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体育修真军事历史幻想悬疑武侠游戏灵异玄幻科幻言情都市完本更新

第九百一十三章 微臣有罪

公子許
上一章: 第九百一十二章 红颜祸水返回目录没有更多章节了

提及当年之事,长乐公主只觉得自己脸上发烫,目光游移不敢与房俊灼热的眼神对视,期期艾艾道:“那时候为了躲避贼人追杀,不得不做出权宜之计,慌乱之下有些接触也是正常,谁料到你居然这般龌蹉?简直有辱斯文!”

房俊目光灼灼的看着面前手足无措的长乐公主,慢悠悠道:“坊市之间传闻你我之事,微臣为此多次受到陛下责罚,更被韦正矩之流嫉恨。然而微臣与殿下之间却清清白白,敢问殿下,微臣凭白受到这些冤屈,您该当如何补偿?”

长乐公主羞囧难耐,只觉得今日这厮侵略性很强,令她有些招架不住,心中慌乱,未及深思这番话语,下意识便到:“你要如何补偿?”

话一出口,便觉不妥,待见到房俊意味深长的笑容,登时明白过来,娇羞无限道:“你这人哩……胡说八道些什么呢?”

房俊目光盯着她,缓缓说道:“怎么能是胡说八道呢?本就是微臣肺腑之言。微臣背负骂名多年,这番冤屈便是倾尽黄河之水亦难以洗脱,既然这辈子总是要被人这般嘲讽谩骂,那还不如干脆就将那些人揣测之事一一做了,那他们就算再是谩骂,微臣也认了。”

什么罪名?自然是坊市之间流传的那些个长乐公主与房俊之间的绯闻,说什么长乐公主不守妇道,勾引房俊,说什么房俊姊妹通吃,将两位公主揽入怀中……

而房俊口中所言将那些人揣测之事一一做了,岂不就是要让那些揣测尽皆变成事实?

长乐公主身子往后缩了缩,又羞又恼,瞪着房俊警告道:“你可别胡来,此处乃是本宫清修之地,若是你敢胡来,本宫定要告诉父皇,治你一个亵渎公主之罪!”

她觉得房俊今日与以往大不相同。

若说以往他们两人之间虽互生情愫,但房俊对她颇多尊重,那么今日的房俊便是充满了侵略性,好似受了什么刺激一般。

或许正如他口中所言,既然被外人谣传他与自己有私情,故而受到诸多责罚和诽谤,那还不如干脆将谣传坐实,再受到责罚与诽谤,起码不算是冤枉。

所以她有些害怕,难道这人打算更进一步,将自己……

房俊没有让她过多猜测,忽然从座位上起身,长腿一跨,便从茶几的对面来到长乐公主身边,一把攥住她纤细柔软的玉手。

长乐公主感觉到房俊大抵是要来真的了,紧张得要死,使劲儿往回缩手,色厉内荏道:“大胆!本宫乃是当朝公主,你这般轻薄,可知罪么?”

房俊手下用力,将长乐公主纤细的娇躯拽进怀里,一把揽住柔软的腰肢,伏在她晶莹如玉的耳廓旁,轻声道:“臣有罪……”

长乐公主觉得耳朵发痒,一股热乎乎的湿气直往耳朵里钻,好似钻到心尖上一般让人发颤,剧烈的挣扎着,喘着气道:“放肆!你敢这般,就不怕父皇将你流放?”

一双大手紧紧箍着她的纤腰,使她险些喘不过气来,只能将红润的嘴巴长大,拼命的喘息。

浑身上下着了火一般。

耳畔又传来那句可恶的言语:“微臣知罪……”

知罪知罪,你若是知罪,倒是放过本宫啊!既然知罪,却非但毫无停手之意,反而不断的侵袭,这是什么意思?

长乐公主气得咬牙,可是身子却挣扎不脱男子强壮臂膀的桎梏,就好似一只柔弱的羊羔落入饿狼口中,只能任凭对方一口一口的吞食下去,予取予求……

……

……

雨水淅沥,万物浸润。

不知何时降下的小雨沙沙的洗刷着窗外的花树,清凉的风带着些许水气,从敞开着的窗户吹进丹室之内,将高涨的火苗浇熄,沸腾的热血也渐渐平和,室内只剩下喘息声。

宽松的道袍将纤细窈窕的身姿掩盖起来,却遮掩不住那玲珑的曲线。长乐公主将一头青丝随意的绾了一下,用玉簪固定,露出修长如玉却种满红莓的脖颈……

房俊躺在地席之上,让凉风吹着自己健硕的胸膛,伸手摸了一下道袍衣摆下露出的一只雪白纤足。长乐公主登时猛地一缩,好似被野兽咬了一口般反应过度,回过头狠狠的瞪了房俊一眼。

只是模样虽然努力装出凶悍,眼眸之中那丰沛如春水一般的爱意却不经意的流淌出来。

倒更似在撒娇……

房俊便咧开嘴,露出雪白的牙齿,嘿嘿一笑,很是得意的样子。

长乐公主想要起身出去沐浴,身上满是汗渍令生性好洁的她难以忍受,孰料刚一动弹,便传来一阵酸疼,这令她羞不自禁,咬着牙,低声嗔怒道:“无赖!混账!恶徒!”

端庄贤淑的公主殿下,却是连骂人的话语都只是来来去去这么几个词汇,这对于脸皮厚度超强的房俊来说,几乎没有丝毫杀伤力。

这厮得偿所愿,此刻自然得意非常,伸手进去衣摆下捉住那只秀美的纤足,柔声道:“你有情,我有意,自然如高山流水一般顺畅自然,殿下又何必羞赧嗔恼,欲拒还迎?”

长乐公主挣脱一下,没有将秀足从魔掌之中挣脱出来,无奈只得由着他,红着脸儿反驳道:“谁欲拒还迎了?分明就是你用强,简直无赖!”

看着房俊那张腆着笑的脸,心里越发气愤。

虽然自知已然陷入情网,心中即便再是避免,却也知道这一步大抵迟早都会到来,但绝对没想到居然是在这等几乎是被用强的情况下发生。

最可恶是这人嘴里说着“微臣知罪”,手底下却丝毫不曾迟疑半分,吃定了她不会当真将此事告知父皇砍了他的脑袋……

用另一只脚踹了房俊一下,垂着眼帘,红着脸儿道:“穿上衣服,本宫要将侍女喊进来了。”

房俊耍赖不起,目光巡梭着道袍下的娇躯,只觉得心中又有些发热,刚刚冷却的血液渐渐沸腾,腆着脸道:“要不让微臣服侍殿下沐浴吧,鸳鸯戏水,比翼雙飛,那可真真是人间极乐……”

长乐公主吓了一跳,眼见这人两眼放光,似乎当真有共浴之意,赶紧奋力爬开,躲开一段距离,寒着俏脸道:“放肆!虽然委身于你,但那等羞人之举,却是想也休想!本宫就算自尽在你面前,也绝不任你那般糟蹋!”

她性格虽然温婉娴熟,却也有着自己的坚持,有些事情可以说服自己接受,但是有些事情超越了自己的底线,哪怕是死,也坚决不从。

房俊自然知晓她外柔内刚的性子,只能熄了心里龌蹉的想法,不敢逼迫过甚,否则必定适得其反。

反正已经到了这一步,有些事情无需心急,下一次逮到机会,软磨硬泡一番,说不定就得偿所愿了……

……

两人分别沐浴之后,天色已经昏暗下来,小雨却淅淅沥沥依旧未停。

山中清幽,雨声便显得格外分明,雨滴落在花树的叶子上,沙沙作响,伴随着凉沁沁的晚风,令人很是舒爽凉快。

晚饭之时,长乐公主一直躲着未见,只是命侍女将斋饭送到丹室之中,服侍着房俊享用。

到了酉时,房俊用过晚膳,也不问长乐公主为何不来相见,让侍女沏了一壶好茶,斜倚在丹室窗前的软榻上,从书架上随意训了一本书,有滋有味的翻阅起来。

长乐公主坐在寝室之内,左等右等还不见房俊离开,便打发侍女去撵人,侍女为难道:“越国公喝茶看书,奴婢如何敢撵?”

心里却忍不住腹诽,您和越国公都那样了,那越国公就犹如咱们的主子一般,天底下哪里有奴婢撵主子的?

不然被越国公嫉恨在心,该日枕头风一吹,她们的下场凄惨着呢……

长乐公主见到自己的侍女都站到了房俊那边,又羞又气,起身来到丹室,冷着俏脸道:“时辰不早了,越国公何不回城?”

房俊手里捧着书籍,伸了个懒腰,慢悠悠道:“今夜长安城内怕是不太平,微臣不妨在殿下这边求一张床榻,暂住一宿。”

上一章: 第九百一十二章 红颜祸水返回目录没有更多章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