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体育修真军事历史幻想悬疑武侠游戏灵异玄幻科幻言情都市完本更新

第十六集 霓开莲动 第三章 梅花三弄

弄玉&龙琁
上一章: 第十六集 霓开莲动 第二章 屠狗之徒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十六集 霓开莲动 第四章 惊天疑案

第三章梅花三弄正房西侧,是一间布置精雅的书房。程宗扬在这处宅子住了半个月,还是头一回进来。这会儿他握着笔,正闷着头伏案书写。

直到现在,他都没用惯毛笔,幸好如今的修为上来了,运笔虽然称不上圆转如意,好歹算流利,比以前的狗爬体强太多了,起码拿出去不丢脸。

程宗扬写了两封信,一封是给杨玉环的,委托太真公主说项,邀请光明观堂的燕仙师、潘仙子前来程宅,给自家内眷诊病。

另一封则是专门呈给燕仙师的,由贾文和起草,自己照猫画虎地抄录一遍。

信中谦辞卑礼,先夸光明观堂医术通玄,名震遐迩,世人无不敬仰,诸位仙子更是仁心妙手,雅志高洁,素来有济世爱民之德。然后说自家内眷身染沉疴,针石罔效,眼看就要香销玉殒,恳请燕仙师垂怜,拨冗诊视。因为此事劳烦燕、潘两位玉驾,自己深感不安,惶恐之至……

总之马屁拍到位,体现出自己的诚意。至于燕姣然会不会来,他倒是很有信心,毕竟跟岳鸟人有一腿,自己请她看个病,应该不难吧?何况赵飞燕的情况潘姊儿都说未曾见过,燕姣然作为医术大家,遇到这种罕见的病例应该会有兴趣。

写完封好信柬,让韩玉送到镇国公主府,程宗扬揉了揉手腕,站起身来。

他有意没写明需要诊病的是赵飞燕,主要目的还是想让燕姣然帮忙,顺便看看小紫的情况。虽然小紫醒来之后看着挺正常,不像有什么后遗症的样子,但昨晚她的昏厥让程宗扬揪心不已,一直提心吊胆,生怕有个三长两短,也就是不想让死丫头担心,才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至于小紫配不配合,他心里也没底,只能走一步看一步,等她们来了再说。

刚回到内院,便看见孙寿从楼里出来,程宗扬道:“你们紫妈妈呢?还睡着吗?”

“方才起来了。这会儿琳姨娘伺候着洗浴呢。”

“哦。”程宗扬一听,立马转身,“那我得去帮帮忙,擦擦背什么的。”

“紫妈妈说了,不让人打扰。”孙寿小声道:“中公公在外面守着呢。”

中行说守着,那就没戏了。想进去,得踩着他尸体才能进。不过想想踩着那孙子尸体的画面,还挺带感的……比看小贱狗跳舞都舒坦。

早上靠着兰奴和光奴,又打通两道经脉,已经快一半了。趁这会儿还有点时间,赶紧治治伤。

白霓裳,就你了!

程宗扬在孙寿臀上拧了一把,“过来伺候。”

“哎。”孙寿扭着腰,妖妖娆娆跟着主子进了楼。

◇    ◇    ◇“哎哟喂,咱们舞阳侯府可不是平常人家,来头大着呢。就比方这屋里伺候的奴婢吧,那容貌,那身段,瞧着像下人吗?”

白霓裳摇了摇头。她躲在被子里,只露出一张雪白的面孔,五官鲜明如画。

张恽跪坐在床边的脚榻上,竖起大拇指道:“仙子好眼力!”

“这些奴婢,要论起身份,可都不一般!方才那个光奴,你瞧着地位够低贱了吧?”张恽压低声音道:“她原本是个太子妃!江都王太子谋反,被侯爷抓起来斩首,这位太子妃百般哀求,自荐枕席,侯爷看她有几分姿色,才开恩收她当了暖床的丫头。”

“跟她一起那个,原本是个掌教夫人,被侯爷看中,随便收用了,如今也是侍寝的小婢。还有两位封君,以前都是出警入跸,车马成群的贵人,如今在房里伺候侯爷起居,陪寝暖床,连个名分都没有。”

白霓裳下意识地咬住唇瓣,被他说得满心忐忑。

她一开始并没存太多心思,只是无可选择下,才献了元红。虽然知道这位程侯背景深厚,却不知道如此深不可测。

瑶池宗一向有延请高手充任客卿长老的传统,奉琮与奉琼尤其热衷。师尊去世后,奉玦一支全靠她一人支撑,宗门的压力让她深感无力,只觉独木难支,才来到长安,希望能获得援手。

为此白霓裳入宫中献舞,又厚礼结交鱼朝恩和王守澄,甚至与十方丛林有所来往,就是想找一座靠山。谁知那些太监奸恶似鬼,收了自己的钱还不知足,反而设下圈套,要将自己彻底收为玩物。

阴差阳错之下,她原本未曾指望的程侯却成了她的救命恩人,还夺了她的元红,成了她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男人。

白霓裳当时一来无力反抗,二来又怀着几分报恩的心思,才半推半就地委身于他,但昨晚被他破体之后,难免对这个与自己有过肌肤之亲的男子生出一丝情愫。暗想着自己既然已经失身于他,便嫁给他也罢,安安分分当他的妻子好了。

直到一夜过去,目睹了这个男人内宅的美姬艳婢,知道了他背景的深厚,白霓裳才发现自己想像的夫妻一场只是镜花水月。他不仅已经有了正妃,屋里还姬妾成群,随便一个小婢,都是身份显赫的贵人。

暗自伤神之下,白霓裳又不禁有了别样的想法。事已至此,已是无可挽回,也许他就是自己可以倚靠的男人,是自己满心期盼却遍寻无获的靠山呢?可自己又算什么呢?只是他内宅又一个没有名分的床奴吗?

白霓裳柔肠百结,时而想一走了之,就此相忘于江湖,时而又想偎依在他怀中,乞求他为自己遮风挡雨。但不管怎么选择,他都已经是自己唯一的男人,一生一世都不可能斩断这份孽缘。何况,万一自己再怀上他的孩子……

“白仙子,别怪小的说,外面多少人想巴结老爷都找不到门路呢,你能服侍主子,这是多大的缘法,多大的福气?”

张恽摇舌鼓唇,卖力蛊惑。相比于中行说从不拿自个儿当外人的蛮横,他的身份才叫个尴尬。自己算个什么东西?一个待罪的阉奴,主子捻死他都不带眨眼的,也就是主子仁德,才留了他一条狗命。

为此张恽拼命干活,使出十二分的本事伺候各位主子。幸好主子内宅光有女眷,缺少跑腿的下人,自己这个太监倒是派得上用场。每日里勤勤恳恳,总算让自己这个丧家犬有了容身之地。

主子临走时让人教白霓裳内宅的规矩,中行说一门心思讨好紫妈妈,对白霓裳眼角都不带夹的,于是就把张恽踢过来,让他教导这个新来的白仙子。

“我……我要怎么做?”

张恽慎重地警告道:“这事儿你自己心里头明白,可千万别往外边说——咱们侯府啊,行的是宫里的规矩。”

“啊?”即便有了心理准备,白霓裳还是吃了一惊。

张恽意味深长地说道:“侯爷的身份,可不一般。你既然上了主子的床,有些事也不瞒你。旁边那屋里知道是谁吗?”

张恽压低声音,“汉国的正宫皇后,赵飞燕赵皇后。”

“啊!”白霓裳吃惊地瞪大眼睛,“她……”

“没错,她一个皇后,身份多尊贵!如今又晋了皇太后,垂帘听政,正经的一国之尊,还不是照样服侍主子?白仙子,你可别怪小的说你啊,我听说,主子要用你后面,你还不肯?哎呦,人家皇后娘娘都乖乖让侯爷用了,人家的身子不比你尊贵?”

白霓裳羞窘之余,不由得一阵紧张。自己真的做错了吗?

张恽抬了抬光溜溜的下巴,“还有那屋,知道是谁吗?”

白霓裳看着他的表情,“还有比皇后更尊贵的吗?”

“那屋是汉国的吕太后!”

“啊!”

“那可是垂过帘,秉过政,执掌大权近二十年,母仪天下的太皇太后!”

“她……她也……”

“前晚,就在院里,侯爷当着奴婢们的面,要用太后娘娘的后庭。换成你肯吗?”

当着奴婢的面?这……

张恽道:“人家太后娘娘没说半个不字,当时就让侯爷用了。”

白霓裳不由得捂住嘴巴。

“不光是这些。”张恽悄声道:“那天晋国正使还来见过侯爷,你猜是来干嘛?”

白霓裳摇摇头。

“想请侯爷去晋宫,就为求个龙种。”

“龙种?”

“金龙降世你没听说?”

白霓裳连忙摇头。

张恽绘声绘色将金龙降世讲了一遍,然后道:“知道主子的龙种有多珍贵了吧?多少人求着生,都怀不上。我怎么听说,侯爷让你生孩子,你还不愿意?”

“我没有……真的没有!”

“那就好。主子爷赏你的,你可得小心呵护着。万一怀上主子的龙种,那可是天大的福分啊。”

白霓裳被他说得怦然心动,“我知道了。”

张恽瞧了瞧左右,低声道:“你刚来,不懂规矩容易吃亏。我给你透点儿消息,主子爷呢,是个爱玩的,在主子爷跟前,你可别端着什么身份,讲究什么体面,主子爷想怎么玩,你就陪他怎么玩。可别再推三阻四的,这个不肯,那个不愿。侯爷屋里的姬妾多了,舞都城还有好几位呢,哪个不是花容月貌,天仙般的人物?真不缺你一个。”

白霓裳点点头。

“还有,别怕羞。那些身份比你尊贵的,还比你放得开。宋国的太后……”

“啊!”白霓裳又吃了一惊。

“嘘!小点声。你要不信,往后不妨问问那些侍奴,宋国那位太后,当初为了讨好主子是怎么做的?光着身子被带着游宫,还让主子爷身边的侍奴弄过。”

“她们……她们不是女人吗?”

“你呀,以后就知道了。”张恽道:“话说回来,你也别怕,主子是个善心人,待屋里的姬妾也好。何况你还是被主子亲自开苞的,这就是你的体面。”

白霓裳晕生双颊,“我知道了。多谢公公。”

张恽露出笑脸,“白仙子太客气了,叫我小恽子就行。仙子先歇着,得空咱们再聊。”

张恽从房间出来,惊理看着他,“都给她讲了?”

张恽陪笑道:“按您的吩咐,我把话都带到了。”

“白霓裳怎么说的?”

“小的瞧着,白仙子都听进去了。这位白仙子,别的事上还算通透,就那事上面,一点儿都不懂。”

惊理淡淡一笑,“师傅照顾得好。”

张恽讨好地说道:“姑娘不去见见她?”

“算了,这会儿也没什么好说的,回头见吧。”惊理说着,转身离开。

◇    ◇    ◇程宗扬进来时,白霓裳仍躺在床上,沾血的被褥已经换过,那张俏脸上的污泥也擦洗干净,露出如玉的肌肤,甚至唇瓣上还用了些胭脂,整个人都显得明艳起来。

迎着程宗扬审视的目光,白霓裳羞涩地垂下眼睛,“是兰儿姊姊和光儿姊姊帮我擦洗的。”

“都洗干净了?”

白霓裳含羞点了点头。

“去,检查一下。”

白霓裳茫然睁大眼睛,便看到他身后一个媚艳的美妇袅袅上前,含笑拉开她身上的锦被,然后俯下身,将那张艳若桃李的玉脸放到她腹下,接着一条湿腻的香舌伸到腿缝,舔在她的小穴上。

“呀!”白霓裳惊慌地并紧双腿,想要躲开。

“怎么回事?”那位背景神秘,来头奇大的程侯一脸不悦,“那些贱婢没给你讲规矩吗?”

那妩媚的艳妇扬起脸,笑道:“仙子一会儿要给主子侍寝,奴婢先品品仙子的小穴,看有没有异味,免得污了主子的龙根。”

还要这样的吗?宫里的规矩好可怕……

白霓裳忍着羞意,被她推开双腿,露出小穴,任由那美妇把香舌伸到自己穴内,里里外外舔舐了一遍。最后滑腻的舌尖伸到自己穴口,挑动着打了个转,然后松开嘴,笑道:“这里面主子要用,奴婢可不敢占先。”

说着她抬起头,娇声道:“回主子,仙子的小穴已经验过,香柔娇滑,蜜汁清甜柔润,并无异味。”

舔那么仔细,我还以为有毒呢。还能尝出甜味来?你这什么舌头?主子以后的糖尿病就指望你了。

白霓裳早已面红耳赤,羞得抬不起眼来。

“仙子又忘了规矩呢。”孙寿拉起她的双手,放在下身,催促道:“赶紧说啊。”

“求……求主子临幸奴家……”白霓裳羞答答说着,两手分开被舔得湿淋淋的小穴,露出穴口。

程宗扬张开双臂,一边由孙寿服侍着除去衣物,一边说道:“该怎么做,你都知道吧?”

“把主子的肉棒……放到奴家屄眼儿里……来回……来回肏奴家的小穴……

中……中间不能拔出来……“白霓裳好不容易才将她们教的那些难以启齿的言语说出来,“用奴家的嫩穴裹着主子的肉棒,让主子享受奴家屄眼儿的紧狭……还有……还有屄洞里的暖润和滑嫩……”

“直到让主子肏得舒服了……射到奴家的小穴里面……射的时候要收紧屄眼儿……等主子射完……主子要想再插一会儿,就乖乖让主子插着……等主子受用完,再小心拔出来……要把主子的龙精留在小穴里面,不能流出来一滴……”

“学得不错嘛。”

孙寿笑道:“白仙子兰心蕙质,也就是以前不懂规矩,一教就学会了。”

程宗扬挺起肉棒,对着那只鲜嫩的美穴,“我来,还是你来?”

白霓裳连忙道:“我自己来。”

“好好插,不许偷懒。”

“知道了。”

白霓裳双手扶着阳具,对准自己的穴口,慢慢捅了进来。

阳具刚一入体,她便颦起眉头,痛得低叫一声。

蜜穴元红新破,这会儿再次被粗大的肉棒捅入,依然痛楚不堪。尤其是处女膜的位置,捅入时传来撕裂般的痛意。但相对于昨晚的生涩,刚刚被舔过的小穴柔润了许多,软嫩的蜜穴裹着龟头,带来酥爽的触感。

想起昨晚开苞时自己累出的那身汗,程宗扬就觉得不能太便宜她了。

“对着你开苞的地方,来回捅。”

白霓裳颦着眉扶住阳具,在自己穴内最疼的位置来回捅着,剧烈的痛楚使得她叫出声来,小穴不停收紧。

“换换方向,先上后下,然后左右……再转一圈。”

白霓裳美目迸出泪花,“好痛……”

“痛就对了!”程宗扬道:“说明开苞没开彻底,你的处女膜还没弄干净,把它彻底搅碎就好了。”

其实被他的大肉棒插过,那层处女膜早已经破碎无余,只剩下边缘处一些残留。处女膜本身分布着血管和神经,十分敏感,此时还未愈合的伤口被龟头再次撑裂,让白霓裳又经历了一次开苞的痛楚。尤其是她握着阳具,在体内搅动,粗硬的龟头碾磨着痛处,让她蜜腔又一次沁出鲜血。

这已经不再是处子的元红,但程宗扬发现,涌入丹田的气息虽然没有昨晚开苞时浓郁,但依然纯粹。程宗扬忽然想起被蕃密渡化的智慧女,那些妖僧不知用了什么手法,故意让她们开苞后无法愈合,使她们一直流出元红,用来双修,或者炼制法器……

程宗扬身体一沉,阳具贯入蜜穴,白霓裳吃痛地并起双膝,泪眼模糊地望着他。

“你这什么手法?俩手抱着?你捣药呢?换个手法!一只手剥开小穴,一只手握着捅。”

白霓裳委屈地说道:“我一只手拿不住……”

“拿不住也得拿!快点儿,捣你的花心!”

“知……知道了……啊……啊……”

白霓裳一手分开秘处,一手握着阳具捅进蜜穴,捣在花心上。每次捣下,娇躯就触电般的一颤。

程宗扬抱起她一条雪白的美腿在手中把玩着,不时伸手抚弄她剥开的嫩穴,挑弄她柔嫩的花蒂。

刚学过的规矩白霓裳还记得,眼泪汪汪地说道:“霓裳……霓裳的小穴好不好玩……”

程宗扬笑道:“你自己说。”

“好玩……”

“真聪明。把小穴再剥开点儿,让我看看仙子的屄眼儿有没有被搞大。”

白霓裳竭力撑开嫩穴,露出被阳具撑大的穴口,让他观赏自己小穴被肏弄的淫状。

程宗扬想起她昨晚的反应,有意抓住她那对圆硕的乳球,一边把玩,一边捏弄她的乳头。

果然,刚捏两下,白霓裳的乳头就硬了起来,乳晕圆圆鼓起,就像是那对白腻乳球上的装饰物一样,散发出红艳的光泽。

随着手指的揉捏,那只小穴也随之抽动,柔腻的蜜腔一紧一紧地夹着肉棒。

程宗扬板着脸道:“真淫荡!”

白霓裳玉脸顿时涨得通红,羞窘得几乎要哭出来。

“叫老公。”

“老公……”

“求我肏你。”

“……老公,求你来肏霓裳……”

“摆好姿势,把屄眼儿对准肉棒。”

看来自己的挑弄有点效果,白仙子的穴口溢出一丝清亮的水痕,显然小穴被自己挑逗得春水滋生,起码肏起来不会那么痛…… .程宗扬想着,身体一沉。

“啊!”白霓裳顿时痛得叫了一声。。“说啊?”

“老公,来肏霓裳……啊!……”

“啊……老公……啊!肏我……”

伴随着白霓裳仙子般的叫声,程宗扬用力挺动着阳具。

这一次双修的效果比兰奴和光奴强得多,但还是不及昨晚开苞的神效,前后不到三刻钟,就打通了三道经脉,加上自愈的一条,十二正经全部恢复如初,剩下的奇经八脉虽然还未打通,但只要不玩大的,尽可以慢慢恢复。

程宗扬没有再继续在白仙子身上找补。来日方长,不急在一时,再干下去,她又得哭了。

程宗扬狠顶几下,在白霓裳温润的小穴里痛痛快快射了一回,然后没有拔出来,就那么插在白霓裳体内,说道:“你的伤势好点儿了吗?”

白霓裳含泪点了点头。

“你怎么会中了他们的诡计?”

“那天你提到墨枫林,我让人去打探,得知他跟选锋营闹翻,一个人躲在长安,就去找他……那些太监原先拿过我的钱,说他们找到了墨枫林的下落,可以帮我抓到他……”

“然后你才发现,是他们把你给抓了?”

“我并没有完全信任他们,还给宗门传了讯,可是……”

“谁让白仙子长得太美呢?连太监都动了色心。”

白霓裳凄然道:“我后来才想明白,他们并不是动了色心,而是因为他们身体残缺,心怀嫉恨,才分外想毁掉我。他们不是不喜欢钱,但更喜欢看着别人在他们面前尊严尽丧,饱受屈辱,只能苟且求生……”

白仙子遇到事上,还是挺明白一个人。就是性教育没跟上,缺失太多了,得好好补补课。正好,自己身边这方面的人才不少,个个都能当她的老师,随便传授点经验,都够她学半年的。

“算你运气不错,遇见我。我可倒霉了,为了救你,差点儿被打死。”

“程侯的救命之恩,霓裳铭记在心,一辈子都不敢忘。”

昨晚的事就像给程宗扬打了针强效疫苗,让他这会儿对圣人彻底免疫,厚颜无耻地追问道:“那你准备怎么报答我?”

白霓裳红着脸道:“怎么报答都可以……一辈子都可以……”说着声音越来越小。

不要脸的感觉真好,难怪杨妞儿能活这么大,还越长越美。这都是经验啊。

程宗扬继续加码,“让我肏一辈子?”

白霓裳羞涩地垂下眼睛,“好……”

程宗扬吹了声口哨,不客气地吻住白霓裳的红唇,把她唇瓣上的胭脂都舔干净,才起身从她穴内拔出阳具。

白霓裳低低痛呼了一声,带着几分羞意,有些迟疑地张开口。

过了会儿她红着脸道:“多……多谢主子临幸。”

程宗扬有些纳闷,“你刚才张着嘴是想说什么?怎么又不说了?”

孙寿笑道:“奴婢给白仙子讲过,被主子肏完,要用嘴巴帮主子清理干净,再谢恩。白仙子嘴都张开了,主子倒忘了。”

“还是你们想得周全。”程宗扬笑道:“来,赏你了。”

“多谢主子。”

孙寿屈膝跪下,妩媚地张开红唇,将主子的肉棒含在口中,舔舐干净。

“把你们会的都拿出来,多教教她。”

“是,主子。”

“好好学。”程宗扬在白霓裳脸上捏了一把,“等晚上回来,我要把你在床上摆出十八般姿势。”

白霓裳脸又红了,垂下颈子,柔声道:“好……”

上一章: 第十六集 霓开莲动 第二章 屠狗之徒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十六集 霓开莲动 第四章 惊天疑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