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体育修真军事历史幻想悬疑武侠游戏灵异玄幻科幻言情都市完本更新

第四卷 烽烟四起 第三百六十八章 零落成泥

hui329
上一章: 第四卷 烽烟四起 第三百六十七章 棒打鸳鸯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四卷 烽烟四起 第三百六十九章 老谋深算

一间布置典雅的卧室,茵席帘帏,一应俱全,圆镜妆台上一对红烛映得屋内亮同白昼,雪里梅一身吉服,苍白的娇靥上无半分喜气,无力地靠坐在床头,不时发出几声轻叹。

院外的嘈杂声打断了雪里梅的凝思,一个醉醺醺的声音响起,「你们都回去喝酒吧,里面的事用不着你们帮忙了。」

「大人脚下留神。」

「没事,爷清醒着呢,不……不信爷……上房给……你看看。」

「二爷,改日再露身手吧,里面还有佳人等着您再续前缘呢。」

「说……说得对,七儿,你这次功劳不小,爷回头好好赏你,现在走,都走!」

撵走了钱宁和丁七的丁寿,跌跌撞撞地走近,守在门前的坠儿立即迎了过来,「丁大人,您喝多了,奴婢扶您到前厅歇歇,给您端碗醒酒汤来。」

「谁说我醉了?」丁寿不乐,大着舌头道:「爷还没入洞房呢,歇什么歇!

说完丁寿伸手便要推门,坠儿急忙挡在前面,媚笑道:「大人,您这样哪还入得了洞房啊,奴婢搀您去别处安歇……」

「小丫头,如今知道献媚讨爷的好了,放心,待你再长几岁,爷饶不得你。

」丁寿掐了掐坠儿娇嫩的小脸蛋,随即将人搡开,推门而入。

雪里梅由床上惊坐而起,一双星眸惊恐地盯着他。

「这房间还是按你在宜春院里的样子布置,可还满意?」丁寿嘻嘻笑道。

「多谢大人费了这般心思。」雪里梅强稳心神,施了一礼。

「为自己的女人花点心思算什么,」丁寿摆摆手,对着嘴咕噜咕噜灌了半壶凉茶,「过去的事不提了,只要你今后安心做丁某的女人,爷亏待不了你。」

「时候不早,你我也早些歇息吧,春宵一刻值千金呀!」

「且慢。」雪里梅提防地后退一步,「妾身既自愿前来,自是诚心愿与大人偕百年之好,只是有三件事先需大人依从。」

「丁某对女人素来大方,莫说三件,三十件,三百件又能如何。」借着醉意,二爷如今也有几分兴致,看这小娘们能玩出什么花活。

「第一件事,坠儿与我情同姐妹,大人既已得了妾身,不可再糟蹋了她的身子,将来为她选个好婆家。」

丁寿向门外张望了一下,「爷这倒是没什么,只怕这小丫头灰心丧气,要知如丁某这般人物世间可是独一无二。」

面对二爷的自吹自擂,雪里梅丹唇微撇,不屑地哼了一声,「大人,可是不依?」

「为什么不依?」丁寿点头承诺,开玩笑,丢了西瓜拣芝麻的糊涂事二爷可不干。

「第二件事……」雪里梅长吸一口气,定定心神,尽量淡漠道:「此番杨公子乃应我所托,并非有心冒犯,请大人既往不咎。」

「杨用修的脾气我比你清楚,真要迁怒,他死了八遍都不止,」丁寿嗤笑,「爷只想知晓,你二人今后又如何自处?」

「妾身与杨公子发乎情,止乎礼,绝无越轨之行,」纤纤十指纠结着袍袖,犹豫再三,雪里梅粉颈羞红,低声道:「大人如是不信,亲身验过便知。」

丁寿朗声大笑,「好,便也依你。」

前两件事都已依从,雪里梅心中巨石落地,「妾身谢过大人,这第三件,便是求大人对杨氏一门网开一面……」

「等等,如你登门所说,杨介夫毒打亲子,杨正夫迫你归来,何以还要为这一家牵肠挂肚,念念不忘?」

「正夫先生为势所迫,杨大人父子连心,被逼责罚公子也是无奈之举,这一家都是善人君子,求大人不要苦苦相逼。」雪里梅正色道。

「苦苦相逼?为势所迫?呵呵,哈哈……」丁寿先是冷笑,随即放声大笑,笑得腰也直不起来。

见丁寿突然失态,雪里梅也心中奇怪,他连杨慎与坠儿两个元凶主犯都可不论,又怎会执着被无妄牵连的杨家兄弟,「大人可是都依了?」

「我依你个大头鬼!」

笑声骤止,丁寿身形一闪,在雪里梅惊呼声中,整个娇躯已被扑倒在雕花大床内。

骑在佳人腰际,丁寿大力地撕扯雪里梅身上吉服,突遭异变,雪里梅一时也忘做反抗,大睁美目惊惧地看着男人暴行。

「那边兄友弟恭,父子情深;你这厢舍身饲虎,有情有义,天底下便只有二爷一个恶人,仗势欺人,欺凌寡女,好,二爷便恶给你们看!」

扯掉衣裙,剥去小衣,一具轻盈玉体毫无遮掩地暴露在丁寿眼前,全身轻若无骨,在烛光映照下,柔嫩肌肤泛着如玉般的微微光泽,一双玉腿修长笔直,晶莹剔透,连着纤细柔韧的腰肢,未可增减一分,堆玉软香未及一握,两点嫣红点缀香峰,诱人品咂,小巧锁骨平直勾连圆润香肩,秀颈细长……

嗯——,玉面之上珠泪垂挂,雪里梅认命般地紧闭双眼,细碎贝齿将下唇几乎噙出血来。

「败兴!」

丁寿顿时兴致全消,翻身下地,对着帐内娇躯头也不回地说道:「二爷府上不养闲人,既觉得收房委屈了你,便去做使唤丫头吧。」

「咣当」门响,二爷甩袖而去。

扯过破碎衣裙遮盖身体,免遭狼吻的雪里梅泪痕犹在,娇容满是惊愕不解。

***    ***    ***    ***

还是坏得不够彻底啊!丁寿望月兴叹,人这一辈子,要么就日行一善,彻头彻尾做个好人,再不然就狼心狗肺,把干坏事像吃饭喝水一样简单随便,如二爷这般,好人注定是做不得了,铁心作恶又不了这个狠心,最终苦得还是自己。

「苦了你啦!」低首看看高高支起的帐篷,丁寿无奈摇头,信步而行。

「蹴罢秋千,起来慵整纤纤手。露浓花瘦,薄汗轻衣透。

见客入来,袜刬金钗溜。和羞走,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

高晓怜慵懒地靠在乌木醉翁躺椅上,吟罢一首《点绛唇》,掩卷幽幽一叹。

「小蹄子,含羞倚门,偷看哪家的少年郎?」丁寿进屋打趣道。

不速之客突至,又被窥破心事,高晓怜羞红满面,扭身用书遮脸。

丁寿涎着脸凑了过来,挨着身子挤到一起,「扔了这些酸书,和爷说说,想偷看谁?」

感受到裙下一团火烫顶着自己丰盈臀峰,高晓怜扭动娇躯,羞嗔道:「这么大个宅子,值得偷看的还不就一个,可惜人家只记新人笑,哪顾旧人哭。」

一阵厮磨更教丁寿火起,大手探入裙底,隔着轻薄衣料挑弄那处凹陷,在她耳边吹着热气道:「可是吃醋了?」

「没名没分的一个丫鬟,妾身哪敢放肆,谁教咱进教坊的日子短,没学会那狐媚子的手段呢。」谷口处那灵活的手指跳动,让高晓怜更加不安,扭动更剧。

「独占一个院子,身边也有听你使唤的丫头,若还觉委屈,将那新进门的雪里梅两个也交你分派如何?」大手滑入衣襟,在光洁白嫩的肌肤上一阵游走,攥紧一团温软坚挺,把玩不停。

鼻尖发出一阵颤抖的低吟,高晓怜喘息道:「才进门一晚,爷还没疼上几回呢,可舍得下?」

「爷一指头都没碰她,又什么舍不得的。」将靛青刺绣的镶边细褶裙卷到腰际,一把扯掉白绫底裤,火热玉杵跃跃欲试。

「爷没动她!?」高晓怜鼻子一皱,「妾身却不信,几时猫儿不吃腥……噢——」

火热坚挺直抵花心,将她戳得弓起了身子,高晓怜银牙轻咬,忍受着男人急速地进出,鲜嫩花瓣紧紧裹夹着粗巨阳物。

「看来爷真是没消火,怎么回子事?」迎接着一下下重击,花心内淫水奔流,一对藕臂向后把住高高椅背,高晓怜忍不住急急摆动柳腰前后迎合。

将两条粉腿分别挂在醉翁椅两边扶手上,丁寿狠抽快入,一边将今夜之事说了一遍。

「不领会爷的善心,当真不知好歹,爷,放心,这俩妮子交给我……我……

轻些,爷……气不能撒在奴家身上……啊……穿了!」

丁寿将身下温软娇躯紧紧压在躺椅上,抽插更加猛烈,直将高晓怜肏弄得红肉外翻,娇喘吁吁,丰润娇躯上香汗淋漓,衣裙尽湿,浑身虚脱得险些晕死过去,才将一股浓浆全部注入了花宫深处。

上一章: 第四卷 烽烟四起 第三百六十七章 棒打鸳鸯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四卷 烽烟四起 第三百六十九章 老谋深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