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体育修真军事历史幻想悬疑武侠游戏灵异玄幻科幻言情都市完本更新

第十六集 霓开莲动 第五章 针挑豆蔻

弄玉&龙琁
上一章: 第十六集 霓开莲动 第四章 惊天疑案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十六集 霓开莲动 第六章 莲壶滴漏

第五章针挑豆蔻燕姣然声音很温和,程宗扬却是一脸愕然,从王哲、朱老头、星月湖大营一众兄弟,一直到杨玉环,自己认识的人里面,认为自己天命在身,与武穆王有关系的比比皆是,只有燕姣然,用这么肯定的口气,说自己与岳鹏举无关。

自己因为跟岳鸟人扯上关系,一开始各种不适应,没少骂这个穿越前辈缺了大德,弄得满世界都是仇家,让自己这个后来者不停给他擦屁股。好不容易都习惯了,这会儿反倒说他跟自己没关系?

燕姣然是谁?传说中跟岳鸟人有一腿,而且与岳鸟人的关系肯定比刘娥等人更深。她说自己岳鸟人无关,绝不会是随口乱说。难道她认不出来我是穿越者?

传说中的天命之人?

燕姣然站起身,“如果紫姑娘不介意的话,我去见见她。”

天大地大,死丫头最大。程宗扬顾不得多想,拍着胸口道:“放心!小丫头不懂礼貌,我已经教训过她了!她这会儿在厢房玩呢,我把她叫过来。”

“不必了,还是我过去吧。”

燕姣然与潘金莲一前一后离开房间,程宗扬替熟睡的赵飞燕掖了掖被角,然后紧走几步,在前带路。

程宗扬叩了叩门,“紫丫头,燕仙师来看你了。”

片刻后,程宗扬推开房门,暗暗松了口气,死丫头好歹没有把死太监的尸体摆出来,玩什么大闹僵尸。她靠在摇椅上,笑吟吟看着燕姣然。旁边一个白胡子老头正撅着屁股趴在地上,拿着一根木炭,在纸上又画又算。

龟儿子又搞什么飞机呢?程宗扬很想在袁天罡屁股上踢一脚,把这个碍眼的家伙赶走。但有客人在场,总不能显得太粗鲁。

“瞎摆弄什么呢?赶紧走。”

袁天罡头都不抬,“不走!你管我!”

仗着有死丫头撑腰,你是要上天啊?

程宗扬正要开口,燕姣然道:“无妨。是我打扰了。紫姑娘,你好。”

小紫笑靥如花地说道:“燕仙师,你好啊。你怎么知道我的呢?”

“当日听明珠提起,在南荒遇到一个很漂亮的小姑娘。我就猜会不会是你。

果然,看到你的第一眼,就像看到年轻时的夷光。昔日武穆……“小紫打断她,“我跟他没有关系哦。”

燕姣然笑了起来,柔声道:“是的,你是夷光的女儿,但和他没有关系。”

程宗扬又是一阵惊愕,死丫头跟岳鸟人没关系?她是碧姬的女儿,但不是岳鸟人的女儿?燕姣然两句“没有关系”,几乎颠覆了自己所有的认知。这里面究竟还藏着多少秘密?

小紫坐起身,笑道:“程头儿,我和燕仙师聊聊天好不好?”

“好啊,你们尽管聊……哦!”程宗扬总算反应过来,“好的!好的!那我出去!”

程宗扬起身离开,潘金莲不动声色地跟他一同出来。倒是袁天罡,仍像吸毒一样猛磕着科学知识,对周边的一切不闻不问。

房门在身后关上,所有的声音也随之被隔绝。

程宗扬扭头看着潘金莲,“帕子摘下来。”

潘金莲解下掩面的轻纱,那张妩媚的面孔带着一丝怯生生的惊怕之态,她看了看周围,然后忍着羞耻屈膝跪下,双手捧着轻纱,奉到他面前。

她面上的怯意包含着三分畏惧,三分羞耻,三分的懦弱和胆战心惊,还有十二分的诱人媚态。那双水汪汪的美目就像在说:“尽管来欺负我吧。不管你怎样欺负,我都无力反抗,只能乖乖忍受,最多乞求你欺负得轻一些……”

程宗扬提起帕子,递到她嘴边,“咬着。”

潘金莲张开红唇,轻轻咬住帕角。那双明媚的美眸蒙上一层水雾,屈辱得像是要淌下泪来。

卧房内,白霓裳侧着身躺在床上,虽然已经休息了大半个白天,可下体仿佛还在隐隐作痛,那个东西就像仍留在体内,尤其是平躺的时候,无论自己怎么合紧腿,那里都似乎是塞着东西,带着火辣辣的痛意,将自己撑开。

从昨晚到现在,还不到一天,对她而言,却仿佛经历了前生后世。以往的一切被划上句点,此后的一切,都再不相同。

她闭着眼睛,却怎么也睡不着。

脑中乱纷纷的,宗门的未来,自己的未来;应该公诸于众,还是悄然入幕?

是定下名分,还是就这样不清不白的继续下去?是自己主动开口,还是等着他那天高兴了,想起来给自己一个归宿……

这一天她想了很多,却又像什么都没想。那些纷乱的思绪犹如雁过池塘,惊鸿掠影之后,再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唯有他留在自己身上的一切如此真实,身体尚存的羞痛;他的粗长和坚硬;

那种一回想就让人面红耳热的热度;还有他两次留在自己体内的温暖,让她小腹里面都热热的,似乎一直有东西在充满……

可还是好痛……

窗棂留下的影子渐渐移动着,天色渐渐晦暗,她忽然有一丝惶恐,他还会不会再来?会不会忘掉自己,从此不再理会?

她想起那个太监说过,有的嫔妃被临幸过之后,便失去了君主的宠爱,从此被弃置深宫,再也无缘得见天颜,只能青灯冷院,寂寥残生……

自己有没有什么做得不好的?

肯定是有的,毕竟自己是第一次,好多东西都不懂。

他有没有不高兴?

也是有的,比如自己下面的小毛毛,他就不喜欢……

他还会不会来?

白霓裳也不知道答案。

忐忑中,房门忽然一响,那个熟悉的身影走了进来。

白霓裳的惶恐瞬间被喜悦淹没,紧接着,脑海里又浮现出那个太监的谆谆教导:按照宫里的规矩,接受临幸的嫔妃应该跪在宫门处,恭顺地迎接君主。如果主子有兴趣,可以陪主子说说话,或者弹支曲子,跳个舞,让主子高兴。

但主人通常很忙,所以一定要做好侍寝的准备。当主子兴致来时,要尽快让主子进入自己的身体里,切不可冷落了主子。方式有很多种,根据主子的要求,可以是自己的口、小穴,甚至后庭。自己应该无条件地放开身体,让主人尽情享受自己肉体的每一个部位。

用自己的身体让主人获得满足,是每一个嫔妃们应尽的义务……

白霓裳犹豫着是不是要像他说的嫔妃们那样,跪在床边,迎接他的到来,可是,自己还没有穿衣服,光着身子下跪,会不会让他觉得自己太低贱?

正惶急间,白霓裳隔着珠帘,看到他手里扯着一条纱巾,那条纱巾就像绳子一样,末端被一个女子咬在口中。那女子四肢着地,以一种极端羞耻的姿势伏在地上,就像一条被主人牵着的母狗,爬进房内。

巨大的冲击让白霓裳瞬间拉起被角,遮住面孔,然后紧紧闭上眼睛,装作睡着的样子。

程宗扬拨开珠帘看了一眼,“睡着了?”

白霓裳没有作声,心头怦怦直跳。

“本来还想让你们两个趴在一起,比比后庭花呢……”

他嘀咕了一句,然后不客气地喝道:“爬进来!”

珠帘发出细碎的碰撞声,那女子被牵进内室,一直爬到床边才停下。

接着床榻微微一沉,有人坐在床上。

“把脸抬起来,给爷笑一个。”

“求求你……”

一个娇滴滴的声音响起,声音又媚又软,让人听得骨头都酥了。

“不要再羞辱我了……”

那声音带着哭腔,却有着一丝甜丝丝的韵味,让人禁不住去想像她红唇轻启时,柔腻的香舌在甜美而温润的小嘴里轻轻颤动着,吐出蜜糖般的气息。

“羞辱你?你是不是又忘了自己的身份了?”

“对不起,是莲儿的错……”

她叫莲儿?是他的姬妾吗?不,她只是一个身份很低贱的奴婢。可他为什么要叫一个奴婢来,跟我比……比……那里?

白霓裳一阵心慌,难道在他看来,我只能和奴婢放在一块儿比较吗?

“犯错应该怎么办?”

“求主人惩罚……”

“应该怎么惩罚?”

“主人怎么惩罚都可以……”

那声音带着哭腔,像百灵鸟一样婉转娇啼,让白霓裳情不自禁地屏住呼吸,想知道她会受到什么样的惩罚……

程宗扬一眼瞥见床头案上放的细针,随手拈起,朝面前媚艳的娇娃晃了晃,“猜猜,主子要怎么惩罚你?”

潘金莲妩媚的脸上满是惧意,怯生生地说道:“主人要给……要给莲儿的奶头穿刺……”

“错了。是刺,不是穿刺。奶子挺起来!”程宗扬道:“把针尖对着奶头刺进去。”

潘金莲双手捧起雪乳,放到主人面前,用指尖挟住红嫩的乳头,那双美目仿佛会说话一样,满眼乞求地望着他。

只有程宗扬能真正看懂她的眼神,她不是在乞求自己怜惜,而是乞求她唯一的主人,来尽情蹂躏她。

丰挺的雪乳还带着处子的幽香,宛如一对香软的雪团。红嫩的乳头俏生生翘起,像红玉打磨成一样,泛起柔润的光泽。

银亮的针尖对准乳头,缓缓刺入。潘金莲发出一声痛叫,颦紧的眉头却悄然松开,露出婉转的娇态。

尖锐的痛意从乳头扩散到全身,那只柔嫩的乳头瞬间硬了起来。锋利的针尖在乳头中穿行,针上传来韧韧的质感。一滴殷红的血珠从针孔冒出,玛瑙般沾在红嫩的乳头上,微微晃动。

细细的针身在敏感的乳头中越刺越深,痛意像一颗火星掉入干柴堆中,在乳肉内四处蔓延。

当针尖刺透乳头,潘金莲唇瓣已经咬出齿痕,但那枚细针没有停顿,仍继续往乳内刺去,穿过乳头,刺进乳肉,最后只有一截短短的针尾露在乳头外。

潘金莲咬住唇瓣,白皙的乳肉颤抖着,被刺穿的乳头直直挺翘起来,顶端是一截银亮的针尾。

程宗扬沾了沾乳头的血珠,笑道:“像不像在给你的乳头开苞?”

潘金莲含泪点了点头。

程宗扬把沾血的手指放到潘金莲口中,让她吮吸干净,“还有一只呢。”

潘金莲一边含着他的手指,一边忍痛挺起另一只雪乳。

“还让主子亲自动手?”程宗扬道:“这一回我拿着针,你自己把乳头穿上去。”

“是,主子。”潘金莲说着,一手托起雪乳,一手扶着红嫩的乳头,对准锋利的细针,送了上去。

针尖刺破乳头,她禁不住发出一声痛叫,手指一颤,刚刚扎进乳头的针尖又滑了出来。

“好痛……”

程宗扬奚落道:“你要不说,我还以为你故意手滑,好多扎两下呢。”

潘金莲含羞忍痛再次挺起胸乳,玉指捏着乳头,放到针尖上,往前推去。

针身一点一点没入乳头,绷紧的乳头涌出一滴血珠,附在针上微微晃动。

“当初泰西人征服高卢,俘虏了高卢王……”

程宗扬慢悠悠讲着那些不知道是否存在的历史,“如果是六朝,会给高卢王一个公侯的爵位,当成吉祥物养在京城,顶多在朝廷的典礼上让他跳个舞,以示庆贺。泰西就很干脆了,把高卢王当成战利品,游街示众,然后绞死。身强力壮的高卢人被泰西人扔进斗兽场,让他们表演跟野兽搏斗。”

“泰西女奴隶主最喜欢的娱乐方式,就是让那些高卢女奴跪在她们面前,把金针一根一根刺进她们丰满的乳房里,然后揉捏抽打,看着金发碧眼的异族女奴哭叫哀号,以此取乐……”

“你说,如果不小心把针尾碰到乳头里面怎么办?要不要做个手术,切开乳头取出来?”

潘金莲吃痛地颤声道:“可以在针尾穿根丝线……”

“好主意!”

红嫩的乳头终于碰到程宗扬的手指,将大半截针身都送进乳房。

程宗扬松开针尾,“自己去穿根丝线。”

“是……”

潘金莲拈起丝线,一手扶着乳头,将丝线分成两股穿过针鼻,然后忍着痛楚将丝线分开,系在乳头上,打了个花结,免得针身滑出。

程宗扬摊开双手,潘金莲乖乖挺起双乳,放到他手上。

雪白的乳球高高耸起,被针身穿透的乳头无法弯曲,只能直直挺翘着。大半的针身都深深刺进娇嫩的乳尖内,露出的针尾还不到半寸长,在乳头顶端闪动着与肌肤完全不同的银亮光泽。

分成两股的丝线整齐地从四个方向系住乳头,将乳头束得凹陷。长近两寸的针身一直刺到乳房内部,乳球轻轻一颤,针尖便在乳肉内搅动,传来阵阵痛楚。

程宗扬拨了拨针尾,“乳头开苞爽不爽?”

潘金莲轻叫着,娇声细细地说道:“莲儿的身子都是主人的,只要能让主人高兴,莲儿都可以……”

白霓裳不知不觉地咬住被角,两人就坐在床边,交谈声清晰入耳,虽然没有亲眼目睹,却仿佛看到细长的针身深深刺进那女子颤抖的乳头内,让她自己的乳头几乎都痛了起来。

难道连乳头都要开苞吗?

白霓裳乳尖发紧,只希望身下的被褥能更软一些,自己能陷得更深一些,不要让他发现自己还醒着。

楼外传来房门打开的声音,程宗扬道:“你师叔要上来了。”

“不会的。”潘金莲小声道:“莲儿事先跟师叔说过,要去娑梵寺诊治一位大师,晚些再回去。”

程宗扬吹了声口哨,去一趟娑梵寺可不近,又是给藏身寺中的李怡诊治,行迹需要保密,即使燕姣然发现她有所隐瞒,潘金莲也有足够的理由搪塞过去。

“还挺花心思啊,专门编了个理由,把师门的长辈骗走?”

“主子说过,要给这具身体的后庭开苞。莲儿怕耽误了主子取乐,才向师门撒了谎……”

“这么说,今天是专程送货上门的?”

“莲儿的身子是主人的,莲儿只是暂时保管。主人要用,莲儿当然要把主人的物品送到主人手里。”

内宅的院门传来开启声,燕姣然果然没有上来,径自离开。

“那你还等什么?脱光了趴好!把屁眼儿露出来!”

“是,主人。”

潘金莲伏下身,先将外裤脱掉,接着褪下那条薄薄的粉色霓龙内裤,与外衣一起,一件一件叠好,然后双膝并在一起,双手抱着臀肉,朝两边剥开,露出臀间的秘境。

“在这儿趴着,有人进来也不许动。”程宗扬丢下句话,扬长而去。

白霓裳悄悄将被角掀开一线,只见几件洁白的衣裳被叠得整整齐齐,放在床边,一具白美的女体跪伏在地,娇躯一丝不挂,莹润的肌肤宛如美玉。

白霓裳从来没见过这么美丽的肉体,甚至……比自己还要美。那女子并膝跪在床边一只用来放脚的杌凳上,那只浑圆的雪臀高高翘起,光滑得就像被人精心打磨过的玉球般,而且有种异样的媚态,即使身为女子,白霓裳也不禁一阵心慌意乱。

她手指纤美异常,指尖干干净净,没有任何丹蔻的痕迹,玉手素雅白软,让人一看就心生好感。

然而此时,那双玉手正抱在臀后,将雪白的臀肉朝两边分开。因为用力,她指尖都陷入白腻的臀肉中,将臀肉的柔软和弹性展现得淋漓尽致。臀沟正中,露出一只娇嫩而柔艳的肛洞。

白霓裳终于明白他刚才为什么会说,要让自己跟她比较后庭- - 她的屁眼儿实在太美了,精致得就像一件艺术品。即使竭力掰开,那只嫩肛仍然显得小巧玲珑,微绽的肉孔中,露出一点诱人的红腻,让人忍不住去想像她肛洞内的滑嫩绵软和紧密。

一瞬间,白霓裳委屈得想哭。她从来没见过自己是什么样子的,但看到这样漂亮的屁眼儿,就觉得自己肯定比不过她。

白霓裳看不到她的容貌,但只看肌肤的光洁和白皙,就知道这个叫莲儿的女子有着如玉的娇靥。

这样- 一个仙子般的绝美女子,在程侯面前却被如此对待,甚至连她的身体都不属于自己所有,而是程侯的私人物品。

那女子紧并的双腿没有一丝缝隙,圆润洁白,露出的下体没有一根毛发,光滑得让人忍不住想去抚摸。她微露的羞处如此完整,柔美的玉户合在一起,就像是未绽放的花苞。

白霓裳不由自主地想起自己的小穴,被他的大肉棒肏过两次,自己的小穴已经不可能再有如此羞媚的紧致感,而她的嫩穴简直还和处女一样。

白霓裳目光往前移去,看到她纤软的腰肢,还有一只半露的乳房。她的乳球是完美的半球形,乳肉饱满白嫩,在她乳尖,一根长针只露出针尾,两股丝线从针尾穿过,紧紧勒进乳头根部,将银针固定在她乳头内。

她看到殷红的血珠顺着针身淌下,停留在丝线的顶端,像血红的玛瑙一样,折射出光线,随着她的呼吸,微微晃动。

忽然一滴血珠掉落下来,在她乳尖下方,溅出一朵红梅。

“啊……”白霓裳忍不住惊叫一声。

那女子保持着跪伏的姿势,一动不动,似乎没听到自己的叫声。

可白霓裳似乎有种错觉,自己叫出声后,她的臀肉分得更开了一些,像是要让自己看得更清楚。

上一章: 第十六集 霓开莲动 第四章 惊天疑案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十六集 霓开莲动 第六章 莲壶滴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