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体育修真军事历史幻想悬疑武侠游戏灵异玄幻科幻言情都市完本更新

第三章 青城火凤

killcarr
上一章: 第二章 准备拜山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四章天剑的资质

古语有云:云鬘凝翠,鬒黛遥妆,真如螓首蛾眉,细而长,美而艳也,故名峨眉山。

所以也有峨眉天下秀一说。

而峨眉派据说是春秋时期,白猿公司徒玄空所创,号称中华武术元祖,历史比少林武当还要早上千百年,但这个记载略带神话色彩,未可尽信,另外也不那么重要,当代武林向以实力为尊,没人会注意你有多么多么悠久。

比如武当派,自祖师张三丰起,所传不过数代,历史不过百余年,却已是天下武道至尊,门内高手如云,直可同少林寺分庭抗礼。

谢明玉携带巨款,沿路吃喝玩乐,大手大脚,成都到峨眉山一天的路程,他走了三天才到,小镇几百户人家,名字很简单,就叫峨眉镇,这里不种地、不织布,也不事其他生产,仅有的一个生意就是客栈。

几百户人家,至少得有一百家客栈。

文人墨客也好、武林人士也好、热血少年也好,但凡观光峨眉,总不能一股脑都住在山上,所以久而久之山下倒成了三教九流云集的五方杂地。

金顶的宁天茹及其门人,对于附近百姓,就如神祇一般。

谢明玉当然选了最大的一家客栈,安顿好行囊后,便在镇上四处盘道,收拢初五准备报名门生的年轻人,他服饰华贵,俊美健谈,又挥金如土,不论贫富,自然而然就以他成了众考生的中心,夕阳西下,好酒好菜叫了一大桌,推杯换盏,宛若小盟主。

镖手出身的少年道:“我李东从没见过兄弟你那么爽快的少爷,明天正式随山上高手学武,还得多关照了。”

“什么兄弟少爷的,往后大家就是互相扶持的师兄弟,争取一起成为外门弟子。”

一个灰衣少年向往道:“说是外门,其实已相当于正式传人,出门在外,可以自称峨眉弟子……实在太威风了。”

他身旁的一个黑大汉道:“是啊,哪怕考不上,得峨眉高手传授半年武艺,也足以在镖行或武馆吃香喝辣,受人敬仰了。”

谢明玉奇道:“还能这样?我听说考不上的话,不准另投别派,也不准自称峨眉弟子来着。”

“但可没说挨打不还手,功夫还是可以用啊,万不可传授他人就好了。”

谢明玉举杯道:“陈桐老兄这种猛虎似的铁汉,考中是必然的,即便晋升真传弟子也不奇怪,来,喝。”

大家哄笑干杯,陈桐眉开眼笑道:“兄弟别笑话我了,各派真传弟子无不是门内瑰宝,峨眉山上除去掌门一代,也才四个人而已。”

“哦?你对武林掌故很熟悉啊,不愧是老江湖,快和咱们具体说说。”谢明玉谦逊地替陈桐斟满酒。

“好说,好说。”陈桐也想结交有钱少爷,连道不敢,“慕菀心、燕横江、韩君圣、庄千雪,峨眉派四大高手的名号无人不知,其实也用不着我说。”

“我听说目前庄千雪名气最大?”

“何止最大。”陈桐失笑道:“当年六大门派掌门人、十二位德高望重的武林前辈,亲编《江山英杰谱》,论武排名青年绝顶高手,庄千雪高居第三,简直可谓资质天纵,将来峨眉掌门非她莫属。”

谢明玉低声笑道:“不知道这个女人漂不漂亮?身条儿正不正呢?”

大家猥琐陪笑,一个瘦小少年道:“听说庄千雪可是一个冰山似的大美人儿,追求她的名门少侠不知多少,可惜啊可惜,人家全心剑道,谁都瞧不上。”

他嘴上说着可惜,心里可别提多高兴——别人得不到,我或许还会有机会,尽管渺茫至极,但到底算有个念想。

这种自我安慰法,千年前如此,千年后大概也如此。

谢明玉则心道:不知道和宝儿韩女侠比如何。

另有人好奇道:“你说的这个什么英杰谱,听起来比真传弟子可厉害多了,上面还有些啥子人?”

不待陈桐张嘴,那个叫李东的小镖头抢着表现道:“这你都不知道,谱上记载天下五十大青年高手,前十名更是武者必知啊,有道是——真武乾坤,天龙罗汉,弧光寒电,西岳剑仙,暴雷拳王,怒海神枪,青城火凤,书剑君子,雪岭铁侠,彩衣金铃,这十个人就是未来十年有望做武林盟主的候补。”

“庄千雪就是号称弧光寒电,她排在第三,那第一名的真武乾坤是谁呀?”灰衣少年难掩向往崇拜。

陈桐和李东异口同声道:“当今武当掌门,叶神舟。”

“掌门?”谢明玉不由心惊,“英杰谱不是说的青年高手吗?叶神舟多大年纪?怎能执掌武当派?”

“他去年夏天在真武大殿继位,成了中原六大派有史以来最年轻的掌门,也多半是当今天下武功最强的绝世高手。”李东喝了口酒道:“明明大不了咱们几岁……唉……和人家差太远了,聊别的吧。”

武当,一个如雷贯耳的武林至尊大派,居然由一位年轻人总领门户,这是何等的惊世骇俗,何等的武动乾坤,简直让谢明玉有种眩晕的错觉,同时也在心底莫名其妙的将叶神舟当做了目标。

“没见过世面的小毛头,居然敢议论点评峨眉武当,回乡下种地吧,还学人家练武功,笑死个人。”

言辞刻薄尖酸,声音却清异常丽动听,显然是一位惯于颐指气使的女子。

少年们往声音主人望去,二楼上,十几个黑衣汉子站得笔直,众星捧月似的围着一个凭栏而坐的火红披风女子,只见她约莫二十来岁,丹凤眼凌厉煞气,瓜子脸上薄施脂粉,白皙细腻得仿若精瓷,颈如天鹅,削肩单薄,却偏偏生就一对饱满沃腴的硕乳,肥嫩的乳肉甚至将胸前孔雀绣图都撑得变形,冷笑之时,丰软巨乳随之轻轻跌宕,可见质感何其绵弹,满头秀发如浓墨似的盘在脑后,应是一位已婚妇人。

这种女人味儿冲天的火辣少妇,对少年人来说最具杀伤力。

刚才还指点武林,挥斥方遒的年轻人们,一个个都变成了呆头鹅。

谢明玉笑道:“姊姊好,你怎么知道我们要练武功?”

“明天就是峨眉派招收门生的日子,你们个个五大三粗,笨手笨脚,不是学武,难道还是来游山玩水、吟诗作对么?”那女子看了看他,暗赞道:这小子长得倒真俊。

李东等人被那女子气势和美貌所慑,一时不敢搭腔。

“我们的确是来峨眉派拜师学武的,但姊姊有一点说的不对。”谢明玉因为有了和韩君圣接触的一点经验,勉强能看出此女英挺不凡,神光如岳,武功多半犹胜韩宝雅。

“学些乡下把式就把自己当武林中人,姊姊见得可太多啦,你瞧瞧你们,能在峨眉坚持半年才怪。”

谢明玉正色道:“不存在什么乡下把式或武林绝招,我们大家崇拜武道,追求巅峰,信奉强者,一时弱小不代表永远没有学习进步的机会,像叶神舟、庄千雪……或姊姊你,也并非生下来就是高手了吧?”

李东等人大有生我者父母,知我者谢少的感慨。

“伶牙利齿,上嘴唇一碰下嘴唇,直接把自己和叶神舟放一块儿了。”那女子银铃似的咯咯娇笑,头上金钗上的珠子随之乱晃,倍显妩媚,不等谢明玉再说什么,已和随从下楼离去,诸人近眼细看,此女除了乳峰高耸丰满,臀丘亦是隆翘圆肥,走起路来时臀股拱扯披风,聘聘婷婷,比刻意卖弄风骚还要多了十分魅力、十二分的气派。

“姊姊慢走,我们定能成为真传弟子的。”谢明玉笑得更加灿烂。

那女子头也不回地道:“哦,对了,我也要去峨眉派,你们几个跟着过去看看吧。”

不知是否错觉,诸人都觉得那女子的妩媚风情似乎莫名消失,猛然替换成了渊亭岳持的庄严,又有点像一头蓄势待发的母豹。

谢明玉心血来潮,问道:“不知姊姊闺阁芳名,方便告诉我们吗?”

“姚拜月。”那女子道:“青城派。”

诸人下巴掉在地上。

青城火凤要上峨眉山踢馆挑战?这可是武林十年难遇的大事件,亲眼得见,三生有幸,死也要过去观战!

唯独谢明玉凛然不语,心道:哪有这般巧法……这姚拜月不会是为了我家和康六儿的事来的吧……

他只猜对一半,姚拜月此次出现在峨眉,并非单纯为了卢展风,事实上哪怕整个卢家捆一起,也未必能让青城火凤出山。

而是她最近武功境界突破,实力大增,正烦躁没合适对手试招,恰逢本门师弟卢展风被韩宝雅一脚踢死在成都长街,雷厉风行的火凤凰正好借题发挥,第一时间带人下山,亲临峨眉挑战多年来的死对头庄千雪。

差门人上山提交拜帖的闲工夫,姚拜月听到一群半大孩子议论什么武林第一第三,顿时点了她心头无名火,身为名门正派虽不能随意伤害平民百姓,但出手教训教训他们却不妨事,权当决斗前松松心情,毕竟犯这种不打紧的戒律,整个青城派也不会有人敢张嘴得罪大师姐。

好在回头搭话的谢明玉年少俊秀。

美艳火辣的少妇对半大小子有杀伤力,俊美少年自然同样也能大大讨女人的喜欢。

峨眉山门建有解剑亭,来宾若不解兵刃上山,将视其为门派仇寇。

李小石身为外门弟子,也不是很明白守在这座亭子的意义,世界上哪里可能会有人敢无礼闯上峨眉派?嫌命长吗?

“小兄弟,姊姊想带刀上山,见见你那庄师姐,不知可不可以啊?”前呼后拥的姚拜月掀开斗篷,露出一口乌鞘钢刀,笑咪咪的商量道。

李小石看着丽人那弯月似的腰胯弧线,脸孔瞬间通红,嗫嚅道:“门规……那个门规……不能吧……”

姚拜月道:“那就劳烦你去山上通传一下,说青城姚拜月来讨教武艺,反正你家师长这时候也该接到我的拜帖了。”

李小石一听姚拜月的名字,终于悚然动容,立刻转身奔向金顶禀告,青城派乃峨眉大敌,青城火凤更是大敌中的强敌,论武殿内的甲子号危险人物,怎么就这样有恃无恐直闯山门?

谢明玉这次倒是没凑热闹,压低帽子,走在了人群最后边,生怕若韩君圣和韩宝雅也下山迎敌,看见他的话,多半会生出没必要的误会。

没多大工夫,儒雅清隽的礼仪长老、满脸横肉的戒律长老亲率门人迎客,唱诺、奉茶、春点问路,规矩做得十足十,陈桐低声解释,哪怕姚拜月是不怀好意来踢馆的敌人,但既为武林同道一脉,礼不可废,否则丢人的可就成峨眉派了。

“姚女侠莅临峨眉,不知……”

“行了,我时间不多,让庄千雪出来,或者我上去也行。”姚拜月无礼打断了礼仪长老的客套。

这时峨眉众弟子中窜出一位秀丽无匹的少女,娇喝道:“青城的人是我打死的,你要报仇冲我来。”

谢明玉识得她正是韩宝雅,心想有诸多师长在侧,我宝儿妹子肯定不会出危险的。久而久之,他竟一厢情愿视这位准真传弟子为未婚妻了。

“黄毛丫头也配和我动手么?”姚拜月笑容渐冷,说道:“你哥哥见了我也没有一丝机会。”

“不要太嚣张,你难道想独自挑了咱们峨眉派不成?!”

红影闪烁,姚拜月懒得再废话,一步踏过解剑亭,几个外门弟子勃然大怒,怒吼挥拳去擒拿这个跋扈无礼的恶妇。

礼仪长老略一犹豫便不再出声阻止,早听说姚拜月出身官宦,自小骄纵任性,依仗先天颖悟,武功大成后更是无人可制,哪怕掌门古北溟和她丈夫——武当名侠厉天星都让她五分。

戒律长老用细不可闻的声音道:“咱们掌门师姊不也是这个性子么……”

礼仪长老苦笑。

啪啪啪三声脆响,三位外门弟子痛苦跪地,竟在眨眼间被姚拜月用分筋错骨手卸了手臂关节。

韩宝雅拔剑冲刺,姚拜月细白手指挽成兰花之形,剑到胸口的刹那,以拇指、食指、中指精确无比的捏住了长剑剑脊,武功之高,端是让人寒毛直竖。

“同为女孩子家,就给你留个面子。”姚拜月低声媚笑,扭腕弹指,内力勃发,仅轻轻荡开了韩宝雅,并没有夺剑伤人。

戒律长老束了束腰带,朗声道:“大胆妇人,看我宋天枢来领教一二。”

峨眉五位“天”字辈领袖,宁天茹坐镇金顶总坛,定不会自降身份迎接晚辈,传功长老季天林正亲率两位真传弟子参加锦绣山庄的赏剑大会,执剑长老原天仪闭关修炼,目前仅剩下武功未臻一流的宋天枢和礼仪长老祖天棋,面对突如其来的强敌,竟也略有手足无措之感。

“论辈分你和我师父一辈,我也当让你两分,再上前的话,休怪我辣手无情。”姚拜月手提腰间刀鞘,使刀柄向她丰腴美乳贴了两寸。

连谢明玉都毫不怀疑,若戒律长老敢动手,必血溅五步。

当着如此多的小辈眼前,怎能打退堂鼓,否则没脸在江湖露面了,宋天枢刚要硬着头皮出拳,山上快步奔下来一个俏丽的小女童,说道:“三师姐有情姚姑娘到演武堂一叙。”

“呵呵,小妹儿真乖,带路吧。”姚拜月杀气顿消,摸了摸女童的头发道。

宋天枢暗吐口气,有人接下煞星的刀,实在求之不得,也不计较庄千雪架子仿佛比他这师叔还大。

谢明玉看着姚拜月玲珑的背影、圆润的翘臀,除了本能的色欲,更深深渴望她这种强大的力量。

一句话,一个动作,数十高手草木皆兵,无不凛然。

而韩宝雅脸现倔强,胸臀仅比成熟的姚拜月小了一点点而已,谢明玉心道:等我加入峨眉后,一定会让我宝儿妹子发育得比你姚拜月更大。

庄千雪准备出手,那可是峨眉罕见之事,外门弟子见一次都受益不尽,哪怕师叔们也均盼一见,印证自身所学,所以根本没顾上驱逐跟来的那群看热闹少年。

同时隐隐也存了另一心思——让这些孩子见识下“弧光寒电”的神功,未来好好在世间散播我峨眉一派的无上威名。

演武堂为山侧平台一间木制雅舍,薰有檀香,素净质朴,平日只有资质过关的外门弟子才能入内,静心聆听师长讲说拳法剑技。

江山英杰谱高居第三的庄千雪跪坐中央,大概二十五岁上下,白衣如雪,秀发未盘,柔顺披肩而下,柳眉斜飞,冷艳得拒人千里之外,简直和姚拜月是两个极端。

她近十年来清心寡欲,不饮酒,不吃肉,不深交同道,守身如玉,恪守清规,以三尺长剑参禅悟道,比出家人还像出家人,莫说同门师弟师妹,就连师父师叔们也都好生相敬,均视她为铁打未来掌门,丝毫不做第二人想。

“呦~千雪姊姊,多日不见,你可轻减了呢,真是心疼坏妹子了。”姚拜月心怀讥嘲,面子却好像见到亲人闺蜜一般,摆摆手又道:“这是上好的长白山老参,炖鸡汤最好啦,咱们学武之人,不补可不成。”

说着,她的随从立刻双手捧着木盒进来,恭敬地放在门边。

“演武堂不染俗气,烦姚姑娘先除鞋袜,其他人外出等候。”庄千雪似乎不带任何喜怒哀惧,冰雪神女一般。

两派弟子和两位长老哗啦一声后退,谢明玉哪怕想看也没那个胆子,只能跟着退后十步。

大门关闭后,姚拜月咯咯笑道:“姊姊还是那么爱干净呐,也不知道每天用不用出恭呢?”

庄千雪不理挑衅,起身,躬身取下剑架三尺秋水,沉默拔剑,剑身篆刻“逝水”,雪足不丁不八一站,整套动作近乎宗教仪式,却毫无破绽。

姚拜月收敛笑容,解开披风,褪去鞋袜,银条似的裸足白嫩柔腻,趾甲盖儿涂有鲜红花汁,曲线比庄千雪略微丰腴一丝,却同样美不胜收,若给门外男人看见,只怕都会目不转睛,脸红偷瞧。

“报仇之类的废话也没必要啰嗦,只要姊姊能接我一刀‘千里火’,妹子我拍屁股就走。”姚拜月大腿微曲,手握刀柄,遥遥锁定了清瘦纤柔的庄千雪。

“名声和年纪我都较你为大,让你先出刀吧。”庄千雪难知如阴,轻声回应。

“可有些地方呐,姊姊可就没妹妹大呢。”

姚拜月必须寻得破绽。

此话一出,功力已提至顶峰的青城火凤,终于捕捉到了冰湖上的一丝涟漪。

凤凰冲天而起,刀光如千里烈火,熊熊怒燃,姚拜月白嫩小脚居然将站立的地板生生踩出龟裂,借火淬势的武功自厚土拔高斩击,乃当代无双的刀法。

庄千雪藕臂轻抬,挑起剑尖,缓慢得叫人难受,脚下一股巨力却直接踩塌了地板,底下泥土岩石亦开裂崩坏,使整个演武堂都震荡一下!

转瞬宁静。

仿佛一冰一火的两位绝色佳人静止不动。

门外宋天枢笑道:“千雪坐镇峨眉,占了地利,江湖道理分明,占了人和,此战必胜无疑。

韩宝雅担心道:“三师姊文静淑女,向来不喜欢与人斗狠,姚拜月性如火焰,突然袭击,也未尝不会……”

谢明玉道:“不会的宝儿妹子,越是冷若冰霜的女子,心里越是炽热,三师姊斗狠也不怕的。”

“哦,原来如此……啊!”韩宝雅小手捂住嘴巴,眼睛瞪得溜圆,哪里想到谢公子猛然从天而降。

“啊!”谢明玉心念无数遍宝儿妹子,顺口接话一答,稀里糊涂可就露了馅,后悔也来不及了,只能厚脸皮道:“肩膀伤好些了没?我很惦念呢。”

韩宝雅脸蛋儿一红,低声道:“好……好些了。”

其他人全神贯注演武堂两大高手的战况,也没心思注意他俩嘟囔什么。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第二章 准备拜山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四章天剑的资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