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体育修真军事历史幻想悬疑武侠游戏灵异玄幻科幻言情都市完本更新

360 我已经死了

给您添蘑菇啦
上一章: 359 乱杀返回目录下一章: 361 谁又不是个神经病呢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永久地址:www.xbiqugew.net校医院,小手术室。

老专家站在仰躺的莫念面前,狰狞地皱着眉,来来回回地吧唧着嘴。

犹如表情包里的那个地铁老人。

“啧啧啧啧啧……”老专家捶着大腿哀叹道,“年轻人,我这一辈子不开线的记录……毁在你手里了啊……”

听到这个,李峥也逐渐变成了地铁老人。

现在不该是考虑这种无聊记录的时候吧!

“我不是说了……一觉得有问题,就赶紧做做考卷,看看名著的么……”老专家说着又不禁吧唧起来,“啧啧啧啧啧啧……”

“本来是能控制住的……谁知道……”莫念红着眼睛扭向李峥,努力了很久,还是倔强地扭了回去,抿嘴躺好,“拆……拆了再缝一次吧……大夫。”

“啧啧啧啧啧……”老专家仔细研究了一下莫念的状况,只苦恼摇头,“这都豁了……都开始结痂了……唉……我当时问你,下大刀还是下小刀,你还非让我尽最大可能,多弄下去一些……你瞅瞅,这剩下的资源本就很紧张……现在这么一豁……怕是连不起来了啊……”

莫念惊问道:“连……连不起来会怎样?”

“就是要用其它地方的皮来衔接一下……很影响体验……”

“别啊,大夫!!”

“先别慌……”老专家抬了抬眼镜比划道,“理论上是这样的,不过你年纪轻轻的,而且资质……确实不凡,我感觉应该还能再抻拉一下。”

话罢,老专家回身戴起手套,颇为严肃地说道:“我可跟你说清楚,这东西就像气球一样,虽然有抻拉的空间,不过是很有限的。我的医术,也只能再来这一次了,而且再这么搞,术后外形也不会好看,搞不好会像……会像……这样,你把西红柿放微波炉里加热十分钟……感受一下它端出来的样子。”

“……”莫念死咬着牙,俩眼一闭便躺死过去,两行热泪顺着眼角滑下,“来吧,大夫,也只能这样了……赎罪……我是在赎罪……”

李峥也不忍再看,这就拿着一堆单据出去缴费了。

刚开门,倒是撞见了门口聚来的几名护士。

“小刘你骗人的吧,不可能的。”

“哈哈!本来以为再也见不到他了,谁知道竟然开线了,哈哈哈哈。”

“那……那快敲门……不亲眼看见我是不会信的。”

“可咱们用啥理由进去啊?”

“就说……参观学习。”

“可……咱们这么多女护士……会影响患者手术状态的吧?”

“那就一个一个进去看。”

“我先!”

李峥听在耳中,疼在心里。

念宝儿,这次一定要挺住啊。

冲出了护士包围网后,林逾静也才迎了上来:“他还好吗?”

“医生说会尽力。”李峥攥着莫念的医保卡叹道。

“那些护士……”林逾静满脸敌意地看着排队参观的队伍,“对罕见人群有好奇心很正常,不过这么参观,会让人家不舒服的吧。”

李峥想想也对,他倒没觉得莫念会介意,只是怕再出岔子。

“那你等一下,我过去制止她们。”

然而还没等李峥出手,第一个进去参观的护士就已经被老专家骂了出来。

“别的你们随便看,这个真的不行,你们这是在玩火!”

可即便是被骂出来的,那个护士依旧满脸精彩,与同伴们聚在一起使劲比划着讲述起来。

“唉……”林逾静看在眼里,疼在心里,“他太难了……能做出这种决定,真的好有勇气。”

“嗯……”李峥跟着抿嘴,“确实,成年人一般很难迈出这一步,我都是小时候不懂事的时候我爸硬拉着我做的。”

“????”林逾静瞪眼看李峥看了很久,“你……你……你也?”

“怎么了?”李峥抹了下鼻头笑道,“我爸说,这样会更有男子气概。”

“等等!!”林逾静双手抓头死皱着眉思索起来。

好像理解错了!

仔细想想,莫念如果是跨性别者,应该会住在女生宿舍或者单独宿舍才对……

所以,这个手术……是个别的手术?

让男孩更有男子气概的手术?

这……到底是什么手术?

就像让女孩子更有女人味的那种手术吗?

难道男生也能……

林逾静越想越奇怪,最后推开李峥就笑咯咯地跑啦:“恶心!”

“呵。”李峥笑着就追了上去。

老李诚不欺我。

果然,更有男子气概了一些。

……

帮莫念办完手续后,手术似乎仍要持续一段时间,二人等着也是等着,不如挑个没人的地方等,这便又下楼围着医院溜达起来。

聊着聊着李峥才知道,原来林逾静的闭关也是找姥爷制定的修炼计划。

姥爷虽然对各学科新的前沿知识了解有限,但基础绝对扎实到连快渣都掉不下来,硬是把林逾静偷奸耍滑避过的地方都重新夯了一遍。

此前与姥爷的谈天中李峥其实已经发现,姥爷并不满意静静的学习思路,沈家人走的都是踏实的路子,风格严谨,力求没有破绽。

可林逾静,似乎更多地遗传到了她父亲的那一套。

年幼时,姥爷就扳了很久,饭前推质数这种事,是真的发生过的。

但林逾静每次都用自己的方法解决姥爷的难题,恰饭恰得饱饱的,姥爷也只好认了。

林荫中,随性行走的二人一谈到姥爷就都乐呵起来。

“你别看姥爷那样,其实好粘人的,我跟他最好了。”

“嗯,姥爷很好。”李峥叹道,“不过,他粘着你,可能也是怕失去你吧。”

“说人话!”

“咳……”李峥尽量谨慎地说道,“如果我是他,最怕的事,应该就是突然有一天,你去找你父亲了。”

“???”林逾静顿时止步,委屈地瞪着李峥,“是不是我必须改了姓才能让你们放心?不然我就是一个随时有可能抛弃一切感情去享受荣华富贵的人?”

“哎哎哎,不聊这个。”李峥连忙回身搂了过去,“我只是说姥爷的心态,不代表我。”

“我知道……”林逾静低着头,勉强认搂,握着拳头道,“他就算现在出现在我面前,我连看都不会看的。”

“嗯……我真的还好,你想怎样我都支持。”

“不只是你。”林逾静攥着拳头道,“我如果理他,姥爷该有多难过……绝对不,绝对不要因为这个人再次伤害对我最好的人,绝对不……”

“明白了,我找机会把你的决心告诉姥爷。”李峥呵呵捂嘴,“他不得爽飞了。”

“不许说!!”林逾静脸一红,“我就只告诉你的,别人问他的事情,一律唔唔应对。”

“的确,唔唔是无敌的。”

“好啦,不说这个啦。”林逾静扭了下身子,“差不多了,撒手吧,好痒。”

“哦……”李峥这才抽回搂腰的手。

可恶。

本来暗暗用了很多手法的。

她却只感觉到了痒。

林逾静这才伸了个大懒腰,跟着眯起眼来:“好了,你已经在我们班宣誓过主权了,然后呢?”

“然后?”李峥眼儿一瞪,“实践主权?”

“起开起开!”林逾静哼声骂道,“是该我了,我也要去英培宣示主权。”

“需要么?”李峥挥手道,“莫念不是已经认识过了,他回去会说的。”

“不不,对于这种事,男生非常不值得信任。”林逾静抬手摇头,“课表发过来,选一节英培的课一起听。”

“不用了吧,物院杀杀就好了,英培我还要混的。”

“你还知道啊?就好像我不用在物院混一样!”林逾静龇牙骂道,“回去好多人就要说闲话了,我又只能唔唔应对。”

“那好吧……”李峥拿出手机,非常悲伤地把课表传了过去,顺口道,“对了,我起了一个课题,生物、化学方面的,实验相关,还有一个位置,要不要参与一下?”

“我知道。”林逾静一乐,这就又叫嚣起来。

“你怎么知道的?”

“姥爷告诉我的。”林逾静摇头晃脑乐呵起来,“他还说,如果请我加入,就是你推不动了,要间接求他帮忙,是个靠不住的小白脸。”

“??!”李峥不禁愤然,“姥爷未免太小看我了!”

“哈哈,主要是生物、化学方面我也不感兴趣,就不添乱啦。”林逾静话刚出口,又意识到了什么,眯眼问道,“组里有女生吗?”

“有的,一位学姐,一位混血留学生。”李峥说着又看了眼手机,“等等差不多要回教学楼了,午饭前有一场立项问询。”

“好,我陪你去。”

“你又不参与,捣什么乱?”

“领地!主权!”

“无聊。”李峥摇头道,“学姐是一个很孤傲的人,一看就知道心无旁骛,只与知识做伴。留学生更不要提了,才14岁。”

“这么小,比风风还小?”

“很神奇,似乎小学就开始就跳级了。”

正说着,莫念的信息传来,手术进入收尾阶段,可以准备来接了。

“不好,要完事儿了。”李峥心下一紧,连忙四下张望起来:“机会难得,你看,这里没人什么,不如我们抓紧时间……”

林逾静顿了很久,终是扭身点了点头。

然后,深呼吸。

没办法,根据上次的经验……

必须吸足了气才能应对。

可她刚一吸。

就看到了身后不远处尾随的一副眼镜。

就喷出来了。

“啊!”

李峥跟着回头。

是杨军!

他一直在尾随?

杨军手足无措,支吾难言,也不知该躲还是跑。

“你一直在?”李峥惊问道。

“一……一直在。”杨军侧过头,有点委屈,“哥你不记得了么……我们一路扶念哥过来的……一起办的手续……但好像你们都看不见我的样子……我就……我就跟着吧……跟着跟着就跟到这里了。”

的确,李峥好像从见到林逾静的那一刻开始。

就完全不记得这个人的存在了。

于是,杨军又跟着他们回到了医院。

……

李峥再次进入手术室的时候,莫念正一脸安详躺着,呆望着天花板,像是圣人。

老专家在洗手池前,疲惫地坐着继续清洁工作,哀声连连。

“太……太累了……我的针法……明明是20分钟的手术才对……”

有护士挡着,李峥也不敢看,只走到老专家身旁询问道:“大夫,结果如何?”

“很勉强。”老专家抬手比划起来,“我真的是发挥到极致了,非常非常勉强地才缝合上,这次千万保护好他,千万好好休息,要是能送庙里住一阵就更好了……”

“您辛苦了,一定保护好他。”

“丑话我可说前头。”老专家正色点头,“再崩了,神仙也救不回来了,会烂得不成样子,对伴侣的视觉感受是毁灭性的打击,搅屎棍都比那个强。”

“一定不会那样的……”

李峥扶莫念起来的时候,旁边的护士一脸凝重。

“莫先生真的很令人敬佩。”护士红着眼睛道,“他坚持不打麻药,局部麻醉都不要,说是马上还要去问询会,不想思路有任何干扰。”

“!”李峥转头望向莫念,感不敢同,身不敢受,唯有感激涕零了,“莫兄,问询交给我就好了……你快快随杨军回宿舍养伤。”

“没事的,我有必要传达生物学院方面的指导意见。”莫念回望着李峥,目光坚决如铁,“别让我停下来,Ukulahlwa已经做不了,学习,学习,我只想学习。”

李峥咬牙点头:“那我……也只能满足你了。”

这还是头一次,他会因为学习而心疼。

……

11点10分,常刻晴、林茉茗和屠夷寇已经来到了蓟大俄文楼门前。

俄文楼原名圣人楼,有近一个世纪的历史,几次翻修后,至今仍保持着红窗、白墙、青瓦的古朴设计。

作为英培学院的办公楼,可以说是非常合适了。

只是,门前的风景很不合适。

这三个人杵在这里。

像是一个拎着女儿的早婚妈妈,外加一个蹲着抽烟等日结散工的老挂哔。

好在,他们并不用维持太久。

来了,李峥他们来了。

一瘸一拐,一步一挨的来了。

“我艹……”屠夷寇一惊,扔掉了烟头就小跑过去,“念……你不会是……”

林茉茗则拉着常刻晴的胳膊问道:“莫念叔叔淘气摔断腿了吗?”

“……”

常刻晴,默然不言。

原因无它。

只因李峥身旁,还伴着一个女生。

咔!

晴天,也有霹雳。

常刻晴身子一晃,反倒要抓着林茉茗才能站稳……

不,抓着林茉茗也站不稳。

“哎哎哎!”

他们一起坐了一个屁墩儿!

众所周知,小孩子不怕摔。

林茉茗没事人一样扭身摇晃起来。

“怎么了,姐姐?”

“贫血。”常刻晴冷静起身,掸了掸裤子。

是失恋!

我失恋了!

“要好好吃早餐啊,肉蛋奶肉蛋奶!”林茉茗说着,放下双肩背,拿了两块巧克力棒塞了过去,“呐,给你吃。”

“谢谢。”常刻晴接过巧克力棒,远远瞪着李峥,想也不想,一口下去,拦腰啃碎。

渣男!

负心学弟!

长得帅的没一个好东西!

完了,被渣男伤了。

这次是真的伤了。

巧克力吃在嘴里都没味道了。

“你还没撕包装啊,姐姐。”

“啊。”

撕扯包装纸的时候,屠夷寇和李峥一起扶着莫念走了过来。

“念啊……你受苦了。”屠夷寇低头自骂,“我的错,都是我的错……”

“是我自己的修行不足罢了。”莫念淡然道,“现在开始,再没有任何欲念能牵动了。”

“念,别这样念,这么说话的人都死了。”屠夷寇跟着扭头道,“这位是?”

“拙荆,林逾静。”李峥答道。

“拙你妹。”领袖大笑道,“这都可爱的掉出渣来了。”

李峥同样大笑:“拙是指我自己,荆才是她。”

“说多少次了,说人话。”领袖再次大笑,“照你这么说,拙荆翻译过来不就是‘被本猪拱了的好白菜’。”

李峥寻思道:“确有此意。”

听着他们这样的对话。

常刻晴大口啃着塑料包装,眼中满是封心葬爱。

互相介绍之中,林逾静也在偷偷打量常刻晴。

哇哦。

这个表情。

这个吃塑料包装的痴迷程度。

果然是一位学痴。

放心啦放心啦。

反倒是……

旁边的那个混血小朋友。

举手投足,眉宇之间,有种说不出的味道。

同样的情况也出现在林茉茗身上。

她感觉……这位刚来的姐姐好生面善。

好想去抱一抱赖一赖啊……

但是,要矜持……不能就这么贴上去。

不然又会被当成玩具宝宝的!

当林逾静和林茉茗俩处在同一个视野下,就连李峥也品出了奇怪的味道。

是猫贱味儿,对,林茉茗也有。

林逾静反复打量着林茉茗,凑到李峥耳边颤颤问道:“她……父亲是华人,还是母亲是?”

“父。”

“比我小5岁?”

“嗯。”

“……”

林茉茗也同样拉了拉常刻晴:“姐姐……我……我感觉……说不出来啊……”

“我也是。”常刻晴狠狠咬掉了第二根巧克力棒的包装。

林逾静与林茉茗纠结对视片刻后,终是回身转头。

“我还是先走吧。”

“要不要我帮忙问问?”李峥轻声问道。

“不要。”

“好。”

林逾静就这么硬生生的离去。

搞得林茉茗非常失望,几次抬手想叫又不知道该说啥。

“唔……”林茉茗可怜兮兮峥问道,“她是不是……吃醋啦!”

“没。”李峥只随意挥手,“我俩吵架了。”

“哦……”林茉茗依旧不舍地望向那个背影。

“喂喂喂。”领袖拍了拍手道,“怎么氛围这么奇怪,难不成你们两个都吃醋了?”

“谁啊?”林茉茗立刻鼓嘴瞪眼,“最讨厌李峥这样的了,有事没事就欺负那个姐姐!”

“呵呵。”常刻晴只回以蔑笑。

吃醋?

不。

我已经死了。

领袖也是身子一抖。

岂止是吃醋……

这踏马是李莫愁啊。

“好了,上楼吧。”李峥拍了拍手道,“科学边际的征途,就从俄文楼开始,出征!”

瞬间,旁边四个人的脸都寒了下来。

硬来,没对上味儿啊。

待他们都进楼了。

一副眼镜仍然默默站在原地。

对着空气挥手。

“再见……大家……”

新手机版阅读网址:wap.xbiqugew.net

上一章: 359 乱杀返回目录下一章: 361 谁又不是个神经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