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体育修真军事历史幻想悬疑武侠游戏灵异玄幻科幻言情都市完本更新

第二十集 红粉骷髅 第三章

弄玉&龙琁
上一章: 第二十集 红粉骷髅 第二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二十集 红粉骷髅 第四章

第三章露湿春宫程宗扬丢下危月燕,“把你的手段都用出来。”

吕雉不动声色地将发丝撩到耳后,然后一手伸到棺内,取出一只圆腹细颈的瓷瓶,放在棺盖上,接着又取出一只小巧的玉盒。

清脆的轻响不断响起,各种不同形制的瓷瓶、玉盒、陶罐、银匣、葫芦……

在棺盖上摆成一排。

“这是所有我能找到的淫药,一共十七种。”吕雉道:“六种催情的,五种可以提升肉体的敏感度,三种专门用于后庭,两种可以刺激肉体,增加肉穴的弹性和力度的,还有一种是致幻的。”

程宗扬没好气地说道:“你知道的还不少?”

吕雉淡淡道:“这些都是蛇奴她们的收藏品,平常没少拿来炫耀。”

提起蛇奴,程宗扬顿时又生出一丝恼恨。蛇娆和罂粟女到现在都没有音讯,说不得已经凶多吉少。

“你来挑,赶紧的!”

“那就全用一遍好了。”吕雉拿起那只圆腹细颈的瓷瓶,“她刚泄身两次,先用这支碧蟾酥,让她好喘口气。”

吕雉拔掉塞子,一手撑开危月燕的臀肉,露出里面的肛洞,将碧绿的液体往她肛上倒了少许。略微湿润之后,伸手一按,将细长的瓶颈塞进她肛内,把一整瓶液体全数灌入她屁眼儿里。

“这瓶碧蟾酥可以刺激肠道,一旦异物侵入时,肠道就会痉挛,同时肛洞酥痒难当,轻触之下就会不停收缩,然后越插越紧。”

程宗扬怔了一下,随即寒起脸,把瓷瓶拔出来,丢在一边,对着白臀间那只屁眼儿干了进去。

危月燕根本无从反抗,就被他破肛而入。绵密的肠道裹住阳具,紧窄的肛洞夹住棒身,湿滑中带着一丝暖意。

随着肉棒的挺动,危月燕白滑的雪臀一鼓一鼓,被干得不断膨胀,肠道也开始阵阵抽动,仿佛接连起伏的波浪,一波接着一波,从内到外地掠过棒身,就像是用尽力气将进入体内的异物推出去一样。

而屁眼儿则相反,此时紧紧夹住肉棒根部,不停向内收缩,宛如一张急切的小嘴,拼命吞咽着阳具。

果然像吕雉说的一样,在药物的刺激下,危月燕肛洞收缩的频率越来越快,力度也越来越强烈,配合着肠道的波动,简直就像在用屁眼儿给自己的肉棒按摩一样。

程宗扬忍不住道:“这么东西我怎么不知道?以前为什么没用过?”

“因为碧蟾酥有毒性,用过之后,肛肠会被毒性侵蚀,导致后庭失控,而且会伤及神智。她此时的剧痒消解之后,后庭便会丧失知觉,无法合拢,除非再增加剂量使用,才有反应。不过效果会越来越弱,到最后,再多的剂量也不会有效果,屁眼儿就彻底废掉了。”

后遗症这么严重,怪不得内宅没人用过。不过干起来真的很爽,随便一插,那只屁眼儿就开始剧烈的抽动,快感十足。不知道身下的女子是什么感受,也许是剧痒攻心,而且越插越痒,只盼着自己的大肉棒干得越用力越好,甚至把她的屁眼儿肏破干烂……

危月燕喉中发出悲鸣,屁眼儿和肠道无可遏制地抽动着,忽然她上身一扬,却是被身后的男子张开双手,握住她丰硕的乳球,向上抬起。

吕雉当惯了至尊,出手奢侈之极,单是在她身上,就用了两瓶天女酥,超过正常剂量数倍。危月燕的肌肤此时敏感无比,几乎刚被程宗扬捻住乳头,肌肤便即绷紧,柔软的乳球变得弹性十足。

危月燕舌头被木棍压住,只能发出哭泣般的低叫声,那只雪臀被粗大的肉棒捅穿,屁眼儿缩得紧紧的,被干得柔肠百转,两眼翻白。

足足又干了一炷香工夫,程宗扬终于停住抽送,拔出阳具。

危月燕上身昂起,双乳像被捏扁的皮球一样,臀间的屁眼儿还在不停收缩,仿佛正在被一根无形的阳物来回捣弄。她表情更是不堪,两眼翻白,口水从唇角淌落,似乎已经被药物刺激得神智不清。

“没用的废物!”

程宗扬奚落着丢下已经失神的女体,扯过一条帕子,然后抹去下身的污物,一边说道:“这种东西以后不许再用了——万一我中毒了怎么办?”

吕雉略一错愕,然后板着俏脸道:“奴婢知道了。”

话音刚落,程宗扬忽然间心头一动,猛地回过头。只见阴暗的光线中,浮现出一张死人般惨白的面孔,不禁当场呆住。

高力士嘟起红嘟嘟的嘴唇,凑到他耳边,低声道:“侯爷……”

程宗扬打了个激灵,失声道:“干!你怎么进来的!”

高力士无辜地瞪大眼睛,“奴才就这样进来的啊。”

“不是,我……我……”

“哦,这个啊。”高力士恍然道:“侯爷忘了?奴才——可是阉过的。”

“我不是说这个……”程宗扬定了定神,急忙道:“杨妞儿呢?她没有出事吧?”

高力士道:“我家公主昨晚在太真观,陪太皇太后和太后祈福,看到府上放的烟火,就按照约定立刻入城。”

“什么约定?”

“我家公主跟贾先生和紫姑娘约好的,见到红色的烟火,就赶来救人。见到绿色的烟火,就到升道坊外接应,同时设法打听侯爷的下落。”

升道坊在宣平坊的西南方向,紧邻着延兴门。这么说,贾文和与紫丫头是做了两手准备,如果敌人下手,将自己一起堵在内宅,杨妞儿就直接杀过来,双方摆明车马,正面对决。如果自己在外,内宅遇袭,他们制订的方案是由杨妞儿救助自己,其余人自行突围。

结果吕雉一个计划外的防御罩,把贾文和等人全困在内宅,无法脱身,只能与来敌硬拼。杨玉环在升道坊没等到人,肯定会去大宁坊,毕竟自己在那边折腾出来的动静不小。难道因为自己走的兴庆宫,途中与杨玉环错过了?

程宗扬狠狠瞪了吕雉一眼,都是这贱人作出来的好事!

“杨妞儿人呢?”

高力士表情越发无辜,“找不到了。”

“啥?”程宗扬一急之下,把朱老头的口音都给带出来了。

连杨妞儿也丢了?当初他听到惊理说出鲛人,感觉天已经塌了半边,这会儿感觉另外半边也要塌了。

高力士赶紧道:“公主听见大宁坊那边有动静,去找侯爷,在安兴坊外遇到几个人,就跟她们一起走了。”

安兴坊就是自己钻沟渠的地方了,在兴庆宫对面,与大宁坊近在咫尺。

程宗扬皱眉道:“遇见谁了?”

高力士道:“瑶池宗的玄机仙子,还有一个鬼鬼祟祟的,奴才没看清。”

鱼玄机?她出面带走了杨妞儿?

另一个鬼鬼祟祟的,难道是……

程宗扬升起一丝不祥的预感,最不应该但最可能出现的,只有一个人:齐羽仙!因为昨晚就黑魔海那帮混账没有出现!

要知道,黑魔海那帮贱人都是属搅屎棍的!怎么可能放着这么好的机会坐视不理?煽阴风点鬼火放冷箭撂黑砖,只有她们想不到的,没有她们做不出来的!

她们昨晚没有现身,八成是在安兴坊外等着捡漏,一是堵自己的退路,二是拦截自己的援手。只是没想到她们这么大胆,竟然敢对杨妞儿下手——长安城有名的惹不起,她们也敢招惹?难道有把握吃定杨妞儿?

程宗扬厉声道:“她们去哪儿了?”

“去了城外,奴才觉着吧,”高力士细声细气地说道:“好像……似乎……

大概……兴许……可能像是去的渭水。“程宗扬都想踹他一脚,俩字儿的事,你整这么多同义重复是个啥意思?觉得我很闲呢,还是显摆你词汇量丰富?

不过听到渭水,他立马坐不住了,她们去渭水干嘛?去找死丫头的吗?

“你怎么没去?”

“奴才不是等着接应侯爷的家眷吗?”高力士一脸无辜地说道:“奴才在升道坊没等到人,后来见这边厢安定下来,就赶忙去找公主,找了一圈儿也没见着人,奴才实在没辙,才回来找侯爷讨主意。”

程宗扬咬牙切齿地说道:“那你还跟没事人一样!”

鱼玄机还好说,可万一真是齐羽仙,甚至剑玉姬在幕后操持,杨妞儿就危险了。不过鱼玄机的瑶池宗,怎么会跟黑魔海扯到一起去?程宗扬心如乱麻,一时间理不清头绪。

“公主身边有人跟着。应该没事,”高力士眼巴巴看着他,“……的吧?”

“谁跟着?”

“潘仙子和白仙子。”

程宗扬瞠目结舌,这是什么剧情?合着白霓裳是跑去太真观闭的关?潘金莲也是跟着去太真观护的法?她们三个什么时候这么亲热了?白霓裳不还刚被杨妞儿骑在身上揍过吗?难道白霓裳觉得瑶池宗本门的道观不安全,反而杨妞儿那边更让人放心?

怪不得找不到杨妞儿,高力士这死太监一点儿都不急。她们三个凑到一处,单凭实力,比自己这边都不虚,而且背景也够深,瑶池宗的奉玦仙子、光明观堂的鹤羽剑姬、再加个大唐皇室的惹不起,没有一个好对付的。

如果再汇合了小紫,她们四个联起手来,要打能打,要脑子有脑子,要身份有身份,要背景有背景,程宗扬真不相信如今的长安城内,哪一方有实力能把她们四个一口气全吞下去——除了自己。

程宗扬半晌才挤出一句,“你怎么不一回说完?”

高力士血红的嘴唇嘬得小小的,无辜地说道:“奴才还没说完呢,侯爷可就着急了。”

程宗扬双手捂脸,“我的错。你接着说,我等你把话说完。”

高力士道:“说完了。”

程宗扬很想把这死太监按在地上暴揍一顿,又怕他脸上的胭脂水粉沾自己一手。以前怎么就没看出来,这死太监是个软腾腾的慢性子呢?都火烧眉毛了,还不急不忙的。

不过话说回来,得知她们三个在一起,程宗扬同样安心不少。鱼玄机等人绕着圈子把她们引走,其实还是在针对自己,怕她们与自己会合。由此可见,无论设计者是不是黑魔海,都没有与她们正面对决的把握。除了上当受骗,多跑了些路之外,不至于有更大的危险。

否则,真要有对付她们的实力,还不如直接在大宁坊把自己干掉,用得着去招惹三个修为不凡,前途无可限量的未来之星吗?

高力士小声道:“侯爷?”

死太监还等着自己给主意呢。程宗扬刚要开口,话到嘴边却换了一句,“你看什么呢?”

高力士赶紧闭上眼,“奴才什么都没看到!”

程宗扬扯过一条薄毯,盖住棺上的女体,禁不住道:“别乱说啊!”

“奴才明白!全烂在肚子里,一个字儿都不说!”

程宗扬想解释几句,又觉得没什么好解释的,自己干个女人,用得着跟个太监解释吗?

外面传来响动,寿奴等人梳洗完毕,过来伺候。

程宗扬道:“贾先生起来了吗?”

孙寿在帐外道:“婢子这便去请贾先生过来。”

“别!”程宗扬赶紧喝止,“不许打扰贾先生,让他好好睡。待他醒了,再过来禀告,我过去看他。”

程宗扬回来后,还没有与贾文和见过面,但老贾能坦然入睡,已经说明他对局势的判断。至少在他睡醒之前,内宅不会再有危险。

孙寿应道:“婢子知道了。”

程宗扬对高力士道:“你也先去休息一会儿,暂时不要轻举妄动。”

“奴才先告退。”

等高力士闭着眼离开,程宗扬回过头,一脸没好气地说道:“你个贱婢!愣著作甚?继续!”

吕雉像受气的小媳妇一样,逆来顺受地拿起一只玉盒,拈出两粒赤红色的丹药,然后揭开毯子,送入那具女体翻开的淫穴中。

虽然觉得杨妞儿、潘姊儿和白霓裳、黎锦香她们不会有太大的危险,但到底又多了一分担忧。加上紫丫头、蛇奴、罂奴和泉奴,还有死难的兄弟,程宗扬这会儿忧恨满怀。偏偏自己生死根还被卡住,连自保都有所不济,更不用提大杀四方,一雪前耻。

程宗扬不管三七二十一,挺身而入。龟头顶住黄豆大小的药丸,狠狠捅进蜜穴深处。

生死根受制,打坐太慢,只能靠双修来恢复了。无论如何,采补可不能停。

随着阳具的抽送,药性化开,松驰的淫穴逐渐变得紧致起来,而且似乎越来越短。原本勉强能容纳阳物的肉穴这会儿轻易就被干穿,略一用力,龟头就整个挤入花心,硬生生顶入宫颈。

身下的女体显然也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交合,从未被进入过的宫颈此时被暴力撑开,撕裂般的痛楚,让她如受酷刑。

程宗扬道:“这是什么淫药?”

“缩宫丹。”吕雉道:“可以让蜜腔像泄身时一样缩短,不仅使淫穴变得更紧致,而且能扩张花心和宫颈,让阳物能够进入宫内。”

不用问,这又是一种蛇奴她们拿来收藏,却没有在她们自己身上用过的。毕竟那些奴婢都盼着能怀上主人的子嗣,谁也不肯冒着子宫受损,失去生育能力的风险。

但对于面前这个已经被判定为“死人”的女杀手,无论什么药物,用起来都没有半点心理负担。甚至程宗扬猜测,以吕雉的心性,多半巴不得让内宅所有的女人都用一遍,最好只剩她一个能生的——当然要除了紫妈妈。

穿越到六朝这两年多,自己阅女没有一百,也有八十,但无论穿越前还是穿越后,都还没有尝试过进入子宫——正常来说,这种状况根本不可能出现。

如今有机会尝试破宫,程宗扬不禁心生好奇,让吕雉将危月燕的臀肉扒开,自己挺着阳具,在细长的宫颈中越进越深,直到龟头一软,被一团弹性十足的软韧腔体包裹住。

子宫也许是人体最富有弹性和韧性的器官,正常情况下,子宫的容量还没有拇指的一半大,妊娠时却能容纳下一个六七斤的婴儿,两三斤的羊水,容量扩张近千倍,而收缩时的弹性足够将一个足月的婴儿从产道中挤出。

囿于深度和宫颈的限制,正常交合时,阳具根本不可能穿过女性的宫颈,但这会儿靠着缩宫丹的药效,同样也靠着自己过人的长度,程宗扬直接破开宫颈,硬生生将龟头捅入身下这具女体的子宫,进入到她身体内最柔软也最有弹性的腔体。

缩宫丹,顾名思义是模仿分娩时的宫缩,被阳具侵入的子宫不停收缩,从四面八方挤压着龟头,力度又强又快。

程宗扬用力顶着危月燕的屁股,阳具深深插在她柔软的屄洞内,棒身穿透蜜穴和花心,干穿宫颈,在她子宫内大肆肏弄,一边把她因为痛楚而惨白的面孔扭过来,冷笑道:“你的子宫干起来真不错,还没生过吧?这么紧。”

“啧啧,这就是宫缩吗?正好让你临死之前,尝尝生孩子的滋味。”

程宗扬说着用力一顶,将子宫壁捅得凸起。

危月燕咬着木棍,呜咽着凄声道:“杀我……”

“别急,等我用完就让你去死,就当是废物利用吧。”

程宗扬真气送出,直接透入危月燕的丹田。他阳具捅进子宫,龟头正顶着丹田所在的关元穴,几乎是插在她丹田里修炼,真气炼化效率更快。

危月燕眼中惧意愈浓,那些冗余而芜杂的真气,像潮水一样送入自己毫不设防的丹田,然后在他的操纵下,用自己的丹田为鼎炉,炼化成精纯的真元,涓滴不剩地送回对方体内。随着他的大肆侵伐和掠夺,自己的根基正一点一点崩溃,留下无法弥补的伤势。

宫缩的剧痛堪比酷刑,危月燕神智越来越模糊,只剩肉穴在药物刺激下本能的抽动着,像是在迎合肉棒的肏弄一样。

不知过了多久,那根深入子宫肆虐的肉棒猛然往外一拔,危月燕身体像被掏空一样,冰凉的空气从穴口涌入,一直灌入子宫。她双手反剪在身后,伏在棺盖上打了个冷战,随即昏厥过去。

程宗扬丢下危月燕,然后盘膝而坐,双腕搭在膝上,掌心朝天,两手各掐指诀,长吸了一口气,奋力催动丹田的气旋。

视角沉入体内,通过内视,只见气海内空荡荡的,真气如同一股涓涓细流,在经脉中艰难运行,似乎随时都会断开。

已经融入丹田的生死根被一团森冷的阴影笼罩着,每次催动,只带出一丝阴森邪恶的气息,那团阴影几乎看不到变化。

这要炼化到什么时候?猴年马月吗?

该死的观海!

该死的尸傀!

该死的蕃密妖法!

程宗扬一阵心浮气躁,真气险些行岔经脉,连忙收敛气息。

心神不宁,这样练下去,事倍功半不说,万一行岔了气,麻烦可就大了。

程宗扬吐了口浊气,将真气汇入丹田,起身道:“打桶水来!”

“哗啦啦”,一桶冰冷的井水从头顶浇落,冲去身上的汗水和污渍。

程宗扬甩了甩头,身上的冷水迅速化为水汽,白雾般袅袅升起。

这会儿他立在院角的帷帐中,那只巨大的浴盆被挪到一边,地上一个半人深的圆形池塘尚未完工,里面还没有来得及砌石、铺设水泥。

这是给小紫准备的,可这会儿小紫不见踪影,也不知道她是否晋级……

该死的鲛人!

该死的黑魔海!

该死的李昂和广源行!

程宗扬咬了咬牙,拿过张恽手中的毛巾,抹去身上水痕。

中行说昨晚斗到脱力,这会儿在闭门休养。倒是张恽这死太监运势逆天,跟着自己出生入死走了一趟,别人打生打死,他连根汗毛都没伤到。

“袁先生呢?还没醒吗?”

“还没有。”张恽躬着身道:“奴才听说,袁先生昨晚鼻血流得跟河一样,要不是还剩了口气,人都以为他已经不行了。”

程宗扬生出一丝后怕,昨晚的突袭,何止是内宅诸女命悬一线,袁天罡、贾文和、祁远、敖润,包括星月湖大营的一众兄弟,哪个都伤不起。

“该死的……”程宗扬低低骂了一声。

张恽欲言又止。

“怎么了?”程宗扬心头含怒,口气不那么好听。

张恽腰背顿时又弯了几分,小声道:“罗令……”

程宗扬怔了一下,自己竟然把那个新来的小厮给忘了?

最后一次见他,好像还是在……

干!自己不会把他给忘在宫里了吧?

◇    ◇    ◇罗令忍着饥寒,趴在窗棂边,偷偷朝外面望去。

宽阔的庭院中挂着几幅还没有来得及收走的灵幡,此时在阴霾的天空下迎风招展,猎猎作响。

往南是一座巨大的湖泊,湖中碧波万顷,岛屿耸峙,一处处宫苑散落在湖泊周围,古树参差,楼阁相望,笼罩在一层淡淡的烟水中,如同仙境。

虽然天色已经放亮,周边却寂无声息,连虫鸣鸟叫都没有,安静得可怕。

昨天是罗令这辈子头一次入宫,宫室的宏伟壮丽让这个来自乡村的小厮看着都眼晕,结果路上走得慢了些,还没出宫门,就眼睁睁看着东家的车马一阵风般跑得不见踪影。

罗令当时就傻了眼,好在他为人机灵,没敢大声嚷嚷,赶紧找了个无人的角落躲起来,提心吊胆地熬了半宿。幸亏……罗令看了看脚边,要不是东家这条宠物狗折回来带路,自己早就被翊卫抓起来砍头了。

可他闹不明白的是,这条狗没把自己带出去,反而领着自己越走越深。

这地方看起来像是座寺庙,但殿里有种说不出的味道,阴森森的。更让他害怕的是,这殿内一个人影都没有,后殿的角落里却扔了口棺材,像是匆忙丢在此处一样,让他禁不住想起汪臻那个破落户讲的鬼故事。

罗令打了个寒噤,裹了裹衣衫。这会儿周围人影俱无,倒是不用担心被人抓到砍头,可是自己熬了一宿,又冷又饿。方才他看到地上掉着一只馒头,却不敢捡。那馒头看起来像是祭鬼的供品,万一自己拿了,被当成跟鬼抢食吃……

罗令禁不住又打了个寒噤,他挨着门框坐下,目光不由望向那小白狗。东家不会是把自己给忘了吧?这狗为什么要把自己领到这里呢?没食没水的,自己可熬不了多久。要是能有口吃的就好了……

忽然罗令瞪大眼,看到那条宠物狗张开口,吐出一只银碟,碟中装着精致的点心;接着吐出一只金碗,里面是熬成奶白色的羊羹;然后是一条鱼;一屉油炸饽饽;一对乳鸽;半只肥鸡……

最后竟然还有一只铜鼎,里面盛满了香喷喷的肉汤!

罗令如坠梦里,半晌才道:“天爷啊……这是什么神仙狗……”

那条小白狗傲慢地翻了个白眼,用小短腿点了点地面,示意罗令待在此处,不要乱走。然后奔到后殿,跳到那口鬼气森森的棺材上,小爪子扒拉着,抠开棺盖。

上一章: 第二十集 红粉骷髅 第二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二十集 红粉骷髅 第四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