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体育修真军事历史幻想悬疑武侠游戏灵异玄幻科幻言情都市完本更新

第二十集 红粉骷髅 第八章

弄玉&龙琁
上一章: 第二十集 红粉骷髅 第七章返回目录没有更多章节了

第八章锦香暗送淡黄的阳光透入窗内,并没有带来多少温度。一名老者病恹恹卧在榻上,身上盖着厚厚的被子,只露出一张皱巴巴的老脸和花白的头发。

“我还怕你死了呢。”

程宗扬放下短刀,将削好的苹果递给袁天罡。

袁天罡厌恶地偏过头,“看病号都是削苹果?敢不敢整点儿有创意的?”

“知足吧。这年头,苹果可不好找,一只苹果都快一枚银铢了。”

“不吃。给我银铢。”

“行行行。”程宗扬“咔”的把苹果咬在嘴里,一边取出荷包,将里面的钱铢都倒了出来。

“行了吧?”程宗扬一边啃着苹果,一边说道。

“不够。”

“别太贪啊。”程宗扬提醒道:“里头还有两枚金铢呢。”

袁天罡把钱铢扒都拉到枕头下面,用脑袋压好,这才踏实,然后道:“给我银铢。”

“还要?你要多少?”

“先给一万的。”

程宗扬差点儿被苹果噎死,“醒醒!张嘴就要一万银铢,你以为我是开银行的?”

“你不就是开银行的吗?”袁天罡不耐烦地说道:“快点儿,急用!”

“要不我给你写张一千贯的?”

“我要实物,银的!”

程宗扬没好气地说道:“你知道一万银铢有多少吗?堆起来比两个你都重!

我现在门都不能出,去哪儿给你找一万银铢?““我不管。赶紧给我!”

“你要银铢干嘛呢?”

“拉成银丝。”

程宗扬像看猴一样看着他,“疯了你?”

“谁疯了?我现在才算是看明白了!”袁天罡满腹怨气地说道:“指望你,压根儿就靠不住!老婆孩子在家里打生打死,你在外面一个人浪得快活。还保护我呢?尽吹牛逼!要命关头,还得靠我自己!指望你来救,全村都等着上菜吧!

妈的,我那么多声‘爸爸’算是白喊了!““……你昏迷了八个时辰,难道没点儿后遗症的吗?”

流了一盆子鼻血,一睁眼都能骂街了?这龟儿子体质这么好?

“银铢!给我银铢!”

“停!停!好端端的银铢,你拉成银丝干嘛?”

“靠山山倒,靠河河干,我得自救!”袁天罡道:“从根子上说,你这破宅子的防御就不行!一点威慑力都没有!我想好了,用银丝沿着院墙拉一圈裸线,接在电池板上,我把电压调一下,做成高压电网,别管什么高手,都够他喝一壶的!”

袁天罡越说越起劲,“拉好电网,弄一套红外报警装置安上,免得被人摸进来,全靠我拿鼻血报警——我就是全身是血,够流几回的?有条件的话再装一门电磁炮,跟报警装置做成联动的,这边报警,那边立马开火……”

“听你这么一说……”程宗扬沉吟道:“那块板子不是太阳电池板?敢情是个核电站?”

“东西给你算是白瞎了,还不如给猴呢!”袁天罡痛心疾首地说道:“你就没看出来,那电池的结构不一般?”

确实,从太泉古阵带出来的电器,无论手电筒还是摄像机,不管怎么用,都没出现过缺电的情况。自己只以为这电池的容量特别大,难道还有别的原因?

袁天罡道:“我猜测太阳能只是个不太重要的附件,虽然转化效率很高,但那块电池真正的核心结构,应该是自行捕捉空气中的电荷……”

“空气中有电荷?”

“没见过闪电啊?你个棒槌!”

“等等!”程宗扬凝眉道:“你是说,这电池其实是个引雷器?能把空气中的电荷,包括闪电引来,储存到里面?”

“我可没这么说。”袁天罡一脸谨慎地说道:“我们科学家从不瞎吹牛逼,我只是在科学的基础上进行合理的怀疑,其中的原理还需要进一步研究。”

程宗扬表情不住变幻。

袁天罡提到闪电,让他想起一件旧事——岳鸟人搞避雷针,结果弄成了引雷器,最终把自己劈得活不见人死不见尸,成为标杆式的穿越者之耻。

难道这是个被误读的传闻?岳鸟人打着避雷针的幌子,目的其实就是引雷,暗中用闪电来给电池充电?还不止一次?一块太阳能电池板,袁天罡就敢拿来搞高压电网,岳鸟人用的电池有多大?驱动一座城市吗?

袁天罡揪住他的衣角,“给我银铢!”

程宗扬收回飘飞的思绪,沉吟道:“你做高压电网,为什么不用铁丝呢?”

“呃……那个……银……的导电……性能最优……”袁天罡脑门涨得通红,期期艾艾说了几句,然后就是“科学、物理”之类听不懂的话。

“甭跟我提科学!”程宗扬冷笑着拨开他的手,“又想中饱私囊吧?给你批一百银铢,买铁丝自己拉去。两天内,我要看到建好的高压电网。”

“你不能这样啊,”袁天罡叫道:“一百银铢只够成本!”

“够成本就不错了,你还想怎么着?搞个大项目,从我这儿狠狠捞一笔?你紫妈妈同意了吗?你昧下的每一文钱,都是我给你紫妈妈准备的彩礼!你这是跟她抢钱呢。”

袁天罡立马乖巧地说道:“我知道了,爸爸!”

“想通了就好。”程宗扬拍了拍他的肩,“好好干,别偷懒。还有,红外报警设备和电磁炮什么的,我不管你怎么来的吧,反正都抓紧了。回头给你紫妈妈一个惊喜。”

“好的。爸爸,你慢走啊。”

◇    ◇    ◇靖恭坊东南隅的一处宅院内,假山池沼,小桥流水,四面竹林合抱,幽静而又雅致。

只是此时竹林周围站满了人,东面是随驾五都,西面是魏博牙兵,北面是江湖汉子,南面是一帮蒙面人。他们紧盯着池中一间精阁,彼此不交一语,气氛凝重。

一股清泉沿着假山上的沟渠蜿蜒流淌,经过一架精巧的水车,注入池中,淙淙的流水声不绝于耳,掩盖了阁中传出的声息。

精阁内,田令孜、乐从训、周飞、昔名博、柴永剑、李宏等人聚在一处,一个个眉头紧锁,愁云惨淡。

“说吧,”田令孜道:“功是功,过是过,大伙儿都摆出来!”

“田公公何必呢?”乐从训道:“昨晚的事,谁都脱不干系。”

“正是正是!”李宏抱着受伤的手臂,打圆场道:“昨晚的事怨不得哪位,大伙都失算了,没料到点子这么扎手。”

“没料到的可不止这一樁。”田令孜阴阳怪气地说道:“十方丛林的诸位大师呢?这会儿一个都没来,莫非是去拜那位转世灵尊了?”

“公公说笑了,”李宏陪着笑脸道:“窥基大师入宫见驾,暂时来不了。乐少将军是大师的亲传弟子,有他在也是一样的。”

田令孜冷笑道:“窥基大师的面子肯定是要给的。可昨晚平白闹出个灵尊转世,十方丛林人心惶惶,咱家在坊上瞧着,那帮贼秃,一大半都是出工不出力。

还有那姓程的,说好的是四级修为,撑破天五级,结果呢?龙宸上了一整组人,没能留住姓程的,反而磕碎了满口牙……“田令孜越说越恼,拿起茶盏,一饮而尽,然后往案上一丢,“这事是窥基大师一手操持的,咱家想问问,十方丛林那边到底还有多少事瞒着咱家!”

寂静中,周飞冷冷哼了一声。

这位周少主入席之后,一直抱着他的长枪不言不语。昨晚他的周族人马折损不少,想来心中难免含怨,可偏偏在这个节骨眼儿开声,在座众人除了昔名博,无不脸色微变。

田令孜觉得他是故意跟自己呛声,要给自己难看;乐从训怀疑他是在附和田令孜,质疑十方丛林刻意隐瞒情报。倒是昔名博老怀大慰,深感自家这位少主人面对这么多权贵豪客,仍然不卑不亢,极有雄主之姿。

而周飞真正的心思,只有后面的黎锦香看得通透。他之所以冷哼,不是因为十方丛林隐瞒,也与田令孜没有半点儿关系,而是那番话里触到了他的逆鳞:那位程侯已经突破了六级修为?不可能!这个世界上,怎么可能有比他更妖孽的存在?

可惜周少主这番心思注定无人迎合,李宏怕诸人再起争吵,赶紧转过话题,

“消息有误也是常事,要论损失,咱们哪一家吃得亏都不小。这样,事后我跟窥基大师商量,在城中大大地做一场善事,筹来的善款拿来弥补各方的损失。”

田令孜道:“你们这帮生意人,惯会弄些借花献佛,指山卖磨的勾当,尽是些没影子的好处。这回动用随驾五都,全是咱家自己掏的赏钱。昨晚那些军汉死的死,伤的伤,内囊早就空了,若是有事,咱家可使不动他们。”

“小的明白。”李宏陪笑道:“绝不会让公公吃亏。这样,小的商行凑笔款子,晚上劳驾柴宗主家的夫人辛苦一趟,送到公公府上。”

乐从训瞥了柴永剑一眼,见他无动于衷,心下不禁暗暗鄙夷,随即眼中露出一丝贪婪,“我们魏博的儿郎也折损不少,还是银枪效节都的精锐。若是寒了儿郎们的心,我也弹压不住。”

“我懂我懂,”李宏赔笑道:“小的回去盘盘账,绝不让少将军为难。”

乐从训望着角落里的黎锦香,“那就劳烦周少主的夫人……”

“哪里用少夫人辛苦,”昔名博拍着胸脯道:“老夫去一趟便是!”

乐从训脸上顿时一黑。

一名内侍匆匆进来,贴在田令孜耳边说了几句。田令孜脸色顿变,起身道:“先散了吧。”说罢起身就走。

剩下众人面面相觑,不得要领,最后一哄而散。

宾客陆续离开,最后只剩下黎锦香。

东道主李宏摸着下巴道:“田公公……这是怎么了?”

黎锦香望向阁外,周飞带着手下走得飞快,似乎生怕自己跟上,问他何时归家。

李宏随即沉下脸来,“黑魔海那边怎么回事?不是让你盯着鱼玄机和黑魔海的人吗?”

黎锦香收回目光,“太真公主机敏得很,谁也没想到她会找到瑶池宗的白仙子和光明观堂的潘仙子作伴,三人形影不离。黑魔海的人不敢硬拦,只好将她们引往城外。”

“城外?莫不是渭水吧!”李宏压低声音,恶狠狠道:“她们若是坏了九爷的大事,咱们这些蝼蚁,一个都活不了!”

黎锦香闭口不言。

李宏脸色时阴时晴,良久才换过脸色,温言说道:“锦香啊,行里在你身上可是花了不少本钱。姓柴的自己不中用,送给他的盟主位置都拿不住。我跟苏执事商量,还是拱你出头,让周飞当这个盟主。”

李宏笑呵呵道:“要不了几日,你就是凉州盟的盟主夫人了。”

“多谢执事抬爱。”黎锦香道:“但凉州盟都是当地势力,我与周少主终究是外来人,难以服众。万一惹起风波,只怕误了行里的事。还请执事三思。”

“无妨。到时候周飞是盟主,给柴永剑一个副盟主的名头,让他来协助你。

还有那位左护法,也是个能做事的,待选出盟主之后,让她给你做个臂助。

“李宏道:“你也知道,周飞一心求武,如今几个月难有寸近,显然是到了门槛上,就等着突破。说白了,他这个盟主只是个空架子,盟里大小事务,全都由你说了算。内有周族、剑霄门,外有丹霞宗,再加上行里给你撑腰,你这位子可是稳得不能再稳。”

黎锦香静静低着头,一语不发。

“锦香啊,”李宏亲切地说道:“叔叔知道,周飞心气高,眼孔大,为人又孤傲,对你有些冷落,这樁婚事确实委屈了你。不过周飞出身土夷,年纪轻轻就有五级修为,在行里这些俊彦里头,也算是出色了。”

黎锦香道:“柴宗主当年也被称为俊彦。”

“姓柴的年轻时也是上好的资质,前程万里,行里在他身上花了不少本钱,还费尽心思给他牵线搭桥,结了樁上好的姻缘。原想着他们一对璧人,好给行里立个排面。谁成想他成亲之后,整日不思进取,荒废了修炼,修为不进反退,如今在五级耗费多年,早就成了个废物。耽误了自己不说,也连累了自家夫人。”

黎锦香抬起眼,认真道:“若是周飞也不得突破,又当如何?”

“看看,看看!我就知道,你心里头迈不过这个坎儿。”李宏道:“体面是自己挣的,姓柴的自己不争气,挣不来体面,怨得谁来?行里向来赏罚分明,有错不罚还怎么立规矩?再说了,行里在他身上花的本钱,终须有个着落。他还不上,总得有人来还。何况他夫人缴的那点儿马赋,连亏空都弥补不了,只是让上面的人解解怨罢了。”

“锦香啊,你是行里的自己人,”李宏语重心长地说道:“你娘还在总行,谁能不对你高看一眼?这些年来有好处,可从没少了你的一份。你那点儿顾虑,又算得了什么?姓柴的但凡能争口气,行里能不给他体面?”

黎锦香指尖深深掐入掌心,柔声道:“多谢叔叔照拂。”

“你打小就是个懂事的,”李宏欣慰地说道:“凭心而论,行里可从来没勉强过你,对不对?不过你受了行里多年恩惠,总该想着回报咱们广源行吧?你刚出阁,多少有些放不开,叔叔也都知道。但你将来要想上进,可不能还小姑娘家家的,也该想着回报行里的恩情了。”

“咱们行里的风气一向是大方爽利,对外暂且不论,内里从来都是不作伪,不藏私,不管男女,都坦率得紧,没那么小家子气。说白了,跟谁睡不是睡呢?

都是正常的交际手段。有些不太好说的事,到了榻上,人在人上,肉在肉中,你情我愿,什么话都好说开了。“李宏“咯咯”笑了几声,“锦香啊,你的本钱可是一等一的,只要裤腰带略微松一些,维持住左右的关系,再跟上面打好交道,三年五载,升迁到总行也不是难事。”

李宏笑得愈发开怀,“到时候,你就能跟你娘团聚了。”

“锦香知道了,多谢叔叔提点。”

“我就说,锦香是个聪明姑娘……”李宏伸手想去摸她的腰臀,最后还是忍住了。

“你呢,还是想办法尽快跟周飞圆房。”李宏低声道:“十三爷快来了。”

黎锦香眉梢微微一颤。

“九爷为人大度,对行里的事能放手就放手。十三爷呢,性子豪横,又向来好事。若是你与周飞还未圆房,万一遇见十三爷……怕是后面有些麻烦。”

“叮”,墙角一只黄铜小锺轻轻响了一声。

“行了,”李宏改口道:“你再去见见黑魔海的人,问他们到底打的什么主意。”

黎锦香福身施了一礼,离开精阁。

片刻后,一名文士打扮的中年人来到阁前,他远远便含笑拱手,行礼如仪,然后撩起前襟,迈过门槛。行止与六朝人一般无二,只不过他凸鼻深目,须发鬈曲,却是一名黄发蓝眼的胡人。

李宏拱手道:“蒲兄大驾光临,有失远迎,恕罪,恕罪。”

“岂敢。”蒲海云笑道:“余在泉州常听人说,九爷在唐国经营得法,生意做得极大,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李宏叹道:“挣些辛苦钱罢了,怎比得了蒲兄的海上生意利润丰厚?”

“你我本是一家,何分彼此?”蒲海云道:“蒲某到长安已经数日,尚未拜见九爷,不知是否方便?”

李宏苦笑道:“蒲兄也知道,九爷神龙见首不见尾,我在长安,一年也未必能见九爷一面。”

“这……如何是好?”

“你我不是外人,蒲兄不妨直言。”

“不瞒李兄,蒲某方才求见苏执事,恰逢苏执事出门办事,才匆匆而来。”

“哦?”

“李兄也知道,蒲某一直在泉州讨生意,说来也是宋国的子民,听闻程侯遇刺,忧心不已。毕竟那位程侯有宋国的官身,于情于理,蒲某都不能坐视。”

李宏想了片刻,点头道:“合当如此!”

蒲海云竖起拇指,“李兄果然透彻!”

“既然昨晚未能得手,设法接近他,也不失一条路子。只不过那程贼颇为狡诈,蒲兄想结交于他,不会露了首尾吧?”

蒲海云道:“我与程侯只打过一次照面,想来无妨。”

李宏赞叹道:“富贵险中求,蒲兄胆识过人,难怪能挣下泼天身家!但昨晚之事,其如惊弓之鸟,至今不见踪影,不知蒲兄如何着手?”

蒲海云微微一笑,“听闻李兄与推事院的索推事有些交情?若是方便,蒲某想去拜访一二,顺便借个人出来……”

蒲海云俯耳低语几句,李宏抚掌道:“好主意!”说着又笑道:“正好,过几日便是索推事爱女的生辰,蒲兄不妨破费一二,备几件上好的礼物。”

“不知索推事是喜欢贵重的,还是雅致的?”

李宏哈哈笑道:“自然是贵重的。索推事毕竟是……哈哈,雅致的他也欣赏不来。”

“明白了!”蒲海云微笑道:“多谢李兄指点。”

◇    ◇    ◇宣平坊内一片肃杀,左右神策军、五国馆邸护卫将程宅前后,连同十字街周边围得严严实实,彼此剑拔弩张,互不相让。

从天亮开始,各方使者便来往不绝,不停询问程侯是否已经归家?如今可还安好?何时能够见客?

青面兽一开始还兴高采烈,有人敲门就伸出脑袋,青面獠牙地吓唬人,后来不胜其扰,索性把程宅的匾摘下来,找贾先生讨了个字,往门槛上一竖,上面写着:敲门者自备活羊一只!无羊者,死!

刚摆出去,就有眼瘸的上来敲门。结果门一开,露出的不是青面兽那只狰狞的兽头,而是一张巨瓮般的血盆大口,直接扣到了来人的面门上。

那人脑门上面是白森森的牙齿,下面两枚雪亮的獠牙顶住颈动脉,眼珠正对着嗓子眼里的悬雍垂——那小舌头跟鐘摆似的来回晃荡,甚至还能看到上面沾的羊毛和血丝。

那位来客愣了一个呼吸,然后一个倒仰倒在台阶下,屁滚尿流,不省人事。

青面兽意犹未尽地磨了磨牙,发出刀挫般的声音,然后“呯”的关上门。

仇从广在旁看得清楚,立马让人运来一百多只活羊,当街售卖,每只十枚金铢,概不还价,当天就小赚了一笔。

张承业对仇家这位大公子的行止嗤之以鼻,随即也让人运来一百多只活羊,然后全部送给那位看门的兽蛮大汉,还深入讨论了活羊的几种吃法,比如山羊不去皮吃起来筋道;绵羊不去皮吃着塞牙;小尾寒羊鲜肥细嫩,而且个大顶饱;滩羊尾巴油最是膏腴肥美,生吞不仅润嗓,更是适于冬季进补……当场就跟青面兽结下了深厚的情谊。

五国使节纷纷涌入宣平坊,囊瓦带着昭南武士,毫不客气地霸占了教坊司的门房,与程宅遥遥相对;

谢无奕带着护卫公然入住石家。有消息说,晋国的使臣正在拟文,声讨唐国纵容匪徒,杀伤合法经商的晋国商贾多人;

童贯在台阶旁搭了个小庐,摆出常驻的架式,就差卧薪尝胆给唐国看了;

汉国官员讲究大国体面,本来不想这么跌份,好端端的设庐卧守,弄得跟守孝似的,可宋国那小阉狗姿态做得十足,也只好有样学样,在台阶另一边设了顶毡帐,随时守候。

秦国的徐仙师最为洒脱,他羽衣大袖来到程宅门前,没有像其他俗人一样禀帖通传,而是当街焚了一道仙符,然后微微一笑,飘然而去。可谓是不出一语,尽得风流,俨然如尽知天机,智珠在握。

虽然没人知道徐仙师用的什么仙符,但那种超然物外的绝世之姿,着实引人心折。立刻有人尾随跟上,希望能从徐仙师口中探知一二仙机,就算打听不到,沾点儿仙气也是好的。

幸好徐仙师并未去远,而是在西边的升平客栈要了间靠东的客房,然后大开着房门,登榻高卧。

正当众人猜疑不解的时候,真正证实徐仙师神通的一幕出现了。

仅仅一刻钟之后,程侯那位当庭痛斥唐皇,傲视王侯的布衣门客亲自来访,双方闭门商谈许久,那位贾先生才客气地告辞,临行还对着房门长揖一礼,做足了礼数。

这番姿态更是引来无数猜测,不少人都猜测徐仙师已经算定程侯的下落,才使得敢当着大唐官员面诅咒唐皇的贾先生如此恭敬,但几位有头脸的问到徐仙师跟前,徐仙师只是含笑不语,愈发显得莫测高深。

“徐仙师有些担心,”贾文和道:“非要留在客栈,不肯远离。”

“他有什么好担心的?”程宗扬道:“不是跟他说了我没事吗?”

“他是担心自己的性命。”贾文和道:“怕是长安大乱,卷入乱兵之中。现如今倒是宣平坊这边最安全了。”

“干……”

程宗扬也是无语,徐大忽悠靠着一身过硬的忽悠功夫,好不容易从咸阳的狼窝里脱身,结果又一头扎进长安的虎穴中,这运气也就独孤郎能跟他比比了。

“徐正使仙师之名已经遍及长安,只是要小心李辅国。”

“李辅国……和老徐没什么冲突吧?”

“吾观长安轶闻,有称博陆郡王身具异术,能窥破人心,明辨真伪。此事虽然未彰,但博陆郡王历经六朝,屹立不倒,必然有所倚仗。”

“还有这种本事?”程宗扬摸着下巴道:“莫非他是那个叫解什么的异兽托生的?”

“獬豸。”

“……不是叫解决吗?怎么是蝎子?”

贾文和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程宗扬打了个哈哈,“开个玩笑!我是文科生!怎么会不知道它叫蝎子?蝎子王,神兽嘛!那啥,李昂明天真的会动手?”

“箭已离弦,岂能回头?”

程宗扬感叹道:“没想到田令孜与龙宸私下有勾结,现在想来,当年唐国宰相遇刺,他就是得利最大的那个。”

石超将壁水貐的首级送给仇士良作为献礼,却带回了一个出人意料的消息。

仇士良一位义子竟然认出壁水貐,称这名白衣僧人多次出入田府,与田令孜交往甚密。武元衡自蜀地建功,入主中枢,田令孜的兄长以马球得幸,出镇蜀地,其中的脉络隐约可见。

仇士良听闻此事,大喜过望,狠狠夸了石超一番,当即表示,要立刻带此贼秃的首级入宫,在圣上面前揭穿田令孜的恶毒罪行。

仇士良这么急切,主要是前晚他当街教训田令孜的义子,结果那倒霉家伙不知怎么招惹上刺客,自己刚走就被刺客行凶,死得透透的。

这下算是黄泥巴掉进裤裆,不是屎也是屎了。田令孜逮着这茬儿,非说是他把自己干儿子给活活打死的,闹得不可交。

仇士良正自头大,斗然间得了这份大礼,索性狠狠告田令孜一记黑状,最好能把这老阉狗拉到宫城西南角的独柳树下,一刀两断才痛快。

程宗扬对仇士良这种剃头挑子一头热的举动丝毫不看好,李昂与田令孜已经凑到一处,他这时候跑去揭发田令孜,何止是热脸贴个冷屁股?李昂就算临时加塞,也得赶紧把他挪到诛宦名单的最前头去。

“要不要给仇士良透个信?”程宗扬道:“两边平衡才好斗起来。”

贾文和淡淡道:“属下已经请人传讯。”

程宗扬放下心来,“那就好。”

出于对老贾的信任,更重要是为了偷懒,程宗扬没有询问其中的细节,却不知正是贾文和刻意安排的传讯,使得李昂彻底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二十集完)

上一章: 第二十集 红粉骷髅 第七章返回目录没有更多章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