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体育修真军事历史幻想悬疑武侠游戏灵异玄幻科幻言情都市完本更新

第十八集 图穷匕现 第四章 两岸踏歌

弄玉&龙琁
上一章: 第十八集 图穷匕现 第三章 蝇营狗苟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十八集 图穷匕现 第五章 一生之错

第四章两岸踏歌程宗扬霍然起身,“跟周飞搅在一起的商贾,把田令孜的人给杀了?”

高力士阴恻恻道:“老奴看得清清楚楚!仇士良刚走,他们就动的手,那刺客冒充和尚,还斩伤了李宏。”

程宗扬满脸不解,“这玩的什么苦肉计?”

杨玉环道:“李宏是长安城有名的富商,一向乐善好施,仗义疏财,没想到私底下这么黑!”

程宗扬道:“他专门把那太监引到仇士良家门口杀,是想挑动宦官内讧?还扯到和尚头上?”

这手法怎么跟自己的心思殊途同归?李宏跟周飞搅到一起,显然跟广源行关系菲浅,不知他是广源行的执事,还是和周飞一样,也是广源行养的马。

不多时,分头盯着另一边的吴三桂传回消息,周飞没有回家,而是半路遇到一个人,随后突然转向,去了城外。

“这帮人简直荒唐,”程宗扬不解地说道:“他们凑到一起,我还以为要办什么大事呢,结果就派了个人,编了个漏洞百出的瞎话,想把我骗出去?一看我没上当,一帮人就鸟兽散了?还闹起了内讧?你说,我要是不出门,他们会不会天天自相残杀。这多合算,我光躺着就赢了啊。”

“虽不知他们用意如何,但由不得他们趁心如意。”贾文和目光微闪,“杀掉那几名僧人,让他们乱上加乱。”

程宗扬道:“那俩和尚不是善茬,谁去合适?”

贾文和道:“你。”

程宗扬眼睛亮了起来,“我能出门?”

“此刻必定无忧。主公出手,更显出其不意。”

单论修为,自己这六级也不是虚的,程宗扬拍着胸口道:“就冲老贾你这么信任我,那俩光头交给我了!”

杨玉环拍案道:“算我一个!”

程宗扬拔腿出门,又犹豫着停下脚步。

贾文和道:“韩玉已经带人前往灞水一带。主公速去速回。”

程宗扬放下心来,即便找不到死丫头,找到惊理也是好的。他点了下头,与杨玉环一道掠往安兴坊。

诛魔联盟折腾一天,连根毛都没捞着,士气已经低落到谷底,众人各自撤回之后,净住寺内只剩下延真与延济。

两人尚不知匡佑遇刺,私下商量了一番,让沙弥回去报信,自己洗了手脚,坐下念经。

做完晚课,两人脑袋刚挨着枕头,门窗轰然破碎,两道人影犹如猛虎跃进室内。

延真翻身而起,匆忙摸出枕下的戒刀,来不及出手,便看到一抹刀光蓦然亮起,犹如猛虎张开的獠牙,狠狠咬在他颈中。

延真头颅高高飞起,正看到另一边的延济被人一脚踩住胸口,踹翻在地。那人出手更狠,双拳如同流星,几乎在空气中摩擦出火星来。只见延济那颗光头被人打得满地乱撞,生生被打到肝脑涂地,死状比自己可惨多了。

程宗扬撕开尸身的僧衣,蘸满鲜血,在墙上写下一个大大的“程”字,然后往地上一丢,两人毫不停留地穿窗而出,消失在夜色下。

等沙弥闻声赶来,僧舍中只剩下两具惨不忍睹的尸体。

◇    ◇    ◇龙首渠,天津桥。

虽然已是深夜,街上行人依然游兴未减,桥下有歌伎正在唱踏谣娘,游人们围得里三层外三层,边舞边唱,踏歌应和,歌谣声欢笑声不绝于耳。

龙首渠是从城外引来的活水,水系四通八达,天津桥下这条是东渠的主渠,往西南流入净住寺所在的安兴坊,斜着穿坊而过,东北方向则是皇图天策府所在的兴宁坊。

从桥上望去,能看到南面平康坊那座巨大的灯轮,超过十五丈的高度,在夜空中辉煌无比,无数银灯缀在轮上,转动时流光溢彩,犹如神迹。往北,则是大明宫城墙上那排宏伟壮观的灯楼,丹凤门本就巍峨雄壮,建在门楼上的灯楼更是高耸入云,仿佛高与天齐,堪与明月争辉。

脚下一渠碧水映着两岸的灯火,缓缓流动,波光水声交织在一起,在这欢快的气氛中,显得宁静而又安详。

一名贵公子立在桥上,出神望着水面。旁边一名身姿丰秾的女子面戴轻纱,手肘支着汉白玉栏杆,托着香腮,津津有味地看着下面的踏谣娘。

“这里的踏谣娘比宫里唱得还好。”

那贵公子回过神来,“踏谣娘本来就是市井小调,一唱百和,气氛才热烈,宫里唱得虽然好听,但未免太雅了,少了那点俗味。”

“你喜欢俗的还是雅的?”

程宗扬果断道:“雅的!”

“真的?”

“我本来喜欢俗一点儿的,但怕你三俗起来,我扛不住。”

“哼哼,”杨玉环冷笑道:“男人!”

“男人怎么了?”

“心里想俗的,面上还要装君子。假正经!”

“一看你就不懂男人。你当我想的是俗的?错了!我想的全是特下流特暴力那种的!”

“哎呦,说你胖你就喘上了?”杨玉环靠在栏杆上,笑吟吟道:“程侯爷,有种让我瞧瞧,你有多下流,多暴力啊?”

程宗扬双手一伸,扶住栏杆,将杨玉环圈在臂间,与她四目相对。

杨玉环毫不示弱地挺起胸,一副“不怕死你就试试”的挑衅之态。

程宗扬带着一丝暧昧的笑意,慢慢凑过头去。

杨玉环背靠着栏杆,丰满的胸部高耸着,随着呼吸微微震颤着,离他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啪”的一声脆响,程宗扬抬手格住杨妞儿抽来的玉掌,叫道:“我就知道你要给我来个脆的!好嘛,还真打啊!”

“臭不要脸的,凑这么近干嘛!”杨玉环凶巴巴道:“小心我大耳光子抽死你!”

程宗扬低声道:“那你就抽死我吧……”

说着双手握住她的手腕,然后头一伸,隔着面纱吻住她的唇瓣。

轻丝如烟,带着瑞龙脑特有的香气,沁人心脾。纱下的唇瓣柔软而又饱满,宛如鲜花般,散发出香甜的气息。

“唔……”杨玉环美目蓦然睁大,然后螓首往后仰去,反而被他趁机欺上前来,贴了个满怀。

衣下饱满的肉体丰腴柔软,那叫个温香软玉,柔润如酥。程宗扬刚刚吸收过两名妖僧的死气,这会儿丹田顿时一团火热。

杨玉环双腕被他握住,想要抬腿踹开这个登徒子,却发现他抢先一步,双膝并紧,将她小腿紧紧卡住。身前是精壮有力的雄性躯体,身后是坚硬的汉白玉栏杆,伴随着他的呼吸,一股炽热的男性气息扑鼻而来,让杨玉环整张脸都红了起来。

隔着轻纱,他的舌头还不安分,先是含住她的唇瓣,用舌头舔了一遍,然后还试图伸到她唇间。

杨玉环咬紧牙关,心头跳得像小鹿一样,偏偏他还拥得那么紧,能清晰感受到他健壮而结实的肌肉,甚至能感觉他的心跳,在胸腔内一震一震的,仿佛要跳进自己胸内一样……

杨玉环猛地一扭头,大口大口喘息起来。

程宗扬恋恋不舍地舔了舔嘴唇。杨妞儿的小嘴亲起来着实过瘾,要是没那层轻纱就好了。

杨玉环面纱上湿了一片,好不容易喘过气来,忿然道:“臭流氓!”

程宗扬若有所思地说道:“很有料啊,居然不是假的?”

杨玉环俏脸绯红,“假你个头!”

“刚才还没亲完呢,接着来啊!”

“你不要脸!”杨玉环被他压得动弹不得,一边扭头躲避,一边叫道:“高力士!”

守在桥下的高力士闻声而至,一看之下眼珠险些瞪出来,双掌一错,就要朝那淫贼背后拍去,回过神又迟疑起来。

程宗扬头也不回地说道:“老高,你要敢碰我一下,回头我就把你打发到荒郊野外,看不见人烟的地方守坟去!”

杨玉环叫道:“亲他!”

高力士立马收回双手,郑重其事地从袖子里摸出一只银盒,“啪”的打开,然后翘起小指,在盒中沾了点胭脂,快速而又仔细地往唇上抹了一遍,对着盒盖中那面铜镜左右照了照,接着“啪”的收起盒子,嘟起菊花般的大红嘴唇,往程宗扬脸上亲去。

程宗扬都看傻了,背后的汗毛一根一根直竖起来,冷汗狂冒,连怀里那具活色生香的绝美娇躯都不香了。要是被这死太监亲到脸上,自杀肯定是小题大做。可要是不自杀,被他“叭叽”亲上一口,这个坎儿自己这辈子都过不去!非得留下毕生的心理阴影不可!

程宗扬赶紧放手,一边张开五指,挡住高力士要命的妖艳红唇,一边叫道:“住口!”

程宗扬说着往后退去,刚退开半步,脚下忽然莫名其妙地一跘。低头看时,只见杨玉环右手不知何时扣住自己的腰带,左脚勾住自己脚后腿筋腱的位置。

杨玉环眼中露出一丝促狭的笑意,然后娇叱道:“去死吧!”

娇叱声中,杨玉环抓住程宗扬的腰带,一记霸王举鼎,将他举过头顶,然后像掷标枪一样,用力投进龙首渠中。

“扑嗵”一声,程宗扬大头朝下撞进水中,水花夹杂着还没有融化的碎冰冲天而起,然后雨点般落在水面上。

渠水冰寒刺骨,杨妞儿这一掷又力道十足,程宗扬感觉就像一头撞在水泥壁上一样,差点儿没晕过去。

好不容易浮出水面,只见杨玉环嚣张地双手叉腰,在桥上笑得花枝招展,得意非凡。幸好桥头欢声如雷,没人看到自己出糗的一幕。

“谋杀亲夫啊!”

“敢吃我豆腐,活该!”杨玉环得意地说道:“大冬天让你洗个冷水澡,好败败火,你还不谢谢我?”

“谢你个头!”

“侯爷慢慢洗吧。”杨玉环趾高气扬地一挥手,“高力士,我们走!”

等程宗扬爬上岸,桥上已经芳踪沓然。杨妞儿估计是怕被自己打死,溜得不见踪影。

“这杨妞儿……”

程宗扬脱下靴子,把里面的水倒出来,然后往地上一坐,大字形躺在岸上,一边驱寒,一边运功蒸干衣物。

回想起方才的一幕,程宗扬禁不住露出一丝笑意。

隔着面纱他都能感觉出来,杨妞儿是真没经验。一开始被自己吻住,整个人都傻掉了。要不是面纱碍事,自己早就伸到她小嘴里,一探香泽。

杨妞儿的身子又软又弹,手感不是一般的好,尤其是那对丰乳,不仅货真价实,尺寸惊人,而且伴随着剧烈的心跳一颤一颤的,诱惑力爆表!刚才拥着她香软的身子,自己立马就起了反应。要不是洗了个冷水澡,这会儿说不定都擦枪走火了。

程宗扬躺在枯黄的草地上,口中叼着一根干草,仰望夜空,湿透的衣服散发出淡淡的雾气。

天际一轮明月被淡若轻纱的薄云笼罩,洒下如银的清辉,与城中的璀璨而辉煌的灯火交相辉映。

六朝唯一正版連載:阿米巴論壇。阿米巴論壇唯一官方群:628336895。要得知六朝最新消息與劇透,請來找組織。

两岸的笑歌声一浪高过一浪,程宗扬却感受到一丝久违的宁静与温馨。

这一刻恐怕是自己来到长安之后,最为安全的一刻。贾文和的反击果断而凌厉,抓住对方心思不齐,丧失警惕的机会,毫不犹豫地痛下杀手,甚至没有故作掩饰,清晰无误地传达出自己的敌意。

这既是警告,也是暗示。表明舞阳程侯丝毫不惮于对上十方丛林,同时又避开其他势力,给人一种自己只针对那帮秃驴的鲜明态度。

可以想像大慈恩寺得到消息之后的暴跳如雷,但双方的关系也就那样了。那帮秃驴本来就抱着你死我活,甚至你死我不活的心态,往死里跟自己玩命,仇恨值已经满得不能再满,杀两个秃驴只会嫌少。

至于其他各方势力,程宗扬压根儿就没指望跟他们握手言和,但饭要一口一口吃,仇家要一个一个收拾,一口吞下去,只会噎住。

这一次动手的只有自己跟杨妞儿两个人,高力士那死太监把风,其余人全留在家里撑门面。即使他们反应再快,也只会以为自己一击得手,立即返回宅中。没有人会想到自己杀完人,非但没有跑路,反而就在作案现场的安兴坊外待着,还有闲心洗个冷水澡。

这会儿躺在地上,视野分外不同,天际的明月,丹凤门上的灯楼,平康里的灯轮,同时收入眼底,彼此争辉夺艳。那只巨大灯轮拖着长长的彩带,在明月高悬的夜空下缓缓转动,甚至能看到一名身材纤美的女子穿着羽衣,在灯轮上翩然起舞,宛如月下仙子,飘然欲飞。

程宗扬仰头看着,不由得脱口道:“死丫头,你看——”

话说了一半,他才想起来小紫这会儿没在身边。

本来的欣喜突然变得索然无味。程宗扬坐起身,望着面前的水渠,然后伸手摸了摸。

渠水带着浮冰,寒意刺骨。死丫头也不知道是在渭水,还是灞水,但想必两边的河水都是一样的冰冷。程宗扬有点后悔让她去水下闭关,这么冷的水,万一受凉怎么办……

良久,程宗扬起身套上靴子,甩了甩半干的衣袖,往宣平坊走去。

平常紧闭的坊门,此时全部大开着,坊内却冷清得紧,只有一些坊卒打着更在坊内巡视。

程宗扬一路穿坊而过,走进宣平坊时,心头微微一动,拐进旁边一条背巷。

平时就冷清的小巷此时更加安静,程宗扬来到那处荒废已久的小客栈,纵身穿窗而入,熟门熟路地来到那间客房,轻轻推开门。

然后他看到一个少妇立在房中,似乎刚来不久,又似乎一直在等他。

那少妇静静看着他,红唇间吐出两个字,“肏我!”

◇    ◇    ◇“周夫人,被老爷肏得爽吗?”

男人坐在床边,恶声恶气地说道。身前花枝般的a脱得一丝不挂,赤裸着雪白的胴体,就像一匹驯服的母马一样,趴在地板上,竭力翘起光溜溜的E股,用她刚开过苞的嫩穴,套弄主人的大肉棒。

她昂着头,口中咬着一根粗糙的麻绳,两端被身后的男子握在手中,仿佛套在马上的缰绳。“唔唔,黎锦香舌头被麻绳勒住,只能勉强发出一丝声音。

程宗扬听出来她的意思,举起手里的马鞭,在她臀上虚抽一记,喝道:“快点儿!"面前的少妇加快速度,那只雪臀前后挺动,粗大的肉棒在她柔嫩的美穴里不停进出。

"唔....语唔唔...”

程宗扬苦笑道:"不必吧?

黎锦香吐出麻绳,媚声道:“求你了,好不好?“这都多变态了,还要真打啊?

“打出血才好嘛。”

程宗扬不解地说道:"你又没有受虐的爱好,干嘛要自讨苦吃?”

“因为周飞的老婆太贱了啊。活该一边被人肉,一边被人羞辱。"黎锦香柔声道:"求求你了,让我高兴一下好吗?”

程宗扬举起鞭子,在她臀上轻轻抽了一记。

“啊……”黎锦香低叫一声,央求道:“再重一些。”

“不行,再打就肿了。”

“那你一边肏周飞的老婆,一边用马鞭戳她的屁眼儿。”

程宗扬沉默了一会儿,小声道:“喂,今天是不是受什么刺激了?”

黎锦香一边用力挺动下体,一边道:“不是今天,是每一天,每一个时辰,每一刻,每一个刹那。每一次呼吸都让我恶心!让我觉得不该活在这个世上。”

程宗扬摸了摸鼻子,“他今天不是一整天都在跟人准备杀我吗?你这会儿一个人跑出来,是不想看到他?”

黎锦香冷笑道:“他才不敢跟我待在一起。今晚也一样,说他忙着办大事,不回来了。”

程宗扬把她抱在怀里,一边扯过衣物,掩住她冰凉的娇躯,温存地拂了拂她的发丝。

“那你怎么生气了?”

黎锦香沉默了一会儿,轻声道:“柴宗主被人带走了。”

“哦?”

“丹霞宗今天在擂台上输给了铁马堂,苏执事很生气,打完擂台就让人把他们带走了。”

“他们?”

“柴宗主,还有他的夫人,”黎锦香唇角露出一丝嘲讽的笑意,“凉州第一美女。”

“我听说过。”程宗扬一脸深沉地道:“不过我敢肯定她不是。”

黎锦香道:“那会是谁?”

程宗扬在她唇上亲了一口,笑道:“当然是我的香儿了。”

程宗扬发现自己好像不怎么会哄女人,这句话说完,黎锦香非但没有被自己逗笑,反而微微变了脸色。

“怎么了?”

黎锦香笑了笑,“柴夫人确实很美,而且风韵极佳,我若是到了她的年纪,未必能比得上她如今的姿色。”

“谁说的?香儿肯定能胜她一筹。”

黎锦香轻声道:“临行前,柴夫人来找我。求我在苏执事面前说项,免了她的马赋。”

“马赋?”

“作为行里养的马子,她们都要缴马赋,就是像缴纳税赋那样,在行里供人玩乐。以前在凉州还好,这次来长安,这边的人都想尝尝她这位凉州第一美人的滋味。柴夫人刚来那天,行里专门设宴,给她接风洗尘,让她在席间缴了一遍马赋。后来食髓知味,愈发收得殷勤。”

程宗扬皱眉道:“姓柴的这都能忍?”

“不忍又能怎样?”黎锦香道:“柴永剑的武功、身家、地位……都是广源行一手安排的。连他夫人也是广源行帮他选定的。他来到长安之后,每日都有客人来访,外人都以为他交游广阔,羡慕不已,却不知一关上门,那些客人就坐上主位,一边玩他的老婆,一边跟他说话。”

黎锦香轻笑道:“就像你这样。”

程宗扬讪讪地放开她的乳头。

黎锦香拉起他的手,放在自己乳上,娇笑道:“老爷尽管摸好了。那位柴夫人可是当她丈夫的面,一边给执事们品箫,一边翘着她风韵十足的大白屁股,让人戳弄她的小穴和屁眼儿。”

“你知道这么清楚?”

“因为他们是故意做给我看的啊。”黎锦香道:“柴夫人的接风宴时,我在场。拜访柴宗主的时候,我也在场。他们就是要我看清楚,这位有身份有名气,姿色也上佳的宗主夫人,是怎么被他们肆意玩弄的。好教我知道,我现在的周族少夫人,剑霄门的门主,都是谁给的。等我成了盟主夫人,也要跟她一样,回报行里。”

程宗扬摸了摸鼻子,有那位柴夫人的前车之鉴,怪不得听到自己的夸奖,她会变了脸色。

“你这个盟主夫人当不上了。”程宗扬道:“下一轮你们剑霄门会输给铁马堂。”

“不会的。”

程宗扬事先已经让中行说给她留了纸条,所以才临时起意过来,却没想到她竟然会一口拒绝,“为什么?”

“因为会被识破。”黎锦香道:“要不是铁中宝突然多了个把兄弟,铁马堂也不会对上丹霞宗。现在他们只会更谨慎。”

让丹霞宗对付铁马堂果然是安排好的,但他们没想到铁马堂会临场换将,又被高智商用话拿住,结果丹霞宗三局两负,败下阵来。

铁马堂在凉州盟中实力一向平平,此番突然以黑马的姿态连过两轮,甚至掀翻丹霞宗,可以想像铁中宝等人如今所受的关注。如果黎锦香在擂台赛上故意放水,被识破的可能性几乎百分之百。

程宗扬呼了口气,“如果到时换人呢?”

不能放水,就只能凭实力硬吃。把铁中宝换下来,直接换南霁云上,就不信赢不了剑霄门。

黎锦香轻笑道:“我只说下一轮绝不能输给铁马堂,但没有说下一场会不会输。”

“哦?”

“行里严令我们剑霄门下一轮把铁马堂淘汰掉。但他们忽视了一点——剑霄门这一轮还没有比完。”

程宗扬似乎有些听明白了,“下一场你要输掉,不是更让人怀疑吗?”

“看到你的字条,我就考虑过,剑霄门要输,只有下一场这一个机会。”黎锦香道:“契机在于,行里都在关注铁马堂,根本没有把剑霄门下一场的对手,武威帮放在眼里。这需要你来帮忙。”

“你说。”

“先让人暗中放出风声,就说周飞下一场的对手里有黑魔海的人,他们同样盯上了凉州盟的盟主之位,准备在这一场里用秘法两败俱伤,废掉周飞。行里肯定会紧张起来,想办法与黑魔海沟通。周飞扮演的傲岸角色,一心追求武道,不理庶务。广源行的人一来与黑魔海有些龇龉,二来又习惯躲于在幕后指挥,到时候肯定会指使我出面沟通。”

“擂台赛接下来三场的顺序是剑霄门、周族和青叶教,明日因为上元,比武暂停一天。这个消息赶在剑霄门与武威帮比武前放出,到时行里让我与黑魔海联络,我们就可以控制好时间,把谈判放在擂台赛同时进行,迫使行里作出选择,是保障周飞的安全,还是让我放弃擂台赛。行里在周飞身上投下巨资,有九成的可能会选择后者,如此一来,你们可以通过铁中宝的关系,暗中派人替武威帮出战,提前一轮把剑霄门淘汰掉。”

程宗扬听得发怔。比起黎锦香缜密的设计,自己直接让她放水的路数简直粗糙得不能看。黎锦香这一套手段下来,输掉比武的主要责任全丢给了广源行,广源行的主事者吃了亏还得咽在肚子里,毕竟是他们要求黎锦香放弃擂台赛,最后输给武威帮,也怪不到她头上。

黎锦香继续说道:“接下来,我们在事后放出风声,其实那个替武威帮出战的,才是黑魔海布下的棋子。他们用李代桃僵的伎俩赢下剑霄门,闯入前四,目的是夺取盟主之位。然后我就可以向行里提出,以私下报复的名义追杀那人。”

“到时在行里看来,下一轮无论铁马堂和武威帮谁赢,都和行里没有关系,两者相比,宁肯让黑魔海输掉。他们会暗示,只要我做的干净,就默许我的报复行动。接着你们把人召回,到时失去外援的武威帮在擂台上输给铁马堂,而我则声称报复成功,给行里挽回颜面。”

好吧,收尾都收得这么干净,而且把铁马堂接下来的路线都给安排得整整齐齐,铁马堂连人都不用换,躺着就能赢。

绕了一圈,黎锦香不但砸了广源行的锅,回头还给广源行立了一功。你说广源行眼光差劲吧,养的马都这么能干。要说他们眼光好吧,送出去一个黎锦香,换回来一个周飞,这买卖赔得都没边了。

程宗扬轻轻呼了口气,“不行!”

“嗯?”

“我得狠狠干周飞的老婆一回,作为给你的奖励!”

“好啊,”黎锦香笑道:“不过我们要换个地方干她。”

上一章: 第十八集 图穷匕现 第三章 蝇营狗苟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十八集 图穷匕现 第五章 一生之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