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体育修真军事历史幻想悬疑武侠游戏灵异玄幻科幻言情都市完本更新

第十九集 血染上元 第七章 生死之际

弄玉&龙琁
上一章: 第十九集 血染上元 第六章 与子同袍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十九集 血染上元 第八章 命悬一线

第七章生死之际几名军士抬着一杆银枪过来,周围簇拥着十余人。那名刺客被反绑着手脚,穿在银枪下,长发低垂下来,颈中、胸前满是鲜血,肩后插着一支羽箭,却是惊理。

乐从训闻声赶来,叫道:“果然是我们魏博的好儿郎!带过来!”

“且慢!”一名僧人横身而出,“这刺客刺伤本寺净岸师兄,又是我们十方丛林所擒,当交由本寺高僧处置。”

军士们鼓噪道:“明明是我们魏博牙兵逮到的!”

“军爷,还有这位佛爷!”一名江湖汉子扯着嗓子叫道:“咱们可把话说清楚!这贱人是我们先发现的,还为此伤了三名兄弟。”

“受伤居然也能当成功劳?”乐从训丝毫没把这些江湖人放在眼里,戾声戾气地说道:“长眼睛的都看得见,人明明在我们魏博牙兵手里!”

“阿弥陀佛!这刺客是被贫僧用龙爪功擒下,诸位施主都可作证!”那僧人瞋目喝道:“谁若有一字虚言,必入拔舌地狱!”

“佛爷,你这话未免太霸道了吧?”那汉子冲着和尚说话,眼睛却跟孤狼一样盯着乐从训,“我们兄弟干得拿钱卖命的营生,也不是好欺负的!”

那汉子话音未落,忽然双手扼住自己的脖颈,双目往外鼓起,眼白上的血丝膨胀成一根根粗大的暗红色。

他身旁不知何时多了一个人影,那人双手抱在胸口,一条火红的翼蛇从他手臂上昂起头,蛇颈两侧张开如翼,伸长身体,尖长的毒牙咬在那汉子脖颈中。

乐从训脸色数变,寒声道:“龙宸的人也要来插手吗?”

“这贱人本来就是我们的人。”那人阴恻恻看了他一眼,“已经说好的,莫非乐将军要反悔吗?”

那人打了个唿哨,翼蛇松开毒牙,“嗖”地钻回他臂间。

被咬中的汉子手脚抽搐了一下,软绵绵倒在地上,他胸口不停起伏,双眼圆瞪,眼球上的血管像要爆开一样。

“阿弥陀佛。既然翼施主亲至,敝寺自当相让。”那僧人诵了声佛号,退开一步。

翼火蛇阴声道:“还有谁?”

另外几名江湖汉子恶狠狠盯着翼火蛇,“人你带走!解药拿出来!”

“我家火儿的毒,无药可解。用不了一时三刻,就会浑身溃烂,化为脓血。若想让他不受罪,”翼火蛇怪笑着在颈中比划了一下,“不如一刀下去了事。”

“干你娘!敢消遣老子!”一名汉子挥刀喝骂,忽然红光一闪,那条翼蛇倏忽探出数尺,闪电般在他腕上咬了一口,然后又缩了回去。

“铛啷!”

长刀落地,那汉子拧着手腕,冷汗淋漓地跪倒在地。

翼火蛇理也不理,抬手在银枪上一拂,扯断绳索,将封了穴道的惊理提在手中。

乐从训哼了一声,转身就走。

剩下几名江湖汉子眼睁睁着看着两名同伴气若游丝,再无人敢阻挡。

翼火蛇拎着惊理钻入巷中,他手中多了一个人,难以隐藏行踪,只一味钻进僻巷,越走越偏。

刚出巷口,面前忽然多了一个顶盔贯甲,手持银枪的军士。

翼火蛇停下脚步,狞声道:“姓乐的还有这心计?倒是小看了他。”

那军士寒声道:“人放下,你可以滚了。”

听到声音,惊理紧闭的双眼勉强睁开,露出难以置信的神情,接着焦急地张开嘴,似乎想说什么。

翼火蛇手臂平平伸出,然后手一松,惊理重重摔在地上。她穴道被封,舌头虽然勉强能动,却连一丝声音都发不出来。

双方同时动手,翼火蛇腾身而起,衣物扁平张开,蛇一般弯弯曲曲从空中游过。对面的军士提起银枪,像使棍一样,毫无章法地朝他抡去。

翼火蛇心下冷笑,出枪虚乏无力,一介无勇无谋的匹夫,也敢来挑衅自己!他身体一扭,避开扫来枪锋,袖中一条红线射出,飞向银枪军士的面门。

那军士看似笨拙的动作突然间灵巧起来,他摘下头盔,抬手一扣,将飞来的翼蛇扣在凤翅盔内。

接着翼火蛇看到目眦欲裂的一幕,那军士抡起凤翅盔往地上一拍,尘土飞溅间,抬脚重重踏上。

“不!”

战靴落下,将头盔一脚踏扁,下面却没有溅出血肉,那条被扣在盔中的翼蛇就像是凭空消失了一般,不见踪影。

程宗扬心下一沉,随即跃起。

一柄利刃从地下钻出,紧贴着他的靴底划过。

程宗扬险之又险地避开偷袭,握着银枪退后一步,望向地面露出的身影。

一条灰色的人影蠕动着,像蚯蚓一样从泥土中钻出,他双眼如豆,身上穿着一件灰扑扑的皮衣,双手各握着一柄扁铲状的利刃,那条消失的翼蛇正盘在他肩上。

火红的翼蛇鼓起颈翼,飞到翼火蛇手上,随即卷起蛇尾,缠住主人的手臂,蛇头低垂下来,殷红的蛇目盯着敌人,蛇口张开,露出尖长的毒牙。

程宗扬暗自懊恼,到底还是冲动了。龙宸二十八宿的杀手修为普遍在五级的左右,领头的有六级的水准,但翼火蛇显然不是。程宗扬盘算好,只要迎头堵住他,速战速决,要不了十招,就能救下惊理走人。为此他支开周春等人,免得他们被卷进来,牵扯到薛礼。

没想到棋差一着,龙宸的人抢先赶来,与翼火蛇会合。这会儿自己要是转身就走,也许还能逃出去,但惊理作为龙宸的叛徒,重新落到龙宸手里,下场可想而知。而且她身为侍奴,对自己内宅知道的太多了……

程宗扬一言不发,挺枪朝翼火蛇刺去。翼火蛇左手操蛇,右手掣出一柄弯曲如蛇的软剑,他没有抢攻,而是往后退开一步。

鬼金羊和星日马先后身死,柳土獐在兴唐寺传回讯息,提醒众人目标的等级并非他们以为的五级,明显更高一筹。众人都打起精神,小心戒备。

枪至中途,忽然一沉,往地上的惊理刺去,竟是要杀人灭口一般。翼火蛇与轸水蚓眼中凶光闪动,等着他一枪刺下,再行出手。

枪锋刺向惊理腰腹,忽然从中断裂。“噗”的一声,枪杆刺中惊理腰侧,真气吐出,将她被封的穴道冲开。

惊理一跃而起,她右肩中箭,用左手捡起断枪,挡在程宗扬身前,“主子快走,回头给奴婢……”

“你个贱婢!有你说话的份吗?”程宗扬没好气地说道:“没用的东西,滚后边去!”

“韩玉死了。”惊理凄声道:“他被几名胡人刀客缠住,没能杀出去。”

程宗扬心头一阵刺痛,“干!”

“主子快走……”

“闭嘴!”

惊理吐了口血,身形摇摇欲坠,仍坚持挡在程宗扬身前,不肯退下。

“这么忠心啊,”轸水蚓阴阳怪气地说道:“你个贱婢,当初你走投无路,我们龙宸收留了你,你不思报恩,反而跟着野男人跑了。等拿下你,我亲手把你送进血窟,切了你的手脚,把剩下的身子装进桶里,让大伙慢慢玩……”

“得了吧。”程宗扬道:“你们这一组都快死三分之一了,还嚣张呢?你是属蚯蚓的吧?一会儿我把你切成两半,看你还能不能活。”

背后传来一个森冷的声音,“程侯好大的口气,就这么不把我们龙宸放在眼里么?”

程宗扬回过头,夜色下,一个高大的身影缓步行来。那人浓发披肩,背后插着一对角状的古怪兵器,宽阔的肩膀仿佛撑开暗巷。

“都说程侯怜香惜玉,果然传言不虚。就为了这一个贱奴,便教程侯色令智昏,轻易钓出阁下这条大鱼。”

惊理面色惨白,“井木犴……”

井木犴狞然一笑,“当年还是我给你开的苞,舒服吗?”

惊理咬住嘴唇,鲜血从唇角一滴一滴淌下。

井木犴笑得愈发开心,“堂堂程侯,倒是吃了我的剩饭?哈哈……”

“得意个屁啊。饭都被人拿走了,你还乐呢?”程宗扬冷笑道:“本侯的饭可从来都没有别人的份。”

井木犴狞声道:“程侯放心,今晚之后,你屋里那些山珍海味,少不得被大伙都尝一遍。”

“那你可小心,别一会儿头一个死的就是你。”

井木犴摘下背后那对角状的兵器,“借程侯吉言。”

程宗扬立在十字巷的中心,井木犴、翼火蛇、轸水蚓三面围住,只剩下东面一个缺口。他握着无锋的断枪,讶道:“我记得只杀了两条没长眼的狗,还有两条呢?怎么不一块儿出来?”

井木犴踏前一步,“程侯先想好,怎么过了我们这一关再说吧。”

程宗扬喝道:“擒贼先擒王!”说着挺起断枪,朝井木犴冲去。

井木犴双手一举,那对大角状的兵器绞向程宗扬颈中。

“去死!”银色的断枪脱手飞出,程宗扬脚尖一点,往侧方刚扑过来的轸水蚓掠去。

轸水蚓立刻止步,双手扁铲一举,一根土柱拔地而起,挡住程宗扬身前。

忽然眼角人影一闪,却是惊理看到主人的信号,同时冲来。她的蛾眉刺和身上暗藏的兵刃都被搜走,这会儿握着一截断枪,不管不顾地刺向轸水蚓小腹。

“贱人!”轸水蚓恚骂一声,双手扁铲一拍一切,连攻带守,封住惊理的断枪。

尘土飞扬间,一片刀光卷起,程宗扬沉肩撞开土柱,拔出魏博的制式长刀,劈向轸水蚓的颈肩。

轸水蚓尖啸一声,脚下的泥土飞溅而出,宛如一面旋转的土盾,绕身疾转,挡住两人的攻势。

另一边,井木犴与翼火蛇从背后杀来。程宗扬双手握刀,腰腹发力,长刀一记横劈,那面土盾泥土四溅,里面的轸水蚓发出一声尖叫,血光乍现。

果然轸水蚓是最弱的一个!他为了缠住自己,没有靠土遁脱身,而是选择了硬挡,结果在两人合击下左支右绌,只撑了两招便即重伤。

染血的土盾变得稀薄,但仍在旋转,看来这一刀并没有砍死他。

“走!”程宗扬高呼一声,绕过土盾,然后猛地回身,双臂同时劈下。

井木犴刚刚追至,便看到刀光扑面而来,他双手抬起,一双大角交叉挡在面前,架住那柄魏博长刀。突然间,视野中闪过一道电光,坚逾钢铁的角枝居然像柴火杆一样断折。

程宗扬这次偷袭不可谓不成功,他斩伤轸水蚓时,用的是魏博长刀,回身劈下时,用的却是双刀。但龙宸朱雀七宿排名第一的井木犴绝对是最难缠的那个,稳稳的六级修为,即便自己全盛时候单挑也未必能赢。

程宗扬靠着镭射战刀的锋锐劈断一半角枝,井木犴双手一拧,险些将已经固化的战刀绞飞。

两人都没有留手,倾尽手段,全力搏杀,片刻间便交手数招。

干掉龙宸两名杀手之后,自己真气已经消耗大半。此时被井木犴等人缠住,自己怕是只能拼到真气耗尽,连逃跑的本钱都没有。

生死关头,有什么压箱底的功夫,都要施出来了。程宗扬长吸一口气,两颗光球同时从丹田升起,一前一后掠过刀锋,与井木犴硬拼一记。

“呯”的一声,程宗扬左手长刀爆裂,右手的镭射战刀狠狠斩下,将井木犴挡来的两支大角彻底劈断。

井木犴瞳孔收紧,眼中流露出一丝震惊,他双手握拳,同时轰向刀脊。

程宗扬这一刀斩下也几乎脱力,玄黑色的刀身被一拳轰散,再无力凝出。

程宗扬退后一步,双手在胸前虚握如轮,三个光点依次从丹田升起,光芒越来越亮。

“九阳神功?”井木犴眼角狠狠跳了几下,狞声道:“任你三阳齐出,也伤不了我!”

惊理被翼火蛇拦住,早已岌岌可危,此时全用着同归于尽的招术,才勉强支撑,她见状大惊,“主子!不要……”

程宗扬已经升至胸口的光球忽然间一沉,一股玄阴的气息喷薄而出。与此同时,近乎枯竭的气海内,那对阴阳鱼悄然浮现,似乎要从丹田中跃出。

“去死吧!”

程宗扬双掌如刀般劈下,左掌太一经,右掌九阳神功,同时劈在井木犴架起的手臂上。

井木犴身体右侧如堕冰窟,左侧如被烈火焚烧,即使他修为更深一筹,在程宗扬舍命一击之下,也遭受重创,浑身经脉欲裂,左臂更是被三枚光球合一的九阳神功生生震断。

井木犴踉跄着往后退去,“噗”地吐出一口血雨,左臂一截断骨刺破皮肤,白森森露在外面。

程宗扬双足如同钉在地上一样,连举步的力气都没有。他丹田真气耗尽,那只阴阳鱼旋转游动着,越来越急。

忽然“嘶”的一声,翼火蛇臂上那条火红的翼蛇像眼睛蛇一样昂起头,鼓起颈翼,然后横飞过来,尖长的毒牙泛起如血的光泽,朝程宗扬的脖颈狠狠咬下。

惊理合身扑上,拼命抓住蛇尾。翼蛇盘过身,一口咬住她的手背,毒牙狠狠刺穿了她的手掌。

“啊!”惊理发出一声痛叫。她没有松手,反而更用力地拧住翼蛇。

程宗扬咳出一口鲜血,“你个死女人!脑子有包啊!”

“对不起主子,”惊理颤声道:“那个刺客,是我放走的……”

程宗扬怔了一下,就在这时,几乎离体的阴阳鱼忽然一动,猛地沉入丹田。

土盾散开,轸水蚓腰间被横斩一刀,半边身体都是鲜血。

井木犴左臂断折,右手从袖中拔出一柄匕首,神情阴狠地逼来。

翼火蛇一手拧住惊理的脖颈,将她提了起来,嘶声道:“贱人,敢弄伤我的火儿!”

他五指如钩,扣进惊理的柔颈,正要发力,身后忽然飘来一声轻叹,一只白玉般的手掌落下,抚在翼火蛇头顶。

与那只玉手一触,翼火蛇的头颅像失去骨骼一样的皮囊一样,被压得微微一扁,鲜血混着白花花的脑浆,从眼睛、鼻孔、嘴巴同时淌出。

那只玉手尾指翘起,食指与中指拈着一柄银刀,素白的衣袖卷起,横着轻轻一抹,柳叶般的刀刃没入轸水蚓腰后,以手术般精准的角度,切断了他的腰椎。

轸水蚓上身失去支撑,顿时翻折过来,两脚还踏着地面,脑门撞在地上。

井木犴的狞笑僵在脸上,眼中露出惧意,他往后退了两步,然后转身欲逃。

那柄银刀带着流光飞出,井木犴背后的衣物鼓起,贯满真气,双手箕张,往颈后捞去,拼着手掌重创,也要夺下银刀。

那柄银刀光华流动,宛如一片轻盈的鸿毛般,穿过他手指间的缝隙,从他颈后刺入,颈侧穿出。

井木犴颈侧爆出一篷血雨,两腿带着惯性迈出数步,然后颓然倒地。

燕姣然白衣如雪,静静看着程宗扬,纤手轻举,玉指犹如兰花般张开。

那柄薄如蝉翼的银刀旋转一圈,飞回燕姣然手中。

燕姣然玉指挟住刀片,轻轻一甩,甩去刀上的血迹。然后俯下身,左手抬起惊理的肘弯,封住她手臂的穴道,右手银刀落下,一刀斩断她的手腕。

程宗扬一见之下,眼睛险些瞪出来,“你——”

那条翼蛇还咬在惊理手上,被银刀一并斩断,与惊理的左手同时掉落在地,断裂的蛇颈中流出岩浆般的浓血。

惊理穴道被封,流出的鲜血倒不太多。燕姣然按在她的肘弯,往下轻推,鲜血从伤口沥出,血液中隐现微蓝,显然蛇毒已入血脉。

燕姣然美目闪过一丝波光,随即撩起发丝,俯首噙住断腕的伤口。

“啵”,燕姣然将带着蛇毒的污血吮出,啐到地上。

惊理额头滚出黄豆大的冷汗,眼中满是惊讶,怎么也没想到这位风姿如画的仙师竟然不避血腥,亲口帮自己吮毒。

接连吮吸数次,燕姣然取出一只瓷瓶,将里面白色的粉末敷在她的伤口上,温言道:“这翼蛇毒性难解,为保住你的性命,只能出此下策了。”

惊理咬着牙关挤出一声,“多……多谢……燕仙师……”

燕姣然妙目望向程宗扬,仔细审视片刻,然后屈指弹出一颗雪团般的药丸,“这颗养心雪能凝神益气,程侯先服下。”

程宗扬接过药丸,毫不犹豫地吞了下去。无论燕姣然是真心救治自己,还是包藏祸心,自己反正是跑不了。

药丸入口,立刻化为一股细细的凉意,冰水般流入腹中。已经枯竭的丹田如逢甘露,真气悄然滋生。

燕姣然抹去唇上的血迹,“我在太清宫迎福,听到外面喧闹不止,才过来探视,不意竟是程侯。”

程宗扬苦笑着叹道:“我也没想到会是我。”

燕姣然轻轻一笑,“幸好还不算晚。”

程宗扬道:“令徒也来了吗?”

“瑶池宗的白仙子闭关,邀金莲前去给她护法。”

难怪两人都不见踪影,原来搞到一块儿去了。

燕姣然一边说,一边包扎惊理的断腕。她方才一刀斩下,刀锋准确地切开筋腱,丝毫没有伤及骨骼。此时先用了些拔除余毒的药物,然后敷了一层伤药,又将腕上残余的皮肤细致地贴在伤口处,最后用一卷纱布将惊理的断腕缠好,手法精巧之极。

惊理玉脸惨白,呼吸却平稳了许多。

程宗扬满心挣扎,想开口请燕姣然去救小紫,又顾忌到星月湖大营的兄弟们对光明观堂的恶感。虽然她救了自己,又视小紫为故人之后。可人心隔肚皮,以她方才显露的手段,万一对小紫不利,自己就百死莫赎了。

忽然,燕姣然神情微微一动,轻轻将惊理放在地上,然后站起身,往巷侧的墙上看去。

一个人影攀上墙头,往巷中看了一眼,随即狸猫般跃下。他翻手摘下背后的铁枪,身体微伏,宛如一头矫健的猎豹,盯着燕姣然,缓缓靠近。

那人赤着双足,衣上满是风霜,面相极为年轻,虽然不苟言笑,目光却锐气十足。

看到这个肌肉精瘦的年轻汉子,程宗扬舌头险些打结。眼看他越逼越近,赶紧道:“彦子!是自己人!”

王彦章没有作声,只慢慢退了一步。

燕姣然微微一笑,“少年好身手,是天策府的吧?”

王彦章“嗯”了一声。

燕姣然道:“此地不宜久留,我们各带一人,尽速离开。”

惊理左手被斩断,幸好被燕姣然封了穴道,才没有昏厥,她忍痛道:“仙师带主子先走,奴婢……”

“那不行,”程宗扬道:“男女授受不亲。我跟彦子一起。”

燕姣然点了点头,“太清宫东苑无人,我带贵眷过去暂避。”

燕姣然托起惊理,飘然而去。

王彦章一手提着铁枪,一边侧过身,像扛麻袋一样,把程宗扬扛在肩上。

彦子的肩膀比铁都硬膀,程宗扬感觉自己苦胆都快被挤出来了。有大美女不选,偏偏选了个糙老爷们儿,自己也只能消受了。

“彦子,你怎么跑来了?”

王彦章闷着头道:“我在盯那天的刺客。”

这都几天了,还在盯着呢?

程宗扬道:“已经找出来了,一个乐从训,一个周飞,还有墨枫林。”

“还有个胡商。”

“哦?广源行的?”

“蒲海云。”

竟然是他?程宗扬想起那个在娑梵寺下院见过一面的泉州胡商,自己跟他什么仇什么怨?难道……干!因为自己抢了他在昭南的生意?

“哎,不用去太清宫,”程宗扬道:“带我去天策府!能闯出去吗?”

王彦章摇了摇头,“天策府不能去。”

“啊?”

◇    ◇    ◇永嘉坊,皇图天策府。

宽阔而又质朴的大堂内,高仙芝、苏定方、李牧、李光弼、李晟、罗士信、王忠嗣……一众将领济济一堂,气氛凝重。

李卫公坐在帅椅上,手中握着一卷兵书,在灯下慢慢读着。

“卫公,”王忠嗣忍不住道:“大宁坊那边,八成是姓程的出事了。”

“唔。”

王忠嗣硬着头皮道:“他跟草匪的嫌疑,真不是我传出去的。”

“唔。”

“姓程的要是出事,麻烦就大了。”

“唔。”

“他是汉国的辅政大臣,假节钺!”

“唔。”

“身兼汉、宋两国正使……”

“唔。”

王忠嗣没辙了,“高教官,你给说两句呗。”

高仙芝抱拳道:“卫公,程侯若是在长安城内遇刺,汉宋两国势必与我唐国交恶。一旦两国兴师问罪,该当如何?”

李药师翻了一页书,“唔。”

“汉宋之外,程侯与晋国渊源颇深,又与昭南刚签过密约。便是四国联军讨伐我大唐,也未可知。我大唐虽然民富兵强,岂能与天下为敌?”

李卫公终于放下书卷,叹道:“难道让我弑君吗?”

众将齐齐噤声。

“嗣业。”

一条大汉抱拳道:“末将在!”

“去给外面送些热汤。”李卫公道:“天寒地冻,莫要冻坏了内使。”

李嗣业板着脸道:“可以掺尿吗?”

李卫公摆了摆手。

“末将遵令!”

众将立刻拥上前去,“我来!”

“我来!我来!”

“哥!让我来吧!”

龙首渠宛如护城河一般,从巍峨的大门前蜿蜒流过。门上城阙森严,正中悬着一块丈许高的匾额,上面是大唐文武皇帝的御笔:皇图天策!

匾额下,一名黄衫太监面对大门而坐,他双手按着膝盖,身前的香案上供着一封诏书。在他身后,立着十余内侍,扇形将他护在中间。再往后,百余名军士列成一个却月阵,将皇图天策府的大门围得水泄不通。

听着大宁坊方向隐约传来的声响,鱼弘志双手不由自主地拧紧衣袍,手心里汗涔涔的,又湿又冷。

紧闭的大门忽然发出一声沉闷的响动,鱼弘志像惊弓之鸟一样弹起身来,后面的内侍连忙上前,抽刀露刃。

天策府的大门打开一道缝,一名壮汉捧着一只巨大的铁釜出来,里面盛满了热汤,怕不是有数百斤重,热气腾腾。

“你!你要做什么!”鱼弘志像刺猬一样弓着腰,双手按住香案上的诏书,尖声叫道:“皇上御诏!上元之夜,天策府诸将不得妄动!敢出府一步,即视同谋反!违令者,斩!”

李嗣业憨厚地说道:“俺知道!俺这不是就出来半步吗?”

鱼弘志仔细一看,那厮就伸出一条腿,这会儿两手托着铁釜,一脸讨好地说道:“俺怕天冷,公公们受冻,专门给公公烧的热汤!香着呢!”

鱼弘志松了口气,挤出笑容道:“算你有心了。儿郎们,接住吧。”

两名内侍上前接住铁釜,顿时发出一声惨叫,“哎哟!”

“烫!烫!”李嗣业连声叫道。他手里还垫着东西,那两名内侍一不留神,手上被烫出燎泡,甩手叫痛。

“没用的东西!滚!”

这边又上去几名内侍,脱下外袍垫在手上,费力地将铁釜抬了起来。

“这是府里行军灶上用的大釜,能煮两石米。”李嗣业乐呵呵道:“俺这回可是下足了料。小心!下头是尖的,你们得扶着。”

几名内侍面面相觑,只能蹲在地上,扶着铁釜。

过了一会儿,有人道:“碗呢?”

李嗣业一拍额头,从屁股后面摸出一把人头大的木勺,“俺们吃饭都使这家什!就着锅吃!香!”

几名内侍又一次面面相觑,李嗣业退回门内,露出脑袋道:“俺把门关上了啊,今晚绝不出去!公公们赶紧趁热吃。”

大门关上,那名拿着木勺的内侍道:“怎么跟粪勺似的?”

“呸!这帮粗胚!回头就断了他们的钱粮!”

那名近侍说着拿过木勺,舀了勺热汤,恭敬地送到鱼弘志面前,“公公,还热着呢,你先喝点儿。”

鱼弘志皱起眉,不耐烦地摆摆手,“你们喝吧。”

他盯着天策府的大门,良久才放开诏书,心有余悸地缓缓坐下。

上一章: 第十九集 血染上元 第六章 与子同袍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十九集 血染上元 第八章 命悬一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