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体育修真军事历史幻想悬疑武侠游戏灵异玄幻科幻言情都市完本更新

第十七集 世事如棋 第三章 六道神目

弄玉&龙琁
上一章: 第十七集 世事如棋 第二章 阳禄门院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十七集 世事如棋 第四章 程宅战榜

博陆王府。

华丽的大厅内,气氛冷如冰点。鱼朝恩、仇士良、田令孜,三位权宦各据一席,彼此不交一语。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终于屏风后传来铁器碰撞的“铛铛”声。满头白发的李辅国手中转着一对铁球,缓步踱进厅内,在随侍的扶携下,坐在最上首的紫檀木榻上。

一名黄衫内侍捧来锦垫,放在李辅国身后。这位博陆郡王往后靠了靠,半闭着眼睛似睡非睡,开口道:“说吧。”

身材健硕的仇士良抱拳道:“王爷,王枢密使之死绝非我动的手。”

“不是你……”田令孜拿起茶盏,饮了口茶汤,“那会是谁呢?”

仇士良扭头看着鱼朝恩,“鱼公?”

鱼朝恩摆了摆手,“别问我,我什么都不知道。”

田令孜道:“反正杏园那边没我的人,谁跑得最快,谁心里有鬼!”

在李辅国面前不好撕破脸,仇士良忍着气道:“我昨天一整天都在宫里,说我跑到杏园杀人,你信不信?”

“那可难说。”田令孜阴声怪气地说道:“老王前天就不见了踪影。说不定被谁关起来,忙着剥皮拆骨呢。”

仇士良道:“老王那么阴险狠辣的人物,我能算计到他?他早防着我呢!”

“老王为啥防你啊?”田令孜放下茶盏,笑眯眯道:“仇公公,你给咱家说说呗。”

仇士良往上首看了一眼,正好与一道老迈的视线对上。

这位博陆郡王半闭的眼中闪过一道寒光,仿佛能透过他的眼睛,直接刺入他内心深处,自己心里所有的念头都在这道目光下无所遁形。

仇士良心里打了个突。久闻博陆郡王的六道神目,能辨虚实,识真伪,甚至窥破天机,才能历经六朝而不倒。在他面前,没人敢说假话,更没人能说假话。

“行!”仇士良咬了咬牙,“我就摊开说了!波斯那帮贵人带了大批财物逃到唐国避难。十方丛林的金毛老特看中他们的财物,跟我商量怎么下手。正好我管着僧尼这块儿,请皇上下了道旨意,勒令摩尼教皈依佛门。”

仇士良竹筒倒豆子,能说不能说的,在李辅国面前全都说了个干干净净,最后道:“事就是这么个事!可老王就眼红了,非要横插一杠子,把拜火教拿走,一会儿说给干贞道,一会儿说给瑶池宗——老鱼,你说是不是?”

“别问我,我啥都不知道。”

“你怎么不知道?你跟老王好得穿一条裤子,他是不是还答应你,拿下拜火教,分你三成?你当我不知道呢!”

“老仇啊,你这么说就没意思了啊。”鱼朝恩道:“那三成我连个影子都没见着,摩尼教可是被你给吃干抹净了吧?这几天给你暖床的都是摩尼教的波斯胡姬,我跟老田说什么了吗?”

仇士良一跺脚,“王爷,你看着办吧。我听你的。”

李辅国慢吞吞道:“守澄昨天出门,去了哪儿?”

鱼朝恩道:“我问过他府里的人,都说他走的时候没留下话,不知道是去哪儿了。”

“真话假话?”

“我让推事院的索元礼一个一个问过,想来不会有人撒谎。”

“有可疑的人吗?”

“有。老王出门前,有人来找过他。”

“谁?”

“除了枢密院来办公事的,还有一个江湖人。”

“江湖人?”李辅国道:“江湖人不是都被王璠召去了吗?”

一直气氛僵硬的三名权宦都不禁笑了起来,公鸭声响成一片。

王璠召募河东兵,把长安城的“江湖好汉”都召了进去,其中一大半都是市井间的地痞无赖,在城内已经传成笑话。

李辅国转着铁球道:“守澄活不见人,死不见尸,但衣服在那儿,人八成是没了。你们几个专门跑来,都是盯上他空出来的位子了吧?人家干出这种事,那是在打咱们的脸啊。位子的事儿咱们先放放,先把凶手找出来再商量。你们说,行不行?”

“是!王爷!”三人齐声应下。

“皇上那边,尽玩些小孩子的把戏,当不得真,可也当不得假。郑注是守澄一手提拔的人,往日靠他给守澄通风报信。可如今守澄没了,郑注会不会有别样的心思,谁也说不准。除了王璠召募的河东兵,郭行余召募的邠宁兵,是不是还有旁的人也搅在里头,咱们都得费点心思。”

“是。”

李辅国抬起眼,“给守澄报仇的事,我瞧着就给小鱼吧。”

鱼朝恩拱手道:“是。”

仇士良忍不住道:“王爷……”

“你呀,事情不是你做的,你有什么好慌的?怕他们趁乱踩你几脚,把你踩下去?杞人忧天。有我在,不管你们怎么斗,都得给我守规矩!听到了吗!”

仇士良终于放下心来,当先应道:“是!”

鱼朝恩与田令孜也应承下来。

“你们去吧。小田,你留一步。”

等鱼朝恩和仇士良离开,李辅国走到田令孜面前,“你啊,皇上还好好的,你跟绛王走那么近干嘛?咹?”

田令孜不敢再坐,起身道:“王爷明鉴,小的不敢有别的心思。只不过绛王是今上的叔父,小的不免高看他一眼。”

李辅国盯着他的眼睛道:“今上的叔父多了,你是看着绛王是太皇太后的嫡子,身份贵重,才起了心思吧?”

田令孜低下头,嗫嚅着不敢作声。

“唉,”李辅国叹了口气,“这也不怪你。咱们当奴才的,不都得攀系个好主子吗?当年敬宗驾崩,有人拥立绛王监国,有人就想杀他,最后还是太真公主说话,才留下他一条命。小田啊,你有心思不算错,谁能没个心思呢?但你要拥立绛王,那就是把别人往死里逼啊。”

当年几名太监为了夺权,暗中谋害了敬宗皇帝,想着拥立绛王,结果被王守澄和鱼朝恩联手平定,要以首恶的罪名诛杀绛王李悟。虽然有太真公主拦着,没有杀成,但梁子已经结下了。绛王真要登基,王守澄死了就算了,鱼朝恩肯定活不了。自己怕惊动老鱼跟自己玩命,把事情瞒得死死的,没想到还是被李辅国看出端倪。

田令孜大汗淋漓,“小的知道了。”

“行了。”李辅国转过身道:“回去劝劝绛王,安心当个太平王爷,闲来弹弹琴,唱唱曲,不比什么都好?”

“奴才明白!”

“去吧。”

田令孜磕了个头,然后倒退着离开大厅。

李辅国“铛铛”地转着铁球,良久道:“来人啊,找两条白绫备着,过几日用。”

◇    ◇    ◇寒风凛冽,祁远拢着手,跟敖润一人一边,苦苦望着长街两头。

忽然他眼睛一亮,拔腿跑过去,迎住从小巷出来的家主,“程头儿,你去哪儿了?真把我们急死了!”

伤势痊愈大半,程宗扬的底气又回来不少,笑道:“我不是跟老任说了吗,去办点小事。你们着什么急呢?”

祁远压低声音道:“太真公主来了!”

自己昨天去镇国公主府请燕姣然,杨玉环正好入宫,她这会儿跑来干嘛?

“来就来吧。”程宗扬关切地说道:“老四,你站了多久?脸都青了?”

祁远道:“你刚走她就来了,这都快等两个时辰了。”

敖润也凑了过来,小声道:“太真公主刚才发话——你要再不回来,她就吊死在咱们家大门口。”

程宗扬一听,转身就走。

祁远跟敖润赶紧一左一右拽住他,“程头儿,你可不能这样啊!”

程宗扬冷笑道:“跟我玩上吊?吓唬谁呢?我跟你们说,这种女人绝对不能惯着她!你要敢退一步,就等着她蹬鼻子上脸吧!”

祁远道:“程头儿,老敖刚才话没说全,太真公主说的可不光是自己上吊,还要把内宅的侍姬都吊到门口。先从太后娘娘开始,她最后一个——这会儿正拿太后娘娘作法呢!”

“干!”

程宗扬也顾不得跟杨妞儿较劲了,赶紧回头,一溜烟地冲进内宅。

吕雉跪在堂中,颈中套着一条丈许长的白绫,玉容满是羞愤。只不过她这会儿被封了穴道,动弹不得。

杨玉环跷着脚坐在胡椅上,芙蓉般的玉靥上满是煞气。

高力士与中行说一人拽着白绫一头,摆好架式。正中的吕雉直直挺着玉颈,望着上首的杨玉环。

内宅一众侍奴,包括张恽在内,全都跪成一排,一个个乖得跟鹌鹑一样。

“我数到三,你们两个一起动手。”杨玉环道:“谁要输了,别等我吩咐,自己把白绫套在脖子上,给我跪好等死,听懂了吗!”

中行说道:“要是白绫扯断了呢?”

杨玉环大度地一挥手,“算是平局,饶你俩一条狗命!”

“成。”中行说手腕一翻,将白绫缠到腕上,力贯双臂。

“还有你们!”杨玉环指着那群侍奴,“一会儿都给我哭!谁要哭得不响,下一个就是她!”

“是!”从惊理到尹馥兰,众女争先恐后地应下。

杨玉环满意地抬起玉手,开口说道:“本公主宣布,舞阳程府,第一届拔河比赛——现在,开始!”

说着她玉手往下一劈,娇声道:“三!”

“干!”

程宗扬一个虎扑,跃过去扯住白绫。

一股阴狠的力道涌来,接着“绷”的一声,高力士手中那截白绫扯得笔直,程宗扬手掌堪堪握住白绫,当即力贯五指,将白绫从中扯断。另一边的中行说用力过猛,一个趔趄,险些跌倒。

死太监这是玩真的啊!程宗扬半跪在地上,额头冒出一层汗水。

吕雉眼中露出一丝惊恐,随即抿紧红唇,颈背依然挺得笔直。

程宗扬惊魂甫定地站起身,扭头看着杨玉环。

“呯”的一声震响,杨玉环凤目生寒,玉面含霜,没等他开口,就一掌拍在案上,恨声道:“你还知道回来!”

程宗扬一脸怒气地瞪着她。

杨玉环毫不示弱地反瞪回来,拍着桌子娇嗔道:“说!又去哪儿野了!”

上好的黄花梨木书案被她拍出几道裂痕,然后“啪”的一声,四分五裂。

程宗扬往前迈了一步。

杨玉环把断裂的书案踢到一边,气势汹汹地上前一步,双手叉腰,不管有理没理,先把气势摆得足足的。

“说话啊!怎么不说了?你知道我等了多久……”

“闭嘴!”程宗扬怒道:“你还真要杀人?”

“你别污蔑我!谁要杀人了?”杨玉环厉声道:“你家的太监跟我家的太监拔个河,碍着你什么事了?”

“你们拔河是把绳子套在人脖子上拔的?”

杨玉环眼也不眨地说道:“你看错了,她是裁判。”说着她环顾四周,“你们说,是不是?”

高力士头一个开口,“公主说的是!”

程宗扬奇道:“你个死太监,当着我的面扯谎,就不怕得罪了我,将来把你打发到墓地守坟去?”

高力士板着脸道:“奴才凭的是天理良心!”

程宗扬望着杨玉环,“这是你教出来的?”

杨玉环笑靥如花地说道:“本公主的话,就是天理,就是良心!”

程宗扬扶着额头,半晌才道:“说,你来有什么事?”

杨玉环眼圈顿时红了,哽咽道:“我没事就不能来找你吗?是不是我也要等你翻牌子,才能见你一面?”

程宗扬解开吕雉的穴道,让寿奴过来扶住她,一边对中行说道:“紫丫头去哪儿了?贾先生那边有事没有?地道挖得怎么样了?”

“出大事了。”杨玉环正容道:“王守澄死了。”

程宗扬对光奴道:“给我拿杯水来!一点眼色都没有!”

杨玉环对着他的耳朵喊道:“皇上要造反了!”

“噗”,程宗扬刚喝的一口水全喷了出来。

静室内,杨玉环与程宗扬面对面坐着,神情严肃。

“李二下定心思,要诛除宦官。但他管不住神策军,只能东拼西凑,找来一帮怎么看都不靠谱的货色。”

“你觉得他成不了?”

“不。”杨玉环道:“他很有机会成功——假若他倚仗的那些人不互相扯后腿的话。”

程宗扬道:“李训与郑注?”

“没错。”杨玉环低声道:“他们原本已经商量好,借着给王守澄发丧,让当权的宦官都去送葬。届时由李训和郑注带领亲兵,将那些权宦一举杀光。”

程宗扬有些不信,“这么简单?那些宦官这么容易中计?”

“你要站在宦官那边去想,”杨玉环道:“李二是他们一手扶上皇位的,为此险些杀掉最有资格继位的绛王李悟。郑注和李训也是那些宦官举荐给李二的。还有与李二同谋的王璠——当年出卖宰相宋申锡,向宦官效忠的就是他。至于李二本人,当初他们不选李悟,就是看中了李二文弱无能。”

怪不得,在宦官看来,从皇上到下面的文官全是自己人。反对宦官掌权的官员,比如自己的街坊卢钧、郑余庆等人,都被他们打压下去,自然是高枕无忧。李昂大义在身,趁他们不备,突然发难,真有可能一举翻盘。

“可笑的是,李训与郑注两人在君前说得信誓旦旦。到了半夜,李训悄悄入宫,力劝李二收回成命。”杨玉环冷笑道:“理由是兵力不足,鼓动李二把郑注派到凤翔募兵。”

程宗扬奇道:“都箭在弦上了,这会儿再去募兵?来得及吗?”

杨玉环道:“募兵只是借口,李训是想把郑注逐出朝堂。”

“他疯了?”

“趁送葬动手诛宦,是郑注的主意。若是事成,出谋划策的郑注便是功劳第一,李训怎么会甘心?”

程宗扬都替他们心累,都这时候了,两名宰相还在互相拆台,真当那些太监都是土鸡瓦犬,乖乖等着他们来杀?

程宗扬惋惜地说道:“这么好的机会错过了。”

杨玉环道:“李二这人耳根子软,说好听些,是虚心纳谏,说得不好听,是心无定计,全无主张。狗尾巴草一样,风一吹就倒。”

杨妞儿对李昂越来越不满,提起他就没好话。

程宗扬笑道:“那你不是也能说动他了?”

杨玉环白了他一眼,“我吃饱撑的,卷到这种事里头。”

“这么大的事,你难道能置身事外?”

“为什么不能?”杨玉环冷笑道:“他连卫公都不放心,生怕天策府的人拿到兵权。别看他说得好听,指不定他身边的人怎么算计我呢。”

“他怎么对天策府这么忌惮?”

“说到底还是心虚,一点胆气都没有。害怕武将掌握兵权,与藩镇勾结,更害怕神策军落到那些武将手里,再没有他李二的容身之地。”

程宗扬仔细想想,倒是能理解李昂内心的恐惧。宦官再怎么争权夺利,总不至于跟藩镇勾结到一处,反而是宦官与藩镇势同水火,相当程度上对藩镇的权力形成制衡。如果换成武将,这事还真不好说。卫公再忠心,总不如太监放心。

但杨玉环也说得没错,说到底还是李昂能力有限,没信心让那些虎狼之师,铁马英雄效忠于己。如果换成李世民,或者李隆基,有这样一帮悍将在手,早就建起凌烟阁,大封功臣,君臣相得,名垂青史。

“你刚才说,他让你对付鱼朝恩?”

“只是拖住他片刻,我跟小鱼鱼去找他喝杯茶就有了。”

程宗扬道:“这位陛下的计谋还挺有意思,让窥基对付李辅国,你牵制鱼朝恩,仇士良和田令孜呢?”

“仇士良管着内侍省,人在宫里,李二只能亲自对付他。至于田令孜……”杨玉环思索了一会儿,“我怀疑他会不会有别的心思。”

“哦?”

“我也说不准。但田令孜跟仇士良、鱼朝恩他们不是一条心,一堆混账,各怀鬼胎。”

程宗扬来了兴趣,“他会反水?”

如果李昂能从一王四公中拉到一个盟友,那简直是神来之笔。皇上造反这种彪炳史册的大事,真有成功的可能。说到底,宦官只是皇上的家奴而已,唐皇得弱鸡成什么样,才会被家奴给压得翻不了身?

“谁知道呢。那帮阉奴一个比一个阴险,让我说,全死光最好。”

说着杨玉环好奇地问道:“王守澄真是你杀的,这么厉害?”

程宗扬拿起茶盏饮了一口,淡然道:“区区一个王守澄而已。”

杨玉环露出崇拜的目光,“真能吹牛逼。你带了多少人堵他?”

“谁堵了?偶然撞见,遭遇战,正面硬刚!一挑二!干掉两个六级!”程宗扬拍了拍胸口,“就这么牛!”

“嘁!”杨玉环一个字都不信。

程宗扬道:“窥基跟李昂关系很铁吗?”

杨玉环道:“李二对佛门一肚子的怨气,你说呢?”

“那他们怎么联起手的?”

“自作聪明呗。李二以为将佛门列为国教,就能收买窥基那秃驴。”杨玉环愤愤道:“这个没脑子的傻瓜!”

程宗扬讶道:“窥基跟李昂联手是假的?”

杨玉环叹了口气,“要是假的就好了。李二开出的条件,恐怕真能打动窥基那秃驴。”

杨妞儿骂归骂,心里头可是清楚得很,没有真把李昂和窥基当成傻瓜。更不会因为自己的好恶和情绪,影响判断力。

如果能让唐国正式将佛门列为国教,彻底压倒道门,绝对是一椿不世奇功。窥基的声望甚至将超越不拾一世大师,成为佛门古往今来第一人。与大唐国师的身份相比,沮渠二世的衣钵都有些轻了。

这样的话,窥基大张旗鼓拉拢各方势力,说不定只是拿自己当幌子,用来迷惑宦官和藩镇……

程宗扬越想越觉得是这回事,窥基搞的这个对付自己的联盟破绽百出,实在不像是这位佛门大师的手笔。也许他只是以诛除自己这个佛门公敌的名义,有意引导宦官、藩镇、宗室、道门,以至于各方江湖势力的视线,用自己这个外人来搅混水,替李昂掩盖诛宦的真实意图——也许这才是真相!

程宗扬把自己的猜测说了出来。杨玉环一拍桌子,“有道理!”

程宗扬站起身,“先这样吧,你也该回去了。”

“你什么意思?”杨玉环立刻挂上泪花,“我一大早连家都没回,就赶来给你报信,你居然赶我走?”

程宗扬无奈道:“我要召姬妾侍寝呢。要不你也来?”

杨玉环惊呼道:“白昼渲淫?天啊,这么不要脸的事情你都干得出来!太淫荡!太无耻了!来就来!算我一个!”

程宗扬差点儿噎死,“真来啊?”

“难道还有假的?”杨玉环摩拳擦掌,“快点儿!我在旁边好好学学!”

程宗扬举手投降,“商量正事呢,别闹。”

杨玉环冷笑道:“正事?是去安慰你那个老女人吧?本公主就在这儿盯着!哪儿都不去!”

程宗扬只好拉开门,“请贾先生过来。”

◇    ◇    ◇贾文和仔细听完,“主公的意思呢?”

程宗扬道:“窥基既然拿我当幌子,我也不能便宜他。本来咱们商量好的,把王守澄的死栽赃到那帮太监头上。我现在想,干脆把窥基也扯进来!”

“怎么扯?”

程宗扬腆着脸道:“这就要看你了。老贾,我相信你!你可以的!”

贾文和道:“主公可是打算帮那些宦官,拆穿唐皇的计谋?”

程宗扬想了一会儿,然后吐出一个字,“干!”

自己听到李昂的谋划,觉得是个坑窥基一把的好机会,却忽略了这样做的后果。窥基肯定是诛宦的关键人物,李昂还指望他对付宦官中地位最高,声名最显赫的李辅国,如果自己祸水东引,唐皇的诛宦大计还没开始,就被自己给废了。

“那怎么办?”程宗扬摊手道:“难道我就这么忍着,等他们先把那帮宦官干死?然后再转手把我干掉?”

贾文和微微欠身,“敢问公主,郑注去了何处?”

“凤翔。”杨玉环道:“今早李二召见郑注,命他为凤翔节度使。”

贾文和道:“今日是正月十三,十日之内,唐皇若不动手,李训等人就死定了。”

程宗扬一怔,“这么急?”

“夜长梦多,一旦被宦官知晓,便满盘皆输。以属下之见,只待郑注离开长安,前往凤翔,宫中就有事变。”

杨玉环也道:“会不会太快了?”

贾文和道:“我若是李训,既然进言将郑注迁至外郡,就绝不会让他再有机会参与。”

杨玉环却犯了犹豫,颦起娥眉,“李训……不会这么不识大体吧?”

程宗扬这会儿反应过来,“有机会独吞功劳,还说什么大局?哼哼!窥基那秃驴竟然拿我当幌子,小心我跟宦官联手,先砍死他!”

杨玉环赶紧道:“你可别乱来!”

“我就说说。那帮太监狠毒狡诈,跟他们合作,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程宗扬眼巴巴看着贾文和,“老贾啊,咱们可不能便宜了窥基那秃驴啊。”

“想让窥基无暇他顾,并非难事。”贾文和道:“只须将净念与那番僧放了便是。”

“干嘛要放!”程宗扬与杨玉环异口同声地说道,然后又彼此嫌弃地瞪了一眼,“干嘛学我说话!”

“你先闭嘴!”杨玉环喝斥了一句,然后对贾文和道:“把那两个秃驴放回去,不是放虎归山吗?”

“若是山中本就有虎呢?”

杨玉环眼睛一亮,“一山不容二虎!”

程宗扬道:“何况山中还不止一头猛虎!窥基是十方丛林在唐国的首脑,释特昧普是声势正旺的蕃密大师,再加上净念这个大孚灵鹫寺的嫡传,纳觉容部这个跟蕃密关系微妙的苯密番僧——他们四个肯定尿不到一个壶里!”

“说得真恶心!”杨玉环兴致勃勃地说道:“可万一他们尿到一个壶里,你不就倒霉了?”

“他们要能联手,也不会把净念和纳觉容部丢出来送死了。”程宗扬笃定地说道:“把他们两个送回去,他们自己就能打破头——那个番僧没事吧?”

“那番僧刚送来的时候脑袋挤得跟葫芦一样,没几天居然长回来了。”杨玉环啧啧称奇,“太好玩了。”

“这有什么好玩的?你这兴趣太变态了吧?”

“我变态?我要是变态早把他脑袋切下来好好研究了。哎,你说,他脑门中间怎么有个眼儿呢?”

“是眼!你一个大姑娘,说眼儿怎么说这么溜呢?”

“哎哟!我就说个眼儿,你就想到什么眼儿上了?你个臭流氓!”

这对狗男女越聊越火热,越聊越像是打情骂俏,贾文和木着脸站起身,“属下告辞。”

“别!”程宗扬好歹还惦记着那件要紧事,“有件事还得跟你商量商量。”

贾文和看了他一眼,“公事?私事?”

程宗扬怔了一下,“有什么区别吗?”

贾文和面无表情地说道:“若是主公家事,请紫姑娘定夺便是,何需属下置喙?”

老贾够精的啊,坚决不搅和自己的家事——那能由得了你吗?

程宗扬正容道:“天子无私事,本侯——你趴这么近干嘛!”

杨玉环那张千娇百媚的面孔几乎贴到他脑门上,瞪着如水的美目凶巴巴道:“不许瞒着我!”

程宗扬满心无奈,想保守点秘密怎么就这么难呢?

“来人!请你们紫妈妈来一趟!”

上一章: 第十七集 世事如棋 第二章 阳禄门院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十七集 世事如棋 第四章 程宅战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