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体育修真军事历史幻想悬疑武侠游戏灵异玄幻科幻言情都市完本更新

第四百〇五章 死灰复燃万马堂

hui329
上一章: 第四百〇四章 拒狼进虎风波店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四百〇六章 春风拂面万马喑

「杜姑娘你回来早了。」丁寿举着的手臂无奈放下。

「你知我要回来?」杜翩翩云鬓凌乱,喘息未定。

丁寿对着灰头土脸的杜翩翩好好端详了一番,见她衣裙略有破损,还沾染了些许血迹,微微摇首道:「虽说想着不久再会,可杜姑娘这副模样丁某却属实没想到。」

「还不是你害得!」杜翩翩狠狠剜了丁寿一眼。

「我?」丁寿望了慧庆一眼,无奈摊手,「而今我可没那闲工夫。」

慧庆肉脸颤动,「只怕是被施主的银子味儿引来的同道。」

「同道?那帮人可从不讲什么道义。」杜翩翩没好气道。

***    ***    ***    ***

夜色苍茫,荒凉的黄土高原上丘陵起伏、沟壑纵横,忽然间数百条人影好似狼群般从千沟万壑间钻出,快速向荒原间的客栈奔去。

一个身材高大,苍髯如戟的褐衣大汉屹立在山坡上,冷冷注视着荒原上奔跑的幢幢黑影,神情阴狠。

「老徐,那几个露了行藏的兔崽子怎样了?」

「除了被杀的两个,其他人按老规矩,打断手脚扔在原上喂狼。」一个肩宽背阔面黑如炭的汉子上前与大汉并立。

「娘的,弟兄们窝在谷里吃了两天的沙子,几笔买卖从眼皮子下过去都忍着没动,眼瞅着肥羊要上门了,这几个小子竟然起了色心,若只杀人劫色也就罢了,偏偏还没那本事,走了人去,若是惊跑了肥羊,老子灭了他们满门。」褐衣大汉骂骂咧咧,余恨未消。

「放心吧老颜,方圆数十里没个人家,你我兄弟联手,能跑得了谁去。」黑脸汉子执着黑黝黝的镔铁长枪,用力往地上一顿。

「万马堂基业毁了后,咱们兄弟苦心经营这些年,才攒下八百人马,待这笔买卖成了,定要招兵买马,杀上快意堂报仇雪恨。」大汉挥舞着手中锯齿钢刀,张牙舞爪。

这两人当年也是万马堂一寨之主,分别是「恶屠夫」颜日春与「万里游龙」

徐九龄,当年总瓢把子马行空被杀之后,二人自立山头,凭着好勇斗狠,心狠手辣的酷烈手段,又聚集了一班亡命之徒,在西北荒原纵横驰骋,杀人越货,恶行斑斑。

徐九龄嘬了嘬牙花子,没有接茬,报仇?当年万马堂声势浩大,兵强马壮,还被萧别情那小子杀了个七零八落,凭如今这帮乌合之众还想报仇,那不是上门送死么。

心头不以为然,徐九龄却没说什么,颜日春脾气暴躁,是个杀人不眨眼的主儿,犯不着为他一时意气的话较真。

「二位当家的,客栈已经围住了,怎么办?」一个喽啰上前禀告。

「里面有什么动静?可有人外逃?」徐九龄问。

「马厩中马匹都在,客栈中灯火通明,一切如常。」

「一切如常?怎么可能!」徐九龄满腹犹疑,逃走的小娘们轻功虽不弱,可己方一路追赶并没丢了踪迹,店内肥羊应该已得了信儿,方圆几十里内又无处可去,上策便是乘马外逃,怎会一切如常。

「老颜,店里怕是有古怪。」

颜日春可不管那些,「什么古怪!怕是这帮家伙吓破了胆子在里面哭呢。」

「他们为何不乘马逃走?咱们弟兄的马匹都在山坳里存着,这一时间可撵他们不及。」

「他们哪知道这些,再说人跑了,银子跑得掉么,八成舍不得银子或者不晓得你我弟兄的手段……」

颜日春笑容凌厉,锯齿刀一挥,「今夜就给他们开开眼,弟兄们,冲进去,男的杀,女的奸,老子只要银子!」

众匪大声呼喝,手舞钢刀,怪叫着冲进了客栈。

冲进大门的悍匪们张大嘴巴,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空旷的大堂上一无桌二无凳,只有散落一地的雪白银锭。

「抢啊——」一个积年老匪嗷唠一嗓子扑了上去,打生打死这些年图什么,还不就是为了这些,藏起几锭就够在老家买田娶老婆的,谁再干这刀头舔血的买卖,谁他妈丫头养的。

「我的,是我的!」

「别抢,你他娘找死!」

这帮马贼都是认钱不认人的凶恶之徒,此时银子当面,哪还顾得了其他,争抢起来就有红眼拔刀的,未进店的听前面说起店里情形,也不管不顾死命往里争挤,本来还算宽阔的客店大堂一时挤进了百十个人,显得拥塞不堪。

客店棚顶悬挂的多层连枝灯突然坠下,直接将两个倒霉蛋砸倒在地,飞溅的火花灯油更是烫得一众马贼吱哇乱叫,跳脚不休。

随着油灯坠地,手持连弩的锦衣卫突然从客店二楼四周廊柱后转出,对着楼下众匪攒射不停。

大堂马贼猬集一处,众锦衣卫根本无须瞄准,「嗤嗤」箭雨声中,楼下惨嚎痛呼不绝,哀声一片,侥幸生还者连滚带爬地逃了出去。

「死得好,活该!」手下死伤惨重,颜日春不怒反笑,这般不听号令只顾争抢的混账死光了也不心疼。

「大当家,怎么办?」一个马贼凑前问道。

「冲上去。」颜日春眼中凶光闪现,在喽啰惊呼声中,一把抓住他的脖领,以人为盾,上下挥舞着冲进店内。

二楼锦衣卫不想贼人这么快又杀了进来,立即再发弩箭,一匣射净,便接过身后同伴重新装填的连弩继续发射,箭雨虽是不绝,奈何马贼人数众多,在颜日春的带领下,悍不畏死冲向二楼。

颜日春手中的喽啰早已被射成了刺猬,他仍旧步步紧逼,挥动不停,猛然举起尸体向楼梯边的两个锦衣卫砸去,二人为他声势所吓,偏身避让,颜日春一个虎跃冲上二楼,刀光翻滚,砍倒二人。

大当家一马当先上了楼,众马贼虎吼一声,紧随其后,正当颜日春自鸣得意时,忽感身旁暗流涌动,急忙侧身,咔嚓一声,半截护栏被劈得粉碎,未等颜日春看清来人,腰间一痛,被来人一脚从楼上踹了下去。

丁寿踢飞颜日春,又劈翻了几个跟进的马贼,大声下令道:「于永,带你的人继续放箭;郝凯带人随我杀下去。」

丁寿知晓贼人数量颇多,如果让他们冲上来,己方定要被人潮淹没,当下毫不犹豫,跃下楼杀进人群。

颜日春扶腰站起,锯齿刀一指丁寿,「灭了他。」

杀红眼的众匪徒嗷嗷叫着冲丁寿扑来,郝凯等人紧围在丁寿身侧,拼命抵挡。

厉声娇喝,两道倩影从二楼跃下,慕容白翻手夺过一柄马刀,以刀做剑,点刺撩扫劈崩,迅捷凌厉,转眼便血染罗裙。

相比慕容白,杜翩翩温和许多,甩手几枚飞镖,转身一蓬银针,在怀间一掏,又摸出一方香帕,只是闻过帕上味道的马贼,立即七窍流血,去见了阎罗王。

「好狠毒的婆娘。」徐九龄见之大怒,舞动杯口粗的镔铁大枪,疾迎而上。

枪沉势重,一击隐有风雷之声,杜翩翩才一抬头,便觉惊风扑面,七寸三分的镔铁枪头已到眼前。

徐九龄面露狞笑,手腕发力,将铁枪猛然前送,要将这婆娘一枪搠倒,却陡闻一声暴喝,大枪前端被一只大手牢牢握住,难进分毫。

徐九龄吃了一惊,定睛细看眼前是一胖大和尚,只见那和尚手握枪端甩臂一震,徐九龄只觉一阵剧痛,双手虎口迸裂,鲜血长流,不自觉松开铁枪。

慧庆和尚夺枪到手,立即双手一摆,变枪为杖,一招「横扫千军」拦腰击来。

还未及身,徐九龄便被破空呼啸声震得耳膜生疼,晓得厉害不敢硬接,仓皇贴地一滚,逃出圈外。

只听数声惨叫,铁枪横扫余势未消,几名马贼被打得骨断筋折,倒地不起。

「大和尚好威猛的伏魔杖法。」丁寿百忙之中不忘鼓励他人。

「南无阿弥陀佛。」慧庆和尚口宣佛号,宝相端严。

半夜来还是头一次听这和尚口念弥陀,丁寿好生奇怪,一愣神的工夫险些被十几把马刀砍中,急忙连出数掌,劈死几个倒霉蛋解恨。

再宣佛号,铁枪在慧庆手中大开大阖,如怒龙入海,转眼之间,又是四名马贼命丧伏魔杖法下。

丁寿算是明白了,这和尚每逢杀人之际便要念声佛号,你吃酒喝肉时怎不见这般虔心。

「杀人就杀人,何必啰唣!」丁寿很生气,爆了五个倒霉蛋的天灵盖。

「佛爷每杀一人,便是超度一人到彼岸世界,如此功德圆满,岂能独享,口念弥陀,是为我佛分润功德。」

慧庆手上不停,铁枪飞舞,一阵金铁交鸣之声,两名马贼兵器脱手,马刀反砸自身,血光迸现。

慧庆口念佛号,如魔神附体,勇猛难当,丁寿几人下手狠辣,绝不留情,再有二楼于永等人弩箭助阵,众匪片刻伤亡惨重。

「他奶奶的,这买卖要蚀本。」颜日春凶性激起,舞动锯齿钢刀,向郝凯杀去。

郝凯此时也杀得浑身是血,精疲力竭,猛然见一团寒光闪闪,只见刀光不见人影,向自身裹来,惊慌失措下竟不知如何抵挡,眼见就要被刀劈而亡。

蓦地人影晃动,丁寿掠过,平空一指戳进耀眼刀光,「叮」地一记金铁交击之声,颜日春手臂酸麻,锯齿刀脱手。

丁寿抄手接刀,反腕横抹了过去,这一刀飘忽如电,直取颜日春项上人头,颜日春无处可避,亡魂大冒,忽然间脚底一滑,向后摔倒,无巧不巧,那一刀正擦着他的唇边扫过,切掉了他半截鼻子。

满脸是血的颜日春不敢再战,向手下马贼身后一缩,惊慌失措地逃了出去。

其余贼人哪敢再战,潮水般退出店外。

丁寿轻弹刀锋,看着地下那一汪血水暗自皱眉,这小子命还真大,跌跤躲过这一刀,简直是有「光环」附体么。

客店外,被「光环」拯救的颜日春大当家正在跳脚怒骂,「死!他们必须死!不然你我兄弟在西北道上没法混了,老徐,组织人手再杀进去!」

「里面人武艺高强,有备而来,再进去怕也是徒增伤亡。」徐九龄沉吟道。

「那还算了不成?!」颜日春狂吼,损兵折将不说,两个当家的丢了兵器,自己还赔上一截鼻子,今夜算栽到家了。

「当然不能算,不过攻进去是进他们的埋伏,他们要是出来可就得听咱们的算计了。」徐九龄狡黠一笑。

「怎么意思?」颜日春懵懂不解。

「来人,叫弟兄们准备火把,把这店给烧了,前后门暗青子招呼,里面出来的不论死活,打成刺猬再说。」

「烧店?可是……」

「老颜,你放心,这银子又烧不坏,事后再捡就是了。」徐九龄高声笑道。

鼻子上包着布的颜日春心领神会,附和大笑,不想牵动伤口,疼得他龇牙咧嘴。

躲在门边的丁寿听了外边说话,与同样面色难看的慧庆对视一眼,苦笑道:「这下褶子了……」

上一章: 第四百〇四章 拒狼进虎风波店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四百〇六章 春风拂面万马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