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体育修真军事历史幻想悬疑武侠游戏灵异玄幻科幻言情都市完本更新

第四卷 烽烟四起 第三百六十九章 老谋深算

hui329
上一章: 第四卷 烽烟四起 第三百六十八章 零落成泥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四卷 烽烟四起 第三百七十章 魔尊出关

奉天门,早朝。

「臣李东阳奏本:《历代通鉴纂要》书成,蒙圣恩赏臣等白金彩币,臣等拜赐感激。前项书籍本院官生誊写后,因查有失错,并编纂等官各奉旨罚俸、致仕为民,臣等具本认罪特蒙宥之,窃思编纂誊录皆臣等统领,今各官罪固当谴,而臣等孤独受赏,心实未安。」

「其为民监生张元澄等人,原系吏礼二部奉旨考选誊写实录人选,后因誊写纂要缺人乃借拨贴写,罪在臣等,各生员本有资格出身,一旦通行革退,艰难困苦情实可怜,伏望圣恩赦其小过,录其寸长,将元澄等仍复监生,退回原衙门,各依本等资格应役听用,及其余致仕为民誊录人员,乞敕该部查出字样失错,量为区别,薄示惩戒,少垂恩宥,实天地无弃物之仁也。」

这点破事折腾这么长时间,朱厚照早就听乏了,通政司前一日已将奏本递上,内阁票拟,司礼监批红用印已毕,早朝不过走个过场,小皇帝对这套程序腻歪得不行,向旁边刘瑾点头示意,刘瑾会意上前。

「陛下有旨:张元澄等准复监生应役,其余已之。」

「圣上宏恩,天下泽被。」群臣应和。

再奏了几件早就拟定的题本,颁发了几道旨意,君明臣贤一通恭维,正德二年的又一个早朝在一片祥和的气氛中结束。

杨廷和才出了御门,便被首辅李东阳唤住。

「介夫,」终于将那几个倒霉孩子摘洗干净,李东阳心情大好,捻须微笑道:「许久未见杨慎小友,这娃儿如今忙些什么?」

丁寿小儿把我给卖了,杨廷和心中咯噔一下,再细观李东阳笑容真诚,不像有问罪之意,舒缓心绪笑道:「大比之期将近,犬子赶赴四川应试,未能向阁老请辞,还请恕罪。」

「无罪无罪,是老夫一时糊涂,忘了大事。」李东阳连连摆手,「令郎妙才,此番秋闱必登解首,届时老夫少不得还要讨杯酒喝。」

「借阁老吉言。」杨廷和躬身道谢。

客套一番后,李东阳面容一肃,道:「介夫,你与司直外放南京的榜文已经贴出,朝觐陛下后便速去上任吧,京中山雨欲来,词臣也不得幸,远离中枢未必不是好事。」

「阁老金玉良言,不才谢过。」杨廷和执礼甚恭。

「你我之间何须多礼,唉,只是今后文会又少了两人。」李东阳面色戚戚,唏嘘不已。

杨廷和也真是闲不下来,送走了长吁短叹的李东阳,人还未到午门,又被刘忠半路给截住了。

「介夫,愚兄有事与你相商。」刘忠将杨廷和拉至僻静处,开门见山。

「司直兄但讲无妨。」

刘忠四下左右张望无人,低声道:「你我迁官南京,陛辞后可还要拜别刘瑾?」

「为何要见他?」杨廷和诧异道。

「这……」刘忠心中发虚,「如今百官外放或还京,朝毕后须赴刘瑾处请见,你我转官留都也算升迁,是否也该送份人情。」

「你我之官职乃朝廷所授,非出刘瑾私人,有何人情可讲,况刘瑾所为,倒行逆施,今日一见,天下士林必传我辈交瑾依附,今后何颜面对天下!」

杨廷和一番大义凛然,将刘忠说得老脸火烧,羞愧不已,「介夫说的是,愚兄……唉,畏惧淫威,险些铸成大错,亏得贤弟当头棒喝,使愚兄得保清名,受我一拜!」

杨廷和连忙扶住刘忠,「司直兄言重,逆瑾势大,虚与委蛇也是人之常情,我等也要晓得自保之道,你我这便连夜打点行装,明日陛辞后不再耽搁,直接离京,不与刘瑾照面便是,想来他也挑不出什么错处。」

刘忠连连点头,「便依介夫所言,老夫这便回去准备。」

瞧着刘忠健步如飞地奔出午门,杨廷和微微一笑,「司直兄,对不住了。」

***    ***    ***    ***

色彩鲜艳的雨丝蜀锦,铺挂在数个榉木雕螭衣架上,绚丽多姿,濯色江波。

「家兄心念职事,出京匆忙,未得及时向公公道谢请辞,嘱咐下官定要向您老赔情,并呈上几匹家乡方物,万望公公赏面哂纳。」

杨廷仪腰身也不敢直起,亦步亦趋随在刘瑾身后,陪他观赏一方方上好锦缎。

「教杨先生费心了。」

刘瑾随口一句话,让杨廷仪腰弯得更低,谄谀笑道:「公公哪里话,家兄常说起与公公东宫共事之时,常向公公请益,受教匪浅,下官只恨缘浅,未当其时。」

刘瑾桀桀怪笑,「尊兄弟都是妙人啊,可惜那刘先生眼中并无咱家。」

「些许迂腐之人,公公不必在意。」杨廷仪陪笑道。

在罗汉榻上坐下,刘瑾一手托腮,随意道:「你们兄弟的心意,咱家明了,区区一个卿佐官,怕也是委屈了令兄,恰好南京的高铨老儿不识时务,到了颐养天年的时候了,便烦劳尊兄挑起这副担子吧。」

「下官替兄长拜谢刘公。」杨廷仪扑通跪倒,一连三拜。

「公公,你想清楚了,要将南京户部交给杨廷和?」

后堂转出的丁寿冲着杨廷仪离去的方向重重呸了一口,奴颜婢膝的模样连二爷都不齿其为人,雪里梅那丫头竟然称颂这对兄弟是谦谦君子,真个有眼无珠!

面对丁寿质问的口吻,刘瑾并未着恼,指着衣架道:「这些蜀锦都是上等货色,你看可有喜欢的?」

「就这几匹破布便饶上一个户部正堂,您……这杨介夫的买卖未免太过划算!」丁寿还算清醒,没将指责刘瑾老糊涂的话说出口。

「投我以木桃,报之以琼瑶,杨家兄弟肯放下这个脸面,咱家为何不能千金市骨,给旁人做个榜样!」刘瑾笑道。

「可做样子的人多了,刘至大,许季升,焦阁老,轮谁也轮不到他们杨家!

」丁寿心中算是把仇结上了。

「寿哥儿,咱家让你每日躲在幕后听我处置公事,可有说过一句让你挑咱家的不是?」刘瑾乜斜着眼,冷冷道。

「这……没有。」丁寿讷讷退后,老太监整日对他慈眉善目的,险些让他忘了这位的酷烈手段。

看丁寿唯唯诺诺的模样,刘瑾叹了口气,温言道:「交待你办的事怎样了?

「广东的锦衣卫回报,熊绣老儿为官清廉,家徒四壁,寻不到什么错处。」

丁寿两手一摊道。

熊绣是刘大夏亲信,封疆两广,手握重兵,刘瑾自不放心,至于丁寿就更别提了,有大闹兵部那档子事,更是巴不得给熊老儿寻小鞋穿,谁知广东锦衣卫忙来忙去查了一通,查出一个大清官来。

「缇骑都是群酒囊饭袋,你看看这个。」刘瑾将一份奏报扔了过来。

丁寿展开一看,是赴广东查盘的户部主事庄襗的奏本,奏称广东有司侵费官库钱粮数十万。

「以熊绣老儿素来操守,当不会有贪渎之事。」丁寿迟疑道。

「他不贪渎又如何,皇明府库侵占巨万,他懵然不知,似此庸官,清廉如水又有何用!」

刘瑾切齿道:「尤为可恨者,这等人却是百官称道,民心咏叹,他未取一文,国帑也未增一钱,为官一任,只全他一人清名,实乃国贼。」

「我这便命缇骑将熊老儿锁拿进京。」二爷和他还有私怨呢,对熊绣倒霉乐见其成。

「熊绣清名远播,若以渎职缉拿……」刘瑾摇首苦笑,「皇明这样的官儿太多了,让南京左都御史陈金接替两广总督一职,至于熊绣么,去南京都察院坐冷板凳吧。」

「这便算了?」丁寿纳闷,这可不像刘瑾的为人。

果然,刘瑾又道:「司礼监差人同给事中会同盘勘,各方职官必须交待之日查核明白,方许离任,凡有司粮未完,钱不入库者,纵是迁转也不得离任。」

「各省钱粮,尽数输京,以纾国用。」刘瑾冷笑,「既然地方官管不好钱粮,咱家替他们管。」

***    ***    ***    ***

北镇抚司。

一摞子公文狠狠摔在桌案上,丁寿没好气地跌坐在椅子上。

这位爷今日脾气不顺,钱宁与杨玉等人交换眼神,打定主意今日不触霉头。

他们不想找麻烦,麻烦却来找他。

「杨玉,广东那边的千户是你的人吧?」

「回卫帅,正是。」杨玉垂首道。

「干的好差事!一群地头蛇,还不如一个外差大头巾查出的事多,知道刘公公怎么说的么,酒囊饭袋!本座的脸都被你们丢尽了!」丁寿忘情地拍着自己脸颊,啪啪作响。

「卑职办事不力,请大人降罪。」杨玉慌忙跪倒。

该!掌着殿廷卫士,还要在地方千户所插一杠子,手伸得太长被剁了吧,钱宁看着同僚挨骂,心中窃喜。

「还有你,堂堂北司理刑,还不如叫花子消息灵通,一个逃人都查不出来,将来还能指望你们为陛下分忧!」

丁寿起身探过桌案,将钱宁唤到近前,「可要本座将你安排到丐帮中去取取经?」

「这……卑职悉听大人安排。」钱宁心中犯难,还是笑脸附和。

「呸!不上进的东西,你不要脸,本官还要呢。」

训斥一通,丁寿胸中闷气消解不少,吐出口浊气,道:「北边已经够丢人了,南边别再出什么纰漏,给申之传信,盯紧了最近到南京赴任的几个老家伙,揪出错来就先把人给抓咯,出事我顶着。」

「遵命。」钱、杨二人应声。

「再问问他刺客的事怎么样了,人家都杀上门了,没个回应还真以为爷们好欺负。」 丁寿揉了揉脸,奇怪自己半边脸颊怎么有些发烫呢。

***    ***    ***    ***

南京,锦衣卫衙门。

「牟斌,命你缉拿凶徒已有多日,为何还一无所获?」

高坐堂上的魏国公府小公子徐天赐,像模像样地俯视下面站立的前任指挥使。

「禀大人,仅凭刺客幕后指使之人有卫帅府上地图,便要卑职捉拿嫌犯,卑职无从下手。」牟斌目视堂上,沉声回道。

「我大哥说了,牟大人神通广大,足智多谋,惯常抽丝剥茧,见微知著,必能缉获元凶,大哥他如此看重,你却三番两次推诿,可是不将我和我大哥放在眼中。」徐公子打起官腔来倒也威风十足。

「既然卫帅与大人看重,便请予卑职便宜之权,先通缉刺客宋中,拷问口供,查寻幕后指使之人。」

「我大哥说了,宋中不过拿人钱财,是一跑腿之人,也不知什么详情,不必为难。」徐天赐摆弄着指甲,连看也不看堂下牟斌。

「如此就请大人将那张府宅地图交于卑职查看,或能从中寻出蛛丝马迹。」

牟斌道。

「我大哥说了,地图涉及丁府布置详情,关及私密,不宜示人。」徐天赐捂嘴打个哈欠,没精打采道:「还有何话说?」

「一无物证,二无人证,只要卑职凭空捉拿人犯,大人不觉强人所难么?」

牟斌冷笑。

「我大哥说你能拿到人犯,那便是能拿到,所以——不觉得。」徐天赐戏谑道。

「大明两京一十三省,户口数千万,何以断定主使人便在留都?」

「我大哥说在,那便在。」

「卑职无能为力,请大人与卫帅另择高明。」牟斌不卑不亢,拱手一拜。

「这由不得你,自今日起,十日缉凶不到,杖责二十,二十日无人归案,杖责四十,一月以后么……呵呵,牟大人和这主使之人最好预先备下一口寿材。」

徐天赐半身拄在公案上,笑语晏晏。

***    ***    ***    ***

牟斌书房。

「爹,今日应卯如何?」牟惜珠焦急问道。

「徐天赐已然和老夫撕破脸面,图穷匕见了。」

牟斌重重叹息,将衙门之事说了一遍。

「欺人太甚,爹,咱们进京告御状去,凭您在太皇太后前的情分,她老人家不会不管的。」牟惜珠愤愤道。

「告御状?告什么?告谁去?」牟斌诘问女儿。

「徐天赐还有丁寿啊,他们这样无事生非,公报私仇,明眼人谁看不出来!

「公报私仇不假,无事生非却未必,惜珠,你这性子再不改改,我们一家早晚要全搭进去。」牟斌无奈喟叹。

「爹,我……有女儿什么事?」牟惜珠讷讷道。

「丁寿并非莽汉,这样贻人口实地过分逼迫,无非就是等着老夫自投罗网,你那张地图是手绘的吧?」

「爹你怎么知道?」自觉失言的牟惜珠急忙掩住了嘴巴,可惜为时已晚。

「你的脾性我又岂能不知。」牟斌苦笑,「丁寿小儿怕是早就猜出来了,捏着你的亲笔地图秘不示人,就是等着关键时刻致命一击。」

「都是那宋中,徒有虚名,失手也就罢了,嘴还不严,真真该死。」牟惜珠恨得牙根痒痒。

「好了,事到如今你还诿过他人,怎不想想事由己起,无端去招惹丁寿作甚?」牟斌斥责道。

牟惜珠眼眶发红,「那丁寿夺了爹的官位前程,又占了女儿宅邸,在南京还让其党羽处处凌迫,女儿咽不下这口气!」

「呵呵,咽不下气?如今徐天赐却要让老夫咽气了。」牟斌冷笑。

「爹爹勿扰,女儿一人做事一人当,自去锦衣卫领罪,今后不能侍奉膝前,恕女儿不孝之罪。」牟惜珠拜倒在地,嘤嘤垂泪。

「快起来。」看着女儿哀婉欲绝,牟斌心中不忍,扶起女儿道:「区区小事,何论生死,你爹虽大权旁落,可也未到任人宰割的地步。」

「想动老夫的女儿,做梦!」

注:1、《历代通鉴纂要》一事受罚的有二十多人,史书称由此可见刘瑾专横,实际上《明实录》里记载正德二年当年就大部赦免了,老刘冤啊。再说说这书的结局,清朝的时候既没列入《四库全书》也没进入《四库全书总目》,理由是说乾隆皇帝觉得这书「褒贬失宜,纪载芜漏,不足以备乙览」,不过这书也没被全毁,口嫌体正直的乾隆爷专门让翰林院抄了一份袖珍本,自己没事拿着看,现存于北京国家图书馆善本室,另外还有一套精装版保存在故宫博物院图书馆,两套书都有题字狂魔的印戳,至于大清的文臣们为什么睁眼说胡话的原因也是这位十全老人,被大清奉为治史圭臬的万世之书《御批历代通鉴辑览》,编书日期都不可考,里面大量的因袭抄录了《通鉴纂要》,这也无所谓,毕竟开始谁也没在意这本书,最终使得这书身价倍增的缘由还是「御批」两字,题字狂魔标记太多了,搞得奴才们都不好意思不把这书当回事,可要是《四库全书》同时收录了明代的这套史书,两相对照,你要说前明的是抄大清的,估计也没人信,索性就把这书抹掉,皇帝留着自己看就得了,这点上也只能佩服大清文人的治学理念:一切为主子着想。

2、(刘)忠谓(杨)廷和曰:「此行须别瑾否?」廷和曰:「瑾所为如此,不可再见之,人知必以我辈交瑾矣。」忠深然之。廷和乃以蜀锦辞瑾,瑾曰:「刘先生不足我耶?」遂厚廷和而疏忠。(谷应泰《明史纪事本末》)

上一章: 第四卷 烽烟四起 第三百六十八章 零落成泥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四卷 烽烟四起 第三百七十章 魔尊出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