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体育修真军事历史幻想悬疑武侠游戏灵异玄幻科幻言情都市完本更新

第四卷 烽烟四起 第三百六十五章 门下

hui329
上一章: 第四卷 烽烟四起 第三百六十四章 叔侄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四卷 烽烟四起 第三百六十六章 父子

宜春院,午牌末。

一秤金慵懒地卧在罗帐内,轻拥绣衾,如海棠春融,睡意正浓时忽被外间嘈杂声吵醒,翻了几个身子,杂音不减反增,只得嗔恼地支起娇躯。

「苏淮!」

苏淮应声而入,「舵主,您睡醒了?」

「睡什么,都吵死了,外间干什么呢,连个午觉都不让老娘睡好!」一秤金翻身而起,掀开绣帐怒声道。

「您醒了便出去看看吧,外间都快拆房子了。」苏淮苦着脸道。

正俯身轻提绣鞋的一秤金秀目圆睁,满是不解。

***    ***    ***    ***

「都小心着些,手脚麻利点。」

钱宁叉腰立在院中,对着一队队进出不停的杂役指手画脚。

「钱大人,您老怎么来了,快进屋用茶。」一秤金手挥香帕,春风满面地迎了上来。

「不必客气了,苏妈妈,卫帅交待的事耽误不得。」

「丁大人也来了?」一秤金左顾右看。

「大晌午的,卫帅还在休憩,岂会到你这里来。」钱宁先是将嘴一撇,随即笑容暧昧,「还是苏妈妈想念我家大人的虎威了。」

「钱大人尽拿奴家说笑。」话是这般说,一秤金确是觉得春潮涌动,两腿发软,那日阴元损失过多,亏了身子,可销魂蚀骨的滋味也让她回味不已。

「钱大人,您这大张旗鼓的做什么?」一秤金见钱宁带来的工役们往来穿梭,大包小件的往外倒腾,拿的东西倒是不值钱,桌椅几凳,瓶瓶罐罐,连妆台铜镜都往外搬。

「没什么,大人忧心雪里梅姑娘在府里住不惯,将她闺房内的器物原样搬过去布置,啧啧,咱们大人对女人真是细心体贴。」即便丁寿不在眼前,钱宁还是不忘奉承。

「雪丫头找到了?」一秤金讶然道。

「没有,不过早晚的事,等人被送到府里再布置,黄花菜都凉了,诶我说你们小心些呀!」

「谢钱大人体谅奴家……」

一秤金感激的话还未说完,钱宁的大嗓门已经嚷了起来。

「我让你小心些床腿,不是门框,你们这帮废物,不会把门拆了么!」

***    ***    ***    ***

丁寿吊着眼睛,端详着身前的刘家叔侄。

刘春心中忐忑,「缇帅,适才所说俱是实情,并无半分隐瞒。」

「人交给了杨用修,如今在哪儿你不知道?」不理刘春,丁寿只瞅着刘鹤年发问。

「是。」刘鹤年应了一声,「南山兄,不,缇帅,此事皆我一人所为,叔父并不知情,小弟随你处置,请勿再做牵连。」

「住口。」刘春喝住侄子,强颜道:「缇帅宽宏,念此子年少无知,饶过他这一遭。」

「维新对朋友有义,为兄弟两肋插刀,尽管这两把刀插得我肋叉子生疼,也谈不上什么怪罪,」丁寿用力搓了搓脸,勉强挤出点笑容道:「兄弟,时日不早了,你也早点回川备考吧。」

「南山兄不怪罪小弟?」刘鹤年愕然道。

丁寿无力地摆了摆手,刘鹤年还不敢相信,刘春已在他后脑拍了一巴掌,「缇帅大度,还不快拜谢恩宥。」

刘鹤年连声称是,上前拜谢,又几乎是被他叔叔脚踢屁股地给撵了出去。

「缇帅,下官之事又待如何?」

「这事便算完了?人呐?」刘鹤年勉强算个朋友,刘老头可和二爷没什么交情,说话不须客气。

「缇帅诶,下官也有难处。」刘春一捶掌心,叫苦不迭。

刘春也是无奈,照他本意,最好的解决办法便是找到杨廷和,三头对证,实话实说,你儿子泡烂妞,惹了不该惹的人,你父子想法子解决去,别扯上我们老刘家,可这些硬气话他又说不出口,新都杨氏并不好惹,杨廷和无论官阶圣宠都在他之上,未必会卖丁寿的面子把人送回,可绝对会将刘鹤年当成带坏儿子的最佳损友,与其里外不是人,干脆直接将实情托底,在丁寿这里卖个好,毕竟自个儿有把柄让人握着不是。

「不难为你了,」看把刘春逼得欲哭无泪,丁寿也没得法子,只得认了,「回家等着旨意吧,太仆寺少卿季通等人俱令致仕,中书舍人沈世隆、吴瑶、举人华淳、监生张元澄、邵文恩革罢为民,你和刘玑、费宏等人夺俸两月,这事就算过去了。」

「还要罚俸?」翰林院是清水衙门,除了俸禄可没什么别的进项,总不能让刘大学士到处打听哪家尊长去世,上门推销自己的墓志铭吧。

「你领着翰林院,书编成这样,总不能一点惩戒没有吧!」丁寿瞪着眼睛叫道。

「缇帅说的是。」刘春唯唯应和。

瞧着愁眉苦脸地刘春,丁寿没好气道:「身为玉堂仙,好歹拿出些名士的气度风范来。」

饭都吃不上了,还谈什么气度,古今名士,有几个不为五斗米折腰的,刘春心中嘀咕。

「回头我给许、刘二位大人打个招呼,今年顺天府的秋闱就由内制主持,聊作补偿吧。」

丁寿随后的一句话,让没精打采的刘春顿时来了精神。

「缇帅此言当真?」北直隶一百三十五个举人门生,不说拜见座主的贽见之礼,单单他们今后步入仕途,飞黄腾达,又将是自己官场上的一大助力,这可是用银子都换不来的。

「本官从不妄言。」以丁寿如今在正德与刘瑾前的面子,内阁焦芳处积攒的人脉,确有言出法随,说一不二的资本。

「缇帅大恩,门下感激不尽。」刘春已然快速认清形势,一时情急便改了称呼,暗中庆幸侄子被撵了出去,不然这嘴还真不好张。

「内制实乃妙人。」刘春的改口让丁寿一愣,随即哈哈大笑。

***    ***    ***    ***

一方桃木圆桌,配着四个桃木圆凳,墙边一张乌木雕花大床,垂挂着紫罗锦帐,帐内茵席齐整,枕衾成双。

床前正对着圆镜梳妆台,台面上铅朱膏粉、唇丹花露,十来个大小瓶盒,香气馥郁。

摆弄着这些珠粉瓶罐,丁寿嗤笑道:「雪里梅那一身雪白皮肉保养起来可是不易,瞧这些胭脂水粉都是上品。」

「保养得宜才配得上大人,不然怎么能进咱府上!卑职将她房内的一桌一椅,一床一板都原封不动地搬来了,只等大人圆了那夜未成的好事。」钱宁陪笑道。

「不识抬举的小娘皮!」冷哼一声,丁寿随手一掀,沉重的妆台应声而倒,盛有水粉的瓶盒洒了遍地,房内香味更浓。

「等你进府,看二爷如何炮制……嗯?」丁寿目光随转,见翻到的妆台抽屉内显露出一张纸笺。

「流盼转相怜,含羞不肯前。绿珠吹笛夜,碧玉破瓜年。灭烛难藏影,洞房明月悬。」丁寿轻声念诵,见落款还有一行小字:弟杨慎为顺卿兄小登科贺。

「这想必是苏三破瓜之夜所作,可惜杨用修一肚子学问,净弄些淫诗艳词。

」又吃了一口苏三和王朝儒合喂的狗粮,二爷醋海生波,翻手便要将这首玉台体艳诗扯掉。

「咦,老钱,你瞧这笔字是否有些眼熟?」

上一章: 第四卷 烽烟四起 第三百六十四章 叔侄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四卷 烽烟四起 第三百六十六章 父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