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体育修真军事历史幻想悬疑武侠游戏灵异玄幻科幻言情都市完本更新

第一章 峨眉剑客

killcarr
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二章 准备拜山

夜幕沉沉,天钩晦隐,淡淡几朵乌云迎风飘来,如毛雨幕随之密密麻麻的落下,缠绵悱恻,如愁如叹。

  谢伦坐在客栈角落,扭头望着窗外细雨,皱眉哀叹,根本无心动桌上酒菜。

  “爹你快宽心吧,峨眉派高手不是都说今天到吗?人家武林高手一言九鼎,您放心吧。”对面的少年唇红齿白,面目俊秀,此刻倒是神采奕奕,兴奋地说道:“哈哈,世人都晓得峨眉武功乃巴蜀无双,四川魁首,不知会来什么样的高手?”

  谢伦急忙做个噤声的手势,慌张说道:“谢明玉你个小兔崽子快给我闭嘴,当心惹祸上身!”

  他儿子谢明玉满不在乎道:“人家都还没来呢,听不见的。”

  “巴蜀无双……这话若是被青城派和唐门子弟听了去,免不得又是一番腥风血雨,我只求咱们这趟平安无事,能稳当回家就谢天谢地了。”

  谢明玉不以为然,但看老爹紧张窘迫的样子,也就不再口无遮掩。

  谢伦原名谢小楞,出生在南安穷苦人家,少年时期是推小车下街卖牛肉抄手的,因为手艺好,分量足,小买卖越做越红火,可就改在成都闹市租了铺子开饭馆,手巧、干净、人和善,富吃有雅座山珍,穷吃有抄手摊,所以顾客如云,生意兴隆,连房顶都卖座,顺势饭馆变酒楼,酒楼改饭庄,就此发了家,更难得是人家谢老板自始不忘本,常接济穷苦百姓,后街档口一直煮有牛肉红汤面,油多肉足,才两枚铜钱一碗,可谓默默行善,恤弱悯贫,于情于理都该发财兴旺。

  万没想到近来却惹出祸端,甚至牵扯出了武林巨擘峨眉派和青城派。

  生意发达后,谢小楞这个土鳖名字不能再用,遂请读书秀才给自己改名谢伦,又给独生子起名明玉,十几年勤劳致富的光景,已跻身蜀中一流豪富,也因此隐隐开罪不少老牌商贾,其中尤以城西康六儿最是厉害,据说此人响马子出身,彪悍凶狠,太祖开大明王朝后,他受了招安,当起地主矿主,但依然同四川道绿林互通义气,干些见不得光的私盐买卖。

  因谢家采买货物的掌柜和康家管盐矿的头子起了冲突,双方呼朋唤友,相约城外,演变成了械斗,互有伤亡后谁都不肯跌面子,朋友找朋友、关系托关系,康六儿居然请到了武林豪门青城派弟子出山。

  这简直吓得谢伦茶饭不思,康六儿这臭土匪、龟儿子居然能和威震巴蜀的青城派搭上关系,那可是连地方官府都不愿招惹的武林势力,自己养的那些地痞打手给人家提鞋都不够资格。

  果如所料,六天前又一轮对峙,青城派的那少年高手连名号都懒得报,一拳一个、一脚两个,眨眼的功夫,谢家就有七个人倒地吐血,另外五十人吓得落荒而逃。

  康六儿得意上天,直接狮子大开口:“谢伦得出十万两银子医药费给我家受伤的弟兄,五万两误工赔偿费,一万两红封儿孝敬钱,名下的三十亩菜地不能再租给邻村佃农,改租康家堡子的村民,外加成都市场上当众给六爷赔礼道歉,这事儿就算完了。”

  一旦答应,银子是小,谢伦可就栽到姥姥家了,潜在损失只怕数十万两银子都不止,直到被康六儿搞到倾家荡产才算完。

  儿子谢明玉不喜读书,往日就好击剑枪棒,结交鸡鸣狗盗,爱打听江湖武林逸事,这次倒是一言惊醒梦中人:“咱们蜀中可不止他青城派一家学武。”

  当今有童谣歌诀形容天下武林:北尊少林,南尊武当,拳出崆峒,剑归华山,峨眉青城,并称世间。

  比较特殊的要数同在一境的峨眉青城。

  峨眉以剑术、拳法、内家真气独步天下,青城也以刀法、外家掌力和轻功扬威四川数百年,两派邻近,难免互相不服,生出若干小嫌隙,总算前辈们以名门侠义之道自守,一直没有生出什么仇怨。

  但峨眉派当代掌门,净逸散人宁天茹心高气傲,年过半百依然秉性火爆,自认武功天下难敌,莫说他青城派,便是少林方丈、武当掌门、魔教之主亲临,她口头上也并不如何佩服,青年时期更是在武林大会上宣称峨眉山武术乃蜀道无双、四川之首……此言可算是大大削了青城派和唐门的脸面。

  唐门为武林世家,也还罢了,青城派可算江湖武道豪门,这芥蒂,可谓实打实落在了心头。

  两年前正邪大战,中原正教惨而胜之,为提携后辈奋发上进,六大派掌门和武林十二位前辈老英雄亲排《江山英杰谱》,逐一品评中原年轻高手,论武排名,宁天茹的亲传弟子,“弧光寒电”庄千雪惊才绝艳,大有青出于蓝的气势,力压群雄,高居第三名。

  这一荣耀让本就高傲自大的宁天茹更加不可一世,金顶石碑上得意亲书“巴蜀第一剑”,又是大大刺了宿敌青城派一回。

  青城掌门古北溟,从来也不是一个气量宽的人。

  因为宁老太太的狂妄,巴蜀武林从刻碑之后再无宁日,十天一小斗,一月一冲突,半年大比武,腊月生死斗,混乱程度比谢伦和康六儿要疯狂得多。

  这些恩怨掌故,四川境内早已不是秘密,谢伦亲自上峨眉山求见净逸散人,希望借此激将试试,助自己逃过劫数。

  本以为暴躁著称的宁天茹会张牙舞爪亲自下山教训青城派。

  结果到了峨眉金顶总坛后,一位长老和四名弟子轮番接待,面无表情地询问谢伦家底和事件起因,边问边提笔记述,比衙门审案还要认真细致,最后长老亲自将记好的卷宗收归锦盒,交给门人供奉祖师祠堂经架。

  小徒弟解释:“行侠仗义,救危扶困乃门派立足根本,任何求助,峨眉派都会慎重审核,再交由祖师灵前亲镇,如若查实出现造谣滥杀,天眼悬空,当立斩不饶。”

  门规如铁,森严缜密,谢伦五体投地,千恩万谢。

  “纹银五千两,掌门会亲自安排门人下山相助。”

  “啊?”谢伦瞠目结舌,绝非心疼银子,而是没想到名门正派如此“明目张胆”的开价。

  接待弟子并不避讳:“名门正派也好、歪门小派也好,大家都要开锅吃饭,施恩图报乃天经地义,也是武林各大门派的主要进项,相信康六儿支付的也不止五千两啦。”

  谢伦立刻让随从去城中钱庄支了五千两到峨眉派商号账上。

  转天一早,峨眉派已有少年弟子在门外等候,直接说道:“长老已查核完毕,证实谢老板并无妄言,请您约康六儿和青城派的人三天后在成都天府楼见面吧,掌门已派人先行一步,熟悉地形,三天后和您会和。”

  三天后,谢伦为了让儿子见见大场面,也带着谢明玉赴约天府楼。

  “熟悉地形?打仗啊?”谢明玉虽然喜好武艺枪棒,但往常所接触的,最厉害也就是城外虎头村的李老拳师,从没想到峨眉派是这个样子,有点像做生意,可又有种说不出的合理。

  谢伦摇头道:“昨晚我已提前见了,那二位峨眉剑士尽管年轻,可既然能得净逸散人指派,必有惊人艺业,你见到后可万万不能丢了礼数。”

  “都是要吃饭拉屎的年轻人,有什么可紧张的。”谢明玉哈哈一笑,内心对那二位武林高手极盼一见。

  离和康六儿约定的时间快到时,酒楼大门轻响,一男一女踏步进来。

  男子大概二十一二的年岁,两手空空,身材高瘦,浓眉大眼,神情质朴,但顾盼之间不掩锋锐豪气,堪称是位惹人亲近的好汉子。

  双手捧剑的姑娘更年轻,最多也就十七八岁,身段儿却已生得玲珑曼妙,将雪色纱衣绷得紧紧的,肤色白嫩,眉目秀美如画,虽抿嘴故作深沉冷傲,但嘴角梨涡可爱,完全不能威慑旁人。

  谢明玉眼前一亮,心道:小姑娘面相如此水嫩稚龄,竟天生大奶小腰,想来屁股也是丰腴肥美,床上最是好玩不过……只可惜不是一类活法,多半没机会亲近的。

  那男子道:“峨眉第六代弟子韩君圣,奉恩师之命,陪同师妹……也是在下亲妹,下山处理谢先生难事。”

  少女脸蛋泛红,略带紧张的道:“峨眉派,韩宝雅,特来此地……相助。”

  谢伦忙道:“好说,好说。”

  “韩大侠,韩女侠,快快请坐。”谢明玉没想到少女比想象中还要可爱,哪里像什么武林大派的剑客,反倒更像邻家小妹子。

  “不必了。”韩君圣说话既不盛气凌人,也不算很客气,显然是见惯大场面的。

  韩宝雅屁股刚挨着椅子,被师兄那么一说,立刻站了起来,大眼睛转看一边,尴尬得有点手足无措。

  谢明玉很聪明,说道:“韩大侠刚才是说陪同?”

  “是的。”韩君圣点头道:“师妹近来就要晋升峨眉真传弟子,得师尊亲授武功心法,这次的调停任务是对她的考验之一,门派规矩,我不能插手……除非是她放弃成为真传弟子的机会。”

  韩宝雅紧张羞涩褪去,双手握紧长剑,小脸露出果敢。

  谢明玉暗惊,六大门派虽弟子众多,也并不敝帚自珍,但武学之道必须口传心授,由师父手把手教导梳理,势必不可能广泛传授绝顶武功,所以各派前辈只能苦心孤诣,甄选资质、悟性、根骨绝佳的奇才来做关门嫡传,为祖先继绝学,统称为真传弟子,若说那韩君圣,手脚颀长,气度超然,的确像武林一流高手,可韩宝雅怎么瞧都是稚气未退、娇美可人的小姑娘,居然深藏不露,就快成为峨眉真传。

  目前整个峨眉,包括威震天下的庄千雪,听说也不过才四个真传弟子而已。

  谢明玉说不出的兴奋,恨不得能尽快目睹高手的拳剑武艺,自然,若能看到这小美妞全力出手,届时胸脯弹抖、香汗淋漓,更是再美妙不过。

  韩宝雅见谢明玉俊秀文静,本存了两分喜欢,但她尽管少下峨眉,不谙俗事,可不代表是个傻子,已敏锐察觉对方眼中隐含的一丝色欲,不禁煞气地狠狠瞪了他一眼。

  韩君圣道:“行走江湖需准备周全,随机应变,实战一节只能自己体会……如果你面临生死大祸,我身为兄长,也自会出手保护,但门规森然,真传弟子四字将永不可再提,记住了吗?”

  韩宝雅正色道:“知道了哥……四师兄!”

  “好,你自己问询谢先生,准备迎接强敌吧。”韩君圣远远另坐一旁,叫了酒菜独自吃喝,不再说话。

  “韩姑娘请坐,先尝尝这灯影牛肉好不好吃。”谢明玉笑的灿烂,丝毫不以即将来的康六儿和青城派为意。

  “好吃呢。”韩宝雅早就饿了,也不客气,夹了牛肉就吃,只觉片薄香脆,限辣可口,随即警醒过味来,道:“请问青城派来的是什么人?二位能说说吗?”

  “在下不懂武艺,只记得那青城高手二十多岁,四十不到,很瘦……长脸……哦对了,还配着一口钢刀。”谢伦竭力回忆,心里则道:这小丫头也不知道成不成,好在跟来了韩君圣,此子号称风火剑客,诺大的名声,总不会让他妹妹死了。

  韩宝雅叹气,这种汉子青城山上少说也有十几二十个,只能再问:“呃……招式您不懂,那他有没有什么疤痕、口头禅、服饰上的特征?”

  “他没说多余的话,也没有什么疤痕、痦子之类。”谢伦摇摇头。

  谢明玉道:“我今早让小绳子和老刘去打听了,康六儿管那小子叫卢少,韩姑娘可有线索?”

  “卢少……嗯,卢展风,不会错了。”韩宝雅甜甜一笑道:“多亏谢公子了。”

  谢明玉问道:“这个卢展风很厉害的,拳头快得眼睛都跟不上。”

  在你这种纨绔少爷眼里当然厉害,韩宝雅放下心来,笑道:“卢家在青城派也算蛮有势力的一脉,卢正凌、卢正寒、卢正飞都是古掌门的师弟,精擅三十九路清岚刀,这个卢展风是卢正凌的小儿子,平日里霸道嚣张,可既非核心真传,也就是个外门子弟,没啥了不起的。”

  谢明玉好奇道:“那么厉害的人才是外门子弟?”

  “对啊,青城派九大真传子弟,除了重大事件,很少出山……”韩宝雅忽然觉得这话似乎有瞧不起谢家父子的嫌疑,忙岔开话继续道:“放心好了,哪怕青城火凤姚拜月出山,也不过是我家三师姐庄千雪的手下败将。”

  “韩姑娘这么好看的妹子,武功定然胜过那个什么卢展风,佩服,佩服。”谢明玉又启公筷给韩宝雅夹菜讨好。

  “你……”韩宝雅脸蛋绯红,觉得这阔少言语油腔滑调,但偏偏人生的好看,又夸自己貌美,怒气也就烧不起来。

  谢伦不关心什么武功或高手低手,他笑着离席去吩咐下头,对峨眉剑客要有求必应,再亲自安排打手化妆酒客埋伏,至于年轻人嘛,让他们自己去聊,假如兔崽子能有本事收了峨眉侠女的心,那也挺不错。

  韩宝雅自幼随兄长拜师峨眉,因俊美乖巧,天资聪颖,颇得宁天茹宠爱,可门派以武为尊,不完成诸多考验,再得宠也不许关门传武,这次她初出茅庐,紧张中透着兴奋,某种程度上,倒和谢明玉的心情差不多。

  “所谓巴山蜀水长,灯影牛肉香,却不如韩姑娘的香囊香,不知是装的什么香料?”谢明玉聊了半晌,二人也渐渐熟了些,他忽的深吸一口气,张嘴就来。

  “我从不带什么香囊来着。”韩宝雅一怔。

  “啊?那一定是……一定是……”谢明玉故作窘态,“失礼、失礼,吃菜,吃菜。”

  韩宝雅低头吃饭,心中更是欢喜,心道:原来笨少爷猜不着是我身子香。

  成都妓院若新到些干净姑娘,谢明玉偶尔也会过去尝尝鲜,所以他即便算不上花中圣手,可讨好韩宝雅这种小姑娘可谓轻松至极了,而且他自幼喜欢枪棒武艺,对韩宝雅算是由衷佩服奉承,可没有色到馋人家身子的地步。

  远处的韩君圣暗暗摇头,江湖险恶,欺敌、轻敌、怯敌都是大忌,卢展风为青城外门有数的人才,他老子定会派人护持,这一阵肯定不轻松,但愿他们给妹子留点教训,远胜我和师父的苦口婆心。

  夜色已深,康六儿满脸横肉,大马金刀地踹门进来,笑道:“哈哈哈哈,谢伦你可太他妈出息了,居然请那么个小丫头助拳,笑的我尿都快滴啦出来了。”

  他身旁一个黑衣青年,身材高瘦,眼神阴鸷,看着就危险,显然应该就是卢展风。

  谢明玉心道,都什么时候了,何必再假客气,当下大声道:“滚你妈的龟儿子,今天有峨眉派净逸散人亲传弟子,嗯……仙子……神女剑,韩女侠出山,看看你能拿谢家如何?就靠那个闷葫芦瘦子吗?青城派跟巴蜀无双的峨眉派差远了!”

  诸人皆惊,最后两句话刀子似的犯了青城派忌讳。

  谢公子虽是粗鲁骂街,但还挺中听,师父知道肯定很高兴。韩宝雅只把这些粗言当做江湖历练,也不说什么冠冕堂皇的废话,握剑凝神注意卢展风的呼吸动作。

  “妈的小狗崽,我弄死你!”康六儿佯怒,惹怒卢展风的话,把谢家人全杀光,自己高兴还来不及了。

  “哼!小畜生找死。”

  一声冷笑,卢展风踏步冲拳,快如闪电。

  谢明玉只觉得迎面有腊月寒风刮来,几欲窒息,眼睛都被迫闭上。

  “啪!”

  韩宝雅秉承峨眉派隽逸潇洒的风范,大转身、以剑做盾,准确封住了来袭拳头,说道:“这般凶蛮吗?”

  卢展风冷笑:“小丫头想先死吗,也由得你,师长们若知道我击毙峨眉弟子,一定会很高兴。”

  峨眉青城两派的关系已经是这种地步了?谢明玉心道:两两讨好肯定绝无可能了,若能干掉康六儿,紧靠峨眉派这座巨无霸,将来老爹在成都岂不无往不利?青城派那里反正就这样了,干脆就一条道走到黑,往死里得罪。

  人不可貌相,韩宝雅的碎玉拳法凌厉刁钻,劲风爆出脆鸣,威力莫可名状,竟和卢展风打得不分上下。

  谢明玉带领属下大声叫好喝彩,仿佛韩宝雅已经大获全胜一般。

  韩宝雅猛然娇叱一声,盈盈一握的玉足抬高亮出裙底,纤秀柳腰横扭,衣衫绷的更加紧致,凸显长腿浑圆中不失柔腴肉感,“呛啷”鸣叫,寒光登时耀满酒楼。

  谢明玉不明所以,却大饱眼福,幻想这小姑娘若得开发,只怕会是一位极品尤物。

  “是披星戴月,峨眉风火剑第八式!”人群中居然响起一个高亢声音。

  谢明玉大怒道:“还带指挥的吗,算什么高手比武!”

  谢伦怕爱子嘴给身子惹祸,忙去拉他后退,韩君圣却不知何时走近过来,稳如泰山的道:“说得很好,为什么要退?”

  “大侠,全看您了。”

  韩君圣淡淡的道:“且看有人扶着的情况下,能不能胜过我峨眉弟子。”

  剑刃震荡破空,如鹤啸长天,韩宝雅稚气、娇弱荡然无存,一剑击杀向卢展风咽喉。

  谢明玉瞠目结舌———这便是武林高手的决斗吗?兵刃绝杀,不留余地,和想象中的礼貌切磋、夸夸其谈完全两码事。

【未完待续】

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二章 准备拜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