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体育修真军事历史幻想悬疑武侠游戏灵异玄幻科幻言情都市完本更新

第十六集 霓开莲动 第二章 屠狗之徒

弄玉&龙琁
上一章: 第十六集 霓开莲动 第一章 落红堪怜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十六集 霓开莲动 第三章 梅花三弄

第二章屠狗之徒程宗扬几乎一夜没睡,隔一会儿就要摸摸小紫的鼻息。

幸好小紫的鼻息很均匀,一直安静地入睡。

天色微亮,小紫睫毛微微一动,慢慢睁开眼睛。程宗扬悄悄松了口气,但心还在揪着。

死丫头像是睡得很好,整个人香香的,软软的,可是她的瞳孔中,还有一抹化不去的紫色。

“醒啦?”程宗扬笑眯眯道:“想吃什么?”

“不想吃。”

小紫翻了个身,闭着眼睛道:“抱抱。”

程宗扬从背后抱住她,手臂小心圈住她的脖颈,另一只手小心搭住她的腰。

小紫抱着他的手臂,甜甜地睡着了。

程宗扬小心回过头,腿动了动。

白霓裳在睡梦中发出一声痛呻,圆润而光滑的大腿夹紧了他的腿。

程宗扬慢慢把腿抽出来,然后翻个身,把小紫拥在怀中,闻着她的发香,心头一片宁静。

◇    ◇    ◇天刚亮不久,程宗扬便旋风般冲进门,“老贾!我杀了个人。”

贾文和抬起眼,镇静地看着他。

程宗扬忽然觉得这都不算个事儿,一个死太监而已,有老贾在,自己紧张什么呢?大惊小怪的,多跌份儿啊?

程宗扬放松地坐下来,“我也没想到会闹出这事。昨晚正好赶上,我一个没忍住才动的手,可没想到那个死太监那么强,我差点儿死在那儿!命悬一线啊!

你敢信!“程宗扬心有余悸地说道:“真是太悬了……”

“主公杀了哪位太监?”

“哦,王守澄。”程宗扬轻松地说道。

贾文和身体晃了一下,“枢密院左枢密使?”

“对,就是他。太难杀了,这要重来一次,死的妥妥是我……”

贾文和用快要爆炸一样的低沉声音道:“主公为什么要杀他?你看不出唐皇已经准备对他下手了吗?你不知道他最多也活不过一个月了吗?这会儿你把他给杀了?是唐皇会念你的好,还是其他一王三公会说你杀得对?”

“对啊,是我杀的。不是,”程宗扬小心道:“老贾,你生气了?”

“属下不生气。”贾文和长吸了一口气,“属下不敢生气。”

“别啊,有气你得撒出来,不然对身体不好。要不我把袁天罡叫过来,你揍他一顿?没事儿,他一个沉迷科学,被技术掏空身体的理工狗,你肯定能打得过他。”

贾文和冷冷看着他。

程宗扬讪讪道:“你想打我啊……那啥,我还受着伤呢……真的,要不等我伤好了再说?”

贾文和揉了揉额角,“有多少人知道?”

“我、小紫、白霓裳,还有一个。都是自己人。别的全灭口了。”程宗扬比了个手势,“死得光光的。”

“尸体呢?在什么地方?”

“我全带回来了!都是新鲜的!”

贾文和目光微微一闪,流露出一丝毒辣,“既然如此,倒可以做些文章!”

“那啥……”程宗扬干笑道:“恐怕不行。”

“嗯?”

“尸体紫丫头要用。你不知道,王守澄弄坏她一堆东西,紫丫头恨透他了,那死太监变成死鬼,紫丫头都不打算放过他。我也没敢问,不知道死丫头准备是把他做成人干,还是肉酱、烧腊、火腿肠什么的。也许是标本、尸傀?这都说不准。反正尸体归小紫了,就是王守澄他爹来,也要不回去。”

贾文和木然看着他。

“墨枫林的也不行。别的倒是还有五具,都是太监……”

程宗扬看着贾文和的脸色,干笑道:“非得用王守澄的啊?”

“会杀狗吗?”

“会!”

“杀五条狗去。”

“没问题!我去杀!正好把小贱狗捆边上,杀一条让它给我跳个舞!这活儿干下来,一天都是好心情!”

◇    ◇    ◇程宗扬兴冲冲让人去街市上买肉狗,自己趁着这会儿工夫,叫了两名奴婢进来。没办法,昨晚在白霓裳身上,自己小半个时辰就恢复了五条经脉,结果干躺了一夜,才勉强恢复了一条,这效率差出去十好几倍的。

还是得双修啊,幸好自己屋里姬妾不少。

蛇夫人和罂粟女一起往蓝田方向去找义姁,惊理昨晚在前楼值夜,这会儿刚刚入睡,孙寿是狐女,玩不了双修,程宗扬也没什么好挑的,随便叫了尹馥兰和成光进来。

他怕吵醒小紫,又不想离死丫头太远,于是就在外间,先把尹馥兰扒得光光的,让这个熟艳的妇人跪在胡椅上,摆好姿势,然后抱着她肥滑圆润的大白屁股一通猛干。为了防止她叫出声来,还专门在她嘴里塞了块帕子。

尹馥兰成熟艳丽,身子丰满白皙,肉感十足,程宗扬干起来全无顾忌,当下火力全开,把兰奴干得雪臀乱颤,淫液四溅,那只浪穴几乎被干穿。

成光在旁边看得腿都软了,轮到她时,战战兢兢地爬到椅上,两手抱着白生生的屁股,剥开蜜穴,然后就被主子一杆入洞,直捣花心,险些当场就泄出来。

两女都戴着乳铃,这会儿尹馥兰跪在旁边,两手托着成光的双乳,免得她乳尖的银铃作响,惊扰了还在入睡的紫妈妈。

不多时,光奴也一泄如注。程宗扬两轮干罢,尚且意犹未尽,索性又用了两女的后庭,一通猛肏,在她们的屁眼儿里又爽了一回。

等他放开手,两女也被干得体软如泥,只能蜷在椅上,一边颤抖,一边用嘴巴清理主人的下体。

程宗扬轻手轻脚进来,见小紫还在熟睡,才放下心来。接着眼角余光一闪,看到白霓裳弯长的睫毛在微微抖动。

程宗扬凑过来,小声道:“醒了还装睡呢?”

白霓裳慢慢睁开眼睛,明澈的美目中满是心惊胆战的怯意。

程宗扬心念一转,明白过来,“刚才你都看见了?”

白霓裳抿着红唇,小心地点点头。

“知道我对你有多好了吧?”程宗扬冷笑道:“想想吧,要是换成你……”

白霓裳激灵灵打了个冷战。刚才他粗暴肏弄的一幕,几乎把她吓住了。如果换成自己,只怕会被他活活干死……

“本来应该是你侍寝的,但昨晚你刚开过苞,我是怜惜你,才让你多睡了一会儿。正好,这会儿你也醒了,来吧,轮到你了。”

白霓裳都快哭了,“我下面真的好痛……”

“就你痛!你问问她们痛不痛?没看到嘴巴都塞住了吗?”

白霓裳愁肠百结,欲言又止。

“都不是处女了,怎么还这么麻烦?说!”

“能不能……”白霓裳小声央求道:“不要干我后面……”

记得初次见面,这位白仙子还挺像回事的,言谈举止颇有风范。到了床上才看出本来面目——这真是个雏儿啊!估计是被奉玦那一支保护得太好了,对床笫之事没有任何概念。

杨妞儿没经验吧,好歹还有点儿理论,真刀实枪不好说,起码嘴上不虚。白霓裳倒好,连理论课都没上过,比白纸都白。自己想怎么画就怎么画,想怎么涂就怎么涂,反正她一点儿都不懂,自己说什么就是什么。

程宗扬板着脸道:“你要求不少啊?凭什么她们都让干,你不让干?你的屁眼儿比她们金贵还是怎么着?”

“下一次好么?”白霓裳眼泪汪汪地说道:“我下面真的好痛……要是……

要是再被你干了后面,我都起不了床……““起不了床就躺着呗。”

“求求你了,等我下面好一点,我就让你……让你……”

“就你娇气!”程宗扬冷哼一声,“给你一天时间,明天自己主动点啊。”

白霓裳连忙点头。

程宗扬伸手去掀她的被子,白霓裳急忙道:“还有一件事。”

程宗扬虎着脸道:“你有完没完!”

“求求你了,”白霓裳从被子里小心伸出一根手指,哀求道:“真的是最后一件了……”

“说!”

白霓裳咬了咬嘴唇,“不……不要给我戴那个好吗?”

“啥玩意儿?”程宗扬扭头看了一眼,恍然大悟。

“哦,那不行。这是规矩,你没看她们都戴了吗?一会儿等我干完,就让她们把乳铃送来,本侯亲手在你奶头上打个眼儿,给你戴上。”

白霓裳眼泪一下涌了出来。

“哭哭哭!就知道哭!怎么着?又不愿意?”

白霓裳哭着点点头,然后又摇摇头。

“戴上我们程家的乳铃,就证明你是我的女人了,这是多大的荣耀啊,你居然还不愿意?”

白霓裳泣声道:“我怕被别人看到……”

“被谁啊?”

“宗门……”

“那要是看不见,是不是就可以?”

白霓裳犹豫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

程宗扬紧皱着眉头,似乎很为难,很犹豫,很不高兴,很不情愿……

最后在她乞求的目光下,程宗扬终于做出了极大的让步,“那就给你戴个乳钉。小小的,不会响,外面也看不出来,行了吧?”

白霓裳没敢再作声。带着一丝委屈,默认了此事。

“奶子露出来!”程宗扬搓搓手,“让我看看给你戴个什么样的合适!”

白霓裳泪眼婆娑地拉开被子,露出雪白的双乳。

程宗扬心里不由吹了声口哨。昨晚光线太暗,自己又忙着疗伤,没顾得上仔细看,就记得她那对奶子够大,自己张开手都握不住。这会儿白仙子那对美乳露出来,白如初雪,腻如凝脂,乳球浑圆柔润,乳头红嫩精巧,大、白、圆、弹、嫩、挺,占全了!这要不打个眼儿,戴个什么的,都觉得亏得慌!

程宗扬捏着她的乳头,一边把玩,一边沉吟道:“你这个适合戴星形的,奶头两边一边一颗金星,平时一动,金星上面的小尖就扎到奶头里,好提醒你该服侍我了。”

白霓裳泪汪汪地说道:“换个好吗?”

“那就换个两边戴环的,平时你戴在里面,宗门里没人能看出来,回到家里可以在环上挂串流苏,戴个铃铛什么的,可以了吧?”

白霓裳垂泪道:“好吧……”

程宗扬抬了抬手,“拿针来!”

尹馥兰和成光取了两根长针过来。

程宗扬捏了捏白霓裳鲜嫩的乳头,针尖对着乳头根部便要刺入。

白霓裳忽然想起了什么,娇呼道:“等一等!”

程宗扬没好气地说道:“又怎么了!”

“我……我……”白霓裳满脸羞怩,期期艾艾道:“……会不会流出来?”

“什么流出来?”程宗扬说着明白过来,“你是怕喂奶的时候漏奶?”

白霓裳脸上一红,羞赧地点了点头。

程宗扬立刻上了心,“是不是有感觉了?已经怀上了吗?”

“这……这么快的吗……”白霓裳低下头小声道:“我……我不知道……可你昨晚射了好多……我怕……”

“肚子会变大?”

白霓裳轻轻“嗯”了一声。

“肚子被我搞大你也不愿意?”程宗扬一脸生气的表情,“白霓裳!你到底什么意思?”

白霓裳辩解道:“我没有……”

“没有什么?”

“没有……不愿意。”

“那你是愿意了?”

白霓裳低下头,微不可闻地小声道:“我的处女都给你了……”

“别绕圈子!把话说清楚了,你愿不愿意被我搞大肚子,给我生孩子?”

“我……我愿意……你让我生,我就给你生好了。”白霓裳央求道:“先不要给我奶头打洞好吗?我怕小宝宝吃奶的时候会漏出来,呛到他……”

你想得还挺长远啊。程宗扬道:“过来,我检查一下。”

白霓裳茫然张大眼睛。

“让我看看你的小穴!”

“啊!?”

“干都干过了,还有什么好害羞的?”

白霓裳羞怯地看了那两名艳婢一眼。

“都是我屋里的女人,还怕看?”程宗扬当场给她做了个示范,“你们两个过来!自己把浪屄翻开,让白仙子观赏观赏。”

尹馥兰和成光娇笑着挺起下体,当着两人的面,把蜜穴剥开,露出穴内红艳的蜜肉和那只刚被主人用过,还含着浊白精液的穴口。

程宗扬抬了抬脚趾,“过来,让白仙子看看你们有多浪。”

尹馥兰掰着小穴,凑到主人的脚上,将主人的脚趾纳入穴口,骚媚地挺动着下体。旁边的成光也是一样,一边含笑,一边主动用小穴套弄主人的脚趾。

“看到了吧?好好学着点儿!”

白霓裳都被吓到了,失声道:“我也要这样吗?”

“只要你乖乖听话,暂时不用。你听话吗?”

白霓裳连忙点头。

“还瑶池宗的仙子呢,起码的礼仪都不懂!男女之间这些基本的常识你都没学过吗?”

“是这样的吗?”白霓裳怯生生道:“没有……”

“你们瑶池宗的性教育太差了!以后多跟她们学学规矩,免得被人笑话。”

“我……我知道了……”

“那还愣着干嘛?主动点儿!把你的小嫩屄亮出来,让我玩玩!”

白霓裳乖乖从被子里出来,按照他的吩咐,面对面坐在他膝上,然后仰身向后倒去,双腿分开,放在他腰侧,将蜜穴敞露出来。

自己随便挑这两名奴婢,还真是挑对了。要不然白仙子会这么乖?只当打洞挂铃,弄肛玩穴这些都是基本操作呢。正经人家谁会……不这么玩!妈的,昨晚吃那么大的亏,还都没找回来呢。

程宗扬以戏耍玩弄的目光,近距离观赏着这位瑶池仙子的性器。

白霓裳的羞处不像兰奴等人那样熟艳肥嫩,显得更加小巧精致,那只嫩穴落红尚在,看起来娇柔纤弱,楚楚可怜。原本羞涩的花瓣被干得翻开,穴口红肿不堪……

昨晚干得确实有点狠了,但话说回来,都是她自己拿着肉棒捅出来的,自己还真没这么狠心。

“这就是白仙子的仙女屄了,漂亮吧。”程宗扬对旁边的两女道:“下面该做什么了,教教她。”

尹馥兰和成光异口同声地说道:“剥开让主子观赏。”

既然每个女人都这么做,白霓裳也只能含羞忍痛地分开秘处,用指尖按着阴唇,把蜜穴每个细节都绽露出来,让他尽情观赏自己穴内娇羞的美态。

“自己摸过没有?”

“没有……”

程宗扬张开手,按住白霓裳的羞处,宣布道:“从现在开始,你的小穴就正式被人玩过了。我是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可以玩她的男人。这里也不再是小仙女不染凡尘的仙女屄,而是我手里的玩物。明白了吗?”

白霓裳羞不可抑,“知……知道了……”

“从哪儿开始玩呢?”

“哪里都可以……”

“那就先玩玩白仙子的阴珠吧。”

程宗扬捏住她柔嫩的花蒂,轻轻扯起,在指间捻弄起来。

白霓裳花容失色,“喔……啊……呀!呀!”

瑶池宗的奉玦仙子自己剥开蜜穴,被人捏住她最娇嫩最敏感的阴蒂,在指间揉捏把玩。这一刻,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仿佛从九霄云外堕入沟渠,仙子的光环荡然无存,只剩下一具婉妙的肉体,沦为他掌上的玩物。

“说,好不好玩?”

白霓裳带着哭腔道:“不好……”

“妈的,谁问你了?你是被玩的,你应该问玩你的人满不满意。这是最基本的礼貌,你都不懂?”

“对不起,我真的不知道……你好,霓裳的小穴好不好玩?”

“你说呢?”

“好玩……”

“对喽。”

白霓裳羞涩地小声道:“谢谢……”

程宗扬心怀大畅,“白仙子真有礼貌。昨晚白仙子堕入凡间,仙体蒙尘,元红新破,一朵妙海棠,丹红遍染,来,我帮白仙子清洗一下。”

两女取来温水,程宗扬没有用巾帕,直接用手沾了水,帮她洗去下体的血迹和精渍。

他的手指伸入羞处,沾着热水抚摩过小穴每一个细微的部位。从娇嫩的花蒂到滑软的花瓣,再到穴间红腻的蜜肉,红肿小巧的穴口……

白霓裳面红过耳,那手指带着男性的硬度和热度,粗糙而有力,对比之下,自己的小穴就像一朵娇柔软嫩的鲜花,吹弹可破,似乎被他轻轻一搓,就会被揉破,然而他的手指又轻又柔,带着一丝温柔地呵护,无微不至地抚弄着自己的性器,洗去昨晚的狼藉。

“白仙子好福气。”尹馥兰道:“主子还从来没有给谁洗过小穴呢。”

“是……是吗?”

成光也在旁说道:“主子对你可真好。”

白霓裳羞赧地咬住嘴唇,下体还残留着昨晚的羞痛,但随着他的轻抚,痛意渐退,羞处热热的异样起来。让她禁不住想起昨晚那根捅进自己穴内,夺走自己处女的肉棒。自己的小穴,就这么被肏了……肏得好痛……

清洗过的蜜穴愈发鲜嫩,此时天色已然大亮,那只水灵灵的美穴鲜美异常,仿佛满含汁液,娇艳欲滴。

白霓裳肌肤如玉,那只柔润的玉阜上,覆盖着纤细的耻毛。色泽乌亮,密度倒不是很大,给人一种能够一根根数过来的感觉。要是有闲的话,一边玩着白仙子鲜嫩的小穴,一边数她的耻毛,应该是件趣事。可惜自己一点都不闲……

程宗扬揪住她的耻毛扯了扯,“女孩子要讲卫生,怎么不把这些小毛毛清除干净呢?”

“需……需要清理吗?”

“你看看她们。”

成光与尹馥兰露出下体,果然都是光润无毛,干净得像婴儿一样。

“怎么处理,让她们两个教你。”

白霓裳看过她们两个的下体,知道自己下面的小毛毛是保不住了,于是顺从地点了点头。

“拔的时候一根一根数清楚,看有多少根,别弄丢了,然后做成一支笔,跟你的贞洁帕子放一起。”

“好……”

程宗扬再次感叹:处女就是好啊!

紧致柔嫩,含羞带怯……

一张白纸,任意涂抹……

在你左边画条龙,右边画一道彩虹……干!这是什么鬼?

程宗扬赶紧甩甩头,把那些莫名的鬼念头甩出去,剩下的满心都是纠结。

干不干?白仙子的小穴刚开过苞,这会儿还肿着呢。干吧,太没有人性了。

不干吧,心里又痒得慌。

一边是禽兽,一边是禽兽不如。正左右为难,祁远的声音从下面传来,“程头儿,狗买回来了!”

好吧,这下也不用为难了,先放她一马。

程宗扬放开白霓裳的身子,却见小紫睁着眼睛,笑嘻嘻看着他。

“死丫头,你什么时候醒的?”

“你心慌的时候啊。”

“我哪儿心慌了?”

“程头儿想要宝宝喽。”

“胡说!我就是试试功能正常不正常——不是我的!我肯定没问题!是她!

我是怕又找个不会下蛋的母鸡。“小紫用手指刮着脸颊羞他。

“小贱狗呢?我去杀狗,你在床上好好躺着,一会儿上来收拾你!”

雪雪从床底钻出来撒腿要跑,被程宗扬眼疾手快,一把揪住,用麻绳五花大绑捆成个粽子,提溜着下了楼。

按照贾老爷的吩咐,程宗扬把五条狗剥皮剔骨,然后把骨头砸碎,扔到火堆里。

他洗洗手,然后提起雪雪的耳朵,“刚才跳得不错啊,再跳一个。”

小贱狗立刻用两条小短腿撑地,扭腰摇尾巴地跳了一段,一边跳一边还讨好地伸出舌头,谄媚之极。

“行了!跳得真难看。”程宗扬压低声音道:“老实说,紫丫头昨晚损失了多少小虫子小蜜蜂?”

雪雪想了想,把三张狗皮扒拉到一边,把剩下两张堆到一起。

“干!”程宗扬脸一黑。

损失了六成,等于她这么久的心血,被那个死太监一下毁掉了一多半。她昨晚放在宫里的虫蚁,应该是她剩下的全部家底了。不行,得想办法收回来,万一再损失,死丫头都该往大明宫埋炸药了。

“不许跟你紫妈妈说啊!”程宗扬先警告一句,然后小声道:“你觉得她精神是不是有点不大好?”

雪雪点点头。

“跟临安时候比?”

雪雪摇摇头。

“跟建康时候比?”

雪雪使劲摇摇头。

“越来越不好?”

雪雪拼命点头。

“她睡觉的时候有没有离魂的症状?”

雪雪木着脑袋,不点头也不摇头。

“这都不知道?你个废物!”

雪雪惭愧地低下脑袋。

“别惹你紫妈妈生气,知道不?”

雪雪点点头。

“你惹我生气就是惹你紫妈妈生气,知道不?”

雪雪一脸委屈地点点头。

“你在这儿守着,火小了就往里头添柴,把你这些亲戚都烧成灰渣。”

程宗扬松开它脖子上的绳索,负着手扬长而去。

雪雪朝他的背影张牙舞爪,口中火星乱冒。忽然程宗扬身影一动,像是要转过身来。小贱狗立刻收起嘴脸,一脸乖巧地跑到柴堆边,叼了根木柴过来,认真地守着火堆。

等男主人真的走远,它吐出木柴,发疯般满地打滚,四处乱刨,跟个挖掘机一样,像是要把地给翻过来。

最后它趴到火堆旁,吐出一只已经不会动的金属螳螂,用鼻子拱了拱,然后垂头丧气地耷拉下脑袋。

◇    ◇    ◇“宅子里来新人了。主子昨晚刚收的,还是个处子呢。”

“谁啊?”

“瑶池宗的白霓裳白仙子。”

“听说主子昨晚开了她的苞,折腾一夜,这会儿还抱着她在玩呢。”

“还是处子都能被主子折腾一宿?不会是装的吧?”

“落红还在呢。听说还是主子亲手给她洗的下面。”

“我听说那骚货还娇滴滴说要给主子生孩子,求着主子把她肚子搞大。”

“真是个淫贱货!专会勾引主子!”

几名奴婢在外面说着悄悄话,不时飘到吕雉耳朵里。她静静梳着长发,忽然猛地将梳子一摔,扑到床上。

上一章: 第十六集 霓开莲动 第一章 落红堪怜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十六集 霓开莲动 第三章 梅花三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