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体育修真军事历史幻想悬疑武侠游戏灵异玄幻科幻言情都市完本更新

第十八集 图穷匕现 第二章 比武夺亲

弄玉&龙琁
上一章: 第十八集 图穷匕现 第一章 神京远眺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十八集 图穷匕现 第三章 蝇营狗苟

第二章比武夺亲诸女纷纷离开,内宅人数一下少了一半,又不能上街游玩,程宗扬索性回去把门一关——在家玩自己的姬妾。

“咦?让你好好含着,怎么又吐出来了?”

白霓裳颦眉道:“我舌头都酸了……”

“那你说怎么办?”程宗扬靠在椅中,看着面前赤条条的白仙子,目光不由自主地落在她那对丰挺的雪乳上。

没办法,白霓裳的双乳实在太吸引目光了,又白又大,方才给自己口交时,乳尖还沾了一点唾液,乳头红嫩得仿佛能挤出汁来。

白霓裳小声道:“我下面还有点痛……”

“痛痛痛,就知道痛!”

白霓裳嘟着嘴道:“你昨晚干得太厉害了……”

程宗扬一脸不满地说道:“那就用你的后面,让我好好干一回!”

白霓裳一脸羞怯,颦眉道:“好……”

程宗扬忽然破颜而笑,在她脸上扭了一把,笑道:“逗你呢。用你奶子让我爽一下。”

“啊?”

“你不是怕痛吗?再饶你一回。用你的奶子,把老公的肉棒包起来……”

在程宗扬的指点下,白霓裳将一些香露倒在浑圆的乳球上,用双手细细涂抹均匀。尤其是乳沟内侧,涂抹得更加仔细。

白腻而又饱满的乳肉在她手中滑动着,浸满香露的乳肉变得脂光水滑,香艳无匹。

白霓裳托起丰挺的双乳,将那根火热的阳具夹在乳间。绵软而充满弹性的乳肉将肉棒夹得密不透风,让程宗扬禁不住哼了一声。

白霓裳一边努力夹紧肉棒,一边柔声道:“老公,你别生气好吗?等霓裳下面好一点,就让你玩。”

程宗扬享受着她雪乳的绵软和柔滑,随口道:“怎么玩?”

“你想怎么玩都可以……”

“真的吗?”

白霓裳一边挺动双乳,一边用力点了点头。

“要让你趴在地上,拿根烧火棍戳你的屄眼儿呢?”

白霓裳眼圈顿时一红,美目泫然欲滴,半晌才道:“用别的好吗?”

那帮奴婢还挺用功的,教了她不少啊。连异物插入都可以接受了?

不过话说回来,白仙子第一次接触到的性知识就是这个。说不定在她白纸般的认知中,这些都是再正常不过的性行为……

肉棒在雪团般的乳肉间进出,那种滑腻而紧凑的触感,别有一番滋味。尤其是白霓裳双乳够大够丰满,足以把整支阳具都包裹进去,不留一点空隙。

看着这位仙姿妙态的仙子,一丝不挂地跪在自己面前,捧着双乳服侍自己,程宗扬油然生出一丝满足感。

“等你好了,想让老公怎么肏你?”

“啊?”

“说说嘛。”程宗扬笑道:“我又不让你唱曲,只当是聊聊天。”

“怎么都可以……”

“你最喜欢哪种姿势?”

白霓裳玉脸飞红,小声道:“从正面……”

程宗扬吹了声口哨,“那你猜猜,我会怎么肏你?”

“老公会……会让霓裳趴着,从后面肏霓裳。”

程宗扬笑道:“猜得真准!为什么呢?”

“因为老公喜欢一边肏霓裳的屁股,一边玩霓裳的奶子。”

程宗扬大笑起来,这就是自家内宅性教育结出的硕果了。把这个不染凡尘的瑶池仙子教导得又乖又甜,尤其是她一边给自己乳交,一边扬起玉脸,眉眼间含羞带怨,说不尽地风流婉转,让人赏心悦目,心旷神怡。

白霓裳捧乳交欢,等精关萌动,程宗扬不由分说地将白霓裳抱起来,将她小穴对着自己的肉棒,跨坐在自己腰间,将灼热的阳精尽数射到她体内。

白霓裳伏坐在他腰上,乖乖露出花心,被他将精液射入自己子宫内,用蜜穴感受着他的坚硬与温暖,身体微微战慄。

良久,白霓裳轻颤着说道:“我……我好像突破了……”

“啊?”

白霓裳修为在朱殷之上,但也是六级初的水准。没想到被程宗扬破体后,连日双修之下,不仅程宗扬伤势大愈,对她也不无裨益,不知不觉中越过了六级的门槛,修为更有精进。

白霓裳鼓足勇气道:“我要回去一趟。”

她一连消失多日,时已上元,不好再消失下去。

程宗扬道:“想好说辞了吗?”

“我就说在山里闭关。”

这倒是个好说辞。程宗扬笑道:“之后呢?”

白霓裳脸上一红,“等见过同门,我再悄悄过来。”

程宗扬忽然道:“我要是向瑶池宗提亲呢?”

“啊?”白霓裳又惊又喜,“可以的吗?”

程宗扬赶紧道:“别误会,正妻不行。”

白霓裳摇了摇头,“若是嫁为正妻,还可与门中商量。若是嫁为人妾……师门必定不允。”

说着她抬起眼睛,柔声道:“霓裳已经想过了,霓裳已然委身夫君,即便没有名分也算不得什么。”

“不怕门中知道吗?”

“能瞒多久就瞒多久好了。”白霓裳吐了吐舌头,“而且老公这么厉害,别人就是知道,顶多也只会眼红。”

怎么说呢,瑶池宗与其他女冠为主的道门差不多,风评都不算太好。尤其是内乱之后,奉琮与奉琼竞相招揽客卿,闹出的绯闻数不胜数。白霓裳的奉玦一支算是难得的洁身自好了。她若是也下水,说不定其他支系还会松一口气。凭什么就你干净?这下好了,大伙儿谁也不说谁。

白霓裳悄然离开,程宗扬赤着脚走到窗前,望向灞水的方向。

午后向来是坊内最热闹的时刻,此时却有种别样的寂静感。坊中的百姓都涌上大街,去欢庆上元,正所谓万人空巷,坊内为之一空,人都在街上。

死丫头才走了六七个时辰,程宗扬感觉就像过了六七天。还有半天的时间,加起来都快半个月,这感觉太难熬了。

更可恨的是小贱狗,自己本来想拿出那柄布都御魂好好研究一番,可小紫不在家,那小贱狗钻得连影子都找不到。

忽然天井传来笑声,却是合德扶着姊姊,在庭中散步。

石超昨天让人送来的几株腊梅开得正艳,还有几盆白水仙,也花蕾初绽,幽芳四溢。两女俯身嗅着花香,不时发出银铃般的笑声。

程宗扬不禁露出笑意,取过袍服披上,然后直接从窗口跃下。

他怕吓到赵飞燕,没敢直接跳到她面前,而是在檐角略一借力,落在廊外。

跟在两女身后的是成光和尹馥兰,听到动静,她们露出一丝紧张,但随即认出主子,连忙退开。

“做什么呢?这么高兴。”

“你看,”合德托起一朵水仙,高兴地说道:“它的花瓣是双层的。”

果然,那几盆水仙都是重瓣,花朵更大,姿态也更加舒展优雅,略一靠近,一股沁人心脾的清香便扑鼻而来。

“真好闻。”程宗扬小心翼翼地揽住赵飞燕纤腰,“有没有动静?”

赵飞燕柔声道:“还没有。”

赵合德道:“要九个月呢,哪里会这么快。”

“咦?你知道的还不少?”程宗扬笑道:“你不是总说我欺负你吗?赶紧怀上,我也放你九个月的假!”

赵合德脸一红,躲到姊姊背后,“不要。”

笑闹间,前院忽然传来一阵喧闹,王忠嗣扯着嗓门儿叫道:“南八哥!来亲一个!”

“打得乌鸡眼一样,你还乐呢?去去去!一边去!”

“师傅!师傅!”高智商的声音传来,“你看看我给你带了什么好东西!”

“这小兔崽子!”程宗扬笑骂一句,放开赵飞燕,“走一会儿就上去歇着。我去前面看看。”

前院马嘶人唤,一下充满了生气。程宗扬从垂花门出来,正看到一个艳若桃李的女子朝自己盈盈而笑。

那女子福了福身,笑道:“一别多日,小女子见过程侯。”

程宗扬露出诧异的笑容,“左护法?稀客啊!”

高智商伸出脑袋叫道:“师傅!这是小吕比武招亲赢的!”

吕奉先一张俊脸涨得通红,伸手去捂高智商的嘴。

左彤芝回头笑道:“小帅哥,要不要姊姊陪你啊?”

未来的虎将这会儿还嫩得出水,被左彤芝这么一调笑,吕奉先的脸跟火烧似的,拔腿就跑,慌不择路之下,一脚踩在王忠嗣的脚背上。

“叔的脚!”王忠嗣怪叫一声,抱着脚单腿蹦了一圈,引来众人哄堂大笑。

程宗扬笑道:“这是怎么回事?”

“打赢了呗!”高智商得意洋洋地说道:“要说这一场可真悬,丹霞宗论实力,在凉州盟那是头一份!左姊姊在里头都只排第三。那位柴宗主比老王哥还强上一筹——多亏了我,这一场才能拿下来!”

高智商拍着胸口狂吹牛皮,程宗扬正要叫这小混蛋闭嘴,却见王忠嗣等人不仅没有反驳,反而露出深以为然的表情。

“怎么着?你上去一串牛皮,把那位柴宗主吹翻了?”

高智商得意地说道:“三对三,咱们这边谁都讨不了好。徒儿先拿话堵住丹霞宗,让他们先出人。第一场他们上的是个使棍的高手,我们这边上的老王哥,痛快拿下。第二场他们上的那个姓柴的宗主,老铁上场,说了两句场面话,刀一丢认输走人。到第三场,小吕跟左姊姊对上,打得那叫个天昏地暗,日月无光!最后小吕一招险胜,三局两胜!搞定!”

田忌赛马啊?这小崽子确实有点鬼主意。

左彤芝笑吟吟道:“吕少侠少年英雄,彤芝输得心服口服。”

程宗扬察言观色,笑道:“难得遇见左护法,不妨入内一叙。”

左彤芝丝毫没有平常女子的故作矜持,爽快应道:“好!”

两人来到正厅,程宗扬一边让尹馥兰送来茶点,一边笑道:“太泉一别,没想到今日会在长安重逢,人生际遇真不知从何说起。”

左彤芝仔细看了尹馥兰一眼,然后道:“程侯当日白龙鱼服,却是小女子失敬了。”

程宗扬笑道:“我倒不是故意隐瞒身份,那会儿还不是呢。倒是小狐狸,可是正经的小侯爷。”

左彤芝一笑,“我那位干弟弟还好么?”

“他在江州混得风生水起,我也有日子没见他了。”程宗扬笑道:“左护法对我那兄弟还挺上心的。”

“那当然,”左彤芝笑道:“我那弟弟长得俊俏,又会说话,若是带出去,我这当姊姊的脸上也有光彩。”

两人说笑几句,左彤芝道:“紫姑娘可好?”

“还好,她也来了,只不过这会儿不在。”

左彤芝露出一丝失望,“今日来得不巧。”

程宗扬故露忿然,“什么意思?知道我们家里是她当家啊?”

左彤芝失笑道:“程侯还是和以前一样,毫无架子。”

“跟朋友摆什么架子呢。”程宗扬道:“当日在太泉,大家出生入死,守望相助。有这份交情在,左护法若是有事,尽可直言。”

左彤芝沉吟了一下,开口道:“那好,我就直说了——请程侯施以援手,救我凉州盟和丹霞宗于水火之中。”

“到底出了什么事?左护法不妨细说。”

左彤芝轻叹一声,“铁堂主多半跟程侯说过,自从周少主加入我凉州盟,盟中屡生变故。半年之内,盟中便有了十余位名宿陆续过世,各家帮派几乎尽皆带孝。”

“你怀疑这里面有蹊跷?”

“是。”

“我听说你们宗主力挺周飞?”

左彤芝道:“柴宗主身手高强,处事公平。白老宗主过世,丁副盟主又失陷在太泉,柴宗主继任之后,我丹霞宗上下无不心服。”

程宗扬听懂了她的意思,柴永剑虽然力挺周飞,但并没有证据说他出卖凉州盟或者丹霞宗的利益,他在宗门的基本盘还很稳。

“那个……白仙儿回去了吗?”

左彤芝摇了摇头,神情有些黯然。

看来白仙儿真的缠上武二,跟着他一起去了花苗。

程宗扬道:“左护法的意思我明白了,我猜,凉州盟其他帮派的情况也与你们丹霞宗差不多。就像铁堂主一样,继任者都是众望所归?”

“不错。我凉州盟半年内有五家换了当家,除了丹霞宗和铁马堂,其他三家的继任者也都是门中素有威望的人物。”

凉州盟原本十三家帮派,换了五家,加上周飞带来的三家,正好半数。剩下没有换人的八家里面,少不得还有他们的人。这背后要不是广源行捣鬼,自己的名字往后就倒着写!

“左护法与周飞……”

“我和他在太泉打过交道,我感觉,”左彤芝抿嘴一笑,“他可能是把我看成是他的仰慕者了吧。”

……这事周飞还真干得出来!黎锦香都能对他一见钟情,结为伴侣,左彤芝对他心怀敬慕又有什么不可能呢?

“左护法想让我帮忙,怎么帮?”

“铁马堂下一场很可能会对上剑霄门,黎门主剑法高明,我担心王家大哥失手。”

程宗扬笑道:“那就按今天的路数,让老铁上。”

“今天是你那徒儿用话拿住我们丹霞宗,才会三场都我们先出人。按规矩双方轮流登场,就算铁马堂运气好,拣到中间一场,剑霄门也不会给他们上驷对下驷的机会。”

“左护法的意思呢?”

左彤芝道:“杀了周飞。”

程宗扬沉默移时,心里却暗暗佩服。怪不得在太泉时,有人背地里说她是蛇蝎美人,行事果然狠辣,临到事上毫不手软。

左彤芝不是无备而来,见他没有开口,又加上一块砝码,“程侯可知道周飞窃取凉州盟,是要对付谁吗?”

程宗扬叹道:“左护法可知道我为何要在背后给老铁撑腰吗?”

左彤芝嫣然一笑,“看来大伙都想到一块儿去了。”

杀掉周飞吗?程宗扬想过怎么狠狠坑周飞一把,好好给他一个教训,却还真没想过取他的性命。

况且,杀了周飞一定是好事吗?黎锦香成了寡妇,连周飞这个名义上的护身符都没了,立刻就要面对广源行那帮人的威逼。

至于说凉州盟的利益,说实在的,跟自己关系并不大。除非自己能设计好退路,让黎锦香有机会安然脱身。

程宗扬沉吟道:“如果不杀周飞,只让他当不成盟主呢?”

“周飞野心勃勃,留在盟中,必生祸端。”

程宗扬不得不说,她判断很准确,即便周飞不想惹事,他背后的广源行也不会允许他们的投资打了水漂。

何况周飞的脑袋整天昂得跟长颈鹿似的,怎么可能愿意给别人当手下?

程宗扬默默思索着其中的利弊,杀周飞意味着黎锦香局势会变得险恶,不杀周飞,他这根搅屎棒绝不会消停,天知道什么时候就搅自己一身屎。那么最好的办法……

“如果把他逼走呢?”

左彤芝思索了一下,无论周飞的背后是谁,只要逼走他,凉州盟面临的危险就化解了一大半。

“也行。只要他不再与我凉州盟有瓜葛,是死是活都无所谓。”

“那好,我们就这样说定了。我帮老铁击败剑霄门,最好能让他当上凉州盟的盟主!”

“你可不要大意。”左彤芝郑重地说道:“那位黎门主你还记得吧?也是在太泉见过的,秀外慧中,非是易于之辈。”

程宗扬干笑道:“是吗?”

左彤芝惋惜地说道:“可惜她嫁给周飞,好好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

程宗扬在心里笑眯眯地说道:那是你不知道,那朵鲜花已经是我这泡……啊呸!我程某人的了,周飞那泡牛粪只配跟苍蝇作伴。

“周飞在干嘛呢?”

左彤芝道:“他们这些天鬼鬼祟祟的,今日一早便与族中的大主灶去了魏博邸,说是赴宴席。”

“哦?”

程宗扬心下一动,这两伙败犬凑到一起,哪儿有什么心情喝酒?互舔伤口还来不及呢,多半是想着怎么对付我吧?

窥基纠集的各方势力,道门除了瑶池宗,没听说还有谁参与。那帮太监自顾不暇,听说昨晚那档子事出来,仇士良连夜跑到李辅国府上,鱼朝恩躲在咸宜观不露头,田令孜倒是很仗义地向圣上请缨,护送王守澄的灵柩出城安葬——昨晚护国天王寺的惊魂一幕,他愣是半点风声都没听到。

至于窥基,上元节正是展示佛门盛况,广收信徒的好时候,他们忙着跟道门和其他寺庙别苗头,法事一场接着一场排得满满的,肯定腾不出手来找自己的麻烦。

这样算来,除了一直没有动静的龙宸,自己面临的威胁基本上算是解除了?

那自己还窝在屋里干嘛?闲着干那帮侍奴吗?

左彤芝忽然道:“今晚不禁夜行,满城游人如织,程侯可有意出门观灯?”

程宗扬叹道:“我也想,可你也知道,周飞那小子对我有歹意,贸然出门,说不定有意外。”

左彤芝看着他,然后笑了起来,“程侯这么想,那最好不过。”

“哦?”

“方才那句话,是他们让我说的。”左彤芝坦然道:“我这次来,也是他们的意思。虽然不知道他们想做什么,但分明是想找你落单的机会。切须小心。”

“多谢!”

左彤芝起身道:“话已带到,我先告辞,改天再来拜访紫姑娘。”

程宗扬陪着左彤芝走到门口,高智商抢着说道:“师傅,我来送左护法!”

“行,路上人多,小心点儿。”

“知道了师傅!”

高智商凑到左彤芝身边,涎着脸道:“左姊姊,我姓高,宋国人氏,大名叫厚道,打小就是临安城里有名的厚道人……”

“小弟弟可真乖,来,让姊姊捏捏脸……”左彤芝娇笑道:“哟,脸皮还挺厚。”

“要不怎么叫厚道呢?姊,小心门槛!我扶你上车……”

“这小兔崽子。”程宗扬禁不住笑骂一句。

回到内厅,程宗扬靠在椅中,心里乱纷纷的,怎么都安静不下来。

凉州盟的事自己本来是顺手帮铁中宝一个忙,顺便恶心周飞一把,现在却有点越卷越深的迹象。因为此事与广源行正面交恶,究竟是凶是吉?

广源行拿人当商品的做法,让程宗扬本能地生出厌憎。但内情是不是像黎锦香说的那样,自己还无法判断。这并不是不相信黎锦香,而是她看到的也许只是一部分。

至于凉州盟本身,自己原本并没有太多想法。一来凉州离得太远,二来自己已经跻身庙堂,江湖上的事对自己而言,并没有太多吸引力。

不过凉州盟牵涉到人事越来越多,为敌的周飞、广源行;为友的铁中宝、左彤芝;跟武二私奔的白仙儿,与自己有肌肤之亲的黎锦香;再加上天策府、王忠嗣、高智商、吕奉先……

程宗扬忽然发现,自己已经没有后退的余地。一旦退让,就等于把自己的朋友、兄弟、女人,全都给坑了。

退无可退,只能奋勇上前。最好的结果,是让铁马堂赢下对剑宵门的一场,然后再与周飞一决胜负,最后在擂台上将周飞打得颜面无存,让他无法在凉州盟存身。

这样的话,就不能再用上驷对下驷的战法,必须正面击败周飞,还得赢得漂亮。

程宗扬相信,若是战场相逢,王忠嗣打十个周飞都不在话下。擂台单挑,他虽然觉得老王能赢,但未必能让周飞灰头土脸。

难道还要继续换人?把老铁的腿给打断,换上南八?

可这样赢下来,铁中宝就算当上盟主,别人也不见得服气——打完三个人全都跑了,以铁马堂的底气,可未必能坐稳盟主的位置。

程宗扬不由怀念起武二来,白仙儿是凉州盟老盟主的女儿,要是那牲口在,好歹也算凉州盟和丹霞宗的女婿,他上场干翻周飞,当上盟主,比铁中宝的说服力要强十倍。可惜武二一头扎进南荒,到现在还没有音讯。不知道是不是跪在苏荔裙下,爬不起来。

程宗扬想了想,写了一张纸条,叫来中行说,让他送到北巷一处客栈,专门交待,塞到门缝里即可。

中行说二话不说,打开纸条先看了一遍,见没有提头,还追问一句,“写给谁的?”

“你管得着吗?”

“那你可怪我乱说。”

“紫丫头那边随便你说,对别人敢漏一个字儿,我弄死你!”

中行说冷哼一声,揣起字条出门。

日影西沉,程宗扬越发心浮气躁,坐立不安。

小紫闭关说是十二个时辰,但凭自己的经验,如果顺利的话,八九个时辰足够用了。按道理说,这会儿应该已经结束闭关,返回长安。

好不容易又捱了半个时辰,眼看天色将暗,程宗扬再坐不住,起身在窗口张望半晌。心里禁不住抱怨,就算死丫头闭关,惊理怎么也不回来报个平安?

还有蛇奴和罂奴,按时间算,这会儿也都该有回音了。总不会那么背运,真就跟晴州那帮人撞上?还那么蠢,一个都没逃出来吧?

程宗扬越等越是焦躁,索性也不在内宅囚着了,叫来孙寿换好衣物,束发戴冠,收拾停当,然后来到前院。

一看到贾文和的脸色,程宗扬赶紧解释,“你可别误会!我虽然穿着外出的衣服,但不是要出门。只不过万一要出门呢,能省点事。”

“没有万一。”

“我知道,我知道。”程宗扬保证道:“绝对没有万一!老贾,你也别太紧张了,先回去歇歇,我就这儿看看风景,一会儿就进去。”

好不容易赌咒发誓,劝走贾文和,程宗扬在垂花门的台阶上走了几圈,终于还是没好意思出门。

一方面是照顾老贾的情绪,万一把自己的谋主逼疯了咋办?另一方面也是理智一点想想,自己即使出去,也不知道该去哪儿找小紫。渭水在城北,灞水在城东南,光是绕城这一段就有好几十里,走一趟就得一天,而且死丫头还在水底,喊都没用。

他摸了摸胸口的坠子,要是里面也封着死丫头的血就好了,起码靠近时能生出感应。

天色越来越暗,灯光次第亮起,坊外的曲乐欢笑声隐隐传来,可以想像街上的欢庆气氛。石超和谢无奕也不能免俗,两人一早便在平康坊会合,上街游玩,还把祁远和兰姑两口子一并叫上。

街上热闹非凡,坊内冷冷清清,这会儿整个宣平坊,不,整个长安城,似乎就剩自己一家还留在屋里。感觉就像被世界遗弃了一样……

程宗扬正在自怨自艾,一阵刺耳的铃声蓦然响起。

寂静中,那尖厉的铃声愈发惊心动魄,程宗扬一听之下,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内宅报警的电铃!

上一章: 第十八集 图穷匕现 第一章 神京远眺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十八集 图穷匕现 第三章 蝇营狗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