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体育修真军事历史幻想悬疑武侠游戏灵异玄幻科幻言情都市完本更新

第六章门生的一天

killcarr
上一章: 第五章 以后的事以后说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七章 山泉足交

  「这离封门都多老半天了,您才慢悠悠的蹓跶来,赶紧年底再来吧。」峨眉山门的小胡子守卫比大爷还像个大爷,看都不看谢明玉,边修指甲边嘟囔道:「我派最重品性,报名初级门生都漫不经心的迟到,还能指望你干点什么?」

  「哎呀!」谢明玉忽然大叫一声。

  「你干嘛?」小胡子吓一大跳,怒道:「再不滚的话,当心治你个挑衅峨眉弟子的罪过!」

  谢明玉怀里摸出几两碎银子,假模假样说道:「小弟刚在台阶那边捡到的,应该是大侠您掉的吧?」

  「咳咳……刚才忙忙活活还真掉了几两银子,多亏师弟帮为兄找回。」小胡子不动声色揣起银子,大爷脸立刻变得亲切和善,「师弟长途跋涉,路途艰辛,迟个一天半天实属寻常,你左转上山后找正一殿,礼仪长老正在那审核新报名的门生,你悄悄站到最后,没人会注意的。」

  「多谢师兄指点。」谢明玉内心忐忑:真那么简单就好了。

  峨眉后山树木清幽,鸟鸣嘤嘤,地势却崎岖险峻,和正门的石阶整肃大不相同,若非身上有一定的基本功打底,常人上去也难,谢明玉走了没多一会,便见一处建坪甚广的红砖大院,匾额写有「正一殿」三个金字。

  院内门生比想象中要少,除了李东等熟人外,最多也就三十多人,礼仪长老祖天棋端坐正中,副座的青年汉子浓眉虎目,气魄非凡,却是峨眉四大真传弟子之一的韩君圣。

  「……半年后自有人来考核你们的武功资质,不合格者即刻下山离开,永不得再踏足峨眉派山门,更不准自称峨眉弟子,否则执法堂将严惩不贷……」

  前面有年长弟子朗诵着峨眉门生的门规,大概意思就是早课、午课、晚课各有前辈老师前来授艺,运气好的话,正式弟子或真传弟子外出执行任务也会带几个门生历练,半年后实战大考,由掌门人和传功长老亲自审核,选出资质优秀的门生成为外门弟子,落选者也可学几门上乘功夫,或进镖局、或做护院、或卖于帝王家,不会吃了亏。

  在此之前,韩君圣会演示一路擒拿手,在场少年逐一上前复制,若连这个都无法实现,就说明资质过于蠢钝,连成为门生学习的资格都没有。

  「大家看清楚,这是峨眉派空手入白刃的基础法门。」韩君圣起身让身旁师弟拔剑对准他,续道:「这一招是以肩为轴,肘为架,腕为炮,指发力,你们只要看清楚动作就好。」

  谢明玉不再犹豫,免得待会儿更加尴尬,举手近前道:「韩大哥好,嗯……礼仪长老,我还是想报考门生,您拿个主意。」

  诸人大惊,祖天棋诧异道:「你……你……怎么又回来了?」

  陈桐等人不敢开口,也都搞不明白这个谢少爷到底是怎么个意思,神出鬼没,身份离奇。

  谢明玉正色躬道:「早前都说了,我是真心诚意拜入峨眉门下,韩大哥可以作证,我过去不属于任何一派,除了和村中李师傅学过几手乡下把式外,压根儿不会什么剑法武艺,请长老明鉴。」

  祖天棋疑惑的看向韩君圣。

  韩君圣昨天晚上刚从苏州府锦绣山庄回转,还没来得及听人说姚拜月和庄千雪的事,此刻自然一头雾水,只能说道:「这位是成都谢伦老板的公子,的确没有武林门派,因为上个月宝雅那次任务已经都调查过了。」

  「那姚拜月如何会放你回来。」祖天棋没理由怀疑韩君圣的话,  「她想带走我套取峨眉剑法的破绽,但我那天真是瞎猫碰死耗子蒙中的,姚拜月随手试了试,知道我确实不会武功后,当然就只能放人了。」

  祖天棋低声和韩君圣简单说了说起因经过。

  「来人去主殿,把丙字八十九排的卷宗取来。」韩君圣说话一言九鼎,似乎比起师叔更具威严。

  很快就有弟子手捧锦盒赶来,祖天棋取出卷宗详细观看。

  韩君圣道:「当时是童文彬、尚英治两位师弟负责查探,我和慕师妹复查确认,谢家不会有问题的,因为一句不清不楚的话而废了门生修习资格,也似乎于理不合。」

  「好,那就继续吧。」祖天棋点点头,心道:犯不上为了个小门生在这较劲,众目睽睽,若谢明玉是奸细,可有你韩君圣负责,若他真的天赋异禀,那肯定就是武学奇才,我既然身为峨眉前辈,心里高兴还来不及。

  「多谢祖长老明察秋毫,也多谢韩大哥的佐证。」谢明玉真心道谢,今天若没有熟人在,还不知得解释多久。

  韩君圣轻轻点头示意,不再说多余废话,继续给新人演示——快步近身,右手抡圆虚晃,忽然「啪」地一记炸响,隐蔽弹肘扣住持剑弟子手腕脉门,同时左手成手刀,虚斩对手咽喉。

  新晋门生们高声喝彩,就连祖天棋都暗暗心惊:「好完美的动作,可惜我这一脉便没有小韩如此上佳的传人。

  速度刻意放慢,但招式巧妙,狠准实用,确是擒拿手中的高明功夫,要想理解绷劲弹肘的脆劲,倒也不算很容易,上去的头五个人,竟有三人都被客气的请了下山。

  第六位轮到陈桐,只见他额角冒汗,呼吸粗重,久久都没有出手。

  韩君圣摇摇头,说道:「想必你是练过一些武功的,能理解名门和民间武功的差距,但连抬手都不敢的话,还是莫要浪费时间了。」

  陈桐如释重负,他自从那天见到庄千雪和姚拜月的武功后就始终神不守舍,只觉得天地广大,自己犹如沧海一粟,比井底之蛙都不如,此刻上前不过复制一手擒拿技,却已经面红耳赤,羞愧难当地走出正一殿,甚至都不敢看谢明玉和李东他们的眼睛。

  祖天棋正色道:「各人习武资质有高有低,也没什么丢人,但武者当始终保持勇猛精进之道,正视天资,正视差距,攀登极峰,这才是我派武术的基本铭训。」

  诸位门生凛然遵从,同时也热血沸腾,韩君圣道:「继续吧,谢明玉,你来。」

  「是。」谢明玉扎紧衣服,安然踏入场中,全然忘了曾逼退严玉容的奇迹,只心道:勇猛精进,攀登极峰……如果我真是武学天才的话,那我就要登峰造极,追求突破。

  回过神的时候,他的左掌缘已到陪练师兄咽喉,长剑则不知怎的跑到了自己右手里。

  人们目瞪口呆,峨眉本门弟子都知道,这招铁琵琶手的确有锁扣腕脉,夺取兵刃之后劲,但考取门生的试招而已,韩君圣刻意简化动作,哪知谢明玉竟自然而然地用满此招。

  「可恶,看招!」祖天棋终于忍无可忍,灵猴似的闪到谢明玉眼前,一掌拍出。

  千万不可和长老动手,尽管大脑这么告诉自己,但掌中长剑却似有了生命和思想——主人威严不容侵犯。

  剑尖斜移半寸,精确无比地瞄准了祖天棋掌心。

  「好小子!」祖天棋撤手,又用卧身扫堂腿去抽谢明玉脚踝。

  长剑半空大回环,锋刃竖立腿前,再次硬生生截住祖天棋的攻击。

  谢明玉冷汗冒出,急忙撒手丢掉长剑,祖天棋大怒,起身一掌拍中他的胸口。

  所幸礼仪长老到底是修为深湛的武林前辈,立刻能感觉到谢明玉内息全无,肯定没有修练过内力调息之法,这个状态无论如何也没法子伪装,他立刻小腿发力,止住前冲,宁可自己受点小轻伤,也收回了九成功力,仅把谢明玉推得跌倒而已。

  同为一流高手的韩君圣立刻看明白了怎么回事,高声道:「谢明玉悟性过人,资质聪慧,未免生出骄矜之心,长老出手教他天外有天的道理,不许喧哗,继续按顺序演示。」

  谢明玉揉了揉胸口,也没怎么感觉疼痛,只见祖天棋和韩君圣先后向他使了个眼色,虽不了解眼下情况,但世情道理他还是明白的,立刻恭谨的道:「弟子多谢礼仪长老教诲指导。」

  「嗯……你合格了。」祖天棋心道:但愿他果真是传说中的绝世奇才,天剑之资,若悉心调教,哪怕做不成叶神舟,能做又一个庄千雪或姚拜月也是峨眉大幸。

  此时门外走来一群十几岁的少女,停在窗口不远处,高矮胖瘦壮,美丑各异,看上去是另一边的新晋女弟子,由于人数相对比较少,考核完毕后便顺道来看一眼男子的试招。

  「那个挨长老打的年轻人眉目还真是俊俏,身手也不算差。」

  「呵呵,就是秀气的不像练武胚子,倒像个读书相公。」

  「女孩子都能练武,你怎么知道人家不行呢?」

  「那是你看人家……嘿嘿。」

  莺莺燕燕地围观让一众少年精神百倍,谢明玉却一眼就看见了姿形秀丽、容光照人的韩宝雅,想来她应该是作为考核师姊才在这里的。

  这两天经历了上峨眉观战、稀里糊涂的被姚拜月带走、恶魔和美色的纠葛冲击、忐忐忑忑再次上山求艺、最后稀里糊涂因挨一掌成为门生……谢明玉所为的除了修习武功,就是再会令他一见钟情的少女。

  韩宝雅虽不明白具体情况,但亦难掩重见喜悦,回以甜甜一笑,随后带领诸女的一个中年健妇似乎觉得不雅,便带着她们穿过院子,到别处训话去了。

  很快,经过简单的擒拿手试招,这一轮清楚确定了十九个新晋门生的名额。

  谢明玉刚才虽挨了礼仪长老一掌,但个人表现明显超过同辈,顺理成章再次当上了众人的中心。

  天黑吃过饭后,和同样合格的李东等几个伙伴到峨眉镇去取行李。

  「谢少……谢师哥天资聪颖,想必和我们不同,祖长老和韩师兄看你的眼神都不一样呢。」

  谢明玉笑道:「刚入门就又是挨揍,又是被劫持,往后还要哥几个照顾我才对。」

  李东开玩笑道:「被姚拜月那么辣的女人劫持,我们巴不得呢。」

  大伙心领神会地淫荡大笑,谢明玉心里有点发堵:拜月姊姊不知听没听进去我的话,历天星好像人在湖北,她则在四川,应该也……算了,早晚得学学曹操,理直气壮去抢别人老婆。

  在那之前当然要具备人家曹孟德的绝对实力。

  谢明玉临走时掏空衣袋,给了客栈老板五十多两银子,除了长期空出一间房,留给谢伦或其他亲戚探望居住,还要寄存姚拜月送给他的「狂鸦」,另外往后师兄弟聚聚喝酒之类的,也同样要确保留张桌子。

  五十两银子已相当于普通人家一年半的收入,大少爷出手阔绰,老板自然千恩万愿,李东等师兄弟更是羡慕加感激。

  自此,便只剩安心习武。

  峨眉派有非常成熟的开蒙体系,男女分开练习,没有长途跑步、扎马、举石锁或晦涩的内功口诀,男子早课由传功长老季天林负责,这是一个精瘦彪悍的中年汉子,他不依常规,竟同时传授了门生金顶长拳和追风伏虎掌两路武功。

  这期间,任何人胆敢别出心裁,手臂往前伸长一寸,脚底下多踏半步,或歪了拳架子,季天林轻则严厉训斥,重则竹杖招呼皮肉,也有胆大的弟子提出质疑:「和人动手讲求随机应变,难道敌人还会等咱们一板一眼的死摆动作吗?」

  「啪!」

  季天林一仗将那弟子的脸颊抽得红肿,讥讽的说道:「性子轻慢,什么叫根基都搞不清楚……谢明玉,你觉得我这种授法有没有什么不妥?」

  谢明玉没想到会问他,想了想才道:「传功长老教的长拳和伏虎掌似乎是一种练体方法吧?用于开筋正骨,拉扯肌肉,总觉得最近晚上腰腿酸痛的时间越来越少,而且……」

  「而且什么?」季天林严厉的脸孔依旧如故,内心却已吃惊:这小子入门太快了,果如祖师弟所言,天资不同凡响。

  「而且金顶长拳打完之后浑身发热发燥,伏虎掌一通狂劈硬打后,似乎反而有锁住燥热,闭住精气的作用?弟子无知胡说,还请长老指点。」

  其余弟子只觉得天天被长老板着胳膊腿练拳摆架子,非常枯燥乏味,怎么想都没有半点实战价值,哪知谢明玉居然拍马有术,随口就能编出那么一套有滋有味的大道理,肯定很合传功长老古板的性子。

  季天林不置可否,扬了扬竹杖道:「嗯,谁若是不想练就自行下山,继续吧。」

  午课不学武技,男女集合起来,由年长的师兄师姐传授武林规矩和江湖切口,武功再高,不懂规矩也会被归为外行野把式,另外就算将来升不上外门弟子,懂得了门派切口后,中原武林势力遍布大江南北,用来攀攀交情,说话行事也算多有便捷。

  「帮会组织最是复杂,青帮掌水上漕运,丐帮主地下情报消息,铁帮有私铸兵器贩卖,他们这里面有好人有坏人,武艺有高有低,黑白混聚,酒色财气四毒俱全,却扎根市井,是比我们武林各大门派更纯粹的江湖人,往后你们若想吃武林饭、喝江湖水,这三大帮派的暗语和暗记一定要搞明白。」

  有个高壮的少女问道:「门派、帮会之外还有各大世家吧,三大势力共同构成武林江湖,常听人说起,可具体情况还请师兄示下。」

  讲解的师兄道:「咱们中原太平时候少,打仗时候多,乱世烽烟中总有豪门世家自建民兵,养在江湖深处,待乱世时或图谋万里江山,或自保乡里财富,或谋取金银利益,历经数代,早成气候,哪怕当今天子霸道,也是不会妄动这些武林家族,比如蜀中唐门的毒药暗器威震天下,锦衣卫都多有倚仗,江南霹雳堂的雷氏火药非肉身可抗,河北沧州人人会练武,尤以明家庄更可堪称武技绝伦,不逊我派,姑苏锦绣山庄轻功与软兵刃功夫独步江湖,总之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处事低调的高手还不知有多少,我们秉承对江湖同道客气谦逊,便不会平白得罪人,或树立强敌。」

  谢明玉笑道:「若霹雳堂、明家庄他们主动挑衅咱们呢?」

  师兄骄傲的道:「若你们晋升外门弟子,那就是在峨眉派主殿入谱的,外人一定不敢挑衅。」

  「大家都是行走江湖武林的年轻人,免不得起摩擦动武,就像前些天青城姚拜月挑战,我们总不能靠谦虚让她走。」

  师兄道:「谦逊不代表受虐受辱,若为侠义之道,你哪怕不想动武也得动,比如当年围剿昆仑派,我们的大师兄白琅孙、二师姊何翩,以及护殿长老蔡天冲等精英杀身成仁,导致如今峨眉真传弟子凋零,便是为此。」

  又是那个昆仑派,谢明玉很好奇两年前武林到底发生了什么大事件,但这个问题涉及到已故的师兄师姊,他区区一个门生似乎也不方便直接去问。

  晚课是男弟子们最「喜欢」的,因为既不传武,也不用费心记忆江湖暗号,只要挨打就可以了。

  挨如玉佳人的打。

  慕莞心比韩宝雅大两三岁的样子,髻插木簪,手握拂尘,缁衣芒鞋的小道姑打扮,却不掩娉婷袅娜,纤腰削肩,虽眉目俏美秀丽,娇艳动人,但神色却是肃穆冷傲,简直比入室更早的庄千雪和韩君圣还要严峻。

  外人很难想象她这样的明眸皓齿的美人儿,便是峨眉四大真传弟子之一。

  晚课训练面对高手时如何保命,属于实战,慕莞心说话声调娇滴滴、软绵绵,姿势犹如风中摇曳的一朵水仙花,但动起手来可是好像电闪雷轰,留力,却不留手,拳拳击打要害,起初门生们只觉得柔腻温软的手掌很舒服,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去,慕师姊力度越来越重,很多人都是鼻青脸肿,再过几天,已出现筋骨折断的情况。

  「练武的天分有很多种,有人生来身高臂长,最适合近距离搏斗,有的人反应能力灵敏,感官天生快人一等,有的人悟性超群,别人背半个月的招式,他两天就能记全甚至举一反三,但这些都可以靠后天努力修炼去弥补,真正武者必须具备的素质只有一项,那就是哪怕面对惊雷波涛、蛟龙猛虎也不后退的胆气,没有挨打的胆子,再高的天资也不过是笑话。」慕莞心有意无意看了谢明玉一眼,虽没声张,但最近这小子在门派高层已经是重点议题,「行走江湖,把所有敌人都看作是武林高手,却依然自信无敌,逆流而上,有了这个心性,那学起武功才会事半功倍。」

  谢明玉暗笑,怎么峨眉真传女弟子都这样不食人间烟火吗?小道姑性子和庄千雪又另一个样,摒弃红尘,冰冷向武,但若谁有幸打碎它那面冰墙,肯定可以一窥绝艳尤物。

  轮到他的时候,只觉得慕莞心的动作快得不可思议,来不及做什么判断预测。

  劲风拳影迎面压迫,谢明玉还不后退,并非具备了无敌的心性胆量,而是出于对武功的饥渴,以及对美女的本能欲念,不能丢了面皮。

  慕莞心入门极早,向来对所谓天才嗤之以鼻,武道艰辛,一句天资高,只能作为庸人偷懒的借口,武者需遵从天道无情,斩断人欲,才能达到三师姊那种深渊难测的领域,师长们暗中嘱咐要悉心挖掘谢明玉神秘的潜力,她内心隐然升起一股前所未有的快感——就算他是张三丰转世一样的天剑资质,在我手底还不是像条落水狗?

  有破绽,谢明玉双眸明亮若星,心念电闪:小道姑师姊动作变躁了,追风伏虎掌第三招可以击她腹部。

  动作太快,顾不上男女长幼的关系,他先劈虎爪,身体后动,力量紧追虎爪,这种短距离寸劲已深得追风伏虎掌的要诣,谢明玉只觉得浑身气血瞬间紧闭,力量倍增。

  慕莞心犯了欺敌忌讳,冷不防落了被动,但她武功卓绝,犹胜礼仪长老,也不会轻易挨打丢脸,抬起莲足狠踏地面,以小腿力量支撑身体,使了个违背常理的后仰铁板桥。

  一掌打空,谢明玉低头去看,铁板桥的姿势令慕莞心宽大缁衣下塌,两团饱满雪丘凸出,胴体娇腴曲线直溢腿根,谷壑起伏的肉感妍丽至极。

  拂尘抖开,遮住一切,失神间,谢明玉被震得后退十来步,多亏众门生师弟把他接稳。

  旁人只见谢明玉挨揍,当然没注意那转瞬即逝的攻守精妙。

  慕莞心表情似乎没什么波动,一扫拂尘道:「今晚到此为止,明天我还会加重力道,你们最好勤向传功长老练习。」

  谢明玉搓搓手指,暗道可惜,随即心中发笑:武功和美色,江湖人的终极追求也。

  门生的居住待遇自不能和正式弟子相比,小瓦房,四人睡一个大炕,八人住一屋,对于自小娇生惯养的谢明玉来说甭提多难受,只想尽快挨完这几个月,大考后晋级外门,据说到时就可以两个人一间房,饭食条件也能随之提升,不必再天天吃淡出鸟的青菜鸡片汆面条。

  「慕莞心这么年轻就能做真传弟子,不知她和韩君圣师兄谁比较厉害。」

  年纪最小的门生叫张小魁,才十三岁,半大小子,平日最喜欢聊的就是女人,「慕师姊真的不错,上次被她大长腿踩在脚下,嘿嘿,我都不想站起来。」

  「瓜娃子,你这贱样儿能学好武功才怪。」

  「被女人踩着,倒霉三年,你完蛋了你。」说话的胖子是廖志,「哈哈哈,不过细想也挺过瘾给劲的对吧?」

  李东道:「天天摆弄拳架子,挨女人打,不知道在干什么,幸亏陈桐老哥走的早。」

  「对啊,考上外门弟子又能怎么样呢,还不是被姚拜月三两下就掰断胳膊肘,慕莞心嘴上说着天赋不重要,其实练到真传弟子的人,一定是身体、悟性超群的,总之肯定不是咱们这种啦。」

  张小魁笑道:「谢师兄就不同了,跟咱们不一样,摆架子练出一身绝世武功呢,差点就摸到慕师姊的奶子,可惜还是摔个大屁墩。」

  好几个门生随之哈哈大笑,其中不乏讥讽嘲笑,李东等少数喝过酒的同伴虽没有笑,但心里也对谢明玉早上的谄谀态度有些不以为然。

  谢明玉忽然有种燕雀焉知鸿鹄之志的感觉,自己确实跟他们不一样。

  哪怕不一样,也不许受辱、受虐、受排挤。

  「家雀就给我好好当土鸟。」谢明玉冷笑起身,别人一时不知道他这话想表达什么,但拳头却永远是最棒的老师。

  张小魁和几个笑得最大声的人被揍的猪头一样,哪怕合力也完全敌不过谢明玉凌厉猛烈的殴打,期间李东、廖志等几个交好的朋友,也顺便打便宜人,上身踢了好几脚。

  谢明玉冷笑道:「自己蠢,学不会本事还想组织小阵营笑话别人,下次再敢呱噪,打断你的狗腿,少爷就是能成真传弟子的天才,气死你们几个乡下小贱种。」

  此举不但李东等朋友扭回念头,更加死心塌地,其他门生也都怕了他这个听不得丝毫重话的小煞星。

  「明天开始替我们兄弟铺床叠被,烧水端饭也归你们几个负责,可以试试找长老们告状,看看他是偏向我,还是偏向嘴贱的你们。」谢明玉火气渐消,立刻有几个少年倒来茶水。

  家有钱,又能打,长老师兄们青眼有加,张小魁都后悔自己确实嘴贱。

  又过了一个多月,谢明玉神秘的天赋一点一滴觉醒,每天都是大幅进步,远远超过同侪,尤其最近早课时,传功长老已经将他叫到一旁,另传一路钢鞭腿法和著名的峨眉通臂拳前五招,晚课中受的伤也越来越少。

  张小魁他们一口一个师兄,再没有半句无礼闲话。

  隔三差五用一点小钱请客喝喝酒,买点好肉打打牙祭,四处打听投其所好,贿赂下峨眉山各个大殿的师哥师姐,混个熟脸好印象,就连女院的守门老太太都收过他不少成都送来的好货,死心塌地的帮忙给韩宝雅传口信,方便出来说说话。

  从有说有笑、讨论武功,已经发展到近来可以肩并肩说些甜言蜜语。

  「宝儿妹子,你说我要是早你成为真传弟子的话,是不是就能当师兄了?」

  韩宝雅红着脸啐道:「不要脸,别总妹子妹子乱叫,要是被其他师兄弟、师姊妹听见,我可甭做人啦。」

  谢明玉一怔,说道:「那也好,叫你宝宝好了,比较严肃。」

  「啊呸!肉麻死了。」韩宝雅脸蛋儿更红,但却没有否决:「可不准当着别人的面那么喊我。」

  「全听宝宝的,这么乖的称呼,我还舍不得让别人听哩。」谢明玉大喜,只可惜光天化日,并肩散步已经是极限了,万不敢搂搂抱抱。

  「我哥早上知会过了,过两天我要出趟远门,继续执行晋升真传弟子的任务,你可得好好练功,记住没?」

  「啊?峨眉山闷气,没有宝宝陪着,我可真要腻味坏了。」

  韩宝雅笑嘻嘻地道:「听话吧,等我回来给明玉师弟带好吃的东西。」

  谢明玉脑子已经转到别处:若能想办法一起去就好了,这么一个小美妞,天天能看不能碰,可实在让人心痒难耐,心里不通气,武功还如何继续进步?

  练拳有成,美人在侧,日子可谓滋润无比,谢大少爷丝毫没有学武之人应有的紧张严苛和刻苦钻研……

  他却不知自己的言行和练功进度早就是峨眉高层每日的重点议题。

  峨眉金顶,玄空殿。

  传功长老季天林拍大腿道:「天剑地剑咱们没见过,谢明玉确实是学武的奇葩奇才,千雪小时候开蒙,也得当上外门弟子后才搞明白金顶长拳和伏虎掌有奠基内功的用途。」

  祖天棋道:「我已花钱和丐帮弟子确认过了,谢明玉身家很清楚。」

  其他人大大松了一口气,丐帮是天下消息最灵通的帮会,耳目甚至遍及海外群岛、藏边、蒙古、回疆、苗寨,既然他们说没问题,就一定没问题,否则谢明玉奸细之类倒在其次,一个武学天才是「别人家孩子」才叫人痛心疾首。

  韩君圣道:「没想到一个花拳绣腿的纨绔少爷有这等天分,如此说来要不要免了他外门弟子的考核,提前开始练剑吧?」

  「规矩就别废了,反正他若真有那么天才,晋升外门也没什么难的。」

  说话的中年妇人容貌平常,肤色黝黑透红,穿着朴素,看起来和寻常庄稼妇女差不多,实际她却是峨眉名动武林的执剑长老,原天仪,掌门大师姊宁天茹最近有事外出,门派便以二师姊执剑长老为尊。

  慕莞心忽然道:「我听说这个谢明玉依仗功夫欺压师兄弟,若真的学到上乘武艺,照这个性子只怕会招灾闯祸。」

  「同门之间打闹实属平常。」韩君圣于情于理还是稍偏谢明玉,「既然没出伤亡的娄子,说明他还是知道轻重的。」

  执法长老宋天枢道:「我暗地里问过了,起初是有几个人想排挤他,结果一晚上都没过就让他打了回来,这暴脾气,嘿嘿,和他那张秀才脸还真不一样。」

  原天仪笑道:「听你们说的,我都有点想看看这孩子了,我派授徒向不敝帚自珍,一视同仁,只不过若他往后依然进步飞速,那倒是可以提前修习一些深湛武学。」

  祖天棋也笑道:「你们这几个真传弟子当年不也是这样吗?」

  慕莞心和韩君圣回忆从前,心里一暖。

  原天仪道:「我刚刚出关,宝雅那里如何了,真传弟子需要完成五个任务,现在她完成几个了?」

  「缉捕巴东绿林大盗杨四虎,替张大人救回了被掳儿子;上个月击毙青城卢展风,解决成都两大商会械斗,就只完成两件。」韩君圣又补充道:「师尊临行前安排的第三件任务是让宝雅到北平去一趟。」

  「北平?你是说大都吧,这么远,掌门师姊有何吩咐?」

  大都乃元朝国都,洪武大帝朱元璋开创大明后更名为北平,如今由年轻的燕王朱棣就藩镇守,但原天仪等人少出巴蜀,不谙江山大事,还是习惯他们青年时期的旧称。

  韩君圣道:「听海楼和珍宝阁两大江湖商会联合,要在那里举办拍卖大会,据说主拍的是从昆仑派逍遥宫流传出来的一些神兵利器和武功秘籍。」

  宋天枢失笑道:「魔王百里千秋已死,他最厉害的神功秘籍早被少林武当瓜分,其余的也被咱们四大门派拿的差不多了,哪还有什么秘籍,哈哈哈。」

  「就算有咱们也没闲钱去买那些东西。」韩君圣平心静气的详细解释:「珍宝阁的文夫人修书给师尊,说是昆仑余孽要卷土重来,拿回属于他们的东西,求峨眉派念及江湖义气北上相助。」

  祖天棋续道:「我经手简单调查一下,听海楼也得到同样的消息,重金礼聘了武当高手前去相助。」

  慕莞心女孩子细心,摇头道:「我看八成是一出木偶戏,拿几千两银子搞热拍卖大会,吸引各大门派世家参与,再来哄抬价格,哼,商贾老三套了。」

  「少林寺得了昆仑的《洪荒镇仙道》,武当得了《星宿苍龙诀》,这两年融合自己本身的武功后,哪怕百里千秋复活也讨不得便宜,余孽之类更是不敢露面的。」

  韩君圣道:「真假倒无所谓,收了银子,任务还是要完成的。」

  原天仪喃喃地道:「少林有真传武僧一百单八位,武当得传太极拳的也有九九八十一人,我派则后进凋零,但愿宝儿她能争口气……」

  宋天枢叹口气,两年前一战后,青城派的实力都比峨眉保存完整,多亏掌门师姊苦心孤诣,培养出庄千雪他们四个天才弟子……想到这里忽然灵机一动,说道:

「不如让谢明玉也一起去北平吧,哪怕昆仑余孽是子虚乌有,多见见江湖世面,结交些同道也不错。」

  原天仪看着韩君圣笑道:「我正有此意,但就怕宝儿是女孩子,不太方便。」

  「我明白了。」韩君圣苦笑,「师哥兄长护送他们去。」

上一章: 第五章 以后的事以后说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七章 山泉足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