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体育修真军事历史幻想悬疑武侠游戏灵异玄幻科幻言情都市完本更新

第十八集 图穷匕现 第一章 神京远眺

弄玉&龙琁
上一章: 第十七集 世事如棋 第八章 留仙来客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十八集 图穷匕现 第二章 比武夺亲

第一章神京远眺书房内,一名青衣小厮侧着身子,小心翼翼地坐在椅中,他满身风尘,怀里还抱着一双鞋子,神情忐忑不安,有种做梦般的不真实感。

周围的架子上堆满了书卷——虽然里面有很多还是没来得及用线穿起来的卷宗,但在他看来都一样。地上铺着精致的白色藤席。他进来时生怕踩脏席面,偷偷脱了鞋子,揣到怀里,但还是留下了一行脚印。

旁边的漆几色泽乌亮,上面摆放着蓝田玉雕刻的笔筒、笔洗、笔架,还有一块玄黑色嵌满金星的砚台,一只装满朱砂的漆盒,一叠雪白的纸张。

看到一名衣着华丽的贵公子进门,罗令立刻站起身,叉手施礼,有些慌张地说道:“大……大东家。”

程宗扬莞尔道:“坐吧。还没吃饭吧?张恽,准备些酒食。”

罗令连忙摆手,“不……不用了。”

“别紧张,”程宗扬坐下来笑道:“在留仙坪多蒙你招待。这一路赶来,是有什么事吗?”

说着,他抬眼向贾文和。

贾文和道:“正待主公一同参详。罗令,我应诺过你,到了此地,就不必再回去。不必着急,慢慢说。”

“是,贾老爷。”罗令平静了一些,开口道:“小的一直在店里干活,大前天,店里来了一位客人,是个女子,说她的马匹半路受了伤,想请掌柜看看。我认出来,她是之前跟老爷一道在小店住过的女客,就牵了走骡去帮忙。”

程宗扬坐直身体。跟自己一起去过留仙坪?义姁?大前天是初十,义姁初七往蓝田方向离开,居然都走到留仙坪了,怪不得没回来。

罗令道:“那位女客带了一辆大车,车上都是药味。小的看了一下,拉车的驭马腿上有伤,好像伤了好几天了,那位女客拿了几味伤药包扎,但人用的药,用到马身上不对症。小的用走骡套了车,拉回客栈。那女客只能在客栈住下,等着马腿伤愈。”

“第二天一早,那女客出了门,留话说若有人找她,就说她午后回来。可她一去,直到夜里才回来。脸色煞白,像是受了什么惊吓。”

程宗扬道:“她去哪儿了?”

“小的不敢问,”罗令大着胆子道:“但小的猜,她可能去了山上。”

白员外的故宅?这死女人,好奇心不小啊。

“然后呢?”

罗令咽了口吐沫,“昨天午前,从南边来了一伙客人。那位女客出来,正好撞见,然后就出事了。”

“出了什么事?”

“那女客看见他们就想回头,但那伙客人里似乎有人认得她,把她叫住。那女客有些不情愿,但还是进了房。”

“那些客人是什么身份?”

“好像是远道来的商贾。我听到他们提起生意的事。后来……后来小的进去送热水,看见那女客在房里跪着……”

罗令闭上嘴,小心看了他一眼。

程宗扬淡淡道:“接着说。”

“有人在抽她耳光。”

“他们说什么了吗?”

“小的没有听见。”

“动手的是谁?”

“我不认识。”罗令一边比划,一边说道:“那人模样古怪得很,又黑又矮的,站着也没有比那女客高多少。姓史,我听见旁人叫他史三爷。”

“后来呢?”

“回去之后,小的想了又想,贾先生在店里关照过小的,临行时又吩咐过,若是有事,让小的来报个信。于是小的就向掌柜告了假,牵了店里的走骡,一面问路,一面赶来长安。小的路不熟,进城又赶上宵禁,被关在坊里。后来拿钱铢买通守坊的大哥,才好不容易找到地方。”

这小厮承了别人的情,知道报答,又能在人生地不熟的情况下,一个人摸到自己在长安的住处,人也够机灵。

“干得不错!”程宗扬笑道:“贾先生的话就是我的话,掌柜那边我让人去说,你便安心在这里办事。张恽,你带他去吃些东西,安排好住处,让他好好休息一下。”

“多谢主子!”罗令趴在地上磕了个头,然后跟着张恽离开。

“肯定是义姁!”程宗扬道:“她够倒霉的,竟然遇上那些晴州人。”

义姁的背景与晴州方面的势力有着很深的关系,甚至很可能像黎锦香一样,小时候就被广源行收养,然后暗中送入光明观堂。但不幸的是,义姁没有进入内堂,价值大减,离开师门之后,便即失身,没能像黎锦香一样保住贞洁。

再后来,广源行通过暗中运作,将义姁送进宫中,成为吕雉身边的女医,也成为他们布置在汉国宫中的一条眼线。

此时很难猜测义姁没有在蓝田停留,而是一路赶到留仙坪,究竟是出于什么目的?也许是想及早与师门会合,借机逃离自己的控制;也许只是想洗白自身,免得引来师门的疑心。但显然,她的选择是个错误。

程宗扬从来没有信任过义姁,只是想拿她来对付潘金莲。可义姁那点手段,完全不是潘姊儿对手,三下两下就被引上一条危险重重的歧路。

她如果没有离开长安,此时已经与燕姣然会合,得到师门的庇护。但义姁在潘金莲的误导之下,选择走陆路离开长安,结果一头撞到广源行的手心里。

从太泉开始,自己就与广源行屡次为敌,虽然双方没有挑明立场,发生正面冲突,但程宗扬不认为自己与广源行还有合作的基础,且不说他们豢养牲畜般的驭人之术,即使只冲着黎锦香,双方就没有化敌为友的可能。

程宗扬认真向贾文和行了一礼,“多亏先生的妙手,方才罗令带回的消息,万金难换。”

贾文和道:“侥幸而已。”

“我现在最担心的是……”程宗扬缓缓道:“蛇奴和罂奴,会不会跟那些晴州人撞上?”

◇    ◇    ◇风中传来铜铃的轻响,重重叠叠的飞檐和斗角,在夜色下平铺开去,一直延伸到视野尽头。

时近上元,城中的灯火愈发繁盛,笔直开阔的大街空无人迹,里坊内却热闹非凡。风流旖旎的青楼,遍布灯火的坊市,巍峨庄严的寺塔,雄伟壮丽的宫城,华美精致的豪宅,光影交错的里巷……世情百态,纷呈眼底,交织成一幅盛世长安的繁丽图卷。

而这远非画卷中最浓墨重彩的一笔。明晚开始,便是持续三天的上元佳节,长安城内将举行盛大的灯会,而每年的宵禁也将在节庆期间暂时解除,每一个百姓都会走上街头,目睹长安城一年中最璀璨的夜景。

朱雀大街两旁的树上张挂起灯笼,王侯富商也各自在院内门前搭起灯树。青楼汇聚的平康坊中,甚至建起一座十五丈高的灯轮,传言上有银灯万盏,上元之夜将由一千名来自青楼的名妓和教坊的歌舞伎同时点燃灯烛,扯动灯轮,与万民同乐。单是这些女子的衣饰、花冠费用,每人便超过一百金铢,奢华可见一斑。

城中的寺观自然不甘人后,咸宜观、玄都观、大兴善寺、大慈恩寺这些名观大寺,都纷纷建起灯树、灯塔。连信永都在刚失过火的兴福寺内立了一座灯塔,据说投资过大,不得不向波斯邸借贷了数千金铢。

最壮观的,莫过于大明宫。在仇士良的筹划下,西起兴安门,东至延政门,长近四里的宫墙上,建起一座连绵的灯楼,丹凤门的城楼上,更是建起一座二十丈高的巨塔,布置的灯烛更是不计其数。

一阵浩荡的长风吹过,城中星罗棋布的无数灯笼和烛火都摇曳起来,犹如星河银海,波起涛伏。

“真美……”

繁星般的灯光映在黛绮丝碧绿的眸子中,她痴痴望着这座宏伟壮丽的帝京,禁不住发出一声轻叹。

程宗扬拥着她,坐在屋脊上,目光中同样充满了惊艳。对于唐国的富庶与豪奢,他很大程度上只存在于概念中,即使亲眼目睹,亲身接触,也仅仅流于表面的感知。毕竟在他记忆中,这是一个相隔一千余年的朝代,就生活水平和技术能力而言,和他生活的年代相比,跟原始社会也差不了多少。

直到此时他才发现,除了工业能力和现代科技,长安百姓的生活条件,竟然不比自己穿越之前差太多。单是这短短数日内遍布各坊的灯轮和灯楼,就让他深深感觉到自己受了欺骗——难怪自己想在兴庆宫搭个架子会这么麻烦,合着满城的材料和工匠,都忙着给青楼、寺观建灯塔去了。

早知如此,还不如打着杨妞儿的名义,自己出钱在兴庆宫建一座灯楼。结果为了保密,搞得鬼鬼祟祟的,最后也只建了个半吊子。

“来,这边也看看。”

程宗扬抱着黛绮丝,在屋脊上转过身,往城南方向望去。

比起北城灯光的稠密,南城略显稀疏,但高耸的大雁塔此时灯火全亮,犹如金身的佛陀,巍然矗立,使得北城的人间烟火都为之失色。

黛绮丝沉浸在这难得一见的盛景中,程宗扬的目光则越过大雁塔,往视线难以企及的远处望去。

长安城东南是蓝田,再往南,越过金州,然后沿着秦岭山脉崇山峻岭之间的山路一路西行,途中会经过一个小小的村落:留仙坪。

罗令是在昨天中午遇到的那些商贾,他们既然选择在留仙坪住宿,最快也要今天上午出发。蛇奴和罂奴至今没有传回消息,很可能一路追踪义姁的行迹。运气不好的话,也许昨晚会赶到留仙坪——正好撞上那帮晴州人。

如果她们够机灵,立刻设法脱身,最快明天晨间就有消息。也就是说,假如明天夜间还没有她们的音讯,那便凶多吉少了。

程宗扬目力再好,也看不到远在群山中的留仙坪。事实上,他连娑梵寺下院那座寺塔都看不到。

光王李怡一直躲藏在寺内,除了杨玉环,再无人知晓他的去向。可笑的是,唯一关心他的,也只有杨玉环一个人而已。其他宗室亲王早把这个边缘人抛到脑后,甚至有些人还不知道他已经失踪多日。

再近一些,便是灞水。不知道死丫头在哪儿闭关,不知道她有没有听自己的话,悄悄游到灞水,也不知道她在水下会不会冷?

明天是上元佳节,等她回来,正好赶上一起观灯。难得过节,老贾总不会那么不近人情,还要拦着不让自己出门……的吧?

视线落入城内,那座雄居城南的大雁塔分外扎眼。

窥基那秃驴纠集的各方势力,魏博的乐从训被自己打痛,龟缩在府邸内,跟条死狗一样舔舐伤口,连日不敢露头;宦官死了个王守澄,今晚一过,剩下一王三公不立刻爆发内斗就是好的,何况还有那位皇上在暗中觊觎,想要将这些阉奴一网打尽;道门的威胁已经解除,连白霓裳都成了自己胯下的禁脔……

想起白霓裳,程宗扬禁不住回味了一下。原本说好今晚采了她的后庭花,白仙子自己都答应了,可罗令带来的消息,让程宗扬本来就已经满腹的心事又添了一樁,只好暂时放下。

毕竟当初给白仙子开苞的场面都够凑合了,后庭初次再草草了事,未免太对不住这位又乖又听话的白仙子。起码给她一个像样的体验,免得以后回忆起来,全都是各种不堪回首的凄惨场面。

因此见过罗令回来,程宗扬只搂着白霓裳用了她的小穴,让她好好感受了一番身为女子所能获得的极致快感。

白霓裳是个连新手村都没出的新手,在程宗扬的全力施为之下,这位风姿绰约的仙子毫无反抗之力,只能挺着小穴,被他干得仪态尽失。持续近半炷香的高潮耗尽了她所有的快感和精力,在挤出最后一滴阴精之后,白仙子便在高潮的抽搐中昏睡过去。

程宗扬意犹未尽,索性又叫来合德,在小美女娇滴滴的玉涡美穴中尽情享受了一番。直到这个温柔软萌的小美人儿被自己压在身下,干到花枝乱颤,小穴阴精四溢,几乎要哭出声来才放手。

蛇奴、罂奴、阮香琳、死丫头、惊理,先后离开,各奔东西,程宗扬心里本来就空落落的,没有个安稳,再加上留仙坪的消息,让他对诸女的安危又多一分担忧,心下不免郁燥。他本来想着和白霓裳、赵合德云雨一番,好放松一下,然后抱着她们到屋顶看看风色,结果两女都被干得神思昏沉,疲不能兴。

程宗扬不舍得让她们勉强撑着身体,在房顶经受风寒。赵飞燕更不行,她怀着身孕,自己呵护都来不及。其他侍奴自己又没兴趣抱她们看风景,于是干脆找到黛绮丝,抱着她上了屋顶,看看外面的夜景,也好让无法动作的她能散散心。

程宗扬和黛绮丝同披着一条狐皮大氅,除此之外,两人身上都再没有任何衣物。大氅内,两具赤裸的身体肌肤相接,中间没有任何遮掩和阻碍。

怀中的波斯美妇温柔似水,丰艳的胴体滑腻如脂,而且自己怎么摸都可以。经历过无比绝望的黛绮丝,对自己这位拯救者虔诚到了敬若神明的地步,无论自己做什么,她都甘之如饴,甚至将自己把玩她的肉体视为莫大的荣耀。

程宗扬也没客气,他将黛绮丝搂坐在怀里,将她两条白滑的美腿并起,放在自己腿上。胯下的肉棒一柱擎天,紧贴着她的臀沟,从她丰润的大腿间伸出,然后一手把玩着她饱满的雪乳,一手抚弄着她娇小而又柔艳的处子嫩穴。

黛绮丝玉颈软软贴在他颈侧,身子斜靠在他怀中,就像是骑坐在他的肉棒上一样,挺翘的玉鼻中发出温柔的呼吸声,那张充满异域风情的美艳脸孔上,洋溢着喜悦的满足和崇敬。

“尊敬的拯救者,”黛绮丝轻柔地说道:“你可以随意使用黛绮丝的身体,用她的身体做任何事。”

程宗扬低笑道:“想让我插进去吗?”

“你的眉头紧锁,眼中有忧虑,你的愁绪像夜色一样浓。尊敬的拯救者,”黛绮丝柔声道:“作为你的奴仆,我恳切地希望用自己的身体为你消愁解忧。”

程宗扬道:“连你都看出来了?”

“我看到了你的疲倦。”黛绮丝碧绿的眼眸闪着波光,柔艳的红唇微微翕动着,吐出香馥的气息,柔声道:“如果你需要取乐,而你的身体又需要休息,可以用其他物品插进黛绮丝的性器,以此来获得乐趣。”

程宗扬怔了一下,“你怎么会这么想?”

“那些邪魔攻克王城,在城中尽情享用他们的战利品。当他们因为长时间的性交而疲倦,会挑出身份最尊贵的夫人和最美貌的处女,让她们用最羞耻的姿势展露身体,然后把抢来的金杖、沾血的矛柄、破碎的木杆,和他们随手拿到的任何物品,插进她们的体内,一边欢呼真神,感谢真神赐予他们的玩物,一边纵情取乐。”

“尊敬的拯救者,”黛绮丝柔声道:“你的奴仆乞求能取悦你,你可以用各种方式考验她的虔诚与顺从。”

程宗扬苦笑道:“那我不是和邪魔一样了吗?”

“不。黛绮丝是自愿的。你的意愿,是她内心遵从的法则。你做的任何事,都是神明的恩赐,只会使她更虔诚。”

“你不怕我变成邪魔吗?”

“你是我见过最仁慈最善良的神祇。”

有吗?程宗扬脸皮再厚也是有限度的,自己这会儿还摸着她的奶子和小穴,怎么就仁慈就善良了?

“我看到这里有很多女子,她们每一个都比我更年轻,也更美貌,而尊敬的拯救者,你却选择了我。我相信,这是因为你的仁慈和善良,怜悯我的身体无法动作,才选择了我,让我能够看到如此美丽的风景。更何况……”

黛绮丝眸中流露出感激和崇慕的眼神,“你还慷慨地允许你卑微的奴仆,接触到你高贵的身体,用你的光明驱走盘踞在她身体里的恶魔……”

程宗扬碰了碰她的鼻尖,“神说,你不用太委屈自己。”

“这是我的荣耀,而我为之喜悦。”

程宗扬笑道:“好了,我们来看看这边的风景……”

程宗扬抱着她转到东边,往东北方向的兴庆宫看去。与遍布各坊的灯树、灯轮相比,那座竹架渺小得毫不起眼。

上元虽是道门节庆,但佛门各寺也不甘落后。按照净空送来的消息,窥基、释特昧普等高僧届时会聚集在大慈恩寺,大做法事。这样的话,明晚倒是一个绝好的机会。

作为打开秘境的钥匙,那尊十六臂天魔像,自己志在必得。卓美人儿还困在秘境内,就算拆了青龙寺,也要搞到手!

黛绮丝倚在肩上的螓首微微一动,发出一声轻呼。

“怎么了?”程宗扬一边说,一边顺着她的视线看去。

东北边紧邻的靖恭坊内,同样是灯火辉煌,东南坊一处院落中,却有两道异样的火光笔直升起,越过屋脊,伸向天空。

火光的位置离此将近四里,幸好自己目力过人,又是在夜间,能看出那是两根高大的石柱,白色火焰从柱顶喷出,高及数尺。

黛绮丝道:“是拜火教的圣火。”

程宗扬怔了一下,随即想起靖恭坊内那间祆祠。释特昧普和仇士良等人早已对它垂涎三尺。以前自己去水香楼路过时,看到祠门紧闭,还以为里面早已人去楼空,没想到这时院中居然燃起圣火。

黛绮丝碧绿的眸中泛起异彩,“波斯圣坛的石中火,没想到会出现在遥远的东方。”

石中火?那不就是天然气吗?长安城地下可没听说过还有这资源。难道是从波斯运来的?这些拜火教徒可够下本的啊……

“那里应该有一位守护圣火的大穆护,”黛绮丝道:“如果你要寻找雪娜的踪迹,也许他会有线索。”

程宗扬道:“你不怕她怨恨你吗?”

“不,”黛绮丝坚定地说道:“她会感激我的。”

◇    ◇    ◇程宗扬没有顾得上去祆祠。次日一早,长安城就被欢腾喜庆的气氛笼罩,百姓纷纷涌上街头,载歌载舞。对面的教坊女子打扮得花枝招展,乘着香车宝马络绎不绝地驶往各处,而鸿胪寺馆的昭南使者则送来一份请柬,特意邀请舞阳程侯前往馆中,与申服君共度佳节。

与昭南谈判的结果,双方都很满意,昭南君长与临安朝廷都已认可密约的条款,同意正式签署密约。作为罢兵的条件,程宗扬早早便通过宋国官方渠道,传讯人在临安的秦会之,迅速筹备人员和物资,随时前往昭南。

双方化干戈为玉帛,不仅临安方面弹冠相庆,昭南人也收获满满。收足贿赂的囊瓦鼓起三寸不烂之舌,极力说服申服君不再追究惩处元凶,而这份邀请,也释放了足够的善意。

但程宗扬拿着这份请柬,却颇为踌躇。虽然自己跟申婉盈的事足够隐秘,外界无人知晓,可面对申服君还是免不了有一丝尴尬。换成某些人,也许会在面对不知情的便宜老丈人时沾沾自喜,但程宗扬扪心自问,还是觉得自己良心未泯,厚不起这个脸皮。

可若是不去,更不合适。当初了签订密约,自己代表宋国做足了低姿态,这会儿刚签完约,就摆起架子,落在昭南人眼里该怎么想?

“我看得去。”程宗扬敲了敲那份请柬,“我要是不露面,光靠童贯和祁远肯定撑不起场面。老贾,你说是不是?”

“昭南是只邀请了主公,还有广撒请柬?”

“不光是我,秦国的徐正使、晋国谢正使、鸿胪寺的段少卿都接到请柬,听说还有波斯、占城、倭国的使节。”

“那主公尽可不去。”

程宗扬苦笑道:“不合适吧?”

“敢问主公,此刻长安城中有多少人想取主公性命?”

妈的,这数得过来吗?

“得,就说我接到十六王宅的邀请,无暇赴约,改天登门向君上请罪。顺便把那几副水晶磨的老花镜找出来,给申服君送过去,就当是陪罪。”程宗扬思索道:“上回谈判,我见他看小字好像有点吃力。”

贾文和淡淡道:“主公孝心可嘉。”

程宗扬捂着口剧烈地咳嗽几声,气急败坏地说道:“你又知道什么了?可别乱说啊!”

程宗扬说接到十六王宅的邀请也不是完全的托辞,陈王李成美昨天就下了帖子,邀请他过府相叙,共度佳节,但程宗扬用脚后跟就能猜到,他是为了那匹赤兔马。反正离开春还早,这事也不急。因此接到请柬,贾文和就替他婉谢了。

打发了昭南来客,程宗扬来到前院。他现在的活动范围也就是前院、中庭、内宅这几处院子了,有老贾看着,自己就跟坐牢一样,难越雷池一步。

高智商和吕奉先一大早便兴冲冲去凉州盟打擂,南霁云和青面兽守着大门。袁天罡昨晚半夜才回来,这孙子二三十岁的灵魂,六十多岁的身体,这会儿睡得跟死狗一样。

程宗扬转了一圈,最后捏着鼻子找到中行说,忍着那孙子得意洋洋的嘴脸,听他将昨晚的事说了一遍。

按照中行说的说法,昨晚其实就没徐君房跟袁天罡俩人啥事儿,所有的事情全都是他一个人搞定:扯阴阳帐,放小贱狗,弄出王守澄的尸傀,操纵尸傀行走坐卧,装神弄鬼……

总之功劳都是他的,其他人全是陪衬,都是些舞台上不起眼的小角色。一通操作下来,效果贼好!把在场的人全给镇了!不光护国天王寺的僧人全跑得光光的,连周边一里的太监、宫女都不敢再住下去,生怕一不小心,撞上王枢密使的怨魂,被他给一波带走。

程宗扬好不容易听完,问道:“小贱狗呢?”

“刚还在这儿,你一来它就跑了。”

“干!”

“你这样不对啊,”中行说又教训上了,“那狗是紫妈妈的宠物,打狗还得看主人呢,你得跟它搞好关系……”

程宗扬一脸无语,真是好奴才啊,你主子身边一条狗都比我尊贵咋滴?要不你跟小贱狗拜个把子,雪雪老大,你当老二?德性!

上一章: 第十七集 世事如棋 第八章 留仙来客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十八集 图穷匕现 第二章 比武夺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