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体育修真军事历史幻想悬疑武侠游戏灵异玄幻科幻言情都市完本更新

第十八集 图穷匕现 第五章 一生之错

弄玉&龙琁
上一章: 第十八集 图穷匕现 第四章 两岸踏歌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十八集 图穷匕现 第六章 血莲花种

第五章一生之错程宗扬打量着狭小的密室,“为什么要来这里?”

黎锦香将油灯放在桌上,一边拿出麻绳,“行里通常会挑选一遍,给不需要的雌马绝育。我刚嫁给周飞,他们还没有给我做。”

黎锦香一边说,一边用麻绳缠过脚踝和双膝,绕到腰间,然后在胸前交叉,绑住双乳,口中道:“……万一被侯爷搞大了肚子,我的下场可就惨了。来,帮我一下。”

黎锦香背着手,那条麻绳从她双臂缠过,一直缠到手腕处。

程宗扬接过麻绳,不解地说道:“这能避孕?”

黎锦香失笑道:“怎么可能?呶,避孕的器具在那边。”

程宗扬扭过头,看着沉睡中的小女忍。

黎锦香道:“一会儿你干完周飞的老婆,射在她里边好了。”

这是把小女忍当成了避孕套?程宗扬头都有些发懵,小女忍还有这用处?

“没关系的,反正她也不知道。”

“干嘛要把自己绑成这样?”

“不是我。绑的是周飞的老婆。”黎锦香笑道:“行里玩女人的花样很多,我们一样一样拿她试一遍。”

粗糙的麻绳勒进雪白的肌肤,紧紧缠在她光洁的玉体上,看着就让人心痛。

“……那也不用勒这么紧吧?”

“你要是见过他们用铁链穿女人的琵琶骨,就不会这么说了。来,帮我把她的手腕绑到腰上。”

程宗扬接过麻绳,把她双手绑到腰后,在肚脐前交叉,向上勒进她口中。然后按照她的指点,双手一扯。

麻绳收紧,被绑成粽子一样的美少妇被绳索牵引着,摆成跪伏的姿势。

绳索捆绑的技法极其巧妙,她本来站着,扯住绳头一拽,各处活扣收紧,此时她小腿向上抬起,紧贴着大腿,只靠膝盖支撑身体,秀美的玉足贴在臀下,仿佛在举着雪臀。双手绑在背后,头颈昂起,那对乳球圆滚滚挺翘着。她身体唯一还能活动的是那双玉手,这时主动剥开臀肉,配合着足尖的动作,将蜜穴和嫩肛一并展露出来。

眼前被束缚的女体柔弱而又凄美,就像一只被献祭的羔羊,再没有反抗和挣扎的余地,宛如一具凝固的雕塑,只能任人淫玩。

程宗扬深深吸了口气,伸手掀开小女忍身上的被子,将她双腿拉开,腾出地方,然后将黎锦香抱到床上。

毕竟地上太凉。

黎锦香轻轻笑了起来,然后勒在口中的麻绳一紧,束进红唇。她闭上眼睛,感受着那根火热的阳物顶住穴口,用一种征服的姿态,贯入她娇嫩的蜜腔内。而她没有任何拒绝的资格,只能屈辱地接受这一切。

原来就是这种感觉吗?黎锦香眼前一片黑暗,在心里呢喃道:都是我的错,是我犯下了无可饶恕的罪过,请来惩罚我吧……

程宗扬扯住绳索,阳具挺动着,一点一点靠近花心。少妇狭紧的蜜穴在他温存的刺激下,渐渐适应了肉棒的粗硬,蜜腔变得湿润而顺滑。

但黎锦香显然不喜欢他对周飞的老婆这么温柔,不时发出“唔唔”声抗议。

程宗扬一手伸到她腹下,拨弄着她蜜穴上方那只小巧的花蒂,直到她蜜穴湿透,才尽根而入,然后松开她口中的麻绳。

黎锦香娇嗔道:“我都把她绑成这样子了,你还对她这么好?你有没有考虑我的感受?”

程宗扬道:“有啊,为了让你高兴,我打算狠狠羞辱她。”

“怎么羞辱?”

“我要让周飞的老婆一边挨肏,一边把她心里最淫贱最羞耻的念头说出来。不但私处被人享用,连她最隐私的想法也都公之于众,让人取乐。”

黎锦香笑道:“把她的心剖开吗?”

程宗扬道:“那些话她一定在心里憋了很久了,让她全都说出来,好让我们尽情地取笑她。”

“最淫贱最羞耻的吗?”

黎锦香轻轻笑了一声,然后换了娇嗲的口气,媚声道:"我叫黎锦香,是周族少夫人,不但是周飞的老婆,还是广源行养的马子,表面看起来风光,其实背地里是个谁都能欺辱的下贱货色...""

“她和周少主新婚不久,却发现她的丈夫不能人道。周飞下贱的老婆只好央求丈夫最痛恨的仇敌,程老爷给她开苞。程老爷看她可怜,不由发了善心,答应下来。周飞的老婆为了让好心的程老爷高兴,像母狗一样趴在床上,主动扒开她的处女质,让程老爷的大肉棒狠狠戳到她的贱房里面....""

程宗扬慢慢挺动阳具,一边干着她的嫩穴,一边听着她饱含着屈辱和快意的诉说。

".....好心的程老爷就像干一个不要钱的婊子一样,狠狠离了周飞下贱的老婆,然后满意地在她贱辰里射了精,打发她离开。周飞的老婆带着满身伤痕回到家里,她的丈夫还在为事业打拼。但她知道,那些都是借口,她的丈夫虽然披着绝世天才的外衣,其实是个既无能又怯懦的蠢货,只能活在他自己的幻觉里。一旦面对真实世界,就变成了心理和生理上的双重阳痿。除了幻觉,他拒绝一切,所有的事情,都扔给周飞的老婆打理。”

"那天,周飞的老婆像平常一样处置家事,没有人知道,她下贱的处女辰已经被程老爷的大鸡巴开过苞,辰洞里面灌满了别人的精液。更没有人知道,她有s想让人们都知道,周飞的老婆已经被别的男人狠狠过,亲手让周飞最仇恨的敌人给他戴了一顶大大的绿帽子。”

“程老爷觉得周飞的老婆干起来很爽,经常把她叫去,随便肏她的贱屄。有一天,她又看到程老爷又走进周飞老婆的房里,忍不住好奇看了一眼……”

程宗扬眉头微微拧紧,不由屏住呼吸,慢慢放缓力道,没有打断她的诉说。

黎锦香的声音不再娇嗲,而是多了一丝稚嫩的梦呓般的口气,“……她看到周飞的老婆趴在床上,身上什么都没有。那个男人趴在她屁股上,用力挺动。周飞的老婆像是很高兴,一直在笑。”

“终于有一天,她忍不住把这个秘密告诉了别人。当天晚上,那个人敲开周飞老婆的房门,说了很多下流的话。周飞的老婆勉强笑着否认,最后还是屈服下来,跟着他进了卧房。”

“从那天开始,越来越多的男人出现在她的家里。他们似乎都很熟悉,见面时寒暄说笑,私下谈论周飞老婆的身子和隐私部位的细节,甚至交流彼此的经验和心得。她很生气,但又不知道该怎么做。”

“有天晚上,家里来了很多人,她讨厌呛人的酒气,一个人躲到后院的花丛中。到了半夜,房门打开,她看到那些人说笑着,把周飞的老婆抱到院子里。”

“周飞的老婆被灌了很多酒,醉得睁不开眼睛。身上一件衣服都没有,就那么让人抱着,被人随便摸弄她的身子。那些人笑着说他们怎么逼她斗酒,让她输掉了所有的衣物,又在棒子上涂满春药,插到她的肉穴里,骗她说,是她亲亲的老公在肏她。”

“周飞的老婆醉得不省人事,被他们抱着张开双腿,露出下身插的棒子。每当那些男人拿着棒子捅她的下面,她就会扭动屁股,一边滴水,一边闭着眼睛叫老公。那些男人哈哈大笑,又要去捅她的屁眼儿。”

“她说,老公,不要碰那里啦。他们说,我们不是你老公。她说,不要,我要给老公留着……他们又在大笑,说,我们都是你老公。你要是不肯,亲亲的老公会生气的。她说,老公不要生气,我让你插好了……”

“她似乎很痛,但还是忍着,好让她的老公们开心。那些男人玩了很久,还逼着她说谢谢老公。最后那些男人说,你不是要撒尿吗?她说,我不要尿到杯子里。他们把她抱到花丛边,就像给婴儿把尿一样,让她尿在花丛里。”

“尿液淌出来的一刹那,周飞的老婆眼睛睁开,看到花丛后面的她。喝红的脸,一下变得惨白。”

“那天夜里,所有人离开后,她用匕首割断了脉门和脖颈……”

身前一直轻笑的女子终于崩溃,泣声道:“是我害死了她!”

程宗扬张臂搂住她,那个坚强而聪慧的少女像婴儿一样蜷着身子,在他怀中痛哭失声。

“娘……我不该去问别人……”黎锦香号啕痛哭,“都是我的错……是我的罪过……对不起……对不起……”

◇    ◇    ◇不知过了多久,黎锦香终于止住哭声,神情憔悴地伏在他臂间。

“我长大后才想明白,我父母并不是那种广源行养的马,他们只是被广源行盯上,设法利用。”

黎锦香声音有些嘶哑,“父亲死后,我娘也许是被骗,也许是因为不得已,与人有了私情。结果被我看到,说给了别人。那些人以此为把柄,来要挟我娘。一点一点把我娘逼上绝路。我是害死我娘的凶手。广源行的人也是。”

“你已经替你娘报过仇了。至少庞白鸿已经死了。”程宗扬安慰道,一边试图解开她手上的麻绳。

“不要。”黎锦香道:“不要解开。我娘是因为我而死,她承受过的苦楚,我都应该承受一遍。”

程宗扬劝说道:“你娘在天有灵,也不会希望看到你这样。”

“不会的。”黎锦香轻轻笑了一声,“我比她幸运得多。至少,你还会心疼我,不是吗?”

她闭上眼睛道:“这些是我应该赎的罪。我犯下了永世无法赎清的罪过,必须用我的一生来偿还。”

她确实不是潘姊儿那样的受虐者,对于施加在她身上的凌辱和折磨,她感受到只有痛苦,而不是像潘姊儿那样,沉浸在羞辱和痛楚所带来的快感中。

“一个广源行而已。信不信我能调动三朝的军队,把整个晴州都踩平了。”

“相信啊。”黎锦香笑着附和道:“要不我怎么会来讨好你。”

“那你不用回去了。什么擂台赛、周飞,统统扔到一边。从现在起,你跟以前一刀两段,到我内宅来,我罩着你。”

“不行。”黎锦香道:“我娘还在他们手里。”

“……她不是死了吗?”

“他们把她送到晴州,做成尸傀,骗我说她还活着。我前几年还见过她。”

程宗扬半晌才吐出一个字,“干!”

黎锦香伏在他肩头,低声道:“谢谢你,说出来好多了……好了,以前的事不说了。”

她扬起脸,展颜笑道:“你刚才……体内的气血好像有变化?”

“不错啊,这你都能察觉出来?”程宗扬坦然道:“我吸收了一些死气,需要发泄出来。”

“那还等什么?”黎锦香娇声道:“老爷,来肏奴家。”

“你真是……一句话就把我说硬了。”

“嘻嘻,人家现在是周飞的老婆,你尽管随便肏好了。啊……”

黎锦香低叫一声,被他用了一个观音坐莲的姿势抱在怀里,粗大的肉棒从臀下直挺而入,撑满蜜穴。

程宗扬将她拥在怀里,一手抱着她白润圆翘的雪乳,一手伸到她腿间,一边挺动,一边拨弄着她的花蒂。

怒胀的阳具在柔嫩的蜜穴中进出着,穿过狭紧的蜜腔,直抵花心。怀中的少妇本来还说些淫辞浪语,故意挑逗他,渐渐地说不出话来。她咬住红唇,娇躯微微震颤,终于大他又一次进入时,花心宛如小嘴般含住他的龟头,急剧地抽动起来,对着他的肉棒一泄如注。

“不要……”黎锦香颤声道:“不要射进来……”

程宗扬舔着她的耳垂道:“你也太小心了。”

说着轻轻托起她的身体,“啵”的一声,拔出阳具。

黎锦香水汪汪的美目满是缠绵地看着他,轻笑道:“干她。”

程宗扬摸了摸鼻子,如果是以前,自己说不定直接射到黎锦香体内试试。但现在已经确认自己没有丧失生育能力,再射到人家的妻子体内,就太害人了。

至于小女忍,反正又不是没干过。程宗扬安慰着自己,把黎锦香放在一边,然后托起小女忍的膝弯,对着她白白净净的嫩穴干了进去。

飞鸟萤子一无所觉,沾满淫水的肉棒没入少女稚嫩的小穴,能看到她白皙的小腹微微隆起。

程宗扬毫不客气地把周飞的老婆抱过来,把她摆成屁股朝天的淫态,然后扒开她的臀肉,手指捅进她淫水满溢的肉洞里。

“天啊……”面前的少妇低叫了一声,刚刚高潮过的性器被再次侵入。

他指尖真气吞吐,仿佛带着细微的电流,在蜜腔内肆意游走,那种令人心颤的触感,从蜜穴深处扩散到腹腔、躯干、乳尖、肌肤、四肢……

不多时,一股更强烈的快感席卷全身,那个花枝般的少妇每一根发丝都在颤抖,每一寸肌肤都在收紧,那只嫩穴抽搐着,仿佛用尽全身力气裹紧他的手指。

程宗扬用力挺动几下,将带着杂气的精液倾泄在小女忍体内。然后抱起黎锦香,笑道:“爽吧?你要是让我射在里面,会更爽……咦?你怎么哭了?”

黎锦香不知何时已经泪流满面,她甩了甩泪珠,轻笑道:“我现在才知道,我娘有多爱爹爹……”

她哽咽着小声道:“不要让别人肏我,好么?”

“香儿只让你一个人肏……”

“废话。”程宗扬拥住她,“谁敢打我香儿的主意,我杀他全家!”

◇    ◇    ◇“玄机,把灯点上。”

黑暗中,亮起一个暗红的光点。接着一张樱口轻轻一吹,火苗升起。

鱼玄机拿火褶点燃灯烛,然后撩起纱帐。

鱼朝恩赤条条坐在榻上,由胸至腹,布满火烧般的疤痕。

烛影摇动着,映出他手中握着一只婴儿状的物体。那婴儿的头盖骨被掀开,惨白的脑壳内空荡荡的,脑浆一滴不剩。

“啪”的一声,那物体被扔到地上,四肢毛茸茸的,却是一只幼小的猕猴。

一名长须道人盘膝坐在鱼朝恩背后,正慢慢收回手掌。

鱼朝恩一边披上内衣,一边道:“六十对了啊。小宫啊,你这方子到底靠不靠谱啊?”

宫万古吐出一口浊气,开口道:“若是用婴儿脑髓,长老服够一百零八剂,必定阳根复生。换成猕猴,那可就难说了。”

“算了,算了。眼看都这把年纪了,长不出来就长不出来吧。老夫不差那一口。”

“可别这么说,”鱼玄机道:“伯伯还年轻着呢。”

“乖侄女小嘴真甜。”鱼朝恩在她脸上捏了一把,笑眯眯道:“今晚你陪伯伯睡吧。”

宫万古袍袖一卷,将那只猕猴摄入袖中,稽首道:“贫道告辞。”

等宫万古离开,鱼玄机脱去外面的道服和中衣,铺开锦被,给鱼朝恩盖上,然后只穿着小衣拉开被角,侧着身躺在被中。

鱼朝恩从后抱住她的身体,一手搭在她腰上,舒服地呼了口气,“难得有人暖床,这身子香喷喷的,抱着就是舒坦。”

鱼玄机道:“宫里有职位的内侍,私邸里都养着艳婢。听说仇士良新得的那些胡姬,每晚都脱得赤条条的,给他暖床。里面有的是姊妹,有的是母女,也不避讳。”

鱼朝恩感叹道:“作孽啊。”

“伯伯。”

“嗯?”

“你压到我头发了。”

“罢罢罢,你睡那头去!”

鱼玄机笑着拿起枕头,换到另外一边。

鱼朝恩闭着眼睛,双手放在腹上,“你那个小师妹,还没有找到吗?”

“没有。我已经禀知了宗门的长老。”

“算了,你自己多小心吧。”鱼朝恩悠悠道:“这年月,不太平啊。”

“嗯。”鱼玄机应了一声,扬手扑灭烛火,房间陷入黑暗。

◇    ◇    ◇吴三桂伸出头来,“程头儿,你……”

“嘘!别作声!”

程宗扬暗自庆幸,幸好不是青面兽守夜,不然老兽那嗓门跟炸雷一样,一嗓子嚷出来,大伙儿都别睡了。

程宗扬小声道:“韩玉回来了吗?”

“还没有。刚捎了话,带人去了渭水。”

死丫头往水下一藏,想找到就难了。惊理只能在岸边等着,说不定还留在渭水。三名侍奴里面,她算是最小心的一个,即使遇敌,应该也能逃得出来。

“别说见过我啊。”

程宗扬叮嘱一句,然后作贼一样溜回院中。躲在柱后伸头一看,只见贾文和铁青着脸坐在廊下,手边的错刀寒光闪闪。

程宗扬早有准备,他小心缩回柱后,轻手轻脚地脱下外衣,然后双掌一合,扎起马步,默运真气,催动丹田气旋疾转。待经脉真气充盈,他吸紧衣物,纵身掠上廊檐,接着一记仙人指路,凌空虚渡,悄无声息地蹿过天井,轻烟般落入对面的廊中。随即四肢伏地,壁虎般游向卧室。

程宗扬心下暗暗佩服自己,这一连串的轻身功夫施展出来,自己连气都不带喘的,尤其是横渡天井那一招,一点风声都没有,堪称羚羊挂角,无迹可寻!这本事要用在偷香窃玉上,妥妥是个江湖闻之色变的采花大盗,用来瞒过老贾,足够了!

游到卧室门口,程宗扬轻轻一推。干!房门居然关着!

屋里没人啊,难道是死丫头回来了?程宗扬赶紧抬头一看,门上赫然挂了一把铜锁。这他娘是谁干的!

程宗扬无奈,只好往旁边游去。

好吧,飞燕合德姊妹的房门插着门闩,自己还能理解,毕竟孕妇不能打扰。可几名奴婢的房门也反锁着,是个什么意思?

吕雉……算你牛。

孙暖、孙寿……贵族就是不一样,都知道锁门了。

成光、尹馥兰……你们凭什么啊!你们两个什么身份,你们自己不知道吗?免费的公共厕所还带锁的?

程宗扬气得鼻子都快歪了,一间一间试过来,最后还是黛绮丝最好,没有把门反锁上……得亏她不能动。

程宗扬无声地推开门,匍匐着游进房内,抬头在黛绮丝脸上亲了一口,然后跃起身,一手解开内衣,一手拔掉束发的簪子,飞快地将头发拨乱。

收拾停当,程宗扬揉了揉脸,装出刚睡醒的样子,睡眼惺忪地拉开门,敞着怀走到廊上,大大的打了个呵欠。

“咦?老贾,你怎么起这么早啊?”程宗扬像是刚看到他一样,露出一脸恰到好处的惊讶,“我都睡一觉了,你怎么还在这儿坐着呢?”

贾文和抬头看着他,一言不发。

程宗扬讪笑道:“我起来尿尿……一块儿啊!”

天井中传来一声冷哼,脸拉得跟个活鬼一样的中行说从柱子后面出来,用指尖勾着他脱下的外衣,丢在贾文和面前。

“都瞧见了吧?我早就说过!你放他出去就是个错!”中行说尖着嗓子道:“揣摩人心,揣摩人心,他那心思你能揣摩出来吗?整天四六不靠的,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能整出什么幺蛾子来!除了鸡巴大了点儿,还不如个三岁的娃娃靠谱呢!”

程宗扬不能忍了,“中行说!你怎么说话呢?”

“我说狗呢。”

张恽扑出来,拼命去捂他的嘴。

中行说抬脚把张恽踢到一边,一把从怀里拎出雪雪,指着它的鼻子道:“听到没有!下回再不老实,就不放你出去!”

程宗扬心里那点儿愧疚,当时就被火化了。

他带着两百多斤的怒气下了楼,目光森然地瞪着中行说,然后一扭头,“老贾啊,我刚仔细考虑了一下凉州盟的事,一时想得入神了。你看我这个主意怎么样!我呢,打算从武威帮入手……”

中行说一脸“你接着编”的表情,听着听着,不由收起鄙夷,那张臭脸露出错愕的神色。

程宗扬眉飞色舞地说道:“……把人叫回来,装成畏罪潜逃,最后在擂台上干翻武威帮!老贾,你就说我这主意行不行吧!”

贾文和道:“黎门主尚是处子吧。”

程宗扬噎了一口,自己跟黎锦香的暗中交往没有瞒贾文和,毕竟局势错综复杂,自己的谋主万一出现误判,很可能造成致命的结果。但自己也没有八卦到连上床的事都说。老贾当面给自己难堪,只能说是给气的。

“那个……”程宗扬干笑道:“已经不是了。哪啥!你看这主意可行吗?”

“须得防备一事,”贾文和道:“黑魔海弄假成真。”

“不至于,齐姊儿……”

程宗扬说着打了个突,自己对黑魔海的轻视,是因为齐羽仙亲口说过,剑玉姬不在长安。没有那该死的贱人,就凭齐羽仙能翻出什么浪花来?再加上齐羽仙毫不犹豫地卖掉飞鸟萤子,显然对自己忌惮非常,平时又低调得几乎不存在,因此程宗扬下意识地没把黑魔海当回事。

问题是,齐贱人嘴里的话,那能信吗?

万一剑玉姬那贱人躲在暗处,赵飞燕、吕雉、黛绮丝……

程宗扬背后一阵发寒,小紫不在,三名侍奴不在,阮香琳也不在。剩下一堆居心叵测的奴婢,几个身份最要紧不过的人物,自己居然不在内宅坐镇,还有心情在外面鬼混?

临走时老贾怎么说的?速去速回。自己怎么做的?干完一个还白饶一个。换成自己是老贾,都恨不得抽自己……

“如今局面诡谲难测,贾某殚精竭虑,犹多难解之处。我们安危皆系于主公一身,万望主公坚忍一时,切莫一失足万千古恨。”

“我明白了。”程宗扬微微呼了口气,肩膀上微微一沉,仿佛感受到全家人的生死荣辱都在自己肩上。

他伸出手,“把雪雪给我。”

小贱狗拧身抱住中行说的手腕,四腿一蹬就想飞出去。却被中行说拿衣服一卷,裹成个粽子丢过来。

程宗扬指着它的鼻子道:“还闹呢!有点儿大局观好不好?”

中行说尖声道:“紫妈妈的狗也是你能骂的?”

程宗扬气了个倒仰,一边挽着袖子,一边道:“老贾,不是我不给你面子,这事儿是真不能忍!我揍完他就洗心革面,绝不再给你惹事!”

上一章: 第十八集 图穷匕现 第四章 两岸踏歌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十八集 图穷匕现 第六章 血莲花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