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体育修真军事历史幻想悬疑武侠游戏灵异玄幻科幻言情都市完本更新

第一千三百一十五章 种师道

二子从周
上一章: 第一千三百一十四章 匪夷所思的劫粮道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一千三百一十六章 推演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永久地址:www.xbiqugew.net第一千三百一十五章种师道苏油都傻了:“要情况真是如我们推断的这样,那这一路行来,或许真有裴仲溥公在天之灵在护佑着我们了……”

现在的人都迷信,苏油这句话一出口,大帐内顿时鸦雀无声。

半晌过后,才听李若愚小声地嘀咕道:“这个……也得应付过夏军再说吧……”

……

汴京,武英殿。

赵顼在殿内来回踱步:“高遵裕怎么搞的?!有没有消息?”

殿内诸人都是满脸的忧色,当年王韶入熙河便是如此,整整半个月没有消息,让人提心吊胆。

就听赵顼说道:“如此大好局面,怎么会变成这样?!”

孙固轻咳了一声:“陛下,变成哪样?京中那些无稽的传言,不足为信。”

高遵裕和苏油发起灵州决战,结果大军过了旱海便再无消息,京中传言大军中了西夏人的奸计,已然全军覆没,老百姓心中都充满了恐慌。

虽然大宋这些年国势蒸蒸日上,但是几次外战的惨痛回忆,加上现在消息断绝,不由得大家不朝那边联想。

蔡京拿着一封奏报匆匆走进来:“陛下,灵武路转运司范纯仁的最新奏报。”

“念!”

“丁未,泾原军高遵裕出耀德,趋灵州川出旱海,于五马渡接敌,阵斩西贼朔庆军都总管栧厥嵬名、副总管麻承持禄、监军使梁逢恩,以及三人的幕府、亲卫以下,共计七万,无所孓遗!”

殿内顿时响起惊讶的声音,又是一场大胜!

孙固却忧色未改:“继续念!”

“己酉,六路都经略使苏油使曹南沿故秦渠料贼,察贼于峡口筑七堰蓄水,欲待我兵临灵州,决水灌之。”

殿内众人又是大惊。

“遵裕命种朴、王厚击走之,兵至而夏人自乱,斩获无算。”

“乃知有囤安军刘世恒一部先巡河接敌,曹南至后相与合军,夺堤堰而坚守,使贼计不行。”

“油乃塞其枝节,独留大渠,引水锁灵州,之后进围。”

“保静军都统军仁多零丁携军往救,计十二万人,高遵裕领曹南刘世恒于旧仁里邀截,不利。”

“遵裕乃结车寨于城下,依托故秦渠捍守,翻为仁多零丁所围。”

“其后消息断绝,臣心如焚,乃命守将李照甫、蕃官结赞归仁往探,皆不得要领而还。”

“大军尚有东西二路,臣已移文赵禼、曾孝宽、王中正关照,但有消息,必飞报以闻。”

赵顼觉得自己腿有些软:“还有吗?”

蔡京说道:“目前没有了。”

王珪脸色发白:“高遵裕中路军,有多少人马?”

蔡京说道:“有三支新军一万五千,另国公管带学员兵两千,种珍管带一万五千,李文钊降部两万,共计五万两千人。”

蔡确沉吟道:“算上之前灭敌七万,分救河渠数战的损失,以五万对十二万,被围了也不奇怪……”

孙固说道:“好在苏油放水封锁了灵州,不然被灵州之敌里应外合,那就是真的麻烦。”

王珪抱怨道:“难道现在还不够麻烦?”

蔡确说道:“如果不放水,大军或者还能运动,如今这样,不是成了背水结阵?这可是兵家之大忌!”

孙固白胡子有些颤抖:“背水一战,也不是不能胜……”

蔡确摇头:“为今之计,只有命苏烈,种谔奔赴灵州救援,然后命山南留守旧军,前赴山北接应。”

“背水之战能胜的不是没有,不过或者如项羽之勇,或者如韩信之智,其他的……”

赵顼越听越心慌:“去军机处!听听老将们怎么说。”

等到一群人着急忙慌来到军机处的时候,却见军机处还是那么有条不紊,忙而不乱的样子。

军机处现在走了苏油,走的时候还将种诂带去参赞幕府,老将就剩下了郭逵、折继祖、折克柔。

不过多了章惇,还有后院里边搞辽国情报的苏颂、晁补之。

听闻赵顼到了,苏颂和晁补之也一起出来迎候。

赵顼对军机处一点不紧张的样子有一丝不悦,对章惇说道:“前方战事紧急,灵武未下,还是不能懈怠啊……”

章惇是什么人,一点不顾及赵顼的面子,立即反驳:“军机处如有懈怠职守,臣请治罪。不知陛下是听了何人蛊惑,只管叫他来与臣对质,如果所奏不失,便请以同罪反治。”

奇怪得很,赵顼就吃这一套,听章惇说得如此硬邦邦的理直气壮,心里边毛躁恐慌的情绪,反而一下子就平息了大半。

“几位老将呢?”

章惇这才跟赵顼躬身:“在研究前线局面呢,收到范公的奏报,我也是大吃一惊,不过经几位老将分析,却又另有蹊跷。”

“走吧,一起去听听。”

王珪和蔡确相视一眼,两人心中同时冒出一个问题,什么时候,武臣的谱都敢这么大了?

进入大厅,才发现不是那么回事儿,郭逵、折继祖、折克柔,正带领着一帮参谋娃子们在进行战局推演。

这是皇家军事学院的实习课程,赵顼曾经有过诏令,司天监、国子监、太学、皇家理工学院、皇家军事学院,御驾到时,山长不能组织学生们迎候,直讲们不得停课,不能因为接驾而干扰了正常的教学秩序。

大宋是一个文明的国度,对于知识和教育者的推崇尊重,可以说是历朝历代最高的。

赵顼自己虽然不能说是个学渣,平心而论人家的文科还是不错的,只是偏科得厉害而已,不过正因为是跛脚鸭子,他对那些学术界的文理皆精的高人们,与普通大宋百姓没什么差别,也有一种崇拜的心理。

不过老百姓的崇拜敢说出来,赵顼还不敢胡乱表露,只能通过对教师和教学的尊重来体现。

军事同样是如此,这几年大宋连连大捷,带来的就是军人荣誉感和自身地位的提高。

见到赵顼的到来,郭逵拱手道:“陛下,有失迎迓,是臣有罪,章学士也没有知会老夫一声。”

章惇笑道:“给陛下吃颗定心丸,比迎驾重要百倍,见你们在忙,我就没来打扰,结果出来了?”

倒是参谋娃子们见到赵顼,一个个激动得满脸涨红。

大宋皇家军事学院第一节课,就是忠君爱国,之后更是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军事学院背景的士官们,对赵顼的崇敬和爱戴,那是溢于言表。

宋朝的每一个皇帝,其实都在锲而不舍地巩固自己的皇权,而理工学院和军事学院,让赵顼看到了与文官们对抗的另一种手段。

而且这些年下来,效果非常明显。

因此赵顼在这些学员兵们的面前,表现得比在新科进士们跟前还要完美。

连进士们很多人一生都只能见到皇帝一次,这些学员兵们的激动,自然可想而知。

赵顼压抑住内心的忐忑焦急,装逼地微笑着问道:“看来,你们都并不紧张战局?”

郭逵指着军图上即将结束的推演结局:“陛下你看,这是娃子们推演出来的结果。”

军图上灵州还在,不过已经被分割在黄河与故秦渠之间,而代表着夏人的援军的蓝色小旗,却已经被三股宋军的小旗彻底合围。

赵顼大喜:“这么说来,我中军其实并无忧患?这是谁推演出来的?”

郭逵笑吟吟地指着身边三个年轻人:“陕西路这次提举的皇家军事学院二期学员,种师道、种师中、姚古。”

三人一个立正:“参见陛下!”

“好。”赵顼刚要夸奖,突然想起一件事,皱眉道:“师道你是张载的弟子,出身嵩阳书院,我怎么记得你已经考取了左班文职?”

种师道说道:“是!臣先是蒙祖荫,得补三班奉职,后经诠选,改为文官,之前曾担任熙州推官、知同谷县。”

赵顼不禁好奇:“那你却又为何进了皇家军事学院?”

新手机版阅读网址:wap.xbiqugew.net

上一章: 第一千三百一十四章 匪夷所思的劫粮道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一千三百一十六章 推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