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体育修真军事历史幻想悬疑武侠游戏灵异玄幻科幻言情都市完本更新

第四百〇二章 心怀鬼胎鬼打鬼

hui329
上一章: 第四百〇一章 落拓客名落孙山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四百〇三章 身陷黑店黑吃黑

京兆馆驿。

丁寿合上礼单,乜斜打量着堂下的两位不速之客,缓缓道:「二位宗亲,如此厚礼丁某可不敢当啊。」

客位上坐着的两人年纪也不甚大,容貌相仿,稍大的一个闻言笑道:「缇帅乃天子近臣,大驾贲临关内,我二人本该早表寸心,怎奈身份低微,不得及早拜见,还请大人宽容怠慢之罪。」

「言重了。」丁寿轻笑,「二位皆是天潢子孙,身份尊贵,敝人这官做得再高,也是皇明臣子,安敢尊卑不分,本末倒置。」

眼前的兄弟二人是秦王府宗室庶人朱公钟和朱公铸,第一代秦王朱樉在太祖诸子中排行第二,仅次太子朱标,为诸藩之长,洪武十一年就藩西安,不但成为攘夷九王之一,还担任首任宗人令,王妃就是大名鼎鼎的元朝名将、中书右丞相、河南王王保保的妹妹,当然这姐妹儿肯定不是叫「赵敏」。

太祖皇帝朱元璋为每个儿子都做了一首五绝诗,各支的子孙后代就按这二十个字依次排辈,以五行相生规则起名,所以明代宗室只要一看名字,便可分出是那一宗支第几代子弟,秦王这一支的排名是「尚志公诚秉,惟怀敬谊存」,从这二人的名字看,该是朱樉的三世孙,比现在那位等着袭爵的秦王府长子朱惟焯要高出三代,萝卜不大,全在辈儿上了。

按说宗室袭爵除嫡子外降等荫袭,亲王、郡王、镇国将军、辅国将军、奉国将军、镇国中尉、辅国中尉,直至奉国中尉而止,但总有些或倒霉或缺心眼的宗室被革去爵位,成为庶人,比如齐王、谷王等支,再有很多命苦的所谓庶人连名字都没有。

明初虽设立宗人府管理宗室事宜,后来这机构名存实亡,宗人令多为勋戚挂职,职司也由礼部接掌,记载皇族宗室繁衍传递和生死娶葬的玉牒交由翰林院十年一修订,而礼部这帮孙子们拿钱才办事,各宗报上的新生人口因为钱没到位,拖着不起名的大有人在,没名字就没法进谱牒,不能领俸,而宗室日渐繁衍,也会有各府管理混乱,不能及时上报等情况,宗室子弟头发白了也没混到大名的大有人在。

「二位有什么事也不妨直说,人情世故么,丁某还是懂得一些的。」丁寿摇了摇手中礼单。

跟前这兄弟俩名字在这摆着,肯定不是后者,八成是祖上不知哪一位干了什么混账事被革了爵,若只想谋个爵位,丁寿倒不介意帮一把忙,毕竟老朱家庶人的日子也不好过,人家肯凑份子送礼,是看得起自己,二爷伸手不打笑脸人,有里有面的事做做无妨。

「是关于惟焯那小子……」朱公铸按捺不住性子,脱口而出。

丁寿剑眉轻扬,「秦王长子?」

「哦……不不,不是王长子,是王府承奉贾能,」朱公钟狠狠瞪了一眼急性子的弟弟,陪笑道:「那贾能身为王府承奉,不知好好侍奉引导王长子,反胡作非为,败坏王府声名,请大人代奏陛下,严惩其奸。」

朱公钟兄弟二人各呈上一封奏报,递交丁寿。

丁寿大略看看,不以为意地笑道:「只办一个贾能可够?」

听丁寿语气松动,二人大喜,朱公铸连声道:「足够足够,少不得还要请缇帅在陛下面前进言几句。」

「好歹也是六品王府属官,这点礼儿是不是轻了些?」丁寿拍着礼单。

不怕你开口,就怕你不收,朱公钟急忙道:「缇帅放心,我等还有重谢。」

「重谢?一个亲王爵位值多少?」丁寿声音突然转冷。

「大人何出此言?!」二人齐齐变色。

「您二位是真傻还是当本官是傻子!王府承奉为非作歹,宗支之首岂会脱得了干系,何况而今府内当家的原只是个旁支出身的垂髫稚子,若有心人再推波助澜,这秦王的爵位怕是要易主吧!」丁寿冷笑,各地宗藩都是这个套路么,朱同铋这么坑周王,秦王府也来这一手,既然对贾能有意见直接奏报朱惟焯啊,找二爷当出头鸟算怎么回事。

「大人明鉴,我兄弟绝无觊觎王爵之意。」心怀鬼胎的二人冷汗刷地流了下来。

「知道不是你们,说句不中听的话,二位的身份还差得远。」丁寿翻来覆去地欣赏自己的手掌,「秦府郡王说少不少,说多也不多,掰开指头算算,除了早就无后人薨殁除国的,再刨去几个这几年正等着袭爵讨封的,还剩下几个人!」

丁寿抬手将礼单丢了下去,「那边怕是许了你们两个天大的好处吧,这点东西给他拿回去,本官不是要饭的。」

「缇帅您说个数,那边一定给您凑……」

「闭嘴。」朱公钟狠狠拽了弟弟一把,揩揩额上冷汗,这小子明显不想沾惹麻烦,加钱怕也是难了。

「呦呵,这算公然行贿么?」丁寿讥笑。

「大人恕罪,我等绝无此意。」朱公钟急忙拉着弟弟跪下,他们这样无官无爵的宗室,地方官都可以卡着钱粮欺侮,何况这位还是京中大员。

丁寿踱步而下,围着忐忑不安的兄弟二人转了几圈,两人心虚地冷汗直冒,战战兢兢不敢说话。

「真想给的话,就拿出点诸藩之长的秦府气魄来,我说多少是多少,你们和身后的人有这个底气么?」丁寿弯腰凑近两人耳边道。

「我们……」朱公铸支支吾吾,不敢再多嘴。

「滚!」丁寿大声叱道。

兄弟俩打了个激灵,惊慌失措地跑了出去。

「欺负孤儿寡奶的王八蛋!!」丁寿恨恨骂道。

***    ***    ***    ***

入夜,丁寿馆驿内又多了两位客人。

「缇帅夤夜见召,不知所为何事?」朱惟焯小小年纪,行礼依旧一丝不苟。

「公子请坐。」丁寿又对朱惟焯身后的贾能笑道:「贾公公也请坐。」

贾能躬身推辞,自觉站到了朱惟焯身后侍立。

「说来没什么大事,丁某本在驿馆小住,却总有些热心人担心在下寂寞,上门送礼……」丁寿将袖中手本递了过去,「一同送来的还有这个。」

朱惟焯与贾能凑在一起览阅,不多时便面色大变。

「贼子竟敢!」贾能被气得七窍生烟,切齿怒骂。

「缇帅,这都是虚妄污蔑之词,万万不可当真啊。」朱惟焯毕竟年纪小,一时间手足无措。

「这次或许是无稽之谈,下次未必言之无物,秦府长子一言一行万人瞩目,您管得了自己,还能约束到身边所有人,想寻些错处还不简单。」丁寿晃着脑袋说道。

贾能只道丁寿要借机敲诈,冷哼一声道:「有什么明枪暗箭尽管往咱身上招呼,天子身边还有明理之人,这官司打到御前也是不怕。」

丁寿眉峰一蹙,寒声道:「贾公公,本官知道你与刘公公是同乡,犯不着拉虎皮做大旗,丁某不妨告诉你,本官入仕第一年跟着刘公公办的案子,便是剐了司设监掌印张瑜,这位张公公也是您老乡党吧?」

贾能怫然变色,还未开口,朱惟焯已抢声道:「贾伴一时失言,缇帅不要怪罪,缇帅驻足长安,惟焯荒疏礼节,实在不该,惟焯愿倾秦府百年珍藏,求缇帅高抬贵手。」

「瞧瞧,说的下官多贪财似的,见外了不是。」这孩子会来事,丁寿一直对这位克己守礼的小正太印象不错。

「小爷,您不必如此,奴婢愿随丁大人入京领罪。」贾能悲愤万分,没了百余年积攒的家底,王府还怎么打点京师与地方各司,又如何接济王府繁衍出的许多血脉宗支,自家小爷将来还当什么王爷,一个穷措大罢了!

「丁大人,惟焯孤苦无依,全赖伯祖母与贾伴抚养,只要保全他二人平安,我愿上表朝廷弃爵归隐,求大人成全。」说到此,朱惟焯已是低泣哽咽,涕泗长流。

「小爷,奴婢这残缺身子,当不起您这般厚爱!」贾能噗通跪倒,以头抢地,「若推了爵位,怎对得起老王妃殷切厚望,老奴又如何见九泉之下的先王啊!

哟,这二人主仆之情如此深厚,确实出乎丁寿意料,看来朱公钟他们身后的人也预料到这一步了,原以为攻讦贾能只是个发难的由头,看来还藏着杀招呢,NND,竟然想用点小钱就把二爷打发了,朱公钟朱公铸两个王八蛋!

「长子爷不必如此,丁某没有难为贾公公的意思。」丁寿一手托起一个,义正辞严道:「当时在下便将这二人斥退,请二位来,也只想给长子爷提个醒。」

「当真?」别看外面传闻这位锦衣帅和再世青天一样,贾能只相信自己眼睛,方才小爷说要献出王府库藏时,这小子脸上都快乐开花了,像极了吃完原告吃被告的贪官。

丁寿也是冤枉,他只是在听到小正太的大手笔后,潜意识里不经意露出的对财富的喜爱,并没真打算收这孩子的钱,起码没打算收这么多。

丁寿并没搭理贾能,相比较还是小孩子好糊弄,「长子爷,常言说只有千日做贼,没有千日防贼的,您小小年纪执掌秦藩,难免成为众矢之的,一个处理不好,后患无穷哦。」

「这二人的手本我会命人送进京,长子爷就当不知道这事,另亲笔具一本,只说秦藩公钟二人欺您年幼,跋扈不遵约束,长子爷日夜惊恐,寝食难安,一定要措辞悲切,怎么可怜怎么说,我再知会银台一声,通政司将这两道本奏前后脚呈递陛下……这谁是谁非,还不一清二楚么!」

贾能一拍大腿,高啊,一个不到十岁的娃娃哀哀诉苦谁会不信,朱公钟他们对自己的讦奏立即就变成了呈堂罪证,万岁爷岂不龙颜大怒!

「这……如此上奏不显得我无能管教王府,况且又置二位曾叔公于何地!」

朱惟焯皱着小脸,举棋不定。

「长子爷安心,您年纪轻这事天下宗亲谁不知晓,当今万岁又比您大了几岁!万岁爷最恨的便是这般倚老卖老,以大欺小的混账,况且您自承其短总比让人琢磨出来好,陛下只会喜欢您这份坦率性情。」丁寿实在太了解正德小皇帝了。

「小爷不可妇人之仁,那二人包藏祸心,早请陛下降敕申饬也算给他们个警醒。」贾能也在一旁相劝。

身边人如是说,朱惟焯也就信了,借丁寿书房具本,丁寿却把贾能拉在了一旁。

「贾公公,您说请陛下降旨申饬的事是真是假?」

「怎么,丁大人还有他意?」贾能反问。

「人家找了这两个身份低的庶人做出头的橼子,不就是看重了他们辈分高么,这样精挑细选出的两只」鸡「岂不同样适合给那些别有用心的」猴子「们看!

」丁寿眨眨眼睛,朱公钟朱公铸,既然拿二爷做枪使,就别怪二爷心狠。

「丁大人的意思是把他二人的米粮断了?」

「那也不必,您写信提醒刘公公一声,凤阳府的高墙不就是给宗室庶人预备的么!」丁寿咧嘴一笑,露出森森白牙。

贾能心中一突,这小子真他娘狠,得提醒小爷万万别招惹了他。

***    ***    ***    ***

「啪」,一只成窑五彩盖钟被摔得粉碎,一名头戴翼善冠,身穿赤红衮龙袍的男子怒声咆哮:「岂有此理!他以为他是什么人,不过我朱家养的一条狗,不识抬举!」

「王爷息怒。」一个面皮蜡黄的中年男子气定神闲地坐在椅上,一双大手犹如蒲扇般,手背上青筋交错,尤为瞩目。

「杀了他,邵先生,让他死!」男子一步窜到近前,声色俱厉。

「王爷若是下定决心,这事倒不难办。」邵先生捻着下颌短须,得意一笑,「只需放个风声出去……」

上一章: 第四百〇一章 落拓客名落孙山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四百〇三章 身陷黑店黑吃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