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体育修真军事历史幻想悬疑武侠游戏灵异玄幻科幻言情都市完本更新

第七章 山泉足交

killcarr
上一章: 第六章门生的一天返回目录没有更多章节了

谢明玉现在有点怀念峨眉山四个大男人睡一张炕了,他没想到传说中的闯荡江湖和野外露宿会那么难受,过去只听闻大侠们外出如果错过宿头,便会荒林中围坐篝火,烤上山鸡、獐子、野兔之类的好嚼头,简直好不潇洒。

千里蜀道,从商周秦汉时代便相接西南,连峰绝壁,突兀强悍,谢明玉自幼就懂背诵李白的《蜀道难》,但亲身一走,才知古人坚韧,着实非同凡响。

峨眉到北平,千里迢迢,韩君圣带领他和韩宝雅跋山涉水,骑马乘舟,出蜀道,入关中,沿路有店住店,没店便野外点起避瘴香,铺个毯子随便就和一晚,只苦了两个江湖经验普通,满拟还可以游山玩水的的少年少女。

“世事皆可参拳,咱们加急赶路,其实也算是模拟行军打仗的长途奔袭,认真体会这股意境,对你们的修为大有帮助。”韩君圣沿途大量传授二人江湖经验和武学知识,他本身年纪不大,但出道已十年有余,遇过不少大风大浪,见识方面可谓一流人物,“只在家运气打坐的话,充其量也就养养生,想要实力变强,眼界也必须放得长远些。”

十多天的艰辛路途,总算已入河北境内,谢明玉苦笑道:“我倒凑合能挨,可只怕宝……师姊女孩子娇贵,挨不住这长途奔袭,所以啊韩师兄,咱们今晚还是赶个行脚旅舍歇歇吧,反正离那拍卖会还得有小半个月呢。”

韩宝雅没答哥哥,却从马鞍褡裢中拿出一个油纸包递给了谢明玉,说道:“昨天我买的羊肉饼儿,你饿了就先垫垫肚子。”

谢明玉心中温暖,笑道:“多亏有韩师兄和宝师姊照拂,否则我累死也走不了那么远的路。”

“我以前也没出过巴蜀,多亏有我哥带路才对。”韩宝雅束腰绑腕,足蹬羊皮快靴,劲装飒爽,秀发向后拢成一条乌黑油亮的大辫子,额际到头顶还围了一块米色巾帕,垂下几绺青丝,更显眉目精致如画,“传闻燕赵之地自古多出豪杰义士,不知能不能看见一两个。”

谢明玉也好奇的问道:“听传武师兄在午课谈起过,明家庄乃河北武林领袖,江湖大世家之一,咱们会路过吗?”

韩君圣道:“若搁放平时,各派真传弟子路经河北,说什么也得到沧州去拜见明烈老爷子,但我在关中已听说人家两天前就启程去了北平,咱们自然也不用绕路跑一趟了。”

“黄河以北,燕赵之地那么大,到了这儿就得特地拜访他?”谢明玉吃惊问道:“这老头好大的面子,他武功有这么厉害吗?”

“河北自古民风彪悍,沧州明家大盛于唐末,长拳七十二路,短打四十九路,精擅摔擒硬崩,枪棒之技更是独步武林的绝艺,几乎能和少林派的罗汉降魔棍分庭抗礼。”韩君圣悉心讲解道:“单论外门武功造诣,明烈为当之无愧的一代宗匠,而且家财富厚,为人嫉恶如仇、豪迈仗义,至交好友和义子门徒遍及大江南北,于情于理都是一位值得结交的前辈英雄。”

韩宝雅不以为然的道:“明烈枪棒就算再厉害,还能强得过青城派‘天马横刀‘古北溟吗?咱们师父宁女侠威震巴蜀,乃天下有数的大剑豪,华山掌门风沉渊或许还值得咱特地……”

“住口!”韩君圣厉声喝断。

谢明玉吓了一跳,韩师兄虽然少年老成,生性严峻,但从来不和门生及外门弟子摆架子,自己还是头一回见他发怒。

韩宝雅亦是吓得不知所措。

“莫说峨眉不算什么天下无敌,就算真有一天技压群雄,也万不能看低江湖朋友,倘若媚上傲下,和卑鄙小人又有什么分别?师父和古北溟自少年时便结下梁子,咱们做徒弟的自然要接着上代仇怨,但明烈生平多行英雄义举,小妹怎可自恃六大门派,便轻慢了武林世家?”韩君圣语气森严,谆谆告诫:“再说明家子女个个性如烈火,武技高深,小觑他们可没好果子吃。”

“谨遵韩师兄教诲。”谢明玉心道:从严玉容行事就能看出江湖黑道诡诈凶险,往后多结纳朋友自然比四处树敌要舒服省力了。

“哼,不说就不说。”韩宝雅嘟起嘴吧,策马骑到谢明玉那一侧,不再搭理哥哥。

三人行了不到片刻,前方赫然出现一道山谷,周边林木茂密,上方一条小瀑布蜿蜒倾泻而下,汇聚出一弯新月似的水潭。

“稍停会儿,我要去上面汲水。”韩宝雅看见干净的活水,很是高兴,“明玉师弟,你跟我去。”

韩君圣放三匹马吃些青草,多嘱咐一句:“山清水秀有时比穷山恶水还多事,带上剑。”

这是什么道理?谢明玉取剑时转念一想,多半是山水干净的地方更容易引过客驻足歇息,方便剪径山匪行凶,高山荒坟人迹罕至,看似凶险,实际反而安全得多,行走江湖真是少想一步都不成。

途中韩宝雅刮脸笑道:“明玉师弟没入外门,却自行佩剑,羞不羞。”

“也没规定不许吧?”谢明玉将狂鸦负在后背,佯怒道:“我年纪比宝宝你大,就别总叫师弟了。”

“那得等你先我晋升真传弟子,重新排班之后再说了。”

“韩师兄又不在这儿,咱私底下叫怕得什么来?”谢明玉顺手牵住韩宝雅纤细的手腕,“天天三个人赶路,和我亲宝宝说个话都不方便。”

“呸呸呸,谁和你亲了。”韩宝雅嘴里啐道,手上却没挣脱开,其实她早几个月前就觉得谢明玉是心里得意的人儿,不单清秀可亲,还懂说笑话哄自己高兴,至于武功上的高低,她倒全没放在心里。

前面的山谷大斜坡比远处看起来还要陡峭,谢明玉不通轻功,只能手脚并用落在后头,韩宝雅身手矫捷,但攀爬时短衣却略微耸了上去,露出淡粉肚兜一小截缎子边缘,以及一抹雪白的小腰和肚皮,再下面便是鲜桃似的腴臀凸出裙布,一扭一摆间,虽是无心,却也诱惑醉人。

待上去翠谷,谢明玉心脏已是砰砰乱跳,情不自禁就去搂她的纤腰,然而韩宝雅大姑娘吃羞,红着脸闪避到了一旁,手忙脚乱地打开水囊跑去溪流上游取水。

等水囊灌满,半晌也不见动静,回头一看,只见谢明玉神色柔和,痴痴望着自己背影,眼眸中尽是婉转爱慕,她自幼山居习武,从来也没见过这等俊秀如玉的美公子,再联想到峨眉派众师兄弟,净都是些粗鲁呆板的武人,和眼前少年比起来,更加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谢明玉走过去第二次去抱韩宝雅纤腰,少女情窦初开,只觉得脑袋醉酒似的暖洋洋、迷糊糊,便就微微一扭,没再躲闪。

两人都没开口说话,但神情目光均透着温柔恋慕和轻怜蜜爱,足胜却千言万语。

韩宝雅长长的睫毛有些发颤,红樱桃似的嘴唇微微发抖,吐出檀香似的醉人温息,谢明玉心中涌起强烈冲动,情不自禁低头吻住了春意荡漾的少女。

甜润凉滑的小舌头笨拙回应着他的亲吻,二人动情交度津唾,谢明玉只觉满口娇软温香,更加轻舔细舐,竟无厌足,随即探手攀上了韩宝雅的酥胸,顿感满掌丰腴,绵软中透着青春坚挺,几乎连手都要被其融化。

“不要……”韩宝雅娇羞不堪,心迷神摇,紧张地喘息道:“被我哥看见就惨了。”

谢明玉急道:“这么高,韩师兄肯定看不见的。”

“亲亲就算了,不准……摸我那里,将来再说吧。”此时的韩宝雅通体酥麻,轻声娇呢,哪有半分说服力。

“谁让宝宝大胸生得那么鼓胀,吸得我手拔不出来了。”谢明玉指掌加了一点儿力道,少女酥胸丰美软弹,天然抗拒着魔爪揉捏,尺寸大概仅比成熟妩媚的姚拜月小上半分而已。

韩宝雅埋首在他颈间,温柔旖旎,绵绵涌上心尖儿,口中轻咛:“那明玉师弟……明玉哥哥你喜欢宝宝胸脯……那里生得大吗?”

“需要摸清楚些才知。”谢明玉心喜爱怜,把手顺着韩宝雅因攀爬而松动的短衣下摆伸了进去,滑过绵软的小肚子,揽住一枚高耸玉乳,所触尽是滑腻软糯,不由五指抓握,指缝夹住胀挺娇嫩的乳头,肆意揉捏把玩起来,“摸宝宝的大胸好舒服,可惜就是看不见。”

“不给看。”韩宝雅脸颊火热,也不太清楚如何回应,只能扭动娇躯,迎合着那酥死人的侵袭。

这时谢明玉已欲火中烧,肉棒肿大得老高,央求道:“宝宝就给我看下,我保证不干别的。”

“讨厌……”韩宝雅实在拗不过,却终归不敢当男子眼前脱衣裳,而是背身靠在了他怀里,这才任其解开对襟短褂的绳结,露出光洁圆润的香肩,粉红的丝绸肚兜早已七扭八歪,松松垮垮挂在青春丰满的胴体之上,雪白柔腴的乳肉溢出肚兜两侧,犹如皎洁明月,反倒增加了一股难言的淫靡媚意,谢明玉还想再继续脱,少女差点羞的流眼泪,按住他的手求道:“亵衣就不要脱了。”

谢明玉双手穿过韩宝雅的腋下,将她往上提了提,使翘臀股缝正好紧挨肉棒,略微一动,一股酥至骨髓的感觉汹涌而来,美得他一大小伙子都差点呻吟出声。

“宝宝你好漂亮,我说什么也得讨你做媳妇。”

“我们乡下闺女可不敢高攀有钱大少爷。”韩宝雅心里愿意喜欢,言语却难免娇羞忸怩。

“胡说,是我高攀侠女才对。”谢明玉吻着少女如玉锁骨,发自肺腑的情根深种,甚至涌起一股哪怕为她死了都心甘情愿的冲动,“如果峨眉派没有宝宝在,我也未必忍着长老早先的刁难,还拼命往里钻。”

“明玉哥哥……”韩宝雅轻声道:“我宁可不活,也不会再去跟别一个男人了。”

谢明玉听得出真挚情意,胸中十分感动,笑道:“想看宝宝光身子,你这样我不知奶脯是大是小啊。”

“不要给看,宝宝没有奶。”韩宝雅娇笑抱紧胳膊。

谢明玉突然袭击,猛地扳过她的身子,飞快一把撩起碍事的小肚兜,这才算看清楚那一对形如蜜瓜的丰满酥胸,因为肌肤太过晶莹白皙,就连几缕淡青血管都隐隐可见,粉红色的乳头嫩如婴儿小指节,更是罕见绮艳,诱得人垂涎三尺。

“啊!讨厌哥哥……”韩宝雅处子本能反应,立刻就横臂护胸,反倒堆就柔雪,隆起两团丰盈乳肉,谢明玉心跳如雷,卖力拿开她纤细的小胳膊,将整个脸面都埋了进去,只感觉肥腴绵润的肉感四面挤压,惊人腻弹,如卧仙境白云。

“明玉哥哥……宝宝好喜欢你这样……”韩宝雅花底蕊口泄出羞人蜜浆,轻轻环着谢明玉后脑,紧张胡乱的爱抚着。

钟情的少女呢喃呻吟,衣衫欲遮还露,香骨姗姗,粉肌莹莹,即使圣人亲临也未必能坐怀不乱,谢明玉托住少女青春肥美的圆臀,下身左右扭动,急切地挤开了韩宝雅本紧闭跪坐的大腿,愤怒火热的肉棒立刻抵住一凹湿腻沟壑,哪怕隔着布料,软嫩丰隆的腿心蜜阜也是销魂蚀骨,殊不逊色冶丽骨媚的姚拜月。

“别……不行……不能这样……”韩宝雅似乎警醒到了什么,忽然奋力反抗抽离。

“宝宝你看我硬成这样,实在是真受不了了。”谢明玉喘息求道:“我就进去一点点,保证不坏了宝宝身子。”

韩宝雅声调几乎带着哭音:“就不行……求求你了明玉哥哥……现在不行。”

“呃……”谢明玉欲火降了一半,柔声道:“那就以后吧,不要哭,都怨我猴急了。”

除少女矜持外,还因为兄长就离得不远,若发现两人荒山野合,后果着实难以想象,而且韩宝雅手臂有掌门宁天茹亲点的守宫砂,哪怕不下山门,每隔三个月也会被按例检查,是以就算浑身燥热酥软,很想干脆就那么予了意中人,森然门规也令韩宝雅也万万不敢。

“师父最疼我了,等明玉哥哥回头去求亲,她老人家肯定不会拒绝。”韩宝雅整理上衣,看着谢明玉依然耸立的阳具,内心充满了愧疚。

谢明玉拉着她的小手,假意撒娇道:“我这样子被韩师兄看见可怎么办?宝宝可得帮我啊。”

韩宝雅大窘,俩人打个水回来,师弟却变成这个样子,自己也羞死了。

“那……那怎么办呀?”

“好宝宝帮我弄出来就行了。”淫魔大灰狼对小姑娘谆谆善诱。

当韩宝雅看见那弯翘勃挺的肉棒时,脸蛋完全红透,按照指示,被汗水潮湿的手掌颤抖着握紧了它,轻轻摩梭起来。

谢明玉酸酥得呼吸发粗,可惜少女动作太过生涩,力度不匀,根本找不准男子的敏感所在,只把小手撸得沾满透明液体,却不出精。

“还不出来呢,万一我哥找来可怎么办呀?”

谢明玉想起当初在成都家里窥看韩宝雅的情形,忽的靠树坐了下来,忙道:“拿脚丫试试,肯定行。”

韩宝雅大羞,窘道:“啊?我不会啊,莫踩坏了。”

该粗就粗,谢明玉拉住她,鲁莽的脱去靴子和白袜,露出一只白皙光洁的嫩足,不由自主咽了一口唾沫,随即捧着少女的小肉脚儿踩上了硬硬的阳根。

韩宝雅已逐渐适应这种男女亲密行为,脚丫灵活的上下揉搓肉棒,滑腻匀称的脚心嫩肉把谢明玉煨得舒服至极,几乎忍不住要不顾三七二十一再去侵犯她。

漂亮的大脚趾轻柔地按压着圆硕龟头,一滑一滑,却无法着力,韩宝雅有些着急起来,长时间打水不回去,韩君圣难免担心上来查探,急切下也没想太多,一屁股坐下,脱了另一只鞋袜,用两只柔足夹起了肉棒,开始快速地捋动,同时可爱的娇咛道:“快出来呀……快些……”

少女小脚足窝软腴肉嫩,混着马眼分泌的汁液,柔靡地挤压着谢明玉火热的肉棍。

“宝宝脚丫这么会弄,还敢说不会……”

韩宝雅心如鹿撞,痴痴迷迷,柔腻脚心更加奋力压榨肉棒,仿佛这样也能缓解自己蜜蕊内的空虚不适。

“要射了。”谢明玉身体一麻,感觉整根股沟都酥透。

清纯的少女一时还没懂“射”是何意,娇憨问道:“哦?什么射?”

蓦然间,肉棒上青筋绽起,谢明玉只觉得寸寸皆酥,美彻脊髓,急急一手扶住,另一手捉紧韩宝雅香嫩玉足,将龟头紧贴脚心,射了个酣畅淋漓。

“呀!”韩宝雅猝不及防,小脚已被喷上一股热乎乎的精液,吓得一个哆嗦,随即感觉脚丫油油的,闻着有些腥味,她狠狠剜了谢明玉一眼,但心里倒不觉得这东西肮脏。

“宝宝脚上功夫绝妙,直叫人飘飘欲仙。”谢明玉身子探前抱住韩宝雅,低声轻语道:“就可惜那劳什子守宫砂,没能让我宝宝快活。”

“快提好裤子,藏上那根丑东西,下去了。”韩宝雅晕着粉脸嗔道:“谁让你把脏东西涂我脚上,这般湿,人家还怎么穿鞋子?”

谢明玉捡起罗袜细细替她拭去精水,然后把袜子往乱草中一丢,笑道:穿上靴子后,谁都看不见宝宝光一只脚丫,回头到镇子上我再给买新的。”

韩宝雅无可奈何向他吐了吐舌头,小心整理好衣衫和头发,羞喜交加的和谢明玉下了小谷。

所幸韩君圣只以为他俩近日里骑马疲累,趁机在周围随意遛遛,倒是不疑有他,三人刚要继续赶路,大道尘头起处,忽然有一队人马迎面疾驰而来。

当先那个骑士魁梧壮硕,肤色黝黑,一双虎目顾盼自雄,勒马停下来朗声道:“哦?这位可是峨眉韩四侠吗?”

“我正是韩君圣,您……啊,原来是铁兄,好久不见,你依旧还那么神清气旺。”

其他骑士听见韩君圣的名字立刻骚动起来,都下得马郑重抱拳行礼,着意结纳。

谢明玉对韩宝雅耳语道:“韩师兄江湖名气好大,真羡慕。”

“那当然了,真传弟子等同于掌门候选人,峨眉派自庄师姊以下,便要属我哥哥了,放心,咱们练好武功,将来也会和他一样的。”

经相互介绍才知道,那个黝黑大汉子乃云南点苍派的雪岭铁侠,铁乘风,也就是《江山英杰谱》排在第九名的一流高手;他后边一个女子柳眉大眼,樱唇丰润,个头高度近乎谢明玉,红衣黑靴,秀发如墨,手提镔铁红缨枪,十分美丽中还透着十二分飒爽英气,乃是沧州明家庄的长女,明绣;另一华衣少年腰悬宽刃单刀,二十左右的年纪,圆脸大嘴,白白胖胖,说话特别容易害羞,为河北五虎断门刀的嫡传子弟,彭昭云,剩下五人则都是明家和五虎门的庄丁子弟。

这八位高手同行一路,目的就是替天行道,缉捕黑道三大淫魔之一的蝴蝶公子严玉容。

谢明玉听到这里时心中发笑:什么江山英杰谱、明家庄、五虎断门刀,这么多人摞起来才敢浩浩荡荡的行动,殊不知那丑八怪淫棍早被少爷我杀得片甲不留,连根毛都没剩下。

他到现在还没声张此事,一来因为顾及姚拜月名声,二来是无凭无据,哪怕说了也不会有人相信,三来也是怕秦桧还有三个朋友,万一那丑癞蛤蟆有什么淫道好友,前来报仇的话,自己未必应付得了,如今看一帮高手为了一个死人大动干戈,倒也颇有些滑稽趣味。

韩君圣道:“讲武功论智谋,铁兄、明姑娘、彭兄三位任谁都不会输给蝴蝶公子,八人联手肯定很更是稳如泰山,在下要陪同师弟师妹赶赴北平,就不耽误三位行侠仗义了。”

按江湖规矩,如果铁乘风和明绣没有开口求助的情况下,韩君圣若贸然要求联手,那就说明峨眉派自高自大,认为点苍派、明家庄、五虎门没本事抗衡蝴蝶公子。

“其实……”明绣张了张嘴,犹豫一下还是没说什么。

韩宝雅好奇问道:“明姊姊有什么话要说?”

“严玉容精通邪法,诡异难测。”开口的是铁乘风:“如果有韩四侠三兄妹相助,此战想必万无一失。”

韩君圣高兴笑道:“在下自然义不容辞,可有那厮的下落?”能让点苍派和明家庄主动请求联手,这个人情绝对价值千金,更何况因为己方快马加鞭,时间本就富裕很多。

明绣道:“几天前,保定破落荒宅疑似闹狐仙,蛛丝马迹显示,很可能是蝴蝶公子藏在那里,没想到能偶遇韩四侠,得您拔刀相助,明绣三生有幸。”

“确定不是绿林借住么?

武林人士行走江湖,难免要和绿林山寨悍匪借路,反之,绿林若要入城,按传统规矩,便要归武林罩着,哪怕官府也不能找麻烦,但只限于采买货物、带女眷看戏、带老人看病之类,若想借江湖朋友的庇护去做案、寻仇、绑票,那可就是不守规矩,不单武林高手要翻脸,哪怕绿林同道也会瞧你不起,山头字号就算砸了。

保定府是大城,多有暴发户吃饱撑的摆阔闲房,或破落户空置的大宅,如此便常有山贼土匪被武林人士安排在这里暂住,主家通常懵然不知,就算偶然知道了,那也不敢声张,生怕招灾惹祸,期间无论多凶的悍匪也不准骚扰人家,走时甚至还要留下银钱答谢。

春点黑话就管这种情况叫闹狐仙。

明绣摇头道:“方圆几百里的绿林绝不敢如此,何况得老手确认过,荒宅左近有人中蛊,不是蝴蝶恶魔还能是谁。”

谢明玉暗笑世事离奇,转念又凛然心道:人都找错了,准备方向自然也全是错的,此行只怕多有凶险,需想法子支会韩师兄留神。

韩宝雅年轻习武少女,自是欣然乐得同去斩妖除魔。

铁乘风见他二人不像武林豪门剑客,反倒似画中观音身侧的金童玉女一般,均啧啧称奇。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第六章门生的一天返回目录没有更多章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