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体育修真军事历史幻想悬疑武侠游戏灵异玄幻科幻言情都市完本更新

第四卷 烽烟四起 第三百六十六章 父子

hui329
上一章: 第四卷 烽烟四起 第三百六十五章 门下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四卷 烽烟四起 第三百六十七章 棒打鸳鸯

司礼监。

刘瑾轻轻揉动眉心,缄默不言。

张雄垂手肃立下首,一声不吭。

「公公,跟您说个事……」大咧咧进屋的丁寿感觉到了气氛不对,放低了声音问道:「有麻烦?」

「谈不上麻烦,只是有些拿捏不定罢了。」刘瑾轻轻摇头,「杨廷和和刘忠这两个小子也真是不开眼,好生给陛下讲经解书就罢了,偏偏多嘴扰万岁爷清静。」

懵懂不解的丁寿向旁边的张雄一打听,才明白事情原委,说来小皇帝也是个贱骨头,在刘健等人威逼下心不甘情不愿地开了经筵,可如今刘健等人去位,刘瑾掌权,没人再敢对他胡作非为指手画脚的时候,他竟然还能坚持御经筵讲书,着实让二爷啧啧称奇。

不过听讲经义是一回事,有人在耳边唠叨就是另一回事了,今日文华殿讲解之后,经筵值官杨廷和与刘忠冲着小皇帝又来了一通如何为人君的大道理,无非指摘帝王缺失,亲贤远佞那套老生常谈,朱厚照听了极为不耐,又不好阻止,耐着性子听完,就对刘瑾发起了牢骚,「经筵讲书耳,何添出许多话来?」主忧则臣辱,正德皇帝不舒心,老刘自然要想法子纾解。

「这也算事么,找个由头把这俩酸子或贬或抓,还不是公公您一句话么!」

丁寿捏了捏袖口里的那张纸笺,犹豫要不要拿出来再添一把火。

「这二人皆是东宫属官,与陛下有师生之谊,和咱家也算旧识,」刘瑾嗤笑道:「不看僧面看佛面,不念鱼情念水情,咱家还真不忍重处了他们。」

松开了捏紧的袖口,丁寿试探道:「那依公公的意思呢?」

刘瑾一指张雄,「给许进带个话,吏部会推,杨廷和任南京吏部左侍郎,刘忠为南京礼部左侍郎。」

「不惩治这二人也就罢了,还要升他们的官?况且……」况且他儿子还勾搭二爷女人,丁寿险些将心底话说了出来,咽下一口闷气,不忿道:「况且国朝惯例,南京六部只有右侍郎之设,哪有什么左侍郎?」

「为这二人破一次例吧,打发去了南京,眼不见为净。」

您老平日那心狠手辣的铁腕手段都哪里去了,看上杨介夫哪点好了,前脚还在裁撤冗官呢,这边为他又添了新职!二爷只觉心中委屈。

***    ***    ***    ***

「张公公留步。」出了司礼监,丁寿便喊住了欲往吏部传话的司礼太监张雄。

「缇帅有什么吩咐?」张雄笑容可掬,恭顺得很。

「张公公不必客气,丁某早有意与公公小酌几杯,不知今日可有便暇?」

张雄闻言,脸如菊花盛放,喜不自胜,「缇帅赏面,奴婢岂会不便,今日放衙后,奴婢恭迎大驾。」

张公公这话还真不是客气,一早便在北镇抚司门前等候,搞得丁寿还有些过意不去,两人在衙门前一番客套后,便上马的上马,乘轿的乘轿,奔张雄宫外宅邸而去。

进府落座,酒宴早已齐备。

「缇帅执掌缇骑,日理万机,今日枉驾就席,实在给足了奴婢面子。」张雄举杯敬酒,言辞温恭。

「张公公不必客套,你乃内廷枢要,刘公辅弼,彼此不是外人,兄弟相称即可。」你敬我一尺,我还你一丈,素来是二爷的行为准则,既然张雄客套,丁寿也不摆什么架子。

「缇帅何等身份,奴婢怎敢高攀。」

张雄连道不敢,起身推辞,怎奈丁寿执意,逼得张雄躬身讨饶,「缇帅开恩,您与陛下私交笃厚,宫内哪个不知,若是在您面前称兄托大,不是折了奴婢的寿嘛!」

瞧把这位张公公逼得都快哭了,丁寿倒也不好再强人所难,「既如此,丁某不好强求了,其实如何称谓不过是个虚礼,不碍你我交情,张公公也不必过于自谦。」

张雄算是松了口气,小鸡啄米般连连点头,「正是此理,缇帅看得起在下,敝人念得这份人情,今后但有效力之处,绝无二话。」

「说起来丁某确有些小事要请公公帮忙。」丁寿讪讪一笑。

「啊?!」张雄挢舌,还有这么顺杆爬的。

「张公公可记得年初的一件事……」

「缇帅何不将这事禀明刘公公?」张雄皱巴着脸问道。

「今日你也看了,刘公公对杨介夫青眼有加,这事说小不小,说大不大,最多给他添个堵,与我却没半分好处,若是杨介夫能通情达理么……」丁寿摆弄着手中的青瓷酒杯,唇角轻勾,「我多个美人,他少个麻烦。」

「缇帅是让在下去带个话?」

「我与杨用修也算相识一场,他虽不仁,我却不能不义,这登门恶客的确当不得。」

看张雄面露难色,丁寿又道:「当然,丁某只要自家美人,若是能饶了别的什么好处,概与在下无关。」

打秋风么?这事可行。反应过来的张雄瞬间笑容灿烂,「愿为缇帅效犬马之劳。」

「老爷……」张府的一个下人突然跑了进来。

「不见我正与缇帅饮酒,何事过来烦扰?」张雄不满喝道。

「这个……」张府下人望了一眼丁寿,支吾不言。

丁寿会意,「张公公,丁某回避一二。」

「缇帅哪里话,奴婢这里还有什么要瞒您的。」张雄连忙止住欲起身的丁寿,扭头叱道:「缇帅不是外人,有什么话快说!」

「老太爷来了。」下人声如蚊呐地回禀道。

「他来干什么!?」张雄霍地站了起来。

「原来张老伯在府上,且容丁某拜见。」还未分清状况的丁寿笑着起身。

「轰出去!若还不走,就乱棍打出去。」张雄暴喝。

「且慢,张公公,你与令尊间可是有什么误会?若是些微龃龉,在下愿代为说和,何必连面也不见?」天下无不是的父母,丁寿此时倒真秉着一番好心。

「你想见他?!」张雄尖着嗓子冲丁寿高喊道。

这太监吃火药了,敢对自己这么说话,本待发怒的丁寿瞅见张雄那对瞪得通红的眼珠子,明智地选择了不跟他一般见识。

怎料张雄反倒按捺不住脾气了,仰天一阵惨笑,「好,那便见见。」

「垂帘。」张雄吩咐一声,「将人带进来。」

一道藤丝竹帘由隔扇门间垂下,张雄大马金刀端坐正中,自斟自饮,也不与丁寿客气。

不多时,一个衣衫褴褛的老头被人领了进来,头上不仅没带帽子,连束发网巾也不见,沧桑的面孔上挂着几缕带有脏灰的花白胡子,畏畏缩缩地打量了一番堂内布置,待见到竹帘里间隐隐约约透出的人影,混浊的老眼中顿时亮了起来。

「雄儿,是你么?」老头不禁向前跨了一步。

「哪个是你儿子!」张雄在帘子后面切齿冷笑,「来人,给我打!」

几个下人一拥而上,将张父摁倒在地,举杖便打。

张父不住挣扎,悲声道:「雄儿,我是你爹呀!啊~」

「爹?你从小对我拳打脚踢时可记得你是我爹?我缺衣少穿躲在羊圈中过日时可记得你是我爹?将我逼得净身入宫时可记得你是我爹?」

张父被打得痛声哀嚎,已经无言辩解。

张雄仰脖饮尽一杯酒,犹自恨恨地道:「打!狠狠地打!」

这是对有故事的父子,丁寿坐在一边没有说话,只见张雄一杯又一杯地饮酒,嘴唇翕动,默默念着数字,「五,十,十五……」

手中酒杯已被张雄捏碎,鲜血由掌心汩汩流出,张雄泪流满面,浑然不觉。

丁寿轻声一叹,起身道:「张公公,切肤之仇可报,骨肉天缘不可断啊。」

「爹!」张雄悲号一声,破帘而出。

被打得伤痕累累的张父无力呢喃道:「雄儿,爹对不起你……」

父子二人相抱痛哭。

***    ***    ***    ***

孝顺胡同,杨府。

「内相莅临寒舍,不知有何见教?」杨廷和同张雄没什么交情,奇怪这位怎么突然到访,仔细一打量,嗯?这位张公公的眼睛怎么肿得和桃子似的。

「宫端是当今学问大家,咱家哪敢有什么指教,说来是咱家有事相求。」张雄说话细声细气,十分客气。

「不知何事杨某可略尽绵薄?」

「锦衣卫指挥使丁大人宫端想必知晓?」

这还有不知道的,文华殿斗过嘴的,张雄明知故问,杨廷和静待下文。

「丁大人日前在教坊为一名乐户赎了身,按说这脱籍入了丁府,该是一跃枝头成凤凰,偏偏这女子受人蛊惑,有福不享,和人淫奔去了。」

「邂逅相遇,与子偕臧。男女各得其所欲也。」杨廷和斜眉轻挑,嘴角噙笑,怎么听说丁南山府中有女子出逃,心中还有点小窃喜呢。

「各得其所欲,呵呵,此语出自朱子的《诗集传》,看来宫端与朱子所见略同,不以野合为淫说啊。」张雄在内书堂读过书,论起引经据典难不住他。

捻着青花盖碗,拨动香茗,张雄抿嘴淡笑,「常言有其父必有其子,难怪令郎能做出拐带逃人的事来。」

「谁拐带逃人?用修?」杨廷和终于无法安坐,厉声变色。

「府上几位小公子,除了这位大才子,还有谁在京城啊。」张雄翘着兰花指,搵唇吃吃一笑。

这副不阴不阳的样子激起杨廷和一阵恶寒,当即大喝道:「来人,去把慎儿唤来。」

「是要寻公子问个明白,拐带逃人罪名可是不轻,别再连累了宫端您。」

杨廷和冷哼一声,「吾儿虽说不才,可素来修身持正,处事端谨,若是欲加之罪,少不得要到御前去讨个公道。」

「呦呵,宫端还觉得委屈,两厂一卫许多人马可不是白拿俸禄的,是真是假,问了令郎便可知晓。」

见张雄老神在在,怡然自得的样子,杨廷和也是心中没底,尽管相信儿子品性,可若无真凭实据,张雄断不会贸然登门。

「父亲,您唤我?」杨慎一袭青衫,玉立廊下。

「慎儿,教坊司的一名乐伎……」杨廷和才想起不知那女子名字。

「雪里梅,」张雄笑眯眯地打量着杨慎,「这个乐户逃人雪里梅的下落,杨公子可知晓?」

「孩儿确从教坊领回一个姑娘,不过名叫坠儿,并非乐籍。」杨慎朗声回道。

杨廷和满意颔首,「张公公可听明白了,或许厂卫中人混淆了人名,才有了这番误会。」

「误会?宫端未免小瞧了咱家吧。」张雄淡淡一笑,拄着下巴道:「杨公子,你觉得那雪里梅会在何处呢?」

迎着张雄目光,杨慎并不退缩,「好教中使知晓,那雪里梅有父有母,有亲有故,自也有家有室,许是回了自家,中使可晓得她」家「在何处。」

特意加重的「家」字,戳中了张雄痛处,「你……你可是讥嘲咱家没有家室么?!」

「学生不敢,丈夫生而愿为之有室,女子生而愿为之有家,公公两难,岂可强求。」

「你……你……你……」一连三个「你」字,张雄气得话也说不全了。

「不得无礼。」杨廷和也觉儿子这样往人家心口插刀子太不地道,起码不能这么当面来吧,笑着赔情道:「犬子无状,内相息怒。」

「牙尖嘴利,咱家不和你置这个气。」张雄兰花指虚点着杨慎,气哼哼地一跺脚。

「公公大度。」

没等杨廷和奉承话说完,张雄便从袖中抽出一张纸笺,往桌上一拍,「宫端,这是令郎的笔迹吧?」

杨廷和扫了一眼,便怒形于色,叱骂儿子道:「这等艳词也写得出来,有辱斯文!」

「好了,咱家没空听你管儿子,」张雄从另一个袖子中取出一卷白纸,「再看看这份匿名揭帖吧,这字迹可还眼熟?」

「这……这是何处得来的?」杨廷和预感不妙。

「贴到李阁老大门上的,当日传得满城风雨,锦衣卫和三法司九城大索,遍寻不得,没想到始作俑者是宫端府上,啧啧,李阁老与刘公公知道了不知该做何想哟。」

张雄单手掀开盖碗,饮了一大口茶,转头又吐了出去,「呸!什么劣茶,也拿来待客!」

见父亲呆若木鸡,张雄一派嚣张之色,杨慎热血上涌,急声道:「揭帖的事是我一人做的,与家父无干,我随你归案便是。」

「孽子,住口。」杨廷和一记重重的耳光将杨慎打倒,「惹是生非,败坏门风,今日我便将你活活打死,也省得日后让先人蒙羞。」

「来人,取家法来。」

不到片刻,就有家人捧来一个四尺余长的宽厚竹板,杨廷和举起竹板便毫不客气地向杨慎头上拍去。

「大哥,你这是做什么?」随后跟进来的杨廷仪大惊失色,匆忙上前死死地抱住杨廷和。

「三弟让开,今日我非要打死这个孽障不可。」杨廷和向前挣了两步,怎奈被弟弟抱紧双腿,再也前行不得。

杨慎老实地跪在堂中,不敢逃避。

「好了,这苦肉计做给谁看啊!」张雄一旁捧着茶盏,阴阳怪气地说道。

杨廷仪闻言一愣,短暂失神的他随即被杨廷和踢开,手起板落,杨慎一声闷哼,被打倒在地。

一声声沉闷的板子声响起,杨慎伏在地上咬紧牙关,默默承受。

张皇失措地杨廷仪急忙凑到张雄身前,苦苦哀求,「张公公,我这侄儿年轻不懂事,若有冲撞了公公之处,还请海涵,下官代他赔罪。」

「得罪了咱家算什么,这小子可是得罪了锦衣卫丁大人,内阁首辅李阁老,司礼监刘公公,这些人情你赔得起么!」

「是是是,下官确是担待不起,还请公公代为说项,断不会让公公白白辛苦。」杨廷和挽着张雄袖子的手,已然递了几张银票过去。

「诶杨大人,这是做什么,见外了不是。」嘴上客气,口嫌体正直的张公公毫不迟疑地笑纳了这份心意。

「杨大人,这点事其实已经过去几个月了,说起来是个事,没人说就屁事也不是,凭咱家与贵府的交情,自当守口如瓶,可锦衣卫那里人多嘴杂的,要是漏了什么风声……」

张雄向地上还在挨打的杨慎使了个眼色,「贵兄弟是明白人,千万别由着孩子做一些糊涂事,告辞了。」

「公公慢走。」恨不得将张雄直接推出去的杨廷仪耐着性子,将人送到了府门外,又急匆匆赶了回来。

「大哥,别打了,人已经走了。」

「咣当」一声,家法板子落地,杨廷和抱起已经被自己打晕过去的杨慎,嘶喊疾呼:「快来人,找郎中为公子治伤!!」

注:(张)雄至怨其父不爱己致自宫,拒不见。同侪劝之,乃垂帘杖其父,然后相抱泣,其无人理如此。(《明史……宦官传》)

上一章: 第四卷 烽烟四起 第三百六十五章 门下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四卷 烽烟四起 第三百六十七章 棒打鸳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