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体育修真军事历史幻想悬疑武侠游戏灵异玄幻科幻言情都市完本更新

卷之二十二飞仙劫 第十回 大劫在即

迷男
上一章: 卷之二十二飞仙劫 第九回 夺命一吻返回目录没有更多章节了

第十回大劫在即“没人,到处都没人!”

小玄昏昏沉沉间,耳边似听有人在叫喊。

“药阁里没人!”林蓉的声音。

“园子那边也没人,我去看过了!”穆宝儿的声音。

“婆婆收藏的那些丹药也全都不见了!”纪芷晴的声音。

小玄悠悠睁眼,发现自己半躺在一张藤椅之上,纪芷晴站在旁边东张西瞧,屋门忽被推开,穆宝儿与林蓉奔了进来,三人脸上俱是惊疑之色。

林蓉蓦地惊道:“不会是……那些邪贼比我们抢先一步来了,洗劫了此处?”

纪芷晴沉声道:“不像,这屋里屋外的东西一样都没乱。”

穆宝儿道:“好生蹊跷,我们尽快离开这里。”

林蓉问:“去哪里?”

穆宝儿道:“只有回飞仙岛了,但愿方公子能撑得住。”

林蓉迟疑道:“可是……可是师尊有令,不许外人上岛,特别是……”

“顾不了许多了,先回去再说!”纪芷晴打断道,说着便来扶小玄起身,发现他睁了丝眼,鼻口间的出血也似完全止住了,惊喜道:“方公子,你可是好些了?”

“好多了。”小玄已听到她们前边的对话,道:“贵岛不便外人上去,在下留在这里便可,只要再缓一会,就能好了。”

“公子不必客气,你于我们有救命之恩,无论如何,都是一定要医治好你的。”纪芷晴即道。

“姑娘好意在下心领了,这点微末小毒,还奈何不了我。大敌当前,你们赶紧回去,报与师门做好防备。”小玄道,他其实并非客气,而是心心念念要折回去寻找役妖令,然后再同那伙手上沾满鲜血的杀人邪魔死磕到底。

“公子休再推托,否则我们要生气了!”纪芷晴道,当即将他扶起,同林蓉一人一边搀着他走。

小玄瞥着她脚下一瘸一瘸地走得甚是艰难,心中大是不忍,但见她一脸的坚毅刚强,哪敢再多说什么,况且给两个女孩拥在中间,芬芳轻拂香肌咫尺,更不乱挣乱动。

出到屋外,立时清香扑鼻浓绿染眼,原来是在一个四面临水的小洲之上,洲上只有数间精巧幽雅的屋舍,空地上围砌着大大小小的园圃,栽种着各种草木药材,仔细望去,都是些仙家的珍罕品种,在园圃的周围,栽着一棵棵高大的树木,叶如蒲扇隐隐生辉,小玄一眼便认了出来,竟是甘柤。

甘柤果实极是滋补真气,捣浆入药皆可,为修炼中人的珍品,其枝叶还有劾鬼辟秽之功,是炼符的上佳材料。

逍遥峰上也有这种奇树,只是远没此处的多。

四人走到一处空地,穆宝儿从背上拔出宝剑,口中念念有词,正欲祭起,蓦见天际光亮一晃,有道金芒划空掠来。

小玄心头微凛,却听林蓉惊喜道:“是三师姐!”穆宝儿与纪芷晴神情均是一松。

金芒由远至近,很快便瞧出是一把舟般大小的金色飞剑,其上婷立着两个少女,前边一个眉似翠羽,靥若芙蓉,生着一双极美杏眼,然却目冷如电,与人一种刀锋之感,正是金虹仙子祝美菱;后面一个脸蛋稍圆,腮畔不羞自晕,星目水亮圆溜,笑起来却弯成两条细细缝儿,模样极是甜冶妩媚,却是七仙子排行第四的碧虹仙子董琳琳。

飞剑落下,剑上双姝瞧见他们,俱是一愕,董琳琳讶然唤道:“二师姐,你们怎么在这里?”

“好呀——臭小贼!”祝美菱厉喝,却是一眼就认出了小玄,立即掐诀收了飞剑,提在手中,见纪芷晴与林蓉一左一右夹扶着他,叫道:“在哪捉着这小贼的?”

“别乱说!”穆宝儿赶忙道,“我们在回来的途中遇见强敌,险遭大难,是方公子救了我们。”

“你们也撞上敌人了?”祝美菱面露诧色,眼睛凶巴巴地盯着小玄道,“这小贼能有多少本事,还需他救?”

“别老贼什么贼的!”纪芷晴愠色道,当即把在葛家庄遇敌之事简略地说了一遍。

“袁婆婆……袁婆婆她老人家……”董琳琳惊道,眼圈蓦地红了。

穆宝儿一脸沉痛地点点头。

“倘若给我撞见那帮邪魔,定叫他们人头落地!”祝美菱咬牙切齿道。

待听到小玄逐走了虿嬛娘娘时,祝美菱与董琳琳不禁动容。

“虿嬛妖婆!”祝美菱失声轻呼,脸上一副全然不信的模样,斜睨着小玄道:“这小子的斤两我们还不晓得吗,一百个都招架不住那老妖婆,还有,他既给那化血金虺咬着,怎能活到现在?”

“小可命硬,阎王爷不肯收!”小玄苦笑道,看见这个刀锋般的女孩,他便有种头大的感觉。

“信不信由你!”纪芷晴冷冷道,虽然连她自己都觉得难以置信。

“别自个吓自个,你们遇见的,只怕不是虿嬛妖婆,毕竟你们之前谁都没有见过她!”祝美菱摇头道。

“那女人骑着条四翼大蛇,耳朵上还悬着条金色独角奇蛇,你说这天地之中,除了虿嬛妖婆,还有哪个是如此模样?”林蓉争辩道。

“少见多怪,天地何等之大,偶尔遇见个模样相近的,又有啥好奇怪!”祝美菱道。

林蓉还要再辩,却给穆宝儿拦住,朝祝美菱与董琳琳道:“你俩又怎会来这里?”

“师尊已获知邪魔大举进犯的消息,今趟敌势极大,二宫主、三宫主眼下又都不在,我们可谓孤掌难鸣。”祝美菱道,“师尊传令,命外围岛洲上的所有人立刻退守飞仙岛。”

董琳琳道:“西南、东南的几个岛洲均已失陷,这里怕是也不稳当,吕婆婆已经先行回飞仙岛了,我们奉师尊之命来这里抢运洲上的药材。”

穆宝儿道:“那就快点,收完药材赶紧走,敌人怕是会随时到这里!”

众姝当即忙了起来,稍略分派了下,便分头到各个园圃中收割药材。

小玄周身乏力,靠在一棵高大的甘柤树下等着,俟了片刻,强支起身盘膝打坐,调息培元,只盼能早点将身上的剧毒化解掉。

他运功数个周天,再一内检,惊喜的发现真气与灵力皆俱恢复许多,似达五、六成之多,不由精神大振,当即继续培元自疗。

众姝动作麻利,半柱香过去,便已将小洲上的药材收割得七七八八,分装入各自的法囊之中,先后赶回来碰头,待到人齐,穆宝儿与祝美菱方要祭起宝剑离开,忽听董琳琳道:“且慢!”

祝美菱望着她道:“干嘛?”

董琳琳若有所思道:“方公子不能跟我们回去。”

纪芷晴瞪眼道:“怎么不能?”

“芷晴。”董琳琳道:“你又不是不知道,师尊再三吩咐过的,不可随意让外人上岛,男子更是不许!”

祝美菱一听,便也道:“是了,飞仙岛乃我辟邪宫之禁地,外人不得擅入!”

“可是……”林蓉嗫嚅道:“方公子帮过我们。”

“是救过我们!”纪芷晴纠正道。

祝美菱道:“那也不行!这小贼曾与我们抢龙,品行委实可疑,而且恰逢敌人大举进犯之际突然在此出现,难保不是敌人的奸细,总之绝对不能让他上岛!”

“什么奸细?”纪芷晴面色一沉,“方公子舍命相救,怎可能是奸细?”

“演戏不行么?”祝美菱冷冷道:“就算真心救了你们,那也是你们欠他的情,而非是能让他上岛的理由!”

小玄见她们越说越僵,赶忙道:“诸位不必为难,在下还有事在身,就不上岛了。”

然却没人理睬他。

纪芷晴勃然大怒:“祝美菱,我忍你很久了!”

“做什么,想动手?”祝美菱轻哼一声,美目瞟了下旁边的林蓉,“姑奶奶还受不了你呢,成日家鬼鬼祟祟,也不晓得在干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

“你说什么?”纪芷晴神色微变,林蓉身子一震,脸色发白。

祝美菱淡淡道:“往时出岛,都是七人同去同归,如今这几趟出来,你们俩个总寻各种各样的借口离队独行,到底是为啥呀?”

林蓉俏靥涨得通红,急辨道:“你乱说什么?我和五师姐是想去探望袁婆婆,这才拐去葛家庄,走之前也跟大师姐说过的!”

祝美菱哼道:“上次呢?”

“上次……”林蓉微微一滞,“上次是我们从青鱼村出来时,邪踪宝感应到有妖魔在附近,芷晴便陪我过去察看,也是跟大师姐、二师姐打过招呼的,你怎拿这事来乱说?”

“结果这一看就看了三天,呵呵!想找借口的话,总是会有的。”祝美菱冷笑道:“总之有些说不得的事儿,做了就是做了,即便别人不知,还有天知地知,自己也知!”

林蓉哑口无言,纪芷晴浑身轻抖,突地去抢穆宝儿背上的剑。

“做什么!”穆宝儿将她轻轻格开,斩钉截铁地沉声道,“谁都不许再胡言乱语!方公子因我们才身中剧毒,定须上岛请师尊救治,到时师尊如有见责,全都由我承担!”

祝美菱兀自不服,但见这平日里最是温柔的二师姐罕有地动了怒,便没敢再开口。

小玄心中感动,决心愈坚:“无论敌人多强,今趟都要助她们消解劫厄!”

就在这时,忽见董琳琳望空讶道:“那是什么?”

众人循她目光瞧去,赫见高空出现了条如龙似蟒的巨怪,扑拍着四扇长翼,正朝小洲飞来。

小玄心底一凛。

“虿嬛妖婆!”林蓉失声轻呼。

“是那妖婆追来了!”纪芷晴吸了口气道。

“来不及走了,我们先躲一躲!”穆宝儿沉声道,转首四顾,寻找可以藏身之处。

“怕什么!”祝美菱柳眉一挑,挥剑道:“本仙子正要瞧瞧到底是不是那个老妖婆!”

“不许胡闹!”穆宝儿轻喝,指着不远处甘柤树群中最高大的一棵道:“我们上去!”

纪芷晴与林蓉点点头,扶小玄走到树下,一人一边挟着他飞上树去,穆宝儿也随后上了树。

董琳琳瞧了瞧祝美菱,一声不吭地跟着飞身上树,钻进浓密的树冠之中。

祝美菱独自一个立在树下,不觉有些尴尬,只听穆宝儿急声唤道:“快上来,别害了大家!”

“也罢,一会我们杀她个措手不及!”她抛下句门面话,这才纵身飞起,跃入树冠之中。

四翼巨怪落到地上,但见其上坐着面笼墨纱、耳悬金蛇的妇人,果然是虿嬛娘娘,她朝小洲上的几间屋舍掠了一眼,忽从腰畔取下只口袋,照地面一倾,赫见成千上万、大大小小的奇虫异蛇摔了出来,有如洪流般朝屋舍涌去。

祝美菱在树冠中细观了片刻,便知那骑蛇妇人确为传说中的虿嬛娘娘无疑,想起师辈们平日描述这魔头的种种歹毒与厉害,饶她胆气过人,也不禁心惊脉跳,那伺机偷袭之念顿如冰雪消融无影无踪了。

虿嬛娘娘驱驭蛇群在几间屋舍中游进爬出,并无什么发现,她游目四顾,皓臂一晃,摇动腕上宝鈴,又驱赶蛇群向各个园圃进发,继续搜寻猎物。

树上众姝见蛇群浩浩荡荡地从树下爬过,不禁背脊生寒,所幸蛇群似乎对甘柤有种天然的厌恶甚至畏惧,没有靠得太近。

众姝屏息静气,终于熬到蛇群过去,方才稍松口气,忽听有人道:“咦,这小洲上怎会有这么多蛇?”声音不高,传入耳中却是异样清晰。

小玄透过枝叶间隙望去,猛地心头一紧,却是瞧见了千臂邪佛与邪军师两个并肩行来,身后还跟着十余形貌古怪衣饰各异的人,个个目蕴精光,显然均非泛泛之辈,不知是从何处登上小洲的。

他们面无惧色地迎着蛇群信步前行,蛇群倒似感应到了什么,纷纷畏惧地朝两边分开,让出一条路来。

“这些人怎会在此出现?难道也要与葛家庄中那些邪魔联手进犯辟邪宫?是啦,他们多半是想来个混水摸鱼,趁乱夺取那什么宗门圣器!”小玄悄忖,忽感挨在臂侧的身子微微发抖,转头瞧去,见纪芷晴面无血色,心中一动:“难道她认得那些家伙?”

果听纪芷晴压着声道:“瞧那大胖和尚,脖子上戴着条人头链子的那个……”

小玄微点了下头。

纪芷晴继道:“那和尚定是千臂邪佛,邪宗的大魔头,但凡出现,所到处必是腥风血雨!他旁边那个手持白骨折扇的男子,多半就是邪军师,与千臂邪佛素来形影不离,也是个歹毒极绝的大魔头。”

“这两家伙的名号在外面还挺响亮么……”直至这时,小玄方才知晓这两个魔头的名号,心忖:“后面那些家伙,瞧着就绝非善类,只怕都是邪宗一系的魔头。”

邪宗一行人忽尔伫足立定,却是瞧见了跨蛇而至的虿嬛娘娘,两边皆俱沉着脸默不作声,似是彼此间颇为忌惮。

“原来是夫人在此。”千臂邪佛打了个哈哈,笑道:“和尚只是路过此地,歇个脚便走!”

虿嬛娘娘依然一言不发,只冷冷地盯着对面,似乎十分戒备。

千臂邪佛笑容可掬地挥了下手,一拨人徐徐分开,让出了条路。

虿嬛娘娘驱赶蛇群从中穿过。

众邪待她走远,方才重聚做一处,各朝四下张望,似乎在寻找什么物事。

忽闻扑拍声响,却是虿嬛娘娘骑蛇升空,朝西南飞去。

众邪松了口气,有人邪笑道:“听闻那婆娘容貌极美,不知是真是假?”

千臂邪佛沉着脸道:“今趟有要事在身,不容有失,莫要给洒家惹事。”

那人容颜一肃,应了声是。

另有一人忽然叫道:“找到了,在这里!”

群邪走了过去,围在一棵甘柤树下,不知在瞧什么。

“这记号确为水涟漪所留,怕是刚刚才来过。”邪军师道。

“她说什么了?”千臂邪佛问。

“她说那边的部署没变,可以如期登岛。”邪军师道。

“那我们就按原先的准备,从……”千臂邪佛道。

树上几人皆听得云里雾中,正疑讶不定,突闻“啪”的一声轻响,似是枝杈折断,躲藏在最高处的董琳琳猛地跌落下来,掉在祝美菱身上,两人同往下坠,又摔在纪芷晴、林蓉及小玄顶上,堆叠做一团。

群邪何等机警,修为又高,相隔虽远,但这一下动静却是听得一清二楚,纷纷转头朝这边望来。

树上众人心中剧跳,皆凝住身子不敢动弹分毫。

邪军师打了个手势,一个的面目阴沉的汉子立时朝大树行来。

此邪姓宣名应,号断魂太岁,为邪宗百煞其一,序列第六十九,刀淬阴秽剧毒,令修者闻之丧胆。

树上众人屏息静气,依然纹丝不动。

“眼下真灵尚未全复,役妖令也丢了,倘若被他们发现了我这个假少主在此,可就大事不妙了!”小玄心中突突直跳,正自惊惶,忽感两团微微颤抖的饱软压在背上,稍略转头,便瞧见了祝美菱的瓜子俏靥,双颊红得似给烫着,一对美眸正凶巴巴地盯着自己,目光几可杀人。

小玄哭笑不得,才转回脸,又见紧挨臂侧的纪芷晴瞪着眼瞧着这边,也不知是在看背上的祝美菱抑或自己,脸色大是不善,他心中着忙,奈何这会谁都不敢稍微乱动。

宣应走到树下,为防埋伏,陡朝主干飞起一脚,踢得喏大的一棵树猛然剧晃。

树上众人死死抓住周遭枝杈,小玄只觉后面的饱软滑来溜去,挨擦得背心一阵酥麻,惊心动魄间好不销魂。

宣应探手背后,徐徐拔出一柄鬼头大刀,其上泛着幽幽绿光,显是淬炼了剧毒。

众姝心知不好,纷纷暗运真气,打算拚死一搏。

“召唤魅影无需多少灵力,眼下只有用它御敌了!”小玄心念电转。

宣应正欲跃上树冠,忽地四下一暗,一阵大风从头顶刮来,扫得树倾叶扬飞沙走石。

众邪讶然抬头,赫见一物正从小洲上遮天闭日地掠过。

“啥玩意!”

“什么鬼东西!”

“鲲鹏!是鲲鹏!大伙儿留神!”

众邪乱嘈嘈地大叫,虽惊不乱,纷纷亮出兵刃法器,宣应奔了回去,与他们背靠着背各守一方。

小玄在树冠中朝天空望去,但见上方的怪物扁首钩喙,形介鱼鸟之间,通身羽翼赤绿参差煌煌如焰,体型庞巨无朋,不是鲲鹏还能是啥。

那鲲鹏一个俯冲,疾从小洲上方掠了过去,肢膀几下扑拍,顿将原本平静的湖水掀做涛天巨浪。

众人被风刮得目酸眼涩,尚未瞧个明白,那鲲鹏已拔身飞高,朝西南掠去。

“果真是鲲鹏么?”

“没错,我曾见过!”

“适才好像瞧见那大鸟背上有人!”

众邪惊疑不定。

“鲲鹏乃是极罕之物,怎会恰在这里出现?好生蹊跷!”邪军师沉吟道。

“难道也是要上飞仙岛寻仇的?”千臂邪佛道,心中寻索该是哪路人马。

“少主有令,要我们追查拘撄失盗之事,今即撞上了,不可放过。” 邪军师道。

“反正今晚才登飞仙岛,尚距几个时辰,我们权且追踪一程,瞧瞧那大鸟上面载的是何方神圣!”千臂邪佛点头道。

旋见邪军师口中念念有词,将手中的白骨折扇抛上空中,白骨折扇急速变大,转眼已巨如舟船。

众邪一跃而上,邪军师催驭骨扇,朝鲲鹏飞走的方向追去。

“这两个魔头还挺听话的么!”小玄心道,不由暗盼着他们能追查到被盗寻木的下落。

众人待群邪飞远,这才从树上跳下来,穆宝儿朝董琳琳斥道:“大敌当前,怎的如此冒失!”

董琳琳嗫嗫道:“都怪我,是我不小心。”

纪芷晴恼她先前出言阻止小玄上飞仙岛,言责愈厉:“如非那头突至的鲲鹏,恐怕我们都得给你害死!”

董琳琳满面通红,垂首不语。

祝美菱面上阵红阵白,气得说不出话来,心中万分狼狈,只不知先前跌在那贼小子背上的窘状有没有被人看见。

“适才那只大鸟,当真是鲲鹏么?”林蓉道。

“那么大个头的飞禽,只能是鲲鹏。”纪芷晴应。

“它飞走的方向,好像就是我们飞仙岛啊,难道……难道与那些邪魔是一伙的?”林蓉惊道。

众姝无人接言,个个面色凝重。

一日之中,竟然遇见了两次鲲鹏,小玄也是满心疑讶,暗思道:“怎会如此之巧?恰在群邪大举进犯之际出现,只怕事非偶然!”

“还有。”纪芷晴忽道:“千臂邪佛与邪军师那几个大魔头怎会在此处出现,难道今趟来犯的,邪宗也有人参与其中吗?”

“那伙邪魔适才还提到了什么少主,只怕邪宗不单有份,且是倾巢而来!”穆宝儿沉声道。

邪宗为四大魔君中邪皇一系,非寻常旁门左道可比,而能驾驭鲲鹏的那一支人马,只怕更加危险,众姝一阵心惊脉跳。

“今趟来犯之敌委实非同小可,我们须得立即赶回飞仙岛,报与师尊!”穆宝儿满面忧色道。

“那还在这里发什么呆,快走快走!”祝美菱跺足道。

小玄望去,目光不觉落在她胸前,忽尔有些走神:“瞧着也没多大嘛,适才怎觉那么的肉?”

“我们走!”穆宝儿点头应,当即抛剑祭起,念动真言,化剑为舟,又朝纪芷晴与林蓉唤道:“你们扶方公子上去。”

祝美菱亦将手中的金色宝剑祭起,正要登剑,忽尔瞥见小玄的目光,不禁勃然大怒,只因众人在旁,一时不知如何发作。

小玄洒然一笑,这才慢悠悠地把目光收回,想起她先前反对自己上飞仙岛,心中甚是痛快。

祝美菱见他笑得古怪,恨不得过去砍上一剑,怔怔又想:“是我跌在他身上的,拿剑砍他,是何道理?”愈想愈觉窝火,奈何无从发泄。

“方公子,我们走。”纪芷晴走到小玄旁边,同林蓉扶他纵上飞剑。

小玄上了飞剑,见祝美菱仍旧恶狠狠地瞪着自己,一副恨得牙齿发痒的模样,忽有心要气气她,陡然用手捂住胸口,邪恶地揉了两下,朝她挤眼扮了个鬼脸。

祝美菱目瞪口呆,直至穆宝儿御剑飞起,兀自在地上发愣。

“阿菱,我们也走吧。”董琳琳怯怯地唤,见她黑着个脸,嗫嚅道:“适才……适才我真是不小心的,害得你……你……”

祝美菱正窝了一肚子的火,蓦地劈头盖脸便骂:“吃吃吃一天到晚就知道吃瞧瞧屁股都堆成个什么模样了这下可好了吧那么粗的树枝都撑不住猪哇你!”

董琳琳满面胀红,两手交握身前,拗着指儿半点不敢吭声。

祝美菱气乎乎地跨上飞剑,见她站着不动,瞪眼叱道:“等我抱你上来么?”

董琳琳赶忙飞身上剑,乖乖巧巧地立在她的身后。

◇    ◇    ◇一蓝一金两剑划空疾掠,在湖水上空向西南飞驰。

小玄从剑上望落,见底下波柔浪缓一片碧绿,有如锦织翠琢。此时已至午后,本是日头最盛之时,但湖上却是凉风轻拂无比宜人。

“这锦绣湖同大泽一样,都是极大,然风情迥异,大泽偏于粗犷浩瀚,锦绣湖则更妩媚秀气。”小玄心中略作对比,陡见水面上移来千亩青绿,却是片极大的芦苇荡。

他怔怔地瞧着,忽一阵风过,略带淡紫的粉白芦花纷纷扬起,蓬蓬松松地飞上了空中,雨丝雪缕般飘舞着,蓦地胸口一悸魂酥魄动,心神不知已至何处。

旁边的纪芷晴察觉他神色不对,还道是蛇毒发作,急轻声问:“可是哪里不舒服么?”

小玄身躯微抖,只是闭目不语。

剑上三姝对视一眼,心中俱是忧急如焚。

◇    ◇    ◇“方公子,我们到了。”一声轻唤声传入耳中,小玄如梦如醒,抬头望去,见前方出现了座大岛,岛上古树葱茏箬藤披覆,浓绿间楼台隐现,极其清幽宁静。

众人降落到岛上,穆宝儿与祝美菱各收了宝剑,旋见数名白衣女子从林中转出,朝这边快步迎来,却是辟邪宫的外门弟子,手上皆提兵刃,神色凝重,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

“大宫主在哪?”纪芷晴问。

“就在问真阁中。”有名长发及腰的清秀女子应,她姓传名俪,乃外门弟子中的佼佼者,妙目瞥了小玄一眼,压低声道:“吕婆婆吩咐,要你们一回来便即刻到问真阁见她。”

穆宝儿见她面色凝重,上前几步同她并肩走开,微诧问:“可是发生了什么事么?”

传俪悄声道:“大敌来犯,岛上发出的几路求援消息都没能传出去,而且……”

“怎会如此?”穆宝儿吃了一惊,又问:“而且什么?”

传俪想了想,只道:“吕婆婆特别叮嘱莫要声张,你们去了便知。”她朝后掠了一眼,诧色问道:“那人是谁,你们怎么带了个男子上岛?”

穆宝儿道:“那个是方公子,阁山灵宝宫门下,我们在路上遇见敌人,是他舍命相助方能脱险,眼下他身中剧毒,恐须大宫主赐盈虚灯方能解救。”

“但终究是外人……”传丽仍有些不放心道:“吕婆婆说,今趟之劫,恐怕是我辟邪宫万千年来最为凶险的一次,一个不好,便是灭顶之祸,咱们需得万分留神。”

穆宝儿点点头道:“我们会小心的。”

众人快步前行,在苍松翠竹间转了几转,眼前豁然开朗,一座楼起十一层的雄伟大阁拔地而起,小玄仰首望去,赫见阁后竟然矗立着棵比大阁更高更大的巨树,形貌如柏,然却片叶不见,取而代之的竟是万千颗明珠,自枝杈上如琏垂落,颗颗辉耀,瑰丽如幻。

“那是什么?”小玄满心震憾地问。

“三珠树。”纪芷晴道。

“三珠树?”小玄微微一怔,隐觉似曾在哪听闻过这个名字。

“其为太古之珍,原只在西昆仑与天外海等极少数地方才有。”纪芷晴道。

就在这时,忽闻数声悦耳鸣响,从树中飞起一对奇鸟,形介大鸡与灵鸾之间,自众人顶上掠过,在空中留下一抹抹辉彩,顷刻之后方才徐徐散化。

小玄今非昔比,眼力超群,一瞥之间,便已瞧清那对奇鸟的每边目中竟然并排生着双瞳,无比之怪异。

“这又是啥?”他心中大奇,仔细再看,发现树上还立着七、八只同样的鸟,栖隐于灿灿明珠间。

“没见过吧,灵宝宫没这种神禽吧,听好了,它们便是大名鼎鼎的重明鸟!”祝美菱傲然道,“只要有它们守护着飞仙岛,即便来再多的邪魔也是枉自送命!”

“重明鸟!”小玄深吸了口气,诧然道,“听闻这种宝禽为上界神物,天生祥瑞,能抟逐恶兽除邪辟魔,对了,传说非得琼膏喂养,方能留之,无比之珍罕,你们这里怎有如此之多?”

“因吾宫前大宫主练无梦,曾奉素色云界旗之召,赴常羊山围剿邪魔,立下大功,得瑶池金母赐三珠树一株,重鸣鸟一对,又繁衍生息了万千年,才有了如今这一树的兴旺。”穆宝儿徐徐道。

(本集终)

上一章: 卷之二十二飞仙劫 第九回 夺命一吻返回目录没有更多章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