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体育修真军事历史幻想悬疑武侠游戏灵异玄幻科幻言情都市完本更新

第十七集 世事如棋 第七章 紫气氤氲

弄玉&龙琁
上一章: 第十七集 世事如棋 第六章 暗夜惊魂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十七集 世事如棋 第八章 留仙来客

第七章紫气氤氲那影子猛地跃起,坐在棺盖上。

“贫道法术低微,只可还魂片刻。”徐君房道:“敢问王枢密使,有何未竟之意?”

帐内传来一阵鬼啼般的嘶吼声,却分明是王守澄的声音,“苏……沙……十万贯……康谦……五万贯……窦乂,三万贯……李宏,两万贯……印信俱在……卧房梁上……”

仇士良听懂了,这家伙搂的钱不少啊!死了还惦记着要账!

周围那堆义子义孙这会儿再没有半点怀疑,自家老祖宗这些隐秘账目连他们都不知道,若不是两位仙师引来魂魄,再无旁人知晓,可就便宜那些商贾了。

鬼魂的声音越来越低,徐君房忙道:“王枢密使且住!钱财乃身外之物,生不带来,死不带去!敢问王枢密使,行凶者何人!”

“杀我者……”那鬼影用恶鬼般的声音道:“三首六臂……持刀矢者……执拂尘者……持木鱼者……”

一名净土宗的小沙弥惊呼道:“木鱼?是和——”

旁边的僧人赶紧捂住他的嘴巴,但已经迟了,坐在棺盖上的人影闻声突然跃起,扯住纱帐一撕,薄薄的白纱应手而裂,露出一张狰狞可怖的面孔。

鬼魂的真容突兀地显露在众人面前,众人险些活活吓死,在场的无论宦官、亲王、僧人、道士,都看得真真的!那人四方脸,卧蚕眉,肤色又灰又白,毫无生气,果然是王守澄本尸!

徐君房大惊失色,他怀抱着水晶球,疾步上前,骈指点在那具僵尸眉心,厉喝道:“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退!”

那具尸体张开口,发出尖利的鬼啸,上身挣扎着,一点一点从帐内钻出。

王守澄的义子义孙齐齐尿了裤子,连仇士良都觉得裆里发湿,握着袖中的拂尘,犹豫着要不要拔腿先跑。说实在的,在场这么多人里头,就自己跟老王结怨最深。换成自己是王守澄,不弄死自己,都对不起诈的这回尸!

徐君房连声喝道:“退!退!退!”

王守澄脑门顶住他的手指,拼命挣扎着想要钻出来。但徐仙师的手指仿佛有千钧之重,无论那僵尸怎么挣动,都被他牢牢按住。忽然那僵尸双手伸到胸前,上下一分,将自己的胸腔整个撕开,一颗心臓顿时蹦了出来!

在场的僧俗发出一片尖叫,一个个吓得屁滚尿流,争先恐后地往殿外奔去。李成美心再大,这会儿也扛不住了,怪叫着往外扑去。

就在这时,一股带着冰渣的狂风卷过,殿内的烛火、灯笼齐齐熄灭。

只听身后一声暴喝,“退啊!噗!”

紧接着,一道刺眼的光芒亮起,将四周映得通明。

半晌,众人回过神来,有胆大的往殿中看去,只见那位徐仙师双手捧着水晶球,屹立在殿中,羽衣上淋淋漓漓满是鲜血。那道白纱帐只剩下些许残片,也已经变得千创百孔。

王守澄的鬼魂已经消失无踪,那口棺材重新盖上,恢复原状,就像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那位别号鸿都客的临邛道士仍留在原地,食中二指并紧,竖在胸前。那名随徐仙师一同来的秦国内侍跪坐在他身后,仍是一脸刚吃到狗屎的表情,似乎早已习惯了这种场面。

仇士良定了定神,大步走到那名小沙弥面前,“啪”地给他一记耳光。

“娘的!差点儿被你害死!”仇士良手都在哆嗦,尖声道:“来人!把这小秃驴的舌头给我割了!”

小沙弥捂着脸,吓得连哭都不敢哭。几名净土宗僧人慌了手脚,赶紧上来劝说,但仇公公正在气头上,哪儿是那么好说话的?

殿内传来几声低咳,“仇公公……”

仇士良丢下小沙弥,三步并作两步掠进殿内,讨好地说道:“徐仙师有何吩咐?”

“不敢。”徐君房有气无力地说道:“只求公公给贫道一分薄面,饶了他这一遭吧。”

“哎呦!徐仙师这菩萨心肠……啊不!仁义心肠,连和尚都救。”

徐君房咳嗽了几声,“这是贫道命中有此一劫,怨不得旁人。”

仇士良竖起大拇指,“仙师仁德!大气!”然后转过身,指着那帮和尚道:“你们瞧瞧!你们瞧瞧!这道门的大仙师,何等气度!何等胸怀!”

他一叠声地吩咐道:“来人啊,快扶仙师下去歇歇!还有这位袁仙师,这位秦国来的同仁……哟!这是个什么东西!”

说话间,那名内侍怀里伸出个毛绒绒的雪白狗头,把仇士良吓了一跳。

徐君房淡淡道:“这是贫道豢养的灵兽。”

“哎呦!真是灵气十足!来人啊,给仙师的灵兽喂些……喂些……敢问徐仙师,贵灵兽吃啥?”

“不必让贵属忙碌了,此间事了,贫道这便告退。”

“这可怎么说的?仙师一番辛苦,险些把命都搭上,就这么走了,这要是传出去,咱家也太不会做人了。”

仇士良口中说着,心里十二分的担心,万一王守澄那死鬼再回来,周围无人可制,满宫乱蹿可怎么得了?

徐君房道:“不瞒仇公公,那顶阴阳帐是徐某用心血百炼而成,如今法宝被毁,徐某受其牵连,须得回去静修。”

仇士良不敢再阻拦,跟在徐君房屁股后面小心道:“徐仙师,那鬼魂不会回来了吧?”

“那魂魄方才被人声惊扰,虽然贫道喷出一口三味真血,勉强遣散,但也许会有些许残留。”

仇士良打了个突,“残留的意思是……”

徐君房郑重说道:“此处冲撞过恶鬼,多半会化为凶地,一年半载最好不要靠近。”

话音刚落,便有人叫道:“蚂蚁!好多蚂蚁!”

“蜈蚣!还有蝎子!”

四面八方传来细微的“沙沙”声,仿佛无数虫豸正往停灵的佛堂涌来。

徐君房淡淡道:“此为怨魂所化,切莫碰触到,小心避开便是。”

众人立马躲得远远的,恨不得赶紧挖条沟,逃离这处凶地。

徐君房掐指一算,“王枢密使怨气未解,棺木不宜久留,否则怨气所聚,必成妖邪。”

仇士良跳脚道:“还不赶紧烧了!”

“不必。”徐君房道:“把棺盖钉死,暂且移出来便是。”

仇士良这会儿对他言听计从,立马对王守澄的义子义孙道:“去!把你们爹的棺材钉死!扔得远远的!”

“殿下。”徐君房向李成美稽首施礼,“贫道元气有损,须得回去静修。还请殿下代劳,将此间之事回禀圣上。”

“啊?行!我这就去见皇叔!”

徐仙师颇为大度地向一众僧人行礼,随后与袁仙师一道,飘然而去。大袖轻摆,没有带走一丝香火,只在禁宫中留下一段让人谈之色变的神鬼传说。

王守澄的义子义孙苦着脸去移棺材。一名心腹凑到仇士良耳边,低声说道:“藩镇、内侍、佛门。”

仇士良冷着脸道:“咱家心里有数。去!叫从广去长乐坊,把王枢密使的宅院封了!将印信找出来,送到王爷府上。”

“是!”

“还有!”仇士良低声道:“让从源去东内苑,坐镇左神策军。让从渭去西内苑,盯住右神策军!”

与大多数宦官不同,仇士良有五个亲生儿子,其中四个都是宦官,而且都在内侍省担任要职,父子联手,在宫中势力极大。王守澄死后留下的空缺不少人都盯着,但无论从哪个角度说,仇氏诸子上位的可能性都极大。这也是为什么宫内都怀疑是仇士良暗中干掉了王守澄。

徐袁两位仙师联手引来王守澄的魂魄,揭开真凶的秘密,给了仇士良一个自证清白的绝佳机会——藩镇、宦官、佛门合谋,能干出这种事的,除了田令孜那老狗还能是谁?他亲兄弟如今还当着节度使呢!难怪田老狗在王爷面前拼命咬自己,简直是无耻!

仇士良想着又低声吩咐道:“让亢宗备一份重礼,明日一早便去驿馆,拜访徐仙师。”

仇亢宗是仇士良唯一传宗接代的儿子,年纪轻轻便已经是光禄大夫,南安县公,他去拜会徐仙师,比起几位兄弟更合适。

等手下离开之后,仇士良咬紧牙关,狞声道:“田令孜!这回咱家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    ◇    ◇宣平坊,舞阳侯府。

程宗扬拿着一块毛巾仔细端详。

没错,的确是毛巾,绒圈又绵又密,色泽雪白,与工业生产的相差无几。但仔细看时,会发现绒圈大小略有差异,显然是手工制品。

程宗扬拍板道:“就按这个标准,先做一百套的。另外再要一百套尺寸大一点的,六尺长,五尺宽。”

兰姑失笑道:“那也太大了,紫姑娘洗浴时哪里用得了?”

“小的是洗浴的毛巾,大的是浴巾,要把整个人包住那种。”

兰姑笑道:“紫姑娘好福气。奴婢知道了。”

程宗扬放下毛巾,拿起一页纸,“这里有一份名单,你有空看看。”

兰姑汗颜道:“奴婢又不识字。”

“我来!我来!”祁远连忙接过去。

程宗扬打趣道:“行啊老四,这么殷勤?你识字吗?”

“学嘛。一天识几个,要不了一年就够使了。咦,怎么还有人叫叉儿呢?豆叉?”

程宗扬赶紧拿过来看了一眼,“窦乂!什么豆叉儿?”

“我说呢,”祁远讪讪道:“谁家爹妈起名也不能这么凑合吧。”

程宗扬笑着把名单还给他。被老贾堵到屋里出不去,自己总算能腾出手来,处理商会的事务。

自己在长安商业布局的核心,毫无疑问是水香楼。在他的构思中,水香楼将作为时尚的引领者,奢侈品交易的中心,成为长安城标志性的存在。

根据他这些天的观察,唐国的富甲天下不是虚言,尤其是拥有二百万人口的长安城,绝对是整个唐国,乃至六朝首屈一指的超级都市。长安城中权贵云集,富商无数,仅在长安生活的胡商,就不下二十万人。东西二市每天的交易额,更是天文数字。

为此贾文和整理出一份超过百人的名单,涵盖了长安城最富有的一批人。里面有亲王、公主、官员、定居长安的藩镇节度、宦官、富商、胡人,还有一些寺庵的主持,道观的观主。

程宗扬对兰姑道:“从里面挑一些作为第一批VIP客户。按照建康和临安的模式,制作一批金卡,带上样品,逐一送上门去。”

兰姑道:“那些丝衣都被太真公主拿光了,剩下几件怕是不够。”

“没事儿,我跟杨妞儿说了,水香楼的生意算她一半。你找她商量名单,顺便把样品准备好,然后把高力士借过来,让他陪你一起登门拜访。”

兰姑初来乍到,贸然登门,多半会吃闭门羹。有高力士陪着就不一样了,长安城谁敢不给太真公主面子?

“至于后面的经营,一定要控制好节奏,有张有弛,不能虎头蛇尾,更不能做一锤子买卖。”程宗扬道:“每月月初上一批新品,邀请客户到场试用。中间可以安排一些专场发布会,选好主题,比如珠宝、器皿、字画——对了,把毛延寿叫来,给这些贵人提供定制的绘画服务。比如她们穿上新衣的肖像画,游春踏青的丽人图什么的。”

自己来的时代,人人爱自拍,尤其是女人,自拍对她们来说那是实打实的刚需。可见六朝的女性不是没这个需求,而是没这个条件。毛延寿帝师的职业虽然很有前途,但天子毕竟还小。把他叫来应应急,顺便打出名声。长远计议,将来可以给赵氏姊妹再添个画院,舞乐音美凑到一块……

“这些专场跟新品展示会错开,设定成每旬一次,让那些贵客养成习惯,每隔十天便到水香楼品评新品,进行交际。会所的服务一定要到位,给每位客户都建立档案,逢年过节,寿筵喜事,你们主动上门,该捧场捧场,能提供服务就提供服务。前两年不用考虑挣钱的事,先把水香楼的名声打响。”

程宗扬越说越流畅,“水香楼的日常业务,主打美容和保养。这方面瑶池宗倒是挺擅长的,但没有形成体系,更没有引入商业化。我们要做的就是推出专业保养,给客户提供从头到脚的美容护肤服务,保证她们做完之后容光焕发,效果立马可见。”

兰姑连连点头,唐国与其他五朝不同,女子抛头露面的机会很多,出色的仪容可是需要巨大的财力投入。

“将来市场下沉,可以把青楼也纳入进来。这个客户群体有多大?光长安城差不多就有七八万青楼女子,消费能力虽然不会VIP贵宾,但需求更强烈。”

兰姑笑道:“那可要另打个招牌了。”

“对!一定要区别开。”程宗扬摸着下巴道:“最好把水香楼改个名,毕竟是接待女客的。”

兰姑笑道:“我早就想说了,挂着水香楼的牌子,我总想着原来的青楼。主子看,改个什么名字才好?”

提到起名,程宗扬就头大,好在眼下正好有个甩锅对象。

“找太真公主!杨妞儿整天闲的四处找事,给她找点事做!”

兰姑笑道:“那成,我明天就去拜见公主。”

“还有,”程宗扬道:“从你的姑娘里挑些人,在水香楼建一支模特队。”

“模特?”兰姑下意识地问道。

“让你手下的女孩穿上新衣,展示给客人看。就是作为人模,展示出衣物饰品的特点。”程宗扬胡诌了一句,然后道:“女孩的长相不用太苛求,但身材要好,一定要培养好仪态举止,要不然再好的衣服穿上也显得土气。”

兰姑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我之前跟会之商量过,让在临安的游婵她们组织几支表演的队伍,进行各种歌舞、杂耍之类表演。现在应该准备得差不多了。到时候这些队伍会安排好行程,从临安出发,沿途在舞都的游冶台、洛都的会所、长安的水香楼、建康的临江楼、还有江州、筠州等地巡回表演。”

祁远道:“跟商队一起?”

“对。这些表演队伍的人员不用太多,十到二十人就可以,重点是表演的新鲜感,每一支都要有自己的特色,歌舞、书话、高跷、踏绳……”

说到踏绳时,程宗扬恍惚了一下,想起那个少妇踏索而行的风姿。

他收回思绪,继续说道:“这些队伍在每个地点停留二十天,参与三场展示会,然后下支队伍到达,更换节目。平时你们也可以与教坊联系,聘请她们做些表演。”

祁远摸着下巴道:“说得我都想跟着游历一遍了。”

程宗扬笑道:“只要兰姑愿意,我是没意见啊。”

兰姑也笑了起来,“大老爷儿们既然有这心思,小女子哪里敢有意见?”

祁远拍板道:“等从天竺回来,我就走一趟!”说着他对兰姑道:“咱们两口子一起啊。”

兰姑啐了他一口,眉眼间却满是笑意。

“程头儿,听说天竺那边舞乐也不错,要不要我顺路带些回来。”

程宗扬想了想,“能带就带吧,把人救出来,也算是积德行善了。”

“天竺那边真有那么惨?”

“比你想像得还惨。”程宗扬呼了口气,“海路的事,打听清楚。”

“成!我明天就约昭南那边的人,尽快定下来。”

程宗扬与祁远、兰姑两人商议许久,除了水香楼的经营之外,还包括如何设置钱庄,如何与作为同业的波斯邸、长安城各大寺庙的质库和无尽藏合作或者竞争——当然,自己与杨妞儿的合营生意仅限于水香楼,钱庄要敢让她插一脚,非被她搬空不可。

祁远跟兰姑拉着手离开,程宗扬晃了晃脖子,叹息道:“太快了啊。”

“什么太快了?”

“商会发展太快了,人不够使,老四都快被我切成四块用了……”程宗扬说着扭过头,“你不是在练功吗?”

“已经练完了啊。”

“这才多久?”程宗扬看眼桌上的莲花滴漏,“还不到两个时辰,哪儿那么快的?赶紧再练一会儿。”

小紫坐在书桌上,两条小腿一晃一晃,“要不要人家也提升到六级?”

“开什么玩笑?”程宗扬道:“你才四级的修为,还能越两级的?”

“人家可以先升到五级,然后用瑶池宗的秘法,提升到六级哦。”

“想什么好事呢?我还指望你升到九级,罩我一辈子,结果你跟我说,你升到六级就不玩了?”程宗扬沉下脸道:“你要敢这么玩,我立马跟你离婚!”

“六级哦。”

“六级有什么好骄傲的?我也六级啊!”程宗扬道:“别以为我开玩笑,我是认真的!你平时不听话我就忍了,嘲讽我智商低,我也胸怀宽广地不跟你个丫头片子一般见识,但这事儿绝对不行!敢胡来我就坚决跟你离!这日子不过了!拆伙!分家!”

“大笨瓜。”

“你就死了这条心吧!我只要还有一口气,就跟你杠到底!”

“那我升五级好了。”

“逗我呢?”程宗扬狐疑地说道:“你才四级多久,就能升五级?五级什么时候这么不值钱了?”

小紫笑盈盈道:“墨枫林魂魄不全,正好被我用了。”

程宗扬眉头几乎打成结。墨枫林虽然修为大损,但毕竟是六级修为,理论上说,小紫收走了他的死气和魂魄,晋升五级足够用了。问题是自己有生死根,死丫头有什么?万一出了岔子,自己哭都没地哭去。

还有黎锦香提到的那句南荒巫术,虽然自己从来没问过,但猜也能猜出来几分。死丫头始终不让自己碰,又在内宅留了那么多女人,说不定还有一点补偿的心思……

“别胡搞。”程宗扬道:“等老头来,让他给你把把关。”

“呶。”小紫指了指自己的眼睛,“等不了啦。”

程宗扬仔细看着她的双眼,只见她双眸紫气大盛,似乎随时都会突破。

“干!”程宗扬大骂一声。

“安啦。”小紫道:“人家晋级很快的,最多十二个时辰就可以。”

程宗扬为之气结,死丫头先斩后奏,这会儿已经是箭在弦上。如果不尝试晋级,只怕立马就会遭到反噬。

开弓没有回头箭,即使有风险,也只能硬着头皮扛过去。

程宗扬黑着脸道:“还愣着干嘛?赶紧去闭关,我给你护法!”

“不行,我要去渭水。”

“开什么玩笑!”程宗扬拍案道:“这么大的事,你还要跑出去?”

“大笨瓜,我需要闭关十二个时辰,中间不能被打扰,只有去渭水了。”

程宗扬明白过来,死丫头是要在水下闭关。这也只有她做到了,而且从安全角度讲,在水底闭关,确实比其他地方风险更小。自己的住处还有可能被袭击,而在没有潜水设备的六朝,死丫头往水下一潜,就是无敌的存在。

“让惊理跟你一起去。”程宗扬压低声音,“你下水之后就游得远远的,最好游到灞水去。记住,潜深一点。”

“知道了,大笨瓜。”小紫亲了他一口,笑道:“你可要乖乖的哦。”

上一章: 第十七集 世事如棋 第六章 暗夜惊魂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十七集 世事如棋 第八章 留仙来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