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体育修真军事历史幻想悬疑武侠游戏灵异玄幻科幻言情都市完本更新

第十卷 贪狼独坐 【第八十折 荫诚不厚,斤斧勿伤】

默默猴
上一章: 第十卷 贪狼独坐 【第七九折 人鬼一线,谁可扶将】返回目录没有更多章节了

第八十折荫诚不厚斤斧勿伤距上一轮结束,今日恰是第十天,应风色甚至觉得疲惫未复,一转手腕,挥舞半痴剑斩入血肉之躯的微妙迟滞,又被身体记起——但半痴剑无论砍斩何物,皆不会有所窒碍。迟滞的,其实是他麻木的身体罢了。

(……该死!)

应风色迅速从冷硬的青石地板上撑起,破魂甲、银糸单衣……等一如既往,弥漫斗室的浓烈兽臭也是。半人半羊的微佝雄躯踞于整片铁柜门墙前,与人膝弯折方向相反的反足犹如恶魔。

“……不会太近了么,最近几轮?”

应风色活动四肢,毫不掩饰语气里的不满。

“既然我们的表现越来越好,是不是该延长下降界间隔,还是羽羊神其实不在乎使者的折损,就算我们完蛋了,随时也补上新的一批?”

“应使好,吾也很想你。”

这王八蛋居然在笑,直接无视了他的质问。“应使眼下有七千四百五十点,要不换点好用的贴心小物?吾有几个不错的推荐——”

“半痴剑、紫苑鳞甲,瑚铁锁子甲、金丝夜行衣,犀甲靴,复功丹,虎合止血散……还有小召羊瓶。”不理叨絮缠夹,应风色木然念完装备清单,羽羊神早有准备,他念一样便递过一样,看都不多看一眼,如有读心术一般,炫技的恶臭扑面而来。

应风色从万劫级升赤眼级使者,是上上轮结束的事,翻倍的点数让他一口气提升了全身的防护装备:紫苑宝衣必须灌注内力改变其质,才有效果,且不说他《紫煌鳞羽缠》还未练成,就算有成,也还得运功才能发动,缓不济急。应风色索性兑换一袭轻巧的锁子甲,罩在紫苑宝衣之外,补起了罩门。

这套锁子甲的钢环比寻常锁子连环甲更细更薄,工艺等级岂止高上一倍?因此极为轻巧,增重有限,但防护能力也必然随之降低;号称“瑚铁”,盖因其中掺有若干以珊瑚金融入铁水、锻制而成的合金环炼,编在心口、脐间等要害位置,算是略补其阙。

而花两千点兑换的夜行衣,以金丝、人发掺入丝糸织成,与使者的鬼角半面本是一套,也能增加若干的防护。名曰“犀甲”的乌靴,则在踝部两侧、脚筋及靴底等部位加固,足以抵挡刀刃一斩的程度。

羽羊神费尽唇舌想让他兑换一袭“入影氅”,据说披在外头,能与簷影墙影等完美融合,乃是上佳的夜行装备,但应风色想存着点数换召羊瓶,当是马耳东风,并不理会。

“应使坚持要换召羊瓶,是因为太喜欢吾了么?”死羊头若有所思。“但召羊瓶真不是吾的周边啊,应使要的话,吾可以提供应使专属的肖像加签名,毕竟应使是吾最喜欢的九渊使者。”

“……不是龙方飓色么?”应风色面无表情,俐落着装。原本只想转移羽羊神劝阻的力度而已,但龙大方近两轮大幅提升的实力也令他相当不是滋味,况且在地宫那轮,羽羊神还把柳玉骨给了龙大方。

虽说柳玉蒸是处子之身,但本领美色均不及乃姐甚多,应风色并不觉得薄薄的处子之证算什么奖励,迄今仍十分在意。

“唔,龙使也是很出色的九渊使者,吾完全能想像你们俩头生五角、统领幽穷大军,横扫四方所向无敌的模样。但平心而论,龙使是远远比不上应使的,真要说起来,他只有一点比应使好。”

明知道是挑衅,应风色仍忍不住停下动作,猛然抬头。

“……哪一点?”

“他比你更贪。”羽羊神语声带笑。“应使想要的东西太少了,吾看看啊,只有高高在上、被众人景仰,证明自己比所有人都优秀……如此,应使便满足了。这是圣人等级的清心寡欲啊,啧啧。”

(干,我怎么会蠢到居然想听这厮的鬼话?)

羽羊神却不给他发难的机会,“唰!”一声抖开一幅长卷,图面上绘有一座庄园的平面分布图。应风色注意到此园占地广袤,不但有假山小湖等豪奢造景,更有八条曲折的回廊连接周围的小院,分别通往居间主屋,如旋转着的长足水母,甚为奇特。

“你们今晚的目标,是这座宅邸的男女主人,合理推测他们应在主屋这厢,但也可能不在。”黝黑的弯甲轻敲纸面,鹰喙般的尖端落于中央的屋舍图形之上。

“没有宅邸主人的绘影图形,你就不怕我们杀错人么?”

“杀光就不会错了。”羽羊神笑起来。“相信吾,到时候应使自会明白,你宁可杀光所有活着的物事,也不愿走脱一人。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应风色在院墙下醒来,鹿希色趴卧在脚边,浮凸的身段在月下起伏诱人,恍若一场失足的美梦。不远处还有储之沁和江露橙,应风色一一将她们叫醒,即跃上黑瓦白墙探视敌情。

院墙内,一片池塘倒映着月华,两座水榭分夹池岸,无不是雕梁镂窗,富丽堂皇。其后隐约见得有曲廊迤逦弯绕,或被假山树冠遮挡,不知通往何处,便在墙头也难窥全豹。

以玉霄派五人、无乘庵四人,龙庭山这厢七人来算,己方合计一十六人,八条曲廊八处起点,每条路线仅能分配两人。由此观之,他与三姝被扔到这边来,似乎也是合情合理。

但这明显是陷阱。

十六人里,具备单打能力的,仅自己和龙大方、运掩、顾、鹿、言六人,储之沁剑法可以装备不行,单走风险过高。分八路并进,若其中一二路撞上好手,对方反杀之余顺藤摸瓜,被瞬间灭掉半团也非全无可能。

远处墙头黑影晃动,隐约见得鬼角轮廓,青年心念微动,张开半痴剑的扇刃回映月光,那头不旋踵也亮起一抹火光。是“天火翼阳刀”。

——龙大方!

应风色心中五味杂陈,此际却庆幸龙大方有此神兵,且与自己默契绝佳,能于动念间想出这样的联络方式。两拨人马于墙内会合,龙大方那边除了柳玉骨、柳玉蒸姊妹外,还有一名容色清丽、气质安静,甚至在人前略显害羞的白皙少女,微噘的上唇十分丰润。

应风色记得玉霄派众人管她叫玉茗。人如其名,像是一朵清晨盛放的带露白山茶,当真是我见犹怜。

那玉茗不知姓什么,身量不高,初见只觉单薄纤细,杀敌却异常狠厉,上一轮追击时奋战厮搏,给划破了前襟和衣袖,露出肌束宛然的细直臂儿,以及一对夹出深沟的饱满奶脯,难怪与她春风一度的平无碧念念不忘。但玉茗应对冷淡,显是看不上窝囊的平师叔。

应风色简单分析了四人一路、宁可多花时间重复搜寻的战略,龙大方等也都同意。但庄园占地广袤,两拨人分道后,彼此间难以照应,更遑论通知另一边的八个人,只希望他们能聪明点,千万别傻到两两一路,被人各个击破。

商议停当,龙大方忽道:“师兄,你那边有师姊妹子和小师叔,实力坚强,能不能再分个人给小弟,让咱们这路不显得太寒碜?”

应风色知他索要江露橙,为的可不是增强实力,腹中暗笑:“你最好当着柳玉骨之面与她卿卿我我,寒却佳人之心,我再来捡那现成的便宜。”故作慷慨:“不妨,江师妹就劳你多费心啦。”江露橙却没什么抵抗,笑着去了那厢。柳玉骨一贯冷面,瞧不出心思。

两队各返原处,应风色等三人搜索了东岸的水榭,黑灯瞎火的榭舍内连纱帘都是卷起的,分外穿风,果不其然并无人迹;又搜西岸,同样一无所获。两处水榭后的曲廊间,没有大片的园林造景阻隔视线,应风色走一边,鹿、储双姝走一边,各伏于廊下前进,然后再于东侧厢房前会合。

应风色心念微动,忽生出一股莫名的感应,不禁停步。

“……怎么了?”鹿希色只比他稍慢了些,拉着储之沁背倚门牖,低道:“有人。”储之沁手按剑柄,无声地调整角度,以便能用最快的速度拔剑。

来人并未转上廊庑,背后的厢房内“喀答”一声轻响,随即传出翻窗着地的声音,房外三人听得分明。储之沁最快反应过来,松开剑柄,硬生生地忍住吐槽的冲动,仍不禁翻了翻白眼。

应风色心想来得忒巧,故意蹙眉做出嫌恶的表情——或许也用不着故意——悄声道:“你们继续往前走,我马上来。”鹿希色点头:“别耽搁太久,我们在下一间边厢前等你。”与储之沁相偕而去,干脆得令应风色心惊。

他与无乘庵诸女的事,终究瞒不过鹿希色。

在运古色强奸婢女取分、受众人指责那回,两边吵着吵着突然就东窗事发——毕竟要厘清“你怎知交媾能得点”的关键信息,就不可能回避第三轮的实情。

大出应风色意料的是,鹿希色竟不吵不闹,撑到两人会后独处、应风色硬着头皮准备被活捅几刀时,女郎却只环抱坚挺双峰,似笑非笑地乜着夹起尾巴的爱郎,柳眉一挑:“你不敢让我知道,是怕我生气呢,还是怕我知道了也去找别的男人,多赚点分?”

“都……都有。”

“那她们和我比起来,哪个让你肏得更爽?”

这绝对是梦,不可能是真的,应风色忍不住想。女郎溼热喷香的吐息,以及眯如眉月、从中直欲溢出盈波的如丝媚眼,让“烟视媚行”四个字另有新解。她是不是故意声东击西,其实正准备阉了我?

果然鹿希色一把攫住男儿的阳物。即使隔着裤布,那丝滑的肌肤触感仍教他不争气地硬了个热火朝天,隐隐弹动着。

“你骗我,我不欢喜,但你骗我是因为怕我生气、怕失去我,我很欢喜。近日你肏我时心不在焉,我不欢喜,但你是因为心中有愧,我很欢喜。”鹿希色眯眼凝着他,一侧秀发披覆俏脸,几乎盖住左眼。独处时她总喜欢这样,偶尔男儿爱怜横溢地拨开发丝,想好好欣赏她秀丽的眼眸,都会被玉手一把拍开。

“我用不着你保证只爱我、不再犯、不说谎,我知道你爱不爱我,是不是最爱我,我会亲自确认,自己绝不会欺骗自己。至于承诺,世上意外太多,你又不是神仙,做不到的事多了去,保证毫无意义。等你亏负到我不能承受之时,我自然会离开。”

鹿希色把手深入裤头,握住了滚烫弯翘的肉棒。

“现在,你得弥补我,让我好生确认,在这世上你是不是最爱我,值不值得我再这般爱你。”

他俩干足两天两夜,应风色觉得连灵魂似都被掏空了,什么也没剩下,此后他便少再想起瓣室里的那一夜。谁都不值得让他失去鹿希色。

尽管已得玉人默许,曾触动青年心弦的满霜和小师叔,他反而不敢再找,只有江露橙干起来最无负担,可以说服自己“多挣点分而已”。他甚至庆幸起江露橙有副肏着过瘾的绝媚胴体,还有瞧得舒坦的美貌,非如柳玉蒸般,方方面面都差强人意。

但这回她未免太过分了。

咿呀一声推开门扉,却见大开的花窗下,白皙的少女下身一丝不挂,大大分开腴沃的腿儿,玉指揉着充血胀红的两瓣娇蕊。明明俏丽的脸蛋清纯得不得了,粉酥酥的阴户即使动情已极,也没有熟妇那种紫红欲糜的腥腐,嫩到令人不忍摧残的境地,不知怎的榻上所伏,却予人鲜明的雌兽之感,溼浓的舌尖贪婪舐着樱唇,仿佛下一霎眼便要扑上前来。

江露橙之所以毫不抗拒龙大方的提议,打的就是脱队折返的主意。在前两轮的经验累积之下,她制造这种小空档的手法可谓炉火纯青,越来越大胆,丝毫不顾降界中危机四伏,而她并没有应付突发状况的能力。

应风色拾起她褪在榻边的金丝乌裈,骚艳气味扑鼻而来,不知是自裤底传出,抑或来自湿透了的小穴。

他该狠甩这个忘乎所以的小婊子两巴掌,把裈裤扔在她酡红的粉面上让她快点滚蛋,毕竟以龙大方着紧她的程度,带队回头找人的可能性不低……回过神时,肉棒已噗滋噗滋地进出小穴,江露橙死死揪着锦被,娇躯蜷作一团,雌兽般的剧喘与淫靡的水声回荡在小小的厢房之内。

应风色甚至忘了要先掩上窗牖,放落纱慢,以防有人窥看,但耳目始终保持警觉,不会错失小队掩进时,四人的猫步及衣甲擦刮等细响。

鹿希色的“别耽搁太久”,未必是让他干快点的意思,应风色却如领圣旨,不用未免可惜。况且江露橙剥开玉户的姿态与神情太媚,青年近日鲜少拈花惹草,饱啖大菜之余,也想吃点清粥小菜。

说到底,他是不想让江露橙太好过。是时候给点教训,让她收敛些了。

少女正美得魂飞天外,蓦地喉间一紧,冷不防被师兄掐住,挺着晃荡的巨硕绵乳弓起,正想配合男儿的新花样,岂料脖子上的指箍越收越紧,江露橙双手用力掰了半天丝纹不动,突然害怕起来,连声音也发不出,膛大的美眸渐趋朦胧,眸焦扩散--在这种时候膣户还能拼命收缩,应风色不由得暗暗称奇,怕不小心泄了个丢盔弃甲,赶紧松手、拔出阳物,靠着窗以余光扫视四周,保持警戒,边著好衣甲,阳物上便裏满淫蜜,也顾不了了。

忽听浙沥沥一阵长响,挟着腔户气息的腥臊尿味溢满斗室,江露橙剧烈呛咳起来,居然失禁了。应风色抢起她褪落的乌辉,一把扔在她脸上,将尿到一半、兀自酥软的少女揪起,咬牙道:“你很想死么?让你尝尝死是什么滋味!莫忘身在降界,你最该记得的是活下来,不是找男人上床!滚!将光屁股的少女摔出厢房,紧闭房门,放落帘慢。

他轻扣床板几下,不费什么功夫便找到了机括,掀开屉板,露出蜷缩在床下暗格里的毛族青年。

(果然是他!)

自从韩雪色被他在心识中开了后门,两人间便产生一股玄奥难言的联系——自然是单方面的。每回靠近约定的密会处,应风色总能确定他便在墙后,或就在院内的某个房间里,仿佛能接收到某种声音气味也似,像是他埋入青年神识里的一点灵觉,对本源发出呼唤。

接近边厢的瞬间,这异样的感应忽自脑海深处涌起。

他还在伤脑筋要找什么借口入内观视,江露橙便自行送上门来。

但……韩雪色不是应该在驿馆里么,怎会突然到了“降界”中?

——这是意外所致,还是羽羊神刻意为之?

应风色取下鬼面,用力捏他人中,韩雪色吃痛醒来,茫然道:“我……我在哪里?应……应师兄,你怎么在这儿?我……我什么时候回的山上?”应风色一听就明白他搞不清楚状况,冷不防问道:“你不同阿妍私奔了么?”

“私……私奔?没有啊。”韩雪色茫然摇头:“我……我跟阿妍说了,让她暂时别来找我。应师兄,这是……这到底怎么回事?”

应风色无法回答,只觉处处都透着古怪。但人被陡然一问时,最不容易说谎,无论韩雪色何以在此,都不是他自行前来的,怕是被人劫持,打晕后才藏进暗格之中。

而远处的刀剑交击声便在此时响起,来源正是他与鹿希色约好的下一间边厢。

——不好!

鹿希色虽是直觉派,决计不会贸然行事,定是被敌人发现。

应风色无暇与他啰皂,放着又怕他乱跑,被当成目标砍了,以夺舍大法“关”掉其意识,毛族青年重又陷入昏迷。应风色将他扛到邻室,塞进床底,无论是谁劫持韩雪色,要找到他可得再花点工夫;万不幸韩雪色被遗落于此,苏醒后也能自行爬出,不致被困死在暗格之中。

安排停当,这才施展轻功,循声驰援。

江露橙咳得头晕眼花,踉跄趴在廊下,好不容易喘过气来,手软脚软地套上乌裈;一抹腿心红白浆溢,不禁扬起了嘴角。

自从雪晴说了“寄发”之事,她便生出个大胆的念头来,引诱应师兄每轮为她破身,正是这个异想天开的计画所必须。

被陆筠曼收养前她混迹市井,最常出没于花街柳陌的后巷,那是最容易乞食之处,特别适合容貌绞好的小女孩。

而开腿迎客的妓女最是清楚,不是被男人在膣里灌满浓精才会怀孕,只消阳物插入,马眼像流泪似的泌出清液,其中所蕴精华,便可使女子结下珠胎。

“求子的秘诀,就是让男人多干你,懂不懂?”给她吃食的漂亮姊姊们摸她的头,彼此交换眼色,倏忽笑得前仰后俯,花枝乱颤。“只有黄脸婆才须求子,咱们呀,可是烦得不行。要能拿个塞子什么的堵住马眼,不知有多好?”

就算师兄没射,干多了总能怀上。

此事她唯一的对手只有鹿希色。然而大半年间,他俩在龙庭山上日夜偷欢,也没见鹿希色生出颗珠子来,如非女郎有避孕的妙法,就是肚皮够不争气,没有当大房奶奶的命。

什么“寄发”全是虚的,待月事一停,细心挨过了前几个月,再往观心庵养济院安心养胎,届时一哭二闹,求庵中师叔伯做主,无论是同应师兄谈,抑或直接同陶夷应氏谈,自有胎儿作筹码。

像雪晴金刀大马地要名分,谁理她来?是你求他又不是他求你,傻子才授人以柄。

等江露橙回过神,才发现自己笑出来,扶栏撑起时腿心里热辣辣地疼,代表师兄干得够尽兴。这是好事。

然后才见那人在身后。

“……呀!”江露橙差点跳起来,又疼得呲牙,就着月光看清是谁,蓦地放下心来,施展魅力甜甜一笑,撒娇也似。“我……我一下子迷了路,你恼了么?别生气嘛。你为什么不说话?不,那个房间……我不是……你误会啦,我和师兄不是那样的关系。你……你如果要,我也不是不能——”

江露橙最后记得的,是铁箍般叉住雪颈的手,以及那双静静喷出怒火的、焰红色的眼睛。

◇    ◇    ◇应风色与鹿希色、储之沁联手,好不容易在二十招内杀死对手。

未及问明始末,鹿希色破窗而出,将藏匿在窗台下腿脚发软的两名女子杀死,应风色则追出走廊,给了另一名小婢打扮、不过十二三岁年纪,机警夺门而出的少女一个痛快。

储之沁面露不忍,直到应风色捏了捏她溼冷的小手,小师叔才勉强打起精神。

这列边厢与方才针砭江露橙处格局相同,看着像是婢子的房间,庄园中纵有好手,原不该出现于此。

但凡事总有意外。

那约莫四十开外、虬髯倒竖如戟,一身古铜色肌肉的汉子,悄悄摸至此间偷婢子,与一名姿色平庸身段骄人的少女胡天胡地,惊动隔邻的婢女,正逢打着灯笼下轮值的幼婢回房,鹿希色阻之不及,遂对虬髯汉子出手,打的是先除首恶的主意。

那人未携兵刃,以一敌三还支持了近二十招,鹿储二人各挨一拳一脚,储之沁更险被夺了佩剑去,所幸未能得手,否则未必能拾夺得下,足见虬髯汉子的本领 。

应风色甩去锋刃上弹滚的血珠,就着月光一端详,忽失声道:“这人是……我见过他!”鹿希色翻越窗台回房里,蹙眉道:“在哪?什么时候?”

“在驿馆,今儿早上。”应风色喃喃道:“他叫……叫什么来着?是了,叫过雨山,外号我不记得了。是央土有名的刀客。”

过雨山是大清河派近年崛起的青壮好手,与林江磬、戴禅关、方病酒等三人合称“冷月四刀”,声动平望,颇友巨贾王公,且京中诸多骚人墨客相酬唱,现身驿馆之时也是博得最多采声、风采照人的一行。

若教过雨山衣着齐整,手持钢刀,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冷月四刀和韩雪色一样,此时都该在龙庭山下的驿馆。羽羊神移他们来此,意欲何为?又与此轮的目标有什么关系?

蓦地远处火光蠋天,似是庄园另一头出了事,人声隐隐。沿着曲廊,更前头的边厢接连亮起灯火,不管是不是运古色他们闹出的动静,这下是绝不能无声无息摸进主屋。

应、鹿交换眼色,心念一同,应风色对储之沁道:“我们直接杀进主屋去,切不可手软。庄内不知有多少敌人,万一深陷重围,那可是有死无生。”储之沁低声喃喃道:“她们……真是敌人么?罢了,我懂你的意思,别担心我。”三人联袂冲出边厢,循曲廊奔向居间的主屋。

沿途不乏仆役庄客,皆非一合之敌,到得主屋前,曲廊尽头汇聚至此,相邻的庑道间已能眺见龙大方、柳玉骨等,然而却没看到江露橙的踪影。

众人撞破门窗,赫见屋中的纱帐大床上,一男一女赤条条地相拥而眠,约莫是彻夜云雨殚精竭力,此前的骚动竟都没能惊醒鸳鸯,直到此际才跳了起来,男子一抖锦被脱手旋出,破空声如鞭索,应风色识得厉害,低喝:“……快躲开!”一扯储之沁狼狈低头,堪堪避过。

后头的龙大方火刃旋扫,欲正面劈落,锦被却如活物,在遭分断之前,已带着天火翼阳刀猛然偏转;棉絮着火的瞬间,竟将龙大方裹起,余势未停,连人带刀掀翻过去!

应风色匀不出手搭救,急急跃起,奋力扑前。他看穿男子无意缠战,所为无不是为了争取空档破窗逃出,然已阻之不及——直到运古色撞入窗牖,硬生生将那人逼回锦榻前。

男子扯落纱帐,左圈右转,旋风般带着运古色的长杆打烂周遭摆设,但逃生之机稍纵即逝,应风色上前补位,龙大方挣脱火被,以天火翼阳刀和半痴剑的无匹锋锐,却和运古色花费三千八百点换来的百变长兵“璜余谿钓”命运一同,俱被纱帐绞作一团,仿佛薄如蝉翼的纱子是什么神兵也似。

那人步法变幻,宛如登萍踏水、云波流泄,更不稍停,带着三人疯狂打转。应风色只觉体力和内力飞快流失,却怎么也顿止不住,越是挣扎越歪倒踉跄,身不由己,心知遇上前所未见的高手,怕停步的一瞬,来人极招便即出手,不由得心急如焚,偏又无计可施。

蓦听一声铮錝,音律透体,震得三人血沸,却是顾春色的神兵“玉颈琵琶”所发。

那人为之一震,周遭诸人觑得空隙,储之沁、顾春色与言满霜三柄兵刃递入战团。男子一缠一绞,堪堪架住,却无带转六人的余裕,绵力化实;就在纱帛将裂的瞬间,蓦地转过一张熟悉的面庞,奇宫众人肝胆欲裂。

“长老——”应风色失声道:“燕……燕长老!怎会是你?”

此人正是夏阳渊的紫绶首席,近年几乎主导整个长老合议的主心骨,此际人也应该在驿馆之内的燕无楼燕长老!

“你是……”面如冠玉、浑身赤裸的修长男子突然会过意来,怒道:“你是应风色!焉敢以下犯上……啊————!”小半截刃尖穿出腹膈间,却是鹿希色和身扑至,连人带匕撞上他背门。

“事以至此,犹豫什么!”女郎低叱,美眸中精光暴绽,猛穿出披落的秀发。

纱幔搅碎,众人再不犹豫,除应风色之外,五人筒匕齐出,刺入燕无楼身躯!

上一章: 第十卷 贪狼独坐 【第七九折 人鬼一线,谁可扶将】返回目录没有更多章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