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体育修真军事历史幻想悬疑武侠游戏灵异玄幻科幻言情都市完本更新

第十八集 图穷匕现 第三章 蝇营狗苟

弄玉&龙琁
上一章: 第十八集 图穷匕现 第二章 比武夺亲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十八集 图穷匕现 第四章 两岸踏歌

第三章蝇营狗苟程宗扬猎豹般闯进内宅,纵身跃上二楼,破窗而入。只见赵飞燕、赵合德、孙暖、孙寿、成光、尹馥兰齐齐仰首,望着梁上,脸上表情说不出的微妙。

程宗扬抬起头,一个穿着黑衣的蒙面人骑在梁上,正努力摆弄那只狂响的电铃。

刺耳的铃声不住响起,电铃中间一盏红灯飞快地闪烁着,中间还夹杂着几声尖叫:“警报!警报!”

电铃也用的无线输电技术,那黑衣人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电线、开关之类的东西,最后气恼地大骂一声,“妈的!”然后一拳挥出。

“呯”的一声,电铃被一拳砸扁,零件飞迸而出。

“让你再叫!”黑衣人从梁上跃下,拿着那只电铃喝道:“谁干的!咹!”

众女连忙摇头。

黑衣人那双明亮的大眼睛转了转,“怎么还在响?”

程宗扬黑着脸道:“前面还有一只呢。”

黑衣人把电铃丢给他,“什么破东西,吵死了。赶紧关掉!”

“你什么意思?偷偷摸摸地钻到我家里,干嘛呢?”

黑衣人双手叉腰,厉声道:“我来查房不行啊?”

“天刚黑你查个鸟房啊!”

“哼哼,谁知道你有没有背着我溜出去鬼混?说!你刚才去哪儿了?是不是去偷人了?”

程宗扬无奈道:“你管得太宽了吧?”

“那当然!本公主上管天,下管地,中间管空气!”

程宗扬扶住额头。还能说啥?她高兴就好吧。

“程头儿!”吴三桂在外面叫道:“出了什么事?”

“没事儿,警报器被一只瞎眼的老鼠撞到了。前面的复一下位。”

杨玉环粉面含霜,“你才是瞎眼的老鼠!”

“得,你说是就是。”程宗扬扶住赵飞燕,“吓到你没有?”

赵飞燕轻笑道:“刚开始吓了一跳。还好太真公主打跑了恶贼,救了我们这些人。”

程宗扬看着杨玉环,由衷佩服地说道:“这是你刚编的?真行啊你。”

“一、二、三、四……”杨玉环煞有其事地数着人头,然后长眉一挑,“不对!老女人呢!”

孙寿怯生生道:“雉奴不舒服,在屋里休息。”

“还敢装病?取家法来,我打死她!”

成光道:“回公主,雉奴今天洗衣服,水太凉,有点儿受寒。”

杨玉环顿时笑逐颜开,“这个好!这个好!高力士,回头把本公主的衣服都拿来,让她一块儿洗了!洗完你检查一遍,没洗干净的,抽她一顿鞭子,让她重洗。洗干净的都扔了。”

程宗扬忍不住道:“扔了?”

“万一她给我下毒呢?反正本公主只穿新的,旧的就给她练手好了。”

“洗完再扔,你这不是折腾人吗?”

杨玉环左顾右盼,“咦?紫妹妹呢?”

真是转移话题的高手,没铺没垫的,就硬转。

程宗扬给她使了个眼色,两人走到庭中。

“紫丫头在晋级,”程宗扬低声道:“惊理陪着,其他人都不知道。”

杨玉环神情凝重起来,“晋级还是破境?”

“哦,是入微突破到坐照境。”

“在哪儿呢?”杨玉环说着往旁边的地洞看去。

“去了城外。”

“为什么不去我那儿?”杨玉环皱眉道:“我找人给她护法。”

“你仇家一点儿都不比我少。还是隐秘一些,不想惊动太多人。”

“你怎么不陪着?荒郊野外,万一出事怎么办?你个负心男!”

“她闭关的地方别人进不去,回头你就知道了。她说了十二个时辰,这会儿已经差不多了。”

杨玉环愕然道:“十二个时辰?这么快?”

程宗扬怔了一下,“很快吗?”

杨玉环露出古怪的眼神,“程老爷,你都六级修为了,难道还不知道破境需要多长时间?筑基需要三个时辰,往后每次突破境界都要翻倍。紫妹妹是入坐照境,所谓坐而忘机,观照正理,这一关最是耗时费神。三十六个时辰都是快的,闭关五天五夜也不算多。你不会告诉我,你当初是睡着了,就那么水过来的,连时辰都没记住吧?”

我要是告诉你,我连十二个时辰都没用,就是积累得太多,然后“咣”的一下突破了呢?

“十二个时辰太快了吗?”程宗扬不放心地问道:“你当时用了多久?”

“哼哼哼哼,”杨玉环傲然道:“本公主当初只用了十五个时辰!堪称天资纵横,震古烁今!远的不说,就长安城这地面,古往今来再没有比本公主更牛逼的人物!”

“你马上就不是了。”

“紫妹妹这么厉害?”

“也就比我差一点点吧。”

“天才程,要不咱们两个打一架?”

“要什么不?不要!”

“来嘛,正好更新一下战榜。”

“别跟我提战榜!你要把内宅打通关是怎么着?”

“错了,我要打两遍!谁敢不服,上不封顶!打到服为止!”

“别闹了,今天外面多热闹,你怎么跑这儿来了?”

“我找你过节不行啊?”

“过毛节,明天不才是上元吗?”

杨玉环白了他一眼,“明晚我要陪太皇太后去观里祈福,哪儿有空过来?”

杨玉环自己的太真道在曲江苑,所以把曲江苑搞得跟她家里似的。虽然她在紫云楼待得时候比在观内还多,但赶上道门最要紧的上元节,好歹也要去作作样子。

杨妞儿虽然说得挺合理,但程宗扬压根儿不信,“你穿成这样找我过节?”

“你以为我这么闲吗?”杨玉环义正辞严地说道:“找你有正事!”

稀奇啊,杨妞儿居然会有正事?程宗扬打起精神,“什么事?”

“兰姑说,水香楼要改个名……哎,你别跑啊!”

“我当多大的事呢!这叫什么正事?”

“不许跑!”杨玉环拽住他的袖子,“咱们两个的生意,凭什么让我自己动脑筋?想让我起名也成,先拿一万金铢出来!”

“你堂堂镇国大长公主,有这么缺钱吗?”

“缺!就缺!”

“张嘴就是一万金铢,你怎么好意思?”

杨玉环理直气壮地说道:“我问你要钱怎么了?不舍得给女人花钱的男人,那还叫男人吗?给你个花钱的机会你都不珍惜!”

“一万金铢我扔水里还能听个响呢。给你?连跳个舞都不肯!”

杨玉环恼道:“一万金铢就想看本公主跳舞?起码一万五!”

“给你一万五,你就给我跳?”

“不就是光屁股跳舞吗?”杨玉环拍着胸口道:“这么说吧,只要你出十万金铢,本公主这会儿立马躺平,你爱咋咋样!随便!”

程宗扬看着她前凸后翘,丰腴诱人的身材,情不自禁地咽了口吐沫。

杨玉环掀开面纱一角,香舌在饱满的红唇上轻轻舔过,充满诱惑地腻声道:“十万金铢哦。”

程宗扬正要开口,外面忽然传来大门开启的声音,顿时心头一喜,匆忙往前院走去,“不跟你说了!紫丫头回来了!”

杨玉环顿足道:“小气鬼!抠门儿!不是男人!”

程宗扬心情雀跃地出了垂花门,只见敖润领着一个奴仆打扮的汉子进来。

“程头儿,”敖润道:“有人请你赴宴。”

空欢喜一场,程宗扬压住心下的失望,“是哪位?”

“回君侯,”那奴仆大咧咧地施礼道:“太真公主命在下过来捎话,请君侯前往十六王宅的镇国公主府赴宴。”

程宗扬一怔,下意识地往后看去。

老敖也是人精,看到他背后的身影,微微吃了一惊,随即不言声地往后挪了一步,堵住那人的退路。

杨玉环紧追上来,这会儿从他身后露出戴着面纱的面孔,巧笑嫣然地说道:“原来是太真公主有请啊。劳烦尊驾回去说一声,程侯府里有客人,今晚可能没空呢。”

那奴仆板着脸道:“这可是太真公主的意思。”

程宗扬也回过味来,笑眯眯道:“阁下可能不知道,在我这儿,太真公主的名头也不好使。”

那奴仆语带威胁地说道:“程侯远来是客,可能不知道太真公主的名头。长安城有名的惹不起,上至王侯,下至百姓,无不闻风丧胆!”

“这么大的威风?”程宗扬犹豫道:“要不我去一趟?”

“不许去!”杨玉环挽住他的手臂,娇声道:“今晚你要陪人家嘛。”

程宗扬摊开手道:“这就没办法了。要不你跟公主说一声,干脆来我这儿算了?”

那奴仆一拱手,硬梆梆道:“太真公主的面子可不是谁都好下的。程侯好自为之!告辞!”说罢拂袖而去。

程宗扬与杨玉环对视一眼,不约而同地开口道:“长伯!”

“高力士!”

两人异口同声地说道:“盯住他!”

然后两人你瞪着我瞪你,都是一脸的没好气。

程宗扬道:“你干嘛踢我?”

“什么叫我的名头在这儿不好使?没听说我是长安城有名的惹不起吗?”

“搞清楚,你脚下站的这地方,属于我舞阳侯国领土的延伸,唐律在这儿都不好使。”

杨玉环花容失色,“什么意思?我在这儿不受法律保护的吗?”

“说对了,从这儿到法云尼寺,都归我说了算。我的话就是王法!”

杨玉环美目发亮,“那我以后逮到仇家,往你这儿一丢,岂不是打死都没人管?”

程宗扬吓了一跳,“你可别胡来!”

杨玉环一把拽住他的袖子,娇声道:“侯爷,收我做小吧!”

“松手!”

“不许跑!再跑我就给你来个霸王硬上弓!生米煮成熟饭!”

“你台词搞反了吧!耍流氓啊你!”

◇    ◇    ◇安兴坊。净住寺。

净住寺虽然只是一座小寺,此时寺前也点了数十盏银灯,几名僧人敲着木鱼趺坐诵经。

寺后一间僧舍内,只点了一盏油灯,豆大的灯焰又小又暗,影影绰绰映出周围一圈人影。

一名瘦小的汉子闪身入内,低声道:“少主,那贼子不肯去。”

乐从训左臂打着绷带吊在颈中,将右手的茶盏往地上一掷,恶狠狠咒骂了一声,“混帐!废物!”

一名老者咳嗽了一声,“乐少将军何必心急,岂不闻好事多磨?”

乐从训恶声恶气地说道:“昔大主灶,这可都是你的主意,要把程贼引出来杀!结果呢?他连头都不冒!我手下上百儿郎可是东奔西走,折腾了一天!”

昔名博头一缩,不再作声。

一名商贾打扮的富态男子笑道:“乐少主息怒。那位程侯既然在城中,迟早逃不出我们的手掌心,无非是早一日晚一日罢了。”

“阿弥陀佛,李施主说得是。”一名黑衣僧人道:“程魔祸乱天下,为佛法所不容!我等齐心协力,定当斩妖除魔!”

“得了吧,延真和尚。”一名穿着黄衣的内侍尖声道:“这事儿是你们大慈恩寺挑的头,结果窥基大师不出面也就罢了,特大师、观海法师、净念法师一个都不露头。只来了两名和尚,三名沙弥。不知道的,还当你们是来助拳的呢。”

另一名僧人延济道:“匡公公误会了。诛除妖魔,我十方丛林责无旁贷,只是今晚诸位大师都在做法事,为朝廷祈福,无暇分身。”

“哎哟……”匡佑拖长声音道:“说得咱家就跟多闲似的!要不是为你们这事,我今天早跟着干爹去给王枢密使送葬了,耽误我多少营生!”

那富态商贾笑道:“匡公公莫急,此番若是事成,公公耽误差事的损失都包在我李宏身上!”

匡佑眼中露出一丝贪婪,口中却阴阳怪气地说道:“李大东家身家丰厚,请来的这些高手听说是花了重金,不过今晚怎么没见到那位柴大侠啊?不会临到事上就跑了吧?”

李宏哈哈笑道:“匡公公说笑了。今晚有灯会,柴大侠被他那位夫人缠住,非要上街观灯。不过都说好的,只要咱们这边动手,他立刻赶来!”

死肥猪!别让人耍了就是好的。匡佑心下冷笑,窥基大师找了这么个有钱的土财主来斩妖诛魔,分明是把他当成肥羊,自己不宰白不宰。

匡仲弹了弹衣袖,“咱家损失点没什么,要是坏了公公的大事,可就万死莫赎了——你懂吧?”

“在下晓得!在下晓得!”

话里话外敲打了几句,匡佑暗自得意,扯着公鸭嗓子说道:“英雄难过美人关,那位柴夫人生得……嘿嘿,丰姿秾艳,难怪能迷住柴大侠。有道是温柔乡是英雄冢,柴大侠进去可就难出来了。”

座中传来几道笑声,李宏只当没听出来他话中的揶揄,笑嘻嘻道:“无妨!我还请来了真正的凉州第一高手!凉州盟的盟主!周少主坐镇!取那位程侯的首级,如探囊取物!”

周飞目光淡定地扫过全场,淡淡道:“未来。”

昔名博深以为然,点头道:“擂台还没打完,如今便叫盟主是早了些。”

延真看了旁边那位脸颊刀削般瘦长的年轻人一眼,说道:“听闻凉州盟为了选盟主,摆下擂台,周少主连战连胜,从无败绩?”

周飞摩挲着长枪,冷峻地点点头。

座中响起一片赞许声,纷纷夸赞周少主英雄了得!

匡佑笑道:“周少主好身手!哎,今晚怎么没见尊夫人呢?”

昔名博道:“少夫人还要操持家事。”

“原来如此。”匡佑笑嘻嘻道:“据说那位柴大侠的夫人以前是凉州第一美女,可周夫人的姿色,还在柴夫人之上。还有那位左护法,也颇有美色,这凉州盟可是美人儿窝啊!嘿嘿……”

匡佑尖笑几声,周围人都不好接腔,他有些讪讪地给自己找了个台阶,“周少主是凉州第一高手,周夫人是凉州第一美女,英雄美人,果然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李宏笑道:“匡公公说得好啊!”接着他身后的众人纷纷应合,对着周飞好一通吹嘘。

在场的各方势力,以李宏这位富商花费重金邀来的人最多,除了周飞、昔名博,还有来自周族、剑宵门、青叶教的高手。

其次是田令孜的义子匡佑。神策军的兵权在鱼朝恩和仇士良两人手中,不过田令孜掌管朝政,与朝廷管辖的各地节度使勾结极深。尤其是蜀中一带,是他那位靠打马球当上节度使的兄长掌管,专门派了一批军将,供其调遣,号称随驾五都。这次匡佑从中挑了批好手,与李宏请来的人马加在一起,占了在场人数的一多半。

但真正出动人手最多的,还是乐从训的魏博牙兵。只不过乐从训对那位舞阳程侯恨之衔骨,众人商量设下圈套之后,便把手下的牙兵都派遣出去,主动在他的必经之路上埋伏。

乐从训心头窝火,悔不该听了昔大主灶的鬼话,说什么上元佳节,程贼必定会带姬妾出行游玩,为防止他游玩路线行人太多,难以下手,专门出主意,用申服君的名义将他引到鸿胪寺馆的方向,最好是穿坊而过,趁万人空巷的机会,在坊内下手。而且还煞有其事地分析说,在兴道坊最合适。

众人信以为真,于是撺掇李宏这肥羊拿出重金,贿赂囊瓦,在申服君跟前说项,趁着上元节邀请程贼赴宴。囊瓦见钱眼开,自无不允。众人连夜布置,抢先在鸿胪寺馆附近的兴道坊设伏,谁知程贼说先接到陈王李成美的邀请,把昭南人的邀约给婉拒了。

众人一合计,十六王宅就十六宅!于是把埋伏的地点转移到十六王宅方向的兴宁坊。结果这一等又等了一上午,那程贼压根儿就没出门。

众人都怀疑是不是被程贼给耍了,接着昔名博又宣称收到一则隐秘消息,说程贼与凉州盟的人私下有勾结,即将前往凉州盟的驻地。众人打起精神,再一次改变方向,从兴宁坊杀到城西埋伏。

事实证明,昔大主灶的密信就是个屁。一大帮人活活等了一下午,直到天色将黑,程府大门仍然紧闭,程贼踪影皆无。

众人昨晚开始忙碌,白白折腾了一天一夜,无不心浮气躁,对那个自命谋主的昔大主灶更没好脸色。

昔大主灶倒是毫不气馁,立马又谋划了一个新方案:假借太真公主的名义把程贼骗出来!理由是姓程那贼子好色如狗,听闻太真公主有请,必定色令智昏,有如灯蛾扑火,一去不返!

于是诛魔联盟又从城西转移到城北,这回也不去兴宁坊了,选了更近的安兴坊,重新安排设伏,一边挑了个不怕死的,去程府下帖。

这会儿最后一招也落了个竹篮打水,等于一整天的奔波都成了白费力气,乐从训没有当场骂娘已经算给昔名博面子了。

匡佑打了个呵欠,起身道:“今儿个是没戏了。咱家先走一步,大伙也都散了吧。走了!走了!”

匡佑招呼随驾五都的军将离开,李宏追上来道:“辛苦匡公公了,寒舍就在左近,要不去寒舍坐坐?”说着往他手里塞了一只沉甸甸的荷包。

匡佑眼睛一亮,口中假意推让道:“天色已晚,怕是打搅了吧?”

李宏笑道:“公公大驾光临,小的欢喜还来不及!快请!”

随从牵过马来,匡佑翻身上马,打发随驾五都自行回四方馆,然后与李宏一路说笑着出了净住寺。

昔名博跨上老驴,肃然道:“老夫早有预言,得长安者可得天下!如今少主的无敌之名已然传扬出去,待拿下盟主之位,必定声名远播,天下震动!”

周飞淡淡道:“名利不过身外之物,我遗憾的是未能与程贼交手,以我的大天龙大霸王之枪斩妖除魔!揭穿他外强中干的本来面目。”

昔名博深以为然,“他不过是个坐享其成的纨绔之徒,徒有其表罢了,怎比得了少主人厚积薄发,冠绝天下?”

周飞冷哼一声,一手握着长枪,一手提着缰绳,端坐在马背上,腰背挺得笔直。

昔名博满眼宠溺地看着他,捋须笑道:“今晚无事,又正值上元佳节,少主何不与少夫人一同赏灯游玩?”

周飞身体晃了一下,沉声道:“先诛魔再说罢。”

昔名博道:“诛魔虽是关乎天下的头等大事,可也不能因公废私,冷落了少夫人——老夫还等着抱抱小小主子呢。”

周飞低下头,匆忙打马而行。

昔名博摇头笑道:“都已经成亲的人了,还是这么面嫩……”

乐从训一脚将几案踹翻,案上的油灯直飞出去,怒道:“十方丛林是什么意思?故意找些白痴来坑我们魏博牙兵?”

延真与延济交换了一个眼色,“实不相瞒,特大师对此也颇有微词,但窥基大师执意如此,我等只能遵奉窥基大师的法旨行事。”

“呸!弁韩那家伙算什么东西!竟然也敢称少主!”乐从训恨声道:“当日要不是他当先逃蹿,我魏博牙兵虎狼之辈,怎会折损如此惨重!口口声声吹嘘同阶无敌,结果一招败北,自不量力的东西!”

延济道:“周飞虽然不知天高地厚,但本事还是有的。不然也不会娶到黎门主那等人物。”

乐从训狞声道:“当着你们的面我就直说了!待杀掉姓程的,我们联手做掉周飞!他老婆归我,其余的都归你们。”

“阿弥陀佛,”延济道:“若是之前倒也罢了,如今周飞半只脚已经登上凉州盟盟主的位置,便是杀掉他,也不好对他的遗孀下手。”

乐从训伸过头,与延真和延济抵在一处,低声道:“那就找个机会,让特大师渡化此女。不然……”

乐从训往椅中一靠,“我们魏博的兄弟死伤众多,对周飞满腹怨气,要是没点好处,我可使不动他们。”

延真与延济交换了一个眼色,“这也不是不可以,只是……”

“没什么好只是的!就这么说定了!”

◇    ◇    ◇“你们啊,恐怕还不知道。”匡佑摆出一副推心置腹的嘴脸,“那个弁韩的家伙不晓事,早就得罪了义父大人。”

李宏口气中透出一丝紧张,“真的?”

匡佑眼也不眨地说道:“我还能骗你?你想,我义父跟王枢密使一向不怎么对付,周飞呢,一直削尖了头,走的王枢密使的路子,义父大人能高兴吗?”

李宏恍然道:“多谢公公提醒!”

“如今枢密院是我义父一个人说了算,他老人家要是不点头,什么事都办不下来。你们啊,早该走走义父大人的门路了。”

“若非匡公公提点,小人险些误了大事!”李宏道:“依公公看,小的该如何补救?”

“这事儿说难也难,说容易也容易,”匡佑压低声音道:“你呢,花俩钱,我呢,在义父大人面前美言几句。找个合适的时候,让周夫人去给义父陪个罪,这事儿就算成了。”

李宏道:“什么时候合适?”

“你是个聪明人,还要我说透?哪天晚上悄悄把人送来……咦?”

匡佑正说着,突然大吃一惊,舌头几乎打结,“仇……仇……仇公公……”

身着紫袍的仇士良在一群内侍簇拥下打马而来,看到匡佑不由皱了皱眉头,尖声道:“明晚上元夜,圣上要在城楼与百姓同欢,宫里宫外都忙疯了,你还有闲心在这儿瞎转悠呢?怎么着?你爹不在,你们就放羊了?”

匡佑赶紧跳下马,垂手立在一边,“回公公,侄儿是给义父办点事,一会儿就回去。”

田令孜那混帐坑死王守澄,还故意在王爷面前贼喊捉贼,仇士良这会儿看着那混帐的义子,眼睛里就跟扎了鱼刺似的,直想往外滋血。

“不老实。”仇士良冷哼一声,“揍他!”

随驾五都被打发回四方馆,匡佑身边连个帮腔的人都没有,跑也不敢跑,赶紧跪下哭诉。

仇士良身后几名内侍如狼似虎地扑过去,把匡佑掀翻在地,抄起马鞭、棍棒一通暴揍。

“着实打!”

“好生打!”

匡佑的哀嚎声一声接着一声,听着就过瘾。仇士良出了口恶气,回过头打眼一看,“吔,这不是李宏吗?正好要找你!给我过来!”

李宏陪笑上前,“仇公公。”

仇士良阴恻恻道:“说吧,王枢密使在你那儿存了多少私房钱?”

“这个……”

“还跟我耍滑头!”仇士良从袖中抽出一张签过花押的票据,“看见没?”

李宏慌忙下跪,“哎哟,仇公公,是小的眼拙!”

“得了,你李大善人也是长安城呼风唤雨的人物,用得着跟我低三下四?我也不蒙你,赶紧带上钱铢,送到王爷府上,就当是你孝敬王爷的。”

李宏感激地说道:“仇公公真是……善心人啊。”

仇士良往旁边瞥了一眼,“匡佑那小子不地道,离他远点儿。”

“小的明白。”

“行了,我一会儿还得入宫,就不请你到家里坐了。改天再聊。”

李宏恭敬地说道:“公公慢走。”

等仇士良走远,匡佑才哭丧着脸爬起来,“他怎么跑这儿来了?”

李宏道:“仇公公家就在前面。”

“原来如此……哎?你们是邻居?我怎么听说过?”

李宏笑道:“寒舍不远,就隔了四五个坊。来这边呢,本来是想请公公在仇公公家门口上路,这下倒是省事了。”

匡佑大惊失色,“你——”话未说完,嘴巴便被人捂住,接着他眼珠猛地鼓了出来,胸口露出一截雪亮的刀锋。

一名汉子一手捂着匡佑的嘴巴,一手握着尖刀,望向李宏。

李宏点了点头。

那汉子握住刀柄用力一拧,鲜血泉水般淌出。他摘下头巾,露出一颗光头,然后大喝道:“有刺客!”

说着拔出尖刀,一刀斩在李宏的手臂上。

李宏负痛大叫,“救命啊!有刺客……”

上一章: 第十八集 图穷匕现 第二章 比武夺亲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十八集 图穷匕现 第四章 两岸踏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