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体育修真军事历史幻想悬疑武侠游戏灵异玄幻科幻言情都市完本更新

第三百九十一章 平阳府伊人离群

hui329
上一章: 第三百九十章 浑源州秀才遇兵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三百九十二章 且将离情托宝玉

平阳府后衙。

随手将公文丢在案头,丁寿揉揉紧皱的眉心,寒声道:「这印不是假的?」

快马赶回的昌佐垂手堂下,恭敬道:「卑职无能,确是看不出伪造的痕迹。

丁寿知道这种官场油条老于世故,不会把话说死得罪人,连连冷笑,「好啊,连我镇抚司大印都可盗用,白莲教还真是神通广大。」

听出丁寿语气不善,昌佐等人全都不敢接话,低头不语。

「郝凯!」

「属下在。」郝凯出列应声。

「立即传信回京,让钱宁接手南司,一个个过筛子,把这动印的人给我揪出来。」丁寿在案头重捶了一拳,恨恨说道。

郝凯领命退下。

手指无规律地敲打着桌面,丁寿眼光从昌佐、沈彬等人脸上扫过,看得几人心虚低头。

「麻家是什么来路?」

昌佐上前禀道:「麻家祖籍祁山,以善养战马闻名,数代前迁徙至大同右卫,几代开枝散叶,子弟多从军伍,屡有升迁……」

「行伍世家呀,难怪还想打本官。」浑源发生的事昌佐不敢隐瞒,一五一十都具文上报,丁寿气恼有人冒充锦衣卫之余,对麻家那哥几个倒也多了几分兴趣。

「不开眼的东西,敢对大人不敬,属下这便按勾结白莲妖人,图谋不轨的罪名,将麻家这几个一体拿问。」沈彬目露凶光,狠狠说道。

昌佐听闻欲言又止,丁寿一眼瞥到,「老昌,有什么话直接说?」

「禀卫帅,麻家几代卫国戍边,薄有辛劳,且从他们缉拿凶顽一事来看,应与逆案无从关联。」

「昌千户,难道他们言语间对卫帅不敬,便不是罪过了!」沈彬瞠目道。

「这……自然也是。」昌佐也不愿直驳这位东司房百户,只是躬身向丁寿道:「麻芳也为一时口舌之快追悔不已,委托属下献上一匹西域良驹,权作赔罪之礼。」

「一匹马就想把这事结了,哪有那便宜事,何况什么良驹,能抵上我家大人苍龙驹万一么!」沈彬撇着大嘴,满脸不屑。

「当是比不上,不过也颇有可取之处,卫帅一见便知。」昌佐性子温和,并没有过多吹捧麻家那匹宝马。

沈彬还要再言,被丁寿打断,「好了老沈,别得理不饶人了。给大同那边传信,将那干假冒缇骑与牧场涉案之人移送太原,交巡按御史王廷相一一鞫问甄别,勿枉勿纵。」

后一句话是说给昌佐听的,丁寿又嘱咐了一句,「行文大同府让镇军出一队军卒护送,这群白莲妖人太过猖狂,别再出了纰漏。」

***    ***    ***    ***

「咚咚咚」、「咚咚咚」,丁寿轻叩房门,「戴姑娘?戴姑娘?」

屋内无人应答,丁寿蹙眉,「再不出声,丁某可进去了?」

还是无人出声,丁寿推开客房门扉,径直走了进去。

屋内收拾得纤尘不染,床帐内席褥齐整,好似无人睡过。

「嘿,这丫头,连招呼都不打就跑了,不知礼数。」丁寿掐着腰在房内运气。

「小淫贼,你说谁不知礼数呢?」又甜又清的声音在头顶响起。

无奈叹了口气,丁寿仰起的脸上已是笑容遍布,「自然是在下不知礼数了,府衙逼仄寒酸,累得姑娘只能梁上休憩,实在失礼。」

一袭青衫的戴若水半坐在屋梁上,修长玉腿微微蜷起,两只葱绿绣鞋随着她的足尖轻轻晃动。

「算你识相,白家姐姐可寻到了?」

「啊?」丁寿颓然摇头,他等到天亮也没见白映葭来寻自己,回身去找半个人影也没见到,那小娘皮连平阳府落脚的几间草堂都未曾回去。

「那你还不去找她,跑来寻我作甚?」戴若水螓首一扭,转向一边。

「不找了,她那身功夫加上我那把削铁如泥的屠龙匕,在江湖上自保有余…

…」丁寿揉揉发硬的脖颈,「若水姑娘,咱不能下来说话么,我这样好累。」

「本姑娘偏不下去。」戴若水琼鼻微皱,这几日丁寿悉心照顾,她却心情复杂,喜怒无常,只想着如何与丁寿拗着来。

「不下便不下,这样角度挺好。」丁寿将脖子又向一旁侧了侧,眼神直勾勾地向人家姑娘裙下瞧去。

只在室内,戴若水穿着随便,衫裙下并未着长裤儿,如今两腿半屈半伸,半截光莹水白的小腿早已滑出裙边,本来以戴若水不拘小节的性子,这也算不得什么,可丁寿那副标准色狼的神态,瞅得她脸热心慌,浑身不自在。

抻平裙角,将两足都缩进裙内,戴若水冲下面轻啐了一声,凶巴巴地说道:「果然是个不折不扣的小淫贼,再看小心你的眼睛。」

可惜这副模样吓不住色胆包天的丁寿,嘿嘿坏笑道:「反正在下已坐实了这个罪名,姑娘又不愿下来,不若借此机会多饱饱眼福。」

「做梦。」戴若水岂会让他如愿,翻身轻飘飘落下,且有意运功压制,裙裾不扬,袜不生尘,让瞪大了眼睛的丁寿好生失望。

戴若水拍拍手掌,乜眼问道:「哎,你那个娇滴滴的同门便这样流落江湖,你放心得下?」

「放不下又如何,」丁寿两手一摊,「你成天要寻魔门晦气,以她那个性子,若在一个屋檐下,怕会三天两头找你动刀子,那我才要操碎了心呢。」

「想吃又怕烦,这可不像你小淫贼的脾性。」戴若水顺嘴嘲讽一句,随后眼珠一转,「诶,要是我和她真动上手,你帮哪个?」

「肯定帮她啊。」丁寿回得干脆痛快。

不等戴若水柳眉竖起,丁寿便忙着解释,「你武功高出她太多,便是加上我也未必是你对手,总不能太欺负人吧。」

戴若水朱红菱唇微微翘起,意味深长道:「我可没有人送的神兵利器助阵,胜败未知哦。」

「吃醋了?」丁寿凑前低声笑道。

「谁吃醋?你以为你是谁?不要脸的小淫贼!」戴若水俏脸一板,扭过身去。

「到了你这般功力,摘叶飞花也可伤人,神兵利器又有何用,送你旁的宝贝吧。」

***    ***    ***    ***

马厩之中龙吟虎啸,好不热闹,丁寿的苍龙驹与大同送来的白马隔着老远便针锋相对,引颈长嘶,几名马夫也拉扯不住。

可怜厩中其余马儿被这两匹龙种对抗殃及,四蹄战战,瑟瑟发抖,连个响鼻也不敢打。

「怎么回事?」丁寿过来便见到这么一副乱象。

「禀大人,这两匹马一对眼便暴躁不安,怎么也安抚不下。」负责带马的锦衣卫苦着脸道,「昌千户送来这匹马实在顽劣,已然踢伤两个人了。」

丁寿为难地揉揉鼻子,「本想送姑娘一匹宝马解闷,谁想到……不如改日再换一件礼物吧。」

「古来宝马自有龙性,性子温吞吞的可不是良驹。」

戴若水走上前,不顾劝阻地让人松开缰绳,伸手轻轻梳理马匹鬃毛。

说来也怪,本暴躁不堪的白马在戴若水的轻抚下变得温顺乖巧,甚至曲蹄俯身,方便她的动作。

「奇了怪了,这畜牲竟也是个看脸的。」见手下数人都降服不住的烈马,在戴若水身边如绵羊般温驯,丁寿忍不住吐槽。

「你说什么?」戴若水扭身问道。

「没,没什么,不想若水姑娘还是驯马高手。」丁寿晃着脑袋,东拉西扯。

「那是自然,本姑娘降禽控兽,无所不能。」戴若水自矜一笑,灵巧地翻上马背,马儿扬蹄奋起,她安然若素,谈笑自若。

「这马与姑娘倒是有缘,不如由你取个好名字吧。」丁寿上前也想抚摸马鬃,套套交情,那马却昂首躲开,丝毫不给丁缇帅面子。

看着丁寿吃瘪,戴若水咯咯娇笑,「此马是西域良种,桀骜不羁,通体雪白,就唤作」照夜白「吧。」

照夜白是唐朝西域进贡给玄宗皇帝的名马,与这匹白马外貌秉性倒也有几分相像,丁寿点头,「此马足轻体健,确有」龙池十日飞霹雳「的气势,这礼儿姑娘可还满意?」

「凑合吧。」

戴若水樱唇轻抿,故作随意,眉梢眼角的笑意却怎么也隐藏不住,丁寿看在眼里,还想取笑几句,却恰有手下人来报。

「卫帅,王按院着人护送二位姑娘已至衙前。」

挥手屏退手下,丁寿笑道:「戴姑娘,丁某有客到了,稍后再来陪你。」

「你的女客多得很,不必管我。」戴若水漫不经心地说道。

丁寿告罪一声,随人去了前衙。

戴若水秋波流转,若有所思。

***    ***    ***    ***

一辆乌篷马车静静停在府衙前。

笑容满面的丁寿迎出大门,不理前后行礼问安的护卫,径直来在车前,一手挑起车帘道:「惊闻芳驾忽至,丁某迎迓来迟,还请二位恕罪。」

帘布挑开,现出皓齿明眸、云鬓花颜的二女,宋巧姣惶恐道:「承蒙大人一路照顾,小女子岂敢言罪。」

「大人再造之恩,未尝报答万一,此言可是要愧杀妾身?」玉堂春看来身体调理得不错,言谈机锋未减。

丁寿哈哈一笑,伸手虚扶,「请。」

虽然车下已放了矮凳,二位弱女子无人搀扶下车却是不易,何况堂堂缇帅纡尊降贵做这丫鬟婆子该干的接引勾当,她二人也不好说什么男女授受不亲这类煞风景的话。

宋巧姣当日在皇姑寺是被丁寿抱回的丁府,一回生二回熟也想得开了,虽神情扭捏,还是乖乖伸出柔荑,由丁寿搀着下了马车。

玉堂春则面色如常,广袖舒卷,盖在丁二腕上,借着这层阻隔,才伸出柔嫩洁白的纤手,扶着手腕步下车辕。

小娘们,跟二爷来这套,丁寿对这做派嗤之以鼻,嘴上却不多说什么,含笑引二女入内,他才要随后踏上石阶进府,忽然道边一个人影窜了过来。

未等那人近前,身边护卫已纷纷抽刀在手。

来人是个乞丐,一身补丁摞补丁的破烂衣衫,乱蓬蓬的头发,干瘪的脸颊上杂乱地长着几缕又黑又脏的胡子,面对刀丛毫无惧色,抱拳拱手道:「请问可是缇帅丁大人当面?」

「你是哪位?找本官何事?」丁寿挥退从人,向乞丐问道。

「在下丐帮五袋弟子常四脚,接大信分舵丁舵主青蚨令,向足下传一个消息。」乞丐从身上取出一个蜡丸,双手递上。

京里出事了?!丁寿心中一惊,他此番出的是公差,沿途都有锦衣卫的明桩暗线,传递消息快捷安全,何须动用丐帮?

心头忧烦,丁寿也顾不得这乞丐身上出来的东西是否干净,直接捏破蜡丸,取出里面的一张纸团,展开细看,只有短短一句话,落款却是谭淑贞。

大明这地界也是邪了,这都能扯上关系,看清纸条内容的丁寿松了口气,家中总算无事,谭淑贞虽心急如火,却没动用锦衣卫传递私信,连这短信也只是说清她与苏三的关系,请他照拂一二,并没有强求他做什么。

误打误撞,救的还是自己人,看来这年头还是要多做好事,丁二不由真有点相信了善恶有报的因果之说。

原以为救了兄弟女人,现在看起来成了便宜女儿,那王顺卿岂不是该管自己叫爹,丁二爷不无恶意地开始揣摩。

正当丁寿胡思乱想的时候,看守马厩的锦衣卫急急忙忙奔了过来,「大人,戴姑娘骑着您送的马从后门走了……」

***    ***    ***    ***

夕阳西下,一所孤零零的茶寮立在道旁。

茶室不大,仅用几张竹帘分隔成四五块,此时没什么客人,金色的阳光透窗而入,照在柜前打盹的茶博士身上。

茶博士年岁已然不小,两鬓霜白,面容忠厚,正享受着身上暖洋洋的日光酣然入梦。

光线突然被阴影挡住,茶博士警觉地张开双眼,待看清来人后,惊惶起身施礼,「属下拜见堂主。」

方面短髭的汉子威严点头,冲身边的赵景隆延臂道:「赵兄请。」

「罗兄请。」只说了三个字,赵景隆便掩唇一阵咳嗽。

茶博士尽力地将一张桌子收拾得一尘不染,热情地迎着二人入座。

「堂主,您二位用什么茶,小人这便去准备。」作为白莲教多年暗线,老茶博士晓得教中事知道的越少便可活得越久,对赵景隆身份没有多问一句。

「用我的。」罗堂主取出一个纸包。

茶博士答应一声,便去添柴烧水。

罗姓堂主与赵景隆默默对视,不发一言。

「赵兄,令郎……」罗堂主率先打破沉寂。

「圣教大业,一个儿子算得什么。」赵景隆语气平静,双拳握得青筋暴起,「姓丁的狗官屡坏我教大事,这人绝不能留。」

「赵兄放心,我已传信邵堂主,新仇旧恨自有了断,还是关注眼前事要紧。

赵景隆不再多言,半晌才道:「那人会来么?」

「应该会。」罗堂主语气不定,心中也是没底。

茶寮中再度静谧,只见茶釜中沸腾蒸起的雾气缭绕。

「茶好了,二位请用。」茶博士专注本业,不敢多听多言。

茶香缠绕鼻端,二人却静坐不动。

「黄山云雾,好久未喝了。」

一个阴柔的声音突然响起,赵、罗二人不惊反喜,蓦然起身下拜。

「圣教白莲使者赵景隆、大智分堂罗廷玺拜见救世右使。」

一张竹帘后多出一个青衫背影,仿佛一直坐在那里般,淡淡道:「可否讨杯茶喝?」

茶博士已被来人鬼魅般的出现惊得完全呆住,直到罗廷玺重重咳嗽一声,又眼神示意,才反应过来,惊慌失措地上前斟茶。

低头注水时茶博士发现摆在青瓷茶盏旁的一对手掌白皙修长,忍不住顺着手臂抬眼偷觑,这一看比方才凭空多出一个大活人还要让他惊讶,热水洒出茶盏还不自知。

「小心点。」来人轻声提醒。

「属下失礼,属下告退。」茶博士收摄心神,恭声退下。

「咱们有年头不见了吧?」来人端起茶盏,细细品味茶香。

「是,教中兄弟对右使思念不已。」罗廷玺道。

「这些人里怕不包含我那位教主侄儿吧?」

「教主嘴上不说,心里还是记挂您老的。」赵景隆接口道。

罗廷玺猛然一扯赵景隆衣袖,赵景隆才省起这位多年不见的教中长者最为忌讳某些字眼,匆忙改口。

「多年不见,右使青春常在,风采依旧,教主定然心安。」

「你这小鬼倒是嘴甜依旧,讨人喜欢。」

五十余岁还被称作「小鬼」的赵景隆笑容尴尬,幸好对方也没在这个话题上继续纠缠。

「你们的事我知道了,早说教中尽是些成事不足的废物,我那侄子偏听不住劝,当年留了证据,如今连活口都有了,也没个长进。」

「是属下思虑不周,手尾不清,还请右使施以援手。」罗廷玺道。

「念在你家长辈份上,我替你把人灭了。」来人说道,如同捏死一只蚂蚁般随意。

「杨林是杨使者骨血,如今江南还要仰仗杨兄奔走,人还是救下得好。」赵景隆想起自己儿子,心中一痛。

「那多麻烦啊,万一露了相,我还得杀了杨家那小崽子。」来人很不情愿。

「不敢劳烦右使,只请将镇军押解的路线时间告知便可。」罗廷玺急忙道。

「等信儿吧。」茶盏放下,人也恍如幽灵,飘忽不见。

二人这才长身而起,擦擦额头冷汗,只觉比与人生死决斗一场还累。

「老梁,你在这处多久了?」 罗廷玺转对角落里的茶博士道。

「回堂主话,已经八年零七个月了。」茶博士老梁躬身回话。

「这么长时间,辛苦你了。」罗廷玺叹息一声。

「为教中大业,属下死而无憾。」

罗廷玺颔首,「那你便去死吧。」

「堂主,属下犯了何错?!」老梁惊恐喊道。

「你没错,只是见了不该见的。」罗廷玺摇首喟叹,隔空挥出一拳。

离了七八步远的老梁胸骨骤然凹陷,一口鲜血喷出,仰面栽倒。

「好一手大光明拳!」赵景隆抚掌轻笑,踢翻茶釜,将店中帘幕扯下投进窜出的火苗上。

不多时,这间孤零零的小店连同它的主人,被一片火海吞噬,湮灭掉了一切痕迹。

上一章: 第三百九十章 浑源州秀才遇兵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三百九十二章 且将离情托宝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