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体育修真军事历史幻想悬疑武侠游戏灵异玄幻科幻言情都市完本更新

第二章 准备拜山

killcarr
上一章: 第一章 峨眉剑客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三章 青城火凤

韩宝雅抬足、扭腰、拔剑、踏步、击刺,每一个发力动作全都是峨眉派无数前辈高手苦心孤诣研究创造的,可谓千锤百炼,改无可改。

剑势犹如风驰电掣。

一个爱脸红的小姑娘,居然能刺出让人心惊胆裂的一剑。

「这就是峨眉的力量么……」康六儿冒出冷汗,武林豪门大派和江湖绿林,完全是两个世界的存在。

卢展风双臂展开,奋力蹬地飞退,好像一只展翅的大白鹤,身法之快绝,甚至超过了韩宝雅的披星戴月,瞬间已经用后背撞破木窗,跃至长街。

韩宝雅转腕收剑,回气亦在瞬息,立刻也冲出酒楼,追杀敌人,她自从十四岁那年破格被三师姐赐予习剑资格,每日修炼,风雨无阻,动作等同本能,比起江湖黑道所谓的实战砍杀功夫,自是不可同日而语。

众人呼吸粗重,不顾雨天,紧跟着二人来到街道。

「韩大哥,这是什么功夫?老鹰也未必有这么快吧?」谢明玉忙问向身边的大行家。

韩君圣道:「这是白鹤劲糅合了飞马踏燕,青城轻功独步天下,果然名不虚传,犹胜峨眉,可惜姓卢的武功太差,只学到了点皮毛而已,否则我还真想下场和他较量一下。」谢明玉使劲咽了下口水,心中翻涌:武功太差?这群人到底有什么魔法仙术,居然能将肉体凡胎锻造到了如此地步?那个庄千雪和青城火凤只怕还要厉害十倍,我当想办法拜师学艺,才能见识到武道更广大的天地。

当当当地兵刃撞击之声响彻雨夜,周边居民百姓知道这是连官府都不敢惹的大麻烦,无不紧闭门窗,不敢出来瞧热闹。

卢展风已深觉眼前的小姑娘长剑凌厉,不敢再顾好看拖大下去,就地懒驴十八滚,立刻拔刀以本门刀法抵挡。

「卢少怎么发起癫来,这就是青城神刀?怎么跟乱打一样?」「可能被峨眉小姑娘逼急了吧。」钢刀卷起细雨,卢展风疯了似的矮身胡乱劈斩,韩宝雅步下轻盈,左闪右避,暂时采取了守势。

青城刀法的姿势并不花哨,甚至可说难看,弯腰曲背,踮脚劈砍,只求快准狠辣,在外行人眼中远不如人家韩宝雅赏心悦目,谢明玉苦于看不懂战局,一直在向韩君圣请教。

「习武不是绣花写字,窝在房里勤加练习就能加深本事,只有江湖实战,以命搏杀才会磨练真本领,宝雅武功明显更胜一筹,但从未开过杀戒,心性上终归不如卢展风,否则也不至于拖拉到如今还在胶着。」韩君圣居然未现出不耐烦的样子,有问必答。

谢明玉又问了一个古怪的问题:「磨练到真实本领后呢?」韩君圣道:「没有什么之后,这就是武林中人的生存方式,逆水行舟,突破极限,攀登巅峰,你不进步就会死在刀剑丛林里,莫只看我们风光超脱,实际活的凶险无比,你若想加入的话,可得想好了。」「我……我……没……我…」谢明玉一惊,没想到这么容易就被人家看穿了心事。

「我十三岁第一次接门派任务下山,今年二十三岁,如你这样憧憬武林,主动搭话的年轻人已见过四五十人了。」谢明玉大着胆子道:「我想拜入峨眉派门下学武,求韩大侠成全。」韩君圣道:「可以,下个月初五你收拾下行李,就可以上峨眉山修习。」「啊?」谢明玉愣住,一肚子「为国为民、行侠仗义」的理由竟没机会说出口,「这样就行了?」「那四五十人上峨眉后只有十二人有资格成为外门弟子。」韩君圣换了个方式回答:「成为真传弟子的仅有一个人。」谢明玉明白了,原来要成为外门弟子也是不易,期间考验不知凡几,难之又难,正思忖间,街道上劲风爆响,韩宝雅忽然弃剑前冲,松肩裹肘,拳势柔巧,结结实实捣在了卢展风胸口。

兵刃比拼,凶险异常,生死全系于此,万没有主动弃剑的道理,韩宝雅兵行险招,猛然扔掉长剑,以峨眉通臂拳穿透青城刀法,重创强敌,此间突变,就连韩君圣都不由暗赞喝彩:妹妹果然有成为真传弟子的天赋。

「好!韩姑娘厉害!」谢明玉和家丁手下们一齐轰然叫好。

韩宝雅出手奇招暗劲,得胜青城弟子,自己也不免心花怒放,回头望向哥哥,似是希望听到些鼓励称赞。

韩君圣一凛:宝儿终归年幼无知,生死未分,怎能放松警惕,到底要不要提醒她呢……犹豫的刹那,卢展风果然抬头起身,右掌张开,单靠手指劲力震散细雨,野兔似的冲前呼啸拍来,威势颇为猛恶。

「哼,早知道你不服。」韩宝雅脑后长眼似的,踏步扭腰,小拳头鞭子似的甩向身后,连绵不断的通臂拳劲「啪」地接住了卢展风掌击。

「小娘们儿你死定了。」卢展风忍住胸口剧痛,左掌不规则地快速抖了两下,转瞬印在右掌之上,两道巨力猛然叠加爆发,连同韩宝雅的拳头,全部打在了她的肩膀。

骨裂声响,韩宝雅一时轻敌,顿时五内如焚,肩膀痛彻心扉,却仅后退半步,随即运使十二成功力,拼死一脚蹬在了卢展风小腹。

大口鲜血洒满长街,卢展风倒飞出去,痛苦的趴在地上,抽搐一番,眼看是活不成了。

惨烈搏杀使得谢明玉瞪大眼睛,胆怯中透着莫名热血。

韩君圣对着妹妹冷冷的道:「你明知对手是青城子弟,却不防备推山铁掌,真是丢了峨眉派的脸面,罚你每日加练一个时辰风火剑和通臂拳。」「是。」韩宝雅又羞又疼,孤单立在雨中,说不出的惹人怜爱。

谢明玉不高兴道:「韩姑娘打赢对手,你身为哥哥不夸奖也就罢了,恁地还骂他。」「武林之路险隘,既然入了峨眉,就得使自己变强。」韩君圣冷着脸说道,「念在你反应不慢,及时避过心脏要害,暂时不剥夺你晋升真传弟子的资格。」「谢谢四师兄。」眼泪在韩宝雅眼眶里打着转,终于再也扛不住内伤,颓然坐在雨地。

谢明玉看着韩君圣可怕的样子,不敢趁机吃豆腐去扶人女孩子家,忙唤了酒楼老板娘先搀起韩宝雅。

「你不错。」康六儿人群中走出一个三十出头的汉子,身子矮壮敦实,显然外门功夫甚强,听口音,就是刚才提醒卢展风的人。

「你却不行。」韩君圣语气更寒,且带有一些嘲讽。

那人勃然变色,忽然驼背缩脖,整个身子变得像个大乌龟,又像小土山,姿势滑稽,却蓄势可怖。

韩君圣双手背负,隐隐挡在了妹妹和谢明玉身前,丝毫无惧。

谢明玉装看不见那人,径直走到康六儿身前,谢伦本想阻止,忽又觉得有峨眉高手坐镇,就先听听儿子有何话说。

「胜负已分,江湖规矩在下,大明律法在上,康老板自己看着办。」谢明玉高声道。

康六儿看了看死狗似的卢展风,又看了看那矮汉子,重重叹了口气,沉声道:「我姓康的不是第一天出来混,输了就认栽,明天中午自然会给你爹一个交代。」「我们家是正经商人,不会学你黑道的玩意儿,八千两医药赔偿费,二十桌和头酒,往后有钱大家坐下商量着一起赚,怎样?」谢明玉心里当然恨不得宰了康六儿,但做人留一线,省的他背后绿林势力将来找麻烦,而且韩家兄妹后边站着,必须得给人家留个得饶人处且饶人的好印象。

「有你的,明天晚上我自己带银票过来。」康六儿抱拳,挥手带人就走,作为跑过江湖的人物,倒也算有几分磊落。

那矮汉子抱起濒死的卢展风,说道:「你就是韩君圣?这笔账记下了,我张浩鹏会跟你们讨。」「你第一天出来?那么多废话,回去吧,青城峨眉的梁子也不差个外门子弟了。」韩君圣冷笑,又扭头对谢伦道:「借贵府替舍妹疗伤。」谢伦忙道:「理所当然,我已经派人去找大夫了。」谢明玉本觉得那矮汉子还会和韩君圣来一场恶斗,没想到他却不再说话,扛着卢展风便消失在街道。

韩君圣道:「这就是武林规矩,他若出手,无论胜负,丢的都是青城派的脸面。」谢明玉听不懂,但对所谓武林的向往之情更加浓厚。

众人到得谢家宅子,丫鬟老妈子们忙前忙后,韩宝雅未伤要害,韩君圣将峨眉灵药交予医娘后便不再过问,谢明玉兴奋得精神火热,一宿几乎没睡。

天刚蒙蒙亮,谢明玉就吩咐厨房熬了香米粥、葱油小卷子、桂花糕、酸甜酱菜,亲自端去韩宝雅所睡客房。

轻轻敲门,咯吱一声,门应声而开。

想来是韩宝雅伤重,无法下地锁门,丫鬟们出去时肯定也不可能反锁人家峨眉派姑娘,倒成了谢明玉尴尬窥看女寝的状况。

少女还在熟睡,谢明玉撂下早点,正想悄悄离去,却见韩宝雅秀丽绝俗的小脸娇弱无限,和昨夜力毙青城高手的女侠实在判若两人,他忍不住走近仔细再看,怜意顿生,几乎想将少女抱在怀里,细细慰抚,保护她,呵护她。

「呃……」韩宝雅似是睡梦中牵动伤处,转身而不可得,只能踢了踢被子,露出一对儿嫩白柔足,纤秀莹润,犹如软玉雕琢。

谢明玉身子好像生了根,再也挪不动半步,心道:韩姑娘这小脚丫子居然生的如此秀气好看,瘦不露骨,没生老皮,想必摸起来也是又滑又软吧……雨后略显闷热,脚丫凉快后,韩宝雅迷迷糊糊,又把被子拉了拉,丰腴饱满的玉乳高高撑满月白蝶纹的薄裳。

浑圆的胸脯带着少女特有的青春傲人,雪白优美的锁骨和脖颈上铺着一层细密汗珠,清纯而又妩媚,谢明玉松了松领子,整个成都也未必能找到这么美的女孩子,她将来若是嫁给他人,这身雪肉在别的男人胯下被肏弄,岂不是……岂不是……少年男子和衣衫不整的妙龄少女共处暗室,本是极难自持的事。

谢明玉鬼使神差的手指轻轻触碰韩宝雅嫩颊,柔腻滑嫩的肤触直令他神魂飘荡,另一只手颤抖着覆上了那腴润丰盈的酥胸,轻轻一揉,隔着衣衫也能感到一团绵软膏腻溢满指掌,肉乎乎、沉甸甸,厚实饱满,醉人欲死。

过不片刻,掌心感到一粒硬蒂凸起,又韧又柔,再微用力一按,红豆似的乳蒂倔强歪倒,轻揉之下,铜钱儿大小的乳晕都能感受到……谢明玉正要咬牙扯开韩宝雅衣衫的时候,猛的缩回手掌,心中骇然:差点闯下弥天大祸,猥亵峨眉女侠,韩君圣定会将我剥皮抽筋、挫骨扬灰,甚至整个谢家都会被那个宁天茹夷为平地……韩宝雅扭了扭身子,小白脚丫可爱的互相搓了两下,嫩趾回抠,复又睡沉,压根儿不知自己刚才被人摸脸袭胸。

谢明玉轻声出屋离去,随便找了个丫鬟吩咐:「待会儿若韩姑娘问起,就说早点是你送进去的。」小丫鬟挠了挠脑袋,不明所以,但少爷有命,她也没道理说别的。

走在院子里的谢明玉浑浑噩噩,没来由生起一股无名妒火,实在不愿意有其他男人再去摸韩宝雅美妙的胸脯玉乳,更不愿绝色少女嫁给旁人……他心里打定主意——哪怕为了韩宝雅,也要加入峨眉派。

胡思乱想间,正巧撞见韩君圣在花园练拳。

法度森严,庄重肃穆,每一拳都震得衣袍发出炸裂脆响,步伐虽似笨拙缓慢,却古拙奥妙,蕴含四象八卦,难以言表。

身为峨眉派四大真传弟子之一,韩君圣的武功自然远远胜过昨夜的韩宝雅和卢展风,甚至那个矮个大汉都对他忌惮莫名,如今单看这路拳法便可想见其深不可测。

「韩大哥早,这路拳真厉害。」谢明玉真心喝彩。

韩君圣扎马、回拳、吐气,说道:「练武艰辛,所耗心血绝不输于读书金榜题名,可惜我资质愚鲁,武艺比起师长们可差得远了。」谢明玉开门见山道:「成为峨眉外门子弟有何条件?」「资质、心性。」「什么资质?聪明吗?」

韩君圣详细解释道:「每年拜入峨眉的分门生、礼生和记名,门生为正式学艺者,二十岁以下皆可报名,会有我这样的师兄或前辈长老传授基础武术,半年后掌门亲临监督考核,合格者即可成为外门弟子,到金顶殿领取随身长剑,学习峨眉剑法,期间根据所学进境,甄选资质拔尖门人,分予门派任务,再根据难易程度和完成程度,由掌门和至少三位长老认同试手考察,便能晋升真传弟子,和师尊修炼峨眉至高绝学,礼生则是武将贵族,花钱拜师,不求学艺,只求一个武林大派的名衔,记名也差不多,拜师不拜父母,其他门派的后人可跟随父母学艺,为在武林记名,便需要拜挂名师父,三节两寿照面送个礼罢了。」谢明玉道:「我当然是为学武功的。」「记名弟子晋升外门弟子失败,所学的武艺不准外传,不准自称峨眉弟子,也不准再另投别派,违者会有刑堂执法长老处理,你想好了。」「当然想好了。」谢明玉想起水嫩可人的韩宝雅,哪里还想拜其他门派。

聊久了也发现,韩君圣并不是那么冷酷,性子爽直,颇为健谈,谢明玉机灵聪慧,不动声色的投其所好,两人聊的倒很投缘。

实际上韩君圣的「引荐」也并不是看中谢明玉有什么特别,穷文富武,培养一个高手和运转门派的花费,绝对是常人难以想象,两年前正邪之战后,大师兄和二师姐战死,门派损失惨重,更急需海量金银来补充人才,谢家在巴蜀是有名的富商地主,拉近关系只会有利无害,至于外门弟子考核,那就另当别论,只能依照门规,半点不能掺假了。

吃过早点后,这对兄妹便要告辞,谢伦自然佯怒不准,但韩君圣说需尽快回峨眉山复命,禀明师父细节,不可平白耽搁。

提到净逸散人,谢伦自是不好再留,临走前又让妻子硬塞给韩宝雅一串好珍珠和一封足斤足两的大红包,连番推脱,送到城门,这才心满意足的回家,准备去喝康六儿的和头酒。

期间谢明玉也和韩宝雅说了不少笑话,他口齿伶俐,会讨女孩子欢心倒在其次,主要是人长得尽随父母优点,实在俊美讨喜,尽管不至于让人家少女以身相许、芳心紧系,但也给韩宝雅留了个想再见说话的好印象。

在韩夫人眼里,这小美妞儿奶脯生得肥硕,小腰、大屁股、小脚儿,绝对的旺夫生儿子命,能娶到家就好了。

晚上,康六儿倒也光棍儿守信,规规矩矩的在酒宴上给钱认输,没生其他波澜,至于青城派那里,按照韩君圣说的江湖规矩,自会有另一套流程处理,天大的反击,有峨眉派扛着,反正和谢家这种不在武林的百姓再没有关系了。

若青城派真敢在打输之后绕过峨眉报复平民,那就是毁坏武林铁则,别说峨眉派,就是少林、武当、崆峒、华山也会尽出高手,弹劾格杀首恶,肃清江湖,所以,没人有这个胆子。

上一个有这胆子的人,已经烟消云散了。

当时谢明玉还要细问,韩君圣却只说那是昆仑魔教的往事,不再细谈。

昆仑派不也算名门正派吗,怎么成魔教了,谢明玉稍一琢磨,也就不再触人家忌讳的话题。

最近这些日子天下太平,谢明玉他花钱召集城里好几个知名的武师、镖头、小军官,每日勤练拳脚,他从小有底子,功夫并不差,一个月坚持认真之下,将身子骨也练得硬朗非凡,偶拿城外地痞试手,还真没人能接谢大少爷几招。

初一,谢明玉自己在行李塞好私房钱,找老爹要了二百两银子,又偷着找娘求了五百两银票,顾了辆马车,提前几天赶赴峨眉山,准备迎接外门弟子的修行考核。

谢伦性子和善,家底丰厚,从不逼迫儿子读书,他知道这些豪门大派学武艰苦,儿子娇生惯养,用不了俩月就会乖乖回家帮忙打理生意的。

老爷子却不知,自己儿子乃万中无一的天剑奇才,这一去,便如凤啸九天,龙归大海,成为日后名扬天下的风流剑豪。

【待续】

上一章: 第一章 峨眉剑客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三章 青城火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