌了弟兄们可扛不起,快来人!救人啊……」

***    ***    ***    ***

天色已是大亮,丁寿穿林越野,也不知跑出了多远,胯下马儿的肚带已经松垮不堪,唇角白沫溢出,再扬鞭催马怕是就立即倒闭而亡了。

丁寿也是纳了闷,司马潇哪来的这么大的劲头,蹑着尾巴紧追不舍,连人带马都不觉累么!

勒住坐骑,丁寿几乎是栽下马来,四仰八叉地躺在土坡上喘着粗气,毫无仪态。

也就是倒了三五口气的工夫,司马潇便已赶了上来,她的那匹马本就是载着吴仪一路颠簸,还未等停歇便被夺来追赶丁寿,马力更加不支,若非司马潇沿途不断放血激发体能,怕是早就累倒了,此时马缰一收,停下奔跑,立时晃了几晃,扑通摔倒,眼见是活不成了。

坐骑摔倒一刻,司马潇已从马上跃起,武功高强若她,落地时竟然趔趄不稳,急忙拿桩定住了身形。

此时的司马潇同样狼狈不堪,全身上下风尘仆仆,一道道汗水混着灰土,将一张俊脸弄得和大花猫一般,看得丁寿忍俊不禁。

「你笑什么?」司马潇声音虚弱,冷漠依旧,整个人如苍松般傲立,好在没有同花马营一般上来就开打。

「司马师侄,追了这么久,你气也该消得差不多了,你我讲和如何?」丁寿惫懒地半支起身子。

司马潇摇头,「那两个贱人已经逃了,你我之间只可活一个。」

「至于么?咱俩又不是杀父之仇,夺妻之……」丁寿想这条勉强算是,讪讪放弃了劝说。

「那就坐下歇一会儿再打,成么?」二爷如今已累得吐舌头了。

「你歇,我等。」追了一日夜,司马潇此时已是强弩之末,怒火冲昏的头脑渐趋冷静,正好借机运气疗伤。

你杵在这里我歇得好么,天知道会不会趁我躺下时候突然下黑手,丁寿保持着半坐的姿势,「这样吧,你那个碧什么丹给我一粒,师叔我恢复精神就陪你接着打。」

司马潇负手不语,看来是没有给的意思。

「诶,那你有干粮没有?我昨晚到现在还没吃饭呢。」丁寿哭丧着脸道。

「咕噜噜」,站立如松的司马潇腹中突然引发一阵轰鸣。

「哈哈哈——」看着傲世独立的男人婆玉颊晕红的窘迫羞态,丁寿不由心情大好。

「你若歇好便可动手了。」彤云未散的司马潇凶狠说道。

奈何此时丁寿不理这茬,站起身来笑着摆手道:「还差得远呢,师叔请你吃烤马肉。」

有心说不的司马潇竟然鬼使神差地点了头。

***    ***    ***    ***

「我说师侄啊,你纵然不帮忙拾柴,好歹也将这马收拾一番,不能擎等着吃现成吧。」

将一捆干柴扔在地上的丁寿,气哼哼道。

「这些粗使活计我不屑为之。」司马潇坐在卸下的马鞍上,已将面上灰尘汗水仔细擦去,随手将那方质地上乘的湖丝绢帕丢在地下。

看过这娘们吃饭排场的丁寿无话可说,蹲到一边开始拾掇那匹死马。

「我说司马,咱们当着它的面吃」死马「,会不会让它有物伤其类的感受?

」丁寿指着正在啃食青草的坐骑,笑嘻嘻道。

司马潇霍地起身,唬得丁寿警觉蹦起,以为自己指着和尚骂秃驴的话惹毛了这娘们。

「你要干嘛?」自己也是嘴欠,好歹等吃过两口马肉再嘴上讨便宜啊,丁寿开始后悔。

「很重的血腥味。」司马潇轻轻道。

丁寿狠狠抽了抽鼻子,除了吸一鼻子土和一点草木味儿,什么也没闻到。

「在哪儿?」

司马潇将沾了唾液的一只手指高高举起,倏地一收手,「西北方向。」

两条人影同时飞起,跃上马背。

「你做什么?」司马潇向身后人厉叱。

「说心里话,我巴不得和你分道扬镳,可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我连是哪儿都不知道,你把马骑走了不等同要我命么。」

「你可以在下面跟着,凭你的轻功,几里路程还跟得上。」

「这马好像是我的,便是真该有一个在下面腿儿着的,那也该是你吧。」

「你这样斤斤计较也叫男人?」

「尊驾似乎也没把自己当成过女人。」

二人唇枪舌剑,针锋相对,司马潇口上并没讨得便宜,空气中血腥味越来越浓,她也不想再耽搁,拨转马头,向西北方向疾驰。

「你的手规矩点……」

「要不然你坐后面,看看能抓哪儿。」

「身子靠后!」

「我他娘都快骑到马尾巴上啦!」

***    ***    ***    ***

一个偏僻的小村落,约莫百十户人家,村外开垦着片片良田,正值秋收时节,本该全村老少藜羹麦饭,烧酒炖肉,同贺丰年的欢庆气象,却成了一场野兽的盛宴。

村头村尾的护村木栅已被扯得支离破碎,村内村外,遍地血腥,四下散布着倒伏的尸首,男子多是身首异处,肢体不全,女子无论老少,下身赤裸,一片狼藉。

百姓们辛勤垦殖的庄稼,正成为散布四野战马的饲料,打谷场上,几十名蒙古鞑子正在用竖起的人靶比试箭术,村内房舍仍不时有惨叫声与火光冒出。

「该死!鞑子怎会深入此处!」

里许外的山坡后,丁寿脸色铁青,边墙内外墩烽连绵,旦有敌情,烟火传警,各处军寨城池汇集大军,阻敌去路,遏其归途,何况才宽还在两翼布置了延绥宁夏二镇精兵,怎会让鞑子就此长驱直入。

司马潇双目血红,银牙紧咬,轻轻吐出三个字:「杀鞑子。」

丁寿一愣,「你说什么?」

「杀鞑子,救人。」司马潇重复道。

「救不下啦,」丁寿摇头轻叹,「看田中战马,这批鞑子至少千余人,靠你我非但救不得村民,保不齐还要搭上自己,还是速将此处鞑情通报才老部堂,调兵围剿才是。」

「你怕死?」

司马潇这话问得诛心,丁寿无言以对,看村中惨景,他愤慨,憎恨,却不会失去理智去搏命;二爷平日为人行事,力所能及的好事他不介意去做,前提不危及自身利益,而今这状况已不是利益权衡了,而是九死一生,他有官有钱,有权有势,豪宅良田,姬妾如云,何必玩命犯险!

看了丁寿神情,司马潇了然,轻蔑一笑,便要长身而起。

「司马师……司马先生,你我胜负未决,你又有伤在身,何必冒死涉险呢?

司马潇又吞下了一颗碧灵丹,苍白面颊再度恢复红润,取了坡下拴着的坐骑,翻身上马,「借你马匹一用。」

「若是不死,再和你决个高下。」司马潇纵马下坡,擦身之际,一声嗤笑,「男人?」

***    ***    ***    ***

村内一间大户人家的正厅内,一个粗眉大眼的蒙古壮汉正对着一桌酒食享用,两旁立着十数个按刀护卫,虎视眈眈地盯着廊下瑟瑟发抖的此间主人一家。

壮汉长相粗豪,吃得却是一副斯文样子,不同其他蒙人用刀习惯,一双竹筷使得极为熟练。

房舍主人、此村的村老,胡须灰白,足有五十余岁,看着这个占据了自家屋宇,又强迫家人为奴伺候的鞑子头领,战战兢兢不敢多话。

壮汉细细品味着杯中黄酒,忽听里间传来一声惊骇尖叫及怒喝声,随即便是一声女子的惨叫。

闻得那声惨叫,村老登时面色惨白,瘫坐地上,正饮酒的壮汉浓眉微微一挑,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一个年轻少年拎着裤子从里间走了出来,他年纪不大,粗颈肥身,剃着蒙人俗称 「怯仇儿」的发式,毫不客气地一屁股坐在席间上首位置,不顾餐盘内汤汁淋漓,直接上手抓了便吃。

壮汉停了杯筷,微微笑道:「可耍快活了?」

「这南朝女人皮肤倒是细嫩,奈何太不禁用,我不过给那小娘们通通后门,她便痛死过去了,败兴,一刀砍了。」年轻汉子扯了一条鸡腿大嚼。

二人说的是番话,这家人听不明白,畏惧又带着希冀地看着两个鞑子头领,目光不时瞟向里间。

「你的孙女死了。」蒙古壮汉张嘴是一口地道的大明官话。

村老眼睛一翻晕死了过去,「呜呜——」,其他家人也是哭声一片,尕娃娃才刚十二岁,家里人的心尖尖,便这样没了。

「吵死了,都给某砍了。」蒙古少年下令。

「慢着。」壮汉喊住了抽刀上前的蒙古护卫,「布日固德,俺们入关是为了抢掠生口,你把人都杀了,难道空手回去么?」

少年哈哈大笑,「南朝这么大,有的是牲畜人口,先让草原的勇士们放纵快活一番,有何不好!」

「明人大军何时汇聚还不可知,万一来得迅速,到手的生口粮食被夺回去,这个冬天怎么过?」

少年恼了,「南人像兔子一样胆小懦弱,我布日固德是大草原的雄鹰,再多的汉蛮也只是口中的猎物,讷古哷凯你这个胆小鬼,不配」巴图尔「的名字!」

「某叫何名不须你管,此番巴尔虎联合土默特南下打草谷,是为了部族生计,不能再由你胡来。」

「你……」布日固德狠狠跺脚,这个家伙懦弱胆小,偏偏阿爸和太师都看重于他,待回到草原,定要将这家伙的劣迹告于姐夫知晓。

布日固德正在恼怒,又听外面一阵嘈乱,他的部族勇士们胡嚷乱叫,让他更觉面上无光。

「怎么回事,是不是又抢女人分财物打起来了?」

「布日固德,有个汉人杀进村来了。」一个蒙古军士冲进来喊道。

「一个人有什么可怕的,你们都是死人啊,放箭射死他!」布日固德火冒三丈。

「射了,把他的马都射成刺猬了,可是……」

「可是什么?!」布日固德揪着这个废物喊道。

「他,他,他会飞……」

「放屁!」布日固德撇下这个胡言乱语的家伙,走到了大门前,待看清村口景象时,失声叫道:「长生天,他真的会飞!」

上一章: 第四百一十四章 覆水难收情缘断 木已成舟恨意生返回目录没有更多章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