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体育修真军事历史幻想悬疑武侠游戏灵异玄幻科幻言情都市完本更新

第一四八一章 我姓杨

灵宇
上一章: 第一四八零章 拖泥带水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一四八二章 访客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永久地址:www.xbiqugew.net按照以前的习惯,如果头天宵夜了那第二天至少是午后才联系,可星期二早上鲁林七点半就开始打电话了。

杨景行刚跟女朋友接通,估摸着朋友就算有什么重大消息应该也不急在几分钟,于是还是先跟女朋友汇报完。

还没起床的何沛媛最着急的本来是许维对王曼怡的态度,但是一听男朋友转述了许维对父亲的怨气,这姑娘就很敏感地想起了可怕的事情,她小时旁听大人聊天的只言片语都被吓得不轻,就是院子里有个平时对外人和颜悦色的厂中层领导在家用香烟烫他老婆,可怜的女人手臂上好多疤,还好后来这家的女儿去新西兰定居并且把母亲接走了,让老不死的一个人苟延残喘……

鲁林这么一大早着急的是要先回曲杭,这就去坐线路车,因为从昨天他离开出租屋到现在张柔一直没接电话,虽然吵架之后玩消失是张柔的特长,但是一般都没隔夜仇。

杨景行像是有经验:“这事都跟打游戏一样要升级的,先别担心。”

鲁林不怕朋友笑话,说张柔以前只是不接电话,但是昨天他们还没到九纯的时候女朋友的电话就关机了到现在都没开,而且张柔还有一吵架就半夜跑出去住酒店的习惯,就怕什么万一。

杨景行义气,准备这就陪鲁林出发,让章杨两口子自己坐车吧。

鲁林虽然跟章杨是老仇人却也干不出这种事,还是先看看情况吧。唉,心累。

难得回来一趟,杨景行不吃早餐就准备出发去看看奶奶,萧舒夏不仅不数落儿子还要一起去。

要说还是杨程广孝顺,现在都是八万多人口的乡党委书记了,就因为老母亲舍不得离家他还经常早晚都开车一小时上下班。

萧舒夏的态度改变也不是因为妯娌现在是书记夫人了,而是杨云妈妈升级后依然守在小镇上尽孝,都没提过要让老大这边来照顾老人,其实她是完全有资格有底气的。所以虽然家里现在很拮据,萧舒夏还是尽量搜罗了一些自己给陪婆婆和杨景行给婶婶的孝心,并且鼓励当堂哥的一定要满足杨云的一切学习需要。再过几年,杨云爸爸到县里干个局长之类,都可以安度晚年了。

不过有一点,萧舒夏警告儿子,就是奶奶最近看镇上邻居小孩跟杨景行差不多大的奉子成婚了,老人就当着面念叨了两次人家儿子儿媳四十不过半就当爷爷奶奶而比她还小两岁的老姐妹眼看要四世同堂,别人家运好呀如何如何……这些话杨景行可万万不能听,为国争光的作曲家能跟那些人比那些事么!

还没到镇上,杨景行又接章杨的电话,说他安排了午饭,许维那边已经说定,今天不喝酒了,大家好好合计合计。

然后又是鲁林,说张柔屁事没有在出租屋睡大觉呢,回去后一定要好好收拾收拾这个不听话不懂事的女人。

杨景行能耐了,母亲就在副驾驶上,他也敢在电话里跟朋友开玩笑:“你要能收拾也不用等到今天。”

“老子厚积薄发。”鲁林叫得很凶,然后是想要反将一军:“我说回去请林文芳吃饭,你作个陪吧?你们那么有缘。”

杨景行倒意外:“你们还有联系?”

鲁林撇清:“上次张柔她们同学聚会……结果老子请客!”

杨景行哈哈:“谁收拾谁?”

鲁林只好唉:“我挂了给许维说一下……”

果不其然,奶奶见到孙子是开门见山,那谁,小时候一起玩过的肯定还记得的,就要当爸爸了……

还好,杨景行只能待一个钟头就得走,都没时间去爷爷坟上看看。

杨回到九纯就赴宴,在章杨家,不过等着开门的是鲁林,低声告知:“他爸爸在。”

杨景行意外表情。

鲁林继续:“专门回来,讲了些话……”

这种时候,干了好些年九纯招商局局长的章叙国能这么义气,杨景行得好好恭敬:“章叔叔好。”

“好。”章叙国挺客气:“今天就在家里委屈一下。”

鲁林叫嚣:“好难得吃章杨一顿,我们好感动,一点不委屈。”

许维都跟着笑,杜玲还趁机讨好未来婆婆,说今天可算你们有口福。

“请坐。”曾经也严厉的章叙国现在对走上社会的年轻人似乎是平等态度了:“还好有高铁,不然从浦海开车回来……”

虽说是时间很紧,但是准备开饭的时候桌上看起来也挺丰盛。章杨妈妈比丈夫更好客,真诚建议许维和杨景行都把母亲叫来吃顿便饭,都是老熟人了一起说说话嘛。不过许维说母亲要上班,杨景行也客气萧舒夏有安排了。

有长辈嘛,饭桌上不会多放肆,但也比昨晚活跃得多,可能是因为长辈的人生道理和打气鼓励更有说服力,许维更能听得进去。

其实章叙国也没讲什么新鲜东西,主要就是年轻人不要被小小挫折绊倒,有这么些好朋友团结一心肯定前程似锦。章局长甚至直言官场上的事情是很复杂的,有抱负有理想的年轻人应该去更广阔的环境施展才华。

章杨母亲就是从生活感情上宽慰,她可是看着这几个一起长大的,跟父母辈还都是朋友,她也心疼也着急。

年轻人就顺着长辈的意思帮腔,鲁林还听说有人进去几年后出来高血压高血脂都好了,好事呀。

如朋友们预期,许维的状态明显好过昨晚,频频点头似乎准备收拾心情重新上路。

饭局结束得比较开心,可是也不能多聊了,谢过长辈后几个人再把许维送回家就要直接奔赴曲杭。

发现许维一直站在小区门口目送,鲁林都感动了,回馈方式就是万一王曼怡那边保不住,就由四大师给兄弟介绍个明星。杨鸡毛可别再说那些不认识没交情的屁话了,昨天在路上接电话聊得那么暧昧,朋友们还以为是何沛媛,还好章杨聪明机智侦查出来是程瑶瑶。

到曲杭已经三点过,鲁林又跟章杨斗上气,只要朋友敢留下来他就敢请吃什么什么,这次倒是章杨败下阵来。

杨景行还更赶时间,到车站发现有票后就直接买了二十分钟之后发车的,车钥匙都给鲁林了,并不怕他不还。

臭无赖也算兢兢业业了,到虹桥下车后打车直接去超市,煎炒炖炸各准备一个,还有甜点水果,然后还遇上一个心情开朗的收银员,惊笑着问顾客:“自己做饭呀?”

何沛媛到家稍晚了一点,因为三零六已经开始排三十号在石陵艺术中心的音乐会了。虽然被齐清诺拖堂了有点不高兴,但是一看男朋友对晚饭的准备,姑娘的心情又好转一些,甚至主动提议同意杨景行也去石陵请章杨和杜玲看一场音乐会,也帮忙填下座位嘛。

杨景行惊喜真是好主意,可就怕鲁林意见大,而且万一许维那边不顺利更不好办,所以还得看情况,倒是四月二号《美中不足》在平京的媒体点映,姑娘可不能再推脱了……

星期三,杨景行又是上午十点落地平京,直奔录音棚开工,以高强度使用别人来弥补自己浪费的宝贵时间。

也算有些交情了,一起喝过酒吹过牛的前辈提醒一下年轻的制作人,安哥年过四十了,你再过二十年就知道了,给自己留点余地吧。

除了团队成员和抓紧最后时间探班先听为快的帮歌手分散制作人的注意力,徐安还有贵人相助。三月二十六号星期六的早餐时间,中音校党委书记秦世贵亲自致电杨景行,在长达半个小时聊天中书记充分表现了礼贤下士的一面,以两个月前的一个简短通话为基础,从基础家常开始跟杨主任展开诚挚交流,让杨景行承认了自己就在平京,而且答应下午见一面。

一听制作人要请假半天,录音棚那边真是欢天喜地,不管是什么事半天肯定不够,上午也赠送了吧,还需要什么配套的吗?

都来平京四天了,杨景行还是去跟刘苗夏雪见一面,在温暖阳光和冰凉微风交错的初春校园里依然干枯的草地上拜读了两个姑娘还未完成的论文初稿,他都不止欣慰,更受到两个姑娘对专业知识和情怀抱负良好结合的激励,大学生好样的!

尤其是刘苗的一些观念终于有了变化,能在论文里把“言论自由和新闻自由”作为社会资源和工具的一面论述出来而不再当做一种纯粹的价值观念,杨景行很骄傲自己那些砖头也是有点启发的吧。

民大的食堂也是物美价廉丰富多彩,估计吃不了几回了,杨景行很不客气,三个人来了五菜一汤。不光吃得奢侈,杨景行还走大运,坐下没一会就有一群女生七八个来跟刘苗打招呼,美女的比率也太高了点吧。杨景行都不动筷子了,观看人家女大学生聊天。

哦,原来美女们是在为即将到来的三月三壮族歌舞节排节目,刘苗虽然不喜欢集体活动更不会歌舞但是在这最后的大学时光里还是给予同学们支持鼓励,笑容都不比对方冷淡。

刘苗的同学对夏雪也挺热情,关心她毕业设计做得怎么样了下一步什么打算。虽然看起来应该是挺熟悉的,夏雪也没透漏自己已经是准研究生了,谦虚吧。

可能是觉得桌子另一边坐着的男人也还有点学生的样子,而且眼巴巴的样子显然挺向往美女,一个身材高挑的腿上似乎还穿着练功服的女生就从美女堆里外移两步,照顾一下边缘个体:“你好。”

著名作曲家嘛,杨景行现在脸上是比较沉得住气了:“你好。”

“很喜欢听你的歌。”女生很有亲和力,堆起笑容还为微微曲腿弯腰了说:“我是舞蹈院的,大二,高中就开始听你的歌了。”

杨景行点头:“谢谢。”

女生甚至慷慨抬臂:“握个手吧。”

杨景行一下站起来,放下筷子连手都不擦就握上去,都讲不出话来了。

不过这样一来,之前只是瞄了两眼的打头跟刘苗说话的女生就确认了这位是同学的朋友,就也伸手:“四零二你好,我见过你,有次你送刘苗回寝室。我就住她们对面,经常一起。”

杨景行看刘苗的眼神不光感谢甚至谄媚,不过还得靠自己抓住机会,对女生点头:“听讲话你就是播音的……”

虽然八个女生只有只握上五只手,但杨景行也心满意足,平均下来每个人讲话不少于五句吧,关键是还留下两个电话号码,所以这就盘算着晚饭也来这吃,甚至开始嫌弃批判北大的人文环境大大不如民大。

刘苗现在也算成熟了,不仅当着面没摆什么脸色,背着也不评价同学的长短,只是忍不了那个她根本脸生的瞎着眼说四零二好帅好帅,就这种?在民大根本鸡立鹤群好吗!

吃完饭四零二都想在校园里多转两圈再碰碰运气,可是刘苗不配合了,夏雪也还要回学校,都不同路,各打各车。

下午一点三十几分,著名作曲家杨景行终于首次来到中国最高音乐院校,在大门口下出租后发现其实也是小门小脸的,浦音人的心理压力顿时减轻不少,直接去跟年纪大点的保安问路。

保安的衣冠虽然不够整齐站姿也挺随意,但是工作负责,找书记办公室?你打哪来有什么事?

杨景行说明:“我是浦海音乐学院的,跟秦书记预约了。”

保安眨巴眼睛提起精神:“哦浦音的,对对……其他人呢?”没看见呀。

杨景行有点不好意思:“就我一个人。”

保安好像拿不定主意了:“那你联系办公室,党委办公室,联系没?”

最高学府是不是有什么严格规定,杨景行也犯难了:“没有,我能不能直接进去?”

“可以,可以!”保安倒是爽快答应:“现在肯定有人值班……你稍等一下,我叫个人来送你上去。”

杨景行客气:“不用,您帮我大概说一下方位就行了……”

保安开始打电话了,还挺严肃的:“喂,杨部长,浦音来人了……先来了一个,应该是要接洽准备怎么样,刚到就在我这,我说这个事找党委办公室……”

杨景行急得又摆手又摇头:“不是,就是我见秦书记,没别人了,我姓杨,我叫杨景行。”

新手机版阅读网址:wap.xbiqugew.net

上一章: 第一四八零章 拖泥带水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一四八二章 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