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体育修真军事历史幻想悬疑武侠游戏灵异玄幻科幻言情都市完本更新

第十五集 鹿死谁手 第五章 我花开后

弄玉&龙琁
上一章: 第十五集 鹿死谁手 第四章 满庭流芳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十五集 鹿死谁手 第六章 檀口含津

第五章我花开后小紫坐在窗口,脚尖挑着个身影,免得她失去支撑跌倒。

黛绮丝绿宝石般的双眸泛起羞涩和羡慕的神情,从窗口望去,一道薄纱罩在檐下,华丽的帷帐中,那只硕大的浴盆水波荡漾,玉体交叠。那位光明的化身,尊敬的拯救者,就像神祇一样,与一具具美丽的女体交合在一起。

黛绮丝曾经目睹过波斯亡国时,那些邪魔肆意淫虐的暴行,也曾经看到过蕃密的僧侣们,如何将光明的信徒转变成智慧女,肆意交合。

然而眼前的一幕,却给她一种光明感。即使此时是深夜,即使是一男十女的荒淫,在这处帷帐中,光明仍然无处不在。

小紫笑吟吟道:“你愿意加入他们吗?”

“这是我最大的荣幸。”

“你不是贞洁的圣女吗?这样的神你也信仰?”

“保持贞洁是神对我们的考验,当神显露出祂的旨意,奉献贞洁也是神对我们的考验。”

“你希望他考验你吗?”

“是的,我随时都在期待。”

“如果你发现他不是神呢?”

“他不是神,他是光明的化身。只要能靠近光明,我愿意献出我的一切。”

“像她们一样吗?”

黛绮丝坚定地说道:“即使是像那些被邪魔蹂躏的圣女,像那些被魔神吞噬的智慧女,我都愿意。服侍光明是我的荣幸,我愿意像那些被征服的奴隶一样,像那些服侍高等种族的马瓦里一样,接纳光明赐予我的一切。”

小紫好奇地看着她,“马瓦里吗?”

“是的。如果主人喜欢,黛绮丝愿意用自己的性器给主人濯足,用自己的肉体作为主人踩踏的脚垫,甚至作为盛放主人排泄物的器具。”

小紫歪着头,垂下一缕发丝,“你不怕你已经被侵蚀了吗?”

“我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也清楚自己并没有被侵蚀,我愿意做这一切,是因为我信仰光明,而不是因为惧怕,不是因为愚昧,甚至不乞求回报,不在乎是否得到拯救。只因为我愿意。”黛绮丝柔声道:“也包括对你,尊敬的月者。”

小紫笑了起来,脚尖一松,黛绮丝的身子软软倒了下来,歪倒在她身边。

小紫挑起她的下巴,美艳的波斯圣母闭上眼睛,顺从地吐出香舌。

“真香。”小紫笑嘻嘻放开她,“程头儿会喜欢你的。如果得到你的女儿,他会更喜欢。”

黛绮丝露出一丝发自内心的欣喜,“那也是她的荣幸。”

小紫唇角挑起,“那么,我们要先设法找到她……”

◇    ◇    ◇不远处一间绣房内,赵飞燕倚在床头,借着屋顶一颗雪亮的夜明珠,静静做着针线。

这颗夜明珠是小紫让那个白胡子老头刚做的,为此还拉了一根很长的线,一直接到前院。夫君大人为此很不高兴,好像说线里面的太阳精火一旦泄漏出来,会酿成大祸。但袁老头一点都不在乎,还笑话夫君什么都不懂。

他们争吵的那些,赵飞燕也听不懂,但她觉得这颗被为电灯的夜明珠特别好用,即使夜间也亮如白昼。

赵飞燕很庆幸,自从跟着夫君,她才知道世界竟然有这么大,有这么多有趣的东西,有那么多可以做的事。如今的每一天,每一刻,都比她以往生命中任何一天更充实,更幸福,也更有意义和趣味。也许正像夫君大人说的那样,她终于找到了自己的人生价值。

赵合德扑上床,抱住她的腰。

赵飞燕放下针线,笑道:“怎么不看了?”

赵合德小声道:“他都不叫我……”

“他是心疼你,不想把你和那些奴婢放在一处。”

“可我也想用那个澡盆啊,看着就好舒服。”

“你可以改天自己跟他洗。”

“我才不要跟他一起洗。”赵合德小声哼哼道:“一脱光,他就光想插我那里。每次我都快哭了,他才放过我。”

“真的不想吗?”

赵合德不好意思地说道:“也有一点点……”

“那你乖乖陪他洗啊。”

“阿姊,他……他要用我后面怎么办?”

赵飞燕笑道:“你说呢?”

“可是他那么大……阿姊那天还流了好多血……还有刚才……”赵合德凑到姊姊耳边,小声说了几句。

“真的?”

“我都看见了。娘娘全身发紧,屁股一抖一抖的,都被撞肿了,好丢脸……阿姊,你笑什么?”

“你有没有发现,夫君身边,哪里人最多?”

赵合德想了想,“汉国?”

“是啊。孙暖、孙寿、成光、义姁、你、我,还有吕氏,这就七个了。”赵飞燕像妹妹小时候那样,轻轻拍着她的后背,“可是连同我们在内,有谁得到正式的身份了吗?”

赵合德想了想,“为什么呢?”

“因为有个身份最高的,不好安置。”

“肯定是姊姊!”

赵飞燕笑着捏了捏她的脸,“坏丫头。”

“我不管。就是姊姊最高。”

“姊姊虽然随了夫君,但到底不是完璧。而那一位,还是处子。”

“我不喜欢她,明明都是奴婢了,还好傲慢的样子。她长得又不高,可在她面前,我总要仰着脸看她,好像自己是个小丫鬟。”

“她要保护自己,要不然,那些侍奴早把她踩在脚下了。”

赵合德脸微微红了,小声道:“那几个侍奴好坏,那天我看见她们三个在欺负寿奴……”

“你没发现吗?那几个其实是一起的,孙暖、孙寿、义姁还有那一位。”

“呃?”

“论容貌,孙寿比那些个侍奴都胜出一筹,而那位不光貌美,还是处子。虽然是太后,但她年纪并不大,比琳姨娘还小了些。若她们几个都有了身份,那些侍奴未必还能像现在一样压服她们。”

赵合德不服气地说道:“我也是啊。”

赵飞燕笑道:“所以姊姊也要指望你了。”

“才不会呢。他特别喜欢姊姊,谁都看得出来。”赵合德眉开眼笑道:“这两天,连中行说骂我都少了。”

“他还骂你吗?”

“偶尔啦,说我不懂礼仪,是乡下的野丫头。反正谁他都骂。他骂我,我就当没听见。有时候惹得我不高兴了,我也骂他。”

“中行说嘴巴坏了点,但做事很用心,每天晚上,他都要在院内屋顶走好几趟。”

赵合德小声笑道:“前天半夜,他悄悄钻到兰奴屋里,摸她有没有气,把兰奴都快吓死了。”

赵飞燕笑了一会儿,然后道:“那是有外人在打听她。中行说怕她逃走。”

“姊姊怎么知道的?”

“我跟紫姑娘说话,他进来禀事,我听到的。”

“说什么?舞社的事吗?”

赵飞燕点了点头。

“太好了!”赵合德高兴地说道:“我认识教坊一个女孩,叫小环,她说,教坊的女孩子对姊姊又佩服又羡慕,都想跟姊姊学跳舞呢。”

姊妹俩聊了会儿天,赵飞燕拉开被子,将妹妹盖住,掖了掖被角。

“好了,先睡吧。”

“灯好亮,我睡不着。”

“那我关了好了。”

“不要,关了灯,他进来看不到。”

赵飞燕拥着妹妹,轻声笑了起来。

赵合德有些脸红,但还是小声道:“他会不会来?”

“会。”赵飞燕在她臀上拧了一把,轻笑道:“他不会放过你的。”

赵合德害羞地钻到阿姊怀里。

◇    ◇    ◇临近尾声,泉玉姬才脱身过来。在主人身下连泄两次之后,她跪在旁边,一边帮主人擦洗身体,一边说起前日的案子。

青龙寺被摆了一道之后,立刻通过十方丛林的关系向京兆府施压,将此事遮掩过去。教坊离程宅近在咫尺,程宗扬又没有刻意掩饰身形,他们很快猜出是舞阳侯做的手脚,从早上开始,坊里多了几张陌生面孔,在暗中监视程宅。但他们显然忽略了石家与程家的特殊关系,并没有意识到从石宅出入的人更值得关注,所以天策府的援手才轻易避过他们的耳目,事先埋伏在车内,在途中杀了伏兵一个措手不及。

不过这个漏洞他们应该很快就能发现。所以泉玉姬建议,可以建一条密道,出口设在法云尼寺。长安城地下都是黄土,不难挖掘。人手充足的话,三五天就可以完成。

这个主意很让程宗扬心动,中行说早就提过修建飞桥复道,把隔街斜望的程宅和法云尼寺连接起来,但密道显然更隐蔽,工程量也更小。两者完全可以一起做,上面架复道,下面修密道,挖掘出来的泥土,密道所需的材料,都可以用修建复道掩盖过去。

白色的藤席上已经水痕处处,几名身子弱的,被折腾太狠的,此时已经相拥着在澡盆另一端睡去。好在炉中的炭火都重新添加过,盆中水尚热,不用担心受凉,反而因为热气蒸腾,众女脸上都露出诱人的红晕,一个个娇艳如花。

此时陪侍在旁只有阮香琳、蛇夫人和泉玉姬。

程宗扬对蛇夫人道:“你明天带人往蓝田那边看看,义姁应该在路上留有标记。她不会那么蠢,到现在还被潘姊儿蒙在鼓里吧?”

“奴婢一早便去。”

程宗扬拍了拍她的屁股,“先去睡吧。”

蛇夫人从水中出来,体态妖娆地走到架旁,拿起长巾,抹去身上的水痕。然后叫醒罂粟女和惊理,回房休息。

“你明天去找兰姑。”程宗扬对阮香琳道:“这些巾帕虽然柔软,吸水性也好,但还能更好用一些。”

程宗扬拿起一块巾帕,然后拔下阮香琳的发簪,轻轻一挑,帕上被挑出一个小小的线圈。

“织的时候,在织物表面做出一些这样的绒线圈,巾帕就变成厚实的毛巾,用来擦拭很方便。”

阮香琳想了想,“我在洛都的金市见过这种绒圈锦,却没想到还能拿来做巾帕。”

“哦?”除了霓龙丝,程宗扬没有怎么关注过丝绸布匹,没想到汉国就有类似的织物。

阮香琳笑道:“这种工艺比旁的织法费工太多,都是用在昂贵的织料上,用来做毛巾就太浪费了。”

程宗扬明白过来,就跟六朝很多技术无法推广一样,并非因为工艺的因素,而是因为经济效益。比如毛巾,纯用手工制作,相比于同样尺寸的巾帕,耗费的工时人力要多出三五倍,用在廉价的织物上,做成擦拭的麻布和毛巾,显然太不划算。所以类似的工艺只会出现在昂贵的织物上,用来制做更保暖,更华丽的衣领和袖口。

用毛巾做面料听起来很搞笑,但考虑到手工制作的难度,这种织物的价格不比羊毛更低,就知道自己洗浴时想用块毛巾有多奢侈。

“先做一批吧。以后小紫经常要浸浴。给她准备一些。”

“是,相公。”

“中行说!”

穿着黑袍的太监阴着脸进来,满脸都写着俩字儿:你个昏君!

程宗扬理都不理,“明天找人筹建复道,顺便在这儿挖个游泳池,尽可能大一些,底下用水泥,防止渗透。”

中行说尖声道:“这不是有澡盆吗?还不够你洗是咋地?”

程宗扬一句话就把他堵回去了,“你紫妈妈用的。”

中行说连个屁都没放,立马从袖中抽出一块木简,执笔记下。

程宗扬还是头一回见他对自己的话这么认真,这孙子对紫丫头的事,明显比对自己这个正牌家主上心多了——问题是你都不带掩饰的?这么赤裸裸的区别对待,你把老爷我的面子放哪儿了?当鞋垫了吗?

看着他记完就要收笔,程宗扬恼道:“接着记!挖条密道!通往法云尼寺!暂时先能通行,留下后期扩建的空间——你怎么把笔收起来了?”

中行说阴恻恻道:“这点儿事哪儿还用笔?我都记在脑子里了。”

哎妈,紫丫头修个游泳池你都用笔,老爷我挖密道这么大的事,在你眼里还不如死丫头的洗脚水重要是吧?

程宗扬猛地从水中站起,胯下的肉棒“哗哗”地甩着水,那种嚣张之态足以给任何一个太监的伤口抹上二斤辣椒面的,然后沉声道:“滚!”

中行说哼了一声,挺着肚子出去了。

程宗扬真不知道他一个太监,东西都没了,还有什么好挺的?难道你能跟老爷我一样,说一句鸡巴掉了,不过碗大个疤?

泉玉姬笑着替他擦干身体,披上外袍。

程宗扬搂了搂她的腰,“再等几天,这边的事忙完,你就跟我一起走。”

“是,老爷。”

“啪、啪、啪、啪!”程宗扬朝孙暖、孙寿、成光、尹馥兰臀上一人拍了一记,把她们叫醒,然后负着手进楼。

看到楼上的灯光,程宗扬心里一动,悄悄推开门,只见赵飞燕依在床头,赵合德伏在她身边,发出均匀的呼吸声。

“睡着了?”

赵飞燕轻轻点了点头。

“这可不行。睡着了也得让我爽一下。”

赵飞燕笑着点了点头。

程宗扬拉开被子,轻手轻脚地解开赵合德的衣带,脱掉她的亵裤。

他的动作轻如羽毛,整个过程中,都没有打断合德的睡眠。程宗扬又一次感叹通幽境够给力。如今的自己,有人从十层楼上扔下一块豆腐,自己也能一把接住,保证豆腐不会有任何碎裂——对真气控制的精细程度就有这么牛逼!

合德白生生的臀肉就跟嫩豆腐一样,晶莹水嫩。他用最柔和的力道轻轻剥开少女的臀肉,露出那只娇嫩的蜜穴,挺起肉棒比了一下,然后看着赵飞燕。

赵飞燕掩口而笑,然后小心放开妹妹,轻轻俯过身,张开红唇,含住他的龟头,轻柔地舔舐起来。

片刻后,赵飞燕吐出已经湿润的龟头,然后伸出小巧的香舌,舔住妹妹的蜜穴。

正在熟睡的小美女轻轻动了一下,然后怕冷似的抱紧被子,发出轻柔甜美的呼吸声。

程宗扬挺起阳具,对着她柔腻的嫩穴慢慢捅入。

赵合德鼻中发出一声低哼,眉头微微颦起。

程宗扬进入少许,又轻轻退出,让她在睡梦中慢慢适应。

赵合德又长又密的睫毛抖动起来,过了一会儿,终于睁开,眼中还带着惺忪的睡意。

她第一眼就看见姊姊美丽的面孔,不由露出一丝羞涩,“我做梦了……”

赵飞燕轻笑道:“梦到什么了?”

“我梦到他来找我玩……啊……”

赵合德这会儿才意识到自己不是在做梦,那根大肉棒真的插在自己小穴里。她羞赧地捂住脸,“姊姊,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赵飞燕柔声道:“因为姊姊也在被他玩啊。”

赵合德仔细看去,才发现姊姊身无寸缕,宛若玉雕般白净优美的身子伏在锦被上,那只美艳人寰的雪臀,正被一只熟悉的手掌插在里面。

赵飞燕轻笑道:“姊姊的小穴和屁眼儿都在夫君大人的手里,正被他拿着把玩呢。哦……姊姊的小穴被夫君大人的手指插进来了……插得好深……插到姊姊的鸾关里面了……啊!”

“啊!”

旁边的合德也低叫了一声,那根大肉棒直捅而入,一直顶到花心。

白嫩的小美女伏在榻上,被夫君从上面肏着小穴。不多时,那只精巧的玉涡美穴便春水滋生,肉棒插在里面,传来阵阵媚声。

“老公……我……我要来了……喔……啊啊!”

小美女说着,蜜穴开始抽动起来,阴精倾泄而出。

程宗扬将精液射在合德蜜穴内,爬起来时,身上看不到丝毫疲惫和倦态,反而神完气足,精神焕发。

他俯身压在赵飞燕白玉般的娇躯上,肌肤相接,那种软玉般的触感使他血行加速,刚射过精的阳具立刻又怒涨起来。

“夫君……啊……”赵飞燕眉毛颦起,红唇微微张开,发出一声婉转销魂的低叫。

肉棒在蜜穴中肆虐,带着阵阵快感。赵飞燕顺从地迎合着夫君的进出,美目波光流转。

赵合德呆呆看着她,与她目光一触,赵飞燕玉脸顿时红了,“你看什么?”

赵合德呢喃道:“姊姊真的好美……”

“你也来!”程宗扬把两女体一并揽在怀里。阳具在姊妹俩并蒂的美穴中轮流插弄。

耀眼的灯光下,三具身体纠缠在一起,合榻尽欢,满室旖旎。

◇    ◇    ◇诸女已经纷纷入睡,炉内炭火渐歇,空气中多了一丝寒意。

夜深人静,这家的男主人却在黑暗中无声地摸索着,很快摸到一张床榻。他一把掀开被子,老鹰抓小鸡一样把床上的女子拖了起来。

“谁让你穿衣服的?都给我脱了!”

那女子挣扎了一下,然后屈服下来,慢慢脱去身上的衣物。

程宗扬粗鲁地把她按在膝上,一边抓住她的屁股和奶子把玩,一边嘲笑道:“太后娘娘,屁眼儿被干得爽不爽?”

强烈的羞耻使膝上的肉体微微战栗,吕雉羞愤地说道:“若不是你用了催情的淫药,我……”

“嗒”的一声,一道光柱在室内亮起,正照在那张羞不可扼的面孔上。

程宗扬戏谑地看着她,“什么催情的淫药?我随便说说你就当真了?”

原本羞耻万状的吕雉怔了一下,美目露出一丝愕然。

程宗扬拿出一只细颈琉璃瓶,瓶口微倾,一缕透明的油液丝线般淌出,落在她赤裸的胸乳上,“一点胡商贩来的薄荷油。你还真以为是什么淫药呢?”

“可是我……”

“那是你想的。啧啧,真够可以的哈,脑补都能补出高潮来。还装性冷淡?还丢锅给淫药?你就是个浪的,没有这点薄荷油你也会浪到喷水。”

吕雉羞愤交加,奋力想挣开他,却挣不开他的双手,“你……”

“你什么你?老爷还没有爽够呢,你就跑了?”程宗扬抓住她的臀肉狠狠揉捏了几把,“自己坐上来!”

吕雉眼圈慢慢红了。

“你那点冷艳高贵加傲慢,在外面装装就行了。”程宗扬奚落道:“浪都浪过了,还装什么可怜呢?要不是你的屁眼儿又紧致又绵软,干起来挺好玩,你以为我大半夜的还有兴致再摸过来?”

吕雉低着头,过了会儿道:“真的吗?”

“什么真的?”

“我的……是不是真的很好玩?”

“大声说,我没听见!”

吕雉咬着唇侧,“我的屁眼儿……”

程宗扬不屑地说道:“你的屁眼儿也就那样!勉强要说优点的话,保养得还行,干起来像十六七岁的小姑娘,感觉还挺滑嫩。肉棒插在里面,又暖又紧,越干越爽——快点!让老爷爽一下!”

吕雉低着头,将乳上散发着薄荷气息的油液抹在手心里,然后扶着阳具,动作生疏地慢慢坐下。

程宗扬从背后抱着她,“这个姿势叫观音坐莲,最适合自慰了。来,手伸过来,我教你。”

吕雉颦起眉头,“不要……”

“老爷让你要,你还不要?你以为你还是娘娘呢?就算你还是娘娘,我让你自慰,你也得摸给我看!右手拿过来,就这儿!捏住这个小豆豆,捏紧了!开始揉!哎妈,真讲究啊,自慰还翘着兰花指……”

吕雉抗议道:“你就不能说点好听的吗?”

“想听好听的?好啊。左手伸过来,用食指和无名指,把你的浪屄剥开,中指伸到你淫荡的屄洞里面,开始戳。想像老公的鸡巴就戳在你的屄洞里,正在干你的浪屄!”

程宗扬拿手电筒照着她的下体,“好好做!不许偷懒!”

吕雉羞耻地一手捻着花蒂,一手剥开自己的性器,用指尖戳弄穴口。第一次自慰的她,连手指都在发颤。

“屁眼儿夹紧!开始扭屁股!”

“干!技巧太差了!怪不得刘奭不喜欢干你。”

吕雉小声道:“你喜欢就行了。”

“哎呦,还真把自己当盘菜了?谁说我喜欢的?就你这技巧,吊块猪肉都比你强。”

“你已经吓过我了。”

“啥?”

“那个女忍。她也是处女,也是被你抓到的俘虏。你一点都不心痛地把她开了苞,还吊起来干……我知道你是故意让我看的。我要是背叛你,你也会那么对我。”

“你还知道的挺多?怪不得那么老实都交待了。你那个嬷嬷没跟你讲过,女人聪明点没关系,天真点也没关系,只要长得漂亮就行。可即使长得再漂亮,心眼儿太多,可没几个男人喜欢。”

“心眼儿少一点,我都活不到现在了。”

“你以为你活到现在是靠心眼儿?是靠你的屁眼儿!”

吕雉羞恼地把脸扭到一边,“你一定要把我说得那么下贱吗?”

“何止要说?我还让你做!把浪屄挺起来一点!用心摸!哎?镜子呢?”

“不要!”

“这词儿我再听见一次,就揍你一次!”

吕雉咬了咬牙,忍不住道:“她们污蔑我!”

“你活该!惹谁不好你要去惹杨妞儿?你要是不服气,就好好练功夫,争取能打过她。到时你找茬打她屁股,我也不拦着……好了!看到了吧?”

程宗扬将一面铜镜放在吕雉腿间,手电筒的光柱将她下体照得雪亮,那只处子的美穴在镜中被映得纤毫毕露。

吕雉脸一下变得通红,羞得抬不起眼来。

“啧啧,太后娘娘,你多大了?”

“三……三十六……”

“我还当你十六呢。三十多岁的人了,还羞成这样?仔细看着!”

程宗扬捏着她的下巴,让她眼睛正对着镜中的下体,然后故意把她屁股抬起少许,露出肉棒和肛洞结合的部位。

“啊!”吕雉惊叫了一声,举手掩住面孔。

“不许躲!”程宗扬抓住她的手指,放到下身,强迫她撑开蜜穴,对着镜子自慰。

“谁能想的到?汉国的太皇太后这会儿赤身裸体被臣子抱在怀里,屁眼儿里插着臣子的肉棒,还要对着镜子扒开她尊贵的处女屄,自慰给臣子看。”

“我都答应你了,不要再羞辱我了……”

程宗扬循循善诱地说道:“你不觉得被我羞辱,有种奇特的快感吗?”

吕雉都快哭了,“没有……”

“你再感觉一下,把处女膜露出来,求老爷检查你的元红……”

吕雉被摆布得眼泪汪汪,最后还是在程宗扬的强迫下,勉强抚弄小穴,做出各种淫浪的姿势给他看。

折腾了小半个时辰,程宗扬终于遗憾地发现,这位吕处女并不是潘姊儿那种极品受虐狂。对着镜子自慰那么久,硬是没浪出来。

也许是一回生二回熟,练得还不够?看来有必要让她每天对着镜子练上半个时辰的自慰。将来开苞的时候,也是个极品浪女。

浪不出来程宗扬也有办法,他让吕雉跪在床上,一边撅着屁股被岗屁眼儿,一边摸着嫩穴自慰。终于,这个处女美妇又一次泄了身,最后被他插在肛内狠狠射了一回。

“现在是谁的形状?"

吕雉羞耻地小声道:"你的....."

“还有没有别人的?"“没有了....."”

“肚子里是谁的精液?"

“你的...都是你的......

程宗扬忽然道:"你跟那帮秃驴还商量了什么?”

吕雉僵了一下,"我已经都说过了。”

“真的?"

“真的。”

程宗扬冷哼一声,起身时吩咐道:“在外面接着扮你的冷漠脸,别让人看出破绽来。”

吕雉掩着红肿的臀沟,含羞忍痛地点了点头。

上一章: 第十五集 鹿死谁手 第四章 满庭流芳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十五集 鹿死谁手 第六章 檀口含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