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体育修真军事历史幻想悬疑武侠游戏灵异玄幻科幻言情都市完本更新

第三百九十七章 谬语妄言三对案

hui329
上一章: 第三百九十六章 彩凤青鸾双伴客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三百九十八章 巧计断案郿坞县

凤翔府郿县县城。

鼓楼大街上店铺林立,人烟辏集,来来往往好不热闹。

街边不起眼的一处狭窄脏乱的小巷内,一道临街柴扉突然打开,一个身高体壮,满脸横肉的大汉走了出来。

时已深秋,朔风正紧,大汉衣衫不整,半敞着怀,露出黑黝黝的胸肌和寸许长的护胸毛,更衬得相貌凶恶,不似善类。

一名头发散乱的女子紧随其后奔了出来,白灰充当的水粉扑簌簌往下落,看不出具体年纪长相,一件水绿色的绉纱衫儿纽扣散乱,露出大半杏红抹胸,女子也顾不得掩襟,死命扯住大汉,破口大骂个不停。

「杀千刀的短命鬼,折腾老娘半宿,才给这么几文钱,想白嫖不成!」

大汉向前走了两步,不耐女子拖拽,怒骂道:「千人睡万人骑的臭娘们,也不看你那模样,刘爷给钱已是赏你脸了,还纠缠个鸟。」

甩手一推,女子一个趔趄,撕破了半截褂子倒在地上,人也不起,顺势坐地抢呼,声音凄厉。

「可了不得啦,嫖完不给钱,竟还有人算计我做皮肉生意的,我好命苦啊!

顿时三五个地痞闲汉从小巷阴影中窜了出来,嘿嘿坏笑不停,「怎么着爷们,想霸王嫖?可找错了地方。」

看前后将自己围拢的几个泼皮,大汉毫无惧色,「你们想要怎样?」

「不怎样,乖乖给人家姑娘钱,七尺高的汉子,别做不爷们的事。」前面的一个泼皮抱着胳膊阴笑。

「刘爷要是不给呢?」

「不给?嘿嘿,哥几个把你大筋挑了。」后面的一个混混掏出一把解腕尖刀,阴恻恻道。

「谁挑谁还不一定呐!」大汉目露凶光,浑然不惧。

片刻工夫,几个泼皮东倒西歪躺了一地,大汉撇嘴冷笑,对膀子上几个淌血的伤口毫不在意,适才还大呼小叫的妓女早吓得闭住了嘴巴,惊恐地看着大汉。

「凭你们几块料,还想为难刘爷,下次再撞到老子手里,把你们当猪给劁了!」大汉往地上狠狠唾了一口吐沫,抬腿就走。

还未出巷子,几个手拿锁链铁尺的衙差便堵住了去路,领头一个汉子曲发卷须、钩鼻如鹰,上下打量他一番,官腔十足道:「将刘彪拿下。」

***    ***    ***    ***

郿县县衙。

知县李镒站在堂下,小心翼翼地望着公案后翻看案卷的当朝缇帅。

「李知县,依照案宗来看,这杀人凶器并未寻获。」丁寿蹙着眉头,不紧不慢道。

「回大人,据傅鹏招供,他杀人之后将凶器随手丢入沟渠,下官多次遣人寻觅,劳而无功,想来是被人拾去。」李镒恭恭敬敬回禀。

「屈打成招吧?」丁寿嗤笑。

李镒身子弯得更低,讷讷不言。

「缇帅,媒婆刘氏为人证,孙玉娇之绣花鞋为物证,两证俱全,傅鹏皆矢口否认,若不施以刑罚,如何让这奸诈之徒吐出实情。」按察使曲锐接口道。

「臬宪所言甚是,朝廷自有法度,刑罚可为酷吏张目,亦可为良吏辅弼,运用之妙存乎一心,还望缇帅明察。」陕西布政使安惟学出声附和。

这案子上达天听,身为陕西一省藩臬二宪,两人也不能安坐西安听信,交待下手边公务,便马不停蹄赶来郿县,没想皇帝不急太监急,他二人心急火燎地赶过来,案子原告和主审却姗姗来迟,好不容易盼到了正主,还多出了刘家的两个丫头。

大点的还好,温柔娴雅,容止端丽,安惟学和曲锐还慨叹刘太监家教有方,可等接触了刘家二丫头,二位才算理解了什么叫刁蛮任性不讲理,衣食住行吃喝拉撒总能挑出错来,偏偏还让人发作不得。

当今的大明天下,如果说有什么人不能得罪,肯定是姓朱的和姓刘的,硬要从二者中选一个的话,大家会自动过滤掉前者,两位大人为官都是能吏,可也不是没事想试试头铁的二愣子,惹不起总躲得起,如今老二位只想快些了结案子,早日离开这是非之地。

实话说,丁二爷的心情并不比安、曲二人好多少,刘青鸾那丫头一路给自己甩脸色,要不是有刘彩凤镇着,那娘们早就飞上天去和太阳肩并肩了,若非顾忌到刘瑾,丁寿一度动了送那小娘皮去和华山那三位同门会面的心思。

被刘青鸾折磨得焦头烂额也就罢了,郿县审案也称不上一帆风顺,知县李镒倒还算配合,实际上他也没有拒绝的余地,锦衣卫陕西千户于永早就坐镇此地,只等上峰到来开审。

一堂传讯,疑犯傅鹏,一个病恹恹的白面书生,年纪不大,苍白虚弱,长得还没二爷阳刚呢,丁点儿看不出祖上世袭指挥的尚武之风;孙家庄孙寡妇之女孙玉娇,年方二八,小家碧玉,虽无十分容貌,也有些动人颜色,吸引了丁二的大部分目光;媒婆刘氏,小眼珠黄板牙,一把年纪还涂脂抹粉的,丁寿一眼也懒得多瞧。

三头对证,一股脑儿全都喊冤,傅鹏当然喊得最惨,只说街上游玩,无心失落玉镯一只,反被刘彪当街用绣鞋勒索,案发后上了公堂,太爷一口咬定是他因奸杀人,他心中害怕,又受不过刑,无奈认罪,求堂上几位老爷昭雪冤枉;孙玉娇则哭哭啼啼,孤女寡母养鸡为生,与傅鹏买鸡邂逅,玉镯定情,谁料夜晚舅父舅母二人借宿丧命,县令断定是她夜会奸夫,奸情撞破暴起杀人,锁拿入监,实在有天大冤情;刘媒婆哭得满脸全花,她那日偷见傅鹏与孙玉娇拿着玉镯勾勾搭搭,便想借机赚些喜钱,自告奋勇兜揽生意,讨去一只绣鞋作为信物,却被那不孝子刘彪拿去向傅鹏讨赏,起了争执,坏了她的生意,事后她将绣鞋给了傅鹏,那边也无回话,想来心中芥蒂,怎料莫名其妙便惹了官司,真是冤比窦娥,苍天无眼。

三人各执一词,大同小异,凶案现场所遗绣鞋是孙玉娇的没跑儿,傅鹏一口咬定他是无心失落玉镯,那绣鞋只在刘彪手中见过一次,其他一概不知,将自己摘个干净,一旁的孙玉娇委屈得泪眼桃腮,哭声更悲,刘媒婆干脆一口浓痰喷到了小傅鹏脸上。

「老娘在篱笆墙外看得真真的,人家姑娘都回了屋子,你在那懒着不走,从袖子里取出一只玉镯放在门前,悄悄躲在树后,等人姑娘出来拾起玉镯又突然蹦出来,两个人拉拉扯扯,欲拒还迎,连人家小手都摸了,现在充什么正经!」

刘媒婆骂得直白,孙玉娇羞愧难当,螓首垂胸不敢看人,傅鹏则面红耳赤,只说请大人做主。

傅鹏想要落个一身清白,曲锐和安惟学却不是省油的灯,这个问傅鹏家中并无女眷,怎会有女子玉镯在身;那个说你守孝未满,上街游玩怎会进入孙寡妇鸡舍,那玉镯又能恰好遗落在妇人家院内,一个接一个的问题问得傅鹏哑口无言。

其实丁寿都不用多想,自己的荷包里就有一堆女子挂饰,这傅鹏估计也是和二爷存的一个心思,随身带着不少哄女子开心的物件,果然在连番催问之下,这小子终于撂了,他见孙玉娇年轻貌美,便想与之亲近,借买鸡之便故失玉镯,方便日后来往,不想屠夫刘彪却拿着一只绣鞋说是孙玉娇之物,向他讹要喜酒钱,傅鹏一来不知真假,二来不想一件风月事弄得满城风雨,当场严拒,二人争执幸得地保刘公道劝散,至于那绣鞋傅鹏咬死了再未见过,更没有刘媒婆登门说亲一事。

不说你小子与宋巧姣有婚约在身,单凭父丧期间拈花惹草,在以仁孝治国的大明朝便是大罪一桩,何况你小子还没有死扛到底的硬气,几棍子下去什么都往身上揽,别说这几个文官,二爷都恨不得揍你一顿解气了。

面对烂泥扶不上墙的傅鹏,丁寿只得先让那三人下去,与安惟学等人商讨案情,话头往口供不实上带,李镒不敢辩驳,那二位却有理有据,丁寿一时也没办法,恰好去传讯人证的锦衣卫回来奏事。

「启禀卫帅,刘彪拿到。」锦衣卫陕西千户于永堂下禀告。

「带上来吧。」一脑门子官司的丁寿有气无力说道。

伤口流血,眼眶乌青的刘彪提上大堂,便噗通跪倒,口称老爷。

「这怎么意思?还敢拒捕不成?」丁寿纳闷。

于永急忙上前,低声回禀,丁寿点点头,「刘彪,据傅鹏所说,你曾用绣鞋讹诈于他,可是实情?」

「回老爷话,此事不假。」

「后来呢?」

「小人老娘为傅鹏与那孙玉娇说合好事,他既能得美人便该与我些酒钱,怎料那厮看我不起,我便与他在街上起了争执,后有乡约刘公道劝解,便一拍两散,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那绣鞋呢?」丁寿又问。

「讨酒钱不成,就还了老娘,再后不见,想来是我那做媒的母亲将那绣鞋给了傅家小子。」

「缇帅,这倒与刘氏证词相符。」安惟学道。

刘彪血胡淋剌的模样看得丁寿直皱眉头,连连挥手,「带他下去敷药裹伤。

「谢大人。」刘彪咚咚磕了几个头,退了下去。

最后一个证人是地保刘公道,四十开外年纪,身材短小,两撇稀疏胡须,一双小眼睛骨碌碌转个不停,透着精明市侩。

「小人刘公道叩见几位大老爷。」

「刘公道,你可识得这只绣鞋?」丁寿命人将案发现场发现的绣鞋递给刘公道验看。

「回老爷,小人见过,那日县中屠夫刘彪曾拿着这只绣鞋与傅鹏大官人起了争执,小人身为乡约,不能坐视不管,便上前解劝,警告刘彪不要惹是生非,胡乱纠缠官人。」

「那刘彪可曾听劝?」丁寿问。

「小人在地方还有几分脸面,那刘彪一个靠替人杀猪为生的破落户,岂敢生事。」刘公道低头谄笑,颇为自得。

「德业相劝,过失相规,此乃乡约之道,这刘公道的地保做得倒还尽职。」

曲锐点头称赞。

「谢老爷夸赞,小人不敢当。」

「刘公道,雇工宋兴儿从你家盗走了什么物件?」丁寿突然问起另一件事。

刘公道脸上闪过一丝慌张,「几件铜器银饰,都已呈报备案。」

「宋兴儿还未寻到?」丁寿转问李镒。

「下官办事不力,还未缉拿到案。」李镒从堂下小案后起身回话。

「坐下说,甭那么见外。」丁寿倒不外道,「偷了东西人早不知跑到哪儿去了,何况儿子当贼,和老子又没相干,那宋国士一把岁数,别在狱中有什么好歹。」

「大人说的是,下官思虑不周,这便放人。」李镒应声附和。

「几位老爷,小兴儿在我家做事一向勤恳,想来这次也是一时糊涂,小人情愿撤诉,全了邻里情分。」刘公道忽地接口。

「患难相恤,邻里互望,这小小地保还有几分君子之风,贵县教化有功啊。

」安惟学对李镒很是赞赏。

「你也别吃亏,县太爷既断了你十两纹银,便收了钱再放人。」

丁寿打个眼色,郝凯取出一锭银子递与刘公道。

刘公道哪儿敢去接,这位爷据说是京城皇爷爷派下来的,怕就是戏台上说的奉旨钦差了,连县太爷都窝在那儿跟小鸡子似的,他一小地保哪敢要人家银子。

「大人赏你便接着,别给脸不要。」郝凯恶狠狠的一句话比什么都管用,刘公道捧着袍子下摆兜住银子,感恩不迭地退下堂去。

丁寿让李镒也退下,拍着案卷问道:「两位大人早到一步,案卷早已熟悉,今日再审不知有何高见?」

「傅鹏居丧未满,色心萌动,借玉镯勾搭孙氏玉娇,居心叵测,此等无行浪子,不遵孝道,不识礼义廉耻,犯下凶案不足为奇。」曲锐掷地有声。

安惟学捋须笑道:「郿县令尹李镒上任以来仁明勤慎,一钱不私,操行高洁,士民称颂,可称」冰药「,他所断之案,不应有枉纵之情。」

你们二位什么路子,好色就得好杀,清官就不会断错案,这他娘挨得上么!

丁寿只觉脑仁要炸开了。

***    ***    ***    ***

退至后堂,早有三女在此等候。

丁寿简要将审案经过说了一遍,宋巧姣神色黯然,刘彩凤唏嘘不已,刘青鸾冷笑连连。

「一个登徒浪子,行止不端,巧姣姐姐你怎会找了这个婆家?」

「青鸾!」刘彩凤申饬了妹妹一句,对宋巧姣展颜道:「妹妹莫听她胡言乱语,这婚姻大事岂由咱女儿家做主。」

宋巧姣勉强笑道:「姐姐说的是,家父昔年在傅家做幕讲蒙,与傅老爷交善,便由两家长辈做主定了姻亲,原说等守孝期满,便可完婚,怎料遇到这桩事,其实傅鹏他……人还是不错的。」

丁寿没有多说,他早就纳闷,堂堂世袭指挥,便是自身惹了官司,也没有拿不出十两银子解救岳父的道理,这两家的关系怕是人走茶凉咯。

「巧姣姐姐不是说了么,那凶犯定是拿走绣鞋的刘彪无疑!」

「青鸾姑娘说得有理,可一无凶器,二无人证,刘媒婆一口咬定已将绣鞋给了傅鹏,那刘彪的嫌疑怕是比傅鹏还轻些吧?」

「笨蛋!难道看不出来刘媒婆在袒护儿子,只消大刑逼供,还怕他们不如实招来!」刘青鸾鄙夷地看着丁寿。

「姑娘怕是没见到刘彪的模样,脑袋脖子差不多一般粗,一身腱子肉,伤口汩汩淌血连眼睛都不眨一下,这样的狠主儿靠大刑怕是榨不出什么来。」

刘青鸾还要再说,丁寿一口打断,「况且便是逼出什么来,大不了和傅鹏一样,一人一个口供,谁能说清谁真谁假!」

「难道你认为还是傅鹏杀人不成?!」刘青鸾抱臂冷笑。

「丁某断案只求真相,不会颠倒黑白,冤枉良善。」丁寿说话并不客气,臭丫头片子,给她脸了,「至于如何审案,就不劳青鸾姑娘操心了。」

「似你这样迁延时日,何时才能结案?兴平家里还等着启程呢。」

「丁某时间虽不比姑娘金贵,可也同样耽搁不起,三日之内定然结案。」

「若结不了呢?」刘青鸾挑衅地扬起眉头。

「听凭姑娘处置。」

「不用刑讯?」

「不用。」

「好,若三日之内不能结案,你便给姑娘我磕三个响头,叫三声侠女奶奶。

」刘青鸾不理姐姐拉扯,近乎雀跃。

「君子一言。可若丁某结了案呢?」

「本姑娘听你处置。」

「二爷喜欢看光屁股女人跳舞……」

刘青鸾面罩寒霜,翻掌按剑,刘彩凤也涨红了脸,「丁大人,请自重!」

「开个玩笑,」丁寿讪讪笑道,「劳烦刘二小姐挨上三个脑瓜崩儿就是了。

「好,一言为定。」赢了就可扬眉吐气,输了也才三个爆栗,这个赌约刘青鸾怎么看都是占尽便宜。

「宋姑娘,李镒已开释令尊,你可去接老人家出狱。」丁寿对宋巧姣道。

「多谢大人恩情,只是我弟兴儿素来忠厚本分,断不会做出偷盗之事,求大人明断。」

看着黯然神伤的宋巧姣,丁寿微微点头。

***    ***    ***    ***

「三天!话说得有点满,你们有什么好主意没有?」

面对锦衣卫的下属,丁寿可没了胸有成竹的模样,揉着额头发懵。

郝凯和沈彬大眼瞪小眼,也没个章程,沈彬的东司房只管按条子拿人,懒得动别的心思,郝凯倒是主管理刑审讯,只要放开手段,什么他妈铁骨硬汉,在郝爷这都不存在,别说口供,蛋黄子都能给他挤出来!可自家大人自废武功,不让用刑,可让这位北司理刑千户犯了大难。

丁寿对这些肌肉都长到脑子里的手下也没太大指望,这事说到底还得靠二爷自己动脑。

「于永,你对那刘彪可还了解?」这种事只能问本地人了。

「回卫帅,卑职接了大人传谕,便由西安府赶来此地,为免打草惊蛇,只封存了相关案卷与主要人犯,暗中派出探子监视其他涉案人等。」

陕西千户于永回答得很小心,先是把自己的办案思路向上司表述一番,让卫帅晓得自己下了功夫,听闻邻省同是色目回回的昌佐因在大人面前露个脸,已经升任指挥同知,自己加把力气,若是得了大人赏识,那可就屎壳郎变季鸟——一步登天啦。

「那刘彪本是个市井泼皮,整日在街上撒泼撞闹,游荡浪迹,只因性子莽撞,逞勇斗狠,一言不合便可拔刀相向,街上少有人愿意理他,年过三十,还是个光棍。」

「没个正经营生?」

「逢人家杀猪,他去帮忙,能得个半付下水,一壶老酒和几文赏钱,不过刘彪酒品不好,喝多了便要闹事,请他的人家也少,平日便窝在家里,由做媒婆的老娘养着。」

还是个啃老的,丁寿琢磨。

「说来也怪,这几日手下人报,他已穷得一文不名,有人来约他杀猪,竟然推了,否则也不至于和开暗门子的起了冲突。」于永笑道。

「刘公道呢?」丁寿对这位办事有里有面儿的地保印象很深。

「怎么说呢,这人办事滑头,名实不副,要是两边起了争端,您别指望他能公公道道帮没钱没势的那个。」于永很是不屑。

「宋兴儿可有下落?」

于永面有赧色,「卑职惭愧,陕西各处百户所都没传来他的消息,那小子就像鬼一样,连个人影儿都不见。」

丁寿突然坐直了身子,「也许是真做了鬼呢……」

***    ***    ***    ***

是夜,本已一片阒寂的行辕突然如同沸水般嘈杂起来。

「有刺客!」「保护大人!」

刀枪铿锵,人影幢幢,将整个行馆的人全都吵了起来。

「怎么回事?」梦中惊醒的安惟学见到衣冠不整的曲锐劈面便问。

刚和周公开完会的曲锐同样懵懂,莫名其妙便被吵了起来,现在也没弄清状况。

「两位大人,究竟出了何事啊?」跌跌撞撞从外面奔进的李镒忧心忡忡地问道。

曲锐见李镒虽然神色慌张,但衣冠整齐,比之己方二人强了许多,不由暗暗点头,这李镒虽是举人选官,养气功夫却是不俗,有几分泰山崩于前面不改色的气度。

曲大人哪里知道,李知县压根就没脱过衣服,直接在驿馆外轿子里打盹,自打这几位爷来了郿县,李镒是如履薄冰,伺候亲爹都没这么上心,您还别觉这话难听,起码李县令的爹不会毁了儿子前程。

三位一头雾水的大人们聚在一起,最多变成三头雾水,还是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直到见了怒气冲冲的锦衣缇帅。

「还有王法没有!郿县的贼已然偷到本官行辕了,李知县,贵县治下穿窬之盗如此猖獗么?!」

「下……下官知……知罪,大人息怒,我这便命人缉……缉捕……」李镒吓得话都不会说了,今年也是走背字,好好的太平年景一下就出了两条人命,断个案子还遇见个敢进京告刁状的娘们,原打算伏低做小当爷爷供好这几位大神,又有哪个不开眼的蟊贼偷上门来,知县老爷一度怀疑自己是不是对郿县百姓太过宽容,以至于这些刁民蹬鼻子上脸,不把他一县正堂放在眼里。

「还用等你?!我的人已经顺着追下去了,坐着听信吧。」丁寿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

***    ***    ***    ***

刘公道这段日子总是睡不踏实,一有风吹草动就像兔子一样竖起耳朵,夜半三更好不容易才眯着,突然又被喧嚣声吵醒。

「怎么回事?!哪来的混账大晚上不睡觉的嚎丧!」失眠的人最忌讳被人吵醒,刘公道起床气很大。

「东家不得了啦,来了一群差爷,正在外面砸门呢。」家里的长工连滚带爬地进来报信。

刘公道脑子「嗡」了一下,好悬没栽倒,由人扶着哆哆嗦嗦到前面应门。

「几位差爷,有何贵干?」打开院门,刘公道看到外面明火执仗的人群,腿肚子直转筋。

「瞎了你的狗眼!爷们是锦衣卫,可不是那些当差跑腿的碎催。」领头的大汉趾高气扬。

刘公道有些发懵,郿县这地方连锦衣卫的百户所都没一个,老百姓也不是无所不知的北京大爷,天子脚下的老太太可是敢指着六部尚书的鼻子开骂的,当然身为地保的刘公道比平头百姓的见识肯定广一些,大略听过些锦衣卫的名头,隐约记得好像是个什么衙门。

旁边一个鹰钩鼻绿眼睛的汉子似乎看出了刘公道心中疑惑,淡淡说了一句,「锦衣卫是天子亲军。」

「原来是皇爷爷身边的人啊!」刘公道恍然大悟,再借着火光细看领头大汉,「这位爷,您不就是今天堂上那位官爷么!」

「算你眼睛没白长,是大爷我。」郝凯点头承认。

「今夜有贼进了我家大人行辕,一路追到这里没了人影,要进去搜搜。」

一帮子大军进了自己家里,这家当怕不就得没了一半,刘公道心中叫苦,「小人这院中没进外人,怕是有什么误会……」

「郝头儿,这墙上有个鞋印,是新踩上去的。」沈彬指着一处院墙说道,没法不新,沈彬鞋底的泥还没蹭掉呢。

「娘的,你敢窝藏人犯,进去搜!」

郝凯大手一挥,如狼似虎的锦衣卫冲进了刘宅。

郝凯不理到处翻箱倒柜,掘地三尺的手下,与沈彬于永几个在刘家开始四处蹓跶开来。

「一个小地保,庄院起得倒是不小。」郝凯说着。

「这刘公道经营有道,城里有几处铺子,城外还有几百亩地,算是个小财主。」于永笑道。

一边伺候的刘公道暗暗叫苦,原来这些人早查了自己家底,此番不破财怕是消不了灾啦。

「这位官爷,今日小人不开眼,让您老破费银子,还请几位到堂上用茶,小人为几位爷各准备一份心意。」刘公道只当那姓郝的因为那十两银子的缘故过来打秋风。

「那银子是我家大人赏你的,甭跟爷扯有的没的,想行贿怎么着?」郝凯对这土财主真没多大兴趣。

这什么世道啊,给钱都不要,刘公道彻底晕了。

「郝头儿,你看那口井。」

沈彬说的是贴近院墙的一口水井,井上盖着一块圆石板,明显是旁边那张石桌上搬过来的。

「这井怎么回事?」郝凯问道。

若说怕尘土入井,一般人家都是用木板遮盖,再随手压上一块石头,像这样弄块分量不轻的石板子当井盖的真不多见,这打一桶水保不齐还得把腰闪了。

「这是一口枯井,早无人使用了,」刘公道脸色一变,随即装作若无其事,「贼人总不能把自己藏井里,再自己盖上石板吧。」

「人藏不进去,赃物可以啊。」刘公道脸上变化没逃过郝凯的眼睛,他吃得便是审讯这碗饭,察言观色也是一项看家本事。

「来人,查查这井。」

「官爷,您稍等……」

刘公道拉住郝凯还要再说,随即被一个大嘴巴抽倒在地,奶奶的,北镇抚司也是你能拦得!

「大人,井内有具男尸,还有个包袱……」

上一章: 第三百九十六章 彩凤青鸾双伴客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三百九十八章 巧计断案郿坞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