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体育修真军事历史幻想悬疑武侠游戏灵异玄幻科幻言情都市完本更新

第三百九十四章 西安城中论胜负

hui329
上一章: 第三百九十三章 莫把愁思付子衿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三百九十五章 马嵬坡前谈兴衰

西安城郊,旗幡招展,伞盖云集,身着号衣的鼓吹乐手与当地军卒队伍分列两边,气势煊赫,周边百姓不晓得要来什么大人物,畏惧不已,纷纷绕道进城。

当先的红罗镶边罩伞下,几名盘领乌纱的红袍官员聚在一处,喁喁私语。

「怎地人还未到,马府台,该不是有何疏漏吧?」陕西布政使安惟学脸颊瘦削,棱角分明,炯炯双眸一转,不怒自威。

「断然不会,下官自潼关开始便安排铺马通报行踪,那一行人一早离开临潼新丰驿,今日定会到达。」

西安知府马炳然用宽袖擦拭着额头汗渍,冲着驿道尽头翘首以盼,颇有些望眼欲穿的意思。

一声冷哼,方面修髯的陕西按察使曲锐愤愤一甩衣袖,「行之兄,臬司衙门尚有诸多公务待理,恕小弟先行一步。」

「臬宪,休要意气用事,丁南山一路西来,晋境同僚丢官下狱者已有数十人,前车之鉴不远,万不可因迎迓小事结怨缇骑啊。」马炳然都快急哭了,要不是身在省城,他这知府不够看,谁愿拉你这倔驴出来。

「丁南山奉旨出巡,本官若是有罪,任他拿问罢了,何须大肆铺陈,怠慢地方公务!」曲锐扬首昂然。

「朝仪,休要聒噪。」安惟学对着曲锐微微摇头。

曲锐可以不给马炳然情面,但对素以清谨闻名的安惟学却发不出火来,放缓语气,闷声道:「行之兄,南山小儿迟迟不至,分明有意轻慢,我等若一味曲意逢迎,岂不让天下耻笑。」

「三司大员俱都在此,谁都可以借故不来,唯独朝仪你——不可不来。」安惟学注视曲锐,沉声道:「丁寿此来,皆因郿县民女宋巧姣不服判决,进京鸣冤所起,你掌一省刑名,若是丁寿问起案情,你如何能不在!」

安惟学将目光投向另一边的红罗华盖,「你我皆饱读诗书,难道养气功夫还比不得黄口稚子!」

曲锐顺着安惟学目光望去,见那边曲柄伞盖下,坐着一个清秀的锦袍童子,不过总角幼龄,面上却显露出一股与年岁不称的沉稳之气。

曲锐识得这童子是弘治十四年病薨的秦昭王朱秉欆长子朱惟焯,这孩子刚脱襁褓便父母双亡,由伯祖母秦简王王妃抚育,而今年龄尚幼,莫说袭爵,连秦王世子的封号也未请到。

朱惟焯与西安各司衙门官员一般,都是早早在郊外等候,等到如今同样时候不短,可仍旧仪态闲雅,言行守矩,让心中烦躁不已的曲大人老脸发烧,不好再说些什么。

秦王府承奉贾能将一条布巾呈给小主人,低声道:「小爷,这人还没影儿,要不您到暖轿里歇息片刻?」

接过手巾擦拭额头及鼻尖汗水,朱惟焯缓缓摇头,「不必。」

「恕奴婢多嘴,您年纪小骨头嫩,何必受这风吹日晒的活罪,便是迟迎片刻,谅地方官儿们也无人与您计较些什么。」贾能从小看着朱惟焯长大,见他受罪心中不忍,好言相劝。

「地方或许没人说些什么,可府里却一准会有人搬弄是非,」朱惟焯目视前方,轻声说道:「贾伴,你知道,伯祖父无嗣,父王以旁支承袭王位,不知引得秦府宗支多少人眼红,袭爵不过一年,父王与母妃便双双亡故,若非伯祖母将我从小带在身边,不离左右,我也不知能否长到今日……」

「小爷……」见小主人本该天真烂漫的年纪,却过得如履薄冰,贾能喉中哽咽,「您放心,有奴婢在,断不会让人动您一根汗毛。」

「快擦擦,哭哭啼啼成什么样子。」

朱惟焯将手巾递与贾能,淡然道:「天家无亲情,我已想开,既生在皇家,享锦衣玉食之富贵,便该承受这尔虞我诈的危局。」

贾能张口欲劝,又不知从何说起,天家无情,皇门无义,古今中外,概莫如是,又岂是他这一个王府承奉能改变得了的。

主仆二人心情复杂,嘿然不语,一直翘首企足的马炳然突然惊喜大呼,「来了来了!终于来了!」

官道尽头,一行车马迎着秋风迤逦而来,观马上骑士装束,迎候的众人心中巨石落地,人终于到了。

车马行近,马上骑士也惊讶于眼前兴师动众的人潮,一骑催马上前,大声喝问道:「锦衣卫都指挥使丁大人在此,前方何人当道?」

安惟学与曲锐等人交换一番眼色,安惟学上前两步,略作拱手道:「陕西三司及西安府上下僚佐,恭迎缇帅大驾。」

队伍当先的一辆马车厢帘轻挑,一个年轻人跃下车辕,疾行数步,隔着老远便抱拳施礼,边走边笑,「诸公皆民之父母,牧守一方,日理万机,拨冗来迎,丁某已是惭愧不安,累得诸君久候,更是罪莫大焉。」

安惟学等人先是讶异这位锦衣缇帅竟如此年轻,随后丁寿的态度更令众人愕然,他们早听说这位丁大人一路过来,黄河那一边的官场是鸡飞狗跳不得安生,至今余波未息。

可怜徐节堂堂山西巡抚,只因不满丁寿居高临下的威胁语气,上奏申诉想讨个公道,便被发出前事削职为民,大家彼此都做了几十年的官了,谁敢说屁股底下绝对干净!此番这么给丁寿面子集体迎送,除了官场礼仪,一多半也是被吓得,都打算委曲求全一番,把这尊瘟神早日送走完事,哪怕他年轻气盛,说些不中听的,大家也捏鼻子认了,没想到一见面这小子说话客气,平易近人,似乎不像传说中的那般不近人情。

尽管疑窦丛生,一众大小官吏也都依次上前见礼,陕西布政使安惟学、按察使曲锐、都指挥使刘端、秦王公子朱惟焯、西安知府马炳然,其他什么长安知县、咸宁县令云云总总,丁寿记不全,也懒得去记。

「缇帅奉旨出行,为国宣劳,一路辛苦,下官于馆驿略备薄酒,为大人一行洗尘,请缇帅枉驾就席。」西安知府马炳然欠身笑道。

「这个么……」丁寿额头微蹙,语意踟蹰。

「缇帅可有不便之处?」安惟学问道。

「丁某并无不可,只是同伴中有人受了风寒,亟需求医问诊。」

「哦?」按察使曲锐庞眉轻扬,「寒邪入体非同小可,老夫识得城中一位名医,专善此症,缇帅可将病患交于臬司,老夫命人即刻送往诊治。」

曲锐见丁寿不应,反而面色古怪,攒眉道:「缇帅不信?」

「不是不信,而是不便。」丁寿苦笑,「患病之人与臬宪有些瓜葛,乃是尊驾治下的民女宋巧姣。」

丁寿来西安做什么,大家心知肚明,曲锐也知道那丫头在京中告了自己一状,打官司的被告总是喊冤,老爷子也没当回事,可现在却被丁寿不信任的语态给激着了。

「犯人反异,家属称冤,自可按级上告,国法如此,老夫听其自便,缇帅若是查出故加以罪,按律本官甘受连坐全罪,可缇帅若以为本官会对一孤弱民女泄以私忿,未免将曲某看轻了。」曲锐大袖一挥,怫然不悦。

「臬宪休要急躁,缇帅并无他意,只是为大人着想,希冀曲公避嫌为上。」

马炳然笑着做起了和事佬。

「事关利害,缇帅所忧不无道理。」安惟学捋髯沉吟,「不若便交予藩司衙门来办。」

「行之兄,你怎地也怀疑我?!」老友也质疑起自己,曲锐更觉羞怒。

「有劳方伯了。」丁寿欠身道谢,又冲着曲锐略带歉然道:「曲大人,多谢好意,丁寿谢过。」

重重哼了一声,曲锐将头扭向一边。

丁寿也没心思和老家伙置气玩,匆匆安排手下护卫交接。

「朝仪,你……」

安惟学想安抚曲锐几句,不想曲大人两眼望天,来个充耳不闻。

一声喟叹,安惟学低语道:「朝仪的品行操守我自是信得过,但世间多是道听途说,以讹传讹之辈,如今那宋氏巧姣病情究竟如何,你我可还未见到,若是那女子福薄……」

曲锐耸然动容,不错呀,女子大多体弱,万一那宋巧姣沉疴不起,一命呜呼,他又如何分说得清,安惟学而今是替他挡灾啊。

「行之兄……」

安惟学摆手道:「你我兄弟,莫要言他。」

那边丁寿已经交代清楚,马炳然热心地恭请众人起行,各人乘轿的乘轿,骑马的骑马,两行鼓吹前面引导,旗幡招展,一行人浩浩荡荡地进了西安府城。

***    ***    ***    ***

鼓乐声喧,鸣锣开道,陕西三司及府县各级衙门的仪牌密匝如林,冠盖云集,队伍所过之处,街上百姓纷纷避让,不敢直视。

「好大的阵势,这位丁大人的排场可真不小。」

临街的一处酒楼上,司马潇端杯噙笑,凭栏俯视。

「哼,不过小人得志,沐猴而冠罢了,」一旁捧着酒壶的慕容白菱唇轻撇,神情不屑,「若是帮中摆开排场,师父的气势定胜他十倍。」

「哦?」司马潇剑眉微微扬起,转向另一侧的伊人,笑问:「映葭以为呢?

「没看到,不晓得。」白映葭不自觉摸了下腰间匕首,蓦身回席坐下。

司马潇挥手制住慕容白几欲冲口而出的抢白之语,轻笑一声,也回到席间,

「不错,眼见为实,凡事未得亲见,切莫妄下断言,白儿,还不谢过映葭师叔指点。」

慕容白闻言神情一窒,呆站未动。

司马潇眼波轻转,不满之色一闪而逝,慕容白霍然惊觉,躬身施礼,「多谢师叔。」

白映葭蛾眉轻敛,缄默不言。

「酒逢知己千杯少,来,映葭,我再敬你一杯。」

司马潇言笑晏晏,举杯相邀,白映葭不声不响地陪饮了一杯。

放下金杯,司马潇斜睨呆立一旁的慕容白,「白儿,把盏。」

「师父,没有酒了。」慕容白回道。

身在酒楼,司马潇不但自带酒具,连侍酒也是由女弟子代劳。

「再温一壶来。」

慕容白朱唇微翘,美目满含嫉恨地扫了白映葭一眼,不情不愿地捧起酒壶。

「不必,我乏了,今日到此为止吧。」白映葭正待起身,突然被司马潇扶住了香肩。

不待白映葭相问,司马潇嘴角一抹,「上来一位高手。」

举手一招,酒楼雅间的隔扇门无风自开,现出了外间大堂的数张散座,拐角楼梯处,一个白袍人正款步登上二楼。

慕容白见这白袍人浓眉大眼,躯干丰伟,左手握着一柄宽约四指的长刀,那把刀的由柄至鞘,长过四尺,通体血红,鲜艳刺目。

「师父,此人似乎是」关西无极刀「战千里。」慕容白附耳低语。

司马潇微微颔首,没有说话,听闻战千里是近年西北道上崛起的青年高手,出道以来连胜一十九战,声名鹊起,但他与天幽帮却素无瓜葛,今日怎会寻上门来,她心中虽疑,却也没放在心上,若是来寻麻烦的,直接料理了便是。

战千里虎目四转,大步走向了大堂角落,冲着一张桌子前的食客背影大声喝道:「萧别情,我寻你寻得好苦!」

背对战千里的食客一身青布长袍,闻声苦叹,「若只寻萧某喝酒,萧家快意堂永远欢迎战朋友,我又何必躲在这里!」

「你我比试以后,随时可以喝酒。」战千里双手拄着连鞘长刀,炯炯目光凝视着眼前背影。

「战朋友,你出道以来连胜十九场,其中不乏江湖名宿,前辈高人,萧离不过一江湖浪子,阁下又何必苦苦相逼?」

「胜不过春风快意刀,学刀又有何用!」战千里将无极刀在楼板上重重一顿,厉声喝道:「萧离,你已得刀圣前辈真传,却屡屡避而不战,对得起萧家在武林的赫赫声名么!」

这通大喝声若洪钟,震得周边食客耳鼓作痛,蹙眉不已。

一声无可奈何的叹息,这位武林四公子之首的别情公子终于起身转了过来,只见他疏眉朗目,丰姿俊雅,只是眉宇间几道川字细纹,郁郁凄苦之色挥之不去,看来不过三十左右年纪,两鬓之间已有点点星霜。

见萧离起身,战千里立即屏气凝神,如临大敌,手腕一震,四尺二寸的无极宝刀破鞘而出。

楼上食客见有人拔刀相向,顿时一阵惊呼,胆小的甚至直接钻到了桌子下。

萧离团团拱手,说道:「萧某与朋友切磋技艺,扰了诸位雅兴,心中抱愧,斗胆请诸君移步他处,此间便由在下做东。」

大家可不关心有没有人结账,何况能不能走也不是你来做主,得看拿刀的同不同意才是。

「都他娘看我干什么,没听见萧公子让你们滚嘛!」战千里眼中只有萧离,哪管别人境况。

话说得不中听,旁人却如奉纶音,张皇失措地挤下了楼梯。

「你的刀呢?」战千里问。

「春风快意刀出必见血,谓之不祥,少用为妙。」

「你看我不起?!」战千里横眉怒喝。

「不敢。」萧离摇首,「战兄只想公平一决,何必纠缠萧某是否用刀呢?」

一声暴喝,战千里腰运于肩,肩通于臂,身形如暴风般猛然旋转,刀锋划出一道耀眼的长弧,刀锋未至,相邻的几张桌椅已被刀气撕裂,刀光直趋萧离。

死亡交织的旋风刚一及体,萧离整个人便像秋叶般被风激起,任凭狂风肆虐,他只随风飘荡,若即若离,刀光始终追不上他的飘忽身形。

刀光卷起的风势转瞬稍弱,萧离空中探手,一把抓住战千里的手腕,顺势一带,战千里旧力将尽,新力未生,高大的身躯霎时腾空飞起,「蓬」的一声,又砸碎了一张方桌。

战千里翻身而起,一张国字脸涨得通红,他刚才那一摔只是萧离借力而为,身上并未受伤,可是心中所受羞惭更胜外伤,起身后一句话也不说,「轰」的一声,破窗而出,引得街上行人惊叫,去的竟比来时还要痛快。

「别情公子果然名不虚传。」目睹一战的司马潇抚掌轻叹。

「战壮士功力深厚,萧某取巧而已。」萧离也早已留意到雅间内观战不走的三人。

「以势赢者势颓则衰,以力胜者力尽则亡。战千里以为凭借他童身修炼的纯阳无极功,便可以力胜巧,真是小觑了萧别情。」

「尊驾眼界不凡,未敢请教是哪路朋友?」萧离抱拳施礼。

「司马潇。」司马潇道。

「原来是天幽帮司马先生大驾,先生既到长安,可容在下一尽地主之谊。」

萧离剑眉轻扬,对来人身份略微惊讶。

「若是有暇,定当拜会。」司马潇对萧离邀请既不应承,也不拒绝。

萧离还要再言,突然眉头轻颦。

一阵嘈杂楼梯声,几名青衣捕快拎着锁链铁尺腾腾腾上了二楼,吵吵嚷嚷道:「什么人大胆闹事?」

「鲍捕头,辛苦。」

一见萧离,那几个捕快顿时换了一张笑脸,领头的捕头欠身笑道:「原来是萧公子,小的们给您问安了。」

转目扫视狼藉一片的酒楼二楼,鲍捕头大嘴一撇,「可是又有人来寻公子的麻烦?」

「算不得麻烦,累得诸位兄弟辛苦一趟,改日请酒赔情。」萧离道。

「公子爷客气,平日弟兄们没少受您的赏钱,这点小事算得什么,只是……

」鲍捕头纠结一番,还是道:「今日城内来了大人物,太爷一再强调要地方靖安,似这等事最好……不要让小的们为难。」

「萧某知晓,今后断然不会。」

「谢公子体谅。」几名捕快躬身行礼,又匆匆下了楼去。

「店家……」萧离唤住躲在捕快身后缩手缩脚的酒楼掌柜,「今日萧某不慎,扰了贵店生意……」

「萧公子莫要客气,小人只是怕那莽夫闹出人命,才斗胆报官,实不知公子牵扯其中啊!」掌柜的点头哈腰,眼泪都要出来了,长安萧家树大根深,岂是他一个小小酒楼敢轻易得罪。

「店家无须多虑,事因萧某而起,一应账目算在快意堂上便是。」

掌柜的连称不敢,萧离执意,这才唯唯答应。

「司马先生,萧某扫席以待。」萧离拱手作别。

司马潇颔首致意。

「虚而不虚,弱而不弱,以虚胜实,无劲胜有劲,这便是春风快意之道么?

」司马潇瞑目沉思,喃喃自语。

「什么虚虚实实,在师父手下绝过不了三招两式!」慕容白对师父永远迷之自信。

淡淡扫了弟子一眼,司马潇对静坐不语的白映葭笑道:「素闻白师叔博学多才,善采众家之长,映葭以为如何?」

「看不懂,爹从不和我说这些,我只知适才那一刀——我躲不过。」白映葭道。

「嗤——」慕容白鄙夷地轻声嗤笑。

司马潇的嘴唇也勾起了一个优美的弧度,随后按住了白玉般的柔荑,「没关系,今后有我在,我可以同你说。」

白映葭垂目默默凝视着覆盖在自己手上的那只雪白修长的玉掌,指甲修剪整齐,也未同其他女子般用花汁染甲,掌心有意无意地在她手背上轻轻摩挲。

「司马潇,你答应帮忙找到我爹?」

司马潇一怔,随即笑道;「不错,我本该拜会一番师叔的。」

「希望你言出必践。」白映葭抽掌离座。

***    ***    ***    ***

入夜,天幽帮在西安城中的一处宅院。

「白儿,传令帮中弟子,查寻冷面魔儒白壑暝下落。」司马潇顿了一下,又道:「还要留意萧别情的动向,萧逸轩那老鬼已多年不露行踪,无论死活,总要查个清楚。」

「弟子遵命。」慕容白恭谨听令。

「师父她老人家有意再履中原,八成是想会会这些老朋友,咱们要早做准备。」司马潇负手轻笑。

「时候不早了,你也早点安歇吧。」

「是,师父也该入寝了。」慕容白又应了一声,见眼前师父傲然挺立的背影,玉面突然飞起一片红霞,默默上前轻解司马潇衣袍,「弟子服侍师父。」

「不必了。」司马潇蓦然转身,挥臂搡开慕容白,「从今天起,你不必侍寝。」

「师父?!」慕容白惊疑不解,「可是弟子做错了什么?」

「你没做错什么,只是我想做些改变,这事以后可以由别人来做。」慕容白推开轩窗,凝望远处的一间厢房——白映葭休憩之所。

***    ***    ***    ***

西安府,京兆驿。

「咳咳……」宋巧姣斜倚床榻,容色憔悴,她赶赴京城便是一路风餐露宿,还未将养好身子便又西行入关,心忧体乏,内外交征,全靠一口气撑着,返乡日近,心中悬石落地,终于病倒。

「宋姑娘,你病情如何了?」丁寿离着宋巧姣有七八步远,遥遥问话。

「吃了一副药,已见大好。」宋巧姣指着榻旁座椅,「大人请坐。」

「丁某应酬得一身酒气,怕会熏着姑娘,还是罢了。」 丁寿连连摇手,心道要是过了病气,二爷可不亏死。

宋巧姣哪知这货算计,为他细心感动不已,「为妾夫之事,累得大人劳苦奔波,妾身一家永世不忘,待妾夫雪冤出狱,民女夫妇定为大人立长生牌位,日夜祷告,祈求大人福寿绵长。」

「这些客气话就不要讲了。」丁寿奇怪,怎么大明朝这些人动不动就整来世报答、结草衔环这套没影儿的事,真有这心你脱光了往床上一躺,二爷上不上是一回事,起码也算个态度不是。

「今日宴上观曲锐言行,虽刚愎偏激,但绝非是非不分,颠倒黑白之徒,丁某只是想问姑娘一句实话,你可确信傅鹏是受了冤枉?」

「这……」宋巧姣略一犹豫,便斩钉截铁道:「妾身深知夫家为人,断不会做出戕害人命之事,若有一句虚言,情愿以命相抵。」

「那也不必,申诉不实,按大明律杖责一百,还不到砍头的地步。」二爷这阵子法律常识算没白补。

「既然你笃定此事,便好好调养几日,我们启程赶赴郿县。」丁寿起身欲走。

「大人,民女身体无恙,可立即赶路。」宋巧姣撑起身子道。

看宋巧姣勉力强撑却满怀期盼的目光,丁寿只得点头,「也好,一路慢行,本官也正好顺路办些旁的事。」

上一章: 第三百九十三章 莫把愁思付子衿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三百九十五章 马嵬坡前谈兴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