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体育修真军事历史幻想悬疑武侠游戏灵异玄幻科幻言情都市完本更新

第十五集 鹿死谁手 第一章 捧心之疾

弄玉&龙琁
上一章: 第十四集 红芳吐蕊 第八章 五湖烟水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十五集 鹿死谁手 第二章 萧墙之忧

第一章捧心之疾碧宛,这个名字程宗扬几乎已经忘掉了,偶尔想起,也往往只记得别人对她的另外一个称呼:碧姬。

没错,就是那个被南荒人用来待客的淫奴。小紫的娘。

没想到居然还有人知道她,甚至记得连她自己都已经忘掉的本名。

夷光……程宗扬感觉有点耳熟,但不记得是在什么地方听过。也许是穿越之前?

程宗扬没有回头去看小紫,他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面前的白衣女子身上。虽然她没有表露出敌意,但修为在那放着,起码是六级上,甚至是六级巅峰。

小紫的声音在背后响起,“你认错人啦,你说的那人,跟我没有关系。”

那女子深深看着她,“她的病一直没有好吗?”

程宗扬忍不住道:“她得了什么病?”

“离魂之症。”白衣女子望着小紫道:“我们刚见到她的时候,她正和族人们在海中采蚌。当她露出水面的刹那,就像是世间最美丽的珍珠,是大海最慷慨最神奇的馈赠。”

“你们?”程宗扬敏感地觉察到这个词的内涵。

白衣女子坦然道:“我,还有阿举。”

果然!程宗扬心头一阵剧跳。他已经意识到这女子的身份和来历。

小香瓜的师傅,原来看着这么年轻……

小紫笑吟吟道:“然后呢?”

“那时的她,是个温柔善良的姑娘,是我见过最乖巧,也最容易满足的女孩子,当时阿举给了她一匹丝绸,她开心了很久。”白衣女子眼中露出一丝惋惜,“但后来她离魂症发,精神越来越不济,日复一日神思不属,心智渐塞……”

离魂症?小紫的娘是得了离魂症,才逐渐变得愚昧无知?

程宗扬不敢回头去看小紫的表情,开口道:“你跟她关系挺好?”

“她救过阿举。”

“你跟岳……武穆王的关系……”

白衣女子轻轻笑了一声,“年轻人,我可不是来让你质问的。”

“一时失言,还请见谅。”程宗扬赶紧道歉,又问道:“贵门医术通神,难道没办法治好她的离魂症吗?”

“我们尝试了一些药方,但都没有见效。师姊推断,夷光的离魂症可能并非外因所致,而是源于自身,也许她的神魂与那片大海联系在一起。她离开故乡太久了,失去了大海的滋养,神魂逐渐枯萎。只有回到碧鲮人的海洋,才能保全她的魂魄,让她逐渐恢复神智。但也可能已经太迟了。”

白衣女子望着小紫,温言道:“你如今气色尚好,但眸中紫气渐露,唇痕杂纹渐显。我猜,你口中左下唇的位置,如今隐隐有横筋浮现。昼间易倦好困,入夜则神思不宁,常有身在床榻而神魂离体之感……”

“没关系哦,”小紫打断她,笑道:“我有程头儿抱着我睡。”

白衣女子怜惜地看着她,“幸好你尚是完璧,故得保全。他日若是合欢,切须谨慎。以免……”

小紫再一次打断她,“不进来坐吗?”

白衣女子没有再说下去,她温柔地笑了笑,“不了,今日只是来看看故人之后。”

小紫笑道:“那就再见啰。替我向乐姊姊问好。”

白衣女子微微颔首,接着一阵长风掠过,那个仙子般的身形冉冉消失。

程宗扬回过头,面沉如水,“干嘛把她赶走?”

小紫笑道:“你要留她吃饭吗?”

“你昨晚睡着没有?”

“人家又不喜欢睡觉。”

“你一天要睡六个时辰,真正睡着的时间有多久?一个时辰吗?”

“大笨瓜,不要你管我。”

“干!”程宗扬爆了句粗口,黑着脸道:“立刻收拾东西,回南荒!”

“别听她吓唬你啦。”

黛绮丝仍在沉睡,程宗扬用大氅把她包起来,扛在肩上,一边恨声道:“我就说你怎么蔫蔫的,精神越来越不好。”

“哪儿有?”

“死丫头,你还嘴硬!”程宗扬怒道:“你非要像你娘那样……”

程宗扬说着猛地闭上嘴。那个夷光,曾经是个温柔乖巧、心地善良的女孩,最后却因为离魂症,堕落成脑中只剩下欲望,随意与人交合的淫妇……想到小紫也可能重蹈她的覆辙,程宗扬感到一阵巨大的恐慌。

小紫笑道:“我是完璧哦。”

程宗扬摸了摸小紫的脸颊,“听话。”

“而且,我有妖铃哦。”

“它能保护你一辈子吗?”

“大笨瓜,别生气啦。”小紫抱住他的手臂,“只要我还是完璧,就没有关系。”

“怎么没有关系!不行!必须回海边,你不走是吧?我走!”

“那你自己走好了。”小紫道:“你走了,我就去炸掉大慈恩寺。”

程宗扬无奈道:“你怎么不爱惜自己呢?”

“安啦,大笨瓜。她说的未必就是对的哦。”

看着死丫头无忧无虑的笑容,程宗扬心里不由揪紧。

这死丫头,整天都在笑嘻嘻地哄自己。可她心里怎么想的呢?那个不靠谱的爹压根儿不知道她的存在,那个更不靠谱的娘……而且,碧姬可是被小紫亲手杀死的。虽然她出生的时候,碧姬已经丧失了正常的理智,但死丫头要是知道自己的娘亲是因为生病才变成这样的,会该怎么想……

“这地方别待了。”程宗扬说道:“燕姣然都能轻易找到我们,还是赶紧回去。”

法云尼寺与程宅只有一街之隔,穿过长街就是。吴三桂守在门口,见程宗扬过来,立刻迎上前去,“谢正使来了。”

“谢无奕?他竟然肯从青楼出来?”

虽然心里有事,但这位浪荡大爷亲自上门,肯定有要紧事——就算没事也不能不见。程宗扬把黛绮丝交给小紫,前往主厅见客。

谢无奕正和石超说话,见了面也不废话,开门见山地说道:“听说你主持宋国和昭南签了和约?帮我也签一个呗。”

“……谢大哥,你这是唱的哪一出?”

“就是咱们签个互不攻伐的约书,三年五年,十年八年的都成。够我交差就行。”

“好端端的,签什么和约啊。”

“自家兄弟,不说外话。”谢无奕道:“咱们晋国现在是乱不起,朝廷那帮爷儿们比我强点儿也有限,诗文竟日,歌赋自娱,能不祸害百姓,就算是对得起俸禄了。里里外外的,全靠王丞相自己打理。我瞧着都替老头累得慌,又帮不上什么忙。昨个听说你主持宋国跟昭南签了和约,我一想,我也跟你签个得了,就当是给老头分忧吧。”

“你是听说什么了吧?”

谢无奕嘿嘿一笑,“听说你们吃了大亏——放心,我不占你便宜,咱们两边公公平平签一份就成。”

与昭南签订的密约是程宗扬的得意之笔,但外界普遍认为宋国吃了大亏,其间的奥妙不足为外人道也。这种闷声大发财的感觉很好,如果跟晋国也照样来上一份……程宗扬第一个感觉就是危险!以程氏商会的底蕴,拿下昭南已经是极限了,还不知要多久才能消化下来,如果狮子大张口,连晋国一并吞下,结果只可能被撑死。

但仅仅是一份互不攻伐的和平条约,对晋宋两国来说,都是一桩好事。这位大爷虽然纨绔了点,这事还真挑不错来。

“互不攻伐?”

谢无奕笑嘻嘻道:“你总不能赔我钱吧?”

“只是宋国?”

“怎么?嫌少?”

程宗扬笑道:“谢大哥别忘了,我还担着汉国的正使呢。”

谢无奕往前倾了倾身子,“说来听听。”

“谢大哥既然提到这事儿,我倒是有个想头。”程宗扬微微一笑,“三国会盟。”

“会盟?”

“对。晋国王丞相,汉国霍大将军,宋国贾太师,三位重臣各自代表主君聚首盟誓。谢大哥,有兴趣吗?”

谢无奕脸色数变,他是个纨绔性子,听闻程兄弟主持宋国与昭南的和约,就临时起意,兴冲冲找上门来,根本没想到程宗扬会玩这么大。他跟程宗扬代表晋宋签一份和约是一回事,三位能左右朝局的权臣会盟,就是另一回事了。

汉、晋、宋,这可占了六朝的一半。三国会盟,彼此的立场、诉求、纷争、利益,与其余诸朝之间的牵扯、沟通、安抚……岂止是千头万绪?单是届时由哪位来执牛耳,说不定就能把好事办成坏事。

谢无奕忽然觉得责任好重,不禁露出为难的神色,有些打退堂鼓。

程宗扬笑道:“这事太大,咱们也做不了主,谢大哥不妨私下问问王丞相,看他是个什么意思?”

石超见谢无奕呆着脸不作声,忍不住替他说道:“宋国的贾太师和汉国霍大将军呢?”

“放心!都包在我身上。”

程兄弟说得笃定,单剩一个王老头,那就好办了——王老头说怎么办,自己就怎么办。

谢无奕呼了口气,脸上回过颜色,一擂几案,“干了!”

石超送谢无奕回平康坊,顺便考察一下各大青楼年节时的市场行情。程宗扬则来到侧院,找到袁天罡,噼头问道:“夷光是谁?”

这个名字如果是自己在穿越之前听过,肯定是名留青史的人物,但程宗扬怎么也想不起有哪位知名的美女经历跟碧姬一样惨的,甚至连点相似的影子都找不出来。

幸好自己还有个儿子,自己记不清的,说不定儿子知道。

果然,这龟儿子真知道,“夷光?施夷光啊。”

“施夷光是谁?”

袁天罡正撅着屁股摆弄一堆铜丝,头也不抬地说道:“西施啊。”

程宗扬脑海中仿佛被一阵风暴卷过,连表情都扭曲起来。

碧姬是西施?

碧姬居然是西施!

怪不得南荒那种穷乡僻壤,会出现如此绝色,鸡窝里硬生生飞出只金凤凰。岳鸟人专门去南荒,除了被狗咬,还是冲着这位四大美人去的?连西施都能找得到,鸟人的运气也太好了吧?对了,还有杨玉环,四大美人鸟人找到了两个。幸好未来的长安街头霸主当时还是个小妹妹,才没让他得手。

问题是岳鸟人为什么要给她改名?把流香百世的西施收入房中,难道不应该拿出来炫耀吗?为什么还要藏着掖着,不让外人知道?这种举动,别说跟岳鸟人嚣张霸道,见谁踩谁的人设不符,就是一般的穿越者,攻略到如此有名的美女,还不得全服撒花,狠狠收割一波羡慕嫉妒恨?

按照自己对岳鸟人操性的深刻了解,那鸟货要是凑不齐四大美女,把身边的姬妾改名叫王昭君,叫貂蝉,就图过把干瘾这种鸟事,他绝对干得出来!

可他偏偏把正牌四大美女之首的西施改了名,改成个十三不靠,甚至还暗含污辱意味的碧宛,他是觉得碧姬有多不配西施这个名字?

燕姣然刚才说了,碧姬还救过他。岳鸟人就是这么报答她的?一通骚玩,害人家得了离魂症,然后打发走了事?还不负责任地给人家肚子里留了个种?这是什么人性?简直就是人渣中的人渣!垃圾中的垃圾!混帐中的混帐!畜生中的畜生!缺德到掀开天灵盖都能冒烟那种!

那可是西施啊!

程宗扬一肚子说不出来的滋味。碧姬的身份是个无法宣扬的秘密,知道碧姬的不知道西施,知道西施的又不知道碧姬。看来这个秘密只能藏在心里,烂在肚子里。

程宗扬已经打算好了,袁天罡追问的时候,自己要一脸神秘地摇摇头,告诉他这是秘密,然后在他眼巴巴的乞求下,扬长而去。憋死他!

可袁天罡这龟儿子压根儿就没反应,他拿着一把涂了漆的铜丝,在一堆密如森林一样的小柱子上缠来缠去,神情专注无比。

龟儿子没反应,程宗扬自己倒是憋得受不了,终于忍不住咳了一声,清了清嗓子,“我见过西施。”

“唔。”

“西施!四大美女!”

“嗯。”

“你丫的不好奇吗?”

“咹。”

“你是不是真的不能人道了?”

“让让,让让。”

这龟儿子油盐不进啊,程宗扬只好放弃,“你这弄什么呢?”

袁天罡眼中立刻迸出两道贼光,“核心处理器!”

“啥?”

“CPU!”

程宗扬差点儿被口水呛到,传说中全手工制作CPU的人间奇葩,居然让自己遇到了?

“你整这东西干嘛?”

袁天罡眼神更亮了,“看妹子!”

程宗扬发现自己错了,这孙子不是人间奇葩,而是非人类的奇行种。

“你脑子坏掉了?这么多活的你不看?手工缠个CPU看妹子?你是打算手工造台电脑出来?就算你做出来,那像素得低成什么样?能分清脸和屁股吗?”

“你懂个屁!”袁天罡怒斥道:“只有二次元才是最纯洁,最完美的!所有美的极致都只存在于二次元!”

“……你这是受啥刺激了?”程宗扬道:“赵飞燕她不美吗?杨玉环她不美吗?还有你紫妈妈……”

“别跟我提杨玉环!”袁天罡的嘴唇都哆嗦起来,眼中流露出心碎的绝望和受到极度残忍伤害的痛楚,“她……她……她居然说脏话!”

哎妈,你的梦中情人何止是口吐芬芳啊?因为她说脏话,你就被刺激得手缠CPU?要是再知道点别的,你还不得被刺激得手磨歼星舰,毁灭全世界?

杨妞儿还真能耐,居然能把人的潜力压榨到这种地步。这要真做成了,六朝的科技水平往前飞跃了何止一大步?从农耕直接进入到数字时代,那边还靠天吃饭呢,这边就大干快上跑步进入二次元的新世界。这么说,杨妞儿还是人类进步的推动者?

“得,跟你的纸片人妹子玩去吧。”

“不许你污辱我的信仰!”

程宗扬拍了拍他的肩膀,“加油吧。诶,你干嘛用铜丝?银子不是导电更好吗?”

袁天罡呆了一会儿,喃喃道:“穷惯了啊……”

说着一把他拽住程宗扬的衣袖,“给我金子!”

“干嘛?”

“黄金稳定啊,抗氧化,延展性强。当我跟你借的!”

“你都欠我多少了?天天在我这儿混吃混喝,还要黄金?就为了让你看二次元妹子?”

袁天罡抱住他的腿,“一点!就一点!银子多给点儿就行!”

程宗扬抬脚想把他踢开,忽然想起件事,“你这缠法,什么时候才能看见二次元妹子?我给你指条路子——娑梵寺下院……”

听程宗扬说完,袁天罡立马爬起来,“真的假的?”

“你去看看。”

袁天罡抓起羊皮褂子往身上一套,小跑着出了门。

“这龟儿子……老敖,你跟着!别让他死外头了!”

◇    ◇    ◇“这是在兴庆宫找到的,”程宗扬马不停蹄来到贾文和的住处,将一只锦囊放在案上,“像是给我的。只不过云里雾里的,没看明白这是个什么意思?”

贾文和摊开信笺,看了一眼,然后起身从书架上取下书卷开始翻阅。他翻书的速度极快,整卷书几乎是一扫而过,翻完一卷又紧接着一卷。

程宗扬看得目眩神驰,心下不由嘀咕,这翻书翻得跟扇风似的,别说里面的字了,就是少两页他看得出来吗?老贾不会是故意装个大逼来吓唬我的吧?难道他也是个奇行种?

片刻后,贾文和将一卷书册放在案上。那是一卷诗集,摊开部分赫然写着:晨烛照朝服,紫烂复朱殷。

程宗扬心头一震,朱殷!那位瑶池宗的奉琼仙子?这是她留下的?难道是她在向自己求救?

问题是除了点出她的名字,别的什么线索都没有。她想说什么?让我上朝的时候救她?

贾文和按住书卷,点了点上面一句:始出里北闬,稍转市西阛。

程宗扬对着诗集陷入沉思,片刻后抬起头,诚恳地问道:“什么意思?”

贾文和已经习惯了自己主公的不学无术,“从里坊的北门出,转过东市的西墙。”

程宗扬沉思道:“为什么不是西市?”

贾文和不动声色,“因为是上朝。”

对哦,大明宫在东面,上朝要是绕到西市,那是路痴。程宗扬寻思了一下,从里坊的北门出来,转个弯绕过东市的西墙,那么只有一个可能……

“安邑坊!”

安邑坊自己并不陌生,就位于自己所住的宣平坊正北,西边是咸宜观所在的亲仁坊,东边是水香楼所在的靖恭坊,它的北边就是东市。

没想到朱殷会离自己这么近,仅仅一街之隔。

程宗扬神情数变,最后把那只锦囊推到一边。还没吃到口的朱殷是很重要,但自己眼下还有更重要的。

“老贾,跟你商量个事。”

“嗯?”

“我要去南荒。”

“何时?”

“越快越好。这边的事我都交给你。”

“你是主公。”

“我知道,虽然我说了算,但我一向很开明,所以才跟你商量。”

贾文和淡淡道:“属下是说,你是主公,要担起责任,焉能一走了之?”

程宗扬张了张口,最后颓然道:“我真有急事。”

“说。”

“是小紫……”

程宗扬将离魂症的事说了一遍,重点是小紫的精神状态别说和南荒时相比,就是比起在建康、在临安,都差了一截。万一出现和碧姬一样不可逆的损伤,自己还活个什么劲?什么王权富贵能比得上死丫头一根头发要紧?

“然后呢?”

“然后?然后我就待在南荒吧,哪儿都不去了。”

“如此,将置吾等于何地?”

程宗扬苦笑起来。

“吾等追随主公,为主公鸿图大业殚精竭智,筹谋献策,主公创业未半而中道归隐,弃吾等如敝屣。敢问主公,意可能平?心可能安?”

老贾说得太文雅了,其实意思就是问自己的良心是不是被他娘的狗吃了。

程宗扬苦笑道:“我知道我扔这堆烂摊子就跑是够混账的,但我也不怕你笑话我,小紫就是我的命。”

“不能让紫姑娘独赴南荒?”

“不行!”程宗扬摇头道:“我离不开她。老贾,你尽管骂!反正我不打算改。”

“若是诊治有误呢?”

“前车之鉴啊。”程宗扬道:“我赌不起,更输不起。”

贾文和叹了口气,“那就花钱吧。”

程宗扬立刻站了起来,“花钱能治?花多少都行啊!怎么花?”

“派人去南荒,将海水取来。”

“哎!这是个主意啊,”程宗扬拍案道:“既然过不去,就把海搬过来!”

程宗扬大喜过望,立刻开始盘算,“要用海水浸浴,至少要二百斤。一次两石,一天一次,从长安和南荒,来回差不多要走六个月,骑马会快一些,中间设驿站,用驿马传递,两个月就能搞定。先按六个月算,两人一组,中间不停的话要派三百六十个人。驿站先设五十个!两人四马……不够,得六马!那就是一百人,三百匹马。人工、牲口、饲料,再加上建筑费用、管理……全部投入摊平,两石海水运回来的成本……”

“大概二百枚金铢!”程宗扬喜笑颜开,“这钱花得起!”

看着贾文和面无表情地收起诗卷,程宗扬一阵心虚。

二百金铢,合四十万钱了,一天四十万,一年下来得多少?运的还是不能吃不能喝,只能泡澡的海水,这跟拿金铢打水漂也没什么区别了。

程宗扬赶紧把他拖下水,“老贾,这是你的主意,可不能赖我!”

贾文和倒不介意替主公背黑锅,可主公这算法着实太混账了,以他的镇定都觉得如梗在喉,不吐不快。

“一月一次足矣!何需每日两石?设驿站以搬海更是旷古奇闻!”

“一月一次?你是想让我死!”程宗扬冷笑道:“我这就走,去南荒!这辈子都不回来了!撂挑子就撂挑子!反正我的命要紧!”

看着一向喜怒不形于色的老贾这会儿脸都青了,程宗扬不由良心发现,感觉有些过意不去,干笑道:“老贾,是不是觉得我特像昏君?没关系,你尽管说!该批评就批评!批评使人进步!”

贾文和似乎在运气,过了一会儿才开口道:“主公对赵后那番话,尽显仁者之心。”

程宗扬收起嘻笑,他揉了揉面孔,把得知离魂症后那点心慌压制下去。

沉默片刻之后,程宗扬道:“不怕你笑话。我真是挺心痛她们的。因为女人的事,你没少讽刺我,我知道你说的有道理。她们跟着我,也大都有不得已的原因,不是哪个都心甘情愿的。但我敢说我有一点做得比别人强:我尊重她们。虽然也不太多。”

“如果她们有相爱的人,愿意离开我,我真不介意。但真没有比我更尊重她们,更爱护她们的人了。有个别长得胖还心眼儿小的人讽刺我,说我屋里好多是二手的,说我有什么不良嗜好。其实并不是这样,正是因为她们受过伤害,有过比较,才更知道我的好,而不是像合德那样,一张白纸,完全因为单纯被我骗上手——哎,我是不是有点厚脸皮?”

贾文和面无表情。说了半天,还是捞到碗里就不肯撒嘴,非得独吞才舒坦,偏偏还要立个牌坊安慰自己。自家主公这点子小心思,贾文和洞若观火。但揭破就没意思了,还得给他再添点油,让他把牌坊立得更体面些。

“主公对女流之辈尚如此仁心,何况吾辈?”贾文和意味深长地说道:“何况天下子民?”

程宗扬赶紧摆手,“你别再诱惑我称霸天下,一统六朝。我能管好自己这一摊子就不错了。说得再冠冕堂皇,什么吊民伐罪,解民吊悬——我不敢说这么说的全是野心家,但所有野心家都喜欢拿它当借口。就为了自己的野心,搞得兵连祸结?我对现在的生活状态已经挺满意了。等弄死那帮秃驴,就更满意了。”

贾文和沉默半晌,然后长揖一礼,“属下受教。”

程宗扬笑道:“我没看错吧?你这么客气,我都不习惯了。”

你在紫云楼当着大唐诸王的面高歌一曲,什么守土开疆,四方来降,我还以为你良心发现,准备干点正事。合着你就是唱着玩儿的?你这烂泥怎么扶都不往墙上贴,我能怎么办?我也很为难啊。别说我不是神仙,就算是神仙,遇见你这种的,他也没招!

“对了,十方丛林那头怎么样?你见了净念怎么说的?”

这会儿才想起来问正事?要不是看你还不算太草包,胸襟气度也凑合,再加上有那么点儿天命在身的意思,我早就装傻苟且了!八方皆敌,十面围杀,对付起来容易吗?你凭什么以为我随便出个主意就能把他们全搞定?我也要很花心思的好不好!

……看在那颗赤阳圣果的面子上,就当这条命是欠你的,这辈子给你当牛作马吧。

贾文和淡淡道:“此事交给属下便是。”

这话程宗扬听着就省心,外面有老贾顶着,自己正好跟内宅的姬妾们厮混,这日子才叫惬意!这才叫生活!

他生怕贾文和反悔,赶紧道:“那成!都交给你了,我去看小紫!”

程宗扬兴冲冲走了。贾文和觉得肩上的担子又重了几分。

不然还是把会之请回来吧,那位身子骨比自己柔软,一边拍着马屁,一边还不耽误办事。大家都是臭名昭著的奸臣,凭什么让他躲清闲?可秦会之那人品,遗臭万年也就罢了,我贾文和干了什么也臭名远扬呢?

不然把班超也叫来,分他几口黑锅背背?要臭大伙一块儿臭,都是给主公办事的,谁也别想独善其身!

说干就干,贾文和摊开一幅雪花笺,提笔写道:敬仲公足下……

他想了想,添了个“子”字:敬仲公子足下——这下能把他给哄高兴了吧?

上一章: 第十四集 红芳吐蕊 第八章 五湖烟水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十五集 鹿死谁手 第二章 萧墙之忧